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夏至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殺死小甜甜:勉強,有礙健康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殺死小甜甜:勉強,有礙健康

  • 作者:蔡燦得(Vega Tsai)
  • 出版社:啟動文化
  • 出版日期:2016-12-19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內容簡介

「我是晚上才會出現在海邊喝著啤酒聽著音樂祭搖滾樂的人,我是睡在飯店裡直到傍晚太陽下山,才要走到對面海邊曬月亮的人。我是可以整天泡在電影院不跟任何人說一句話的人,而且大部分的時候,我是寧願LINE,也絕對不接起電話的人。 我可能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類甜美又可人的人,但以前的我只敢在不具名部落格裡承認……」 甜美有很多方式,有全然可愛的,也有帶一點點嗆辣暗黑的。端看你怎麼選擇甜美這件事。 就像有些是貓型人,有些是狗型人;但貓不見得是你想像的冷漠,狗也不一定是你想像的永遠喜歡黏在主人身邊。有時狗只是覺得需要討好才有愛,貓卻愛撒嬌到了極點。 那些我們看不到的面貌,在這本書裡,都被描繪出來了。 那些我們有時候不好意思承認的小小黑暗面,在這些故事裡,也被敘述出來了。 暗黑、神經質、控制狂……會嫉妒、會挑惕,時而孤僻、時而熱情,喜歡朋友又想保持距離。 為了終生相守感動、被臭男生感到好氣又好笑的甜、喜歡戀愛不一定要結婚、朋友對彼此男女朋友的差異包容……這些我們日常點滴的柔軟面,也被精確地描繪出來了。 每個人都有違反社會討喜原則的時候,為什麼一定要勉強自己時時刻刻,都要當個制式討喜的人? 每個人都有最容易感動落淚的時刻,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把自己佯裝得毫不在乎,銅牆鐵壁? There’s no Candy Candy. 這本書裡,替甜美下了個新定義。 甜美不一定要社會化,甜美甚至可以有些頑固思想。 甜美不代表不堅強,可堅強也不代表冷漠跟少了少女力量。 讓我們跟假掰說bye-bye, 坦率地成為一個有點討厭、有點長不大,卻又真實可愛的人吧!

目錄

自序 好朋友的女朋友 好朋友的男朋友 勉強,有礙健康 這樣的男生才是帥帥der 綁鞋帶傳說 貓型人格 狗型相信 爆米花情人 花裙子 嚴禁誤讀 徘徊 當你越喳呼,而我越冷靜 霓虹是嫉妒的顏色 貓和喜歡的你都不見了 臭男生抽獎箱 終於長得一樣了 衰小人生的衰小戀情 四十七年 那就算啦 為什麼不 不想 愈取愈不悅 後記

序跋

  說好了要拍一組很「我」的照片,當做封面。與編輯貝莉討論許久,決定要呈現最日常的模樣。於是我準備了各款白T與各式破牛仔褲,把它們分別搭配好,掛在架上。   「殺死小甜甜」原本是我在無名小站的部落格名,當時我還只是個演員,每天的日子就是在講著別人寫好的對白、穿上別人設定好的服裝、扮成別人創造出的個性裡前進。所有人對我的印象,都是來自別人的作品,我真正的模樣,沒人清楚,也沒人在乎。   我最常演的,就是甜美可愛、善良開朗的角色,就像是從小看的卡通裡,那個被所有人當作好榜樣的小甜甜。演著演著,每個人都把我真當成是那樣的人,可是我明明就不是。   於是我就在剛成立不久的無名小站,開了一個部落格,取名《殺死小甜甜There`s no Candy Candy》,在那裡我只用英文名字Vega發表文章,也不刊登看得到全臉的照片,我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想穿什麼就穿什麼,認出我就認出我,反正我不刻意做任何事,那裡就是我,真正的我。   沒想到竟然獲得非常多的同好前來留言、討論,更訝異的是,大部分的網友幾乎都在第一時間認出我,但認出了也沒怎樣,在無名小站的人,在乎的只是你丟出來的文字、你的想法、你的圖、你的設計、你的風格。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完全的自由,快樂異常。   也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的人跟我一樣,在真實世界中,必須活在別人的設定裡。   時隔多年,現在我多了許多不同的身份,我主持、我寫專欄、出書,偶爾當電影相關的評審,我的個性不再只被壓抑在戲劇裡,但我常常想念當時在無名小站裡的我。   離開了無名小站後,我的部落格搬到了痞客邦,也換了幾次自覺得比較大器或是更有前途的名字,但去年,我又改回了《殺死小甜甜》。   很多事情都是這樣,你就是非得繞個一大圈,然後再回到原來的樣子,但當中的那些什麼,已經大大的不同了。   替這本書想書名的時候也是,從開始做這本書,編輯和我就想了好多不同的名字,但就在某個即將到達死線的夜晚,她丟了個訊息給我:「就叫《殺死小甜甜》吧。」,我說:「好。」。   繞了一圈,又回到原來。但當中的那些什麼,真的大大不同了。   要拍書封面的那天,我餵貓、吃早餐、梳洗完畢,自己打了薄薄的底妝,再把頭髮吹順,這就是我最日常的模樣,然後,臨出門前,我看著架上這些精心配好的日常……   (嗯,我想,你們先看書,看完我們再繼續聊。to be continued……)

