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張曼娟奇幻學堂套書(暢銷十週年紀念版,共4冊)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文化部第28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入選第51梯次北市圖「好書大家讀」故事文學組 ★2007年德國法蘭克福書展臺灣館優良圖書推薦 ★2008年義大利波隆納童書展臺灣館優良圖書推薦 ★國語日報奇幻文學專家選書推薦 ★榮登誠品、博客來書店暢銷榜 系列銷售20萬冊,上市十週年全新暢銷紀念版。張曼娟首度跨界,帶著孩子重讀經典,找回中文的奇幻與魔力! 系列銷售20萬冊,上市十週年全新紀念版! 為經典刻畫新妝,從故事汲取智慧, 跟著曼娟老師提升中文力,讓年輕的心靈充滿善意。 我們選擇了四個不同風格的奇幻故事,重新改寫, 讓孩子在閱讀的時候,完全忘記他們讀的是幾百年或千年以上的老故事。 這些嶄新的故事,令人目不暇給,節奏感快速,感覺更現代, 而在一個雲霄飛車似的轉折之後,滿懷著深深的感動。 ——張曼娟 《我家有個風火輪》 改編自《封神演義》,一個發掘自我價值、體會家人之愛的故事 哪吒一出生就神力無窮,加上身懷兩樣神器,讓衝動魯莽的他惹了不少麻煩。然而哪吒也是姊姊花蕊兒最寵愛的弟弟,在哪吒犯下大錯、與父親反目成仇之際,不會武功的她該如何保護自己親愛的家人呢? 《火裡來,水裡去》 改編自《唐傳奇‧杜子春》,堅定意志禁得起考驗,一個面對自我內在恐懼的故事 一場童年夢魘中的大火,讓長大後的杜子春變得消沉揮霍、散盡家財。直到某天,杜子春遇見一位神祕老人,慷慨的救助他脫離困境,沒想到卻也是重重考驗的開始…… 《花開了》 改編自《鏡花緣》,一個跨越性別束縛,勇敢追求人生,順隨自我天性的故事 秀才唐敖生了一雙兒女,女兒唐小山能文能武,兒子唐大海卻偏好種花刺繡。當他們的父親進京赴考後失去音訊,性格迥異的小山與大海,該如何面對家中的變故? 《看我七十二變》 改編自《西遊記》,一個學習愛與原諒,再續前緣的情義冒險故事 法力高強的孫悟空一遇上唐三藏就沒輒,原來兩人有一段抱憾的因緣;這一世轉世成為師徒,心有愧疚的孫悟空發誓要盡其所能來彌補,他能敲開唐三藏封閉的心門,齊心完成取經大業嗎? 【本書特色】 特色1由暢銷作家張曼娟精心編選,以新編故事詮釋古典名作,找回中文的奇幻與魔力。 特色2為孩子量身打造,在奇幻故事中融入青少年最關切的啟蒙成長課題,激發同理心,汲取人生智慧。。 特色3重讀部分經典原文,再與新編故事相互對照,更具閱讀的深度與及樂趣。 特色4在故事後均附「曼娟老師會客室」、「曼娟老師私房教案」,提供教學與親子活動的最佳參考。 ◎本系列共4冊 1.我家有個風火輪(封神演義.哪吒的故事) 2.火裡來,水裡去(唐傳奇.杜子春的故事) 3.花開了(鏡花緣.唐小山的故事) 4.看我七十二變(西遊記.孫悟空的故事) ◎本書關鍵字:奇幻故事、經典、西遊記、鏡花緣、封神演義、唐傳奇、性別平等、手足親情、親情母愛 ◎無注音,適合10~15歲以上閱讀 ◎教育議題分類:性別平等、生涯發展、家政 ◎學習領域分類:語文、社會、綜合活動

