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
目前位置: > > >
鬼矇眼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鬼矇眼

  • 作者:尾巴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6-07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彷彿眼前的「矇眼之布」被拿下來, 變得能看見一般人無法看見的東西。 ★「鬼尾巴電影院」全新小說系列企劃啟動! 故事太有畫面,千萬不要在晚上閱讀! ★2015 - 2017連續三年蟬連博客來年度百大作家TOP 10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尾巴 超人氣靈異恐怖系列登場! ★尾巴寫作生涯第一本出版作品《鬼矇眼》全文修訂,追加超過三萬字全新篇章!絕對值得收藏! ★海外影視改編詢問度NO.1!獨特視角的靈異體驗,意想不到的劇情發展,看得讓人邊看邊發抖,卻又後勁十足感動落淚! 【故事簡介】 「有時候,當我碰到某個『物品』或是某個『人』時,我會看見他們所發生過的『過去』,甚至會追溯到當事人的心情——而這些『過去』絕大部分都與靈異事件有關,有些畫面恐怖到讓人好幾天忘不掉,有些祕密要裝作自己從來沒發現過……」 阿弟就讀國小時,因為鄰居家發生的意外,讓他獲得一種自己無法控制的能力……他可能透過不同的視角,例如當事人、帽子、牆壁等物體,看見過去發生的事情。 剛開始他十分懼怕這樣的能力,可是久了以後也習慣,甚至有點享受活在不同人或是物品的狀態之中。直到這次阿弟變成了……

