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渡鴉之城II竊夢者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 ★Amazon編輯評選最愛作品、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讀物 ★時代雜誌評選本季最令人期待作品 ★華盛頓郵報、出版人週刊、美國圖書館協會一致盛讚 ★電影版權已售出,預計搬上大螢幕 如果能從夢中竊取物品,你會拿走什麼? 靈徑已被喚醒,他們離沉睡的古老國王更近一步,同時卻一腳踏進超乎想像的危險未知領域。 羅南懷抱許多祕密,其中一項是——他能從夢中取物。 然而,夢中之物引人覷覦。父親之死、家族祕辛,以及於暗處伺機而動的獵人,過去的陰影纏繞著羅南,想從夢境尋找答案,就必須付出代價。 為了實現願望,亞當願意犧牲一切。 自他成功喚醒靈徑後,神祕現象便如影隨形。然而,好不容易尋獲的靈徑卻日益衰弱。眼看線索即將消逝,亞當的犧牲是否能讓他得償所願? 註定會在下次聖馬克日前死去的甘薩,與註定會殺死真愛的藍兒,不論如何受到吸引,都無法朝對方靠近。而諾亞,想改變卻無能為力,只能介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無聲旁觀。 詛咒與預言、神話與現實,加上貫穿其中的無數祕密,在接近真相的同時,也一步步陷入危險迷境。 通往謎底的路徑逐漸甦醒,他們所知的一切將被徹底顛覆…… 【國際媒體好評】 梅姬.史蒂芙薇特令人愛不釋手的奇幻冒險會讓讀者哀求著續集。現在第二集堂堂登場,有著同樣狂野的想像力、黑暗的浪漫情節,以及唯有梅姬.史蒂芙薇特才能召喚出的驚心動魄轉折。 ——娛樂周刊 善用比喻的豐富文筆……這是一則關於祕密與夢境的故事,關於兄弟、以及太過栩栩如生的魔法,這是一本想像力的奇蹟之作,無人能抵擋其魅力。 ——BOOKLIST書評 令人嘆為觀止的精采力作……對於階級與財富、以及其限制和機會,作者那既複雜又充滿感性的細緻探索方式令人讚嘆不已。除了電流般的節奏,以及絕妙不凡又豐富穩健的文筆之外,本書複雜飽滿的角色更是融合了魔幻與現實,塑造出引人入勝又令人信服的完整故事。 ——柯克斯書評 超凡的驚悚小說,續集青出於藍,緊張刺激與懸念都更勝前作,每一部分都令人愛不釋手。 ——出版人週刊 魔幻的陰謀詭計與令人屏息的動作場景,交織出精彩複雜的神祕蛛網。 ——THE BULLETIN書評 追求出人意表的毛骨悚然、喜歡氣氛十足的敘述文字的讀者,絕對會想花更多時間暢遊漢瑞塔鎮。 ——學校圖書館期刊School Library Journal

內文試閱

序曲
  祕密十分奇妙。   祕密分成三種。第一種是最普遍的祕密,除了自己以外,至少需要另外兩人牽涉其中,一人負責保密,另一人則永遠被蒙在鼓裡;第二種祕密比較困難,必須徹底蒙蔽自己。每一天,成千上萬的祕密被自欺欺人地深深埋藏,沒人知道那些自己從來不敢承認的祕密,其實到頭來都歸咎於這四個字:我很害怕。   而第三種祕密最為隱密。或許,這不為人知的祕密曾一度重見天日,但最後又被帶進墳墓之中;又或許,那只是無用的未知祕聞,無解、孤單且無人發掘,因為從來就沒人去費心搜尋。   有些時候,在極其稀罕的情況下,祕密之所以不為人知,是因為過於龐大而常人無法承受,是因為太過不可思議、牽涉太廣又過於駭人,讓人無法理解。   所有人的生命都伴隨著祕密,若非守祕就是受人蒙蔽,不是騙人就是受騙。祕密和蟑螂——二者會是在世界終結後唯二存在的事物。   羅南.林區與各種祕密共存。   他的第一個祕密與他父親有關。