內文試閱

〈霓虹,是嫉妒的顏色〉
  嫉妒其實很熱血,因為它讓你覺得一切都還有希望。   我竟然是從他口中聽到你已經交了女朋友的消息,而他對我來說,只不過是生命中的某個路人,是結束這檔合作,可能連LINE都只會發送節日祝福的那種。   噢,或許我們根本不會交換LINE。   曾經想過,如果某天,你真的交了女朋友,我應該會很難過很難過,但聽到這個消息的當下,我竟然覺得也還好,於是我想,肯定是因為這個消息竟然是從眼前這個路人口中得知的,他是那麼的不經意,把對我來說那麼重要的,足以擊碎鬥志的這事,當成是個星巴克買一送一似的一比一重量隨口一提。   「他和他女朋友出國的時候啊,把車交給我,結果……」他講得樂淘淘,甚至沒注意到我重複了女朋友這三個字,後面還加上問號。   我不能原諒這個人,他成了你的代罪。在那一刻。   後來大家約了見面,在你為她搭建的新房終於裝潢完畢的第二天。名為入厝趴的聚餐,每個帶著新居禮物前來的舊友,哪個不是像我一樣其實是想見見你的新女友?   「他從來沒有公開過女朋友耶。」友們彼此的耳語,在網際網路裡飛散。   女友笑盈盈迎接,站在門口的模樣,簡直是修圖完美的人形立牌。膚白、髮黑,妝容精緻,無一絲凌亂。整體打扮看起來像公關公司的主管剛剛才下班,沒想到她還真的是某集團的媒體公關。   「嗨,歡迎各位。」她甜笑,「不好意思,讓大家特地跑來。」音質細嫩,口齒清晰,尾音上揚,顯然她的講話方式還沒有下班。   大家被她帶領著參觀新陳設,「這沙發他為我選的,手工打造,很多人在排隊。」「這我的衣帽間,他的衣服給他幾個3M的掛勾就好,呵呵呵呵呵。」「這燈是我瞞著他買的,不然這價錢他會殺了我。」看著她介紹著著自己的幸福,我想,她講話的方式是不會下班了。   在她愛燈下的餐桌吃飯的時候,終於舊友們可以好好跟他聊聊。席間,不免講些以前一起工作時發生的好笑事。然而故事往往還來不及轉述給她聽,就被攔截了。   「他有跟我說過,我也覺得很好笑。」她搭著我們的笑聲,打斷所有的故事,笑著她根本不在場的那些曾經。   她每個話題都可以攔截,每個屬於我和他的回憶,她都在這個晚上,她的愛燈下,如此積極的參與了。她笑著那些「他有跟我說過」的過往,就像她當時也在。   最後,在她再度攔截某個關於我們幾個老友去住過的民宿話題時,「那個民宿他有跟我提過,我估狗了一下,真的很美。」我終於忍不住的瘋狂大笑了起來。   「幹嘛,笑什麼?」她笑著問。   「沒有,就覺得妳好可愛。」我笑著答。   我發現她對我們的嫉妒,或許遠遠大於我對她。所以後來我故意坐在你身邊,像以前我倆講話時習慣的那種距離,在還沒有她的時候那樣。   嫉妒很勵志,它讓人覺得一切還有希望。   你家路口,熟悉的霓虹燈閃耀著,而霓虹,是嫉妒的顏色。上車前,我在你剛剛上傳的臉書動態,我與你的合照下,給了一顆❤。   我要讓你看看,霓虹的顏色。   延伸閱讀:   關於霓虹與嫉妒的聯想,來自電影《霓虹惡魔The Neon Demon》(2016)。故事是發生在時尚界的模特兒圈中,Elle Fanning的美貌和際遇讓身邊的人都陷入了難以言喻的嫉妒,以至於做出許多不可思議的瘋狂舉動。導演/編劇Nicolas Winding Refn用實驗的手法,來表現這人性中最難以自處的情緒。
〈嚴禁誤讀〉
  那天在跟舞台劇《白日夢騎士》的導演/編劇黃致凱進行名為「白日夢相對論」對談的後台,我們聊到他臉書都在Po登山的事。   他:「爬山真的很有趣,你可以試試。」   我:「我也很愛大自然,不過在室內觀賞就可以了啦。」   換成以前,我肯定附和的說著我有多愛大自然,還可以立刻想出數種親近大自然有多重要的美言,但這些年來,我已經可以坦蕩蕩的面對自己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   關於親近大自然,我曾經在八斗子港邊,躺在車頂上,和好友們看了整晚的星星,也曾經乘著沒遮頂的小艇,在大海中曬著太陽,吹著狂風,就為了到達某個不知名的小島。   除了這兩次,還有很多很多的戶外體驗,但一切都是因為工作。   八斗子那次是在拍戲,不得不待在那裡無法離開,結果沒想到有那麼多星星可以看。