序跋

系列總序 十年一瞬間
◎文/張曼娟   常常在演講的時候,遇見一些年輕的讀者,他們從容自在的聆聽,意會的頷首,耐心等待著我為他們的書簽名,而後,像是要傾訴一個祕密那樣的靠近我,微笑著對我說:「曼娟老師,我是讀著【○○學堂】長大的。」【奇幻學堂】、【成語學堂】或是【唐詩學堂】就這樣被說出來,說的時候,帶著對於童年與成長的溫柔依戀。   啊!這一批孩子們已經長大了啊,他們看起來,都是很好的成年人了。也許不是念文學相關科系的,可是,他們一直保持著對於文字的敏感度,對於人情世故的理解。   「老師什麼時候要為我們這些小孩子寫書呢?」到現在,我依然能聽見最初提出這個請求的那個女孩,對我說話的聲音。   而我確實是呼應了她的願望,開始創作並企劃一個又一個學堂系列。   以【奇幻學堂】為起點,我和幾位優秀的創作者:張維中、孫梓評、高培耘與黃羿瓅反覆的開會討論著,除了將古代經典的寶庫傳承給孩子,更想與他們一同走在成長的路上,不管是喜悅或失落;不管是相聚與離別,都是生命的課題,都那麼貴重,應該要被了解著、陪伴著,成為孩子心靈中恆常的暖色調。   這樣的發想和作品,獲得了許多家長、老師的認同,更令我們感到欣喜莫名的是,孩子們的真心喜愛。於是,接著而來的【成語學堂Ⅰ】、【成語學堂Ⅱ】和【唐詩學堂】也都獲得了熱烈回響。   十年之後,那個最初提議的女孩,化成許多個大孩子與小孩子,來到我的面前,與我微笑相認。讓我們知道,當初不只是古典新詮,更是探討孩子成長中各種情境的系列作品,有著這樣深刻的意義。   也是在演講的時候,常有家長詢問:「我的孩子考數學,演算題全對,但是一到應用題就完蛋了,他根本看不懂題目呀。到底該怎麼辦?」這是發生在許多成績優秀的孩子身上的悲劇。   「中文力」不僅能提升國語文程度,而是提升一切學科的基礎,這已經是陳腔濫調了。中文力,不僅是閱讀力,還有理解力與表達力。能不能看懂考題,在考試時拿高分,固然重要。然而,更大的隱憂卻是,應付考試,得到高分的歲月,只占了短短幾年,孩子們未來長長的人生,假若沒有足夠的理解與表達能力,他們將如何面對社會激烈的競爭?如何與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這樣的擔憂與期望,才是我們十年來投入許多心血與時間,為孩子創作的初衷。   我們感知到孩子無邊無際的想像力,在成長中不斷消失,於是創作了【奇幻學堂】;察覺到孩子對成語的無感,只是機械式的運用,於是創作了【成語學堂】;發現到孩子對於美感和情感的領受,變得浮誇而淺薄,於是創作了【唐詩學堂】。   十年,彷彿只在一瞬之間,許多孩子長大了,許多孩子正在成長,我們仍在創作的路上,以珍愛的心情,成為孩子最知心的陪伴。
創作緣起 把故事還給孩子
◎文/張曼娟   當我們還沒看過哈利波特;還不認識神隱少女;還不知道魔戒的威力的時候,孩子們都聽什麼故事呢?   當我只是個小孩子,家裡並沒有什麼課外讀物,可是,夏天搖著扇子的晚上,大人一邊拍打蚊子,一邊對我們說起牛郎織女的故事;冬天圍在暖烘烘的棉被裡,腳趾頭抵著腳趾頭,緊張兮兮的聆聽目蓮下十八層地獄救母的故事。一個又一個故事,神奇的、魔法的、天上地下,充滿想像力,灌溉著我們日漸伸展的四肢與軀幹。   然後,某一天,我聽見了三太子李哪吒的風火輪劃過天際,聽見他在河邊戲水,與龍王三太子大鬥法,竟然抽出龍筋的英勇事蹟。哪吒的火尖槍和乾坤圈,是那麼炫奇;他死後變為蓮花身返回人世,是如此異樣。   