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零)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零)

  • 作者:甜咖啡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1-17
  • 定價:200元
  • 優惠價:85折 170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注意事項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凡購滿3本漫畫(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與書籍一同購買,即享購書免運費。

內容簡介

◆八月漫博,簽名會炸裂式哈哈狂笑落幕! ◆金石堂、博客來總榜雙冠王! ◆東森新聞、批踢踢、巴哈版、FB熱搜討論! ◆前作短短五集,連霸蘋果暢銷榜20次! ◆超新星繪師手刀葉首度商業插畫作。 ◆《我的朋友很少》平坂讀老師Twitter專文稱讚「希望日文化」! 《拿出妹控氣概吧!》暢銷作家 甜咖啡 最新超展開力作—— 書名太挑釁!尖端原創小說大賞禁止參賽作品(大誤)。 補完不為人知的角色祕辛,謎團即將破曉! 所謂幸運,就是遇到一個讓妳自願變傻的男孩。 謊言的最高境界……就是騙過自己的淚水。 晨曦,同時亦象徵「嶄新的開始」。 柳天雲並不明白,平靜的表象下所隱藏的…… 是構築於悲傷之上的虛假快樂。 亦只有少女自身清楚,為了換取眼前的嬉鬧歡笑, 她,付出了多麼高的代價—— 線索將匯集成流,導出隱藏於怪人社背後的真相! 付出一切代價,搶下新一輪起始的契機…… 她學會將多餘的軟弱藏起,漸漸自對方的記憶中褪出, 哪怕痕跡不復存於世,也只求不再重蹈覆轍的他…… 依舊笑得燦爛。 《在座寫輕小說的各位,全都有病 零》,幻現登場—— 一切早已在起始時註定,發展仍將通往不可逆結局!?

