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恆久神喜劇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恆久神喜劇

  • 作者:萬城目學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8-05-28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85折 272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內容簡介

《鹿男》奇想天才萬城目學 「神」話級「人間喜劇」爆笑登場! 神的第一線工作紀實大公開!讓萬城目學和你一起「笑」感動天! 特別收錄《世界奇妙物語 20周年秋季特別篇》原作〈最初的一步〉! 時間停止,時間停止。 好,形成言靈了! 永恆之神的工作時間又到了! 你的願望是什麼呢? 大家好,嗯哼,大家好,我是神! 我好緊張,嗯哼,我好緊張。 我的工作是重複兩次同樣的話, 利用「言靈」的力量, 讓許願的人透過試煉來實現願望。 因為這已經成了我改不掉的職業習慣, 所以就連不必要的時候,也會不由自主地說兩次。 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這句也是多餘的。 這個工作我已經做了一千年之久, 但傾聽了那麼多的心願, 也難免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人類影響,偶爾會鬧情緒, 如果因此不小心放錯了言靈, 就會改變工作結果,然後影響我們的「年終考績」。 神的工作真是一點都不輕鬆啊! 哎呀,請原諒我在這裡小小抱怨一下, 咦,又有人許願了, 好了好了,我該去上工了! 神啊,求求您、求求您—— 【戀愛成就】 沒自信又缺乏行動力的肇,一心想要挽回女友的感情,就在重要的約會途中,時間突然停止,兩位自稱是「神」的可疑男子出現在肇的面前。他們動了一點手腳,竟然將肇變成了人見人愛的男子…… 【金運向上】 為錢所苦、走投無路的英二想製造假車禍詐財,反而不慎弄傷膝蓋。他跑來神社祈求早日康復,但心裡想的卻是賭馬中大獎。此時強光閃現,神明忽然現身:「真有趣,我來幫幫你吧!」神奇的是,英二從此以後每賭必中,然而他怎麼也沒想到,神明送給他的,其實是一份比「金錢」更貴重的大禮…… 【就職順利】 俊想成為一名作家,他的女友瞬想成為一名演員,兩個人努力不懈卻始終不見成果。俊和瞬決定要奮力一搏,為夢想作最後一次努力,但他們還不知道,遠處的神明正默默看著兩人,他們即將要遇上最高等級的奇蹟…… 【除厄招福】 整個寒假都在當「地震難民」的美琴總算回家了,在幾乎成為廢墟的神社裡,她看見一名黑衣男子正傷心地望著主殿,就在美琴默默祈求地震不再發生,黑衣男子卻忽然消失了。隔天美琴收到奶奶寄來的包裏,包裏中還滾出了幾顆橡子,此時那名黑衣男子竟突然出現,對美琴說:「丟出去!」…… 【名人推薦】 【「哈日劇」粉絲頁版主】Kaoru 【人氣影劇評論粉絲團】重點就在括號裡 【「雪奈日劇部屋」版主】雪奈 【科普作家.青蛙巫婆】張東君 【搞笑網紅團體】最近紅什麼 【知名YouTuber】聖結石Saint ——捧腹推薦!