奈爾.林區是名自吹自擂的詩人,是位失敗的音樂家,是個在坎布里亞郡出生、卻在貝爾法斯特長大的迷人災星,而羅南非常愛他。   儘管奈爾是個流氓又是個惡棍,林區一家還是非常富有。奈爾的工作一向很神祕,他會不時地消失幾個月——雖然很難判定是因為他的工作,還是因為他是個無賴的關係——然後帶著禮物、奇珍異寶和難以想像的巨款回家。但對羅南而言,最令人驚嘆的是奈爾本身。每一次的分離都像是永別,因此每一次的返家都如同奇蹟一般。   「當我出生的時候,」奈爾.林區告訴他的二兒子。「上帝打破模具的力道之大,連地面都震動了。」   這當然是個謊話。如果上帝在創造奈爾時真的打破了模具,那麼二十年後祂一定是另外打造了仿冒模具,才能夠創造羅南與他的兩個兄弟——迪克蘭及馬修。三兄弟完全就是他們帥氣父親的翻版,儘管每一人都遺傳到奈爾的不同特質。迪克蘭有著同樣引人注目的霸氣和存在感;一頭捲髮的馬修則擁有奈爾的迷人氣質與幽默感;而羅南則承襲了其他所有部分:炙熱的眼神與為戰爭而生的笑容。   在他們身上幾乎找不到任何一處和母親相像的地方。   「那可是場大小剛好的地震。」奈爾解釋,好像有人追問一樣——由於深知奈爾的個性,可能真的有人問了。「芮氏規模四點一。任何小於四級的地震都只會把模具震裂,而不是震碎。」   當時羅南一點也不相信這個故事,但這無所謂,因為他父親想要的只是崇拜,而非信任。   「而至於你,羅南。」奈爾說。他說羅南的方式與其他字不同,彷彿原本想說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像是刀子或是毒藥或是復仇這幾個字眼——然後在最後一刻才硬轉成羅南的名字。「當你出生的時候,河流都乾枯了,而羅京安郡的小牛都哭出血淚。」   這個故事他說了不只一次,但是羅南的母親奧蘿拉堅稱這是謊話。她說羅南出生的那一刻,全部的樹都開了花,而漢瑞塔的渡鴉都笑了。每當他的父母為此爭執不休的時候,羅南從未提醒他們兩種版本的故事可能都是真的。   迪克蘭,林區男孩中的老大,有一次問道:「那我出生時發生了什麼事?」   奈爾.林區看著他說道:「我不知道,我當時不在。」   當奈爾說迪克蘭時,聽起來就像原本就是要說迪克蘭。   緊接著奈爾又消失了一個月。羅南藉這個機會搜索了大榖倉,尋找奈爾收入來源的證據。「大榖倉」是林區家占地廣闊的牧場的暱稱,他並沒有在那裡找到任何關於他父親的工作的線索,但是他確實在一只生鏽的金屬盒裡找到一張泛黃剪報。報導的日期是他父親出生的那一年,記載著一場位於英國柯比斯蒂芬鎮的地震,一路從北英格蘭到南蘇格蘭都感受得到震動,芮氏規模四點一。任何低於四級的地震都無法震碎模具,只能震裂而已。   當晚,奈爾.林區在黑暗之中回到家。而等他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羅南站在白色的小主臥室裡。清晨的陽光讓他們兩人看起來像雪白的天使,而這幾乎足以當作謊言。奈爾的臉上沾滿了血漬與藍色的花瓣。   「我正夢到你出生那一晚,」奈爾說道。「羅南。」   他擦去額頭上的血痕,證明給羅南看底下並沒有任何傷口。夾雜在血跡中的花瓣,形狀像是一顆顆小星星。這些都來自於父親的意識之中,羅南對於自己竟然如此確信這一點而震驚,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事情如此確信過。   世界就此斷裂並延展,突然間變得無邊無際。   羅南告訴他:「我知道錢是從哪裡來的了。」   「不要告訴任何人。」他的父親說。   這是第一個祕密。   第二個祕密完全無人知曉。羅南從來沒有說出口,也沒有思考過它的存在;他從未把第二個祕密付諸於文字,連對自己都保密。   