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四重奏:坂元裕二腳本書,關於單戀、謊言,還有30多歲的灰階人生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四重奏:坂元裕二腳本書,關於單戀、謊言,還有30多歲的灰階人生

  • 作者:坂元裕二
  • 出版社:不二家
  • 出版日期:2018-02-07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書虫VIP價:33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1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一個關於夢想,單戀,謊言,還有三十世代男男女女的故事。 日本最佳編劇——坂元裕二 原創劇本 「人生不是非黑即白,許多人抱著灰走在不可逆的人生路上。以一種安靜的方式支持這些人,就是這個故事想做到的事。」 ——四重奏 電視製作人 土井裕泰 男女四人,在「偶然」的邂逅下,展開了一段輕井澤別墅裡的共同生活時光。面對停在緩慢的下坡道前的人生,四人以組成「甜甜圈洞四重奏」繼續有洞的故事。雪日裡的四重奏,譜出了男女關於未竟的夢想,愛情裡的距離,謊言交織的過往,一段愉快而寂寞的人生樂章。 「有志的三流,不過是四流。」 「二十幾歲時談夢想會讓一個男人發光,三十幾歲的夢想,只會讓他更慘澹。」 獲獎無數的四重奏,是坂元裕二近年嘗試的「會話劇」寫作——以大量對白、驚人的心理描寫、最低限的鏡頭邏輯,編造出細密的劇本結構。四重奏亦為無數「披著類型劇外衣的愛情劇」示範了推理、愛情雙線並行的腳本寫作,編劇如何在流暢的場景、動作說明下,以直指人性的對白與敘事為血肉,為觀者帶來一場戲劇饗宴。 劇終人散,我們好像又聽見了勇者鬥惡龍的《序曲》,站在雪地裡,抬頭看見陽光。小雀、阿司、真紀、家森四人的人生,還在生活中上演。 名人推薦 ■ 編劇 X 導演 △ 專業推薦 宋欣穎/作家、《幸福路上》編劇.導演 杜政哲/《酸甜之味》、《16個夏天》編劇 徐譽庭/編劇 盧慧心/小說家、《16個夏天》編劇 傅天余/編劇、導演 楊惠文/《酸甜之味》編劇 簡士耕/《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紅衣小女孩》、《危險心靈》編劇 ■ 資深劇迷 △ 好評推薦 「重點就在括號裡」影劇評論粉絲團 雪奈/雪奈日劇部屋版主 豬大爺/「劇評可以毒舌,待人必要親和」版主 (依姓氏與首字筆劃排序) 得獎與推薦記錄 ◆2017日本電視大賞 最佳劇本 ◆2017高品質電視劇(CONFiDENCE AWARD)最佳作品、最佳編劇 「漫不經意的每一句台詞,都是伏筆」——日本電視劇觀眾 「看似冷靜的筆觸,卻總一針見血刺出藏得很深的殘酷日常。他是坂元裕二。」——杜政哲/《酸甜之味》、《16個夏天》編劇 「直到現在,我都還在學習怎麼寫劇本,給很多前輩添了麻煩。然而,寫作本是一條學藝之路,我的生命裡有許多面向,唯有寫作是出於自由意志,只有寫或不寫而已。寫作到底有什麼價值?能不能混一碗飯吃?並不在我的考慮中。為此一藝,只能向前。四重奏裡的四個樂手,他們的生活裡也有許多面向,然而為了能繼續演奏,又何必考慮尊嚴、金錢、是非、正義呢?