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全新插圖.30萬冊暢銷典藏版】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強大的後座力,媲美《小王子》! 行銷學之父科特勒盛讚。 暢銷全球4百萬冊,譯為38國語言,10多年來激勵千萬人心。 景氣低迷、徬徨失措的世代,需要歷久彌新的經典智慧。 如今,請將這份幸運送給你最重要的人。 ★ 暢銷30萬冊 x100刷紀念版,帶你重溫經典感動 ★ 特別收錄10條中英對照幸運守則+療癒又充滿能量的禪繞插畫 你會看到這個幸運草的故事,絕對不是偶然,那代表著,你的人生即將因此改寫! 一對失散多年的好友,在偶然的機會下再次相遇。從小家境貧困、無法繼續升學的維克多,如今已是一位傑出的企業家;而繼承了大筆遺產的大衛,卻過著窮途潦倒的生活。從兩人的交談中,大衛發現維克多成功的祕密就隱藏在祖父告訴他的,一個關於「追尋幸運草」的故事…… 幸運,其實是一種可以學習的能力。 本書由兩位西班牙知名經濟學家花了三年的時間構思,共同完成這本深富寓意的幸運之書,自二○○四年出版至今所捲起的「幸運草」旋風,啟發了全球無數讀者。他們希望把這些經過驗證的幸運法則,獻給對人生感到不安、不知該如何行動、不知該如何選擇的人,使他們心中的不滿與疑惑獲得解答,並且鼓起勇氣跨出第一步,為自己打造出幸運體質,得到理想中的人生! 【各界名人.加倍幸運推薦】 吳寶春(吳寶春麥方店創辦人) 陳清圳(雲林縣立樟湖生態國民中小學校長) 褚士瑩(作家、國際NGO工作者) 劉 軒(知名作家、哈佛心理學者) 盧蘇偉(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 蘇文鈺(成功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中華民國愛自造者學習協會理事長) 這本書用簡單明瞭的故事來提醒你,「創造」才能帶來幸運。 ——陳清圳 「咦?你真的覺得我運氣很好嗎?」我總是逮住機會問說這些話的朋友,「我這十五年來在泰國、緬甸工作,是個名符其實的臺勞,你要跟我交換嗎?」 沒料到我這麼說,每個原本覺得我是幸運兒的人,仔細想一想以後,都默默搖頭。 在還沒有這麼描述之前,許多人之所以覺得我很好運,其實並不是因為我做什麼都心想事成,實際上,我在二十歲的時候,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四十歲時的人生,會在東南亞落地生根,並且在農村的大太陽下工作。同樣在NGO工作,我每個月的薪水,可能只有美國政府援助計畫案同事的十分之一不到。之所以讓人覺得我很幸運,其實跟客觀條件沒有什麼關係,而是因為我總是很喜歡我正在做的事,生活永遠過得有滋有味。 ——褚士瑩 跟隨這本書簡單雋永的寓言,你將找出那把幸運大門的鎖匙! ——劉軒 雖有紛亂的世局和景氣的低沉,不是仍一直持續有人成功嗎? 但是,為什麼成功的不是我們呢? ——盧蘇偉 很多年以來,有一類的書或演講應該都會有人買,有人信。 例如,「快速XXX秘訣」,「如何輕鬆賺進人生的第一XXX」,「今生開悟」,「立即成佛」,「不用數學背景搞懂XXX」。 人類天性,趨吉避凶,好逸惡勞,多數還會加了一點賭性,我知道這麼說勤勞的你,你心裡一定會感到不舒服,不過至少在你的生命中應該也曾經奢望過運氣吧! 很多人分不清佛教裡講的福德與功德差別在哪邊,高僧大德講一大堆大家還是「莫宰羊」。過去我也分不清楚「運氣」與「幸運」,差別在哪裡,這本書很有意思,它很明確地做了分別。 ——蘇文鈺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巧遇 第二章 神奇的幸運草 1 梅爾林向武士下戰帖 2 土地神,大地王子 3 湖泊仙女 4 詩果雅,叢林天后 5 史東,石頭娘娘 6 黑白武士叢林裡首次碰面 7 巫婆與貓頭鷹找上了諾特 8 巫婆與貓頭鷹找上了席德 9 風神,宿命與運氣之主宰 10 返回皇宮與梅爾林會面 第三章 重逢 第四章 智者的幸運論 第五章 幸運守則、結論與新義 後記

