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虛像的丑角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虛像的丑角

  • 作者: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7-07-31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書虫VIP價:33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15元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本書適用活動
檯燈下的謎團──城邦推理小說展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自以為是主角,會不會其實只是丑角? 自以為的真實,會不會其實只是虛像? 暌違5年!「伽利略」終於回歸! 理性與感性交織的最強短篇7連發! 東野圭吾: 至今為止,我不止一次覺得「題材已經枯竭了」, 但幸好小說之神並沒有放棄我! ★Oricon暢銷排行榜第1名! ★已改編拍成日劇,由福山雅治主演! ★【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指導老師】余小芳 專文導讀! ★【推理評論人】冬陽、【影評人】但唐謨、【作家】李柏青 著迷推薦! 曾經聽人說過,人的眼睛就像一台相機。既然這樣,有朝一日或許能運用科技分析死人的視網膜,進而得知那個人生前看到的最後影像。 女演員神原敦子注視著駒井良介面如死灰的臉龐,怔怔地想著這件事。在他斷氣的前一刻,看到的應該是一個女人舉刀衝向他的瘋狂模樣,而敦子戴著手套的雙手正握著刀柄,刀子深深插進了他的胸口,宛如豎在小山上的十字架。 敦子環視四周,眼前的場景多麼熟悉:命案現場是舞台,凶器是道具,只需要再找幾位警察跟她對對台詞,一場世紀大戲就要展開。 警方很快便會發現屍體,她會被抓嗎?半吊子的演技無法蒙混過關,但她無須擔心,她可是位演技精湛的演員。 幕起,女主角已走進聚光燈下,而即將與她演出對手戲的那位天才物理學家,能否揭開小丑的面具,看穿她精心佈下的虛像? 在東野圭吾的所有作品中,「偵探伽利略」系列可以說是理性與感性兼具的最佳代表作。天才物理學家湯川學試圖運用科學的理性,去解決人心的感性所引起的種種看似不合邏輯的事件。 偵訊或許可以問出犯人的動機,推理或許可以導出犯案的手法,但是湯川學明白,無法數值化的向來不是謎題,而是感情;難解的從來就不是超常現象,而是人性。或許,世上所有的算計,都不過是為了算出虛像與現實之間最短的距離。 第一章 幻惑 「念力?這件事聽起來和物理學毫無關係。」 一名新興宗教的男信徒從位在大樓五樓的道場一躍而下,墜地身亡。目擊者表示,男人看起來像是為了逃避什麼,自行跳樓身亡的,但該新興宗教的教主前往警局自首,說是自己傳送了「意念」,讓對方摔下樓。教主真的具備這種能力嗎? 第二章 透視 「詭計越簡單,越容易受騙上當,一旦謎底揭曉,就會覺得原來這麼簡單。」 銀座酒店一位名叫小愛的酒店小姐會表演「透視」的魔術,在完全不知道客人身分的情況下,透視客人放進黑色信封裡的名片,叫出客人的名字,連湯川都無法識破她的魔術。但幾天後,小愛成了河邊一具冰冷的屍體。店裡的人難以接受,小愛平時待人親切,也沒聽過她與誰有過節,而且,她最近還表演了新的魔術…… 第三章 聽心 「只有缺乏進取心的懶人,才會排斥他人的意見。」 耳鳴又出現了。脇坂睦美把雙肘架在辦公桌上,靜靜等待耳鳴消失。這樣的耳鳴已經持續了好幾天,她原先以為是外界的聲音,但周遭的同事都表示沒有聽到。前幾天,她部門的部長從自家陽台跳了下來,墜樓身亡。部長最近一直很奇怪,他的氣色很差,也經常喃喃自語。要是耳鳴再繼續下去,睦美也要跟部長一樣精神出狀況了…… 第四章 曲球 「你所說的抵抗,在我眼中是出色的努力。而我向來認為,努力不會白費。」 一起強盜殺人案很快就抓到兇手,順利偵破,但死者柳澤妙子的座車副駕駛座上,有一個包裝精美的座鐘。妙子的老公是知名職業棒球投手柳澤忠正,他完全不知道這個禮物從何而來,又是要送給誰。