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大成就者傳奇:54位密續大師的悟道故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周年慶/限量套書及特價書5折起

內容簡介

獵人、賭徒、妓女也會修行?也能成就? 國王在寶座上修,農人在田地裡修,陶匠在燒窯中修, 鰥夫在火葬場修,低能兒可以躺著修…… 54則印度佛教大師故事,古老卻顛覆傳統,直指證道的核心所在。 且看人類靈性高度發展的一抹驚奇! 源於印度《84大成就者傳》的故事集流傳久遠,描述了密法的本質與密續大師的修行。本書《大成就者傳奇》藏文譯本則針對其中重複、不相干、隱晦難解等部分做了調整,變成54則故事,但每則故事的核心────關於神聖上師給予弟子教授的意義則盡可能保留。龍樹、聖天、寂天、帝洛巴、那洛巴等眾人耳熟能詳的祖師生平多收錄在內。 這些成就者來自各行各業,不乏高貴出身,更有賤民階級,代表整個人類所經驗的範圍。他們與密法的業緣,讓他們遇見上師,接受灌頂,領受傳承教授,並且加以實修。修道過程中,每個看似瘋狂離奇的行徑,皆隱含著純真直爽的心性,精進不懈的修持,以及利益眾生的誓願。 他們共同印證了「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無關階層人格,無關性別年齡,無關是僧是俗;也展現了「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就在平凡生活裡,在尋常日用間,體察不二與空性的神奇之道。那些困擾人心的種姓規則與社會定律,以儀式為目的的宗教信仰,都被成就者們所示現的自在生活型態所瓦解。 本書的另一特色是一幅幅值得珍藏,由羅伯特.比爾所繪的插圖。完成本書的插畫,總共需要超過四千小時,身為插畫家,他自述這段歷程的艱辛與自身成長的故事。這些作品彰顯了驚人的技巧及忘我的精神,更增添本書光采。