內文試閱

  正方形的院子內覆滿皚皚白雪,一棵老邁的櫻花樹座落正中。櫻花樹外探的枝椏彷彿乾枯的老人之手,朝天空乃至四面八方毫無生氣地延伸。      而有一株伸向東側的枝椏特別寬長,在白雪上投出斜長的黑色影子。      那黑影延伸的盡處,恰好與一隻小巧精緻的涼鞋尖端相接,連成一個整體。      「……樹先生,你今年也不打算開花嗎?」      涼鞋的主人是一名嬌小的幼女。她注視面前垂垂老矣的樹木,大而圓潤的眼睛裡帶著不符合年齡的感慨。      幼女今年只有五歲,玲瓏而迷你的身段已經初具少女氣息,雪白的肌膚粉嫩得像要滴出水,即使是對於美醜定義最愚鈍的人,也能看出眼前的幼女……無疑是個美人胚子——那是還未成長起來,就已經能窺測出未來的驚人美貌。      但幼女渾身上下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卻是她那一頭粉櫻色的長髮。偶爾遇風時,粉櫻色的長髮在空中溢散開來,就像漫天飛舞的櫻花花瓣那樣,能在視覺裡烙下強烈的粉色。      「……樹先生,加油哦。我每天都努力幫你澆水,希望明年你可以繼續努力,往開花的目標邁進!」      幼女坐在通往和室的石頭階梯上,仰天望著櫻花樹,晃在半空中的雙腳一踢一踢。      據說「樹先生」自三十年前被人種下,三十次寒暑匆匆而過,至今從未開枝散葉過。      與這棵座落在庭院中的「樹先生」說話,是幼女的嗜好之一。      哪怕樹先生不斷辜負這家人的期待——從來沒盛開過櫻花,也絲毫無損幼女與「樹先生」聊天的意願。      與樹先生說了一陣子話後,幼女漸漸開始無聊。      其實她常常感到無聊。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她太過優秀,優秀到尋不到目標。彷彿本身就是「才能」、「幸運」、「勝利」等詞的匯集體般,相貌、錢財、課業、人際關係……普通人苦苦追尋一輩子也未必可得的事物,在少女看來,卻盡是信手拈來之物。      這名擁有粉櫻色長髮的幼女,名為「櫻」。      櫻結束與樹先生的對話後,站起身來。      她這一站,嬌小的身段佇立在寬廣無比的庭院中,頓時產生巨大的落差感,給人的感覺更顯矮小。      他們家的庭院占地實在太過誇張,光是庭院,就有普通人家整棟房屋的面積總和。      如果有人搭乘直升機從半空中鳥瞰,更會驚愕地發現:少女所在的庭院,不過是某棟豪華至極的別墅中的小小一隅,零零散散落在各處的小黑點則是傭人或女僕。      別墅內極盡奢華的屋舍與擺飾,與數量多到有些累贅的僱傭者,導致這戶人家給人一種暴發戶的直覺感想。      「呼呣……」      位於豪華別墅正中心的櫻,慵懶地伸了個懶腰。      剪裁合身的洋裝,在她伸懶腰的動作下,變得有些緊繃,導致滑嫩細緻的鎖骨露出小半。      就在此時,櫻身後和室的走道裡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腳步聲最後停在和室的門口,伴隨著拉開木門的聲響,一位名為桃桃的女僕彎腰鞠躬,朝櫻開口說話。      「大小姐,車子已經備好,您可以動身了。」      「……」      櫻回過半張小臉蛋,眼睛睜大,發出了「咦——?」的抱怨聲。      然而,櫻的抱怨並非出自彼此身分差距的高傲——相反的,蘊含著撒嬌似的、一絲懶得前去的不情願。      依舊保持鞠躬動作的女僕桃桃等了一下,沒得到小主人回應的她,恭敬地再次發話。      「大小姐,老爺正在車上等您」      「……」      「大小姐,老爺正在車上等您。」      女僕以謹慎的口吻發言催促。      櫻旋身走向和室門口。      *      ——又打算進行豪賭嗎?      櫻打了個哈欠,心中升起「又是這樣啊」的想法。      走近加長型的進口豪華轎車,一名有著深邃鷹勾鼻的中年男人早已在車上等待著櫻。      即使是久等也沒有露出絲毫不耐煩的情緒,中年男人對櫻展露誇張的笑顏。      「喔喔喔喔!櫻妳來了,快來坐我旁邊。」      「……不要。」      「為、為什麼不要!?櫻——拜託嘛——來坐我旁邊。」      「就說不要了!」      「拜託來坐這邊~~櫻最可愛人最好了,拜託妳啦~~~」      中年男人殷勤地拍響他身旁的座墊,一副傻好爸爸的寵溺模樣。      「……」      櫻刻意表現得很冷淡,但她其實無法真正討厭這個男人。就算他笑得很欠揍,但他對自己真的很好。      而且親生父女的這一層連結,本來就註定兩者會關係緊密。      