序跋

【中文版作者自序】
  請容我把言靈塞進大家的嘴巴裡!   首先。   接到某電視劇原作的邀稿,是我著手寫這本《恆久神喜劇》的開端。電視劇的名稱是《世界奇妙物語》,我從國中就很喜歡這個節目。現在每隔半年還會以特集的形式播放的《世界奇妙物語》,是在兩個小時內,播放約莫五段故事的集錦式電視劇。邀稿內容是問我願不願意寫其中一段故事?一段大約二十分鐘,剛好是一篇短篇小說的份量。   從接到邀稿的電子郵件開始,我就滿腦子湧現「好想試試」的念頭。然而,當時正忙著寫《偉大的咻啦啦砰》的連載,每個月都被截稿日追得很辛苦,所以一方面又想,不可能再插工作了。   看完電子郵件,我就暫時放下工作,去了每個禮拜預約一次的整骨所。   結果,靈光乍現。   在背部、腰部被按摩來按摩去的約莫三十分鐘內,〈最初的一步〉的情節在大腦裡如行雲流水般浮現。   沒辦法,從整骨所回到家後,我立刻給了答覆,接下寫原作的工作。   我利用寫《偉大的咻啦啦砰》的空檔,開始著筆書寫〈最初的一步〉。說好由我寫原作,再請劇作家根據我的原作改編成電視劇。若是純粹敘述故事情節,感覺就像由電視劇改寫成小說,讀起來不夠活潑生動。於是,我決定以劇作家會有點困擾的唯獨小說才有的表現手法來寫寫看。   這個手法就是用締結姻緣的神的獨白,結合年輕男女的故事相互交錯延伸的形態。   二○一○年播放的電視劇,是由「嵐」的大野智飾演男主角筱崎肇。在餐廳聚餐那一幕,我也出現在畫面角落,那是我此生第一次擔任臨時演員。所謂的臨時演員,其實只是扮演客人,自然地演出一直與人暢談的樣子。雖然比想像中辛苦,卻是非常愉快的經驗。   原本應該是一篇就結束了。   但是,有個期盼一直在我心中醞釀,希望可以再寫這個締結姻緣的神的歡樂故事。   四年後,接到小說雜誌的短篇小說邀稿,我再次請出了這個締結姻緣的神。聽說要以「時間」為主題,我馬上想到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小說〈杜子春〉。在芥川的作品中,我最喜歡這篇〈杜子春〉。故事一次又一次回到原點,這種利用時間的方式十分有趣。我拆解了這篇〈杜子春〉,添加自己的風格色彩,寫出了第二篇故事〈俊&瞬〉。〈俊&瞬〉這個標題,日文發音是TOSHI&SHUN,去掉「&」就是「杜子春(TOSHISHUN)」。在形式上,是仿照第一篇故事,讓神的獨白與人類的日常生活交錯延伸。   也因為這個締結姻緣的神越發有了趣味,結果,我從〈最初的一步〉開始花了七年的時間,共完成了四篇故事,匯集成一冊。   第四篇〈恆久神喜劇〉,是寫地震的故事。   二○一六年四月我去九州福岡,為《巴別九朔》做宣傳,順道去了熊本觀光。參觀了小學後就沒再去過的熊本城、吃了馬肉。回到東京才三天,熊本就發生了大地震,損傷慘重。想到三天前才仰視過熊本城的英姿,實在很難相信熊本城也處處崩坍了。   在報紙的報導上,看到熊本縣內歷史悠久的阿蘇神社的神殿被壓扁的照片時,我想到了這個最後一篇的故事。   地下板塊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的日本,跟臺灣一樣,逃離不了地震。寫小說不能實際減少損害,也拯救不了生命。我只能懷著我渺小的心願來寫,祈禱地震就此平息,恢復原有的平靜生活。   不過,從標題也看得出來,即便是寫關於地震的嚴肅話題,我也不想失去慣有的搞笑特色。   我是關西人,所以,從小就看「吉本新喜劇」這樣的搞笑劇長大。一開始就不想追求什麼文學性,只想博君一粲,時而摻雜人情味,且笑中有淚——這就是「新喜劇」。關西人光聽到「新喜劇」三個字,就會反射性地聯想到快樂的事,對我來說也是一樣。因此,我試著把「新」換成同樣發音的「神」,於是就成了「神喜劇」,這實在是太貼切了。   這本書是我的第十本小說。   也是在臺灣出版的第十本小說。   從我的出道作品《鴨川荷爾摩》到之後所有作品都能承蒙翻譯,是我無上的榮幸。   希望今後也能繼續把歡樂的小說帶給大家——希望今後也能繼續把歡樂的小說帶給大家——   啊,形成言靈了。   那麼,請容我把言靈塞進大家的嘴巴裡,揭開《恆久神喜劇》的序幕。