妙子過世了,他和妙子之間的約定,現在該怎麼辦呢? 第五章 念波 「我向來不相信命運,那比聖誕老人更不可能。」 春菜和若菜是雙胞胎,案發當天,春菜說她感應到姊姊若菜發生了危險,趕緊聯絡了若菜的丈夫磯谷知宏。知宏趕到家時,發現若菜倒在地上,頭破血流,迅速將她送進醫院。春菜說她和若菜之間常有這種心電感應,案發當天晚上,她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一張男人的臉,那會不會就是兇手?這世界上真的有心電感應嗎? 第六章 偽裝 「真是的,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沒好事。」 草薙和湯川一起去參加大學同學的婚禮,想不到舉行婚禮的飯店附近,竟發生了殺人案件。報案人桂木多英回到自家別墅時,發現父親坐在窗邊的安樂椅上,胸部以下滿是鮮血,而母親倒在面向庭院的玻璃門前,臉已成灰色。草薙協助現場搜查,在庭院裡找到一把散彈槍,也已鎖定一名可能與死者結怨的嫌犯。凶器、嫌犯俱全,但湯川看著現場的照片,發現事件可能並不單純…… 第七章 演技  「怎麼可能不笑呢?竟然被這麼單純的詭計給騙了。」 劇團男主角駒井良介被發現陳屍家中,胸口插著劇團的道具小刀。草薙調查劇團內的人際關係,盯上了駒井的前女友,同時也是劇團女演員的神原敦子,她是最有動機殺害駒井的人,卻又有著不在場證明。但是,對付演員可千萬不能掉以輕心,畢竟他們最拿手的,就是「演戲」…… 【書衣設計的秘密】 從「虛像」的概念出發,描圖紙書衣上印著淡淡的女人圖像,因為描圖紙材質特性的關係,女人的形象不是鮮明豔麗的,而是朦朧曖昧的,宛如「虛像」。 內封大膽地只印白紙黑字,代表真相是科學理性的,非黑即白,跟描圖紙上的朦朧不明形成強烈的對比,而黑色的書名和作者名從半透明的書衣中隱隱透出,彷彿又是一層「虛像」。 人是虛像,字也是虛像,形成雙重的虛像,又彼此互相交疊。而如同懸絲人偶般的女人,她是被命運操控?還是被自己的慾望驅使?女人臉上的手寫方程式則是「伽利略」湯川學破案的經典手法,那些方程式是否又揭開了「丑角」的真面目呢?就請所有讀者一起來找出真相!

導讀

以科學知識為依據,湯川學副教授的優雅出擊
◎文/余小芳(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指導老師)      知名日籍推理作家東野圭吾,一九五八年出生於日本大阪市,畢業於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一九八五年以《放學後》榮獲第三十一屆江戶川亂步獎,出道以來,對周遭人事物保持高度熱情,秉持自我挑戰的冒險精神,勇於推出各式題材的推理小說,寫作不輟,其中也有零星的散文集與童書創作。      在東野圭吾為數眾多的作品中,系列偵探角色屬於少數;截至目前為止,曾於複數作品登場的偵探人物,計有加賀恭一郎、湯川學、天下一大五郎、竹內忍等四位。若能按照出版順序循序漸進觀看,對於角色刻畫、事件進程較有全面、嚴謹的認識;不過以故事的完整性而言,系列作之間的劇情沒有連貫,即便獨立閱讀,也並不影響內容認知的流暢性。      其中,最貼近作者個人所學的專業,當屬湯川學系列偵探的塑造。「偵探伽利略」系列的構想,源自於作家對於個人作品銷售量的絕望,轉而興起不如撰寫有興趣題材的想法。於是在一九九六年秋天,將科學知識融入推理小說的〈燃燒〉翩然降生。      系列首作《偵探伽利略》共收錄五篇短篇,其以理性的科學精神為依據,打破種種不可思議事件及迷思,運用天才物理學家湯川學及刑警草薙擔綱主角,選擇以科學知識為背景,開拓了推理小說的發展方向,是身為理科出身的東野圭吾,極佳的科學推理短篇示範。系列第二作《預知夢》稍微減少科學專業知識,以離經叛道的怪奇之說破題,用科學的理性邏輯分析結尾,解決看似不可解的神秘現象。而湯川學和草薙俊平的互動產生變化,後者追求真相的動力,幾乎讓他脫離純粹助手的功能,成為不可或缺的要角。收錄作者絞盡腦汁的五篇作品,《伽利略的苦惱》誕生的契機,則是寫完《嫌疑犯X的獻身》之後,電視台期望改編伽利略系列且以女性為主角,藉以提升收視率,東野圭吾雖感到措手不及,但也盡力配合,先於編製前創造出女刑警內海薰,名字為電視劇採用;此女角具備獨特的第六感和觀察力,緩和偵探伽利略系列的陽剛氣息。      