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超級偵探海莉:經典新視界6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善意的謊言」受歡迎,還是「忠於自我」更可貴? 成長,就是一步步探索人生的祕密 小六生海莉立志當偵探,她隨身攜帶祕密筆記本,裡頭記錄的對象包括家人、鄰居、路人、同學、老師,甚至包括兩個死黨。她直言不諱的寫下看法: 如果我是品基他媽,一定很後悔生下他。 蘿拉笑起來好白痴喔。她應該戴一下牙套。 我認為,艾爾森老師是那種你懶得想起第二次的人。 有一天,筆記本從背包裡掉出來,被所有同學傳閱,海莉頓時成為全班公敵! 被孤立的海莉該如何面對同學們的抵制報復和老師、父母的責難?她能夠得到任何人的支持嗎? 《超級偵探海莉》長銷半世紀,被視為「青少年寫實小說」的開創巨作,榮獲《紐約時報》年度好書、《學校圖書館期刊》百大兒童小說等多項大獎,「偵探海莉」成為兒童文學史上的代表人物。美國國家書卷獎得主強納森.法蘭岑及多位名家都曾撰文推薦本書。這個故事以校園生活為場景,真實坦率的描繪孩童心理和成長過程的難題,帶出「同儕互動」、「誠實的藝術」等議題。 【感動推薦】 (以上依姓名筆劃排列) 王文華(兒童文學作家) 江福祐(新北市板橋國小閱讀推動教師) 吳怡慧(臺北市立大學特殊教育學系助理教授) 岑澎維(兒童文學作家) 李苑芳(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創辦人) 柯華葳(國家教育研究院院長) 陳培瑜(凱風卡瑪兒童書店的起點) 傅林統(兒童文學工作者) 劉鳳芯(中興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蔡明灑(朗朗小書房創辦人)

目錄

【經典新視界】出版緣起 導讀 海莉和她的小本子/劉鳳芯 推薦文 孩子心中的祕密/王文華 用心觀察生活的寫作家/江福祐 孩子的眼睛都在看/吳怡慧 當孩子的心靈導師/岑澎維 誠實與謊言間的美麗糖衣/李苑芳 誰的誠實算數?/柯華葳 無與倫比的「人性」偵探/傅林統 探索人性的幽暗面/蔡明灑 第一部 1 嘉麗小姐的祕密 2 開學第一天 3 放學後的偵探時間 4 珍妮的實驗室 5 嘉麗小姐去約會 6 看電影風波 第二部 7 古怪的耶誕大餐 8 羅賓森夫婦的大手筆 9 練習當洋蔥 10 筆記本失竊記 11 全班公敵 12 追捕偵探社出擊 13 偵探的反擊 14 不一樣的醫生 第三部 15 爸媽的神祕計畫 16 超級偵探的決定

序跋

【經典新視界】出版緣起 不只是好故事,也是生命中重要的事
  回想童年時代,與「閱讀」有關的回憶總是溫暖而充滿愛:晴朗微風的週末午後,父親牽著我的手走進兼賣各式文具、參考書的社區小書店,讓我挑選自己喜歡的書。經過一番躊躇猶豫,把架上的幾本書拿上又拿下,好不容易選定了書(很節制的一次只挑一本),讓書店老闆用素雅的薄紙包起。而後喜孜孜的捧起書,父女倆手牽手,愉快的散步回家,期待不久之後的下一趟「買書小旅行」。   彼時在小女孩心田深植的閱讀種子,如今已發芽茁長,讓我成為悠遊書海的愛書人。而今有幸成為出版人,最美麗的理想便是為孩子們出版好書,讓他們享受我曾經享受過的,關於閱讀的種種美好。   近年來有不少專家學者發表「閱讀與人格發展」的相關研究成果,指出「閱讀小說」是培養解決問題能力的絕佳方式。小說情節往往呼應現實人生;觀察小說主角的思考邏輯與行為模式,擴展了讀者的生活經驗,提升與人群和環境對應的能力。   諾貝爾文學獎作家馬奎斯筆下迷人的魔幻世界,原型來自童年時期外婆娓娓敘述的鄉土神話傳奇。外婆的故事穿過門外的雲絮與穹蒼,緩緩飄升,擴展了幼年馬奎斯的想像,使他融入幾千里外另一世代的眾多心靈,與不同時空的人群同悲共喜。   暢銷小說《哈利波特》作者J.K. 羅琳曾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勉勵畢業生:人類是地球上唯一不需要「親身經歷」、便能「設身處地」想像他人心思和處境的生物。而啟動我們內心這股「魔法想像」與豐沛能量的泉源,正來自一部部開展讀者眼界與想像力的文學傑作。   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說:「『經典』是每次重讀都帶來新發現的書;經典之書對讀者所述永無止境。」   經過縝密的評估、規劃並諮詢專家學者,遠流出版於二○一六年初春隆重推出【經典新視界】書系,為少年讀者精選世界經典傑作。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多數書目為數十年來首見中文版,盼能為讀者彌補過往錯過的美好。這些好書均已在國外長銷半世紀,是一波波時光浪潮淘洗而出的珍珠,更是世界文學史上的瑰寶,榮獲國際大獎或書評媒體高度讚譽,值得品讀、典藏。   每本書不但有好看的故事,更有豐富深刻的議題。我們相信透過閱讀,能讓人生中各個階段重要的思考課題自然融入孩子心中;特別是家庭情感、土地認同、情緒管理、同理包容、人際關係、獨立思考、滋養創意、追尋夢想、公民意識……等。   這些好書陪伴孩子面對成長課題、養成一生受用的態度與價值觀,也幫助成人讀者深入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成為孩子的傾聽者與陪伴者。為此,全系列每本書均委聘專家學者撰寫深入導讀,培養讀者的精讀力與思辨力,並可作為親子互動或教學活動的指引。   我們期待——透過經典好書涵養孩子的美感品味和情感底蘊;對生活有豐富的感受,對他人有同理包容之心。   我們期待——透過經典好書讓孩子培育深刻思辨、演繹批判和創新領導能力,進而拓展寰宇視野;在學習與成長過程中,站得高、看得遠。   我們深切期待——【經典新視界】為孩子構築與閱讀和家庭相關的美好記憶,讓孩子大口吸納成長的養分,眼中閃爍著被好故事點亮的靈光,看見新視界!
