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推理要在殺人後(01)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推理要在殺人後(01)

  • 作者:小鹿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1-21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85折 204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注意事項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特別活動
◆迷子燒ver.限量首刷:「水族館密室殺人案」明信片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 愛你愛到殺死你的美女偵探VS.每天瀕臨死亡邊緣的悲催助手 ★ 史上唯一!殺人殺得比凶手還流利的「殺人偵探」。 ★ 每一次心跳加速,都不知道是出自愛意還是殺意—— 愛人死得愈慘,破案率愈趨近100%! 為了破案,今天也請你乖乖去死吧~ ★《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話題作家小鹿全新力作! ★ 2017年漫畫博覽會,作家簽名會High爆場館—— ★ 前作創下短短三日,動漫節、漫博會場特裝版完售紀錄! ★ 囊括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榜雙冠王! 愛人死得愈慘,破案率愈趨近100%! 化身凶手,成為凶手,找出凶手, 擅長殺人勝過辦案的偵探! 當案件發生後,事情就已成定局。 沒有人可以知道案件的全貌——即使是偵探也不行。 偵探只能靠有限的線索,推理出最接近真相的事實, 但不論多麼接近,那畢竟不是真相。 這世上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兩個人……被害者和凶手。 那麼,若今天「偵探」和「凶手」是同一人—— 不就能偵破所有案件了嗎? 偵探陌羽,罹患遺傳疾病「可愛侵略性」。 症狀:只懂得用破壞慾來展現自己的「愛」。 每一次心跳加速,都不知道是出自愛意還是殺意—— 心中愈愛一個人……也就愈想殺死對方! 活用天生的殺人衝動,她能完美代入凶手的心理狀態; 而我,陌羽這輩子最愛的人,則扮演每起案件的受害者, 使命——被她殺,但小心別死透! §可愛侵略性(Cute Aggression)§ 看到可愛的小動物,一瞬間只想要捏爆牠? 抱著自己喜歡的人,卻想咬他一口吞進肚? 如果你曾有過這些衝動,別緊張,你不是變態。 不用有罪惡感,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如此, 這是常見心理症狀,只是本書偵探病得不輕! ——耶魯大學心理學研究學者認證