序跋

插畫家自述
《大成就者傳奇》為本書的第三版,第一次是在1989年出版,書名《奇幻大師》(Masters of Enchantment),第二次是在1998年出版,書名《佛教的奇幻大師》(Buddhist Masters of Enchantment)。我曾為第二版寫過一篇簡短的自我介紹,現在而言則已過時,因為當初幫這本書做插畫和彩繪的時間是在我的前半生,1977到1987的十年間。 我於1977年住在英格蘭的巴斯時,凱斯.道曼(Keith Dowman)剛翻譯完藏文的中世紀印度84位佛教大成就者的傳奇故事,他請我幫忙創作一套84幅的獨立插畫。凱斯和我早在七十年代初期就認識了,那時我們都住在印度和尼泊爾。凱斯是最早翻譯藏文文本的西方人士之一,我則是最早學習西藏藝術和肖像畫法的西方人之一。那個時候的生活和現在大不相同。當時的印度還沒有影印機,所有東西都要靠細筆在昏暗的油燈下手繪出來,或是在手提打字機上將就地用褪色的色帶,墊著複寫紙打出來的。這樣的方式很容易出錯也很難更正,因此耐心、堅忍與赤忱是那段期間我們真正的老師。 我們在幫某位經紀人完成將近三十幅繪圖的時候,發現希望落空了;後來,英國的插畫家羅傑.迪恩(Roger Dean)注意到這個計畫。他在1975年出版的《見解》(Views)是透過維京唱片行銷售,甚至還沒在英國書店上市,就已經成為最暢銷的書。憑藉該次的成功,羅傑成立了龍的世界出版公司(Dragon’s World publishing company)來介紹當時一些有前瞻性的優秀藝術家,他提議製作一本有大成就者傳奇與彩色插畫的書。有一段時間,羅傑資助我進行這項計畫,期間我畫了大約二十幅大成就者的畫,這些圖畫都收錄在這本書裡;但不幸的是,大約一年之後,這個項目的資助又不得不終止了。於是計畫再度擱置了好幾年,直到心靈傳統出版社(Inner Traditions)的總裁伊胡.史柏林(Ehud Sperling)委託我為這本書繪圖。於是我在1984年又重拾插畫的工作,這次則繪製了一整套插圖以及十幅的彩繪。 最後這十幅畫的原件,是我於1985到1987年間住在蘇格蘭高地時畫的,比起七年前的那批,尺寸比較大,品質也比較好。這時候的我,已經懂得很多西藏肖象畫法,也更具有耐心、更擅長細筆作畫。我也開發出自己使用帕遜AB渦輪噴筆(Paasche AB Turbo Airbrush)的手法,這種筆如果掌握得好,會是使用水粉顏料的絕佳工具。最後十幅畫的主角則為盧意巴(Luipa)、阿雅德瓦(Aryadeva,聖天)、龍樹(Nagajuna)、那洛巴(Naropa)、帝洛巴(Tilopa)、布蘇庫(Bhusuku,寂天)、賈蘭達拉(Jalandhara)、岡塔巴(Ghantapa)、匝巴利巴(Garbaripa)和烏地里巴(Udhilipa)。 這些圖都是以毛筆與墨汁畫在銅版紙上,每幅平均要花24小時。每張樹膠水彩(不透明水彩)的畫要花80到120小時,所以完成本書的插畫,總共需要超過4000小時。雖然有很多東方畫的供應商宣稱,他們的畫家用一根毫毛的筆或「駱駝睫毛」來畫細節,這其實是不正確的說法,因為毫毛必須要夠多,才能吃得住油墨或者顏料。我所使用的000號畫筆先要刷掉原來尺寸絕大部分的毛,剩下的部分才能用來畫細線,而且呼吸也必須控制得很有規律──尤其是在畫很長的弧度和逐漸變細的線條時。使用毛筆畫出這種線條的技巧,在許多方面相當於進行腦部手術所需的技巧。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熱衷繪畫,1940年代有一本書,名字是《如何畫坦克車》(Tanks and How to Draw Them),我從臨摹該書草圖的過程中,學會很多關於透視圖和技術圖的技巧。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你怎麼會開始畫西藏的本尊呢?回想起來,從描繪戰爭兵器進展到畫出相貌忿怒的唐卡本尊,兩者之間的關連似乎還可以說得通。 我天生就有紅綠色的色盲,因此不能進入藝術學院。起初我失望透頂,後來卻發現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因為我並沒有受到現代概念主義的限制,而我到現在都還認為它的很多觀點乃是人類靈性的殺手。十三歲的時候,我三歲的小妹死於腦積水,她給我的臨別禮物是以栩栩如生的夢境呈現,在夢中,我們的靈體一起飛越高空,她不再畸形,而是個非常聰明的美麗少女。這次「死後溝通」的真實性,在五十年之後,我依然清晰記得。這種對於人類心靈具有延續性的內在體驗,開啟了我的心靈旅程,因為我明白了什麼是愛和喪親之痛,但卻不明白為什麼發生在我們身上,童年的世界從此再也不一樣了。 不久之後,我的家庭就拆散了,於是十七歲時,我中止了所有的一切而開始流浪的生活,而且很快在旅途上接觸到東方的諾斯替(Gnostic)傳統,它的象徵主義深深影響了我的藝術視野以及創意。到了1968的下半年,我進入迷幻藥引發的精神病或說「昆達里尼危機」(kundalini-crisis),這種情況持續了很多年,也改變了我生命的方向。我是在這種因為心靈與認知的扭曲而極端喜怒無常的狀態下,於1970年代前往印度與尼泊爾,並在那兒住了將近六年。那段期間,我開始深入投注於描繪金剛乘佛教藝術中的寂靜與忿怒觀想境界。這其實並非哲學或學術上的決定,而是直覺的、本初的、原始的抉擇。圖像密切地反映出我自己追尋真實義中不斷深化的內心過程,可以說是:藝術為表,內心為裡。 以上是「這一切如何開始」的短篇神話,其餘部分在本質上,則是屬於內心的。我花了超過二十五年的時間在畫板上,經常全天候工作,期間所完成的許多插圖與畫作,不僅出現在幾百本書上,現在也被無數網站和心靈文化物品所廣泛盜用。我那時所著手的主要項目是一系列尚未出版的佛教傳承持有者畫像,以及《藏傳符號與藝術主題百科全書》(The Encyclopedia of Tibetan Symbols and Motifs,1999),還有精簡版的《藏傳佛教象徵符號與器物圖解》(The Handbook of Tibetan Symbols,2003,時報出版),這兩本書都由香巴拉出版社發行。 目前,我與伴侶姬兒住在英格蘭的牛津,繼續研究並寫作關於西藏肖像畫法,而我現在了解,這不會只是一輩子的工作。過去二十年來,我也和來自加德滿都山谷的一些最優秀的尼瓦(Newar)藝術家一起工作,他們以驚人的技巧以及忘我的精神,畫出印度以及佛教的本尊。他們大多數的作品可見於我的網站:www.tibetanart.com。 羅伯特.比爾 (Robert Beer) 2014年2月