導讀 海莉和她的小本子
◎文/劉鳳芯(國立中興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海莉永遠帶著筆記本、並隨時隨地做筆記——無論課堂上、與父母聊天當下、甚至是心理醫師的診間;一旦筆記本被扣留、被奪去,海莉的頭腦就無法思考、生活便失去意義、甚至焦慮得快要發狂。要了解海莉與小本子密不可分的關係,得從她的家庭看起。   海莉.威爾許生長於紐約都會,是上層家庭的獨生女,父親從事影視行業,母親過著每日上髮廊、玩橋牌、出席派對的貴婦生活。威氏夫婦關愛海莉,卻苦無時間和心思陪伴;自幼,海莉的飲食便有家中的廚子打理,生活作息則由保母嘉麗小姐監護。縱有開明理智的保母相伴,學校也有一二好友,海莉依然相當孤獨——尤其保母離職結婚之後。書寫筆記因此不僅是海莉觀察記錄人生百態的方式,也是她探究反思自我身分的重要媒介。   「我是誰」這個問題,不僅海莉想問,《愛麗絲夢遊仙境》書中的女孩也同樣疑惑。當愛麗絲吃下蛋糕,身體突然長高變形、口中吐出的詩句也荒腔走調、驚覺自己變得跟昨天不一樣,愛麗絲腦中浮現的首要問題便是「我是誰?」   此書原書名「Harriet the Spy」一語雙關:海莉想當間諜,是因為她「想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在她的認知中,間諜必須知己知彼,所以可以助她達成欲知天下事的願望;不過在海莉實際展開的偵察行動上,「偵察窺探」的成分其實多於「間諜」,所以同時也是一名偵探。儘管如此,間諜雙重身分、表裡不一、大隱於市的特質,仍然反映了女孩海莉的生命狀態。在海莉的筆記本尚未旁落他人、她的「真面目」還沒公諸於世之前,海莉表現於外的不過是個尋常的十一歲小孩、一個無異樣的六年級學生,她真正的想法只能隱藏在筆記本中的字裡行間,真性情只能存封於位在閣樓的房間。當「東窗事發」、筆記本內容被攤在陽光下,不折不扣是真實世界間諜身分曝光的悲慘下場翻版。海莉如間諜般表裡不一的生活,也正是她每日放學回家吃完點心之後,必定出門展開偵察窺探行動的原因,因為海莉希望透過城市漫遊,親眼窺見、探知更多關於他人生活的表象與真實——包括保母嘉麗小姐卸下保母身分後的私生活、同學小波下課回家之後扮演的角色、雜貨店成員在忙碌生意背後的家庭互動、富婆龐太太的閨中獨居歲月……以期釐清自己的身分、尋思自己想過的人生。   作為一名寫作者,女孩海莉不僅再現早期女性作家獨具的書寫特質——筆記形式的私密書寫、從屋內人們的蜚短流長中取材,也讓人聯想起誕生於距今一百五十年前、《小兔子彼得的故事》創作者碧雅翠絲.波特小姐。波特有著與海莉類似的童年:家境富裕、日常作息由女家教照看、和父母關係疏遠。在波特成長的十九世紀後半,女性的意見與聲音尚未受到重視,波特因此僅能在日記中寫下她對上流社會的種種觀察和評論。為求隱私,波特以密碼寫日記、並從少女時期持續記錄了十五年。當二十世紀中期波特的日記密碼終於解碼,人們才驚覺日記中的波特小姐與溫婉的表面印象判若兩人,一如《超級偵探海莉》書中其他角色在讀過海莉日記後的驚懼與惱怒。不過對於這兩位女性寫作者來說,日記書寫滋養了波特日後的創作;小本子也提供海莉撰寫校刊專欄、步上作家之路的契機;因此小本子裡,既包藏著不為人知的祕密、也有等待破土而出的種子。   《超級偵探海莉》出版雖逾五十載,於今讀來依然充滿原創性、層次豐富、歷久彌新。超級推薦!