內文試閱

當案件發生後,事情就已經定案了。 這世上沒有人可以知道案件的全貌——即使是偵探也不行。 偵探只能靠有限的線索,推論出最為接近真相的事實,但不論多麼接近,那畢竟不是真相。 這世上唯一知道真相的只有兩個人。 那就是「被害者」和「凶手」。 那麼,若今天「偵探」和「凶手」是同一人—— 不就能偵破所有案件了嗎? * 我翻著手上的筆記本,這本筆記是前幾天寄到我手中的東西。 裡頭,貼著各式各樣有關「殺人偵探」的剪報和資料,甚至連警方的一些筆錄和紀錄都有。 數十年未解的命案,僅僅一天!就被一個神祕偵探破解了! 神祕偵探再度建功,奇怪的是,沒有人願意談論他的事。本記者將繼續深入報導,瞭解真相。 長相不明、存在不明,所有目睹神祕偵探辦案過程的人臉色都一片蒼白。 「記得就是從這時候吧……」 我不禁露出苦笑。 這本筆記本中的剪報,是依照時間順序編排下來的。 本來歌功頌德的報導,從這一篇開始轉了方向。 獨家報導! 是惡魔還是偵探? 只要是神祕偵探所在的現場,都會出現新的死傷者! 警方給予他不祥的代稱——殺人偵探。 本來是一人死亡的現場,因為殺人偵探的關係變成兩人。 殺人偵探經手過的所有案件,死亡人數都強制加上一人。 這究竟是詛咒還是破案的代價? 破案率百分百! 只要是殺人偵探所在之處,真相必定顯現。 但你必須擔負「多死一人」的風險。 所有接觸過殺人偵探的人,對他的形容都是同一句話: 「他化身凶手、成為凶手——他是最擅長殺人的偵探。」 究竟一個偵探為何最擅長殺人?若是他真的殺了人,為何警方不將他逮捕? 殺人偵探究竟是誰? 他又是用怎樣的手法破案的? 「真是懷念啊……」 翻著報導,我一幕幕地回想起之前所經歷的所有案子。 隨著時間積累,殺人偵探逐漸在警界和地下世界打響名聲。 但是人們在欽佩殺人偵探的同時,也對他感到畏懼。 這就像是與惡魔的交易。 用「死者強制多一人」的代價,換取破案後的「真相」。 就算破案率百分之百,人們也不願意請這麼危險的偵探來。 這一年來,已幾乎沒有委託。 有的人甚至把殺人偵探的事當成都市傳說看待。 所以,當我收到這本筆記時,我非常驚訝,這人把殺人偵探的事調查得非常清楚,有些資料甚至可能只有警方知道。 而且,在筆記本的最後一頁,還以娟秀的字跡寫下了一封信,夾在其中—— 尊敬的殺人偵探: 請於八月十三日上午九點至「藍」水族館來。 屆時,將會有一起凶殺案發生。 你的粉絲 張藍 謹寄 我抬起頭來,看了看面前的建築物。 時間是八月十三日上午八點三十分,也就是命案預告時間的三十分鐘前,我來到了名為「藍」的水族館。 這間水族館的內部雖然還在整修,但光鮮亮麗的外表已經跟落成沒兩樣。 水族館占地近千坪,共有五層樓,預計在下個月開幕。 可能是因為工程還未完成的關係,所有窗戶和出入口都被木板封了起來,僅留下正門的出入口。 「歡迎你來,殺人偵探先生。」 一位穿著知名護校水手服的嬌小女孩,站在水族館門口,向我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看起來像是高中生的她有著及腰的烏黑長髮,整個人散發著一股青春活潑的氣息。 「叫殺人偵探來的人,就是妳嗎?」 我揮了揮手中的信,向她問道。 「是的。」 她抬起頭來,對我露出一個既陽光又燦爛的笑容。 「名字……就是信中寫的『張藍』?」 「沒錯,建造這間水族館的是我媽媽,我則是她的女兒,請問你貴姓大名?」 「我叫莫向陽。」 「那我就稱呼你為莫先生了,可以嗎?」 我上下打量她。 即使面對一個成年男子,她也沒有露出絲毫畏懼。 這副落落大方的沉穩,實在不像一個高中生。 「稱呼妳就隨意吧,我現在比較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妳要叫殺人偵探來這間水族館?」 「就像我在筆記本最後寫的,我是你的大粉絲。」張藍露出微笑,「那麼想見偶像一面,也是很正常的事吧。」 「喔?」 我挑起一邊眉毛,有些訝異。 真沒想到,這世間竟會有人是殺人偵探的粉絲。 「傳說沒有殺人偵探解不開的案子,就算再複雜和奇異的詭計,他都能完美解析,破案率高達百分之百,崇敬這樣的對象,並不奇怪吧。」 「既然妳這麼清楚殺人偵探的事——」 為了嚇唬她,我推了推臉上的黑框眼鏡,擺出再嚴肅不過的表情問道: 「那妳應該知道破案的『代價』吧?」 「當然知道。」 張藍點了點頭說道: 「在偵破案子的過程中—— 「必定會多死一人。」 「……」 「但是,那也沒什麼吧。」 張藍的語氣很平靜,就像是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我對眼前的張藍越來越感到奇異。 「妳……真的是女高中生嗎?」 「如假包換的十六歲,正是青春洋溢之時。」 張藍雙手拉起護校制服的裙襬,向我微蹲施禮。 「嗯……我就說嘛,我看女人的眼光怎麼可能會錯。」 我銳利的眼神穿透張藍的衣服,一寸寸地掃過她的身體。 「一百五十三公分……如水一般柔嫩的肌膚、發育優良的姣好身材,這正是極品女高中生的身體啊——」 「——咦?」 聽到我這麼說,張藍發出狐疑的聲音。 我趕緊收斂表情,擺出高深莫測的模樣。 「嗯……是我聽錯了嗎?殺人偵探怎麼可能這麼輕浮。」 張藍閉眼搖了搖頭,像是要將剛剛浮現腦中的想法甩開。 我得謹慎點才行,有女高中生對殺人偵探有好感,這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好事。 「關於殺人偵探的傳聞有很多,但都曖昧不明、真假難辨,沒人知道他的外觀,也沒人知道他的性別。但就在我多方搜尋下,得知一名男性常常出現在案件現場。」 