坂元以自身的感性與才氣,揭示出他的價值觀,這樣的觀點,正是非常難以訴說、人心中很幽微的追求,坂元替我們說了想說的話,因為每個人心中都有那一個角落,那個讓『我』成為『我』的堅持。」——盧慧心/小說家、《16個夏天》編劇 「坂元裕二一定是支持多元成家。問題餐廳、四重奏,多美好的組成。離婚最高。好想給甜甜圈洞四個人深深的擁抱。有洞的人最耀眼。」 ——楊惠文/《酸甜之味》編劇 「雖然坂元裕二的劇本總喜歡用漂亮的名言金句來點綴劇情,但是《四重奏》卻擁有一種神奇氛圍:角色不曾說出口的『弦外之音』,才是最能引出觀眾情緒的真實人性。」——「重點就在括號裡」影劇評論粉絲團 「坂元裕二是說故事高手,一方面犀利剖析人性的醜陋,另一方面也闡揚人性的美善。像滾燙中參雜著甜味與苦味的咖啡,帶著濃濃香氣,順著迎面撲來的蒸氣,竄入我們心中,沉醉在他營造的氛圍裡。在這個原創劇本彌足珍貴的時代,他並沒有譁眾取寵,反而以實力證明自己的能耐。在傷痛之後,看見希望的光芒,正是坂元裕二的戲劇最振奮人心的地方。」——雪奈/雪奈日劇部屋版主 「對白是坂元裕二近年腳本創作中最重要的基石,閱讀腳本書當然也就是理解故事與角色之間,最赤裸、卻又最透明無暇的方法。」——豬大爺/「劇評可以毒舌,待人必要親和」版主 ‧「四重奏為我的人生帶來巨大影響。我覺得沒看過這部作品的人人生會少了什麼。」——日本amazon讀者 ‧「關於一部劇本的深度,一部劇本對演員與導演產生的影響,看過坂元的腳本書後我有了深刻的感受。」——日本amazon讀者 ‧「我因為喜歡電視劇買了劇本。讀劇本喚醒了我看劇時的幸福感,編劇醞釀氣氛的才能真是一絕。」——日本讀者/mimic

內文試閱

【第1話】 1 去年十月左右,在鬧區的一角(晚上) 世吹雀(30歲)從背上將大型樂器盒卸下,取出有些許刮痕的大提琴。 坐在摺疊椅上,將大提琴抱在胸前。 手中拿著三角形包裝的咖啡牛奶,啜了一口。 想著該開始了,輕拍了下琴身,演奏起卡薩多的《大提琴無伴奏組曲》。 儘管過往行人並未駐足傾聽,小雀絲毫不受影響地繼續彈奏。 x x x 演奏結束後的小雀,繼續喝她的咖啡牛奶。 擺在地上的大提琴盒裡只有大約三百圓的零錢。 正準備收拾,面前有隻手伸了過來,握著一張摺起來的萬圓鈔。 小雀將視線往上抬,看到了卷鏡子(66歲)。 小雀雖然覺得納悶,還是向對方點頭示意,打算將錢收下。 鏡子「世吹雀小姐對吧?」 鏡子有點緊張還有些許不安。 小雀「(帶著警戒,嘴裡咬著咖啡牛奶的吸管)……」 鏡子「我有份工作想委託給妳」 小雀「(點頭回應)如果是演奏的話,哪裡都……」 鏡子「不。」 鏡子用微顫的手在束口小物袋中搜了一會,拿出一張照片。 小雀看了一眼,是身著禮服、手持小提琴的女性(卷真紀)的半身照。 鏡子「要給妳的工作是和這個女性做朋友」 小雀「(覺得詭異,一邊吸著吸管)」 早已喝光的咖啡牛奶包裝就這樣被吸扁了。 2 現在,市內某高級公寓前(白天) 雷聲轟轟作響,天空下著傾盆大雨。 卷真紀(36歲)站在公寓入口前面。 手裡揣著樂器盒並用大衣護著。 一台廂型車駛來,正好停在門前,別府司(32歲)匆匆忙忙地下車。 他將副駕駛座的門打開,輕輕點頭致意。 司「小提琴沒濕吧?」 真紀將琴盒從大衣裡拿出來看了看。 真紀「沒濕(很小聲地回應)」 3 碓冰交流道 雨已經完全停了,廂型車正開在山路上。 阿司坐在駕駛座,真紀坐在副駕駛座上。 