內文試閱

10 筆記本失竊記
  那天放學後,大家心情都很不錯,因為天氣突然轉晴,像春天一樣晴朗和煦。全班都在戶外閒晃,他們以前從沒做過這種事。小波突然說:「嘿,我們去公園玩鬼抓人好不好?」   海莉的偵察行動已經晚了,但她打算只玩一回合就走。大家都覺得小波的提議很棒,所以全班就排成一列過馬路走到公園。   他們玩的鬼抓人遊戲不是很複雜,海莉覺得其實還滿蠢的。大家繞著圈圈跑來跑去,把自己搞得很累,然後當「鬼」的人要跑去把其他人手上的書打下來。他們玩了一遍又一遍。貝絲.艾倫因為跑到沒力,馬上就被淘汰出局。最強的是小波,他幾乎把每個人手上的書都打下來,除了瑞秋和海莉。   小波跑了一圈,然後又一圈,速度非常快,突然間就把海莉手上的幾本書打下來。瑞秋努力把他趕走,海莉拚命往前跑,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朝著市長公館跑過去。瑞秋跑在她後面,小波緊跟在後。   他們三個人沿著河流一直跑。跑到草地上時,小波倒在草地上。他沒在後面追就不好玩了,所以瑞秋和海莉也停下來,等他再站起來。接著,小波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到了她們兩個。   瑞秋的書全都掉到地上,海莉的也掉了一些。他們把書撿起來,走回去跟其他人會合。   突然間,海莉發出驚慌失措的尖叫聲。「我的筆記本呢?」他們開始幫她找,卻怎麼找都找不到。海莉突然想起他們跑遠之前,她就有一些東西被打下來,所以她趕緊跑回去找其他人。她一直跑一直跑,一路上瘋狂的鬼吼鬼叫。   終於跑回一開始玩遊戲的地方時,海莉看見全班都圍坐在一張長椅周圍,聽著珍妮念出筆記本上的內容,貝絲、品基、凱莉、瑪麗安、蘿拉,還有穿紫色襪子的男生都在那裡。   海莉跑過去的時候,發出的可怕尖叫聲照理說應該可以嚇到珍妮,讓她放下手上的筆記本。但珍妮沒那麼容易嚇到。她只是停止朗讀,平靜的抬起頭。其他人也抬起頭。海莉看著所有人的眼睛,突然開始覺得害怕。   他們一直盯著她看,那是海莉看過最邪惡的眼睛。他們集結起來打成一個小小的結,不讓她靠近。接著,瑞秋和小波也回來了。瑪麗安強悍的說:「瑞秋,過來這邊。」瑞秋走過去,瑪麗安在她耳邊說了些悄悄話之後,瑞秋的臉上也出現了同樣的邪惡眼神。   珍妮說:「小波,過來這邊。」   「怎麼了?」小波問。   「我有事要告訴你。」珍妮加重語氣。   小波走過去,海莉的心沉到谷底。「混帳!」海莉情緒有點激動。她雖然不知道「混帳」是什麼意思,但因為常常聽她爸這麼說,所以她知道這不是好話。   珍妮把筆記本傳給小波和瑞秋看,但眼睛一直沒離開海莉身上。「小波,你在第三十四頁;瑞秋,你在第十五頁。」她鎮定的說。   小波讀完之後就哭了。「小波,大聲念出來。」珍妮的語氣很嚴厲。   「我沒辦法。」小波摀住臉。   筆記本又傳回珍妮手上。珍妮用嚴肅的聲音念出來:   有時候我真受不了小波。他整天都在煩惱這個煩惱那個、替他爸爸擔心,有時候他很像個小老太婆。   小波轉過頭,背對海莉。即使只看到背影,海莉也看得出來他在哭。   「不公平!」海莉尖叫著說:「裡頭也有寫小波的好話啊。」   大家都靜止不動。珍妮用非常低沉的聲音說:「海莉,你去那邊等,我們要商量該怎麼處置你。」   海莉走到另一張長椅上坐下來。她聽不到其他人的聲音。他們開始七嘴八舌討論起來,還加上很多動作。小波一直背對著海莉,而珍妮緊盯著海莉不放,無論誰在說話都一樣。   海莉突然想到:我又不一定要坐在這裡。於是她站起來,以在這種情況下最有尊嚴的方式大步走開。其他人討論得正熱烈,甚至沒注意到她。   回到家,吃過蛋糕和牛奶之後,海莉評估了自己的處境。非常糟糕。她發現她從來沒有碰過這麼糟糕的處境,後來她決定不再去想這件事。天還沒黑她就跑去睡覺,而且一睡就睡到隔天早上。   威爾許太太以為海莉病了,就跟威爾許先生說:「也許我們應該請醫生來。」   「醫生都是混帳。」威爾許先生說,然後他們就走出去了,海莉繼續倒頭大睡。   公園裡,所有孩子坐在一起,大聲念出筆記本上寫的東西。這些就是他們念的內容:   凱莉認為瑪麗安:   ——很壞心   ——數學很爛   ——膝蓋長得很滑稽   ——是一隻豬   還有:   瑪麗安如果不小心一點,長大就會變成女希特勒。   珍妮聽到這個差點笑出來,但下一個她就笑不出來了。   珍妮以為自己在騙誰?她真的覺得自己這輩子有可能變成科學家嗎?   珍妮臉上的表情好像被揍了一樣,小波同情的看著她。事實上,他們用意味深長的眼神互看了很久。   珍妮繼續往下念:   對付品基.懷特的方法:   用水龍頭噴他。   大力捏他耳朵直到他尖叫。   把他的褲子扯下來,然後哈哈大笑。   品基很想拔腿就跑。他緊張的東張西望,但海莉已經不見蹤影。   筆記本上每個人都有被寫到。   也許貝絲.艾倫根本沒有爸媽。有次我問她,她媽叫什麼名字,她竟然想不起來。她說她只見過媽媽一次,所以不太記得。她會穿一些奇怪的衣服,像是橘色毛衣,而且每個禮拜有一天會有一輛黑色大轎車來接她去別的地方。   貝絲.艾倫翻了翻白眼,但她沒說什麼。她從來不說什麼,所以這樣也不奇怪。   小波穿得這麼奇怪是因為他爸不會幫他買衣服,因為他媽把家裡的錢都拿走了。   