張藍從懷中拿出一張照片,因為是從遠處拍下的關係,解析度不是很好,但依稀能看出那是我。 「戴著黑框眼鏡,穿著三件式的西裝、墨綠色的上衣內裡和褲子、黑色絲綢手套跟靛藍色的領帶,這應該是你吧?莫先生。」 「確實是我沒錯。」 「只要是和殺人偵探有關的案子,都有你的身影,所以依此推測,你就是殺人偵探,對吧?」 我沉默不語,只是露出微笑。 「『他化身凶手、成為凶手——他是最擅長殺人的偵探。』」 張藍以清澈無比的眼神注視著我。 「這是人們最常用來形容殺人偵探的句子,由此當作基礎,並分析各項搜尋來的資料,我已經成功解開有關殺人偵探的謎團了。」 「謎團?」 「『為何所有案子都會多死一人』以及『為何說他是最擅長殺人的偵探』。」 「我說啊……妳到底是何方神聖。」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僅憑那些零碎的資訊,就推論出殺人偵探的祕密。 那麼,與其說她聰慧或邏輯清晰…… 不如說她更像是個真正的偵探。 「不,我並沒有什麼特殊喔。」張藍搖搖手,「我只是一個崇敬殺人偵探的普通女高中生而已。」 「那麼,依照妳的分析,殺人偵探是使用怎樣的手法破案呢?」 「『犯罪模擬』。」 張藍指著自己的腦袋說道: 「據我推測,殺人偵探應該是個專精犯罪心理學的人,很擅長揣摩『凶手』的思考。」 「喔喔……」 「所以他能輕易地化身『凶手』、成為『凶手』,模擬出『凶手』的行動,推測出對方的殺人計畫。」 「嗯……」 我抱臂沉吟一會兒後,對張藍說道: 「六十分。」 「什麼?」 「妳的答案大概六十分,雖然離真相很近,但並非完全正確。」 「所以……殺人偵探並不是用『犯罪模擬』破案的?」 「不是。」 聽到我確切的否認,張藍嘴巴微張,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從初見面到現在,她這才露出一個符合她年齡的表情。 看來她原本對自己的推論很有自信。 不過—— 「太好了……」 她的失望,馬上變成了欣喜。 雙眼放出光芒的她,露出饒有興趣的眼神看著我。 「原來殺人偵探……是個超脫我想像範疇的存在啊。」 「……妳還真是迷戀殺人偵探啊。」 「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待在殺人偵探旁邊,當他的助手。」 「勸妳最好不要。」 這次並非開玩笑。 我再度推了推眼鏡,以嚴正無比的態度向她說道: 「要是真的當了殺人偵探的助手,妳會死的。」 「……喔?」 腦中浮現殺人偵探的背影,我的聲音不禁低了下去。 「殺人偵探破案,靠的不是模擬,而是實實在在的『殺人』。」 「…………」 張藍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 「待在他的身旁,就意味著每天面臨生命危險。」 不是靠洞察也不是靠觀察。 殺人偵探唯一能憑藉的,就是化身凶手、成為凶手——然後用殺人去破案。 他的思維模式,只能用孤獨和可悲來形容。 「莫先生。」 張藍突然叫了我一聲,讓一時恍惚的我回過神來。 她雙手交握在裙子前方,露出優雅的微笑,緩緩說道: 「你不是殺人偵探,對吧?」 「……」 「若你是他本人,你是不會說『待在他身旁』這樣的話的。」 「…………」 一滴冷汗從我額頭流下,我趕緊用黑色絲綢手套擦掉。 「其實,你的真實身分,應該是殺人偵探的助手之類的吧?」 不過一瞬之間的破綻,就被她完全看穿了。 張藍猜得沒錯,我並不是殺人偵探。 真正的殺人偵探另有其人,我不過是他的影子、附屬品、經紀人——或者可說是代行者。 要是以著名的《福爾摩斯》系列來比喻,我就是裡頭的華生。 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殺人偵探永不現身解謎。 所以,身為他最為得力的助手,我擔負著成為眾人焦點的責任。 「……」 張藍繼續以懷疑的眼光打量我,我則露出鐵壁般的營業用笑容。 面對這傢伙真是大意不得,只要稍稍鬆懈,就會被她看穿心思。 但就算再聰明,也不過是個高中生。 歷經多次大風大浪、生死關頭的我,是絕對不可能栽在高中小毛頭手中的—— 「莫先生。」 「嗯?」 「只要你願意告訴我真相,我就任你處置。」 「——————!」 我動搖了。 大大的動搖了。 「這交易如何?」 張藍一手拉起短短的裙角,讓自己呈現一個要曝光卻又沒曝光的絕妙角度。 「等、等一下!」我趕緊伸手阻止她。 就連我剛剛一時間展露出來的色心都被看穿了。 緊握拳頭,我強制將要笑開的臉繃回嚴肅的模樣。 「我說啊,別愚弄大人,我可足足大了妳快十歲啊——」 「要是你願意跟我說實話——」 張藍無視我的宣言,緩緩說道: 「我就讓你摸一下胸部。」 「妳說得沒錯,我不是殺人偵探。」

作者資料

小鹿

SIBYL老師的附屬品,因為編輯失誤而掛上作者之名。著有《當戀愛成為交易的時候》、《山海相喰異話》、《進入了沒想像中好混的編輯部成為菜鳥編輯,負責的作者還是家裡蹲妹妹!?》、《深感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等系列。

基本資料

作者:小鹿 繪者:迷子燒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7-11-21 ISBN:9789571077611 城邦書號:SPP7B000488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96頁 / 12.6cm×19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