然而這個祕密仍舊在背地裡伺機而動。   接下來這件事發生了:三年後,羅南夢見了他的朋友理查.C.甘薩三世的車。甘薩在所有方面都非常信任他,除了武器,以及甘薩那輛一九七三年出廠、地獄烈焰般的橘色車身上帶著黑色條紋的雪佛蘭科邁羅。在他清醒的時刻裡,羅南從未能靠近這輛車的駕駛座。甘薩出城的時候甚至會把鑰匙帶在身上。   但在羅南的夢裡,甘薩不在,而科邁羅正停在一處廢棄停車場角落的斜坡上,遠方的群山泛著幽藍。羅南的手握上駕駛座那一側的門把,試了試手勁。那是夢中的力道,一個只足夠把門打開的念頭。但這無關緊要,羅南坐進駕駛座。群山與停車場都是夢境,但車子內部的氣味來自於記憶:汽油、橡膠、地毯以及零件多年運轉摩擦的味道。   鑰匙在車裡。羅南想著。   而鑰匙就真的在車裡。   那串鑰匙插在鑰匙孔裡搖晃著,像是金屬的果實,而羅南花了好一段時間在意識裡握住它們。他在夢境與記憶之間不斷地反覆推動那串鑰匙,然後用掌心握住。他感受著柔軟的皮革與磨損的遙控器邊緣,以及冰冷的金屬鑰匙圈與後車廂鑰匙,還有手指間那支細薄、銳利,能發動車子的啟動鑰匙。   然後他醒過來。   當他打開手掌的時候,那串鑰匙就躺在他的掌心裡。夢境成真。   這是他的第三個祕密。
01
  理論上,藍兒.薩真應該會殺死這三名男孩的其中之一。   「珍!」這聲喊叫從山坡上傳來。這是對著藍兒喊的,儘管珍並不是她的本名。「快一點!」   身為一個龐大靈媒家族中唯一沒有預知能力的人,她接受過無數次關於未來的預言,而每一次都是相同的內容:如果藍兒試圖親吻她的真愛,她就會殺了他。更甚者,預言還顯示她會在今年墜入愛河。而就在今年四月,藍兒和她那名只有一半血緣的靈媒阿姨妮芙,兩人都看到了其中一名男孩走在無形的送葬之路上,這代表他會在未來十二個月之內面臨死亡。這些事都增加了藍兒心中的恐懼指數。   此刻,那位男孩——理查.坎貝爾.甘薩三世——看起來生命力十分頑強。他站在廣闊的綠色山丘上,悶熱微風吹拂,他鮮黃色的Polo衫在胸前翻飛,卡其短褲包裹著他晒成完美膚色的雙腿。像他這樣的男孩才不會死,他們會被製成銅像並擺放在大眾圖書館外頭。當藍兒從停車處一路爬上山坡時,他朝著她伸出一隻手,這動作看起來不太像鼓勵,反而更像在指揮空中交通。   「珍,快來看這個!」他的聲音浸滿了古老維吉尼亞世家溫醇如蜜的口音。   就在藍兒背著望遠鏡蹣跚爬上山坡時,她在心裡測試著危險程度:我愛上他了嗎?   甘薩飛快跑下山坡,接過藍兒身上的望遠鏡。   「這才沒有那麼重。」他告訴她,然後踱步走開,原路返回山丘頂。   她不認為自己愛上他了。雖然她從未墜入愛河,但仍舊確信自己一定分辨得出來。今年稍早的時候,她看見一幕幻象,在那其中她親吻了他,而現在她仍然能夠輕易地描繪出那個畫面。但藍兒的理智告訴她——除了理智,藍兒身上通常沒有其他感性的部分——任何發展戀情的機會,這與理查.坎貝爾.甘薩三世的漂亮嘴唇關係更大。   總而言之,如果命運自以為能告訴她該愛上誰,那它就錯了。   甘薩又說:「我還以為妳更有肌肉的。女權主義者不都有強健的肌肉嗎?」   她絕對沒有愛上他。   「邊笑邊說並不代表這就很有趣。」藍兒說。   為了完成尋找威爾斯國王歐文.格林杜爾的最後一個步驟,甘薩對當地的地主們提出健行許可申請,這些土地都位在漢瑞塔鎮的靈徑上——這是一條肉眼不可見、完全筆直的能量線,連結著特殊靈能量地區。同時,這些土地也環繞著一座矗立在靈徑之上的神祕森林——漂浮森林。   甘薩非常確信格林杜爾就被藏在漂浮森林之中,沉睡了數個世紀,而喚醒這位國王的人將能實現一個願望——這件事最近盤據了藍兒的心思。在她看來,甘薩似乎是唯一真正需要這個願望的人。