《嫌疑犯X的獻身》、《聖女的救贖》和《真夏方程式》等長篇作品,以解謎型推理小說的形式展現,故事皆以「愛」和「救贖」為基礎發展而來。在理論和規則主宰的世界中,納入難以捉摸且無法測得的激憤情感,而人性中的愛憎癲狂,正是導致秩序被破壞與犯罪的主因。《嫌疑犯X的獻身》中的犯罪者為所愛付出,詭計在現實中實行機率極低,難以破解。《聖女的救贖》以類似的問題形式呈現,透過「虛數解」一詞談論犯罪詭計,描述「理論上說得通,卻無法真正實行」的完全犯罪。《真夏方程式》滿是繽紛、陽光的氣息,卻使偵探在包藏親情及守護之情的謎底下掙扎不已。      湯川學的個人特色在短篇並不鮮明,只是在幾本長篇創作中,十足展現物理學家的獨特魅力;從《嫌疑犯X的獻身》至《真夏方程式》,透視人性,心緒和思考模式發揮得淋漓盡致。《嫌疑犯X的獻身》為求和數學天才石神對決,湯川學的個性特徵被大為強化,偵探的細膩心思和憐憫之心浮於紙頁。而《聖女的救贖》破解聖女心態,展現湯川學的聰明睿智,驗證了科學辦案結合人性的縝密洞察,草薙和內海薰亦因性別屬性互補,著實令人印象深刻。到了《真夏方程式》,一反以往形式,由湯川學作為主要接觸案情的人物,形象正面積極,立論充滿個人立場,並能瞥見偵探和孩子逸趣橫生的相處情形;刑警草薙及內海薰則擔任輔助,適時協助偵探找尋其他方面的線索。      若說「偵探伽利略」系列長篇以愛和人性為主題,運用曲折的劇情和精確的題材設定,探索東野圭吾心中的本格推理小說理想,使讀者深感動容且心悅誠服。那麼數本短篇之作中,迷人的難解謎題和出人意表的解答,十足領略詭計的無盡創意和驚奇,便是其特色。第七作《虛像的丑角》收錄七篇作品,篇章中可見湯川學時常受到草薙的叨擾,或而冷淡,或者好奇出手,內海薰出場機會則稍少;全書幾乎以刑事案件為貫串,為的是闡述作者強大的說故事能力,經由科學力量的介入和細緻的觀察,於邏輯與理性分析的過程中,帶出背後貪婪或哀愁的人生悲歌。東野圭吾及筆下天才偵探湯川學的旋風,想必仍會持續吹拂下去,我們同時拭目以待,繼本作之後,《禁忌的魔術》(暫譯,皇冠即將出版)中譯本絢爛推出。

內文試閱

第七章 演技
  1      死人的視網膜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以前曾經聽人說,人的眼睛就像一台相機。既然這樣,如果用科學的方式分析死人的視網膜,也許能夠知道那個人最後看到的影像。即使現代科學還無法做到這件事,也許有朝一日終究能夠實現。      敦子注視著駒井良介灰色的臉龐,怔怔地想著這些事。雖然他的眼睛看著天花板,但那並不是他生前最後看到的景象。他看到的應該是一個女人舉刀衝向他的瘋狂樣子。      砰、砰。遠處傳來沉悶的爆炸聲。這是煙火的聲音。雖然從剛才就持續不斷地傳來,但此刻才終於傳入耳朵。      敦子將視線移向自己的手。戴著手套的雙手握著刀柄,刀子深深插進了駒井的胸口。      她完全沒有真實感。幾個小時之前,駒井還在排練場內活蹦亂跳。這是在幹嘛啊?這種聲音完全無法打動觀眾的心——他在排練場內說話的聲音比演員更有張力。      然而,駒井的心臟已經停止,永遠都不會再跳動了。      我拿刀子殺了他,是我殺了他——她在心裡一次又一次地重複。      她再一次看著駒井的臉。他的表情完全沒有變化,像能劇的面具般渙散。那是對一切都死心的表情。在他活著的時候,從來沒有在他的臉上看過這樣的表情。      敦子鬆開了刀柄,刀子刺在駒井的胸口,宛如豎在小山上的十字架。      敦子巡視周圍,黑色的手機掉在腳下。她伸出戴著手套的手撿了起來,確認了通話紀錄。最後一通來電是「神原敦子」。雖然她很想刪除,但只能忍住。因為警方一定會向手機公司調閱詳細的通話紀錄。      倒數第二通來電是「工藤聰美」。來電時間是今天晚上七點十分。最後一通撥打的電話也是「工藤聰美」,時間是昨天晚上十點多。      接著,她又確認了通訊錄。「A」行的第一個名字是「青野」,第二個名字是「秋山」,接下來是「安部由美子」。敦子操作了按鍵,刪除了「青野」和「秋山」的資料。如此一來,「安部由美子」的名字就來到第一個。      她也確認了郵件,沒有任何未讀的郵件。她瀏覽了寄件匣和收件匣,不用說,絕大部分都是和工藤聰美互傳的郵件。