內文試閱

  在一個春光明媚的午後,一派悠閒的維克多,照例走進了城裡最大的公園,並且在他最喜歡的那張長椅上坐了下來。他靜靜地坐在那兒,鬆開領帶,脫下鞋子,露出一雙光溜溜的腳ㄚ子,恣意地將腳放在草坪上。維克多,現年六十四歲,事業平順,沒事的時候,就喜歡到這裡來坐坐。      不過,這個下午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樣,因為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正要發生。      一位年約六十多歲、名叫大衛的男子,正朝著這張長椅迎面走來,並且有意要坐下來。他看起來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而且步履蹣跚,讓人一眼就看出他正處於人生的低潮,雖然他很努力地想要讓自己看起來稍微有尊嚴一點。事實上,這段時間大衛過得很不好,尤其是這些年來,他諸事不順,並且始終未見起色。      當大衛在維克多身旁坐下來的時候,兩人的眼神不經意交會了,並且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一段近乎親人的深厚交情啊!      「你是維克多?」大衛小心翼翼地問道。      「大衛?」維克多反問,但心裡早已篤定,這個人就是那位多年不見的好友。      「太巧了!」大衛激動地快要落淚了。      「真是不可思議啊!都過了這麼多年了,居然在這裡見到你。」維克多驚訝道。      語畢,兩人同時起身,緊緊擁抱著對方,朗朗笑聲不絕於耳。 原來,維克多和大衛是童年死黨,從兩歲到十歲這段期間,天天混在一起。當時,他們都住在中下階層人士聚居的社區,而且還是隔壁鄰居。 「你這雙絕無僅有的藍眼睛,我一眼就認出來啦!」維克多解釋道。 「可不是嗎?我一見到你的眼神,就知道是你準沒錯!你這清澈誠懇的眼神,都過了……五十四年哩,還是一點兒都沒變!」大衛答道。      兩人談起童年時生活的點點滴滴,許多早已遺忘的人事物再度浮現腦海。言語之中,維克多看出好友隱約顯露出的淡淡哀愁,便問道: 「我的老朋友!這些年來過得好嗎?」 大衛聳聳肩,長長地嘆了口氣。 「我這一輩子啊,簡直是一塌糊塗。」 「怎麼說?」 「你還記不記得在我們十歲那年,我們家突然搬離了原來住的那個社區,並且從此音訊全無?其實,那是因為我父親有個遠房堂叔,膝下沒有子嗣,所以死後便把一大筆遺產都留給我父親。當時,我們家之所以會一聲不吭偷偷搬走,全因為我的父母親不希望別人知道我們家繼承了一大筆遺產,所以就急急忙忙地搬了家、換了車,鄰居、朋友全都換了新的一批人。而你跟我,從此就這麼失去聯絡了……」      「難怪呀!」維克多驚呼,「我們大夥兒都在問,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呢……話說回來,你們家真的繼承了那麼多遺產啊?」      「是啊,而且其中最主要的一筆資產,還是一家營運狀況相當好、獲利很可觀的紡織公司呢!我父親接手經營之後,營業額甚至更上層樓。但是,自從他過世之後,公司由我接管,可惜啊!我時運不濟,老天爺偏偏要跟我唱反調……」大衛解釋道。      「發生什麼事啦?」      「公司交到我手上以後,我一直遵循過去的經營模式,多年來沒做過什麼大改變,營運大致上也還不錯。可是我萬萬沒想到,一夕之間,競爭對手從各處竄了出來,市場行情整個往下滑。當時,我自認我們的產品品質最好,便信心滿滿地以為客戶絕對不會去理會其他公司的那些劣質品。但是,我估計錯誤!因為客戶們根本就不懂布料好壞,他們如果真懂得欣賞布料的話,就會知道我的產品有多麼好。於是,許多新品牌的產品,紛紛出現在市場上……」      大衛嘆了口氣。回憶這些不光采的過往,實在不是什麼愉快的事。維克多始終不發一語,因為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我賠了不少錢,但至少把公司保住了。