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制服少女的留言:深夜12點的電臺奇蹟2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制服少女的留言:深夜12點的電臺奇蹟2

  • 作者:村山仁志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6-08-15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85折 238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歡迎收聽「阿飄電臺」! 您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就由我們來幫您解決…… 由新人DJ鴨川優和山野佳澄搭檔主持的深夜節目「午夜☆廣播站」大受歡迎,每天都湧入大量來自「那裡」的「聽眾」來信,那些陰陽兩隔的思念、無處宣洩的不滿也在這裡找到了出口。 某天,優在開車前往電臺的路上,看見一位穿著夏季制服的女高中生站在路邊朝他微笑。但其他人似乎都看不見少女,難不成她是幽靈?優不以為意地和少女打招呼,沒想到她卻馬上變臉,怒氣沖沖地指責優是「殺人兇手」…… 「人生只有一次,我不想帶著遺憾活下去。」名為文月的國中女孩傳真進電臺,她每天認真讀書全為了考進暗戀的學長就讀的高中,但她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聽她大談與自己無緣的戀愛憧憬,佳澄越聽越傷心,她該怎麼幫助沒有形體的文月傳達心意?……

內文試閱

  ——午夜十二點——   據說,每當時間來到今天和明天的交界,看不見的世界就會打開大門。   今晚,錄音室內那些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也許會乘著廣播電波,穿過大氣,到你家拜訪你喔。
戀愛的心情
  「時間來到今天和明天的交界——午夜十二點。大家晚安,我是鴨川優。」   「我是山野佳澄。」   兩人齊聲說道:「歡迎收聽《午夜☆廣播站》!」   進主題音樂。   星光閃耀的合成效果音響起,進入輕快的流行音樂。   兩位主持人一關掉麥克風,天花板電燈便應聲熄滅。   「哇……今晚也好快喔!」   「就是說啊!」   全黑的錄音棚中,天花板發出微微藍光,緊接著傳來機器震動的聲音,一張A4大小的傳真紙悠然飄下。節目已經連續兩天收到「靈界傳真」了。   順帶一提,阿飄有時也會寫電子郵件進來。「靈界電子郵件」的特徵是送件人顯示為空白,除此之外與一般郵件無異。   『佳澄,等一下馬上唸信。』   控制室的陽一不疾不徐,用對講麥克風傳來指示。   『對了,兩位,不要說這封信是從天花板傳來的。』   「為什麼?」優按下對講鍵反問道。   每每節目收到靈界傳真,都一定會向聽眾據實以告。大多聽眾都對靈界傳真感到不以為然,認為只是節目效果。   『是啊,為什麼呢?但我就是有這種感覺。硬要說的話應該是第六感吧?也可以說是靈能力——幽靈的能力。』   陽一風格的自婊式玩笑讓優哭笑不得。放有播送機器的控制室中一片黑暗,看不見陽一的表情,但優不用看也知道,他此時一定在對自己眨眼。   音樂聲量降低後,大近視佳澄將臉貼近傳真,開始讀信。   「今晚的第一封來訊,是一位叫作文月的聽眾朋友傳來的!」   「優哥,佳澄姐,晚安!   我是一個就讀國三的考生,每天都在奮發圖強、努力唸書。   ……我是很想這麼說啦。   但事實上,我根本就無法專心在學業上!   再這樣繼續下去,我一定考不上第一志願高中。   我想進那所高中是有理由的,   再說,人生只有一次,我不想帶著遺憾活下去……      我好像說得太誇張了w   優哥,佳澄姐,我到底該怎麼辦?!   請為我播放聽了能幹勁滿滿的歌曲!」   「……」   ——不想帶著遺憾活下去?   優歪頭感到不解。   可是這封信是從天花板傳來的耶,也就是說……   ——這人應該已經死了啊……   優腦中浮現出制服少女奈菜子的身影。   ——奈菜子是高中生吧?   今天傳真過來的是國中生,所以不是奈菜子。從信上的用字來看,應該是個女生。   『優,快發表意見。』陽一的聲音把優拉回了現實。   「啊,好。嗯……我覺得,妳想進志願高中固然有妳的理由,但與其拘泥於用不用功,倒不如想想上高中以後要做什麼,像是玩社團之類的。這麼一來,一定會更有心準備考試喔!」   「哎呦,優哥,沒想到你也能說出這麼正經的意見耶。」   「我是有志者事竟成那一型!」   雖然周遭一片黑暗,優還是挺了一下胸膛。   葵前輩曾說過:「廣播雖然只有聲音,但主持時一定要配上肢體語言。想要發出開朗的聲音,就一定要面帶笑容;想要發出威風凜凜的聲音,就一定要擺出架勢來。」   佳澄幫話題收尾。   「文月,妳一定也能跟優哥一樣,有志者事竟成。接下來即將進入藝人特輯單元,相信鈴田內藏助的吉他聲一定能讓妳幹勁十足。」   兩位主持人關掉麥克風後,棚內開始播放搖滾樂曲。   鈴田內藏助是美國當紅的日籍吉他手,優也是他的忠實粉絲,擁有好幾張他的專輯。現在播放的是強而有力的搖滾樂,聽了讓人充滿活力。   這首歌原本是一點後才要播的。佳澄為了因應文月在信中的要求,才臨時改播內藏助的曲子。