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
罪人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罪人

  • 作者: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6-07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那些說自己無罪的,終有一天要接受審判。 ▌榮獲第三屆尖端原創大賞逆思流組——「金賞」!▌ ▶▶內容簡介 光明之下,必有黑暗。 李麟飛知道,連續三起死後斷指案的凶手,就是坐在偵訊室裡的男人。 疑犯是小學老師潘勳明——在案子發生時有完整不在場證明,也找不到殺人動機,但他曉得就是這個人。 不久後,李麟飛收到了第四隻斷指,檢測結果確認,斷肢屬於他本應在娘家的妻子! 為了替老婆報仇,李麟飛主動出擊,決定無論使出什麼手段,都必須把潘勳明逮捕歸案! 當第五名被害人出現時,所有證據都直接指向潘勳明,然而好不容易抓住他,鑑識人員卻在這次發現的被害人斷指上,發現了活體反應——分秒必爭,他們絕對要救出這最後一個受害者! 可為何此時,潘勳明卻對他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   ▶▶名家推薦 這是一部打破多項推理法則的驚豔之作,讀者們打從開頭就心知肚明Whodunit,兇手作案時亦不藏不掖地重現Howdunit。在心思縝密的交錯行文中,不同面向的慾戀逐漸交織出背後那個令人舌撟不下的Whydunit! ——提子墨(作家/博客來推理藏書閣選書人) 融合犯罪、懸疑與推理等元素的流暢作品,讓人想一口氣讀完! ——林斯諺(作家) ▶▶評審團直言—— ◎成立文學獎約十年,第一次全員通過,毫無疑義、心甘情願頒給他高額獎金的的冠軍作品! ◎現役大學生,心思縝密的年輕鬼才! ◎在意想不到的曲折處流下眼淚,人物對決令人一度聯想到東野圭吾《嫌犯X的獻身》! ◎抽絲剝繭、交錯時間線的設定,彷彿韓劇《信號》! ◎宛如湊佳苗的《告白》,讓人分不清善惡交界,不到最後沒有真相! ◎腦海中有畫面,幾乎能想像拍成電視劇時要由誰來演!

