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
爺們的BL:閃亮腐海就讓宅宅大叔帶你探索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用腦補的力量改變世界! 「沒想到直男講的BL讓人萌到禿頭!」 日本搞笑藝人界的宅宅,Thank you竜生, 也是《這本BL不得了》評選員,出了名的腐男代表! 春日太一,知名電影史與時代劇的研究家, 則是對BL完全不解的麻瓜直男代表。 藉由妙語如珠的對話、討論、分享、解析與練習, 竜生帶領著春日在謎樣的腐海展開探索冒險之旅, 揭開所有疑惑與誤解,一窺BL的無限樂趣與美好! ☆☆☆BL說不定是日本「最後的祕境」?☆☆☆ 聽到BL兩個字,能夠馬上回答出Boys’Love的人好像越來越多了,但或許很多人還是認為「BL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BL距離我很遙遠」,但你有所不知的是,其實BL早已默默滲透入你的生活。不僅僅是也許你身邊就存在著腐女子或腐男子,而是在這個當下,能夠理解BL的想像遊戲樂趣,不但能掌握致勝商業模式的鑰匙,更可能找到幸福人生的入口。 ☆☆☆看懂BL就像學會騎腳踏車☆☆☆ 一旦學會了,這技能就會跟著你一輩子~ 你的世界,將從黑白變成閃閃發光的彩色驚奇! 從鉛筆和橡皮擦的關係開始想像,到解釋「BL」跟「Yaoi」有什麼不同,更深入探討到底「萌點」是什麼,介紹最經典的BL入門作品,甚至從BL視角萌時代劇。源源不絕的討論與練習,即使身為男性,也可以懂得BL的樂趣點在哪裡,對於女性來說,更可從男性視角看BL的方式得到不同的收穫跟萌點。 相信看完本書,你的人生自此將會大不同,「啊,我眼中的世界變得再也不一樣了~」「腐開關被開啟後,就再也關不起來了~但,好幸福啊!」恭喜你,自此進化成地表最強生物了。 ☆☆☆本書佳句連篇、驚喜不斷,翻轉你觀看世界的既有認知☆☆☆ ◎腐女的聖地:池袋,與,自家! ◎用請客理論來解釋「Yaoi」與「BL」的差異,讓不懂差異的人馬上就懂! ◎適合表現出苦惱模樣的男人都該活在BL世界。 ◎只要能領略「大叔的可愛之處」,離BL綠洲就差一步了! ※閱讀本書可獲「BL眼鏡」外掛,終生保固。 【名人推薦】(推薦人依姓名筆劃排序) 「BL不只是腐女同好的幻想趣味,更是新時代男性解放自身框架的基礎教材。」 ——社會學者,作家/李明璁 「難以想像日本大眾文化若少了『BL』將會變得如何乏味!透過『BL』視角,在腐男腐女之間,我們看見日本人無極限的,可愛的想像力。」 ——旅日作家/張維中

目錄

推薦文 前言 第一部《基礎篇》解開男子對BL的誤解 第一章・男子口中的「BL究竟是什麼!」 .對「BL」的誤解 .範例:看到鉛筆和橡皮擦,你會想到什麼? .「BL」與「Yaoi」 .她們腦中發生了什麼事? .何謂「腐」? .不同觀點招來的誤解 .喜愛方式的類型 .各種讀法 .留白的各種樂趣 .腐女子生態 .她們到底是怎麼「腐」的?? .登入型與非登入型 .為什麼是「男男」? .「攻」與「受」 .既然如此都是男的不就好了 .《TIGER & BUNNY》 .男人耐操所以放心 .想看男人苦惱的樣子! 第二章・男子對BL覺醒時 .竜生對萌的覺醒 .竜生對BL的覺醒 .然後,成為母親 .對女生而言的「可愛」 .我不是Gay! .BL是知性的幻想 .