她看了幾封最近的郵件,內容都很空洞。她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即使是知名導演,私生活也俗不可耐。她為自己竟然曾經迷戀這種男人感到可悲。      砰。煙火的聲音再度傳來。      她突然想到一個好主意,拿著手機,仰望著天花板。雖然這裡是挑高的空間,但有一部分是閣樓,北側和東側都有大窗戶。      敦子沿著設置在牆邊的樓梯往上走,看到五彩繽紛的煙火照亮了夜空。隔了一會兒,才聽到轟隆的聲音。      敦子使用手機的相機功能拍攝煙火,希望照片上記錄的日期和時間能夠擾亂警方的偵查。      她回到一樓,把駒井的手機裝進塑膠袋,放進自己的皮包,同時拿出另一個事先準備好的手機。那隻手機雖然和駒井的顏色很像,但外型稍有不同。只不過乍看之下,應該不會發現是不同的手機。      駒井仰躺在地上,敦子抬起他的左手臂,微微彎起手肘,試圖讓他握住那隻替代手機。但駒井的手指無法順利彎曲,手機掉在他的腋下。無奈之下,只能讓手機留在那裡。      完成所有的作業之後,她再度巡視室內。警方將是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敵人,半吊子的演技無法蒙混過關,必須湮滅所有的物證,當然更不能留下指紋。      敦子判斷一切都沒問題後,向外面張望了一下,離開了那棟房子。因為這裡原本是倉庫,所以很少有人經過。即使這樣,她仍然低著頭走路。幸好走到大馬路之前,沒有遇到任何人。      一看手錶,已經八點四十分了。沒時間了。她舉手攔下剛好路過的計程車。      一上車,告訴司機地點後,她想拿下手套。但手指此刻才開始顫抖,她費了一點工夫,才終於把手套拿下來。      她看到自己映照在車窗上的臉,嚇了一大跳。因為眼神太可怕了。她用手按摩臉頰,用力活動嘴巴擠出笑容。妳怎麼了?妳不是演員嗎?——她激勵自己。      她在九點整到達了約定見面的那家咖啡店。安部由美子坐在窗邊的餐桌旁,正在看文庫本的書。      「對不起,等很久了嗎?」敦子在對面的座位坐下時問道。      由美子笑著搖了搖頭說:「不,我也剛到而已。」      服務生走了過來,她們點了飲料。敦子點了咖啡,由美子點了紅茶。      「不好意思,妳應該很想和大家一起看煙火吧?」      「不,我沒有去看。所以……妳說要變更服裝是怎麼回事?」      「還沒有最後決定,剛才駒井先生打電話給我,說也可以往這個方向考慮。所以我想要聽聽妳的意見。」      「喔……原來是這樣啊。」      「妳覺得呢?現在才變更服裝會有困難嗎?」      「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要看變更的程度。自己動手做的部分應該沒問題,但如果是向廠商訂製的衣服,搞不好會有問題。比方說……」      由美子開始說明情況。      敦子在聽她說話時很在意時間。屍體的狀態隨時都在變化,她不希望在這裡耗費太多時間。      飲料送了上來,由美子住了嘴,敦子說了聲:「不好意思。」起身走去廁所。走進隔間後鎖上了門,從皮包裡拿出裝在塑膠袋裡那隻駒井的手機。      她首先從通話紀錄中找到了工藤聰美的電話,按下了撥號鍵。電話似乎接通了,但在電話鈴聲即將響起時,立刻掛斷了。接著又從來電紀錄中找到了敦子的號碼,同樣撥打了電話。最後從通訊錄中找出安部由美子的電話,就把手機放回皮包,回到了座位。      「對不起,妳剛才說到哪裡了?」      「就是今後的日程安排。」      安部由美子看著筆記繼續說了起來,完全沒有起疑心。      「——目前的狀況就是這樣。」由美子的說明告一段落了,抬眼看著敦子,想要徵求她的意見。      「是啊……」敦子喝了一口咖啡,把手伸進放在桌子下的皮包,用手摸到了手機,「這樣的話,恐怕很難變更幾個主角的衣服。」她按下了通話鍵,「看來只能作罷了。」      「如果無論如何都想要變更,也可以拜託廠商看看。」由美子說到這裡,放在身旁的皮包裡傳來手機的來電鈴聲。她把皮包拿過來,從裡面拿出手機。「啊!」她輕輕叫了一聲,「是駒井先生打來的。」      「妳快接吧,應該是為了服裝的事。」      由美子點了點頭,打電話放在耳邊。「你好,我是安部。」      