最最重要的是,他只是個小孩子,和我一樣。   一個小孩子,可以大鬧天庭,把龍王整得七葷八素,這麼高強的本領,這麼叛逆的性格,都教我們興奮得不得了。我們慢慢長大,電視進入每一個家庭,一個按鍵,就喚來動畫。日本動畫是孩子最好的陪伴,從「小甜甜」、「無敵鐵金剛」到「哆啦A夢」……伴著我們一代又一代,成為生命中的主題曲。   哪吒到哪裡去了呢?   我們的孩子該有怎樣的冒險?   那一年,看完《神隱少女》,從戲院中走出來,站在西門町街頭,心頭還縈繞著感動,同時,卻也有些悵然若失。同樣是東方,同樣擁有自己的傳說和傳統,我們的少女又該有怎樣的冒險呢?如果不走進泡溫泉的湯屋,她該走到哪裡去呢?如果沒有遇見湯婆婆,她也許會遇見鐵扇公主,那麼,又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呢?我怔怔的想著,綠燈忽然亮起,就這樣被過馬路的人潮推擠,到了對岸。過了馬路,其他的事吸引我的注意,這惆悵也就扔過一旁了。   接著,我看見身邊的大朋友、小朋友,人手一本《哈利波特》,津津有味的閱讀著。捷運上,教室裡,這法力確實無邊,收服了所有人。   我念小學的姪兒,總是催著我問新一集的《哈利波特》出來沒有?我告訴他,得等一等,還要翻譯啊。他於是抗議了:「奇幻故事這麼好看,我們為什麼沒有中文的書?都要看外國人的?」   這質問讓我一時之間,無法作答。   找回屬於孩子的奇幻與魔力   我很想告訴他,我們在許多許多年前,古時候就有很多好看的奇幻故事了,只是,你們都不熟悉,都不了解。但是,他們為什麼不熟悉、不了解呢?這些奇幻故事,是我們的祖先留給孩子的瑰寶,我們曾經是保管人,保管並且享用,然後,應該交給我們的孩子。然而,這些豐富有趣的故事,自我們之後,彷彿便已失傳。我們顯然剝奪了孩子的繼承權,令他們失去了寶藏的,難道竟是我們嗎?   我感到了急迫與焦慮,感到一切都要來不及。   作為一個創作出版超過二十年的作家,我知道,要消解這樣的不安,唯有寫作。要把奇幻與魔力找回來,才能完好無缺的交付給我們的孩子。【張曼娟奇幻學堂】的童書工程,就是這麼開始的。   我們選擇了四個不同風格的奇幻故事,從唐代的〈杜子春〉、明代的《封神演義》、《西遊記》到清代的《鏡花緣》,各挑出一個主要人物,成為奇幻冒險故事的主角,重新改寫,讓孩子在閱讀的時候,完全忘記他們讀的是幾百年或千年以上的老故事。這些嶄新的故事,令人目不暇給,節奏感快速,感覺更現代,而在一個雲霄飛車似的轉折之後,滿懷著深深的感動。   《封神演義》的哪吒   《我家有個風火輪》,哪吒是個巨嬰,生下來便神力無限,這故事還能有什麼新的發展呢?我送給哪吒一個姊姊,花蕊般小巧、纖細而柔弱的姊姊,當我在讀經讀詩和寫作的「張曼娟小學堂」上課,發現小朋友們最焦慮的就是:「如果長不高怎麼辦?」大人總是安慰孩子:「等你長大就會長高嘍。」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孩子長大之後,都會變成高個子。我們給孩子一個虛妄的希望,再讓這希望落空,未必是一件好事。於是,我創造了一個矮小的姊姊花蕊兒,與身形巨大、本領高強的哪吒做對比。   花蕊兒,她看起來什麼本事也沒有,可是,她能敏感的體會愛。她能感受愛,也能付出愛,她以自己小小的身子護衛弟弟,堅強的意志力感動了巨鵬與逼水獸,是她纖細的小手,從冥界將哪吒牽引返回人間,滿身蓮花香。   我是這樣對花蕊兒說的:「長得高不高不要緊,身體只是一個罐子,罐子裡面的東西才重要。」   