而坐著小艇尋找小島,是因為當時在主持旅遊節目,那個節目做了幾年,經歷過的可怕又有趣的戶外體驗可以說上好久好久。   這些過程事後想起來很美好,但以我個人真切的喜好來說,是絕對不會在放假的時候選擇這類活動的。   我是晚上才會出現在海邊喝著啤酒聽著音樂祭搖滾樂的人,我是睡在飯店裡直到傍晚太陽下山,才要走到對面海邊曬月亮的人。我是可以整天泡在電影院不跟任何人說一句話的人,而且大部分的時候,我是寧願LINE,也絕對不接起電話的人。   我可能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類甜美又可人的人,但以前的我只敢在不具名部落格裡承認。   當時「無名小站」剛剛開始,我開了一個名為「殺死小甜甜」的部落格,所有發表的照片和文字皆不具名,那是個讓我逃避眾人「誤讀」的地方。在那裡,我盡情的分享我愛的音樂、電影、文字,那時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畫畫,盡是些黑暗帶血的作品,與「蔡燦得」形象完全不同,但我相當開心。   會取名「殺死小甜甜」,是因為我根本就不想當小甜甜,無奈全部的人都把我當成小甜甜。而我,竟也就那麼不敢反抗的,繼續做著甜美可人又善良的女孩,我把眾人的誤讀當成指引,一步一步的走向與自己完全相反的地方。   誤會,是人與人之間,對事情看法不一而產生的扭曲產物,解釋開來就好了。但誤讀,則是會讓「被讀者」隨著誤讀就這麼走下去,最終迷失在眾人塑造出來的那個「你」當中。   如果不反抗,就會一輩子這樣下去,最後當發現連墓誌銘上寫的那個人連你都不認識的時候,已經一切都來不及了。   但現在,我可以眼睛眨都不眨的、表情變都不變的告訴每一個誤讀我的人:「不是喔,你想錯了。」   不久前拍戲,現場道具有各式各樣的小盆栽,大家都在爭相拍照,並尖聲誇讚著它們有多可愛。其中有人問我:「你喜歡嗎?」我面不改色的:「不喜歡耶。」   一旁的趙自強大笑,說:「很少有人會直接說自己不喜歡花花草草的。」。   我懂,就像是沒太多人會公開表明自己討厭小孩。   不過這種事情就是這樣,一回生,兩回熟。當你勇敢一次,在別人誤讀的時候,立刻糾正,你會發現這真的沒什麼,除非你就是想繼續活在別人的誤讀裡,但,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貓型人格〉
  許多人講到貓型或狗型人格,通常都用冷漠與否來界定,像是,若你比較活潑好動、喜歡聊天聚會,就會被歸類到熱情親人的狗型,而若你以上剛好相反,就會被分到貓類。   貓可以自己過日子啊,養牠們比較沒有壓力。這是大多數人講到貓的第一印象。   貓可以自己在砂盆裡上廁所啊,不用麻煩主人。這是第二印象。   其實不是的,你有養過貓嗎?   從有記憶以來,我家就有貓,全是我媽在外弄回來的。自己搬出去獨居後,家裡也陸續來了五隻貓,每一隻貓,都會在我回家開門時,出來迎接我。每一隻貓也都會在我要出門工作時,繞著我轉,直到我開門,走出去,再把門關上為止。   印象中最讓我感到溫暖的,是以前還和家人住在一起時養的貓Migo,我媽出國兩個禮拜,牠每一天都趴在送我媽媽離去的那個門前的小椅子上,直到我媽媽再次回到家裡為止。有次我媽生病,難得的躺在床上大睡了兩天,全家只有Migo守在我媽媽的床邊,而牠,平常是不愛睡在床上的。   每次我出遠門,要離家幾天,都得請我媽媽到我家來幫忙看貓、餵貓,每次她都跟我說,我的黑貓蔡嘿嘿見開門進來的不是我,又轉頭就回房,躲著不出來了。有天,我在上海,跟我媽說:「欸,不如妳手機用擴音,讓牠聽聽我的聲音,或許牠就會願意吃妳餵牠的飯?」   結果我媽媽說,當我第一聲叫喚時,原本躲在衣櫃上的蔡嘿嘿,突然悶哼了一聲,旋即彈坐起,然後到處張望尋找著我的聲音。在上海的我,熱淚盈眶。   貓就是這樣的,牠們並不冷漠,只是不像狗那麼愛的張揚。當你眼與牠眼相對,你會讀到牠正在跟你說的話。雖然,牠們有的會喜歡把東西掃到地板上、有的喜歡躲進紙箱、有的不跟他貓共進餐點、有的討厭你碰牠指甲,但這些都不表示牠們就是冷漠的,牠們只是堅持自己的獨特性罷了。   牠們的獨特在於,牠們根本不在意自己到底獨不獨特,甚至他們不以獨特為驕傲,牠們的驕傲就只是驕傲本身,就像蘋果的賈伯斯那句名言:「我不是希望被人討厭,我是不在乎被討厭。」   