內文試閱

  楔子      「如果有矇眼之國,有人能明白什麼是看得見嗎?」      忘記是幾歲的過年時,我們一家到阿姨家拜訪時,我在小表妹的書櫃看見筑波櫻《當現在遇見未來》這套漫畫,裡頭的女主角提到矇眼之國,並說起她的矇眼布有時候會有點脫落,當矇眼布掉下時,她就會看見那個人的未來。      那瞬間我彷彿被雷擊到,像是找到了知音,雖然它並不是真實人物,但我還是有種被認同的感覺。      只不過,我的矇眼布掉下時,看見的不是那個人的未來。      嚴格說起來,這是無法預料的突發性狀況,有時候當我碰到某個「物品」或是某個「人」時,我會看見他們所發生過的「過去」。      而這些「過去」都不是無傷大雅的瑣事,絕大部分都與靈異或是非人事物有關。      發生的時間無法預測,有時一天可以從不同的「人」與「物」看見好幾次,但有時候好幾天才會看見一次。      導致我每次碰觸任何東西時,都要先有個心理準備,對我來說非常麻煩,尤其是有時,我還會變成當事人,甚至包含當事人當下的心情與情感我都能感受到。      剛開始我十分懼怕這樣的能力,可是久了以後也習慣,甚至有些享受活在不同人或是物品的狀態之中。      也許你們不懂我的意思,就讓我舉例幾個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吧。      注意,這些事情不全然是開心的,也許有些噁心到令人難以忍受。      但無論如何,都是真實發生過的,我們沒遇到,不代表不存在於世界上。      只不過是,你們的「矇眼之布」比較牢固罷了……      要說到這個能力的起源,就要追溯到國小的時候,當時因為爸爸工作關係,我們一家人暫時搬到南部生活,因為時間短暫,所以隨意找了頂樓加蓋的屋子,而在短短居住的一年之中,發生了一件事情,即使到現在我想起來心口都會隱隱作痛。      第一章      「媽!不要!對不起……啊!」      「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不聽話?」      鄉下的夜晚雖夾帶著蟲鳴的大自然之聲,但突如其來的哭喊聲卻劃開了這片寧靜,原本正坐在客廳看電視的我被嚇了好一大跳,媽媽也停下切著水果的刀子,哥哥皺眉嘖了聲,爸爸則搔了搔頭。      「夭壽喔!每天這樣打,欸西郎啦!」爸爸嘆氣,語帶強烈不滿。      他起身往門邊走,似乎是要去一探究竟,但是媽媽趕緊放下水果刀,跑到門邊拉住爸爸,搖頭勸阻。      「別人家務事不要管啦!」      「啊如果大家都不要管,小孩一天一天這樣,就會被打死了啦!」爸爸的語氣帶著許多無奈,但卻也放下了握在門把上的手。      不是我們冷血,但社會新聞不斷教會我們——清官難斷家務事。      「我們現在住在這邊,跟鄰居要是有了問題,不太好啦。」媽媽瞥了我和哥哥一眼,表示我們還小,別惹事比較好。      自掃門前雪的心態人人有,但在這前提之下,我們能多做什麼?      「我記得樓下阿姨是姓張吧?小孩是不是叫阿華?阿弟,阿華跟你同小學吧?」哥哥雖皺著眉頭表示關心,但卻走去廚房端水果,回到沙發一屁股坐下,翹起二郎腿邊吃邊問。      我也拿起了蘋果邊咬邊回想,那個看起來比同年齡的小孩都瘦小的阿華,總是小心翼翼地縮在角落,是個存在感很低,但此刻卻又不低的人。      「阿華幾歲啊?」爸爸又問。      「小我兩個年級,二年級。」此刻,樓下又傳來淒厲的求饒聲。      「好痛!我下次不敢了!媽,對不起!」      「上次你也說不敢,我今天一定要打得你記住!」      這聲音讓我們全家人再次安靜下來,哭喊聲迴盪在這一條巷子,至少持續了有十分鐘,可是……每個家庭都跟我們家一樣,沒有人去勸阻。      爸爸離開門邊,走向電話。「我總可以打113吧?」      媽媽的眼眶也微微泛紅,輕輕點頭。      「都不知道打第幾次113了,這個東西到底有沒有用啊……」爸爸邊發牢騷邊按下那不知道打過第幾遍的號碼,清楚地報出了地點還有情形,順便抱怨一下這種事情已經好幾次了。      而我眼睛盯著晚間的綜藝節目,但耳朵卻聽著從樓下傳來的陣陣打罵與哭嚎聲。      當時,我是小學四年級,住在南部老舊公寓的五樓加蓋裡,隔音非常不好,加上鄉下夜晚寧靜,樓下打小孩的聲音總是格外清楚。      我看過樓下阿華的長相,瘦瘦小小,比和他同年的其他二年級孩子還要營養不良,臉上也總是掛著過度早熟的虛無微笑。而張媽媽長得很秀氣,但是人卻十分削瘦與憔悴,漂亮的大眼睛下有著深深的黑眼圈以及眼袋。      每日天還沒亮她便開始寄送報紙、做資源回收,有時候會在學校附近的垃圾場看見張媽媽在那撿垃圾,把一些還可以用的東西帶回家。      然後過幾天,就會看見阿華使用著那些從垃圾場撿回來的東西,例如我曾看過阿華騎著一台又大、又破爛的腳踏車,坐墊破到裡頭的海綿都翻出來,還有好幾層膠帶貼補的痕跡。      我曾在社會課本上看過弱勢家族,阿華他們家大概就是那樣,而他們家就只有張媽媽和阿華,阿華爸爸不知道為什麼不在,爸媽總說小孩子不要知道這麼多。      「人各有命。」哥哥總是這麼說,而當時年紀太小,我也沒有多在意。      