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失落的猴神古城:深入宏都拉斯最險惡叢林,解開消失五百年的巨大遺跡之謎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失落的猴神古城:深入宏都拉斯最致命叢林,解開消失五百年的巨大遺跡之謎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暢銷書 ★《波士頓環球報》2017年度最佳圖書 ★《國家地理雜誌》2017年度最佳圖書 ★《出版者周刊》2017年度最佳圖書 ★《科學新聞》2017年最愛科學書籍 ★ 亞馬遜書店2017年度百本必讀圖書 ★ 師範大學歷史學碩士 蔡佾霖(PTT馬雅人)——深度推薦 馬雅文明之後, 我們還可能在中美洲叢林深處,發現更宏偉的古老文明嗎? 盛傳五百年的神祕白城傳說, 少數從未有人涉入、仍原封不動的失落城市, 我們對它一無所知,直到現在! 自從史蒂芬斯發現馬雅城市後,無數探險者深入中美洲的雨林探索, 但幾乎沒有人深入令人畏懼的蚊子海岸一帶, 那裡很可能隱藏著一座古城廢墟,甚至是一個失落的文明…… 數百年來,蚊子海岸潛藏著一個全球流傳最久、最誘人的傳說:有個蘊藏龐大財富的失落之城,隱藏在宏都拉斯的內地。根據當地原住民透露,他們的祖先為了躲避西班牙的入侵者而逃至當地,並警告那是一座遭到詛咒的傳奇城市,任何人一旦踏入,猶如死刑加身,他們稱之為「失落的猴神古城」。一九四○年,探險記者西奧多.莫德(Theodore Morde)從雨林裡帶回數百件文物,宣稱他發現了失落之城,舉世為之震驚,但他從未透露古城的位置,隨後自殺身亡。 日益盛傳的神祕傳說,吸引了無數探險者、淘金客、文物掠奪者、科學家、考古學家、地質學家前仆後繼地尋找失落古城,皆鎩羽而歸。 時序來到二○一二年,作者道格拉斯.普萊斯頓與一群科學家展開了別開生面的探索之旅。他們搭上單引擎飛機飛越雨林林冠,載著先進的光達科技探勘,這種新科技可以描繪出濃密雨林所包覆的地勢。飛機飛越陡峭山地所包圍的未開發山谷時,發現一座龐大都市的明確遺跡。由此可見,那不僅是一個不為人知的城市,更是失落的文明。 為了證實這個大發現,普萊斯頓與團隊不畏暴雨、泥流、毒蟲的侵擾,以及美洲豹和毒蛇的威脅,從叢林裡帶回傳奇的證明……還有詛咒。他們感染了一種無法醫治的可怕疾病,甚至可能置人於死地。 【深度推薦】 「2015年,一支探險隊在宏都拉斯的蚊子海岸地區,宣稱他們找到傳說中的猴神古城。但,它不是馬雅文化,也不是阿茲特克,而是另一個還未有具體瞭解的古代文化。一時間,我們看到考古學家的批評、總統親臨現場的重視、盜墓者的覬覦。本書中文版的問世,為我們提供探險活動的第一手資料,也讓我們看見外界質疑的回覆。作者跟著探險隊深入叢林,寫出許多探險故事,不禁讓人想起近200年前的馬雅文化探險家——史蒂芬斯,為大眾報導那叢林中神祕文化的迷人之處。」 ——蔡佾霖(PTT馬雅人),師範大學歷史學碩士 「哪個讀者能抗拒普萊斯頓的新書?我做不到。這本書節奏明快,引人入勝,讓人一翻開就停不下來。不僅如此,這本書也非常重要,我們絕對不能再犯古人的致命錯誤。諷刺的是,誠如書中所示,短視近利的現代文明正在重蹈覆轍。」 ——詹姆斯.派特森(James Patterson),暢銷書艾利克斯.克羅斯(Alex Cross)系列小說的作者 「普萊斯頓冒著生命危險,寫出這個驚悚又精彩的冒險故事,他不僅讓讀者迫不及待地翻頁續讀,也揭開了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前的美洲模樣,以及現代文明的不堪一擊。」 ——大衛.格雷恩(David Grann),暢銷書《失落之城Z》(The Lost City of Z)的作者 「普萊斯頓是當今美國文學界最有冒險精神的作家。他不畏險難,不懼毒蛇及致命病原體的威脅,以這本書一網打盡了所有精彩的元素——科學、歷史、糾葛詭譎的情節、執著不懈的人物、重大發現的激昂時刻,以及一度偉大文明的闇影悲鳴。」 ——漢普頓.賽茲(Hampton Sides),暢銷書《北極驚航》(In the Kingdom of Ice)的作者 「啟迪人心,時而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致命的毒蛇與毒蟲栩栩如生,躍然紙上。最精彩至極的真實冒險非本書莫屬。」 ——艾瑞克.拉森(Erik Larson),暢銷書《白城魔鬼》(The Devil in the White City)的作者