男人這時候一摸腦袋,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櫻明明想坐在爸爸的旁邊,卻又拚命壓抑著心裡澎湃的情感、不好意思表露……啊啊,我知道了,這就是所謂的傲嬌吧?」      「……再胡說八道的話,我就轉身走人了哦?」      忽然被套上奇怪的屬性,櫻的眼神帶上了殺氣。      上車後,櫻在最角落、最角落的位置坐下,盡量遠離這個有點變態的傢伙。      面對女兒明顯不佳的態度,身為父親的鷹勾鼻男人卻不介意。      一邊示意司機開車,在車身前進的微微震動中,父親對櫻解釋此行的目的。      「呃……我前幾天去『拉勒加加斯』賭博,那個……不小心輸了一千萬元。」      像是害怕櫻聽到這句話會斥責他那樣,他的語氣很謹慎。其實賭博的貨幣單位是美元,這一點他也沒有明說。      在察覺櫻的態度沒有變化後,他才繼續說了下去:      「櫻,妳也知道,拉勒加加斯都是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我也只是不小心把籌碼輸光而已,賭場那些傢伙一聽我還不出錢來,臉色馬上就變了……      「我拿我們家房子的契約做擔保,好不容易才換來一個月的籌錢時間……他們說,如果我一個月後籌不出錢,保證會讓我嘗到超越地獄的痛苦……」      父親的態度已經近乎哀求。      「櫻,依妳看,我們該怎麼辦?」      櫻瞄了他一眼,同時將粉櫻色的秀髮以手掌順到耳後,      她沒有回答父親的問題,而是指向疾駛中的進口豪華轎車,冷靜地提出反問。      「司機開車的目的地這麼明確,其實你早就知道怎麼辦了吧?既然知道,那又何必開口試探。」      「……真不愧是櫻啊。」      父親讚賞似地一拍掌。      「……」櫻白了他一眼。      *      這個在祕密賭博之國「拉勒加加斯」一夕之間輸得傾家蕩產的可憐男人,名為隼。      可憐,卻也可恨。      因為這個男人是個徹徹底底、無可救藥的爛賭鬼,愛好豪賭的性子沁透到了靈魂深處,那是就算墮落地獄底層也無法更改的罪惡根性。      可以說,隼的人生就是由無數場賭博所構成的經歷。      但那些經歷,往往是輸多贏少。      所以他是個悲哀的傢伙,空有堅強無比的賭性,卻缺乏帶來致勝關鍵的優秀賭技。      ——從只敢賭彈珠的小鬼,成長為能把家產一口氣全部壓上、然後輸個精光的賭鬼那年,隼不過才二十五歲。      在二十五歲那年背上了天文數字的負債,隼一邊埋怨著上天不公,然後以身分作為擔保,借了一大筆錢試圖翻本,繼續進行豪賭。      繼續賭。      繼續賭。      繼續賭。      最後毫不意外地,又輸了個一乾二淨。      「只不過是賭博之神沒有眷顧我罷了!我不信永遠不會贏。賭了這麼多年,我遲早會贏一把大的!」      幾年後,二十七歲的隼以惡狠狠的口氣對著天空大吼。      家產散盡,連身分也押給地下錢莊做借貸擔保的他早已信用破產,想不到其餘生財之道的隼開始行竊。      幸運地從銀樓偷到了許多值錢物品,並且於黑市中販售後,隼再次入手了一大筆錢。      ……然後短期內盡數投入賭場。      三天後,他窮得連一碗牛丼飯都吃不起。      被人攆出賭場的隼,埋怨著命運的不公,坐在路邊唉聲嘆氣。      「難道賭博之神在天上的地位不如命運之神,所以不敢眷顧我這位忠實信徒?唉……這算是職場霸凌嗎?唉唉唉唉,看來不管是神靈之國還是人間界,每個人都非常現實啊……」      身上沒有半毛錢的他,當夜被一名好心路過的二線模特兒收留。      人品不怎麼樣、長相倒是十分高標準的隼,厚顏無恥地在模特兒的公寓住了一個禮拜後,兩人迅速墜入愛河。      又過半年,模特兒懷孕了。      再十個月後,他們的小孩出生。      嬰兒是個女孩。      由於是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誕生,這個剛出世的女孩,被取名為櫻。      雖然升格當了父親,但年近三十的隼依舊無法戒掉賭博的習慣。三天一小賭,五天一大賭,且金錢的來源都來自戀人——他的所作所為迅速地消磨了模特兒的耐心與愛意,最後他們分手了。      帶著年幼的櫻搬出了模特兒母親的公寓,隼在打工地點附近租了一間破爛又狹窄的套房,以微薄的薪資供養著父女兩人生活所需。      因為必須撫養嬰兒,這段時期……隼的賭性終於收斂了一點。      但也僅只於一點。      除了日常生活所需最低限度的金錢之外,隼依舊會把所有薪水拿去博奕,試圖賺回一筆大的——當然他每次都無功而返。      為了能有更多時間在賭場裡廝混,隼甚至以嬰兒方巾把女兒繫在背上,時時如此出入賭場。      