小波又轉過頭。   今天來了一個新同學,是男生。他有夠無聊的。沒人記得他的名字,所以我幫他取了個綽號叫「穿紫色襪子的男生」。想想看,他到底從哪裡弄來紫色的襪子?   穿紫色襪子的男生低頭看自己腳上的紫色襪子,忍不住笑了。   大家都轉頭去看他。凱莉大聲的問,聲音有點粗啞:「你到底叫什麼名字?」雖然現在大家都已經跟他很熟了。   「彼得。」他害羞的說。   「你為什麼穿紫色的襪子?」珍妮問。   彼得害羞的笑,看著腳上的襪子說:「有一次我在馬戲團跟我媽走散,後來我媽就說,如果我穿紫色襪子,她就不會找不到我了。」   「是喔。」珍妮說。   彼得似乎受到鼓舞,接著又說:「我媽本來還想叫我穿全身紫色,可是我死都不肯。」   「我不怪你。」珍妮說。   彼得點點頭,咧嘴笑。大家也對他笑,因為他缺了一顆牙,看起來滿滑稽的,而且他看起來人不壞,所以大家漸漸開始喜歡他。   他們繼續往下念;   艾爾森小姐的手肘後面有顆疣。   這個滿無聊的,所以他們就跳過。   有次艾爾森小姐不注意的時候,我看見她在挖鼻孔。   這個好一點,但他們還是想看有關自己的內容。   凱莉.安德魯她媽的胸部是我看過最大的。   念完最後這句,氣氛變得非常緊繃。後來小波噗哧大笑,品基的耳朵紅通通。珍妮對凱莉露出凶悍又嚇人的笑容。凱莉一副想立刻躲到椅子下面的樣子。   長大以後,我要找出所有事情的祕密,然後把它全部寫在一本書上。這本書就叫《祕密》,作者是海莉.M.威爾許。裡頭還要放照片,或許再放一些醫學圖表,如果我弄得到的話。   瑞秋站起來,說:「我得回家了。有沒有寫我的?」   他們翻了翻筆記本,終於找到她的名字。   我不確定我喜不喜歡瑞秋,還是我只是喜歡去她家,因為她媽媽會自己烤餅乾。如果我有一個社團,我不確定我會不會讓瑞秋加入。   「謝謝。」瑞秋客氣的說,然後就回家了。   蘿拉聽完最後一段也走了。   如果蘿拉再對我露出那種欠揍的笑容,我就要扁她一頓。   隔天早上,海莉進了教室之後,沒人跟她說話,大家甚至都不看她,好像根本沒人走進教室一樣。海莉坐下來,感覺身體好沉重。她看了看大家的桌子,但完全不見筆記本的蹤影。她看了看每一張臉,每張臉上都寫著一個神祕的計畫,而且都是一樣的計畫。他們要聯合起來對付她。我死定了,她沮喪的想。   這還不是最糟的。最糟糕的是,即使她知道不應該這麼做,上學途中她還是跑進文具店又買了一本筆記本。她忍耐著不在上面寫東西,但因為習慣太根深柢固,所以她不知不覺還是把筆記本從上衣外套裡拿出來,下一秒就在上面寫了一長串字。   他們打算要整我。教室裡充滿了邪惡的眼神。我一定撐不過今天。說不定我會把番茄三明治吐出來。連小波和珍妮也不理我。我寫了珍妮什麼事?我想不起來了。算了。他們或許以為我是膽小鬼,但是偵探所受的訓練就是為了迎接這種挑戰。我準備好了,放馬過來吧。   她繼續塗塗寫寫,直到艾爾森小姐清清喉嚨,示意她已經走進教室。接著,全班像平常一樣站起來,鞠躬,說「艾爾森小姐早」,然後坐下。大家都習慣坐下來的時候你打我一掌、我戳你一下,海莉環顧四周,看看可以戳誰,但全班都繃著臉坐在位子上,好像這輩子從沒戳過人一樣。   海莉覺得這時候學嘉麗小姐引經據典一下會比較好受,所以她寫下:   天父之罪   這是聖經中除了最短的那一節「耶穌哭了」以外,她唯一記得的一句。   開始上課。當她在作業簿上方簽下「海莉.M.威爾許」的時候,暫時忘了所有的不開心。   上課上到一半,海莉看見一小張紙條飄到她右邊的地上。啊哈,她心想,這些遜咖,現在就想和好了。她伸手去撿紙條,但有一隻手掠過她的鼻子前面,她才發現坐在她右邊的珍妮反手撿走了紙條,動作又快又準。   所以紙條不是傳給我的,原來如此,她心想。她看看傳紙條的凱莉。凱莉小心翼翼別過頭,甚至沒咯咯傻笑。   海莉在筆記本上寫:   凱莉的鼻子旁邊有一顆很醜的青春痘。   覺得好過一點之後,她又重新打起精神對付作業。她肚子餓了,再過不久就可以吃番茄三明治了。她抬頭看艾爾森小姐。艾爾森小姐正看著瑪麗安,瑪麗安正在抓膝蓋。當海莉低頭看作業時,她突然瞥見有一抹白影從珍妮的上衣口袋露出來。是那張紙條!也許她可以神不知鬼不覺伸手去把紙條快速的拉出來。她一定要看看上面寫了什麼。   她看著自己一點一點偷偷伸長了手。凱莉有沒有發現?沒有。再過去一點,再一點,成功!到手了。珍妮顯然完全沒發現。快打開來看!她看看艾爾森小姐,但她像在夢遊一樣。海莉打開小紙條:   海莉.M.威爾許身上有怪味,你不覺得嗎?   不會吧!她身上真的有怪味嗎?什麼怪味?看來不妙。一定很不妙。她舉起手,離開教室走進廁所,把自己全身都聞過一遍,但聞不到什麼怪味。接著她洗了手和臉,正要走出廁所就又回頭把腳也洗了,以防萬一。哪有什麼怪味,他們在說什麼?總之,為了保險起見,現在他們只聞得到肥皂的味道了。   回到座位坐下來之後,她發現自己腳邊多了一張小紙條。啊,看這張紙條就會真相大白了,她心想。她很快採取動作,彷彿整個人往下掉,在還沒引起艾爾森小姐的注意之前就撿起紙條,然後迫不及待打開來看:   沒有什麼比看海莉.M.威爾許吃番茄三明治更讓我覺得噁心。——品基.懷特   這張紙條一定是沒丟好。品基坐在右邊,這張紙條是寫給坐海莉左邊的小波。   番茄三明治哪裡噁心了?海莉感覺得到三明治在嘴巴裡的味道。