戀愛話題是歡樂的 第二部《應用篇》男子讀BL 第三章・男子讀了BL…… .戴上「腐女眼鏡」看時代劇 .閱讀字裡行間.修復字裡行間 .春日讀BL .純文學.水城雪可奈《愛在末路之境》 .抒情小品.中村明日美子《同級生》系列 .輕小說.中村春菊《純情羅曼史》 第四章・男子嘗試用個案研究BL思考 .同步腐女子腦 .好像能相處融洽 .和男人外遇就能原諒 .Yaoi的跨媒體式發展 第五章・男子挑戰「腐的想像力」 .如何順利擬人化 .給春日的想像力練習題 .時代劇最佳配對 .《新選組》沖田X土方 .《座頭市物語》座頭市X平手造酒 .《樁三十郎》樁三十郎X室戶半兵衛 .《素浪人花山大吉》花山大吉X燒津之半次 .「腐」的創造力 第三部《解脫篇》男子對BL發情 第六章・BL評論下的男人 .令人揪心的《戰國自衛隊》 .玻璃百合,超合金BL .BL是男性評論 .女性對戀愛話題貪得無厭的渴求 第七章・男子如何享受BL裡的親密場景? .「男人的身體很噁心嗎」? .把自己當成女人就好 .想從性中解放 終章《著陸篇》男子與「腐女子」的交流 .最後的例題 .更多留白,更多補足 .世界成立於「腐」 .與腐女子相處的方式 BL文獻介紹

序跋

前言
  搞懂BL之後,世界就此改變,每天都閃閃發光。   不只是大腦,當身心跟著理解時,你將進入全新世界!這是一種類似「解脫」的罕見體驗,世界將瞬間改變。就像某天醒來忽然會騎腳踏車了,而且之後再也不會忘記怎麼騎。   無論如何,至少聽過「BL」這個詞彙的人應該不少。尤其是二○一五年市面上紛紛出現BL相關書籍,在BL動漫的影響下,愛好BL文化的人不斷增加,原本只在檯面下默默成長的領域,如今已蔓延到原本不需要知道的人眼前。   直到幾年前,Thank you竜生都還屬於「不需要知道的人」。   可是,他還是與BL(以及Yaoi)有了美好的相遇。拜此之賜,他能夠不帶偏見地徜徉、沉迷於這個領域。然而,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這樣。竜生是一位男性,在身邊毫無「萌友」的狀態下一頭栽進這個謎樣的領域。具體來說,最初的相遇是《純情羅曼史》這部作品,接著他參加了販賣同人誌的活動,在那裡認識了所謂的腐女子,又透過廣播、網路和其他許多人交流意見。時而引起嘩然輿論,時而遭到同情眼光,直到現在仍在這深奧的世界中持續探索。   和「壁咚」一樣,「BL」肯定也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被原本不需要知道的人消費的詞彙。這個詞彙可能會從毫不理解的人口中吐出,對BL愛好者說些「這就是你喜歡的那什麼BL嗎?」之類的話,也可能你自己就是說這種話的人。編這本書就是為了讓大家知道這是不對的,也請BL愛好者在聽到有人這麼說時,推薦對方來看這本書吧。   要是能讓原本不需要知道的人們說出「知道了BL真好!」就是本書最大的福氣。   而讀者代表是春日太一。   比春日太一早一步踏進BL這個迷宮的Thank you竜生,親自帶領春日太一踏上這個沒有終點的冒險旅程。聽著竜生比手畫腳的指導,原本身為讀者代表的春日太一,也不知不覺踏上前往遙遠異國的旅程了。   請在一旁溫暖守護著旅程中的兩人吧。   如同春日太一靠著對電影的豐富知識仔細品味咀嚼竜生說的話,各位不妨也用自己最感興趣的事物、領域、人物來置換,能這樣閱讀本書就太棒了。   說再多次也不厭倦。世界將更開闊,「腐」海無邊。BL有的只是無限可能!