我盡可能地緊縮支出,可是,預算掐得越緊,銷售額就掉得越厲害……我曾經擁有一切,並且要什麼有什麼,但是這一切,居然就這樣在我手上敗光了……我只能說自己運氣真背,幸運從來不曾眷顧過我啊!」      「那你後來怎麼辦呢?」維克多問道。      「我還能怎麼辦呢?已經無路可退了呀!以前那些在我面前阿諛奉承的人,這時候一個個都不理我了。我找過很多工作,不是做不慣,就是跟老闆合不來,還曾經一度淪落到三餐不繼的地步……這十五年來,我好不容易才熬了過去,全靠偶爾幫人作帳賺點小費,青黃不接的時候,甚至還得靠好心的左鄰右舍接濟。唉,我始終都逃不過厄運的糾纏啊!」      大衛無意再說下去,話鋒一轉,問了問身旁的昔日老友:      「說說你自己吧?這些年來過得怎麼樣?運氣還好吧?」      維克多綻開笑顏。      「你還記得嗎?我的父母一窮二白,當年,你們家還住在那個社區的時候,家境就已經夠不好了,但是,我們家更慘!由於我的父母親都是貧寒家庭出身,工作十分不穩定,常常天都黑了,晚飯還沒著落。你媽知道我們生活困窘,有時候還會送一些吃的過來。而且我爸媽也沒能力讓我上學,所以我只好在社會大學裡努力學習。十歲那年,也就是你們家莫名其妙地搬走之後不久,我就開始打工了……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洗車,接著又做過在飯店門口幫人拿行李的小弟,不久之後,我便升職了,變成五星級飯店的門房。二十一歲的時候,我開始領悟到一個道理:只要努力打拚,我也可以擁有好運!」      「所以,你做了什麼了?」大衛順勢問道,語帶懷疑,卻又滿心好奇。      「當時,我聽說有個生產皮包的小工廠快要倒閉了,於是我用盡了所有的積蓄,跟銀行借了一筆錢,將它買了下來。由於我在豪華飯店和餐廳工作的那段時間,看過各式各樣的皮包,所以我很了解有錢人喜歡什麼樣的皮包,而我,只要照著這些款式去做準沒錯!      創業初期,從生產到銷售,我都一手包辦了。我不眠不休地趕工,沒有週末假日。第一年的營運相當順利,所以我便將所有的盈餘都拿去開發更多新款式,並且跑遍全國各地,看看別人都生產些什麼樣的皮包,因為我必須比別人更了解皮包才行!在逛過許多販賣皮件的門市之後,我真的收穫良多,甚至只要見到有人拿皮包,我就會去問他,喜歡自己身上那個皮包的哪一點,有沒有哪些部分是他不滿意的……」      憶起當年的創業往事,維克多神采更顯昂揚了。他繼續說道:      「結果,銷售業績一直在成長。整整十年之間,我把賺來的錢都拿去再投資。只要是我覺得大有可為的事業,我一定找機會勇敢投入。我們最暢銷的皮包樣式,設計一定年年翻新,絕對不會有一模一樣的產品。工廠若有問題,我絕對不會拖到隔天才解決。周遭發生的任何大小事,責任一概由我來承擔。就這樣,我陸陸續續收購了一家又一家的工廠,生意越做越大,建立起龐大的商業版圖。事實上,整個過程並不容易,但是成果卻已經遠超過我當初創業時所能想像的程度了……」      此時,大衛突然打斷了他的話,有意無意地下了這麼個結論:      「你不覺得是你運氣特別好嗎?」      「你怎麼會這麼想?你當真以為我只是運氣好嗎?」維克多滿臉訝異地驚呼道。      「我無意冒犯,也沒有低估你的意思。」大衛輕聲解釋,「只是,這實在讓人難以置信,你只靠單打獨鬥就能成功拿下大片江山。有人天生好運,幸運總是站在他那邊,好運頻頻對你微笑,卻對我不理不睬。事情就這麼回事啊,我的老友。」      維克多霎時陷入沉思。過了半晌,他應聲道:      「我說啊,雖然,我沒從上一輩那兒繼承大筆遺產,但是我祖父卻留給我另一樣更好的資產……你知道『運氣』和『幸運』的差別在哪裡嗎?」      「不曉得。」大衛沒好氣地答腔。      「想當年我祖父還跟我們住在一起的時候,他跟我說過一個小故事,並且讓我從中了解到『運氣』和『幸運』的差別。直到如今,我依然覺得這個小故事改變了我的一生!無論我陷入了恐懼、遲疑、猶豫和困惑,或是心懷喜悅、幸福及感恩的時候,這個小故事都一直陪伴著我,度過了每一段時光。多虧這個小故事,我才能下定決心砸下努力了六年、辛苦存下的所有積蓄,買下那家小工廠。