但她隨即訝異地皺起眉頭。      「喂喂?咦?駒井先生?」      「怎麼了?」      由美子把電話拿了下來,偏著頭說:「什麼也聽不到。」      「是不是訊號不好,所以電話斷了?」      「感覺不太像,電話已經接通了,可以隱約聽到動靜。」由美子再度把手機放在耳邊。      由美子隱約聽到的動靜,正是她們的對話傳入了放在敦子皮包內的手機。      「要不要掛斷之後再重新打給他?」      「就這麼辦。」由美子操作了按鍵,再度把手機放在耳邊。      敦子已經把駒井的電話設定為靜音,所以拿起了咖啡杯。      「怎麼樣?」      「不行,只聽到電話鈴聲響……」      「他應該會再打過來吧?」      「也對。」由美子掛上電話,並沒有起疑心。      之後,她們繼續討論了服裝的問題大約三十分鐘,但其實大部分都是確認而已,談話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辛苦了,不好意思,還麻煩妳特地跑一趟。」敦子走出咖啡店後對由美子說。      「別這麼說,隨時找我都沒問題。」      「那我來向駒井先生報告一下。」敦子拿出自己的手機,看著螢幕露出驚訝的表情,「咦?」      「怎麼了?」      「駒井先生也打電話給我了,有來電顯示。晚上九點十三分,我完全沒有聽到。」      「啊!我知道了,」由美子也拿出自己的手機,「他在打給我之前先打給妳,因為妳沒有接電話,所以他才打電話給我。」      「不知道有什麼事。」敦子撥打了駒井的電話,當然不可能打通,「打不通,他沒有接電話。」      「好奇怪喔,他剛才打給我的那通電話也很奇怪。」      「是啊。」      她們互看了一眼之後,敦子說:      「要不要一起去駒井先生家?我覺得最好去看一下。」      「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由美子露出嚴肅的眼神表示同意。      她們攔了計程車,順著敦子剛才來這裡的路線往回行駛。      敦子和由美子在駒井家門口下了計程車,兩個人站在門口按了對講機的電鈴。屋內當然不可能有人應答。敦子露出意外的表情看著由美子說:「這麼晚了,他去了哪裡?」      「不知道。」由美子偏著頭回答。      敦子又按了一次電鈴,等待了幾秒鐘之後說:「……應該不會睡覺了吧?」      「這麼早就睡覺嗎?」      「應該……不可能吧。」敦子假裝不經意地把手伸向門把,轉動之後,向前一拉。      門一下子就打開了。敦子聽到由美子在身後倒吸了一口氣。      「駒井先生。」敦子從門縫中叫著,然後用力打開門,走進屋內。      接下來就要充分展現演技了——      敦子愣在那裡,傻傻地「啊……」了一聲,試圖表現出她無法立刻瞭解眼前發生的狀況。      但是,由美子的反應完全不同。她一看到室內悽慘的景象,立刻發出了無聲的悲鳴。她用手捂著嘴,渾身發抖。敦子看到她的樣子心想,原來只要做出這種正常的反應就好。      「咦……妳看那個,他身體身旁,」敦子用手指著,「手機掉在那裡,他是在打電話時斷了氣。」      由美子默默地點著頭,她可能嚇得說不出話來。      「總之,要先報警。我來報警,由美子,妳可以通知山本先生嗎?」      由美子臉色發白地點了幾次頭,終於擠出沙啞的聲音說:「好。」然後走了出去。      敦子打開皮包,拿出裝在塑膠袋裡的手機,迅速解除了靜音設定,小心翼翼地和屍體旁的手機調了包,以免留下指紋。      敦子走到屋外,看到由美子正在打電話,她對著電話語無倫次。敦子從皮包裡拿出自己的手機向警方報案。      2      海報上有各種不同裝扮的人。原來舞台劇的背景是一百年前的英國。劇名是《沒有搭上鐵達尼號的那些人》。如果狄卡皮歐沒有贏那副牌,就不會搭上鐵達尼號。草薙回想起那部知名的電影。雖然那其實是虛構的人物。      他再度打量室內,忍不住覺得這棟房子太奇怪了。套房格局的房間應該有一百平方公尺,挑高的天花板簡直可以打羽毛球。牆邊的架子上放了為數龐大的書籍和DVD,還有CD、唱片和錄影帶。對面的牆壁設置了巨大的螢幕和音響設備,可能是為了播放這些影音商品,地上那些坐墊和矮沙發應該是鑑賞音樂和影像時使用的,但整個空間完全沒有生活的氣息。