《唐傳奇》的杜子春   《火裡來,水裡去》,是唐朝傳奇〈杜子春〉改寫的,這是一個試煉意志力的故事,也是個測試恐懼感的故事。每個孩子都有懼怕的事物,當我們對孩子說:「不要怕啊!沒什麼好怕的。」不妨也想想我們的恐懼。長成大人的我們,也不可能無憂無懼啊,更何況是小孩子。那麼,就讓我們面對面的把恐懼看個清楚吧。   童年杜子春怕的是火蟻,因為他小時候曾經被火舌貪婪的吞噬,這被火焚燒的記憶已經淡忘,恐懼卻如影隨形。子春在那場大火中,失去了母親,也失去了真相,他在謊言中成長,成為一個偏執的少年和青年,直到家產揮霍殆盡,遇見一個賑濟他的老人,一切才有了轉機。老人三番兩次贈送子春巨款,他為了知恩圖報,答應為修道的老人看守丹爐。「不管看見了什麼,都是幻象,絕不能發出聲音,否則就會功虧一簣了!」   杜子春面對各式各樣的挑戰,恐懼的極限,他都咬牙撐過去了。直到轉世投胎成為女人,生了孩子變為母親,那一個關卡,怎麼也過不去。我會對淚流滿面的杜子春說:「父母對孩子的愛,是不可思議的,我們只得順從這強烈的情感。」   《西遊記》的孫悟空   《看我七十二變》,孫悟空啊,這石頭裡蹦出來的猴子,大鬧天庭無敵手,駕著筋斗雲,一衝十萬八千里。當一個唯我獨尊的美猴王,該有多麼快活?他為什麼竟心甘情願的成為唐三藏的大弟子,護著師父西方取經去?每當我看見唐三藏唸起緊箍咒,悟空疼得滿地打滾,總是覺得好不忍心。   在我們新編的故事中,唐僧與悟空不只是師徒,原來還是親兄弟。上一輩子,悟空乃是個粗心大意的哥哥,唐僧卻是崇拜著哥哥的弟弟,成天跟在哥哥身後,不管換來的是怎樣的冷漠與不耐煩,都無所謂。為了救親愛的哥哥,弟弟犧牲了自己的性命。這一輩子,悟空不管被唐僧如何誤解、怒罵、斥逐,都不離不棄,誰為兄?誰是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前往西方的道路上,只要我們同在一起,每跨出一步,都充滿力量。   《鏡花緣》的唐小山   《花開了》,是《鏡花緣》的再創造。那是在清代最封鎖閉塞的年頭,卻有這樣充滿想像力的探險,在二十一世紀看來,仍適合蠱惑我們的孩子。這故事當然要由孩子領銜演出,那麼,就設定為唐小山和唐大海吧。這一對姊弟,姊姊不是一般的女生,弟弟也不是一般的男生。「我是個男生,可是,我跟別的男生不太一樣,怎麼辦呢?」我常會聽見孩子這麼問,也會看見父母親擔憂的眼神。不一樣就不一樣吧,有什麼關係呢?誰說男生一定要酷愛運動?女生非得斯斯文文呢?   小山姊姊武功高強,膽識非凡,她被揀選了,成為遊歷四海的姑娘;大海弟弟喜歡種花,體貼溫柔,他被揀選了,守護著家園,奉養著母親。每個孩子生在這個世界上,都有他的使命與作用的啊。我們不該執迷於自己的期望,我們該做的是歡喜成全,讓他們長成健全快樂的成年人。   敲響奇幻學堂的鐘聲   這四個故事,各有不同的風格,我與三位年輕優秀的作家─高培耘、孫梓評、張維中─花了一年多的時間,一起挑選、反覆討論,終於完成。四部作品完稿的那一天,恰好經過西門町,依舊是潮水似的人群,等著過馬路,而我站立在人群中,感覺心安理得。   【張曼娟奇幻學堂】的鐘聲敲響了,故事振動著想像的翅膀,帶領孩子飛進充滿香氣與歡樂的世界。   把飛鳥還給天空,天空便有了生命。   把故事還給孩子,孩子便有了魔力。   謹識於二○○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教師節