甘薩不知道自己再過幾個月就會喪命,而且她也不打算告訴他。   如果能盡快找到格林杜爾,藍兒思索,我們就能拯救甘薩。   他們沿著森林密布的陡峭山麓,走到綠草如茵的寬闊山頂。往遠處看去就是維吉尼亞州的漢瑞塔鎮,四周圍繞著牧草地,農舍與牛群點綴其中,看起來小巧而井然有序,就像迷你鐵路造景模型。除了高聳的幽藍山脈之外,眼前一片綠意盎然,在夏季熱浪之中閃閃發光。   但男孩們不理會眼前的風光明媚,三人圍成小小一圈:瘦削蒼白的亞當.派瑞許,骯髒又無精打采的諾亞.策尼,以及凶惡深沉的羅南.林區。蹲伏在羅南刺青肩頭上的是他那隻名叫鏈鋸的寵物渡鴉,儘管小心翼翼,但是她的爪子還是在黑色無袖T恤的兩邊肩膀上留下了細細的刮痕。全部的人都看著羅南手中的東西,甘薩豪邁地將望遠鏡丟在茂盛的草地上,並上前加入他們的行列。   亞當讓藍兒站進他們圍繞成的圓圈,他的眼神與她對看片刻。一如往常,他的相貌讓藍兒有些著迷。那不是傳統的英俊相貌,但是十分吸引人。他有著漢瑞塔地區典型的高聳顴骨以及深邃的眼睛,但是五官更細緻。這讓他看起來有點像外國人,令人捉摸不透。   我要選的是他,命運。她憤憤地想著。不是理查.甘薩三世,你不能指使我該怎麼做。   亞當的手滑過她光裸的手肘。這個碰觸彷彿是種暗示,以她不甚熟悉的方式低聲輕語。   「打開來。」他對著羅南下令,聲音充滿懷疑。   「疑神疑鬼。」羅南嗤鼻,但沒有太多諷刺意味。他手中拿著和手指差不多大的小型飛機模型,外觀是毫無特徵的白色塑膠殼,缺乏細節的程度誇張得有點可笑,就只是個飛機形狀的東西。他打開了底部的電池槽,裡面是空的。   「這個,根本不可能。」亞當說著,抓起一隻跳到他衣領上的蚱蜢。每個人都盯著他的動作。亞當在上個月執行了一場詭異的協議儀式,從那以後,他們全都仔細審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如果沒有電池和馬達,它根本飛不起來。」   現在藍兒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羅南.林區,這名祕密的守護者、人類的戰士,同時也是個心狠手辣的年輕人,他說他能夠從夢境中取出物品。舉證一:鏈鋸。甘薩一直很興奮,他是那種雖然不見得會全盤接收、但是心胸開放的年輕人;而亞當則是會對任何擺在眼前的事物提出質疑、要求證據。   「『如果沒有電池和馬達,它根本飛不起來。』」羅南捏起嗓音,拖長音調模仿亞當隱約的漢瑞塔口音。「諾亞,拿遙控器來。」   諾亞拖著腳步,在凹凸不平的草地上搜尋著無線電遙控器。就像那台飛機,遙控器也有著光亮的白色外殼,以及圓滑的邊角。諾亞握著遙控器的手看起來非常穩定,儘管他已經死了頗長一段時間,照理來說應該更像鬼魂一點,然而站在靈徑上的他看起來卻十分鮮活。   「如果飛機不需要裝電池,那裡面是要放什麼?」甘薩問道。   羅南說:「我不知道。在夢裡,裡面放了一些小導彈,但我想導彈沒有一起過來。」   藍兒拔了幾根長草上的種子。「用這個。」   「反應很快嘛,豆芽菜。」羅南把種子塞進電池槽,伸手去拿遙控器,但亞當搶先一步攔截,並拿在耳朵旁邊搖晃。   「這東西根本沒什麼重量。」他說,把遙控器放在藍兒的手上。   確實很輕, 藍兒想著。上頭有著五顆白色小按鈕,其中四顆排列成十字,最後一顆單獨在一邊。對藍兒來說,那第五個按鈕就像亞當。他仍舊和其他四人一樣朝著相同的目標前進,但已經不再和其他人那麼親近了。   「它能用。」羅南說,取走遙控器並把飛機交給諾亞。「在夢裡它會飛,所以現在也可以。舉高。」   諾亞仍舊垮著肩膀,用拇指和食指捏起小飛機舉高,像是準備射飛鉛筆一樣。藍兒的胸膛裡有某種興奮之情騷動著。