就連後來幾度碰到重要抉擇,這個小故事也扮演了非常關鍵的角色。」      就在維克多滔滔不絕的同時,大衛卻縮著肩膀,低頭盯著地上看。      「或許六十四歲已經過了聽故事的年紀了,但是我想只要是對人生有助益的道理,無論何時聽來都不嫌遲。俗語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你願意,我可以把那個小故事說給你聽。」      大衛依舊沉默不語,維克多見狀,只好繼續說道:      「那個小故事曾經幫助過不少人喔!不只是生意人,各行各業胸懷大志的專業人士都曾獲益良多。人們藉此學會並接受了『運氣』和『幸運』的差別之後,在職場上往往能有優異的表現。有些人甚至因此而找到真愛呢!其他諸如運動選手、藝術家、科學家和研究員等,也都是受惠者。我已經親眼見證了許多成功的例子,所以才會不厭其煩地告訴你這些。畢竟活到六十四歲這把年紀,這個傳奇小故事在許多人身上發生的神奇作用,我真的見多了!」      大衛挺直了身子,或許是好奇心使然,這下總算開口說話了。      「好吧!那你告訴我:『運氣』和『幸運』的差別在哪裡?」      維克多答話前,思索了好一會兒。 「當你們家繼承大筆遺產的時候,真的是走運了!可是,運氣並不會照著人的意思走,也不可能持續太久。所以,你充其量只是空有運氣而已,這也就是為什麼你現在會一無所有的原因。可是你看我,我這一生都致力於創造命運。運氣這玩意兒,絕不屬於你。幸運,卻能完全由你掌控。這是真的!我甚至還懷疑,前者根本就不存在。」      這樣的說法,大衛無法認同。      「你的意思是說,運氣其實是不存在的?」 「這麼說吧!運氣確實是存在的,只是,你若以為它會憑空而降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即使哪天運氣真的上門了,不過是稍縱即逝罷了,不可能持續太久的。你知道嗎?近九成的樂透中獎者,不出十年光景,就會花光所有獎金,並且再度回到沒有中獎前的狀態。反觀『幸運』,無論何時何地,你自己就能為自己帶來好運,所以我們才稱之為『幸運』嘛!因為有幸才得以擁有好運,真正的好運啊!」      「為什麼說是真正的好運?難道運氣還有差別嗎?」大衛追根究柢問道。看來,他已經被老友的話語深深吸引住了。      「你想聽聽那個小故事嗎?」 大衛遲疑了一下。不管怎麼樣,聽聽也無妨吧!即使找不回當年的風光,也沒什麼損失呀!再說,都已經活到六十四歲了,還能聽見童年好友說故事,真是好福氣啊!況且,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人像孩提時代那樣說故事給他聽了。      「好吧!那就說來聽聽吧!」他總算答應了。   
第二章 神奇的幸運草
  1 梅爾林向武士下戰帖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國度裡,有一位叫做梅爾林的巫師,將境內所有的武士聚集在皇宮的花園裡,宣布道: 「長久以來,你們之中有不少人曾來要求我下戰帖。有些人建議我舉行一場全國武士的比武大會,有些人則提議辦個長矛及劍術大賽。不過,我現在要給你們一個與眾不同的挑戰。」      武士們一聽,興致全都來了。梅爾林繼續說道:      「據我所知,七天之內,國境內將會長出神奇的幸運草。」 話還沒說完,武士們一陣騷動,大夥兒紛紛交頭接耳,鼓譟不安。其中,有些人老早就聽說過幸運草的事情了,但是也有人從來都沒聽過。因此,梅爾林要大家維持秩序。 「安靜!安靜!你們讓我解釋一下什麼是神奇的幸運草:它不但是世上絕無僅有的四葉幸運草,同時更能夠為找到它的人帶來一種魔力,一種擁有無窮無盡幸運的魔力。所謂無窮無盡,即為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能夠讓你在戰爭、工作、愛情、財富等方面,無往不利!」 武士們興奮地說個不停,大家都想找到這株神奇的四葉幸運草。甚至還有人忍不住站了起來,口中發出勝利的吶喊,祈求上帝讓他早日找到這株草。      梅爾林再次要求大家安靜下來,他說道: 「你們安靜一下!