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5)特裝版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05)特裝版

  • 作者:甜咖啡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2-06
  • 定價:320元

內容簡介

★冬戀特裝包: .不為人知の甜甜日常.三大女主角獨家番外全收錄 .「暖呼呼~依偎取暖」四開防水海報 ★八月漫博,簽名會炸裂式哈哈狂笑落幕! ★金石堂、博客來總榜雙冠王! ★東森新聞、批踢踢、巴哈版、FB熱搜討論! ★前作短短五集,連霸蘋果暢銷榜20次! ★超新星繪師手刀葉首度商業插畫作。 ★《我的朋友很少》平坂讀老師Twitter專文稱讚「希望日文化」!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把幻想女友寫入小說還暢銷熱賣, 就是魯蛇作家的TOP境界! 《拿出妹控氣概吧!》暢銷作家 甜咖啡 最新超展開力作—— 書名太挑釁!尖端原創小說大賞禁止參賽作品(大誤)。 就算中二病也想談戀愛, 但別把個人愛好帶入教學啊!! 怪人社的寫作修煉再次啟航,不過…… 到底跟玩美少女遊戲有什麼關係啊啊啊啊? 弓箭部社長、年級偶像、校園人氣王…… 二次元化的大家,在遊戲中都高高在上, 為什麼只有我還是受盡凌遲的零點一!? 難道,我的人生就是款不能讀檔、不能課金的爛遊戲? 痛著痛著就習慣了,被虐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 新一輪的對決中,壓倒性的強敵前來襲擊! 以所有學生的生命為賭,A高中發動道具「詛咒草人」, 每一天都有九名學生隨機石化,怪人社也跟著淪陷……