羅南不可能從夢裡拿出這架小飛機,但已經有太多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   「喀啦。」鏈鋸叫道,這是她喊羅南的方式。   「好,」羅南同意,然後不可一世地對著其他人說:「開始倒數吧。」   亞當做了個鬼臉,但是甘薩、諾亞、以及藍兒乖乖地開始數:「五、四、三——」   在喊到「發射」時,羅南按下了其中一個按鈕。   安靜無聲地,小飛機從諾亞的手中迅速飛進空中。   它會飛。它真的會飛。   大家都仰頭看著小飛機越升越高。甘薩大笑出聲,藍兒則抬手遮住強光,以免錯過那白色的小小身影。它既小巧又靈活,看起來就像一架真正飛在數千呎高空中的飛機。鏈鋸發出興奮的叫聲,從羅南的肩膀上起飛朝著它追去。羅南操控著飛機忽左忽右,在山丘頂上不斷盤旋,而鏈鋸緊追在後。當飛機回頭經過眾人頭頂時,他按下第五個按鈕。種子從開啟的電池槽中不斷落下,掉在他們的肩膀上。藍兒鼓起掌來,並伸出手去接。   「你這不可思議的生物。」甘薩說。他快樂的心情具有傳染力,如同臉上的坦率笑容般毫不保留。亞當仰頭觀望,露出某種靜止又遙遠的神情。諾亞哇地驚嘆,他的手仍然高舉著,像在等飛機回到手中。而羅南則拿著遙控器站在原地,目光朝向天際,臉上沒有笑容,但也沒有臭臉。他的雙眼露出驚人的勃勃生機,嘴角上揚的弧度既野蠻又愉悅。突然間,他能從夢中取物似乎不再令人難以置信了。   在那片刻間,藍兒有那麼一點點愛上了所有的人。愛上他們的魔法,他們的探索,他們的糟糕與反常之處。她的渡鴉男孩。   甘薩揍了羅南的肩膀一拳。「格林杜爾曾和賢者一起旅行,你知道嗎?就是魔法師和巫師那類的人物,他們幫助他控制天氣——也許你可以夢個寒流給我們。」   「哈。」   「他們還能預知未來。」甘薩又說,轉向藍兒。   「不要看我。」她簡短地說。她毫無靈能力一事已經廣為人知。   「或是幫助格林杜爾預知未來。」甘薩繼續說,其實這句話沒什麼特別含意,他只是在試著滅火。藍兒的壞脾氣和她能增幅他人的靈能力一事都同樣廣為人知。「我們可以走了嗎?」   藍兒搶在他之前迅速撿起望遠鏡——他瞥了她一眼——而其他人則拿起地圖、相機以及電磁頻率探測器。他們沿著完全筆直的靈徑前進,羅南的視線則仍停留在他的飛機和鏈鋸身上,白鳥與黑鳥相映在蔚藍的世界穹頂之上。他們行走著,一陣強風忽地低低席捲過草原,帶來隱藏在陰影中的活水與岩石的氣息,而藍兒則一次又一次興奮地想著:真的有魔法、真的有魔法,真的有魔法存在。

作者資料

梅姬.史蒂芙薇特(Maggie Stiefvater)

紐約時報第一名暢銷作家,其《邊境森林》系列作品皆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而《天蠍騎士》一書則是由美國圖書館協會提名普林茲文學銀牌獎(Michael L. Printz Honor Book)。不僅如此,The Raven Cycle系列更是佳評如潮,首部曲《The Raven Boys》獲選為出版人週刊年度最佳書籍,二部曲《The Dream Thieves》則獲選為ALA青少年類最佳圖書。 此外,她同時也是一位出色的藝術家及音樂家,現與丈夫及兩個孩子居住於維吉尼亞州。 作者個人網站:www.maggiestiefvater.com

基本資料

作者:梅姬.史蒂芙薇特(Maggie Stiefvater) 譯者:Sabrina Liao 出版社:高寶 書系:Spell 出版日期:2016-12-28 ISBN:9789863613688 城邦書號:A52A7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