內文試閱

「BL」與「Yaoi」
  竜:因為BL實在被放在太多複雜詭異的文脈下談論,議論的方向頗為混亂,所以我想先從這裡著手整理。春日同學,這考試會出喔!   春:是!   竜:首先來聊聊「BL與Yaoi」。   「BL」指的是「描繪男性之間戀愛的原創作品」。   「Yaoi」指的是「將原創作品中的角色關係解讀為戀愛關係的心理活動或創作活動」。   嚴格來說兩者還是有所不同,希望大家能夠分清楚。   春:哇,原來不一樣喔!   竜:閱讀漫畫雜誌《週刊少年JUMP》,將出現在原創作品中的角色解讀為BL關係,這樣的幻想稱為「Yaoi」。「BL」則從原創就已經是「BL」了。也就是所謂的商業作品。所以,問人家「喜歡商業還是喜歡同人」,這裡的商業指的就是BL,同人指的則是Yaoi。是這樣區分的。   春:換句話說,BL是一開始就描繪男性之間戀愛要素的原創作品。   竜:對。不過,如果用「解讀男性之間的戀愛」來定義BL的話,就會得到「Yaoi中也有BL」的結論。但是,兩者卻是各有各的樂趣喔。   我喜歡用「請客理論」來比喻「Yaoi」。比方說,我去春日兄家玩,春日兄請我吃飯。你請我吃的,是自己去後山摘香菇、山菜,自己洗米煮飯做出來的食物,還是「去麥當勞買回來」的現成食物呢?   就像原著裡的角色不知道自己在別人腦中會被解讀為戀愛關係一樣,長在森林裡的香菇和山菜,並不知道自己(香菇和山菜自己)會被人吃掉吧?因此,如果春日兄用後山摘回來的食材做飯,那就是「Yaoi」。換句話說,烹調(想像)的人從山裡(原著裡)選擇了這個角色和那個角色,自行烹調後端上桌時,會擁有一種「完成了!」的成就感。   春:這麼說我就懂了!   竜:可是另一方面,BL從一開始就是現成的食物。換句話說,就是「吃店裡買回來的現成食物」。就結論來說,兩者最終都有「品嚐食物美味」的共通點,可是站在「Yaoi」愛好者的角度,BL因為是「別人煮好的現成料理,想也知道一定好吃」,反而不感興趣。最近這樣的趨勢意外流行呢。   春:原來如此。「給我們想像的空間!」是這個意思吧?   竜:正如你所說,Yaoi愛好者要的就是「自己想像」,想自己填補空白。基本上,比起「想吃美食!」想要「自己做出美食!」的欲望更加強烈。   如果把商業BL比喻成餐廳裡的美食,Yaoi就是家庭裡的家常菜。至於Comike或COMITIA等具有代表性的同人誌販售會,說起來就像家常菜評鑑會,是個充滿人情味的同溫層。不過,可別因為我用家常菜來比喻,就把Yaoi想成B級美食喔!不是B-1大賽,是BL-1大賽!   餐廳美食和家常菜除了用來比喻「商業作品與同人作品」或「官方作品與非官方作品」之外,可能也有人會用來比喻「專業作者與素人作者」的差異。不久前或許還是如此,現在則不一樣了,不但有不少同人作者晉身為專業作者,也有收入媲美商業作家的同人創作者,兩者之間幾乎已沒有差異。甚至有許多專業漫畫家因按捺不住熊熊燃燒的Yaoi魂而投入同人活動呢。   我想說的只是「Yaoi」的魅力在於「自己做菜的樂趣」,自己從既有作品中找出「萌角」(發揮BL想像的對象),發揮想像。「BL」則是對象和想像都已具體呈現在眼前。   有些腐女子只對Yaoi感興趣。也有些腐女子只對BL感興趣。當然,也有很多腐女子兩者通吃。腐女子身懷絕技,只要給一點提示,她們就能做出厲害的料理。她們可是街頭的發明家呢。   春:她們想要的不是答案,而是提示!   竜:因為她們自己就有高明的「廚藝」,只要提供食材就能做出好料理。應該這麼說,她們喜歡的是「做菜」這件事本身。這點可要好好搞清楚才行。   春:原來如此,這麼說的話,難怪只想要食材就好。   竜:我自己是先對商業BL感興趣,先「吃遍了各大餐廳料理」,後來才發現,似乎可以將這過程中學到的戀愛法則,以Yaoi的方式套用在某漫畫作品上,「這部BL漫畫和那部BL漫畫中描繪的角色關係,說不定也可以套用在那個漫畫的這個角色和那個角色身上!」就像這樣學會更多享受作品的方法。不過每個人的「腐成長」過程也未必相同就是了。   你看,是不是覺得愈來愈有趣了?