內文試閱

  李麟飛知道兇手就是此刻坐在偵訊室裡的那個男人。      從今年二月開始,接連在本市發生的三起「斷指案」,經過將近九個月的抽絲剝繭,李麟飛總算辨明部分線索,並將最大嫌疑鎖定在潘勳明的身上。      偵訊室內,潘勳明神態自若,專注在應付警方的提問,偶爾在談話停頓時,他會往魔術鏡瞥去,目光隨即回到桌子對面的人。      潘勳明時不時注意魔術鏡的小動作,在其他警察眼裡或許不認為有什麼可疑,畢竟每位進入偵訊室的嫌犯都會對這面鏡子感到好奇。但李麟飛不這麼想,他嚴肅地觀察潘勳明的一舉一動,每當潘勳明朝魔術鏡望一眼,李麟飛就覺得這是對方給他的挑釁。      李麟飛覺得潘勳明知道站在這面鏡子後面的人就是他,而那不時丟來的眼神就如同一枚手榴彈,等著李麟飛哪一刻受不了轟炸而跳出來。      與李麟飛同處一室的警局分局長侯振岳發覺李麟飛的情緒變化,基於多年同袍道義與私交,忍不住輕拍李麟飛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妄動,暫且把場面交給偵訊室裡面的同僚。      李麟飛擰緊了雙眉,微微鬆開雙拳,知道自己若再走錯一步,也許真的要與決定潘勳明犯案的證據失之交臂。他心裡拼命喊著冷靜、冷靜……      這次的訊問由新進的年輕顧問夏展霖擔任,雖然沒有多少現場經驗,不過因為主修心理學,侯振岳便挑了這人上場,再加上八個月來的追緝,他們一致認為兇手是個極負自信且自制力極強的人。對付這種強硬的角色,侯振岳認為與其硬碰、不如增強兇嫌的自負心態,期待兇嫌會在無意間說漏什麼重要線索,可惜偵訊已經過了四十多分鐘,還是沒有問出個所以然。      而在偵訊室魔術鏡另一邊,等待給潘勳明定罪的偵查隊第一隊長李麟飛逐漸沉不住氣。      「你別衝動,你已經被趕出這個案子了,照理說我不該讓你觀看這場偵訊。」侯振岳提醒。      「還真不知道是誰在偵訊誰?」      李麟飛再兩年就直奔四十大關,也不曉得是否開始步入新的人生階段,他的脾氣總是很焦躁。      「示弱也要有個限度,完全就是菜鳥一隻!依照這種閒聊進度,扯了八輩子也問不出個狗屁消息!」      「那像你之前那樣強碰,就問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了嗎?」      被這一說,李麟飛一時間難以反駁,不甘地閉上嘴。      又過了十分鐘,只聽潘勳明悠哉地說:「哎,去問問你上司看夠了沒有?我沒興趣跟男的聊整個下午,如果他對我還有什麼疑問就趕緊說,這次我也是義務配合,你們根本沒有強迫我進行偵訊的理由。」      潘勳明剛說完,就聽見魔術鏡傳來一聲巨響——李麟飛惱怒捶了鏡子一拳——潘勳明剎時露出得逞一般的竊笑。      夏展霖大概也無計可施了,暫且走出偵訊室請教侯振岳。      「讓他走。」      當侯振岳說要放人,李麟飛再度不滿。      「至少先拘留他!」      「用什麼理由?」      比起李麟飛的態度,侯振岳顯得沉穩許多。      「你也聽到他說的了,義務配合,這三起案子發生的時候,他不是沒有動機就是有不在場證明。你總是用一些勉強的理由把人叫來偵訊,這樣下去不行。」      李麟飛咬牙道:「你自己也認為這傢伙嫌疑重大吧!為什麼就甘願放走他?你看不出來他就是抓住我們沒有證據這一點,故意犯案給我們看的嗎!」      「你對我大聲也沒用!」      侯振岳走出偵訊室隔壁的小房間,同時揮手讓夏展霖放人。      潘勳明走出偵訊室前,伸了個懶腰,緩緩離開,一跨出門就看見李麟飛面色不佳地盯著他。潘勳明故意「咦」一聲,客套說:「好久沒見你啦,李警官,我還以為你在忙別的事了。」      李麟飛先是氣憤地瞪著他,接著示威說道:「你儘管得意,收好你的小辮子!」      「說什麼呢?我就是一位小學老師。」潘勳明看了看手錶,頗有裝腔作勢的模樣。「我還得趕回去給孩子們出作業,先告辭了。」      李麟飛對潘勳明這種故作謙卑的姿態很感冒,他看著潘勳明逐漸走遠的背影,故意刺激他。      