內文試閱

【楔 子】 我的家庭真奇怪
  每個小孩子都會唱「我的家庭真可愛」,可是,我卻總是不知不覺的唱成:「我的家庭真奇怪」。   我的家庭真的挺奇怪的。   先從我爹爹說起吧。我爹是個大將軍,大名鼎鼎的陳塘關總兵李靖,手底下有著一萬多個官兵呢。每當他一出現,那些排列整齊如同螞蟻般的軍陣,大聲呼喊著:「威武大將軍!得勝大將軍!」聲音穿透雲霄,我可以感覺到天地都震動起來了。   這麼神氣的爹爹,回家的方式卻往往嚇我一跳。他不是騎著馬回來的,也不是跑著步回來的,而是猛一下子從地下鑽出來的,就像超大隻的蚯蚓那樣,咕嚕咕嚕,灰頭土臉的從地下鑽著洞爬出來。而且,每次鑽出來的地方都不一樣,有時候是從大廳的桌子底下鑽出來的;有時候從曬衣場鑽出來;有時候從花園的玫瑰苗圃鑽出來──這時候他最緊張了,一身土,趴在地上,趕緊把那些被刨出來的玫瑰幼苗塞進土裡去。   「爹爹!你又算錯方位啦?」我在一旁問。   「是啊!真是的。本來應該從你娘房裡出來的,想給她一個驚喜。這下好了,把她的玫瑰給毀了!」   「這是娘新培育的品種喔,叫做寒玉玫瑰。」我惋惜的說。   「小花蕊啊。你乖,別告訴你娘啊……」爹的汗從額頭滾落而下。   我連忙用力點頭,保證絕不會告訴我娘的。   為了不讓爹爹尷尬,我轉身去找哥哥了。   因為放暑假的關係,金吒哥哥和木吒哥哥都回到家,家裡熱鬧多了。   我三步併作兩步,跑向「藏經閣」,這是哥哥們用功的書房,裡面有爹爹的藏書幾萬冊,在門外就可以聽見翻書聲,呼啦呼啦的,哥哥們真用功。   我推開門,停住了呼吸……   數不清有多少書,在書房中間翻飛旋轉,每本書翻動著扉頁,就像是揮動著翅膀的小鳥。書房的左邊,是大哥金吒,他停在半空中,讀著手上的一本《山海經》,一邊作出手勢,用飛書陣阻擋書房右邊的二哥木吒。二哥悠閒的坐在書桌前,手上拿一本《降妖符》,臉上帶著促狹的笑容,對我眨了眨眼睛,輕聲說:   「大哥賴皮,那本書明明是我先找到的。小蕊兒,看著你二哥的本事喔!」   二哥閉上眼睛,口中唸唸有詞,我感覺到一陣風,把我毛茸茸的細髮飄起來,一瞬間,正在飛翔旋轉的書,好像忽然從夢中醒來,發現它們並不是飛鳥,急速墜落,全落下了地面。   灰塵飛揚中,大哥輕盈的降落,把手中的書闔上,我看見封面寫的是《降妖符》。不用想也知道,《山海經》已經換到了二哥手上了。   又來了!他們倆上次把門口的石獅子擺弄在半空中,飄來飄去的,這次遭殃的是書房,我才不想幫他們料理滿地的書呢。   我穿過鏡廊去找娘,這條長廊一邊是玉蘭樹,一邊是銅鏡,走在廊上的人都會不自覺的抬頭挺胸、吸小腹,就像是在走臺步的模特兒一樣。可是,我從鏡廊走過,卻看不見鏡子裡的自己。當然,如果用力跳起來的話,是可以看見的,但是,誰走路能一直蹦蹦跳跳呢?好吧好吧,我必須承認,我的個子實在太小了。   我的個子很小。   我娘說,就像一朵放在掌上的玫瑰花心,所以,她喚我花蕊兒。我知道別的女孩子就算是個子小一點,也不會像我這麼小。我真的是太小了,大概從三歲之後,就沒再長高了。我是個八歲的小姑娘,卻只有三歲的個子。   我一直夢想,當我長大一點,長高一點,就可以跟著兩個哥哥五湖四海到處遊蕩,還可以跟著他們上山拜師學藝去。這願望沒有實現。哥哥們每次回家,都跟我講他們一路上遇見的奇聞趣事,我聽著笑著,心裡卻覺得愈來愈寂寞。   寂寞的感覺啊,就像是一朵小花,好不容易在奼紫嫣紅的花園裡開放了,它熬過了冬天的冰雪,從春天的土壤中掙出頭來,避過了貪吃的雀鳥,千辛萬苦的,才終於開出一朵美麗的花。   可是,它開出的是綠色的花。   那些紅色的、粉色的、紫色的花,爭奇鬥豔,吸引著賞花人的注意,偏偏沒有人看見這朵綠色的小花。不管它開得多麼努力,好像都沒有意義。   其實,我並不像綠色小花啦。因為,從爹爹到哥哥們,都很注意我,也很寵愛我。特別是我娘。   我娘是全天下最好心、最美麗的女人。不只是我這麼覺得,我爹也這麼說。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問我哥哥,他們說走遍天下,沒見過一個女人像我娘這麼好的。娘在「花藥坊」裡培育新的花卉和藥材,她的身上整天飄散著花藥的清馨芳香。   「娘!」我推開「花藥坊」的門,那是爹爹為娘建造的琉璃天光房,太陽光透過綠色的藤蔓植物,柔和的照進來。藥爐上正煎著草藥,微腥的氣味充滿在空氣中。   「是小蕊兒啊?瞧!這是你的玉蝴蝶。」   隨著娘的話音,一隻好大的玉蝴蝶翩翩飛起來,落在我的肩上。我「咯咯」的笑起來,跌坐地下,快樂極了。這隻玉蝴蝶被山谷裡的老鴉啄斷了一邊翅膀,落在花園裡,我捧著牠來求娘醫治。那時候,玉蝴蝶已經奄奄一息,看起來是活不成了。沒想到娘真的把牠救活了,怪不得家裡的人都稱娘是活菩薩。   「謝謝娘!謝謝娘!」我疊聲的喊著。   「帶牠回你的奇珍園裡休養一段時間,就能完全復元啦。」娘轉頭望著我,微笑的說。   她穿了一件藕色的拖地長衫,長頭髮整齊的束在頂上,成為一朵蓮花的形狀。屋頂垂掛著一束束她新栽培的鴛鴦百合,站在那些百合花下的娘,美得像個神仙,我一時之間實在想不出,她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了。   娘緩緩轉過身,我看見了她的大肚子。好大好大的肚子啊。我的娘已經懷孕三年六個月了。誰的娘懷孕三年六個月,還不生的啊?   「看見你爹沒有?」娘問:「他該回來了啊。」   你說,我的家庭奇怪不奇怪?

