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01)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01)

  • 作者:小鹿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0-13
  • 定價:210元
  • 優惠價:85折 179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內容簡介

病得越重,能力越強,責任越大! 「Trust me!這本書絕對不是在說作者。」輕小說後記界王者.小鹿最新力作—— 呿!中二、腹黑、無口,只是「假性格」, 強迫症、妄想症、忽略症,才是現代化真潮流! ★《當戀愛成為交易的時候》、《山海相喰異話》話題作家小鹿全新力作! ★前作特裝版創下旋風秒殺紀錄! ★知名香港同人社團「風林火山」擔綱繪製精美插圖! ★連續兩屆FF展,掀起話題熱潮! 我有病。 以上說來看似震撼,但只是實話實說。 社會在走,精神疾病要有—— 我有病,還病得不輕,卻很搶手。 我,感覺相連症(Synaesthesia)患者。 可以用眼睛聽,可以用耳朵聞, 光用鼻子嗅嗅,就能知道路人內在美顏色, ——現任「病能者研究院」俘虜兼研究對象。 而故事,就從病得最重的院長,頭~掉下來開始! 【病能者研究院卷宗 字第9487號】 ◎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症狀「不能說謊」。 病能:誠實領域。當個乖寶寶,否則說謊者死! ◎科塔爾氏妄想(Cotard's Syndrome),症狀「死亡幻想」。 病能:致死領域。凡陷入其中,直接成為活死人! ◎愛麗絲夢遊仙境症候群(Alice in Wonderland Syndrome),症狀「視覺異常」。 病能:認知領域。視線所及,萬物扭曲! ◎忽略症(Neglect Syndrome),症狀「無視左邊」。 病能:刪除領域。出現於左邊者,直接抹殺!