內文試閱

  「是的,我就是晨曦。」      月光無法逃離烏雲的籠罩,怪人社裡一片黑暗,我只能模模糊糊看見風鈴的身影。      同時,我也隱約察覺……風鈴的語氣似乎有些異樣。      若是平常,她應該會用「風鈴」來自稱才對。      ……不過。      不過,此時的我將一切都拋諸腦後。      ——多年以來追尋的晨曦,此時就在我的眼前,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了。      我與晨曦從小學一直競爭到國中,既是勁敵也是戰友,兩人不斷參加寫作比賽,以數萬、數十萬、數百萬……乃至無窮無盡的文字構築兩人獨處的世界,同時也牽連起無法割捨的羈絆。      ……如果是晨曦的話,說不定可以理解我吧?      ……如果是晨曦的話,我即使繼續變強也沒有關係吧?      曾經一度站在寫作界巔峰的我,比誰都更瞭解……居於高處的落寞。      對於將寫作視為一切的人而言,那是會將眼中的世界……染為黑白的落寞。      無比單調,亦無比孤寂。      所以晨曦的存在,對於我來說,意義重大。      沒有晨曦,我找不到自身的寫作意義;沒有自身的寫作意義,那我柳天雲就失去了僅有的價值。      晨曦的出現,曾經讓我眼中的世界變得多采多姿。彷彿在黑白兩色的單調世界中,天際逐漸出現了彩虹。      那彩虹,就像是我的世界中……唯一的光。      只要追尋著那道彩虹,哪怕是身為獨行俠的我……也能露出幸福的笑容吧。      只要追尋著那彩虹,就算是像我這種除了寫作之外一無所有、活在孤獨中的傢伙……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容身之地吧。      然而。      然而……如此卑微又渺小的冀望,卻被我自己親手摧毀。      親手將光芒阻絕,以無情的筆鋒將彩虹斬為兩半——當年汲汲於勝利的我,將自己的希望根源徹底葬送後,內心亦成為罪惡感的泉源……於寫作之道上、於我的世界中——再也看不見半絲色彩。      那是連黑白兩色……都不存在的混沌世界。      在那樣的混沌中,我度過了兩年,直到晶星人降臨占領C高中,幻櫻出現為止。      「你不像表面上裝出來的那麼愚蠢,現在表現出來的、傻子般的快樂,只是在掩飾你內心深處的孤獨。      「我們見面到現在總共二十分鐘,你笑過很多次,眼眸深處,卻沒有出現過半點笑意。」      初見面時,幻櫻曾經對我這樣說。      那之後,幻櫻答應我,只要我再次復出,為她取得晶星人的願望……她就會告訴我,晨曦究竟是誰。      雖然我被迫拜師,一次又一次遭到這個名義上的師父耍弄;為了找到晨曦,我攻略過沁芷柔、攻略過風鈴、加入了怪人社,度過了一生中最狼狽的時日。      但是,幾個月後的今天,我終究靠自己的力量,找到了晨曦。      ——這也是我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贏過幻櫻,入手屬於自己的勝利。      *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過去的回憶在剛剛一口氣翻湧而出,瞬間流遍我的腦海。      繼承了那份回憶,現在的我已經擁有面對難關的勇氣。      四周很暗,我必須走近才能看清風鈴。我向前走去,將我跟風鈴之間的黑暗逐步縮減。      我的腳步很沉重。      彷彿正在跨越的,不止是單純的距離……更是包含「晨曦」、「風鈴」這兩層關係的無形隔閡。      最終……我站到了風鈴面前。      此刻的風鈴,沒有綁起平常慣用的雙馬尾,而是任由滑順的紫色長髮披散而下。那份氣質的出眾,將她襯托得如同畫中人物般耀眼。      風鈴看起來非常可愛,楚楚可憐的氣質,令人有把她擁入懷中的衝動。      我吞嚥一口緊張的口水。      「風鈴……不,晨曦,妳願意原諒我嗎?」      我指的是當年的事。      風鈴以柔和的目光注視我,那眼神像水一般溫柔。不過,在那雙眸子的深處,似乎蘊含著一絲無比複雜、我無法讀懂的情緒。      安靜了片刻後,風鈴對我微笑。      「前輩……您願意原諒風鈴嗎?」      「……」      她並不回答我的問題,而是以相同的句子……對我進行提問。      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了想。一般來說,會以這麼柔軟的態度詢問,應該就是選擇原諒對方了。      但是為了取得對方真正的諒解,我依舊不斷地道歉。      「當年的事真的很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那樣獲勝的。現在的我不一樣了,我們重新開始好嗎?在怪人社,我們可以像以前一樣寫作,欣賞對方的作品……呃……雖然現在旁邊多了幾個怪人,不過她們也很有趣不是嗎?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像從前一樣相處哦!」      一邊說明自己的想法,我以懷舊的語氣,向風鈴提起過去的事。      我們兩人曾經一起參加過的比賽實在太多,發生過的趣事更是說也說不完。      「啊,妳還記得之前有一次的作品題目是《我的朋友》嗎?那一次我在稿紙上寫下『獨行俠,是不需要朋友的』就交了過去,結果妳猜後來發生什麼事?」      我陷入了回憶中。      「過了一個禮拜,一個洋蔥頭髮型的總編輯忽然帶著兩個編輯來找我。