內文試閱

  這裡有個年輕人。      他的名字是篠崎肇。      有個女人隔著桌子坐在他前面。      她的名字是坂本岬。      他們兩人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穿著西裝的男人,比對面那個女人大兩歲,今年二十九歲。不過,男人是在研究所畢業後進入公司,女人是在四年大學畢業後進入公司,所以儘管年紀不同,卻是同期進入公司的同事關係。兩人交往快五年了。從新進人員訓練時,他們就不由自主地相互吸引,在成為社會人士的第一個夏天即將結束時,已經開始交往了。      平時,男人都叫女人「小岬」,女人都叫男人「阿肇」。只有心情不好、或是語帶攻擊性時,女人會叫男人單一個字「肇」。      「喂,肇,」小岬停止用叉子戳盤子裡的綜合甜點,以低沉的嗓音說:「我希望你能改掉一件事。」      同樣盯著甜點的盤子,先吃光冰淇淋,正要接著吃小布丁的肇,發出「咦」的一聲,把頭抬起來。      「妳希望我能改掉一件事?」      「嗯。」      「什、什麼事?」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是口頭禪。」      「口頭禪?誰的?」      「當然是你的啊。」      「我……我有什麼口頭禪嗎?」      「對啦,可能說不上是口頭禪,可是……不對,是口頭禪。就當作是口頭禪吧,我今天來就是要跟你說這件事。」      聽到對方的語氣突然強硬起來,肇把叉子放在桌上,強裝鎮定地端起咖啡杯,心想:「該來的終於來了。」忐忑不安地喝了一口咖啡。      肇也注意到了,小岬最近心煩氣躁。但是,他的工作忙到連休假都沒得休,實在沒辦法坐下來跟小岬好好說話。就在這樣的惦念中,夏天不知不覺地溜走了。雖然殘暑依然酷烈,但下週就是十月了。再加上上半年的決算工作,接下來的日子都會忙到要人命。所以,他趕在那之前,硬擠出時間,約小岬來吃法國料理。同時,也是為了慶祝第五次的紀念日。五年前的今天,在看完電影的回家路上,肇提出「請跟我交往」的要求,小岬回了一聲:「嗯。」點頭同意了。      「你最近很少這樣約我呢,好開心。欸,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看到說話尖酸刻薄的小岬,開開心心地把料理往嘴巴送的樣子,肇鬆了一口氣。然而,光是大手筆的八千圓全餐,似乎還是不能讓她忘懷所有事。      即便如此,肇也絲毫沒有跟小岬吵架的意思。不論小岬對他說什麼,他都打算誠懇地接納。      「好啊,什麼事?妳想說什麼?」      做好心理準備的肇,對小岬擺出笑臉。      然而,小岬以放下叉子替代「那麼」的起頭語,開始說話後,明明下了那麼大的決心要「聽完所有話並表示同感」的肇,卻不到五秒鐘就插話了。      「咦?妳說什麼?」      「就是要你改掉那個口頭禪啊,不要再在我面前說了。」      「改掉說『首先』這件事?」      「對,沒錯,就是非常冷靜地用『首先』當開場白這件事。」      肇盯著小岬的眼睛好一會。      「那個詞……我那麼常用嗎?」他壓抑地反問。      「對,常用。」小岬用力點頭,以很快的速度說:「我真的很受不了,你從『首先』開始的說話方式。滿嘴的大道理,聽起來冷冰冰的。」      「為、為什麼交往第五年,妳才突然告訴我這件事?」      「最近你很忙,幾乎沒時間見面。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想我們之間有什麼問題。」      「問題——有那麼多問題嗎?」      「嗯,有種種問題,所以我想了很久。」      「想到的答案——就是『首先』?」      「對。」      肇把視線拉回到甜點的盤子上,確定還沒吃的甜點剩下兩個。      「等等,等一下。」肇舉起手說:「我要解釋。」      「解釋?解釋什麼?」      「解釋『首先』的意思。」      「有什麼意思嗎?」      「有啊,當然有。」肇說:「冰淇淋都化了,快吃吧。」他邊催小岬繼續吃甜點邊說:「首先——這裡面……」話一出口就發現自己又說了。      小岬停下正要拿起叉子的手。肇面對她冰冷的視線,接著往下說:      「這裡面……呃,有數學歸納法的思考。」      「數學——什麼?」      「數學歸納法,妳不知道嗎?」      「不知道,沒聽過。」      「主要用在證明題上,妳應該在高中也學過。」      「我沒學過,我是文科。」      「不,跟文科、理科無關,大家都學過。」      「我沒學過。」      「嗯,妳沒學過、妳沒學過。呃,簡單來說,數學歸納法就是……譬如要上二樓,必須先把階梯一階一階地堆砌起來,做出通往二樓的道路才能到達,就是這樣的思考方式。」      小岬興致索然地「哦」了一聲,把巧克力切片蛋糕放到融化的冰淇淋上抹一抹,再放進嘴裡。      「首先,針對某算式,假設n=1時成立,n=k與n=k+1時也成立,那麼,就自動證明了對所有自然數都成立。」      「完全聽不懂。」沉默地動著嘴巴好一會的小岬,搖著頭說出了直率的感想:「沒有東西可以被自動證明。」      「對,沒錯。」      肇一口喝完已經喝不出味道的微溫咖啡。      「譬如,妳試著想像建造樓梯時的狀況。先建造第一階,再建造第二階。有了第二階,才能建造第三階,再接著建造第四階、第五階、第六階……第一百階、第一千階,一直建造下去。不管多高的樓梯,都是從第一階開始建造、都是從那裡開始。」      「所以,那個樓梯跟數學什麼法、以及『首先』之間,有什麼關係?」      「都是同樣的探討方式。處理事情時,我會從『首先』開始思考,亦即從n=1開始思考。沒有第一步就沒有第二步,沒有第二步就沒有第三步。就是要這樣逐一建立起來。