在電影《賈伯斯》裡面,當工作夥伴又被他的任意妄為惹怒時,忍不住問他為什麼希望被人討厭,他就這麼回答,理直氣壯,沒有半點咬文嚼字的做態。   看完電影,我把這句對白放上臉書後,來按讚的全是狗人,我看著邊笑,想,狗人一定很羨慕這樣的性格吧?就像我總羨慕貓們就算把玻璃碗盤都掃到地上碎了,還是可以被誇獎好可愛一樣,牠們大概是地表上唯一能盡情做自己還被喜歡的生物了。   我曾經有一個女生朋友,處心積慮做出許多獨特的舉動,看似脫俗,但當人誇獎她的與眾不同時,你可以感受到當她說著:「哪有啊?我覺得很正常啊,你們才奇怪吧?」時的表情,有著忍不住上揚的嘴角。她很樂,很樂別人說她與眾不同。   這不叫做貓,貓才不會這樣。   每次我離家工作超過三天,回家時,另外一隻黑貓蔡Shadow會在迎接我進門後,隨即轉身回到牠的小角落,趴著,不管我怎麼摸牠,都頭也不抬,臭著張臉。   還會覺得養貓沒壓力嗎?所謂貓型人格,並不是讓你把他擺在那不管的,一如牠即便真的會在貓砂盆裡上廁所,但你還是得去清理貓砂盆裡的屎和尿塊。   貓其實需要很多很多的愛,就像你愛你的狗一樣那麼的多,只是在此同時,貓還需要同樣多的空間罷了。   需要空間不代表冷漠,就像獨立並不代表堅強。雖然會哭的孩子有糖吃,但貓咪不屑,牠們要的是你心甘情願的付出,而不是因為討好或是施壓而得來的關懷。   哎,寧願當狗,當狗要輕鬆多了。
〈臭男生抽獎箱〉
  「喔……是喔。」他又一臉呆滯,從口中吐出大概他今生說出的第八千次「喔……是喔。」我嘆了口氣,連白眼都懶翻。   如果人生是由無數抽獎箱組成的話,這次我又從屬於「臭男生」的抽獎箱中,抽到了「詞窮」這張。   臭男生抽獎箱中,到底還會有哪些驚喜呢?詞窮、球賽、電玩、車子、睡覺、釣蝦、亂穿、抖腳……都是曾經抽中的,這當中,抽到「詞窮」的機率,大概就跟百貨公司刮刮樂刮出「銘謝惠顧」一樣的高。   在此分類中的男生們,最大的特色,就是當你跟他講任何心事的時候,會一臉呆滯地看著你,或是看著前方的地面,或是看著你和前方地面中間的空氣,然後不斷地用他們專屬的節奏,在每個你期待有回應的斷句中,用不同的語調,回答你:「喔……是喔。」   有高八度的、平鋪直敘的、有疑問句、驚嘆句、有深深嘆息的,總之,他們就是有辦法證明自己真的有在聽你說,並且感同身受,只不過,詞彙似乎比我家的貓還少。   我看著眼前這人,想著我今晚與他的一席話,明明我講述的是那麼讓人氣憤的故事,而且是我遇到的耶,是那麼誇張的、那麼瞎的事,任誰聽到都會火冒三丈的吧?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竟然能讓自己從頭到尾只說出「喔……是喔。」這三個字?   「喔……是喔。」他又說了一次,回應我的:「先這樣,我回家囉。」。   我低下頭,看了看手上那張已經捏爛的抽獎券,起身離開座位,走出咖啡廳。他跟在斜後方,邊走邊抓寶可夢,說他大概再寫完一篇稿子就會回家,那個誰誰誰還要到他家開會。   「前面右轉就到了。」他告訴我剛剛幫我停車的車位方向,哇真的很近。只不過車子前後都緊緊停靠了摩托車,我再次嘟囔了這些人停車怎麼都不管別人死活。他把鑰匙拿去,上了車幫我開出來,跟他道再見的時候,問他知不知道附近哪裡有加油站,因為剛剛開來時油箱已經亮燈了。   「喔,我剛剛幫你停車的時候已經先開去加滿油了喔。」他一副才突然想起來似的樣子。   超級感謝,他又死不收錢。後面來車想停我的車位,於是我把車開離了詞窮男,回家。在家門口沒看到應該要到貨的PC Home,天哪,我訂購了貓砂,要是今天晚上沒到貨,我家的貓廁所就要缺砂啦!   擔心兮兮的打開門,發現那兩大紙箱已經在屋內,手機很剛好的響起,是他。   他:「到家沒?」   我:「剛進門。」   他:「到家就好,掰。」   我:「欸,等下,貓砂是你幫我搬進來的嗎?」   他:「喔對,今天過去幫妳換燈泡的時候,看到就順便幫妳搬進去啦。」他又一副才突然想起來的樣子。   我:「蛤,你不是早上很忙?」   他:「彎一下過去也不會耽誤多少時間啊。」   我:「喔……是喔。」換我詞窮了這下。   我把手上那張抽獎券攤平,貼在牆上,覺得怎麼好像愈看愈喜歡。