內文試閱

  被惡夢所苦的我不斷呻吟。      過去的情景不斷在腦中閃過。      大火、屍體、不斷互相殘殺的人們……      以及——      佇立在那之中微笑的季晴夏。      「武大人。」      一陣輕柔且堅定的搖晃將我從夢中拯救了出來。      我猛然睜開雙眼,結果看到跪坐在我床旁、以右邊的身體面對我、一切如常的季晴夏。      於是,我顫抖著伸出手。      「晴姊……」      「奴婢不是姊姊喔。」      她搖了搖頭,以溫柔可人的治癒笑容道——      「要是再認錯人,奴婢會難過到想要殺了武大人的。」      「……一早聽到這句話,還真是讓人瞬間清醒啊。」      「那真是太好了,乾脆以後奴婢都用『殺了你』來代替『早安』吧。」      「拜託不要。」      在我眼前以奇怪自稱詞作為主詞的人,名叫季雨冬。      她是季晴夏的雙胞胎妹妹,除了髮型和髮色外,與季晴夏有著一模一樣的長相和身材。      所以剛從夢中醒來的我,才會一不小心把她錯認成是季晴夏。      季雨冬將直順的黑色長髮盤在身後,變成一個漂亮的髮髻。      她身上穿著古代女子會穿的白色漢服,下半身的長襬是紅色的,腰間的隱扣繫帶則是黑色的樣式。      正如她的自稱詞,她的模樣就像是古代服侍官員的婢女。      她用右手摸了摸我滿布冷汗的頭,有些擔心地問道:      「武大人又夢到過去的事了?」      「嗯……」      「從兩年前開始,武大人就常常作惡夢呢。」      「是啊。」      「時間過得很快呢,自從姊姊消失後,轉眼已經兩年過去了。」      看著與季晴夏有著相同容貌的季雨冬,我不由得想起兩年前的事。      兩年前,發生了一起轟動全世界的大事件——「晴夏案」。      季晴夏在一夜之間將所屬研究所的人全都殺光,就此消失無蹤。      因為季晴夏是發明「病能者理論」、改變這個世界的天才,所以全世界的人都對此案件表達了高度的關注。      而在那場慘案中唯一存活下來的人,就是我和季雨冬。      換言之,當天的真相,唯有我們兩個知道。      這也是我和季雨冬被關到了這所「病能者研究院」中的原因。      只要一天不說出真相,我們就不能離開這裡。      「有任何關於姊姊大人的消息了嗎?」      「沒有……該說真不塊是晴姊嗎……」      即使全世界都在找她,但仍絲毫線索都查不出來。      「該不會姊姊大人已經、已經……」      季雨冬雖然沒有將後面的話說出來,但我明白她的意思,於是,我拍了拍她的頭。      「放心吧,她可是晴姊耶,我相信她一定不會死的。」      更何況,就算真的死了,也會留下屍體,不過現在仍一點消息都沒有。      「奴婢不擔心的。」      她用右手握住我擺在她頭上的手,閉上右眼淡淡地說:「因為奴婢相信武大人一定可以拯救姊姊大人的。」      「……妳對我還真有信心。」      我自己都沒這麼有信心。      「因為除了姊姊大人外,武大人是奴婢在這世上最相信、最喜歡的人了。」      「…………」      聽到她的話,我不禁陷入沉默。      「怎麼了嗎?」      「妳說這種話都不會害羞的嗎……」      「不是早就在以前說過了,奴婢絕對不會對武大人說謊的。身為奴僕,這也是很正常的事吧。」      「那也不能有話就直說啊。」      就是因為這樣,明明整個人溫柔又散發治癒氣息,卻常會無預警地吐出驚人之語——      「這樣子做又沒有礙著誰,武大人你很煩耶。」      ——就像現在這樣。      真要說的話!一個奴僕才不會這樣跟主人說話呢!      「這件事我們已經爭論許多次了,奴婢也沒有任何想要改變的意思,因為——」      她用大拇指指著自己豐滿的胸。      「有話直說就是奴婢的忍道——」      「等一下——!」      我趕緊用雙手捂住她的嘴!      別直接用《火○忍者》的名臺詞啊!      「而且,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會有人自稱是奴婢啦!」      「因為姊姊大人之前在沉迷古裝劇時,一直說希望有個婢女服侍她,所以在她的調教下,奴婢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晴姊那個傢伙……」      難怪有一段時間,季晴夏一直自稱「本宮」,還強迫自己的妹妹穿上古裝。      「而且男人應該都希望有個婢女服侍吧,那我們可謂各取所需啊。」      季雨冬豎起手指說道:      「武大人滿足了大男人的虛榮,而我則滿足了在背地裡嘲笑你膚淺的需求——」      「妳這哪叫背地!根本就是當面在笑我!」      「奴婢無法對武大人你說謊啊,奴婢也很無奈。」      「妳根本就是假借不說謊然後說真心話損我!這世上哪有這麼不治癒人心的婢女!」      「要是真的拿出真本事來,奴婢要治癒人心可謂是小事一椿。」      「是這樣嗎?我可不是這麼簡單就能被討好喔——」      「武大人在上——」      跪坐在地的她突然低垂脖子微欠身子,施了一禮。      「奴婢在此有禮了。」      「…………嗯。」      看著一個美少女在自己底下採取低姿態,我不由得滿意地點了點頭。      「奴婢能討武大人歡心,感到非常心滿意足。」她咯咯笑道:「雖然奴婢覺得武大人挺膚淺的,但奴婢不說。」      「妳已經說了!」      「而且別拿古代那些丫環跟奴婢比,奴婢可是充份吸收現代知識,進化成了『現代化的婢女』!」      「現代化的婢女……?」      這是什麼嶄新過頭的名詞。      「古代的丫環,是不可能與奴婢我匹敵的!」      「為什麼?」      「因為為了服侍武大人,奴婢磨練出了古代人絕對做不到的神技——」      季雨冬「啪」的一聲揮了一下手上的衣袖!      氣勢驚人的她右手握拳,右腳伸出,將身子擺成了橫躺——      「喵~~~~~~~~~~」      然後喵了一聲。      