譬如,這盤甜點也是一樣。要先確認總共有冰淇淋、布丁、巧克力蛋糕、水果塔四種甜點,然後決定吃的順序,把從頭到尾的順序搞清楚後再開始吃。這些甜點中,『首先』應該從冰淇淋吃起,因為放著不吃就會不斷融化。」      「那麼,像我這樣完全不思考,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放任冰淇淋融化,把盤子弄得黏嘰嘰,是不該有的吃法囉?」      「不、不,我沒那種意思。小岬用自己的吃法吃就行了,我只是在說我自己的吃法,並不是——」      「你呀,」小岬打斷肇的話,「為什麼老是這樣,只想著自己呢?」說完,毫不客氣地把叉子指向對方。      「咦?我無時無刻不想著妳啊,對吧?所以才這樣約妳吃飯——」      「不,我說的不是這種事。」小岬煩躁地大叫,把叉子放在桌上。「算了,你就是這樣,大家才會嘲笑你,說你太拘泥小節,缺乏決斷力。」      「咦,什麼?等等,大家說?說什麼?誰在說?」      「不知道,謝謝招待。」      小岬把膝上的餐巾折好放回桌上,看也不看肇一眼說:「我去一下化妝室。」離開了座位。      *      兩人走在通往地下鐵車站的冷清馬路上。走出店外後一直微低著頭像是在思考什麼的小岬,終於開口了。      「那麼,在什麼狀況下,你會遲遲不敢踏出第一步?」      「應該是在無法確定第四步或第十步、甚或第一百步的時候吧。也就是,在大腦還沒完成排序的狀態下。當所有步驟確定時,我就會踏出第一步。」      「但是,有很多事即使想決定從頭到尾的順序,也無法當機立斷吧?」      「這時候就等所有判斷條件齊備了再做決定,不用急。」      「有時不急也不行吧?」      「妳是指什麼?」      小岬停下腳步要說什麼時,從肇的西裝口袋傳來手機的震動聲。      「啊,對不起。」      肇拿出手機,用工作時的聲調接電話說:「喂,我是篠崎。」在兩人之間,這是屢見不鮮的情景了。小岬不生氣也不悲傷,只是茫然地看著他,輕輕地甩甩頭,仰望天空。被雲覆蓋的天空,只給人微髒的感覺。小岬把嘴巴朝向天空,宛如要把飄盪在頭頂上的暗灰色全吸進體內。似乎是公司發生了工作上的問題,肇用帶點煩躁的語氣說明電腦的檔案在哪裡。小岬輕聲嘆息,把臉轉回來。      「看來要很久很久以後才能做到了,篠崎——」      小岬喃喃自語,沒打算說給誰聽。然後,重新背好肩上的皮包,先跨出步伐穿越紅綠燈改變顏色的斑馬線。      當小岬走到橫亙在四線車道上的斑馬線的一半時,肇才發現被扔下了。      「那個檔案一定要今天送出去嗎?」肇邊繼續交談,邊隨後走向斑馬線。「對不起,我稍後再給你電話。」      暫時掛掉電話的肇,追著小岬的背影往前跑。就在紅綠燈開始閃爍,小岬正好走完斑馬線時,肇追上了她。      「對不起、對不起。」      肇伸出右手,想從背後搭住她纖瘦的肩膀。      這時,銳利的聲響劃過耳際。      「鏘!」      同時,讓人無法張開眼睛的強烈光線,從正面……不對,正確來說是腳底一湧而上。      肇反射性地舉起手臂擋住光線。      片刻後,他隔著眼皮確認光線已經消失,才忐忑不安地張開眼睛。到處都看不到剛才包圍自己的光線,周圍又恢復夜晚的景色。但他的表情依然充滿警戒,放下連同公事包一起舉起來的左手臂。      「妳沒事吧?」肇先確認小岬的狀況。      「咦——?」這時罩才發現周遭的異狀。      應該在眼前的小岬不見了。      不知為何正前方變成一座大鳥居。      「這是哪裡?」      肇扭頭想確認位置,視野卻突然被兩個並排而站的男人擋住了。      「哇!」      驚慌失措的肇不由得往後退。      「啊,真抱歉,嚇到你了。」      站在左邊的男人滿面笑容,輕輕地舉起了手。      站在右邊的男人也配合那個人,以僵硬的動作稍微點頭致意。      「有、有事嗎?」      肇不自覺地把裝著公司重要資料的公事包緊抱在胸前,尖聲大叫。      「篠崎肇老弟,我們不是什麼可疑人物。」      「你們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們知道所有關於你的事。你叫篠崎肇,二十九歲,隸屬於系統營業部,喜歡的棒球選手是前巨人隊的川相,討厭的食物有番茄、小黃瓜、茄子,總之就是不喜歡所有夏天的蔬菜。小學時第一次買的音樂CD,是小早安的《一點點的愛》。」      「為什麼連這種事都知道——」      「因為我是神。」      「蛤?」      「我是神啊。」      「神、神?」      「對,那裡的神。」      男人霍地舉起手,指向肇的背後。肇不禁循著他的手指回過頭,看到剛才的鳥居與向那裡延伸的黑漆漆的參拜道路,寂寥地盤踞在雜樹林前。      「我在這間神社工作。」      把頭轉回來的肇,依然緊抱著公事包,再次盯著眼前的兩人。      左邊那個自稱為「神」的男人,穿著長袖翻領襯衫,吊著吊帶,襯衫上面有從沒見過的花樣重重交疊。年紀大約四十多歲將近五十。突出來的肚子,把吊帶向左右撐開。不管是從寬下巴的臉來看,或是從有點稀疏的頭髮來看,都只是個普通的中年男人模樣。      另外那個右邊的男人,年紀比自己大一點,大約三十出頭吧。穿著合身的西裝,戴著黑框眼鏡,頭髮整齊旁分。他察覺肇的視線,馬上以必恭必敬的姿勢再次微微行禮致意,說:      「我也是神,不過,跟這間神社一點關係都沒有,我今天是以觀察員的身分同行。」      肇把突然自稱為「神」的兩人打量一翻後,默不作聲地往旁邊跨出一步,打算在被捲入麻煩之前離開現場……      擋在肇前面的這兩個可疑的傢伙到底是誰?竟然自稱是「神」?怎麼看都比較像詐騙分子呀!這樣的「神」真的能夠相信嗎?想要知道永恆之神如何大顯神威,絕對不能錯過萬城目學最新力作《恆久神喜劇》!