不同觀點招來的誤解
  竜:接著,進入二○○○年後,圍繞著「腐」的討論陷入混亂。特定文脈下的發言屢屢招來誤解,有時也會導致像我這樣的人躊躇不前,不敢發言。   那是什麼樣的混亂呢,簡單來說,就是對象與主體的混淆。聽起來有點艱澀,其實就是「對象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作品之中發生了什麼事」和「從對象身上產生萌感的我發生了什麼事」,這三件事很容易混淆。   因為本身一直從事搞笑研究,所以我可以分得很清楚。關於搞笑,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詮釋。比方說,有人可能會說「笑點就從落差中產生」,或是「搞笑就是追求出乎意料」。可是,每個人出乎意料的點都不同,對落差的感覺也不一樣。如果是結構上的落差,那就不是閱聽人的問題,而是對象(搞笑演員、文本或天生搞笑的人)的問題。另一方面也有人會說「不,搞笑就是情緒上的緊張和放鬆」。然而,這裡的「情緒緊張/放鬆」是發生在「觀賞搞笑的人=我」身上的事。這是我說的混淆。   春:你的意思是說,先在自己腦中消化了搞笑的內容,之後才發生「情緒的緊張和放鬆」吧。   竜:沒錯沒錯。情緒會不會緊張是閱聽人自己的事。所以,必須把「對象的構造」和「自己身上的構造」分開來看才行。我這樣舉例吧,如果有人說「BL最重要的就是『萌』」,站在作品主義者的立場,一定很想反駁:「不對吧,重要的是角色之間的關係」。相對地,一定會有和我一樣站在閱聽人立場的人發出類似「不對不對,無論角色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萌不萌還是端看自己」的反駁。這就演變成「百年論戰」了。所以我說,對象和主體絕對不可以混淆。   竜:此外,「角色萌」和「關係萌」也經常被混淆。   春:這個對外行人來說就有點難懂了。   竜:讓我舉個例子吧。以時代劇來說,你最喜歡那個演員?   春:三船敏郎。   竜:三船敏郎是嗎。三船敏郎作為一位演員確實非常耀眼,不過,你認為三船和誰合作時最耀眼呢?   春:再怎麼說,還是和仲代達矢戰鬥時的他最耀眼了。   竜:「三船真的很不錯」,這就是「角色萌」。「和仲代演對手戲時的三船最棒了」這就是「關係萌」。   春:啊,我懂了!   竜:接下來就是發展成「不、三船只能屬於仲代。我的三船絕對不能和仲代之外的人交手」。   春:這已經是高級班了吧。   竜:沒錯,到了這個地步就稱得上高級班了。所以,當看到三船跟其他演員在時代劇裡演對手戲的時候,就會自我安慰地說「那只是外遇一下而已」。用這種理論,享受將自己心中已成型的「三船.仲代是一對」幻想視為事實的樂趣。自以為的也沒關係!再進一步說,從兩人若即若離的距離中感到樂趣的方式就是一種「關係萌」。   春:原來是這樣啊,好有趣,好深奧。   竜:如何?春日兄,想像一下三船和仲代在休息室裡的對話吧。   春:啊,我想想喔。感覺三船是個滿客氣的人呢。仲代說著「早,打擾了」走進休息室,三船可能會說「別客氣,隨便找地方坐」,還端茶給他……大概像這樣吧。實際上仲代在演藝圈的輩分比三船小,而且三船還是主角,可是為了讓仲代帶著好心情演戲,三船還特地端茶給他喝……   竜:這很萌耶!然後咧?然後咧?   春:然後,仲代就一邊說「啊,不好意思」一邊把茶喝了。