他們瘋了嗎?那是世界上最棒的味道。一想到美乃滋的味道,她就會流口水。那就像海莉的媽媽常說的,是一種體驗。怎麼可能讓人覺得噁心?品基.懷特才讓人覺得噁心。他那雙竹竿腿,還有脖子擺上擺下、好像脫離了身體的樣子才叫噁心。海莉在筆記本上寫:   他們會把我逼瘋。   她抬起頭時,看見瑪麗安往她的方向轉過來,清清楚楚看見瑪麗安對她吐舌頭,擺出一個醜斃了的鬼臉,眼睛擠在一起,兩根手指捏著眼皮往下一拉,好像要被人抬去醫院一樣。海莉很快瞥了艾爾森小姐一眼。艾爾森小姐正望著窗外在作白日夢。海莉很快寫下:   那樣很不像瑪麗安。我不記得她做過任何不守規矩的事。   然後她聽到咯咯笑聲。她抬起頭,大家都看到了瑪麗安做的鬼臉,每個人都跟著瑪麗安嘻嘻笑,連小波和珍妮也不例外。艾爾森小姐轉過頭,大家馬上收起笑臉,低頭繼續寫作業。海莉悶著頭寫:   也許我可以跟媽媽討論轉學的事。我感覺得到,今天早上這間學校的每個人都瘋了。明天我或許會帶火腿三明治來學校,但我還得想一想。   午餐鈴聲響起。全班不約而同從椅子上跳起來,爭先恐後擠出教室。海莉也跳了起來,但有三個人莫名其妙在她跳起來的時候撞到她。因為速度太快,她甚至沒看清楚是誰,但這一撞就把她撞到很後面,使她成了最後一個走出教室的人。大家一起往前跑,拿了餐盒就跑出去,等她走到更衣室的時候,大家都走了。海莉確實耽擱了一下時間,因為她得記下艾爾森小姐走去自然教室跟梅納小姐說話這件事,因為這是有史以來從沒有過的事。   當她拿起午餐盒時,感覺盒子很輕。她把手伸進裡面,發現裡面只剩下一團揉皺的紙。他們拿了她的番茄三明治。他們拿走了她的番茄三明治。有人把它拿走了。她氣炸了,怎麼樣都無法平復心情。這樣完全違反了學校的規定。沒有人應該偷走別人的番茄三明治。她從四歲就開始讀這間學校,算一算有七年了。這七年以來,從來沒有人拿走她的番茄三明治。即使是她帶酸菜芥末三明治來學校的那六個月也沒有,甚至沒有人說要咬一口她的三明治。有時候貝絲.艾倫會把橄欖傳下去,跟大家一起分享,因為沒有其他人帶橄欖來,而帶橄欖又很時髦,但也不過就這樣而已。現在是午餐時間,海莉卻沒有東西可吃。   她驚慌失措。該怎麼辦?到處去問「有沒有人看見一份番茄三明治」很可笑,他們一定會嘲笑她。她要去找艾爾森小姐——不行,那樣海莉就會變成叛徒、抓耙仔、愛告狀的討厭鬼。可是她總不能餓肚子啊。最後她打電話回家,說她忘了帶午餐。廚子要她先回家,她會馬上重做一份番茄三明治。   海莉從學校走回家,吃了番茄三明治就又躲進被窩睡了一整天。她得好好想一想。她媽媽去市區找人打橋牌了。海莉假裝生病,要病到廚子不忍心罵她,但又不能嚴重到讓廚子打電話叫她媽媽回來。她得想一想。   海莉躺在光線幽暗的房間裡,望著窗外公園的樹木。她觀察了一隻鳥,還有一個走路像醉漢的老人,看了好一會兒,心裡感覺到自己不斷想著「大家都討厭我,大家都討厭我。」   一開始她沒聽見,後來終於聽到了自己心裡的聲音。她說了好多次,好聽得更清楚。然後她慌慌張張抓起筆記本,用小時候那種又粗又大的字寫下:   大家都討厭我。   她往後一靠,又想了一下。吃蛋糕和牛奶的時間到了,所以她爬下床,穿著睡衣下樓吃點心。廚子跟她吵了起來,說她如果病了,就不能吃蛋糕和牛奶。   海莉感覺到豆大的滾燙淚水湧上眼眶,她開始大聲尖叫。      廚子平靜的說:「要不你就去上學,然後回家來吃蛋糕和牛奶;要不就是生病在家,但是不能吃蛋糕和牛奶,因為生病的時候吃這些不好。無論如何,你都不能整天躺在床上無所事事,還跟我要蛋糕和牛奶吃。」   「這是我聽過最不合理的事!」海莉大吼。她扯著喉嚨大喊大叫,突然間她聽到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說:「我討厭你,我討厭你,我討厭你!」即使如此,她知道自己其實並不討厭廚子,甚至還滿喜歡她的,但那一刻她就是覺得自己討厭她。   廚子轉身背對她。海莉聽到她嘀咕著:「你啊,不管是誰你都討厭。」   她受夠了。海莉跑回房間。她哪有誰都討厭。她沒有。是大家都討厭她。她砰一聲衝進房門,撲上床,把臉埋進枕頭裡。   哭累了以後,她躺在床上看著公園裡的樹。她看見一隻鳥就開始討厭起那隻鳥。她看見那個喝醉的老人,也開始討厭起那個老人,還差點因此摔下床。接著,她想起班上的所有人,開始一個一個討厭起他們所有人:凱莉、瑪麗安、瑞秋、貝絲.艾倫、蘿拉、品基、穿紫色襪子的轉學生,甚至連小波和珍妮也是,他們兩個尤其討厭。   她就是討厭他們。我恨他們,她心想,然後拿起筆記本:   我長大以後要當偵探。我要去一個國家,挖出那個國家的所有祕密。然後再去另外一個國家,把祕密告訴他們,然後挖出他們的祕密,再回到第一個國家洩漏第二個國家的祕密,然後再到第二個國家洩漏第一個國家的祕密。我會成為有史以來最厲害的偵探。我會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所有的事。   她打起瞌睡時還在想,這樣大家看到我就會害怕。   海莉總共病了三天。也就是說,她在床上躺了三天。後來她媽媽帶她去看熟悉又親切的家庭醫生。他原本是個會到家看病的家庭醫生,但現在沒有了。有一次他激動的跟海莉她媽說:「我喜歡我的辦公室,所以我打算待在裡面。