目錄

第一章 地獄之門 第二章 我只能告訴你,那在美洲的某處 第三章 惡魔因他斗膽尋找這個禁地而殺了他 第四章 深山窮谷內的險惡叢林 第五章 我要重返失落的猴神古城,解開西方世界所剩無幾的未解之謎 第六章 我們搭獨木舟深入暗黑的內地 第七章 小魚吞下大鯨魚 第八章 叢林裡的雷射 第九章 那是沒人做過的事 第十章 我再也不會去那條河了,那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 第十一章 那是無人之境,在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你只能自求多福 第十二章 這裡有個大城 第十三章 毒牙噴出逾六呎的毒液 第十四章 別採花呦! 第十五章 這整片土地,你在這裡看到的一切,都有人類徹底改造過 第十六章 我的腳完全無法移動,我正在往下沉 第十七章 他們說這裡是很古老的地方,是魔幻之地 第十八章 這是個被遺忘的地方,但以後再也不會被遺忘了! 第十九章 這些是我們的先祖 第二十章 連結南北美洲的關鍵 第二十一章 禿鷹——死亡與轉變的象徵——放在中間 第二十二章 他們是來摧花的 第二十三章 探險隊的四名成員出現同樣的病徵 第二十四章 我的頭感覺像著火似的 第二十五章 牠們想跟你的免疫系統和平相處 第二十六章 美洲豹之城 第二十七章 哦,孩子們!我們成了孤兒! 致謝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地獄之門      在宏都拉斯深處一個名叫蚊子海岸(La Mosquitia)的地區,蘊藏著世上少數幾個尚未開發的地方。蚊子海岸是一片廣袤的法外之地,占地約三萬兩千平方英里,遍布著雨林、沼澤、潟湖、河流和山脈。早年的地圖把這裡標示為「地獄之門」(Portal del Infierno),因其地貌險惡,令人生畏。這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地帶之一,數百年來不少人想深入探索這片土地,皆鎩羽而歸。即使是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蚊子海岸的雨林仍有成千上百平方英里未經科學探索。      在蚊子海岸的中心地帶,世上最濃密的叢林覆蓋著綿延不盡的山脈,有的山地高達一英里,由陡峭的峽谷切割,瀑布飛流而下,澗水湍激奔流。每年十英尺以上的豐沛雨量,使這裡的地勢常受到洪水和土石流的沖刷。泥流可以把人活埋滅頂,林地裡有許多致命的毒蛇和美洲豹出沒,滿布著帶有勾刺、讓人皮開肉綻的貓爪藤。在蚊子海岸,一群經驗豐富的探險者即使裝備完善,帶著開山刀和鋸子,一天辛苦跋涉十小時,也只能前進兩、三英里。      然而,探索蚊子海岸的危險,遠不只是大自然灑下的天羅地網。宏都拉斯是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從南美洲運往美國的古柯鹼有八成是經由宏都拉斯運送,其中絕大多數是經由蚊子海岸,毒梟集團掌控著周圍的多數鄉鎮。美國國務院目前以「美國公民深受威脅」為由,禁止美國的政府人員前往蚊子海岸以及周邊的格拉西亞斯-阿迪奧斯省(Gracias a Dios)。      這樣令人望而生畏的隔離環境促成了奇特的結果:數百年來,蚊子海岸潛藏著一個全球流傳最久、最誘人的傳說。