「殺人犯也能當老師?孩子們真可憐!」      語調極輕,但潘勳明似乎聽見了。      潘勳明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時,臉上的笑容簡直是專業的黃金比例。      「對了,李警官好像沒有孩子吧?孩子們很可愛,多看看他們天真的樣子,脾氣就不會那麼糟糕了。李警官,不如回去跟老婆商量一下要個孩子吧?」戲謔一笑,「——咦?打個電話吧!我聽說你老婆好像很久都不在家了。」      此話一出,首先感到不妙的是始終旁觀的侯振岳,他連忙對夏展霖喝令:「擋住他!」      然而李麟飛如同下意識做出攻擊動作的野獸,直接往潘勳明撲去。      夏展霖來不及阻擋,李麟飛已經在潘勳明的臉上用力揮下一拳,把潘勳明整個人打趴在地。      侯振岳連忙擋在李麟飛面前,喝叱:「你還想不想當警察了!」      「是他挑釁我!」      李麟飛憤恨的視線瞪著潘勳明。      潘勳明踉蹌起身。被揍一拳疼得他眼角飆淚,沒想到卻聽見他一陣開懷的笑聲。      隨後潘勳明什麼也沒講,直接走出警局。      「衝動沒好事,你看你……唉!」侯振岳懊惱道。      果不其然,隔天上頭的公文就下來了:偵查隊長李麟飛行為有異,受一個月停職處分,懲戒期結束後轉任巡察佐。      *      李麟飛被從分局趕出來,回家時,他累得癱在地板上。      他很疲倦,卻同時很清醒。      寬闊的家宅沒有絲毫聲響,靜得像無人膽敢造訪的鬼屋。李麟飛呆呆望著天花板,心裡想著,他該去打電話,再打一通電話給劉晏珊吧。      昨天在面對潘勳明有意無意的暗示後,他立刻打給她,可是她沒有接電話,打了好多通,最後似乎是故意關機了,鈴聲不再響起,直接轉入語音信箱。      那麼今天的這通電話,她會接嗎?      李麟飛感覺很沮喪,覺得劉晏珊是在用拒接電話表達不滿,想用這種方式表達前陣子她流產當時的心境,可是這件事他一樣很懊悔啊!為什麼她不給他機會解釋呢?就這樣直接離開了這間房子,他們之間不該這樣無聲相抗的。      一星期前,她偶爾還會接起電話,語調沉重地跟他說上幾句,但這幾天來就完全斷了音訊。      李麟飛也曾好幾次跑到療養院探視岳母,然而岳母的情況時好時壞,發病時就連他這個女婿也不記得,療養院的護士雖說見過劉晏珊幾次,但並不知悉確切時間,也沒有其他關於劉晏珊的聯絡方式。      倘若這是為了懲罰他的疏忽,冷戰數日也應該夠了,天知道昨天他聽見潘勳明的諷刺時有多憤怒,恨不得把那虛偽的笑臉打爛,結果當天劉晏珊還是沒接電話,他心急地留了語音,像個白癡似地對著語音信箱傾訴情衷,結束後才發覺早就超過留言時間,也不知道錄到哪一句。      他這輩子沒那麼狼狽過。      以前雖然也久久才見妻子一面,但工作時明白妻子一定在家,所以不曾憂慮過,這是一種關於愛情的信任,比起婚姻的法律效率,這種信任感比任何誓言都要令人感到安全——而此刻李麟飛感到非常不安。      如果妻子真的不回來了怎麼辦?      李麟飛腦海中忽然冒出這個想法。      當初他追求劉晏珊時尚未如此執著,反倒在真正擁有後,堅持無論如何再也不放手了,他知道自己善妒,而且專橫,依照先前幾任女友的交往情況,他知道也許他該收斂一下脾氣,但劉晏珊與眾不同,她如天使一樣包容他的一切,也沒有私下搞什麼不乾淨的人際交往,她令他安心。      有好幾次,李麟飛總覺得自己的性格就像把妻子拴緊在深海中的船艙,深怕有天妻子會真的厭倦而選擇告別,但劉晏珊竟似看透了他,願意自主在腳踝上繫上錨繩,任由重錨直直沉入這片深海。      誰都曉得他們之間情真意切,可是事情仍然產生如此無預期的變化。      李麟飛覺得他似乎快要不能承受了,如果劉晏珊再不回來,他有可能直接撞開那間舊宅的大門,強勢把她抱回來。每當他這麼想,他又拼命地克制住了,他擔心此舉弄巧成拙,劉晏珊會真的離他而去。      怎麼辦?他該怎麼辦?      