由於帶著幼兒賭博的行徑實在太過怪異,隼「保母賭徒」的名號不脛而走。      隼的賭博根性爛到了骨子裡,但這個惡賭鬼唯一做過的好事,就是在最貧困的時候,也沒有像其他的重度賭徒那樣,起過捨棄家人的惡質心態。      彷彿是隼的一念之仁獲得了豐碩的回報,他口中的「賭博之神」似乎也終於擺脫了職場霸凌,打算眷顧這名倒楣的信徒,隼迎來了人生中最大的幸運。      ——他的女兒櫻,是一名超乎想像的天才少女。      彷彿擁有選擇正確答案的超能力那樣,櫻的賭博直覺敏銳到堪稱恐怖。      地下賭場往往涉及不乾不淨的作弊手段,在某次賭局揭曉前,年僅五歲的櫻注意到了負責賭局進行的荷官們眼神有不自然的牽扯,當下拍了拍父親的背,在隼的背上劃了個數字「七」。      隼迅速會意,在荷官停止下注前的最後一秒,將所有籌碼放在代表數字七的格子裡。      所謂的「所有籌碼」,在當時是隼的全部身家,若是這一把落空,將會面臨一貧如洗的窘境。      雖然隼過去也進行過許多次不顧一切的豪賭,但那些押注畢竟都出於自身抉擇,哪怕是輸了,至少也享受過一擲千金的快感。像這樣將關鍵賭局交由他人決定——打個比方的話,就像士兵身處步步牽扯生死、時機稍縱即逝的戰場上,卻必須藉由別人代扣扳機。      何況給予隼提示的,只是個年齡剛滿五歲的稚女……或者說蘿莉。      所以在任何人看來,隼的行為都怪異到堪稱愚蠢。      但那些人卻永遠不會明白……對於賭博中毒的隼而言,將鹹魚翻身的可能性一口氣投注在自己的女兒身上,這也是一種精彩萬分的博奕方式。      事實也證明,隼這輩子做過最正確的事,就是相信了自己的女兒……櫻。      在荷官開始轉珠後,地下賭場掀起巨大的喧譁聲。      隼緊張地盯著賭局,他的手掌心滿是不安的汗水。      最後的最後……      ——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代表勝利的轉珠,落在了賠率超過一千倍的七號格子內。      *      在隼發現女兒的賭博才能後,又過了一小段時間,櫻已經滿六歲了。      畢竟是賭徒,終究喜歡親自下場,隼的財富隨著他的濫賭濫花,永遠在「家財萬貫」與「身無分文」兩者之間徘徊。      但不管他輸得再怎麼徹底,只要他的女兒櫻還在,他就永遠擁有東山再起的資格。      嘗到甜頭的隼,開始把賭資毫無節制地加大,一擲千金已經不足以形容這名賭徒的闊氣。      很多時候,當隼欠了一屁股債回家時,背上的債務往往沉重得會讓所有富豪為之皺眉。      不得不說,隼當初在最困難的時候沒有放棄櫻,是他人生最正確的抉擇。      櫻也給予了同等的回報,在看見隼又一次帶到面前的債務單時,哪怕數清了這負債究竟有多少位數,她也只是點點頭,說了一句話。      「我們去賭。」      「……那、那個,他們只給我三天的籌錢時間,而且能去的賭場現在都明令禁止我進入了……」      隼越說越小聲。      這個男人竟然向年齡不到自己五分之一的幼女求助,可謂厚顏無恥兼無能。但他一生一次的巨大幸運,猶如凶猛的浪潮,止也止不住。      身為父親的幸運來源,櫻輕輕地嘆了口氣。      「……那也沒關係,給我一點時間思考,我會想辦法。」      「真不愧是我的女兒!」隼厚顏無恥地這麼說,想摸摸自己女兒的頭示意嘉許,卻被櫻輕巧地避開了。      隼也不以為意,在櫻慢慢遠去後,露出了鬆一口氣的笑容。      隔天,在櫻的示意下,隼站在國內食品企業龍頭——「E.T」總公司前。      抬頭望著高高矗立於鋼筋叢林中的「E.T」總公司,足足有七十樓的高度讓隼看傻了眼。      原本隼在出發前還充滿希望,認為櫻發現了某間隱密的賭場,但來到目的地後,希望卻被徹底粉碎了。      抱著萬一的僥倖心態,隼還是開口發問。      「這、這棟大樓裡有隱藏的地下賭場?」      「……想太多了,怎麼可能會有。」      帶著點鄙視,櫻瞅了沒用的父親一眼。      聽到沒有賭場後,隼一下子愣住。      「咦?那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賺錢。」      「妳說賺錢……可、可是這裡沒有賭場呀?」      「……隼,你的腦袋究竟是什麼構造呀?為什麼你的行動方針裡只有『賭博』能夠賺到錢?」      「本來就是只有賭博能夠賺到錢啊!」      「……」      如果代換成網路上的表情符號,櫻現在的表情大概就是「= =」這樣子的無奈神情吧。      看來惡賭鬼的腦袋構造確實異於常人。      為了讓這個異於常人的老爸理解自己的計畫,櫻用六歲小孩也能聽懂的方式進行說明。      ……到底誰才是小孩子啊——櫻如此心想。      雖然在心裡吐槽,櫻還是展開了簡潔有力的講解。      「我們去騙錢,去這間『E.T』公司裡面騙他們的領頭人物。」      「騙、騙錢?」      太過簡潔有力的說明讓隼嚇了一大跳。      櫻又輕輕嘆了口氣。      「對……騙錢。」      「要怎麼騙呀!我是職業賭徒,又不是職業騙子!」      隼發出恐慌的大叫,引得許多路過「E.T」公司的路人向他看去。      他趕緊掩住嘴巴,以無助的眼神盯著自己的女兒。      櫻再次開口解釋。      「……我查到這間公司旗下的食品,很多都是用黑心油來進行製造作業,雖然他們掩飾得很好,把證據銷毀得徹徹底底,連我也找不到證據,但是從與油廠之間的資金流動還是可以看出端倪,利用這點來威脅他們就可以拿到錢。」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妳剛剛說妳也沒有證據?」      「對,我沒有證據。」      「沒有證據要怎麼跟他們要錢!?他們又不是傻子!!」      「所以要用騙的,假裝我們有證據,而且背後有勢力支撐。」      「怎麼可能騙得過去!!」      「……你不相信我嗎?」      年僅六歲的幼女撇了撇嘴角。      猶如神賜的細緻五官,使得櫻笑起來比一般人好看許多,就算是撇嘴角這種動作,看起來也有種動人心魄的美態。      櫻白白嫩嫩的幼小身軀,並不足以為她提供足夠的氣勢。      但她那對如天空般顏色的淺藍色眸子,卻有著吸人目光的魔性。      面對「……你不相信我嗎?」這種提問,最終……隼做出了答覆。      「我相信。」      一起走入「E.T」食品總公司,隼的心裡還是感到毛毛的。      在沒有第三者會聽到談話的角落,隼像是要維持大人最後的尊嚴那樣,努力想提出一點不同的意見來。      「那個……櫻,就算妳真的騙到錢,我們又沒什麼勢力背景,被『E.T』公司的人秋後算帳怎麼辦?」      「……我會想辦法解決。」      櫻本來正在思考等一下的對策,所以只是隨口回答。      但相當不安的隼再次開口追問。      「那如果他們後悔了、發現不對勁了,提起訴訟要討回錢怎麼辦?」      「……我會想辦法解決。」      「呃,或是他們給的錢不夠多,那怎麼辦?」      「……我會想辦法解決。」      「那……」      「吵死了!你吵死了!你是『怎麼辦先生』嗎!人家這不是在思考解決方法了嗎!」      櫻氣憤起來,往父親身上用力揍了一拳。      *      那天步出「E.T」食品總公司時,隼就像踩在棉花糖般柔軟的白雲上,腳步飄飄晃晃,一時間被幸福沖昏了腦袋。      他沒有從「E.T」食品總公司帶出任何一張鈔票,但他的帳戶內多了兩千萬美金。      直到錢入了帳戶,隼還是迷迷糊糊的,完全搞不清楚犯案過程。      他只知道,自己不知為何得到了上樓見大老闆的允許,然後帶著櫻一起踏入對方的辦公室。櫻只花了不到五分鐘與大老闆交談,說了些艱澀難懂的術語跟暗號後,大老闆雖然咬牙切齒,但還是乖乖把錢劃到了隼的戶頭裡。      身為夥同犯案的當事人,他卻完全無法理解櫻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      隼唯一能夠理解的,就是自己的女兒……櫻,是個遠遠超乎想像的超級天才,才能簡直氾濫到過了分。光是看書自學一年,就吸收了常人一輩子也無法習得的知識量。      「妳是怎麼辦到的?」隼本來想問這句話,話到喉嚨卻又縮住。      畢竟他可不想再被稱為「怎麼辦先生」。

作者資料

甜咖啡

性別:我想咖啡只有分甜度吧? 興趣:埋梗吐嘈、寫小說、慢跑。 FB粉絲團:https://facebook.com/8523as 作者是個明明幾乎不喝咖啡,卻取筆名為甜咖啡的奇妙生物,一切都是心血來潮,設好的大綱幾乎無時無刻都隨著靈感在改變,寫出來的小說內容常常連昨天的自己都會感到驚訝,「啊啊,竟然是這樣展開啊。」 ——努力寫出最有趣的內容,這是我寫小說的宗旨。 不會改變,也不想改變。

基本資料

作者:甜咖啡 繪者:手刀葉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6-11-17 ISBN:9789571067001 城邦書號:SPP7B00007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48頁 / 12.6cm×19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