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幸福生活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幸福生活

  • 作者:百田尚樹
  • 出版社:春天
  • 出版日期:2017-09-21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85折 289元
  • 書虫VIP價:26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內容簡介

日本發行量突破920,000冊! 本屋大賞第一名《名叫海賊的男人》、 日本狂銷540萬部《永遠的0》國民暢銷作家百田尚樹超技巧之作! ——你有勇氣翻開最後一行嗎?! 在眾人看似平淡幸福的人生裡, 究竟隱藏著多少令人驚愕的黑暗真相? 有些事,不知道會比較幸福喔…… 曾經因為美貌而眼高於頂的我,隨著年齡漸長,終於也開始擔心結婚問題了。然而事情並不如想像中順利,總是無法遇見如意郎君;直到某個雨天,我在街上巧遇了「他」。 「他」相貌英俊挺拔,全心全意地愛著我,於是,我和完美的「他」結為夫妻。婚後的幸福生活讓我不禁覺得,自己實在太幸運了。 為了向朋友們介紹我的完美老公,我帶著老公一同拜訪好友夫婦家,跟好友其貌不揚的老公相比,我老公簡直就如同偶像般完美,只不過…… 以尖銳鮮明的筆觸,犀利描寫深藏在平淡生活中不為人知的驚悚與黑暗心理, 展現巧妙高超技巧,在「最後一行」反轉的絕佳作品! 有些人、有些事,不要深究,才是幸福的…… 【讀者推薦】 「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奇特的書,讓我欲罷不能,太有趣了!」(日本讀者.三十多歲男性) 「天底下竟然有這麼可怕的最後一句話。」(日本讀者.七十多歲男性) 「作品中的故事令人感同身受。這是人生生存守則的反面教材。」(日本讀者.六十多歲女性) 「最後好像被推入地獄深處。」(日本讀者.五十多歲女性)