也不知道是哪間月刊的人,他們竟然向我父母說,請柳天雲不要亂寫,這樣會造成他們審稿上的困難。      「後來我才知道,似乎是因為我每次都拿冠軍,他們審稿起來很省事,所以特別喜歡我參賽……還真是偷懶呢。」      風鈴只是靜靜聽著。      我陷入回憶中:「還有還有,記得有一次妳的父親……隼先生,在『短篇小說中學生全國大賽』的頒獎典禮上跑來找我算帳。呃,那時候他是這麼說的:『竟敢在全國大賽上贏過我可愛的、天使般的、超萌的寶貝女兒,你小子好大的狗膽!』」      剛說到隼先生,這時候……教室角落、沁芷柔用來放衣服的衣櫃,忽然傳出「瑟」的一聲輕響,就像什麼東西撞在櫃壁上一樣。      ……老鼠嗎?      注視衣櫃片刻後,我決定明天要提醒沁芷柔這件事。      我繼續說了下去:「隼先生那時候竟然用了三個前綴詞來形容妳,真是誇張透頂。      「然後他身旁跟著的女僕……是叫桃桃嗎?我小時候還以為那是妳的母親。桃桃她竟然面無表情地摀住隼先生的嘴巴,把『嗚嗚——嗚!』叫著的隼先生給拖走了……」      我以極端懷念的口吻說著當年的事。有著鷹勾鼻的隼先生、以類似明王像的凶惡表情接近的模樣,我至今仍記憶深刻。      不知不覺,我說了好多好多。      風鈴依舊靜靜停著,不做任何回應。      她微微垂下頭,臉孔藏在陰影之中,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那時候隼先生竟然掏出一件軍用的迷彩隱形斗篷,然後……」      我本來還要說下去,風鈴卻忽然抓住我的手臂。      「前、前輩,請您別說了……先別說了……拜託您。」      「呃……好。」      我不明白風鈴為什麼這麼說。此刻的她將前額抵在我的臂彎上,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溫度。      過了一會,風鈴忽然抱住我的手臂並往外走,似乎想要離開這裡。      在離開怪人社前,我拉上了教室大門。      門關上的瞬間——透過被門板阻隔、不斷變得狹窄的視野,沁芷柔的衣櫃剛好是我看見的最後一樣事物。      ……明天真的必須提醒老鼠的事呢,如果她心愛的衣服被咬壞就糟了。      隨著我如此心想,教室大門也徹底關閉。      但不管是老鼠還是河馬或鱷魚,此刻都無法攪亂我找到「晨曦」後的欣喜。      來得比想像中還要輕易的巨大幸福,幾乎要沖暈了我。      ……我跟風鈴慢慢前行。      最後,我送她回到女生宿舍。      「……」      然而,在與風鈴道別之前,一路上都陷入沉默的她……忽然無聲地落淚了。      我摸了摸風鈴的頭,有點搞不清楚她為什麼哭。      是太過多愁善感的關係嗎?還是說……      我替風鈴抹去眼淚,對她微笑。      現在不是落淚的時候。      畢竟。      ——畢竟,這份眼淚,對此刻的我們來說……      似乎,意義太過沉重。      *      「哈啊?本小姐的衣櫃裡面怎麼可能有老鼠!?」      我向沁芷柔提到昨晚的發現,卻被對方狠狠質疑。      沁芷柔調整了一下頭上的髮飾,語氣隨意地說:「我的衣櫃有用特殊的『文字鎖』來鎖上喔。必須用拼音打出文字,然後按下確認鍵,如果文字正確的話,鎖才會打開。假如輸入錯誤一次,文字鎖就會徹底卡死,這樣我隔天肯定會發現的。而且,老鼠怎麼可能會輸入文字鎖。」      沁芷柔說到這裡,像是想起什麼,忽然瞇起眼睛盯著我。      「柳天雲,你該不會想是偷走人家的衣服,所以在套我的話吧?」      「才不是!」      真是的,我明明這麼好心,卻被這樣懷疑。      說好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沁芷柔戳戳我的肩膀,嘴角忽然掛上得意的笑容。      「『文字鎖』這種東西,跟一般的數字鎖可是不一樣的哦——就算我告訴你提示,你也猜不出來,畢竟這個答案全天下只有我跟媽咪知道。」      「?」      「消除緊張的小魔法——猜一個字。」      「啥?」      「你真笨!謎題的答案,就是文字鎖的密碼啦!」      「……好吧。」      確實是相當嚴密的防範措施。      即使沁芷柔把「消除緊張的小魔法——猜一個字」這麼關鍵的提示告訴我了,我依舊猜不出答案。      畢竟只要輸入錯誤一次就會上鎖,而且沁芷柔大概也是第一次把提示說出來……就算老鼠有超乎人類的智商,要打開衣櫃而不被發現,也是不可能的事。      這麼說來,那天晚上聽到的聲響,應該就是我的錯覺。      這時候,怪人社還只有我跟沁芷柔,其他人還沒到。      沁芷柔像是忽然想到某件事,猶豫了一下,然後像小偷一樣東張西望,彷彿在確認附近有沒有人偷聽。      「那、那個……柳天雲?」      我看向她。      一被我注視,沁芷柔便慌慌張張地揮了揮手。      「接、接下來本小姐要說的話,你可不要誤會喔。只是因為本小姐是個大好人,所以才勉為其難地跟你說的喔。」      「?」這傢伙究竟想說什麼。      沁芷柔扭扭捏捏地湊近我,壓低了音量。      「那、那個!如果你真的很想要我的衣物,給、給你一兩件也不是不可以。」      「……」      「就說過不是這個目的了啊!!!!」      *      那之後,我與風鈴之間的關係,似乎沒有太大變化。      風鈴依舊那麼溫柔,我依舊忙於寫作,偶爾在風鈴湊上來時,摸摸她的頭。      怪人社整體的氣氛,表面上,似乎也沒有因為我知曉「風鈴就是晨曦」而有所變化。      ……也是。      幻想世界繞著自己轉動,發生一件事就改變所有人,只有狂妄的笨蛋會那樣認為。      「……」      不過,比起我跟風鈴的牽扯,另一件事讓我比較頭疼。      ……那就是幻櫻。      以晨曦的真實身分作為誘餌,幻櫻出現在我面前,逼迫弟子一號緊隨她的腳步,發生一連串事件後,我加入了怪人社。      但是現在——我自己找到晨曦了。      雖然我不會再次失去寫作的動力,可是與幻櫻之間的關係,頓時變得有點尷尬。      失去了「晨曦」這一層關係作為誘因……再次相見的我們,會露出怎樣的表情呢?      不再以利益維繫關係的我們……會以什麼樣的姿態出現在對方面前呢?      一切都是疑問。      隨著心中的疑問句累積得越來越多,我有點緊張。      但這份緊張終究將被時間所消除,畢竟幻櫻會來怪人社上課,我們的碰面無法避免。      怪人社現在只有我跟沁芷柔,其他人都還沒到。      「……」      心不在焉地想著心事,我在稿紙上畫了一杯空的咖啡杯,接著無意識地用黑色鉛筆將杯面塗滿。      完整的咖啡成形了。      此刻這杯咖啡,看起來……很像苦澀的黑咖啡。      隨著「喀啦」聲響,怪人社的大門被推開。雛雪跟風鈴一起走了進來,風鈴對我微笑。又過了一陣子,桓紫音老師也走了進來。      「吾之眷屬唷!很好,大家都到齊……咦?」她左右張望,「……幻櫻人呢?零點一。」      「呃,為什麼問我?」      「少囉唆!少了一個學生,本皇女還怎麼開課!快去找!」      我幾乎是被桓紫音老師趕出教室。      「……」我站在走廊上發愣了一會。      ……說是找,但是要去哪裡找呢?      想了想,最後我往頂樓陽臺走去。那裡是幻櫻收我為「弟子一號」的地方。      我很快就抵達了陽臺附近,視線透過半段螺旋狀的階梯,看向最上方一扇生滿鏽斑的鐵門。      那扇鐵門之後,就是陽臺了。      平常鐵門都是緊緊關起,此刻卻在海風中搖晃,發出「嘰……嘰……」的刺耳聲響。      我爬上階梯,然後推開鐵門。      「!!」      幻櫻果然在這裡,我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她。      她逆著海風,手搭著欄杆,面向大海的方向,長髮隨風飄起,如精靈般在風中輕快地搖曳。      在推開門的剎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陽光太過刺眼,我眼前一花,將幻櫻的頭髮看成了粉櫻色。      在這一瞬間,我的內心忽然湧上一股強烈的不協調感。      那不協調感非常怪異,彷彿在半夢半醒間,無法分清眼前所見究竟是事實,抑或是虛幻……那種感受。      這種情況,好像晶星人女皇初次降臨C高中……宇宙船的紅光把幻櫻的頭髮映成淡淡的粉紅色時,也曾經出現過。      但是,這種感受極為短暫,在開門的下一瞬間,我的視覺就恢復了正常,眼前出現的依舊是銀白髮色的幻櫻。      我跨入頂樓陽臺。      陽臺上空蕩蕩的,除了幻櫻,只有刺眼的太陽光,與染上腥鹹之氣的海風。      盯著她的背影,我陷入了沉默。      ……彷彿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尷尬,化為繩索捆縛了我,使我像木頭人一樣無法動彈。      幻櫻在這時轉過身,向我看來。      「……」      「弟子一號。」      僅僅一句普通的呼喚,卻讓我感到壓力更加巨大。      因為幻櫻明明在微笑,身上卻帶著不知從何而來的濃厚哀傷。      ……是因為發現我已經知道晨曦的身分了嗎?      ……不愧是我名義上的師父,每次都料中一切,只有這次被我贏過了。      想起自己難得的勝利,加上為了掙脫身上尷尬的重壓,我按著臉,開始哼哼哼地笑。      「哼哼哼哼哼……」      我將五指戟張蓋在臉上,視線透過指縫望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恍若笑聲帶給了我勇氣。      我終於掙脫無形的束縛,一邊笑,一邊往前走。      「名義上的師父唷,給我聽好了——是我柳天雲贏了!我柳天……」      我仰起臉,正準備把尊爵不凡的獨行俠臺詞傾瀉而出,幻櫻卻從我身旁輕輕擦過,離開了頂樓。      「……」      我原本準備好的言語,被沉默所中斷。      在沉默中,我腦海唯一剩下的……是幻櫻離開之前,嘴角那抹複雜的微笑。

作者資料

甜咖啡

性別:我想咖啡只有分甜度吧? 興趣:埋梗吐嘈、寫小說、慢跑。 FB粉絲團:facebook.com/8523as 作者是個明明幾乎不喝咖啡,卻取筆名為甜咖啡的奇妙生物,一切都是心血來潮,設好的大綱幾乎無時無刻都隨著靈感在改變,寫出來的小說內容常常連昨天的自己都會感到驚訝,「啊啊,竟然是這樣展開啊。」 ——努力寫出最有趣的內容,這是我寫小說的宗旨。 不會改變,也不想改變。

基本資料

作者:甜咖啡 繪者:手刀葉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7-02-06 ISBN:4712966351534 城邦書號:SPP7B00034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2頁 / 12.6cm×19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