作者資料

蔡燦得(Vega Tsai)

文字。電影。藝術。影像。 畫圖、看人、拍照、對話。 晚上捨不得睡覺,白天捨不得起床。 懶得解釋,卻討厭誤讀。 熱愛演戲、喜歡主持,但不喜假裝、無法刻意。 致力與矛盾奮戰,可是對一切容易感到誒膩了。 於是把這一切記下來,等待那註定的瞬息萬變。 演員 主持人 文字工作者 現任飛碟電台「飛碟得電影世界」節目主持人 重要經歷 電影《惡女列傳》入圍第35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連續劇《聽見心的聲音》(大愛電視台)入圍第47屆金鐘獎迷你劇集女配角 節目《非常有藝思》(公視)入圍2008年廣播電視小金鐘最佳演出人獎 節目《幕後的一千零一夜》(公視)入圍第49屆金鐘獎教育節目類最佳主持人獎 舞台劇《淡水小鎮》獲得現代戲劇谷2015壹戲劇大賞年度最佳女演員獎 第32.34屆電影金穗獎部落格達人推薦獎評審 新聞局感動100短片評審 第18屆台北電影節媒體推薦獎評審 文字/編劇作品 姊妹淘網站「姊妹淘看電影」、CatchPlay網站「電影,得想想」專欄作家 網路輕喜劇《為愛發電!》、電影《愛到底:第六號瀏海》編劇 著有《自由,可不寂寞》、《得ㄐㄧㄤˇ咖啡》、《自得其樂》、《得過且過》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蔡燦得(Vega Tsai) 出版社:啟動文化 書系:On Chic 出版日期:2016-12-19 ISBN:9789869408301 城邦書號:A1350083 規格:平裝 / 全彩 / 2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