內文試閱

  兩個月前,我和雅彥兩個人在北海道的教堂舉行了婚禮。我們沒有在東京舉辦婚宴,被我的父母和朋友罵到臭頭。我也很想邀請很多親朋好友,舉辦盛大的婚禮,但雅彥說,他不想這麼舖張。我想舉辦婚禮的最大原因,就是希望我的朋友可以見一見我的新婚丈夫,我想要和大家分享,我在坐三望四的最後一年,找到了理想丈夫的喜悅。      我忍不住看向坐在我旁邊的雅彥。他閉著眼睛,發出均勻的呼吸聲。看著他的側臉,我再度覺得那張臉太俊俏了。他的臉很小,五官也很端正,完全看不出今年已經四十二歲。其他乘客一定覺得我們是俊男美女的夫妻。      雖然自己說有點那個,我的長相也不差,學生時代,大家都叫我美女,進公司後,還被稱為「總務之花」。我從來不缺追求我的男人,雖然曾經和幾個男人交往過,但沒有任何人讓我動心想要嫁給她。當時覺得工作比戀愛更有趣,沒必要急著把自己嫁出去。      那時候,每天的生活都快樂無比。每次過生日,都覺得自己怎麼還只有二十幾歲,我以為青春會永遠持續。但那只是錯覺,三十歲之後,新鮮的經驗越來越少,工作也變得很制式,而且戀愛的次數驟然減少,簡直和年齡成反比。生活缺乏刺激,時間卻過得飛快。每次過生日,都驚訝地發現「怎麼又過了一年?」      三十三歲那年和男友分手之後,就和戀愛完全絕緣了。當我回過神時,發現周圍已經沒有和我年紀相仿或是比我大幾歲的像樣男人。最後只剩下有家室的男人追求我時,我真的慌了手腳。每次去參加朋友的婚禮,就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混下去。必須趕快找一個出色的男人談戀愛,然後趕快結婚。年輕時的戀愛機會多到發臭,現在卻完全沒有任何機會。不久之後,我改變了主意,只要對方有相當的學歷和地位,即使我不愛他,也願意嫁給他。沒想到當我用這種態度觀察周圍時,發現幾乎沒有男人符合這樣的條件。在比我年紀大的男人中,好男人都死光了。      「那當然啊,有錢,也有女人緣的男人,在三十歲之前,就會和女人談戀愛、結婚了。」      有一天,幾個單身的女性朋友一起喝酒時,麻理惠這麼說。其他人也都點著頭。      「有一定的工作能力,喜歡女生的男人,早就戀愛、結婚了。」      「到了四十歲還沒有結婚的男人,不是沒錢,就是沒工作,或是完全沒有女人喜歡他。」      其他人也都紛紛表示同意。      「也可能喜歡男人。」      麻理惠的這句話逗樂了大家。      「但的確是這樣,」另一個朋友說,「反正,四十多歲的好男人早就出清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殘渣的存貨。」      「我們都沒趕上拍賣會嗎?」      「也可能是挑過頭了。」      大家哄堂大笑。      ——當時,我也跟著大家一起笑,但覺得恐怕已經找不到自己喜歡的衣服了,不知道是沒趕上,還是挑過了頭,只知道拍賣會已經快結束,花車上只剩下一些差勁的衣服。      我下定決心,相親了幾次,但來相親的男人都毫無魅力可言。話不投機,短短一個小時的用餐時間都令人痛苦不已。相親幾次之後,我學到一個經驗,想要靠相親找到人生伴侶的男人都完全沒有女人緣。三十五歲之後,相親對象中漸漸出現了離過婚的男人。      三十七歲時,在第十次相親回家的路上,我覺得即使一輩子單身也沒有關係。有好幾個朋友因為不幸的婚姻傷心落淚,也有朋友離婚後吃了不少苦。我有工作,也有相處愉快的朋友,單身生活沒有任何不自由。結婚並不是人生的終點,也不是人生的目的。女人的幸福和結婚沒有任何關係。      我又忍不住偷瞄雅彥。至今仍然難以想像,這麼英俊瀟灑的男人,竟然是我的丈夫。這也難怪,因為三個月之前,我完全不認識他——。      有一天,我走在銀座街頭,突然下起了雨。我跑了起來,身後傳來一個聲音。「要不要一起撐?」      我驚訝地回頭一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看著我。他穿了一件藍色襯衫,搭配深藍色的西裝外套,臉上露出爽朗的笑容。如果是平時,我一定會婉言謝絕,但那天被他的笑容感染,忍不住也對他露出微笑。      ——如果我當時沒有對他微笑⋯⋯。每次回想起這件事,就感到不寒而慄。俗話說,「要抓住機會的瀏海」,因為「幸運女神」的後腦勺禿了。一旦幸運女神已經經過自己的身邊,想要再抓住祂,就為時太晚了。      「妳會被雨淋濕。」男人說著,把雨傘伸了過來。我遲疑了一下,但我還來不及回答,他已經向前一步,把雨傘撐在我的頭上。他的舉止很自然,我情不自禁地對他說:「謝謝。」      「妳要去哪裡?」他走在我身旁時問。      「我正打算去有樂町車站。」      「那太巧了。」男人快活地說:「我也正要去有樂町。」      我聞到一股宜人的香氣。那是走在我身旁的男人身上飄出的古龍水味道。      這就是我和丈夫蔭山雅彥的邂逅。在走去有樂町的途中,得知雅彥是美髮師,半年前在蒲田開了一家小型髮廊。      那個週末,我去了他的髮廊,為他那天撐傘送我一程道謝。我沒有自信能夠斷言,當時的自己沒有企圖。那天,雅彥為我剪了頭髮。雖然只是很自然的發展,但坐在椅子上之後,我不由地感到不安,很擔心會剪出一個奇怪的髮型,更害怕會因此破壞對他的好印象。但這一切的擔心都是杞人憂天。我看著自己在鏡子中的髮型,忍不住驚訝不已。      「好漂亮!」      我脫口說道,雅彥靦腆地笑了笑。      「很高興聽到妳這麼說,謝謝。」      「你以前在哪裡工作?」      「我以前在京都。」      喔,難怪。我暗自想道。難怪雅彥說話有關西腔。      「但聽說自己出來開店,通常都會選在有很多老顧客的地方。」      「是啊,但這麼一來,就會搶走原本髮廊的客人。我不想給以前曾經照顧我的髮廊添麻煩,所以放棄了在京都開店的念頭。雖然無法再見到那些客人有點難過,但我覺得可以因此認識很多新的客人——」      「以後我會成為這裡的客人。」      我情不自禁對他說,說完之後,忍不住紅了臉。      那個週末,我和雅彥一起吃飯。聊天時,我發現他博學、知性的一面。十天後,我們第一次約會,還沒有接吻,他就直接向我求婚。雖然他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驚訝,但更令人驚訝的是,我竟然答應了。自己的人生中竟然有這一刻,我感到很不可思議。      雅彥是理想的丈夫。他菸酒不沾,生活也很有規律,所以渾身沒有贅肉,體型看起來像是二十多歲的人。每天最晚十一點就上床睡覺,早晨比我更早起。他說,早起是為了工作需要。他說:「人在早晨醒來三個小時後,才能夠發揮出真正的實力。