可是,他絕對不會表現出坐立不安或卑微的態度。因為他不想讓三船看到自己示弱的一面,刻意不以後輩的態度應對。因為兩人在劇中是對立的角色,即使在休息室也不能示弱。      竜:及格!   春:真搞不懂你的評分標準。   竜:你升上二級了。   春:二級!我進步了!   竜:剛才的水準很高喔。年紀和輩分都比較小的一方站在接受客套的立場不說,這位後輩還表現出落落大方的態度,一點都不卑微。看來這配對是「仲代X三船」了。   春:順序沒有搞錯嗎?   竜:肯定沒錯。   春:不是「三船X仲代」啊……這樣啊,我好像有點懂了。   竜:就是這麼回事,這就是所謂角色之間的關係。不過,也有人會提出反對意見,說「不對不對不是你想的那樣,雖然是三船對仲代客套,可是仲代其實是在明白三船的客套之下選擇了接受,這就是仲代對三船的依賴。所以,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這段關係其實還是三船主導的吧」。   春:這麼解釋的話,就會變成「三船X仲代」囉?   竜:沒錯。爭論「三船X仲代」還是「仲代X三船」的意識形態論戰就此展開,論戰一旦展開,就非爭個你死我活不可。從七○年代開始就一直有這樣的論戰喔,爭論哪一方才是「官方配對」。曾有一段時期,以動畫角色之間的關係為中心,真的是掀起了組織規模的戰爭。在同人販售會等活動上,甚至還有人在論點與自己不同的同人誌上潑了醬油就走。這類事件成為都市傳說,一直流傳至今呢。   春:那真是太誇張了。   竜:堪稱日本最後的壓力團體啊。   春:BL團!聽起來好嚇人。   竜:規模相當龐大又激進的組織呢。說著「這是只有我們才能獨享的樂趣」「這個角色非這樣解釋不可!」對自己的意見非常執著。很可愛呢。
留白的各種樂趣
  竜:比方說,像我們是男人,以男人的身分將情感投射到受君或攻君身上,腐女們則以女人的身分將情感投射到受君或攻君身上,光是這樣就有四種組合了。再加上受君、攻君角色彼此之間的關係、屬性等等,BL的欣賞方式可以說有無限多。舉例來說,白天是上司和部下的關係,實際上卻是攻受逆轉的下剋上;或是俗稱「誘受」的積極受君等等。這麼一想,其實也代表自己身上的快感穴道可以接受無限多種刺激呢。   春:這麼說來,好像也可以採取「試讀」的解讀方式囉?「試試看從另一方的角度投射情感」,說不定看到的景色也會改變。   竜:對啊。那些雖然是BL的好處,其實還可以進一步拿到Yaoi來「補足」在BL中學到的關係性、情節模式甚至肉體性。想像著「那兩人之間的關係其實是這樣的」,在自己腦中做調整,我覺得這大概就是Yaoi有趣的地方了。   春:從解釋到補足,真的是智慧遊戲。   竜:金田淳子小姐曾說「同人作品多半具有集體性,雜亂而缺乏一貫性,正因如此,比起單一作者縝密而具有一貫性的創作作品,反而感覺更有趣」。所以才會有剛才說的那種「啊,原來還可以這樣補足啊」的樂趣產生。   春:從各種不同的解釋中獲得樂趣就對了。   竜:對對對。所以有時也會有「原來要從那個留白的地方下手啊?」「那個留白的地方原來可以這樣解釋啊?」的意外收穫。自己有自己的解讀方式,看到別人不同的解讀方式又是另一種樂趣。或者也可以說是比較的樂趣吧。當然也會有人說「不,我一定要這樣才行!」但我個人還是更贊同金田小姐的說法。   比方說,有人很喜歡《七龍珠》裡的角色「比克」(第一代比克大魔王的兒子),可是從故事中段開始比克就很少出現了。