作者資料

張曼娟

【古典新詮第一人——張曼娟】 從一九九九年開始,張曼娟開始把古典詩詞放進她的人生行囊裡,也帶進讀者的心坎裡。一系列古典新詮的作品:《愛情,詩流域》、《時光詞場》、《人間好時節》、《此物最相思》、《好潮的夢》每一部都深受讀者的歡迎與喜愛。 張曼娟以她最擅長的短篇小說呼應每一首古典詩詞的深刻內涵,並以長期浸淫中國古典文學的獨特視野,解析原作的時空背景與內容意蘊,引領讀者輕鬆進入或蒼茫或婉約的古典詩詞世界。   張曼娟以古典的溫柔婉約結合現代的活潑情懷,真正把古典文學的精髓用現代流行的手法作了最完美、最成功的結合,堪稱是古典新詮的第一人。 相關著作:《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當我提筆寫下你--你就來到我面前(張曼娟手寫概念書特別套裝版)》《好潮的夢--快意慢活《幽夢影》》《柔軟的神殿》

高培耘

中文系畢業。小時候的願望是文字和海洋,長大後很幸運地悠游其間,從事出版行業,並擁有潛水教練執照。出版過小說《馬爾地夫星星海》與詩集《散步在雲朵的背脊》及童書《火裡來,水裡去》、《尋獸記》等作品。總認為好聽動人的故事才能永恆。

孫梓評

1976年生。東吳大學中文系,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 著有詩集《如果敵人來了》、《法蘭克學派》、《你不在那兒》、《善遞饅頭》。 散文集《甜鋼琴》、《除以一》、《知影》。 短篇小說集《星星遊樂場》、《女館》。 長篇小說《男身》、《傷心童話》。 軍旅劄記《綠色遊牧民族》。 以台灣經典文學作品為經緯所寫成的報導文學《飛翔之島》。 為已故版畫家蔡宏達作傳:《打開火盒子》。 童書與少年小說:《花開了》、《爺爺泡的茶》、《星星壞掉了》、《邊邊》。 文學繪本《碳酸男孩》。 與香港插畫家bubi合作圖文書《我愛樹仔》。 與吳岱穎合編《生活的證據:國民新詩讀本》。 相關著作:《你不在那兒(顯靈版‧限量親簽珍藏版)》《你不在那兒(顯靈版)》《你不在那兒》

張維中

一九七六年生於台北。天秤座。 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文化大學英國語文學研究所碩士。早稻田大學日本語別科進修。東京設計專門學校畢業。 誠摯認真而溫暖,不管在怎樣的情況下,都能保持優雅的態度。 愛好欣賞繁花盛開的流行事物,但有時也很極簡主義。 作品曾獲得中央日報文學獎小說首獎及散文獎、教育部文藝創作小說獎、全國學生文學獎小說獎、梁實秋散文獎、華航旅行文學獎等獎項。 出版有短篇小說集《501紅標男孩》、《帶著水母去流浪》、《戀戀真夏》,長篇小說《岸上的心》、《水城之風》,散文《流光旅途》,雜文《台北國際航線》。《戀愛成就》為其第七部長篇小說。 現於日本任職觀光傳媒業。目前除在台灣各大報刊雜誌暨網站開闢專欄外,並受邀於《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網連載每週專欄。 張維中官方網站:www.weizhongzhang.com

基本資料

作者:張曼娟高培耘孫梓評張維中 繪者:周瑞萍(Rae)蘇子文川貝母、王書曼 出版社:親子天下 書系:張曼娟奇幻學堂 出版日期:2017-07-04 ISBN:4717211023075 城邦書號:A3320296 規格:平裝 / 全彩 / 688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