據說,在這片荒野的某處,有一座白石砌成的「失落之城」,名為「白城」(Ciudad Blanca),又名「失落的猴神古城」。有人說那個城市是馬雅人打造的,也有人說那是幾千年前某個不為人知而現已滅絕的族群建造的。      ※※※      二○一五年二月十五日,我在宏都拉斯卡塔卡馬斯市(Catacamas)的帕帕培多旅館(Papa Beto Hotel)裡,跟著大夥兒一起聽取簡報。未來幾天,我們這個團隊預定搭乘直升機,深入蚊子海岸的內地山區,進入暫名為「目標一」(Target One)的未開發山谷。直升機會在一條無名河流的岸邊把我們放下來,讓我們在雨林裡搭造原始營地,做為研究基地,前往探索某個我們深信為未知古城的遺跡。我們將會是第一批深入蚊子海岸那個區域的研究人員,沒有人知道在那片杳無人跡、叢林密布的原始荒地上會看到什麼。      卡塔卡馬斯市的天色漸暗,探險隊的後勤長站在簡報室前,他是退役軍官,名叫安德魯.伍德(Andrew Wood),人稱伍迪,曾是英國特別空勤團(SAS)的中士及高士廉衛隊(Coldstream Guards)的士兵。他是叢林戰及叢林求生的專家。他一上台簡報,開宗明義就說,他的任務很單純:幫我們保命。他之所以召開這場簡報會,是為了確保我們都知道探索山谷時可能遇到的各種威脅。他希望我們都了解及同意,在我們深入荒野的那幾天,讓他的前SAS團隊主導一切行動,即使是探險隊的名義領袖也必須服從他們的指揮。這個團隊將採用一種半軍事的指揮架構,我們必須完全接受他們的指令,不能反彈。      這次聚會也是這支探險隊第一次全員會合,成員的背景多元,包括科學家、攝影師、製片人、考古學家,還有我這個作家。我們每個人都有許多不同的荒野求生經驗。      伍迪以簡潔明快的英式風格說明安全守則:尚未進入叢林以前,也必須格外小心,因為卡塔卡馬斯市是個危險的城市,由粗暴的毒梟集團所掌控;任何人想離開旅館,都必須有武裝軍人護衛著;絕對不能對外人透露此次的行動內容;在旅館人員可聽到的範圍內,不能談論這個專案;在旅館房間內,不能隨手擺放任何提及此次行動的文件;不能在公共場合打手機;旅館的儲藏室裡有一個大型保險箱,可以存放文件、金錢、地圖、電腦和護照。      至於叢林裡可能遇到的危險,毒蛇名列危險清單的榜首。他說矛頭蛇在這一帶稱為「黃顎」(barba amarilla)。爬蟲學家認為牠是最可怕的蝮蛇,在美洲大陸造成的死亡人數比其他蛇類還多。牠在夜間出沒,深受人類及活動的吸引,攻擊性強,敏感易怒,行動迅速。據觀察,牠的毒牙噴出的毒液可逾六英尺,連最厚的皮靴也能咬破。有時牠會襲擊,接著追擊,再襲擊。襲擊時,牠通常會往上跳,攻擊膝蓋以上的部位。毒液有致命的效果,即使你沒有因腦出血而暴斃,之後也可能因敗血症而喪生。即使你大難不死,毒素也會使組織壞死,遭到攻擊的肢體通常必須截肢。伍迪說,直升機在夜裡或天候不佳時無法飛入我們前進的地區。萬一被毒蛇咬傷,可能要拖好幾天才能送醫。他叫我們隨時都要穿著克維拉防蛇鞋罩(Kevlar snake gaiters),尤其是夜裡起床小解的時候。他提醒我們,在叢林裡一定要先踩在原木上,然後再下來,絕對不要踩進視線看不見的地方。他的朋友史蒂夫.蘭金(Steve Rankin)就是因為誤踩進看不見的死角而被毒蛇咬傷。蘭金是電視節目《荒野求生祕技》(Man vs. Wild)的製作人,他們去哥斯大黎加為節目偵察拍攝地點時,遇到毒蛇襲擊。蘭金穿了防蛇鞋罩,但躲在原木另一邊的矛頭蛇攻擊了沒有防護的靴子。毒牙咬穿皮革時,就像咬穿奶油一樣容易。「結果變這樣。」伍迪掏出iPhone讓我們傳閱,手機螢幕上是蘭金的腳開刀時的恐怖模樣。即使注射了抗毒血清,那隻腳依然壞死了,死肉必須清創到肌腱和骨頭。蘭金的腳雖然救回來了,但醫生必須從他的大腿移植一塊肉去蓋住那個傷口。伍迪繼續說,山谷是矛頭蛇的理想棲息地。      我偷偷瞄了一下現場的伙伴。當天稍早,整個團隊還在旅館的泳池邊,手拿著啤酒,談天說笑,如今那種歡樂氣氛已蕩然無存。      接下來的簡報是有關我們可能遇到的帶原昆蟲,包括蚊子和白蛉、恙蟎、蜱蟲、親吻蟲(名稱源自於牠們喜歡咬你的臉)、蠍子和子彈蟻(因咬傷的疼痛感有如遭到子彈射傷)。