角落有一個小廚房,幾乎看不到任何烹飪用具,餐具類也寥寥無幾。冰箱是單身生活的學生常用的那種小冰箱。      屋主駒井良介遭到殺害,躺在寬敞的地上。應該可以斷定是他殺。奪走他生命的藍波刀深深刺進了他的胸口。屍體已經搬離了現場,法醫驗屍的結果最快也要明天上午才會出爐。      草薙打量的那張海報貼在廚房的牆上。海報上除了演員以外,還有駒井良介的肖像照。他是這齣戲的導演。      時間將近晚上十一點左右。鑑識的工作已經告一段落,目前只有草薙和其他搜查一課的偵查員還留在現場。      「草薙先生。」身後傳來叫聲,回頭一看,內海薰跑了過來。      「可以向最先發現屍體的人瞭解情況了,已經請對方等在轄區警局。」      「OK!」草薙回答後,抬頭看著天花板說:「這個房間太奇特了。」      「聽轄區的警員說,這裡以前是倉庫,後來有一名建築設計師改造成住宅。」      「是啊,我才不想住這種空蕩蕩的地方,而且臥室是在閣樓上,旁邊有這麼大的窗戶,怎麼能安心睡得著?」      「被害人是藝術家,和普通人的感覺不太一樣吧。」      「藝術家喔。」草薙看向海報,「妳有聽過名叫『青狐』的劇團嗎?」      「聽過劇團的名字,被害人也曾經寫過電視劇的劇本,也算是小有名氣。」      「是嗎?我第一次聽說。話說回來,我只知道寶塚和吉本新喜劇這兩個劇團而已。」      內海薰微微撇著抹了淡淡口紅的嘴唇,「吉本新喜劇應該不算是劇團吧。」      「是這樣嗎?對了——」草薙揚了揚下巴,「妳覺得那個工作梯是怎麼回事?」      有一個工作梯放在陳列在牆邊的音響器材,草薙一直很在意這個工作梯。      「應該是拿架子上面的東西時使用的吧。」      「這我當然知道,只是為什麼會放在那裡?那裡根本沒有架子啊。」      「可能只是剛好放在那裡而已。」      「後面剛好是音響器材,放這裡不是礙事嗎?」      「按常理來說是這樣啦,但藝術家不一樣嘛。」      「又是這個理由嗎?」草薙皺了皺眉頭,「算了,我們走吧。」      他們搭計程車前往轄區警局,兩名女性等在分局的會客室。      轄區分局的刑警介紹了她們。看起來三十四、五歲的神原敦子身材高䠷,外型也很亮麗。另一位安部由美子看起來很乖巧。她們都和被害人是同一個劇團的人,神原敦子是演員兼編劇,安部由美子是演員兼服裝設計。      「因為我們劇團很窮,所以每個人都必須身兼數職。」神原敦子用壓抑感情的語氣說道。她這句話應該不是開玩笑或是謙虛,而是陳述事實。      聽她們說,今天中午過後開始排練,在傍晚六點左右結束。之後就解散了,神原敦子去買了些東西後回家,但想到一些服裝方面的事,於是在晚上七點四十分左右打電話給駒井。駒井要求她和服裝設計討論一下,神原敦子就打電話給安部由美子。安部由美子剛好在住家附近的定食餐廳吃完晚餐,於是兩個人約定九點在咖啡店見面。      她們在咖啡店見了面,不一會兒,安部由美子的手機響了。是駒井打來的。但當她接起電話後,對方沒有出聲。她感到很奇怪,掛斷之後又重新撥打了電話,結果沒有接通。只聽到電話鈴聲響個不停,但對方沒有接起電話。      大約三十分鐘後,她們一起走出咖啡店。神原敦子發現駒井曾經打電話給她,她不知道駒井找自己有什麼事,於是撥打了電話,電話還是打不通。她們兩個人決定去駒井家看看,駒井經常邀劇團成員去他家聚會,所以她們也常去他家。      她們搭計程車上門後,發現玄關的門沒有鎖,忍不住有點擔心地打開門一看,發現駒井良介已經陳屍在屋內。      「妳剛才說,在七點四十分時曾經打電話給駒井先生,駒井先生當時的情況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草薙問神原敦子。      她搖了搖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是不是和別人在一起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對不起。」她滿臉歉意地道歉。      她們的供詞並沒有不自然的地方。草薙問了她們,在趕去現場的途中,有沒有發現可疑人物?走進屋內時,有沒有發現有哪裡不對勁?