因為客人把重要的髮型交給我設計,所以我必須早起,讓身心都保持在最佳狀態。」      聽到他輕描淡寫地說這番話時,我發自內心地尊敬他。      雅彥有一種遠離塵世的感覺,不知道是否屬於手藝人的關係,他滿腦子都在想工作的事,對世間的流行完全沒有興趣,對演藝圈和流行趨勢也不感興趣。他幾乎不看電視,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從小就沒有看電視的習慣。      他是一個高傲的人,幾乎沒有朋友,一個人的時候,幾乎都在看書,而且不是看小說,大部分都是哲學書或是學術書。他的藏書中,有很多是法律相關書籍。他曾經半開玩笑地說,以前曾經想要參加司法考試,我覺得可能真有其事。他有時候會露出凝重的表情,讓我覺得他也許在年輕時,曾經栽過大跟斗,只不過他的這種陰暗面也很迷人。我很希望在朋友面前炫耀雅彥所有的一切,就好像在炫耀在拍賣會上挖到寶一樣。      雅彥還有其他迷人的地方,那就是晚上很激情。雖然已經年過四十,但他幾乎夜夜求歡。有時候工作很累,晚上還要應付他有點痛苦,但還是對他的求歡感到高興。聽那些結過婚的朋友說,結婚半年之後,丈夫就幾乎不碰她們了,所以我有點意外。有些朋友戀愛期間比較長,結婚之後,就開始過無性生活。我之前就覺得,丈夫不再愛太太,才會對太太的肉體沒有興趣,所以看到雅彥強烈的需求,我感受到他對我的愛很深,也很高興,但這種事就不方便向朋友炫耀了。      我又偷瞄向雅彥。      ——挑剩的東西有福氣。      祖母所的這句話太有道理了。即使已經和雅彥結了婚,仍然難以置信竟然還有這麼優秀的男人還沒有結婚。      我們在六點抵達恭子家。她是我以前的同事,三十五歲時結婚後辭職,我和她至今仍然有來往。她的丈夫義邦是自由撰稿人,和雅彥同年,今年四十二歲。      恭子夫婦準備了豐盛的晚餐,我把雅彥介紹給他們後,在餐桌旁坐了下來。我發現恭子看到雅彥時,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幾乎所有的女人都會被雅彥的英俊吸引。      「妳老公好帥啊。」恭子說。      「有嗎?」我微微偏著頭回答,內心卻很高興。      「年輕時,應該很像偶像明星吧?」      「雖然由我這個太太來說,似乎有點那個,別看他現在是大叔,但小時候的照片真的超可愛,讀中學和高中時的照片也都很不錯。」      「我想也是,一定超帥。」      「喂,喂,」恭子的丈夫義邦很受不了地說,「再怎麼帥,也是別人的老公,而且,男人不是靠臉吃飯。」      「不要因為自己其貌不揚,就說這種話。男人當然也是長相英俊比較好啊。」      義邦忍不住苦笑。他個子不高,長得像猴子,再怎麼睜眼說瞎話,也不能說他英俊。恭子經常拿這件事開玩笑,但我並沒有因為雅彥的長相,在朋友面前有優越感。男人不是靠皮相,更重要的是愛情和工作能力。      「我去泡咖啡。」      義邦起身走去飯廳。      「他二十幾歲時的照片,是不是很像英俊小生?」      恭子再度談論雅彥的長相。      「當時的照片因為火災都燒光了。」我回答說。      「啊喲。」恭子驚叫一聲。雅彥露出有點難過的表情。      「因為我爸爸不小心,房子全都燒了,所以包括相簿等重要的東西也都燒光了。我們小時候的相簿在已經嫁人的姊姊那裡,總算躲過一劫。」      「房子全都燒了,那場火災很嚴重吧?」      「如果只是自己的房子燒了也就罷了,但火勢延燒到鄰居家,所以賠了很多錢。」      我之前也聽他提過這件事。雅彥和父母幾乎沒有往來,我也只有在婚前見過一次而已,當時,我覺得他和父母之間的態度也很不自然。我還沒有見過他姊姊,也許是因為賠償問題,家人之間發生了摩擦。      恭子看到雅彥表情有點沮喪,改變了話題。      「你為什麼一直都沒結婚?照理說,應該有很多機會吧?」      「妳這麼問是什麼意思?難道覺得我配不上他嗎?」      我瞪著恭子問。當然並不是真的生氣。      「我反而覺得美江子沒結婚很不可思議,」雅彥笑著說,「她這麼漂亮,竟然一直單身。」      「竟然在我面前曬恩愛。」恭子看著我笑了起來。      「我四十歲之前沒結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雅彥認真回答恭子的問題,「因為我忙著工作,沒時間考慮結婚的問題。」      「我記得你是美髮師?」      「對。」      「丈夫靠一技之長賺錢,做太太的會覺得自己也要好好努力。」      恭子這句話,讓我在心裡用力點頭。正因為我們的丈夫都不是上班族,所以更需要賢內助。      「我老公也是自由撰稿人,所以我有很深的體會。」      這時,義邦端著裝了咖啡杯的托盤走進客廳。      「你們在聊什麼?」      「我在說,因為你不是上班族,所以我吃了不少苦。」      義邦露出傷神的表情。      「自由業的確很辛苦,因為必須靠自己養活一家人。」      義邦主要為周刊雜誌寫文章,聽說他曾經和其他人合寫了幾本報導文學的作品。之前我對這件事完全沒有任何興趣,如今同樣嫁了一個自己開店做生意的丈夫,對恭子也產生了一種連帶意識。      「義邦,你最近在寫什麼?」我問。      「正在寫和車子有關的書,之前是為教育相關的雜誌寫文章,反正就是什麼都寫,什麼都不拒絕。」      「我老公的腦袋很有料,」恭子插嘴說,「他記得所有曾經採訪過的人。」      「太厲害了!」      「沒有沒有,」義邦搖著手,「那像是一種職業病——」      「這算是專長吧。」      「其實也沒那麼厲害,只是絕對不會忘記以前曾經見過的人。」      「我經常說他是活人記憶體。」      「所以,你也馬上把我和我老公的名字輸進腦袋了嗎?」      「是啊,」義邦回答後又補充說:「之前曾經有同名的人。」      「什麼同名的人?」      「以前我採訪一起事件時,有一個同名同姓的人——陰山政彥。」      「啊喲!」      我笑著看著雅彥,他的表情很僵硬。      「但字不一樣,我記得那個人的姓氏陰山是沒有草字頭的陰,政彥和雅彥讀起來發音相同,但那個人叫政彥。」      我的心不由地一沉。因為我老公在戶籍上的名字並不是「蔭山」,而是「陰山」,而且不是「雅彥」,而是「政彥」。他之前說:「陰這個字有一種陰沉感,而且比起政治的政,優雅的雅更有美髮師的感覺。」      「那個人——」我緊張地問:「是名人嗎?」      「二十年前的週刊雜誌上經常報導,」      義邦笑著繼續說道:      「□□□□□□□□□□□。」