爸爸的工作並不像其他人一樣有固定的時段,有時在家、有時不在家,所以很常被誤會成無業游民,他總是嚷嚷著想請調回北部,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      而公司似乎答應了爸爸的請求,只要他談成一筆生意,後來他也的確談到了,說著我們再過不久就可以轉回北部。      於是某日,爸爸一早就說要去菜市場買好料慶祝這件事情,便和我一同出門上學,走到四樓時,那扇斑駁的暗紅色鐵門突然打開來,差點撞到我們。      張媽媽手中拿著一疊需要回收的紙箱,看向我的雙眼無神,讓我有些被嚇到。      「對不起。」又窄又昏暗的樓梯讓張媽媽看起來更加詭異,我稍稍往後退了一步。      「早安。」張媽媽憔悴的臉上露出些許笑容,也朝我後方的爸爸打招呼。      爸爸先是頷首,接著忍不住開口:「張太太,妳每天這樣打小孩不行啦,阿華這麼大了,用教的他會聽得懂,就算要教訓也不用打成那樣吧?113都沒有跟妳講清楚嗎?」      雞婆的爸爸忍不住開始訓話,而張媽媽聽聞後臉一陣青一陣白,隨後露出凌厲的眼神。      「原來電話就是你打的,我怎麼教小孩是我的事情,你管得著啊?」張媽媽生氣地咆嘯著,表情刻薄得很。      「話不是這樣說的啊……這樣孩子有天會被妳打死,他才國小而已,比我們家阿弟還小。」爸爸邊說邊用力拍了我的背,帶著驕傲地說:「我們家就算兩個都是比較皮的兒子,但可從來沒打過他們,好好講,孩子都聽得懂的。」      「不要把我們家和你們家相提並論!每個家庭都不一樣,我的孩子我自己會管。」張媽媽用力把紙箱摔到地上,聲音大得引來樓上媽媽的注意,她急急忙忙穿著室內拖鞋跑下來, 啪答啪答的腳步聲迴盪在樓梯間中。      「你在幹麼啦?唉唷,不是跟你說不要管……歹勢喔,張太太,真的很不好意思啦。」媽媽邊說邊硬拉著爸爸往上走。      可是爸爸人高馬大,媽媽根本拽不走他,媽媽又好聲好氣勸了好幾次,爸爸更不高興啦。「怎麼我在做對的事情妳一直在阻攔啦!」      「就說不要管,你真是……」      「大家都不要管,小孩就被打死了啦!」爸爸大吼,這句話讓張媽媽瞪大眼睛。      「趙先生,別管別人的家務事好嗎?你這麼閒,好手好腳的今天怎麼不去工作啊?吃軟飯嗎?」      我聽不太懂吃軟飯是什麼意思,不過爸爸七竅生煙的,怒吼著:「打113妳不怕,那拎杯就打110,叫警察抓妳啦!」      「有本事你就打打看啊!這麼有空不會去多賺一些錢?讓一家人都住違建裡,看警察來了抓誰。」張媽媽也不甘示弱回嗆,她這麼小的身體哪來這麼大的聲音呢?      而爸爸大概理智斷線了吧,滿臉通紅地口無遮攔回罵:「妳就是這麼潑辣,一天到晚嫌棄老公不給你們好日子,老公才會去搶銀行殺人啦,搞得現在妳家暴小孩生活又不好!」      爸爸此話一出,張媽媽的臉隨即僵掉,而爸爸也馬上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正要張嘴道歉——      「啪!」      響亮的巴掌聲硬生生地劃破清晨寧靜的天空,爸爸臉上出現了火辣辣的五指印,媽媽嚴肅並氣憤地說:「一大早你就發酒瘋喔?什麼話能講什麼話不能說,你這麼大的人會不知道?」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媽媽這麼生氣,空氣中瀰漫著憤怒與緊張的氣氛,我抓緊自己的書包背帶,覺得呼吸困難。      「歹勢啦……張太太。」爸爸自知理虧,對張媽媽九十度鞠躬道歉,但張媽媽並沒有接受爸爸的道歉,連散落在地上的紙箱都沒有撿,直接轉身回到屋內,砰的一聲關起鐵門。      我似乎看見張媽媽的眼角淚水,阿華不知道去上學了沒,他知道原來是這樣的原因,他們家才沒有張爸爸嗎?      其實我知道的,雖然張媽媽時常在打阿華,但她很愛阿華。      因為兩個禮拜前,我在一樓要拿我們家訂的羊奶時,瞧見張媽媽站在阿華的老舊腳踏車邊,手裡拿著膠帶,一邊哭、一邊將座墊上頭被割破的痕跡黏起來。      我和阿華並不認識,幾乎也沒有說過話,不過偶而當我在學校看見阿華的時候,他總是被欺負著。還有一次我聽見有人叫他小偷,雖然我不懂那是為什麼,但也沒有想要探究的原因,就這樣漠視著不公義之事發生在我們周遭。      然後每個夜晚,阿華迴盪在巷子中的慘叫聲總是讓我起雞皮疙瘩,老師說愛之深責之切,可是會痛耶,被打好痛的,雖然我沒被打過,但是聽阿華的聲音我就知道,一定好痛好痛。      於是後來,我選擇告訴媽媽這件事情,包含在學校被欺負的事情,以及是否自己該出手干預,但媽媽搖頭,要我好好保護自己。      「你可以多關心阿華,或是找他玩,在學校被欺負,回到家裡又被打,怎麼會這樣子呢……唉……」說完媽媽緊緊抱著我,我可以感受到她的肩膀微微顫抖,她並不是冷血,她只是怕我也受傷。      突然間,樓下又傳來阿華的叫喊聲。「對不起!對不起!」      「你要我說幾次!把東西還給別人!」張媽媽用從未有過的淒厲吼叫聲謾罵著,連籐條在空中甩動所發出的空氣摩擦聲都能聽到,每一鞭都結實地打在阿華瘦弱的皮膚上。      我與媽媽相視,但能做什麼?      無能為力。      「又在打了、又在打了!」爸爸抓著他圓滾滾的肚皮進來廚房,順手拿起桌上的花枝球。      「十塊、二十塊對別人來說不算什麼!但對我們來說卻很重要!