4 輕井澤車站前面 駛過輕井澤車站前的廂型車。 司「冬天的輕井澤也挺好的,只是一到十點,商店就都關了」 5 道路 車子開過商店街,經過了網球場還有教堂。 司「別墅在舊輕井澤裡面一點,是我祖父的,琴聲再響也沒關係」 真紀打了個哈欠。 司「抱歉,我一個人說個不停」 真紀「(搖了搖頭)我昨天太緊張了沒睡好」 真紀的聲音很小,阿司側耳傾聽。 真紀「看了影片後,就更睡不著了」 司「影片?」 真紀「小鴨子一隻接一隻掉進排水溝的影片」 司「真的嗎?(說著一邊苦笑)家森和小雀也都很期待妳的到來」 6 往別墅的路上 正在行駛的廂型車。 司「我覺得(微微轉頭)這是命運。妳看,我們偶然在東京的KTV相遇」 x x x 真紀的回想,在東京KTV的店內。 揹起樂器走出包廂的真紀。 真紀準備走出走廊,兩側並列的三扇包廂門同時打開,走出來的女性(小雀) 男性(阿司)、男性(諭高)三人的背後身影。 大家全都揹著樂器。 司的聲音「而且四個人還都是演奏家,小提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 司「這樣當然只有組成弦樂四重奏了。我們絕對會是最棒的四重奏」 真紀「絕對……」 司「(聽不清楚)什麼?」 真紀「聽說人生中有三種坡道」 司「三種坡道。嗯」 真紀「上坡道、下坡道(正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 前方的路上,家森諭高(35歲)正揮著手 阿司看到,踩了煞車,將車停下。 諭高不知為何地熱情抱住他身旁揹著背包的年輕女性,還親了對方一下。 諭高「掰掰」 諭高打開廂型車後座車門後坐了進去。 諭高「(對著真紀說)妳好,我是家森」 真紀「(點頭回禮)」 司「剛剛的女生是誰啊?」 諭高「一個人旅行的大學生,找我問路」 司「只是問路而已?」 諭高「嗯?(有什麼問題嗎?)」 7 別墅.前方 阿司和諭高從停好的廂型車下來。 司「不僅是周末,平日也要嗎?」 諭高「一起生活的話,不也可以培養我們四重奏的默契嗎?我要一直住在這裡」 真紀下車後,看到正前方的別墅 一直盯著別墅的真紀。 司「就算說要住這裡,卷小姐是有家庭的人…… 」 諭高「別府,你講的maki,叫的是卷小姐的姓氏,還是名字啊?」 (註1:主角卷真紀的姓與名發音相同,都是maki。) 【第5話】 18 同‧錄音室內 穿上王子公主風的華麗衣著,戴上假髮,扮成某種角色造型的真紀、小雀、司、諭高,併排坐著,一臉茫然…… 藤川「讓人心跳加速呢」 岡中「真的耶。(對四人說)接下來,我會和各位說明角色的設定,有問題請舉手……」 四人,舉手。 岡中「請說」 諭高「所謂的設定」 岡中「我來說明。大家是地球外的生命體,戰鬥型的四重奏樂團」 四人,舉手。 小雀「所謂戰鬥型四重奏樂團是」 藤川把寫著「四重奏美劍王子愛死天ROO」的紙牌拿了出來。 四人,想舉手但有所退縮,只舉了一半。 岡中「那個,角色設定上,卷是三十世代熟女、家森是虐人型王子、別府是處男、世吹是小妹」 四人,手舉到一半,開始抓頭搔癢。 岡中「首先卷的口頭禪是,感謝你巧克力。妳可以講一遍給我聽嗎?」 真紀「感謝你巧克力。」 岡中「嗯,更三十熟女感一點」 真紀「……感謝你巧克力」 岡中「很好!非常好!」 藤川和工作人員在一旁拍著手。 