以及是否知道誰是兇手或是殺人動機。      「有一件事,我有點在意……」神原敦子回答說:「那把刀可能是劇團的。」      「劇團的?什麼意思?」      「劇團的道具,這齣戲中有使用刀子的場景,所以準備了這把刀子。」      「演戲時使用真正的刀子嗎?」      神原敦子有點尷尬地點了點頭。      「因為駒井先生認為,這樣更具有戲劇張力,聽說是他上網購買的。」      「妳認為也許是那把刀子嗎?」      「對。」      「那把刀子平時都放在哪裡?」      「應該放在排練場的儲藏室。」      「妳最後一次看到這把刀子是什麼時候?」      「今天白天,在排練時曾經看過。對不對?」神原敦子轉頭看向身旁,徵求安部由美子的同意。      「我也記得。」安部由美子說。      轄區警局的刑警走了出去。他應該立刻去確認這件事。      「最後一個問題,」草薙先聲明了這一句,「請問誰和駒井先生關係特別密切?比方說,他有沒有女朋友?」      這時,會客室內的氣氛有點微妙。安部由美子露出窘迫的表情,神原敦子似乎有點緊張。      「怎麼樣呢?」草薙追問道。「我不太清楚。」安部由美子偏著頭回答,但神原敦子語氣堅定地說:「嗯,有啊。」      「對方是誰?」      「是我們劇團的人。」      神原敦子告訴草薙,那個人名叫工藤聰美,然後看著安部,用責備的語氣對由美子說:「這種事要說清楚,即使現在隱瞞,警方早晚也會知道。」      「是啊。」安部由美子點了點頭。      草薙猜想,其中應該有隱情。      「已經通知她這件事了嗎?」      神原敦子搖了搖頭,「我們沒有通知她。」      「但山本先生可能通知她了。」安部由美子說。聽她說,那個叫山本的人負責劇團的事務工作。      「可以請妳們告訴我工藤小姐的電話嗎?」      神原敦子皺著眉頭說:「今天晚上就不要打擾她……」      「我知道,我們會顧慮她的心情。」草薙準備做筆記。      「我手機上沒有她的電話,由美子,妳知道她的聯絡方式嗎?」      「我有她的電話和郵件信箱。」安部由美子拿出了手機。      草薙和內海薰一起走出會客室,走進刑事課,看到他們的上司間宮在那裡。草薙向間宮報告了剛才從那兩個人口中瞭解到的情況。      「原來是這樣,工藤聰美是他的女朋友啊,這樣就合理了。」間宮滿意地點了點頭。      「什麼意思?」      「根據被害人手機的通話紀錄,九點十三分時,曾經打電話給名叫工藤聰美的女人,之後又打給神原小姐和安部小姐,可能是因為打給工藤小姐卻打不通吧。他先打給神原小姐,但也沒有接通,只好打電話給安部小姐。之所以會打給安部小姐,是因為她剛好是通訊錄中『A』行的第一個,可見當時的狀況多麼急迫。」      「他打電話是為了求救嗎?」      「應該是吧。聽驗屍官說,在中刀之後,可能沒有馬上斷氣,可以認為他是在這段時間打電話,但打了電話之後,他無法發出聲音,或是在說話之前就斷氣了。」      「這樣的解釋的確很合理。」      「還有另外一件事,手機上留下了證據,我剛才請人列印出來了。」間宮從桌上拿起三張照片,都是煙火的照片。      「拍得很漂亮啊。」      「照片的角落不是顯示了時間嗎?第一張是今天傍晚六點五十分,第二張是七點二十分,第三張是八點三十五分。可以認為,被害人應該在拍完最後一張照片之後,到打電話給工藤聰美小姐的晚上九點十三分之間遭到殺害。」      草薙點著頭,看著照片,思考著為什麼第二張和第三張之間相隔了一個多小時。      這時,內海薰走了過來。她說已經聯絡到工藤聰美了。      「她的情況怎麼樣?」草薙問。      「她已經得知了事件的消息,說話時也帶著哭腔。」      「她在自己家裡嗎?」      「對,好像有劇團的人陪著她。」      「劇團的人?」      「工藤小姐接獲通知時,和劇團的人在一起。其中一人很擔心她的狀況,所以就送她回家了。」      「原來是這樣,有辦法向她瞭解情況嗎?」      「她說,如果不會問很長時間就沒問題。我已經問了她家的地址,從這裡開車過去,大約二十分鐘左右。」      「你們現在馬上就去。」間宮說。      工藤聰美是一個皮膚白皙、身材纖瘦的女生。