我為了這間辦公室付了那麼高的租金,只要離開五分鐘,我的小孩就少了一年的學費。我決定再也不出去看病了。」那一刻起他就真的不出去替人看病了。海莉滿佩服他這麼做,但他的聽診器好冰。   幫海莉從頭到尾檢查過後,家庭醫生對她媽媽說:「這孩子全身上下都沒有問題。」   海莉的媽媽不高興的瞪她一眼,然後就把她趕到外面。海莉關上門時,剛好聽到醫生說:「我想我知道她是怎麼回事。凱莉跟我們說了事情的經過,跟一本筆記本有關。」   海莉突然頓住。「對了,」她大聲對自己說,「他是安德魯醫生,所以他是凱莉.安德魯的爸爸。」   她拿出筆記本寫下來。然後又補上:   真不知道他為什麼不幫凱莉治療鼻子上的痘痘。   「走了,小姐,我們回家。」海莉的媽媽抓起她的手,她看起來好像要把海莉拖回家宰了一樣。結果並沒有。回到家後,威爾許太太乾脆俐落的說:「好了,偵探海莉,到書房來跟我談一談。」   海莉拖著沉重的腳步跟著媽媽。她希望自己是貝絲.艾倫,從沒見過自己的媽媽。   「海莉,我聽說你在記錄學校每個人的身家資料。」   「什麼資料?」海莉已經打算一概否認,但這個她倒是從沒聽過。   「你有一本筆記本?」   「筆記本?」   「難道沒有嗎?」   「所以呢?」   「回答我的問題,海莉。」事情嚴重了。   「有。」   「你在筆記本上寫了什麼?」   「什麼都寫。」   「哪一方面的事?」     「就……各種事。」   「海莉.威爾許,好好回答我的問題。你寫了同學什麼事?」   「就……呃,一些事……一些好事……還有……不太好的事。」   「你的朋友看到了?」   「對。可是他們不該看的,那是我的私人物品。封面上明明寫著私人物品四個字。」   「無論如何他們都看到了,對吧?」   「對。」   「然後發生了什麼事呢?」   「沒事。」   「沒事?」   威爾許太太一臉懷疑。   「呃……我的番茄三明治不見了。」   「你不覺得或許是那些不好的事惹他們生氣?」   海莉想了想,好像腦海裡從沒出現過這個念頭。「也許吧,但他們不應該看我的筆記本。那是私人財產。」   「海莉,那不是重點。總之他們已經看了。你想,他們為什麼會生氣?」   「我不知道。」   「這……」威爾許太太似乎在掙扎要不要說出她最終會說出的話。「如果你看到那些筆記,你會有什麼感覺?」   沉默。海莉低頭看腳。   「海莉?」她媽媽在等她回答。   「我又覺得身體不舒服了,我想回房間睡覺。」   「寶貝,你沒有生病。只要想一下就好:換成是你,你會有什麼感覺?」   海莉哭了出來。她撲進媽媽的懷裡,大哭特哭。「我覺得很糟,很糟很糟。」她只說得出這句話。威爾許太太一直抱她親她。媽媽愈抱她,海莉就覺得好一點。她爸爸回家時,威爾許太太仍然把她抱在懷裡。威爾許先生也抱了她,即使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之後他們吃完晚餐,海莉就上床睡覺了。   睡前她在筆記本上寫:   這一切都很好,可是那跟我的筆記本無關。只有嘉麗小姐懂我的筆記本。我永遠都要有自己的筆記本。我要在上面寫下所有的事,發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   她心情平靜的睡著了。隔天早上她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筆記本,快速記下:   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真希望自己已經死了。   寫下這句話之後,她爬下床,穿上跟昨天一樣的衣服。下樓之前,她開始想她的房間位在閣樓的這件事。她寫下:   他們之所以把我放在這個房間,是因為他們覺得我是女巫。   即使這麼寫,她心裡很清楚她爸媽根本沒有這種想法。她合上筆記本,跑三段樓梯下樓,像被大砲噴射出去似的一路衝進廚房,跟廚子撞在一起,撞翻了她手上的一杯水。   「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冒失鬼。幹嘛跑那麼快?如果你是我的小孩,我會給你一巴掌。等著瞧好了,我說不定真的會。」廚子氣急敗壞數落了一大串。   但海莉已經又跑上樓進入飯廳,遠離廚子伸手可及的範圍。她只是下來從廚子手裡搶走一塊土司,這樣就不用坐在飯廳裡等。她跺著腳走去她的位子,然後啪一聲坐下。她媽媽看了看她。   「海莉,你還沒洗臉。還有,你那身衣服我覺得非常眼熟,上去換別套。」威爾許太太語氣輕快的說。   海莉又跑走了。她乒乒乓乓跑過拼花地板,然後喀喀碰碰爬上鋪了地毯的樓梯,一路跑進她的小浴室。站在洗手台前面洗手的時候,有一瞬間她突然覺得好累。   陽光從小窗戶灑進來,看下去就是公園和河流。海莉看呆了,突然掉進白日夢裡。她拿著肥皂在手上抹了又抹,感覺溫水沖著手指,一面看著窗外的一艘拖船。黃色船身,紅色煙囪,在河面上穩穩前進,後面拖著V形的白色泡沫,不斷翻騰,直到消失。   樓下發出叮叮咚咚的鈴聲,她媽媽朝著樓上喊:「海莉,上學要遲到了!」海莉猛然回過神,看見手中的肥皂變成了一團糊狀。她很快把肥皂沖乾淨就飛奔下樓,邊跑邊俐落的把手在衣服上擦乾。   威爾許先生坐在桌前看報,威爾許太太也在看報。   