「………………………………………………………………」      「武大人在上喵,奴婢在此有禮了喵。」      化身為貓的季雨冬抓住了我的小腿,開始用她的臉磨蹭。      「這就是……妳說的神技?」      果然驚人。      可謂是完全的低智商壓制。      在得到治癒感前,我首先得到的是優越感和安心感。      ——幸好自己還有救。      ——幸好自己沒有變成這樣。      看到我一句話都說不出的模樣,一臉得意的季雨冬解除貓姿態說道:「這就是現代化奴婢的優勢了,因為古代人不會角色扮演,對吧?」      「……是沒錯。」      「既然不懂扮演女高中生、女教師、女護士之類的東西,那根本就無法讓武大人感到真正意義上的治癒吧?」      「不一定要角色扮演才能治癒他人吧……」      「武大人你太天真了!」      季雨冬以驚人的氣勢一口斷言——      「沒有男人不喜歡角色扮演!」      「…………」      「這世上只有兩種男人:一種是喜歡角色扮演的男人,一種是假裝自己不喜歡角色扮演的男人!」      「……總會有人不喜歡吧?」      「那就是偽君子!」      「假如他是真的不喜歡呢?」      「那就是性無——」      「喂————————!」      我再度用雙手捂住她的嘴!      「再怎麼有話直說,這也過頭了吧!」      「奴婢只是說出理所當然的事實,武大人自己不也是喜歡女孩子角色扮演的模樣嗎?」      「我才沒有——」      「小武。」      季雨冬聲音突然一沉。      她右手扠著腰,站起身來露出自信的笑容。      「兩年不見了吧。」      「晴、晴姊!」      是好久不見的季晴夏!      我下意識的想要走下床去——      「呵呵。」      季雨冬解除了她的模仿,坐到地上露出壞心的笑容道:「剛剛武大人是不是說自己不喜歡角色扮演?」      「……」      她用玉蔥般的手指輕點著我的額頭。      「不知道武大人能不能再大聲、肯定地說一次剛剛所說的話?」      「是我不對……」      這個古靈精怪的傢伙!竟然利用我對季晴夏的思念——      「不過呢,要是哪一天姊姊大人真的回到我們身邊就好了。」她伸展了一下身子說道:「這樣武大人一定會開心吧。」      「嗯……」      「要是需要幫忙什麼,武大人就跟我說吧,奴婢會竭盡所能在後方支援武大人的。」      「雨冬……」      「嗯?」      看著她與晴姊完全相同的美麗側臉,我忍不出開口問道——      「妳……曾怪過我們嗎?」      在兩年前的「晴夏案」後,季雨冬受到重傷,連像個正常人行走都做不到,只能一直關在我的房間中,一步都無法踏出去。      「妳曾責怪我和晴姊嗎?讓妳的世界變得一點都不完整?」      「完全不怪。」      「即使……我們將妳變成如此淒慘的模樣?」      這個問題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問了,但每次季雨冬的回答都一樣。      她端正坐姿,露出微笑,說道:      「奴婢從來不曾怪過武哥哥和姊姊大人。」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奴婢說過了,奴婢只會對武哥哥說實話。」      抬起頭來的她稍微側了側身,此時——      她只有一半的臉龐出現在我眼前。      宛如左邊的世界消失,她的頭、上半身、下半身以中線為界,左邊的部分被塗上了一層黑。      她的面容少了一半,身體少了一半,也看不到左手和左腳。      並不是真的失去這些身體部位,但只要是位於她左側的東西,就會被一片黑暗給籠罩、吞沒。      ——就像是季雨冬沒有左邊的世界。      她無法控制這個現象,只能任憑這股黑煙將她的左方給抹消。      注視著她左側的漆黑,就像是在看著我和季晴夏在兩年前所犯下的錯誤。      於是,我不禁轉開了目光——      此時,一股溫暖撫上了我的左臉龐,將我的頭轉了回去。      季雨冬以再認真不過的淡藍雙眼凝視我。      「武大人,看著我。」      「嗯……」      「聽好奴婢接著所說的話。」      「……」      「奴婢的主子是武大人和姊姊大人。」      以右手三指點地,她將頭貼到地上後向我行了一個禮。      「不管主子怎麼對待奴婢,那都是恩典,奴婢絕對不會有絲毫怨懟。」      抬起頭來,她露出溫柔的笑容道:「所以,不管奴婢身上曾經發生過什麼,都請武大人千萬不要在意。」      聽到她這麼說,我忍不住愣了一下。      過了良久良久,我才問道:「妳該不會就是為了這樣,才一直以奴婢自稱……」      為了怕我和季晴夏有罪惡感,為了怕我們顧慮她——所以她才一直打扮成婢女的模樣。      她想告訴我們,她從沒將過去的事放在心上。      「『我為何一直扮成婢女』——這個問題,奴婢心中有答案。」      露出促黠的笑容,季雨冬手指抵著嘴脣說道:      「但奴婢不說。」

作者資料

小鹿

小鹿,在西元3016年時被封為「閉月羞花楚楚可憐美麗動人國色天香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這些形式詞都不適用但是非常會寫後記的作者」。

基本資料

作者:小鹿 繪者:Mocha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6-10-13 ISBN:9789571069296 城邦書號:SPP7B00007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80頁 / 12.6cm×19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