當臉上露出開朗的表情時,白皙的肌膚應該很迷人,但一方面也是因為在日光燈下,所以膚色看起來很不健康。      草薙和內海薰一起去了她家,看到一室一廳的狹小房間角落放了一台縫紉機,覺得有點稀奇。      他們和工藤聰美面對面坐在玻璃桌前。和她同劇團的人坐在旁邊的床上,那個女生有點豐腴。      「我在十點之前得知了消息,事務局的山本先生打電話給我。」工藤聰美向草薙他們出示了自己的手機,通話紀錄上顯示「晚上九點五十二分 山本」。      但是,草薙注意到下面那一欄。因為那一欄顯示「晚上九點十三分 駒井」。草薙提起這件事,工藤聰美沮喪地說:「是啊。我事後才發現他曾經打電話給我,我把手機放在皮包裡,那竟是他最後一通電話……」她低下頭,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她說,有一名劇團團員住的公寓頂樓可以欣賞煙火,排練結束之後,大家都一起去那裡看煙火。看完之後,去居酒屋喝酒時,接到了事務局山本的電話。      「駒井先生沒有去看煙火嗎?」      「對,他說要忙舞台劇的事……」      「是這樣啊。妳是幾點去那棟可以欣賞煙火的公寓?」      「排練結束之後,因為要去買舞台劇用的小東西,所以我買完之後先回家一趟……大約八點左右才去。」      「沒錯。」那名劇團的同事插嘴說道,「我可以作證。」      草薙點了點頭,停頓了一下之後,再度開口問她:      「關於這起事件,妳是否知道什麼線索?比方說,駒井先生是否曾經和誰結怨?」      工藤聰美痛苦地皺起眉頭,用手捂著嘴。垂下雙眼用力思考著,隨即輕輕搖了搖頭。      「沒有……應該是沒有。我想不出來有誰。」      「『應該是沒有』是什麼意思?」草薙注視著她的臉,「不管妳想到任何可能性,可不可以告訴我們?」      工藤聰美遲疑起來。她果然有所隱瞞。      「聰美,我去一下便利商店。」劇團的女生站了起來。      「啊……喔。」      那個女生向草薙他們行了一禮,識趣地走出了房間。      草薙確認房門關上後,將視線移回工藤聰美身上,「工藤小姐。」      「其實,」她開了口,「他並不是只有和我交往而已。」      草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和內海薰互看了一眼。因為這句話太出乎意料了。      「不是只有妳而已?妳是說,他劈腿嗎?」      「不是,在我之前,他曾經和別人交往,也是我們劇團的人。他和那個人分手,選擇和我在一起。」      「那個人目前還在劇團嗎?」      她緩緩點了點頭說:「還在。」      草薙旁邊的內海薰拿出筆記本準備記錄。      「她叫什麼名字?」草薙問。      工藤聰美用力呼吸後,下定決心地回答說:「是神原敦子。」      搜查開始沒過多久,神原敦子就被供了出來。她的演技或許能對付警方,但騙得過破案天才湯川學嗎?湯川學又要如何運用物理及邏輯,看穿敦子精心設下的虛像?請見東野圭吾《虛像的丑角》!

延伸內容

暌違5年!東野圭吾「伽利略」系列終於回歸! 東野圭吾推理祭!雙帥對決,你最想看哪一本?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該書並連續4年蟬連台灣各大書店排行榜,創下空前銷售佳績。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另著有《徬徨之刃》、《美麗的凶器》、《異變13秒》、《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縱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人魚沉睡的家》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東野圭吾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7-07-31 ISBN:9789573333173 城邦書號:A130037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