廚子搖搖擺擺走進來,邊發牢騷:「今天早上差點沒把我嚇死。有天她會殺了我們。」沒人聽她說話。她幫海莉端上培根、蛋、土司和牛奶時,還狠狠瞪她一眼。   海莉很快把所有食物吞下肚,然後就滑下椅子,走到玄關,她爸媽甚至都沒放下報紙。抓起書和筆記本,奪門而出時,她聽見報紙的沙沙聲,還有她媽媽的聲音:「海莉?你上過廁所了嗎?」海莉隔著距離拉著長音說「沒——有」,聲音像呼呼吹的風,然後就飛奔出門,跑下台階。   出了家門,她馬上放慢速度,左右張望。我幹嘛跑那麼快,她心想。走路只要過兩條又半條街就到了。她每天都很早到校。她在東大道和八十六街的交叉口轉彎,越過公園,爬上小山丘,在晨光下走上河邊的空地,最後在河邊的一張長椅上一屁股坐下。河面反射的陽光讓她瞇起眼睛。她打開筆記本寫:   有時候那個家真教我受不了。我得列出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方法:   不要再跑去撞廚子。   把每一件事都記在這本筆記本上。   絕絕對對不要讓任何人看到。   想辦法更早起床,這樣我就可以利用早上上學前的這段時間,完成更多偵察工作。我的腦袋不怎麼靈光,這世界上要知道的事又那麼多,我最好開始把我所有的空閒時間都拿來偵察。   就在這個時候,海莉感覺到有人大力敲了一下她的肩膀。她立刻抬起頭,發現是瑞秋。她站在那裡透過眼鏡瞇著眼睛看著海莉。海莉也瞇起眼睛看回去。   「又在寫筆記本,是嗎?」瑞秋說這句話的口氣很像流氓。她兩腳分開穩穩站著,瞇起眼睛。   「所以呢?」海莉的聲音有點顫抖,但她馬上穩住陣腳。「是又怎麼樣?你想怎樣?」

延伸內容

孩子心中的祕密
◎文/王文華(兒童文學作家)   人人都有祕密,也喜歡窺探別人的祕密。   主角海莉有個專長——她知道很多人的祕密。透過她的記錄,我們認識海莉身處的世界:貪吃的送貨員很有善心,整天賴床的富太太對未來完全沒有想法,連海莉的好友都有不欲人知的另一面。   然而,祕密筆記本被人發現了,海莉的世界在一夕間崩解:保姆走了、好友與她翻臉了、同學全跟她對立……   陪孩子來讀這本書,討論海莉的困境,你會發現,無論古今中外,所有成長階段的孩子,也都有如此不安的祕密呢!
用心觀察生活的寫作家
◎文/江福祐(新北市板橋國小閱讀推動教師)   有別於一般偵探故事以偵破案件做為故事主軸,《超級偵探海莉》沒有傳統偵探小說血腥的殺人事件,也沒有偷矇拐騙的犯罪情節,卻處處流露出海莉做為一個「偵探」時,對於周遭人、事、物所做的細膩觀察與忠於自己的真誠想法。   故事以校園為背景,透過海莉的心與文字,交織出一個豐富、真實的景象與意象。與其說《超級偵探海莉》中的海莉是個偵探,倒不如說是「用心觀察生活的寫作家」更為貼切。
孩子的眼睛都在看
◎文/吳怡慧(臺北市立大學特殊教育學系助理教授)   這是一本談「自我探索」的好書!   小小年紀的海莉一直在做她喜歡的事——每天帶著熱情執著,將新的視角收錄在筆記本裡。本書中每個人物都行在一條自我探尋和生涯決策的路上——海莉的路上有良師(嘉麗小姐)、益友(小波、珍妮);街坊德桑提家的法比歐則孤軍奮戰;其他許多人則摸索著小徑前進。孩子需要在安全的範圍內被容許有自己的喜好、有嘗試和犯錯的權利,而不單做個討大人喜歡、聽話的「乖孩子」。選其所愛、愛其所選,孩子才有勇氣突破萬難,享受屬於他的人生。這不是說他就可目中無人,乃是因為先有澆灌,才有修剪;先感被愛,才能去愛。只有認真發現孩子優勢的大人,才有資格對孩子寄予厚望;與其逼孩子馬上就範,不如帶他討論每個選項對他的影響,陪他作適合他、他也能負責的好決定。   孩子對自我表現的認同,是一種本能的驅力;如果他受到激勵和引導,就能不斷精煉,逐漸發現「我是誰」的獨特意義,並活出對群體而言珍貴美好的價值。每個生命的價值,不一定一眼就能發現,因它會不斷提升。也因此,大人更要以誠實、慈愛、勇敢來面對自己和孩子的不完美,並幫助彼此在一次次經驗中包容長進——因為「孩子的眼睛都在看」。
當孩子的心靈導師
◎文/岑澎維(兒童文學作家)   我們都期待孩子聰明、獨特、有見解,然而,這樣的孩子卻往往被孤立。幸好,這些孩子多半很快就從絕地之中重生:調整自己或者加入別人。為人父母有時候不必太過在意,孩子自己就是最好的醫生。   這本書裡的一切是這麼熟悉,現在的小學校園就是這個樣子——複雜的人際關係、棘手的教養問題、遺失的學習興趣……環境在改變,不變的是,孩子需要同伴,打打鬧鬧也好,分分合合也好,童年就是在這樣的紛擾中度過的。   如果能夠遇到一位智者,孩子願意聽聽他的意見,那是再幸運不過的。如果沒有,閱讀這本書,就像遇到一位溫暖祥和的心靈導師。
誠實與謊言間的美麗糖衣
◎文/李苑芳(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創辦人)   年幼時,大人不斷的告誡孩子要「誠實」;可是,有朝一日,這個孩子將會看到「誠實」與「謊言」間,竟暗藏著一件美麗的糖衣;因為這樣的察覺,引領孩子邁向「社會化」之路。   《超級偵探海莉》以全然的客觀和冷靜的筆觸,描寫一個少女的成長歷程。作者透過平實的文字和犀利的視角,為孩子側寫人性的真實面向;更用詼諧戲謔的手法,調侃作家蒐集故事素材的不雅姿態,更暗示好故事其實都是源自樸素的生活點滴!