對這個人來說,當然就會很想知道比克現在在做什麼,過得怎麼樣。然後,當比克睽違已久地出現在作品中時,竟然發現他的個性變得成熟穩重許多,在書迷之間引起一陣騷動與臆測,心想「嗯?這段時間比克經歷了什麼嗎?」由於作品中並未解答這個問題,教人猜得心癢難熬。這段沒有出現在作品中的時間,引起比克心境變化的事件到底是什麼?於是,有人編起了故事,說他其實是談了一場幸福的戀愛。也有人揣測比克在孤單中察覺其實幫助自己成長的人是悟空,於是變得比過去更加成熟。這些想像化為同人誌的內容問世,就是金子小姐口中的「具有集體性但雜亂而缺乏一貫性」的部分。   連載中的官方作品固然能點燃讀者的熱情,有些讀者想知道的答案也可以在連載作品中找到官方解答,但並不是每次都會有。若想徹底享受每週的連載內容,一定要具備揣測「後來的發展」或「現在沒出場的那個人現在怎麼樣了」的想像力。這就是我說的「留白的樂趣」。   春:像電影雜誌就經常以一部電影或一位導演為主題,請來各界人士環繞著這個主題發表評論,是不是很接近這種型態?   竜:正是如此。也就是說,電影本身很有趣,「談論這部電影」也很有趣。和這個一樣,BL或非BL的原著本來就很有趣,針對作品本身討論也有其樂趣。然後,在這些談論之中加入「留白與補足」,更進一步擴大的樂趣,就是BL或Yaoi的樂趣了。這其實很有創意呢。找出「留白」這件事,有時甚至已跳過作者「省略」的意圖,在作品中的任何地方都能找到喔!   春:聽你這麼說,我想到的是「Yaoi」的活動真的和電影評論無限相近。電影評論一開始總是從容易討論或評論的地方開始。「Yaoi」也是一樣,從容易想像的題材或作品開始對吧?不過,漸漸地覺得這些部分太無趣或不夠滿足,於是自己探索起「說不定可以針對某某部分評論?」或「某某部分出乎意料的是值得評論的地方」等等,彷彿開拓未知領域一般,逐漸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換句話說,差別只在是像電影評論那樣以「理性的評論」做為「解釋對象」的手法,還是像Yaoi那樣以「感性的行為」做出「名為想像的創作」。除了這個不同外,總覺得兩者在過程的進行方式或深入挖掘的特性上,似乎是非常類似的。   竜:沒錯。還有,我覺得那種發現留白的方式和透過想像補足情節、填補字裡行間的手法,也有幾分俳句創作的味道。   著名俳句「牽牛花藤爬滿罐,向鄰人取水」,說的是早上想去井邊打水,汲水罐上爬滿了牽牛花藤,只好去跟鄰居借水。這乍看之下毫無脈絡可言的兩件事,必須從字裡行間讀出其中真正想表達的是「啊,這個人是因為不想為了打水而割斷罐子上的藤蔓,又因為沒水可用,只好去跟鄰居借水吧?一定是因為罐上的牽牛花很美,她希望能讓更多人欣賞」。   現在這種從俳句字裡行間解讀的方式多半已整理出單一解答,其實原本應該有無限想像空間才對,比方說去打水的也可以是一個男人,解讀的方式有無限多種呢。   春:因為有留白,從中就能做出各種各樣的解讀。   竜:找出並補足字裡行間的留白,這原本就是日本人擅長的事。   舉例來說,陶器如果有缺口,日本人就會說那是「不完美的美感」,認為隨著經年累月的使用,缺口反而呈現另一種美。佛像的例子也是,愈多人合十膜拜,焚香祝禱過的佛像,被薰得愈黑愈好。在日本人的文化中,那種經年累月形成的變化是值得欣賞的美。