作者資料

萬城目學

1976年出生於大阪,京都大學法學系畢業,現定居東京。 2006年以《鴨川荷爾摩》贏得第四屆「Boiled Eggs新人賞」後正式出道,並首度入圍「本屋大賞」。他的第二部作品《鹿男》不但再次入圍「本屋大賞」,更入圍日本文壇最高榮譽「直木賞」。第三部長篇小說《豐臣公主》則幫他再度問鼎「直木賞」,而分別以京都、奈良、大阪為故事舞台的《鴨川荷爾摩》、《鹿男》和《豐臣公主》,也成為書迷心目中必讀的「關西三部曲」。 其後萬城目學又分別以《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到此為止吧!風太郎》、《悟淨出立》入圍「直木賞」,以《偉大的咻啦啦砰》、《到此為止吧!風太郎》入圍「本屋大賞」,年紀輕輕即已五度入圍「直木賞」、四度入圍「本屋大賞」,並且多部作品均被改編拍成電影或日劇,堪稱近年來最炙手可熱的天才型作家。《巴別九朔》是萬城目學出道十週年的紀念作,同時也是繼《偉大的咻啦啦砰》後暌違五年再推出的現代長篇小說,天馬行空的異想故事加上帶有自傳色彩的角色設定,讓《巴別九朔》成為萬城目學創作系譜最重要的一頁。《恆久神喜劇》則承襲「吉本新喜劇」的搞笑精髓,並融合他一貫擅長的奇幻設定,堪稱是萬城目學的「神」話級「人間喜劇」。 另著有小說《鴨川荷爾摩》的戀愛番外篇《荷爾摩六景》和散文集《萬字固定》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萬城目學 譯者:涂愫芸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18-05-28 ISBN:9789573333784 城邦書號:A130042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