誰的誠實算數?
◎文/柯華葳(國家教育研究院院長)   海莉做偵探想知道周遭所有的事,她觀察同學和鄰居們的穿著打扮、表情及生活,寫出心裡的感受,做成筆記。一時疏忽,筆記被公開,全班同學既震驚更憤怒,因為上面滿是叫人不能接受的判斷。   海莉則又生氣又尷尬,私密的感受被公開,但為什麼不能說出心裡的感覺?為什麼人人要裝模作樣?而真正要面對的是,私密的感受寫出來傷害了朋友,怎麼辦?道歉?說謊?誠實是上策,但誰的誠實算數?   透過海莉事件,我們應該思考,或許我們自以為的「誠實」可能稱不上誠實。
破解成長的難題
◎文/陳培瑜(凱風卡瑪兒童書店的起點)   深信「偵探」都像是福爾摩斯那般的讀者,大抵都會認為,透過不斷鑽研練習和閱讀相關書籍,是增進專業能力不可或缺的過程。本書主角海莉的第一個案子,卻像是在邀請讀者共同經歷這個過程;海莉則是讀者的偵探老師,引領讀者從書寫生活心情點滴、觀察記錄周遭事物、再嘗試用自己的思緒及文字感染他人……進入一個人人都無法迴避的偵探現場,那就是「自我」。   如果你也相信「青少年小說」不只是用來逍遣週末時光的另一種選項,那麼海莉的故事肯定能夠引導小讀者們在面臨「成長中的自我」這個難解的題目時,找到破解的方向。
無與倫比的「人性」偵探
◎文/傅林統(兒童文學工作者)   一提起「偵探故事」,大家想到的總是撲朔迷離的事件和名探智勇雙全的破案行動,但海莉偵探的對象卻是身邊平常人物的平常事,只是在她率真、入微的觀察,留下的竟是讓人拍案稱奇的筆記。   同時,偵探的過程遇到的挫折、困惑、四面楚歌,要如何去面對,如何去處理?更撩起讀者強烈的關注。   海莉心靈上的掙扎、思慮、堅持、不退縮,甚至為了「真即是美,美即是真」的信念而勇往直前的毅力,又是多麼讓人震撼。   何其有幸,海莉有理解她的嘉麗小姐,以理智和愛擁抱她的父母,於是她成長了,成為忠於自己,也懂得以愛和包容,在人間偵探「人心」與「人性」的作家。   本書富有豐富多元的內涵,是少年兒童成長的滋養,是父母領會如何陪伴聰明絕頂的孩子實現自我的訣竅,不能不讀!
探索人性的幽暗面
◎文/蔡明灑(朗朗小書房創辦人)    這是一個出人意表、無比精采的偵探故事。誰說「偵探故事」一定要發生奇案?在我們以為平凡無奇的日常生活中便潛藏著一個又一個耐人尋味、對成長中的孩子來說動人心魄的愛恨情仇。原來,最懸疑刺激的不是如何揪出十惡不赦的大壞蛋,而是歷歷在目一個孩子逐漸轉變的過程,抽絲剥繭那令人費解的人性幽暗面,真誠傾聽心裡的各種曲音喧囂。   跟著海莉,我們得以滿足人性之中偷窺祕密的慾望,而在看盡千千百百種人之後,情不自禁的跟著思考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作者資料

露薏絲.菲茲修(Louise Fitzhugh)

出生、成長於美國田納西州。先後念了三所大學,還沒完成學業就到歐洲四處遊學,最後選擇在紐約市落腳,立志成為畫家。 菲茲修曾和朋友共同創作戲謔的諧仿之作,一九六四年出版的《超級偵探海莉》則是菲茲修的首部獨立創作,奠定她在兒童文學史上的地位。該書在出版當時廣受讚譽卻也飽受保守派抨擊,但半世紀後的今日,咸認該書為「青少年寫實小說」的開創巨作,使得該類型在六○至七○年代相當盛行。其後菲茲修撰寫了續集《大祕密》(1965)及《小波》(1979)。 在菲茲修的童書創作中,「反映社會現實的議題」始終是其關注焦點。例如,《砰砰!你死了!》(1969)傳達強烈的反戰意識,《沒有一個家庭會改變》(1975)則為婦女與兒童的權益發聲(之後《沒》書成為一齣百老匯音樂劇的故事雛形,諷刺的是,編劇卻把原書的男女角色對調。音樂劇上演時菲茲修已過世。) 菲茲修過世後,她的三本圖畫書遺作《我三歲》、《我四歲》、《我五歲》陸續出版。

基本資料

作者:露薏絲.菲茲修(Louise Fitzhugh) 譯者:謝佩妏 出版社:遠流出版 書系:綠蠹魚 出版日期:2016-08-27 ISBN:9789573278436 城邦書號:A12008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0.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