岡中「(對著司)已經太遲了壽司」 司「已經太遲了壽司」 岡中「(對著諭高)多多指教淡菜」 諭高「多多指教淡菜」 岡中「(對著小雀)魔鬼茶碗蒸」 小雀「魔鬼茶碗蒸」 岡中「(對著真紀)感謝你巧克力」 真紀「感謝你巧克力」 岡中「多多指教淡─」 司「已經太遲了壽司」 岡中「還沒到你」 朝木掛掉手機,回來。 四人驚呼,一臉想要求救。 朝木,看著四人的造型,開始拍手。 朝木「啊,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朝木跟岡中握手。 四人,無言以對…… 25 同‧走廊~後台準備室 真紀穿過慌忙的工作人員群走回來,正準備走進後台準備室,一臉嚴肅的朝木與岡中走了出來。 真紀「今天還請多多指教」 但,兩個人都沒有回應真紀就離開。 真紀,帶有一絲疑惑走進準備室,眼前是感覺虛脫了的小雀、司、諭高。 真紀,誒? 小雀「……我討厭這樣」 司,諭高…… 小雀「我絕對無法接受」 司,諭高…… 真紀「發生什麼事了?」 司「若田先生,就是彈鋼琴的若田先生遲到,看來他沒有辦法跟我們一起對五重奏的譜」 真紀「誒……所以是不對譜就直接上台?」 司「不是,聽說若田先生也無法這樣」 真紀「所以我們的演出取消了?」 司「曲目表都定了,所以還是要上台」 真紀「那是……?」 司「(猶豫該如何回答)」 小雀「他們說,要用播帶放曲子,我們只要配合音樂,假裝在演奏的樣子就好」 真紀「……」 小雀,看了寫滿註記的樂譜,一手抓起來,把樂譜揉成一團。 三人,被嚇到。 小雀,把樂譜揉成一團,用力往地上砸,但又有點後悔,悲傷地看著被揉成一團的樂譜。 諭高,從小雀的手上拿走樂譜,放在一旁。 諭高「好啊,我們不用一定要上台」 真紀與司,看著諭高。 諭高「這種工作不做也罷。我們是演奏者。要我們假裝演奏什麼的根本就是把人當笨蛋耍嘛」 司「對不起……」 諭高「為什麼別府要道歉呢?小雀,別在意。真紀,我們回家吧。」 司,垂頭喪氣。 真紀「(看著沮喪的司)……」 諭高「走人走人」 司「好……」 真紀「家森」 諭高「沒關係,我會去把話說清楚……」 真紀「還是做吧」 諭高「什麼……」 小雀與司,看著真紀露出疑惑的表情。 真紀,把小雀揉成紙團的樂譜拿在手上。 真紀「我們還是上台表演吧」 諭高「可是,那是放帶子……」 真紀,一邊說話一邊把被揉成紙團的樂鋪攤在桌上,用手掌把樂譜整平。 真紀「畢竟,這原本就是難以置信的事情不是嗎?要說演奏者我們根本就不夠格,明明還不夠格掛上專業頭銜,明明連普通的人能做到的事我們都還做不到。突然被捧上天,能夠在大音樂廳演出,我們一開始不也覺得這是騙人的嗎?但果然現實就是這麼一回事。我覺得,這就是我們的實力。這就是現實」 小雀、司、諭高,有所感觸…… 真紀「(看著三人並露出微笑)既然這樣,我們就去做吧。就帶著三流人士的自覺,帶著社會人失格的自覺,我們使出全力,去裝作在演奏吧。讓他們看看我們身為專業、身為甜甜圈洞四重奏一份子是怎麼看待夢想的」 【第10話】 26 別墅‧一樓(晚上) 餐桌上散著樂譜,真紀、司、諭高為了演奏會在討論。 從冰箱拿出三角包裝咖啡牛奶的小雀,發現桌上放著「給甜甜圈洞四重奏」的信封,拿了起來。 小雀「這是什麼?」 諭高「啊,我稍微看了一下,可以丟掉了」 小雀,想丟掉,但還是有些在意於是打開,稍微看了一點開頭部分。 了解是怎麼樣的一封信,開始念出聲來。 小雀「初次來信,我是在去年冬天,聽過甜甜圈洞四重奏演奏的人。恕我直言,感覺是很糟糕的演出」 肩膀不禁怔了一下的三人。 