我的話還沒說完哪。神奇的四葉幸運草就長在歡樂叢林裡,從這裡翻越十二座山,過了忘憂谷就到了。雖然我不確定幸運草會從哪個角落冒出來,但是我知道它就長在叢林裡。」 剛才的熱烈氣氛,突然冷卻了下來。台下先是鴉雀無聲,接著,沮喪的嘆息聲在皇宮花園裡此起彼落。因為歡樂叢林的幅員實在是太遼闊了,它的面積和整個王國簡直是不相上下。況且,那成千上萬公頃的土地,放眼望去,盡是茂密蓊鬱的樹林。在如此寬闊的大片土地上,怎麼去找那一小株四葉幸運草呀?在麥秸堆裡找細針,都比這個要容易一千倍!最起碼,那還是個有可能達成的目標嘛!      面對這麼艱難的任務,眾人紛紛離席,嘴裡抱怨個不停,經過梅爾林身邊時,還不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下次有比較合理的挑戰再通知我吧!」有人這樣對他說。      「早知道是這種鬼差事,我就不必大費周章地趕過來了!」另一位武士附和道。      「這算哪門子的挑戰啊!倒不如送我們去沙漠裡找藍色小沙子,搞不好那還比較容易呢!」有人語帶嘲諷地說。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花園為止,好不容易終於安靜了下來。不過,卻有兩個人和梅爾林一起留在那兒。      「怎麼?」巫師問道,「看來你們兩個是決定要去囉?」      其中一位身穿黑色披風、名叫諾特的武士回答道: 「這或許有點困難,畢竟歡樂叢林實在是太廣闊了!不過,我知道該找誰打聽,相信我一定能夠找到你所說的幸運草。神奇的四葉幸運草,它一定非我莫屬了!」      另外一個身穿白色披風的武士,名叫席德,他始終默默站在一旁,直到梅爾林一臉狐疑地盯著他看,他這才吭聲: 「假如你說的沒錯,那株能夠讓人擁有無窮無盡好運的神奇四葉幸運草,即將在樹林裡長出來,那就表示一定有這樣的事情。我想,你不是那種信口開河的人,我願意相信你,前往叢林尋找。」 於是,諾特騎上他的黑馬,席德駕馭著他的白駒。兩位武士立刻啟程,朝歡樂叢林的方向出發。      2 土地神,大地王子      從王國到歡樂叢林,路途遙遠,這一趟整整花去他們兩天的時間。這麼一來,尋找神奇幸運草的時間,就只剩下五天了。光陰寶貴,分秒必爭。話雖然這麼說,兩位武士還是決定,那天晚上先好好休息,隔天再開始找吧!      這一路走來,兩個人分道揚鑣,途中即使偶爾停下來讓馬匹喝水,也不曾碰過面。因此,兩人都不知道對方身在叢林何處。      歡樂叢林是個非常陰暗的地方。白晝暗如黑夜,那一大片龐雜濃密的樹林,連一絲陽光都穿不透。到了漆黑的晚上,夜涼如冰,周遭一片死寂。其實,歡樂叢林裡的居民們老早就知道,樹林裡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隔天早上,諾特起了個大早,決心要開始尋找幸運草了。他暗想著:      「神奇幸運草是從地上長出來的,既然這樣,究竟誰是最了解歡樂叢林每一寸土地的人呢?簡單嘛,當然是大地王子,也就是土地神囉!因為土地神就住在叢林的地底下,而且還建造了無數條地下暗道,分布在歡樂叢林的每一個角落,所以他一定有辦法告訴我神奇的四葉幸運草在哪裡!」      於是,騎著黑馬、身穿黑色披風的諾特,一路上不管遇見什麼奇怪的生物,便二話不說,統統攔下來探聽土地神的下落,沒想到,最後竟讓自己給遇上了!      「找我有事嗎?」土地神問他,「聽說你一整天都在找我啊?」      「是啊!」諾特說道,同時從他的駿馬上跳了下來。「我知道這叢林裡,五天之內會長出神奇的四葉幸運草。這種幸運草,只有在這片土地才長得出來,而你,大地王子,一定知道它會長在哪裡吧!因為你能夠在地表下穿梭,所以你應該非常了解這片叢林的每一寸土地。樹林裡的所有植物、灌木和大樹的根部生長情形,還有誰會比你更清楚呢?如果神奇的四葉幸運草五天內會長出來的話,我想,你應該已經看到它的根部了吧!告訴我,它在哪裡?」      「嗯……嗯……」土地神欲言又止。      「你跟我一樣,心裡清楚得很,」諾特繼續說道,「神奇幸運草雖然能夠提供無窮無盡的好運,但是只有武士能夠受惠,對你、對歡樂叢林裡的任何居民來說,一點價值都沒有!