內文試閱

一、米那巴(Minapa)孟加拉的約拿
吾名漁夫米那巴。 身墜命運大洋底, 巨獸腹裡僥倖存, 專修瑜伽鄔瑪備。 爾後吾成之卓越 硬岩不能承其重。 我叫米那巴,頑固的漁夫。 當墜入自身命運的大海時, 我在神聖的海中巨獸腹中倖免於難, 靠的是修持本來要傳予女神鄔瑪的瑜伽。 此後,就算是堅硬的岩石 也無法承載我所達卓越的重量。 米那巴是位漁夫。日復一日,他把肉餌掛在魚鉤上,拋出棉釣線,在孟加拉灣外的一艘小船上捕魚為生。 在一個晴朗安靜的日子,米那巴一如往常地拋出誘餌並靜待魚兒上鉤,突然,釣線被猛然一扯,力道之大使他整個人栽進了海裡,並被海怪一口吞下了肚。然而由於善業和出奇的好運,漁夫倖免於難地在大魚的腹中安住了下來。 同一時間,大自在天神(Siva Mahadeva)的妻子女神鄔瑪(Umadevi),正日以繼夜地纏著丈夫,要他將最深奧的教法傳授給她,否則將令他永無寧日。 可是截至目前為止,此祕法僅能獨自修持,唯恐落入非器之耳,大自在天雖然答應了妻子的請求,但也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此法只能在海底的最深處傳授。 女神鄔瑪非常高興,立即著手建造一座海底小屋,用最精緻聖潔的貝殼建構,並在周圍裝飾了珍珠和珍貴的珊瑚。小屋蓋在長著罕見細緻海草和海花的園林中,她邀請各類繽紛的魚兒一起來分享這座即將用來進行閉關的小屋。大自在天一見之下,立刻宣佈此為合宜之地並開始傳法。 這時,海怪被數量可觀又秀色可餐的魚群吸引前來,也在附近住下。大自在天低沈如銀鈴的珍貴話語輕易地穿透了小屋的貝殼牆,並傳入了大魚怪的身體裡。大自在天渾然不知他已獲得一名全神貫注的忠誠弟子。 可惜,如願以償的女神並不專心,在海底洋流溫柔之波動以及纖長海草催眠般之搖擺下,昏昏欲睡的她不久便睡著了。當大自在天詢問她是否有注意聽時,回答「當然有」的,實際上是米那巴的聲音。 大自在天傳法結束後,那片靜默讓女神鄔瑪驚醒過來;為了掩飾自己的過失,她說:「太引人入勝了,陛下,請您繼續。」 「我剛剛告訴你,我講完了」他尖銳地說。 「我方才可能打了一會兒盹」她不好意思地承認。 「那麼,當我問妳『有沒有在注意聽』的時候,是誰回答我『當然有』?」 「是我!」從大海深處傳來一個很小的聲音。 具有天眼通的大自在天立刻發現海怪腹中的米那巴。他大聲說道:「哈!現在我知道誰才是我真正的徒弟了。我會給住在魚腹中的人灌頂,而不是妳,親愛的。」 於是,米那巴接受三昧耶誓言,開始長達十二年的修行,這段期間都未曾離開魚怪的腹中。在修法接近尾聲時,海怪被來自斯里塔巴里(Sri Tapari)的勤奮漁夫所網獲。漁夫認定奇重的海怪一定吞了大量的金銀財寶,於是費勁地將魚腹剖開。出現的寶藏竟是米那巴。 可憐的漁夫嚇壞了:「你是誰!」當漁夫看到魚腹中竟然出現一個人時,嚇得整個人倒退並差一點摔倒。 米那巴對群集的人講出整個過程的始末。 當他提到過去在他尚可見天日之時的在位國王名稱時,群眾無不瞠目結舌,因為他在大魚的腹中住了長達十二年之久。 因此眾人稱他為米那巴,即「魚成就者」,並在他足下頂禮。他們恭敬供養他,然後在沙灘上擺下宴席。 此時,米那巴的兩隻腿彷彿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在迸發的狂喜中跳起舞來,雙腳踩著岩礁就好似踩進暖陽下的奶油般,而且深陷岩石之中。直到今天,堅硬的岩石上仍然可以看到這位成就者的足印。 米那巴一邊跳舞,一邊對嘖嘖稱奇的群眾唱道: 吾神通源有此二: 福德累積之好運, 聞法所生之虔敬。 何謂珍貴如意寶? 吾友此即自心矣。 我之妙法源頭有兩重: 往昔累積福德所生之好運, 以及對所聞偉大教法的堅定虔敬心。 喔,朋友們,如此珍貴的如意寶 即是自己的心啊! 米那巴在修道上日有所進,五百年間無私地為眾生付出。他也被稱作「金剛足」(Vajrapada),或阿欽達巴(Acintapa),而他的神妙能力不斷倍增。最後,當一切應當成辦之事悉皆成辦時,他以肉身飛升而入於空行淨土。