蚊子海岸流行的最可怕疾病,或許是黏膜皮膚型利什曼原蟲症(mucocutaneous leishmaniasis),有時稱為白癩病(white leprosy),是由帶原的白蛉咬傷所致。利什曼原蟲會移到受害者的鼻子和嘴唇的黏膜上寄居,並侵蝕黏膜,最後在臉上侵蝕出一個大瘡。他強調,我們從頭到腳一定要定時噴敵避(DEET),衣服上也要噴,黃昏後更要全身噴灑,徹底防護。      晚上我們聽到蠍子和蜘蛛爬進靴子裡。我們把靴子倒掛在鞋架上,每天早上拿起靴子時,還需要搖晃一番才能套上。伍迪也談到林裡有許多凶狠的紅螞蟻兵團,只要稍微碰一下樹枝,牠們可能像雨水般灑落在我們的頭髮和脖子上,瘋狂地鑽咬並釋放毒素,必須立刻排除。他警告我們,以手抓住任何樹枝、莖梗或樹幹以前,都要先看仔細,不要在茂密的植被叢中隨意地推進。除了潛藏的昆蟲和爬樹蛇以外,許多植物也帶有荊棘和刺突,可能讓人皮開肉綻。在叢林裡一定要戴上手套,最好是潛水用的手套,防止刺傷的效果較佳。他也警告,在叢林裡很容易走失,離開團隊十到十五英尺就很容易迷失方向。任何人在叢林中絕對不能擅自離開營地或脫隊,每次離開營地都必須背著裝有應急物資的背包(內有食物、水、衣服、敵避噴劑、手電筒、小刀、火柴、雨具)。那是假設我們每次離開都有可能走失,而被迫躲在某塊滴水的原木下過夜。他也發給我們哨子,要求我們一旦覺得自己迷路了,就馬上停下來,吹遇險訊號,等待救援。      我專心地聆聽,真的很專心。在安全的會議室裡,顯然伍迪只是想嚴詞恐嚇我們乖乖就範,告誡那些野外探險經驗不足的成員。現場只有三人曾經搭機飛過「目標一」——我們即將前往的那個遙遠山谷——我是其一。從空中鳥瞰,那裡宛如陽光燦爛的熱帶天堂,才不是伍迪描述的危險陰濕叢林,充滿了疾病和毒蛇。我們會沒事的。      第二章 我只能告訴你,那在美洲的某處      我在一九九六年首度聽聞白城傳說,當時《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委派我寫一篇柬埔寨古寺的故事。美國太空總署(NASA)不久前以一架麥道DC-10的飛機,載著先進的雷達系統,飛越世界各地的叢林,以判斷雷達能不能穿透樹葉,揭露潛藏在樹下的一切。加州帕薩迪納市的NASA噴射推進實驗所(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裡,有一群遙測專家負責分析結果(所謂遙測,是指分析從高空或太空拍下的地球圖像)。這個團隊運算了資料後,發現柬埔寨叢林裡隱藏著一座前所未知的十二世紀古寺廢墟。我去拜訪那個團隊的負責人羅恩.布洛姆(Ron Blom)以了解詳情。      布洛姆不是一般刻板印象中的那種科學家,他蓄著大鬍子,剽悍粗獷,精壯結實,戴著飛行員眼鏡和印第安納.瓊斯的帽子。他在阿拉伯沙漠中發現了失落的鄔巴爾古城(Ubar)而享譽國際。我問布洛姆,他目前還參與哪些其他的專案,他飛快地講了一長串,包括畫出橫越阿拉伯沙漠的乳香貿易路線、追蹤古老絲路、畫出維吉尼亞州的內戰地點等等。他解釋,只要結合不同波長的紅外線和雷達的數位圖像,再以電腦運算數據,就可以穿越叢林的遮避,看到沙漠地下十五英尺的東西,甚至還可以消除現代軌跡和道路,顯露出古代小徑。      古代小徑很有趣,不過令我特別感興趣的是,這種技術可以用來發現其他像鄔巴爾那樣的失落古城。我追問失落古城這個話題時,布洛姆突然言詞閃爍了起來。「這樣說吧,我只能告訴你,我們也在找其他的古城。」      科學家很不擅長說謊,我聽他這麼一說,就覺得他想掩蓋什麼大事。於是我進一步追問,後來他終於坦承那「可能是很重要的地點,但我不能講,因為我是為某個私人單位效勞,簽了保密協議。那是根據某個失落古城的傳說,我只能告訴你,那在美洲的某處。傳說只提到一片大致的區域,我們正利用衛星數據來定位目標。」      「你找到了嗎?」      「我不能透露更多了。」      「你跟誰一起做呢?」      