不妨就告訴我吧……」      土地神這下回話了: 「我當然知道神奇的四葉幸運草魔力無窮,我也很清楚只有武士擁有它才會產生效用。可是,我還沒在這樹林裡看過它的根呢!告訴你吧!在我們歡樂叢林裡,從來沒長過半株幸運草。這裡不可能會長出幸運草這種植物的。不管這是誰告訴你的,他一定是在騙你的啦!」      「騙我的人是你吧?你該不會已經見過那位身穿白披風、騎著白馬的席德武士,並且已經向他透露神奇幸運草的生長之處……」諾特語帶挑釁地問道。      「我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我才不認識什麼席德武士哩!真搞不懂,究竟是誰灌輸你這些愚蠢的想法。這座樹林裡,從來沒長出過幸運草,別說是四葉的了,連普通那種三葉的都沒見過!道理很簡單:樹林裡沒有幸運草,因為長—不—出—來!這樣你死心了吧?我在這裡已經住了超過一百五十年了,這還是頭一回碰到有人問我這麼蠢的問題。哼,再見!」      既然問不出個所以然,諾特武士只好放他一馬。      「這種沒水準的人,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他心想。於是,他騎上黑馬,掉頭走了,決定等到隔天再做打算。但是話說回來,也許土地神是對的,說不定梅爾林搞錯地點或日期了呢! 諾特騎著黑馬奔馳而去,離土地神越來越遠了。此時,他的心情和所有被人告知自己不可能走運的人一樣,恐懼油然而生。若想解決這種恐懼感,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相信它!「事情不可能會這樣的,就這麼簡單。」諾特心裡確實這樣覺得。因此,他打定主意,絕不理會土地神剛剛對他說過的那些話。 「明天又是嶄新的一天,也許幸運會在另一角落等著我呢!」他心裡這麼想著。

作者資料

亞歷士.羅維拉(Alex Rovira)

身兼經濟學家、管理學教授、暢銷作家等多重身分,專精於企業再造和消費行為研究。亞歷士於一九九九年正式加入「Salvetti & Llombart」公司,並且成為該公司合夥人,主要客戶包括微軟、新力、賓士、雀巢、百事可樂等國際知名企業。此外,他在交易分析、策略治療、系統治療,以及心理戲劇等方面都頗有研究。他是暢銷書《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的合著者,同時著有《這一生都是你的機會》《你就是自己的幸運星》(以上均為圓神出版)。作品均轟動國際。他除了每週在西班牙Cadena SER電台有節目、為西班牙最大的報紙《國家報》週刊撰稿,也常受邀到世界各地演講。

費南多.德里亞斯迪貝斯(Fernando Trias de Bes)

畢業於歐洲極富盛名、位於巴塞隆納的ESADE商學院。他不但是西班牙知名的經濟學家、ESADE商學院的管理學教授,更是當今西班牙最頂尖的創新管理學大師。早期曾在多家國際知名企業擔任行銷工作,直到一九九六年才自行創業,成立管理顧問公司「Salvetti&Llombart」,每年承接的市場調查案件超過百件。 曾與「現代行銷學之父」菲力浦‧科特勒(Philip Kotler)合著《橫向行銷》(Lateral Marketing)一書,於二○○三年在美國出版,至今已有四十個國家的譯本,為柯特勒指定合作的唯一拉丁語系國家行銷大師。與亞歷士‧羅維拉合著的《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成為席捲全球的幸運學暢銷書。另著有:《時間推銷員》(圓神出版)。

基本資料

作者:亞歷士.羅維拉(Alex Rovira)費南多.德里亞斯迪貝斯(Fernando Trias de Bes) 譯者:范湲 繪者:戴安 出版社:圓神 書系:勵志書系 出版日期:2017-06-01 ISBN:9789861336183 城邦書號:A610182 規格:平裝 / 雙色 / 1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