屋內的情況仍然保持在妻子離去那天,簡便的字條壓在桌面,拿來壓的還是這間房子的鑰匙。      李麟飛嚇傻了,他知道他們都需要一條退路,他必須冷靜給妻子一點時間療傷,而不是再像先前一樣強求,那麼妻子只要氣消了,還能安靜地開門回來。於是那天他趕到妻子舊宅,雖然沒能見上一面,但他還是把鑰匙從鐵門縫隙塞了進去,這是他的示弱,他把僅屬於彼此的天地拉扯到劉晏珊腳邊,希望她往前跨一步就好。      盼著妻子跨出這一步,過了數日仍未如願,李麟飛所剩不多的耐心,開始被焦躁佔據。      拿起電話,李麟飛撥出妻子的手機號碼,直接轉入了語音信箱,他接著撥打舊宅的室內電話,響了將近兩分鐘都沒人接聽。      一氣之下,他狠狠把電話摔爛了。      他的憤怒不是因為妻子,而是自己。      他厭惡自己有手段可以抓住犯人,卻連想個好方法讓妻子回家都無能為力。這七年來,劉晏珊靜靜待在這個家裡等他回來,煮兩人份的晚餐,卻總是一個人吃,以前特意買來的情侶裝,有些甚至穿都沒穿過,兩人合照的相片,背景總是單調乏味。      這麼一位甘願等門的妻子,終於還是在偶然興起的期待落空後,放棄等待了嗎?      李麟飛打開蓮蓬頭,用冷水沖著自己的腦袋。      浴室一角放著妻子愛用的洗髮精,那氣味,搭著妻子姣好的容貌,總是讓他心癢難耐。      他頹然地望著。      李麟飛裹著浴袍,躺在床鋪。朦朦朧朧做了一個夢,回到那年與她相遇。      飯店外面,他拿著警察證件對她比手劃腳,開口說的每句話都不利索,紮著馬尾的她將他拉到一邊,淘氣地說:「請冷靜下來,警察先生,你剛剛是在跟我要電話號碼嗎?」      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這半個月來他幾乎沒睡一頓好覺,尤其是命案跟妻子離家的事情兩頭燒,讓他焦頭爛額。      這時他才曉得妻子的存在,給了他多少自由的空間。      稍微睡飽一點,李麟飛即刻反應過來,把電話砸爛實在太魯莽了,要是妻子打電話回來怎麼辦?他趕緊把書房的分機拿出來,同時察看他的手機,當發現毫無任何來自劉晏珊的訊息,他再度感到洩氣。      他拿了瓶威士忌,仰頭就灌。      成為警察之後,他就再也沒醉過,為了不妨礙臨時出現的任務,他滴酒不沾,只有應酬的時候稍微喝點紅酒意思意思,而這次他似乎打定主意要喝醉。      或許喝醉還能出現妻子回家的幻覺。      突然之間,也不知是否他真的醉了,他看見了她。      鬧耳的電鈴迴盪開來,李麟飛愣了一愣,隨即衝去大門。      仔細端詳之後,他發現眼前的女人不是他的妻子。他用力抓緊這女人的肩膀,靠近一點試圖瞧個仔細,但真的不是她。      真是太可笑了!他的妻子回家何必按電鈴呢?他早該想到的。      看出是誰,他繼續倒酒喝。      審訊過無數名嫌犯,經驗讓他幾乎可以一眼看穿對方究竟是否在說謊。如果要他坦言,他不會拒絕承認自己早就知道人事室那個女職員對他有意思,但他絕不會承認這種愛慕有對他產生任何影響。      毫無影響。      就算對方再年輕、再好看,也比不上他心愛的妻子。      何況,他本來還不知道那女職員叫什麼名字,若不是接連幾天她們一直找藉口過來偵查隊,就算他們一同在分局工作十年,他也不會主動去打聽她的名字。      當李麟飛看見湛可欣,其實並不太驚訝,以為湛可欣是侯振岳派來慰問情況的,而李麟飛又對侯振岳這種作法嗤之以鼻——他才不會背叛他的妻子,不管怎麼樣都不會。

作者資料

尖端第三屆原創小說大賞首獎得主。熱愛懸疑推理,設計謎團的時候會陷入自我的小宇宙。 粉絲專頁:金 - NovelistAu

基本資料

作者: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8-06-07 ISBN:9789571081762 城邦書號:SPB7Z00007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