二、盧意巴(Luipa)食魚腸的人
野狗鼻上抹蜂蜜, 狗瘋吞噬眼所見。 上師密祕予俗愚, 其心傳承盡焚毀。 利根者知無生諦, 一瞥上師淨光見, 能摧幻相如瘋象 象鼻揮劍衝敵營。 把蜂蜜抹在野狗的鼻子上, 牠會瘋狂地把眼前所見的東西都吞下。 把上師的祕密交給世俗的愚夫, 他的心與該傳承都會焚毀。 對於了知無生實相的利根者來說, 只要瞥見上師對淨光的見地, 就會像一頭瘋象般摧滅幻相, 以象鼻揮著劍,狂暴地橫衝敵軍陣營。 當斯里蘭卡的老國王過世時,朝廷的占星家為了全國人民的福祉,宣告要由他的次子繼位統治。但年輕的王子不屑繼承王位,並視宮中的財寶如同敝屣。對於皇宮的浮華奢侈,他只有厭惡可言。 一心只想當瑜伽士的他,決心找機會逃走。但因所有人都認得他的臉孔,所以他才剛跑到御花園就被兄弟及群臣們逮住,並用黃金鍊條加以捆綁。第二天晚上,他以金銀買通守衛之後,喬裝成乞丐的模樣,帶著一名僕人,成功地逃出皇宮。當他們離首都已有一段距離後,他慷慨地犒賞了忠實的僕人,然後朝拉梅斯瓦拉姆(Ramesvaranm)出發,在那兒開始過著瑜伽士的生活。 他以黃金寶座換得一張鹿皮,用一堆塵土取代皇家的絲綢軟床。由於相貌莊嚴且富有魅力,他很容易就乞討到一日所需;無論走到哪裡,他的細緻與儒雅都引來讚歎的目光。 瑜伽士遊歷印度各地,最後來到釋迦牟尼佛證道的金剛座,並在那裡成為空行母的追隨者,眾空行母則以女性的智慧洞見來教導他。之後,他遊歷到恆河邊上的皇城巴連弗邑(Pataliputra),在那兒研習密乘的法教,白日靠乞討為生,夜晚則睡在墳場。 有一天,當他在市集乞討時,由於業力的感召而進入一間酒館,那間酒館碰巧也是妓院。業緣使得他遇到一位實際是空行母化身的妓女。他一眼即認出她來,並且向她禮拜。空行母默然無語,只是深深地凝視他的內心。一段時間之後,她說:「你的四個脈輪和氣息都很清淨。唯獨心輪中尚有一粒豌豆大小的傲慢脈結。」說著,便往他的碗裡倒了一些餿食,然後打發他上路。 瑜伽士一踏出妓院,便把食物倒進水溝裡,這時一直在觀察他的空行母大聲嘲諷道:「如果你還揀擇食物的優劣,如何能獲證涅槃?」 瑜伽士感到很羞愧,他想著:是否自己出於皇家的那顆批判、挑剔的心,仍然以細微的方式活躍著?自己是否有可能依舊認為,某些東西原本就比其他東西更令人渴望?而如此的瑕疵,將造成他邁向成佛之道的障礙。 於是他痛下決心,要摧毀自己的偏見並從根本淨化思惟的模式。接下來的十二年,他住在恆河岸邊,向清洗漁獲的漁夫乞討他們原本要扔給狗吃的內臟,因此漁夫們叫他盧意巴,即 「食魚腸者」。但這位本是貴族的瑜伽士卻因了證所有的物質自性皆空,而能將他的食物視為清淨覺性的甘露。 盧意巴的聲名逐漸遠播,他的事蹟也可見於達利噶巴(Darikapa)的傳奇中。

作者資料

凱斯.道曼(Keith Dowman)

為本書英文譯者,是大圓滿(Dzogchen)的譯師與老師。他是卓千喇嘛、敦珠法王與甘珠爾仁波切的弟子。住在印度和尼泊爾加德滿都已有50餘年,其翻譯包含了龍欽巴的相關著作。凱斯修持佛法多年,作為一個瑜伽士,他致力於金剛乘的廣傳。他的著作十分豐富,是早期完整接觸且領受實修藏傳佛教的西方人士之一。

基本資料

作者:凱斯.道曼(Keith Dowman) 譯者:普賢法譯小組 繪者:羅伯特.比爾(Robert Beer)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出版日期:2018-03-15 ISBN:9789865613679 城邦書號:JS0014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