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當我們看到現在故事的表面時,會喜歡去找出留白的部分並加以補足的原因。   春:連背後沒演出來的情節都一起思考進去,是很有趣的一件事。短歌和俳句也是如此,對作者來說,講究是如何用最少的情報表現出一個完整的世界觀,對讀者來說則是如何發揮想像力……這是一個以留白與補足為前提的創作表現呢。   竜:所以我才說BL充滿創造力啊。   竜:這麼一來,比方說聽到有人講「我上次做了一個夢,在夢裡和那個角色做了這樣那樣的事喔」、或是「和那個角色約會時要這樣這樣做」等等,斬釘截鐵地描述某角色的特性。聽了這種描述,「旁觀角色型」的人就會反駁「才不是那樣呢」,而「欺負角色型」的人則會輕蔑地說「你還太嫩了啦」。   春:喔,即使是同一個角色,在每個人心中的形象還是因人而異。   竜:對對對,結果就在每個人都搶著說「不對不對」的情況下吵起架來。遇到這種問題時,我會提醒大家「嘿,陷入混亂狀態了喔」,希望大家能和平相處。畢竟「大家對作品的愛是一樣的」。   春:只是喜愛的方式不一樣。   竜:對的,只是喜愛的方式不一樣而已。還有,為了避免招來世人誤會,腐女們對自己的嗜好也多半傾向閉口不提。不管有多喜歡,絕對不跟別人分享。是說「萌」本來就是很個人的事,會有這種結果也沒辦法。   春:有點悲哀呢……   竜:到最後,只會和喜歡「同一部作品」裡「同一對配對」的同溫層聚在一起。   春:感覺好像在聽基督教的說明……   竜:沒錯,這就是宗教戰爭。   春:因為對《聖經》的解釋或對耶穌說的話解釋不同而有「百年戰爭」的說法。   竜:就是這樣啊。所以,有些人是這樣的,和支持相同配對的人可以感情很好地玩在一起,可是換成別的作品或別的配對時,就會換一個帳號來支持。或是在建立同人社團時用不同的網址成立不同網頁。因為如果不這樣做,很可能引起原本的夥伴抱怨「這傢伙上次明明不是這樣說的啊」,甚至演變成戰爭,也有可能被支持不同作品或配對的人罵「竟然背叛我們」。   春:感覺像個叛國賊。   竜:是啊。所以有時腐女活得低調是必須的。   春:就像信仰同一個神,在不同解釋下,不同教派的思想也完全不同。   竜:這就是為什麼我推崇佛教的不拘小節。什麼都可以啊。只要大家都統一信仰同一個佛陀或同一個耶穌,其他的事就不用那麼在意了。

作者資料

Thank you竜生(Thank you TATSUO)

一九七六年出生於東京。搞笑藝人(隸屬北野事務所)兼一橋大學客座講師。早稻田大學文學碩士。搞笑團體「米粒寫經」成員。著作有《學校不教的事!國語辭典的玩法》《怪論文》。

春日太一(KASUGA TAIICHI)

一九七七年出生於東京。電影史與時代劇研究家。日本大學藝術學博士。著作有《時代劇不死!》《天才 勝新太郎》《糟糕的傢伙們》《時代劇為什麼會消失》《文藝別冊 五社英雄》《市川崑與「犬神家一族」》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Thank you竜生(Thank you TATSUO)春日太一(KASUGA TAIICHI) 譯者:邱香凝 繪者:Zzifan_z 出版社:啟動文化 書系:On Chic 出版日期:2017-07-18 ISBN:9789864930630 城邦書號:A135009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