作者資料

百田尚樹

1956年生於大阪府東澱川區,從日本同志社大學法學部中途退學後,成為一名撰寫電視、廣播節目臺本的「放送作家」。 2006年,他發表了以二戰為題材、描寫一群零式戰機飛行員故事的小說處女作《永遠的0》,正式出道為小說家。2013年改編電影上映,由岡田准一、三浦春馬主演,連續榮獲八週票房冠軍;日本東京電視台改編電視劇,目前總銷量已突破500萬冊。 2009年,他的青春小說《Box!熱血鬥陣》入圍第30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並獲第六屆本屋大賞第5名、第七屆早午餐BOOK大獎新人獎,不但熱銷突破40萬冊感動無數日本讀者,改編電影由《重金搖滾雙面人》票房導演李鬥士男執導,以《菜鳥總動員》躍升全日本超人氣偶像的市原隼人主演。於日本上映首週週末票房即突破日幣一億八百萬大關!同時朝日、讀賣、產經、文春週刊、新潮週刊等各大報章雜誌讚不絕口:「本年度No.1的體育青春小說!」 2013年,以《一個名叫海賊的男人》(暫譯)榮獲第十屆本屋大賞首獎的殊榮! 目前是編劇作家,參與製作許多電視節目,其中《偵探!夜間獨家》曾榮獲日本民間影視協會聯盟獎首獎。 著有:《販賣夢想的男人》、《永遠的0》、《24號的奇蹟》、《Box!熱血鬥陣》、《風中的瑪利亞》等作品 (以上中文版皆由春天出版)。

基本資料

作者:百田尚樹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春天 書系:春日文庫 出版日期:2017-09-21 ISBN:9789869520171 城邦書號:A18802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