我也不是偷,只是沒提醒他掉錢而已!」阿華哭喊著,這是他第一次反擊,聽到這句話時,我不知怎麼有點難過。      他的聲音如此淒楚又無奈,那小小的身軀如何承受日夜的煎熬?      聽聞這句話的爸媽面面相覷,就連客廳的哥哥也把電視音量調小了。      「這也是偷!我們家和別人家不一樣,我們更要嚴己自律,爸爸也是為了我們去搶,但那是對的嗎?」張媽媽哭喊。「別人會因為爸爸的事情不斷來譴責我們,要我怎麼教你你才會懂?」      後來就都沒有聲音了,安靜到令人不安。      而我們家也陷入沉默,今晚除了阿華的哭聲讓人難過外,還多了另一種辛酸。      我覺得胸口好悲傷,才小學四年級的我,似乎窺見了一絲絲這存在於現實世界的角落。      「你知道你說的話對別人傷害有多重了吧?」媽媽冷冷的看了爸爸一眼。      爸爸把那顆花枝球丟回盤內,搖著頭離開廚房,說出去的話收不回,即便爸爸現在多後悔,在張媽媽心口上畫得血淋淋一刀也已經存在。      那一晚我很難入睡,即便阿華的哭喊聲沒有出現,我卻覺得他似乎也還在哭泣。      因為難以入睡,隔天我很早就醒過來了,比平常還早的時間出了家門,在四樓遇見阿華正走出來。      他表情木然空洞,臉上黯淡無光,穿著短褲的腳上滿是傷痕,一點都不像小學生該有的模樣。      「早……早安。」我頓時猶豫了一下,乾澀地開口。      阿華沒料到我會與他打招呼,許久眼神才對焦到我的臉上,他嘴角緩緩上揚,露出笑容。      「早安。」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阿華的聲音——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不是在哭。      當下我有點開心卻又難過,原來只要這麼簡單的對他打聲招呼,他就會這麼開心。      所以我忽然想為阿華做點什麼,我可能無法讓他免於被打,但至少可以讓他開心一些,當我們走在狹小的階梯上時,我急迫地問:「你有吃早餐嗎?沒有的話,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好嗎?」      「我不餓。」阿華搖著頭,但是他的手撫著肚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不餓。      我想他大概沒吃過早餐店的食物,我拚命想著我能做些什麼。      「我請你啊,我最近零用錢拿比較多。」所以我拉著阿華,三步併作兩步地從階梯上跳下去,但是阿華卻甩開我。      「不用!」他驚恐地拒絕,但隨即又露出抱歉的眼神。      我想到昨天張媽媽說的話,也許他認為連別人請的早餐都不行吧,沒關係,我走出一樓大門,打開放在信箱上面的羊奶盒子,拿出羊奶給他。      「那這給你喝。」      阿華同樣布滿傷痕的雙手舉起,一臉驚訝地又想拒絕我。      「我最討厭喝羊奶了啦,我偷偷告訴你,到學校我也都倒掉,你幫我喝就當幫了我,好嗎?」我朝著阿華眨眼,說著這些善意的謊言。      阿華雖然有些猶豫,但總算伸手接過羊奶,我鬆了一口氣,接著他露出了一個非常可愛的笑容,是呀,這才是二年級該有的天真微笑。      如果我有一個弟弟,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昨晚輾轉難眠真是太好了,今天早出門真是太好了,能把羊奶給他真是太好了,因為我讓阿華露出笑容了。      到了學校以後,阿華與我揮手道別,轉身往一樓的二年級教室走,我看著他瘦弱的背影,彷彿連走都走不穩一樣,緩緩離去。      直到看見他進到教室後,我才往樓梯走去,一路走往四樓的教室時,遇到了許多朋友,我和大家開心打招呼,還約好了放學或是下課打球玩樂,大家討論著昨天的電視、卡通與遊戲,以及等等要考試的項目。      我每天都很快樂,所以我想把我的快樂分一點給阿華。      對了,今天放學就約阿華和我們一起去打球好了,把我的朋友介紹給阿華,這樣阿華一定能更開心,就這麼決定!      原本打算放學後到阿華班上接他,但中午時看見營養午餐附送的養樂多我才突然想到,忘記跟阿華說羊奶瓶要還給我回收,所以我快速吃完飯,打算去找阿華說這件事情,順便約他放學打球。      當我抵達一樓的二年級教室時,在門口探頭探腦的,卻沒看見阿華。      「請問阿華在嗎?」我詢問剛好要走出教室的幾個女生,她們竊竊私語的笑著。      「他又偷東西了,現在被大牛他們追著跑,哈哈。」語畢一群女生又大聲笑了。

作者資料

尾巴

姓名:尾巴 兒時總被說腦中有太多不實際的幻想,如今這些天馬行空成為我最重要的資產。願各位都能珍惜自己腦中的世界,並享受我所呈現給你們的世界。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基本資料

作者:尾巴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8-06-07 ISBN:9789571080994 城邦書號:SPB7Z00006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