諭高「就說了不用念了」 小雀「可是人家都寫信來了」 小雀在中島區坐下,對著大家。 小雀「(繼續念下去)不協調、弓法不合、選曲缺乏一貫性。比起這些,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我認為各位沒有身為演奏家具有的才能」 以嚴肅的表情傾聽的三人。 × × × 不同天,在客廳,並排演奏中的真紀、小雀、司、諭高。 小雀的聲音「你們是世界上優秀的音樂的誕生過程中,所產生的多餘之物。你們的音樂,就像煙囪裡冒出來的煙」 × × × 從樓梯走下來的小雀。 穿著演奏服裝的禮服,像走伸展台般地走過來。 真紀、司、諭高欣賞並拍手。 接下來,真紀、司、諭高也分別穿上服裝,向走伸展台般走秀。 小雀的聲音「沒有價值,沒有意義,不是必要,也不會留在誰的記憶裡。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 × × 不同天,在廚房煮飯時似乎想起了什麼的真紀,在附近的發票背面,畫上五線譜和音符。 小雀的聲音「這些人,明明只是一團烏煙,為了什麼在努力?早點放棄比較好吧」 27 同‧陽台 在打掃途中,不經意眺望著外面的司。 他把小型掃把用下巴夾住,用撢子當作弓,模仿洶湧澎湃的拉弓演奏。 小雀的聲音「我在五年前放棄了當專業的演奏者,因為我很早就發現,自己只是煙」 28 日式料理店「夜曲庵」‧店內 營業中,在上菜的諭高。 他輕快地在桌與桌之間移動,放下一道道料理。 轉了個圈,像拉弓一樣地舉起托盤。 小雀的聲音「我發現自己做的事的愚蠢,很乾脆地放棄了。那是個正確的選擇。」 29 靈骨堂 小雀,拿出音樂會門票,放在櫃內骨灰罈前面。 她拉開海報,向骨灰罈展示。 小雀的聲音「今天我會再造訪店裡,是因為想直接問你們,為什麼不放棄」 30 別墅‧一樓(不同天、夜晚) 深夜,只有餐桌上還留著燈光,真紀和司攤開樂譜書寫著編曲。 小雀和諭高撥弄著樂器,正在交換意見。 小雀的聲音「只不過是煙罷了,繼續下去到底有什麼意義呢?這一年來,這個疑問一直在我的腦海裡纏繞著」 31 馬路~大賀音樂廳(清晨) 跑過來的真紀、小雀、司、諭高。 穿越道路,來到池邊。 他們並排站在池邊,望向前方,可以看見大賀音樂廳。 激動地凝視前方的四人。 小雀的聲音「請告訴我。你們覺得這有價值嗎?有意義嗎?有未來嗎?為什麼要繼續呢?為什麼不放棄呢?」 32 別墅‧一樓 並排演奏著的真紀、小雀、司、諭高。 小雀的聲音「為什麼? 請一定要告訴我。」

作者資料

坂元裕二

編劇/東京藝術大學影像研究科教授 19歲,拿下「富士電視台青年腳本大賞」後出道。 23歲,《東京愛情故事》電視劇本獲空前成功,引發日本「月九(周一晚上九點)街頭看不見女性身影」的社會現象。 主要電視作品包括《我們的教科書》(第26屆向田邦子獎)、《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藝術選獎新人獎)、《離婚萬歲》(日本民間放送聯盟最佳電視劇)、《問題餐廳》、《兩個媽媽》(第19回橋田獎)、《四重奏》(日本電視劇大賞最佳劇本)等。

基本資料

作者:坂元裕二 譯者:張佩瑩王思穎 出版社:不二家 出版日期:2018-02-07 ISBN:9789869577519 城邦書號:A4310005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