「我不能透露那個資訊。」      我對那個案子深感興趣。布洛姆答應我,他會向神祕雇主轉達我的興趣,請對方聯繫我。但布洛姆並不保證對方會來找我。      我實在太好奇那個失落古城的可能身分了。於是,我聯絡了幾位認識的中美州考古學家,他們都提出了臆測。大衛.史圖爾(David Stuart)是其一,當時他在哈佛畢巴底博物館(Peabody Museum)的馬雅象形文字計畫語料庫擔任副主任,專門解密馬雅字形,他告訴我:「那一帶我很熟,有些地區幾乎沒有考古學家探索過。當地人常告訴我,他們去叢林裡探險時,看到充滿雕塑品的大型廢墟。那些故事大多是真的,他們沒有理由說謊。」他又補充說,馬雅文字中也有蛛絲馬跡提到一些大城市和神殿,那些東西和已知的考古遺址都不相關。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前就建立的古城中,有少數幾個仍隱藏在那裡,數百年來原封不動,那個古城可能是其一。      如今已逝的哈佛大學馬雅專家戈登.威利(Gordon Willey)一聽完我的詢問,馬上提起白城傳說。「我記得一九七○年我南下宏都拉斯時,他們提到遠離海岸的叢林裡有座白城。那是大家在酒吧裡閒扯時提到的,我心想那可能是石灰岩懸崖。」不過,威利聽了還是很感興趣,想去一探究竟。「但我一直拿不到通行證。」宏都拉斯政府很少發放考古通行證,讓人去探索那片窮鄉僻壤的叢林,因為那裡實在太危險了。      一週後,布洛姆的雇主確實打電話給我了,他名叫史蒂夫.艾金斯(Steve Elkins),他自稱是「攝影師、好奇者、探險家」,他想知道為什麼我要逼問布洛姆。      我說,我想為《紐約客》撰寫一篇短文,描述他搜尋那個傳奇失落古城的始末。他勉強同意接受我的訪談,但條件是我不能透露地點或是哪個國家。所以,他私底下對我坦言,他們確實是在尋找白城,又名失落的猴神古城。但他在實地確認那個地方真的存在以前,不希望我在《紐約客》的報導中透露任何相關的訊息。「你只要說那是中美州的某個失落古城就好了,別提到它在宏都拉斯,不然我們就毀了。」      艾金斯曾聽原住民及歐洲人提過白城傳奇,據傳白城是個先進富裕的城市,有廣泛的貿易網絡,位於蚊子海岸難以抵達的深山中,數百年來毫無人跡。當年廢城以來,就此原封不動,留存至今。如今若是重見天日,那會是考古上的重大發現。艾金斯解釋,「我們覺得,運用空拍圖可以定位目標區域,並找出可能的地點,」以便日後的實地探索。布洛姆和他的團隊已經鎖定一個約一平方英里的地區,他們把那裡標示為「目標一」(Target One),簡稱T1。從空拍圖看來,那裡似乎是一個大型的人造建築,但艾金斯不願再進一步說明。      「我不能再告訴你更多了,因為任何人都可以買到那些空拍資料,任何人都可以做我們現在努力投入的事情,而把功勞完全搶走。萬一消息走漏,那裡也可能遭到掠奪。我們現在就差實地走訪現場而已,我們打算今年春天出發,到時候……」他說,「我希望我們可以向世界發布消息。」

作者資料

道格拉斯.普萊斯頓(Douglas Preston)

美國自然史博物館(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作家兼編輯,在普林斯頓大學開寫作課,也為《紐約客》、《自然史》、《哈潑》、《史密森尼》、《大西洋》等雜誌撰稿,著有多本知名的非虛構類書籍,包括暢銷書《佛羅倫斯人魔》(The Monster of Florence),並與林肯.柴爾德(Lincoln Child)合著以FBI探員潘德嘉為主角的系列小說。

基本資料

作者:道格拉斯.普萊斯頓(Douglas Preston) 譯者:洪慧芳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當代名家旅行文學 出版日期:2018-07-03 ISBN:9789578759114 城邦書號:MM113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