而陽一的專業功力也實在了得,在棚內伸手不見五指、無法對照節目流程表的狀況下,他依然能配合佳澄的臨機應變播放音樂。   半晌,棚內的燈亮了,桌上的傳真也消失無蹤。   到這裡都是「靈界傳真」的固定流程,但今天不同的是——   陽一推開厚重的鐵門走進棚內。   「這還是頭一次有不知道自己死掉的阿飄傳真進來呢。」   沒錯。   比方說,陽一、優、佳澄三人第一次見面,合力播報災情快報的那一晚,也有許多數十年前死於雨災的村民傳訊到電臺裡。   但他們都知道自己已命喪黃泉。   而今天傳訊進來的國三少女,卻為了期末考這種跟「生死」比起來微不足道的問題而煩惱。   阿飄根本不需要考試……也就是說,她在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的情況下,仍然在國三生活。   「但是,真的有『不知道自己死了』這種事嗎?」優歪頭。   人生中應該沒有比「死掉」更嚴重的事吧?真的有可能死去而不自知嗎?   「有啊。」陽一乾脆地回答。「像是在不知不覺中死掉之類的。」   「不知不覺中死掉?」   「比方說,在睡夢中病逝或是意外死亡。」   「原來如此……」   「或者是,不肯面對死亡這個殘酷的事實,所以選擇刻意遺忘。其實有滿多種可能性的。」   優簡直無法想像,如果跟一個不知道自己死了的阿飄說「你已經死了」會發生什麼事。看來,陽一叫他們先按下「幽靈傳真」的事情不提,是正確的決定。   「糟糕,那這樣我好像給錯意見了,還跟她說上高中有多好玩……」   阿飄根本不能考高中啊。   「沒關係,」陽一將手搭上優的肩膀,「只要文月相信自己還活著,那就是她的一切。對她而言,那才是現實。」   「那……如果她再傳訊進來怎麼辦?」   「嗯,我覺得不用配合她演戲。到時你們只要憑感覺回答就好了,相信透過電波……她一定能感受到我們的誠意。」   「……好。」   ——雖然,陽一說他是用第六感判斷的……   優感受著肩上的溫度。   ——但他其實早就知道了吧?這人到底能預知到什麼程度……?   陽一臉上洋溢著溫暖的微笑,手卻是出奇地冰冷。   *   「妳有喜歡的人嗎?」   耳邊突如其來的呢喃,讓佳澄愕然停住腳步。   那是十幾歲的女孩子的聲音。   佳澄將傘微微舉高,左顧右盼,卻不見半個人影。   她的鮑伯短髮瀏海上,沾有白色蕾絲傘滴落的水滴。   絲綢般的細雨落在通往電臺的住宅區坡道上,溫柔地打濕石子地。時間才過下午三點,雖說是下雨天,天空仍白澄明亮。   耳機播放的是佳澄愛聽的輕音樂,鋼琴和長笛相輔相成的音樂節奏,相當適合這綿綿雨天。   ——咦?   佳澄這才注意到怪怪的。   ——我明明在聽音樂,怎麼還聽得到聲音呢?   雙耳都戴著耳機,怎麼可能聽得到人聲。   「佳澄姐,妳也有喜歡的人嗎?」耳邊再度傳來少女的聲音。   雖說身旁沒人,但佳澄很肯定聲音是從左耳邊傳來的。   ——這應該是……   幽靈的聲音吧?佳澄心想。   這是佳澄第一次在電臺以外的地方遇到幽靈,也是第一次在白天被幽靈搭話,但她卻絲毫不感到害怕。因為佳澄生性樂觀,認為「活人死人都是人」。   之所以只見聲音不見「鬼」影,應該是因為現在是白天的關係吧。   ——不過優哥說,他是在大白天見到鬼魂奈菜子的……   看來,優哥的靈能力真的很強呢。但如果這麼跟他說,他一定很不能接受。   「請問妳是誰呢?」為了不要嚇到聲音的主人,佳澄轉向左邊輕聲問道。   「啊……抱歉。我是你們節目的聽眾,所以才忍不住跟妳搭話。」   少女連忙道歉,聲音聽起來相當乖巧。   「沒關係喔!」佳澄笑盈盈地對著空氣回答。   幽靈少女應該跟自己差不多高吧?   「妳有聽我們節目啊?我好高興喔。」   「對!我常聽!謝謝你們昨天唸我的傳真。」少女雀躍地回答。   「妳的筆名是?」   「文月!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囉!昨天的第一封信對吧?」   回答時佳澄心想:「她就是那個『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的女孩』。」   ——難得她鼓起勇氣跟我講話,我應該要表現得更熱絡一點……   仔細想想,雖然對方是「不見鬼影」的阿飄,但再怎麼說,也只是比自己小的國中生,第一次見面也不用太害怕。   「妳今天怎麼啦?」佳澄稍微拿出「姐姐」的架勢,爽快地問道。   「什麼?」   「妳怎麼會在這裡?學校應該還沒放學吧?」   「……」     ——啊,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幽靈根本無法上學……佳澄很後悔自己提出這種沒頭沒腦的問題。眼前這個不知道自己死了的少女飄,到底會怎麼回答呢?   然而,少女卻在一瞬間的沉默後,茫然說道:「我今天蹺課了。」   「我找藉口早退了……偶爾蹺課一次應該沒關係吧。反正爸媽跟老師都很信任我,應該不會怎麼樣。」   「是喔。」   她說是就是吧,佳澄心想。陽一不也說了?只要文月相信,這就是她的現實。   「妳為什麼蹺課?」佳澄問道。她在路旁垂頭喪氣的紫陽花葉上,發現一隻小小的蝸牛。   「因為我有點難受。」   「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是胸口這邊。」   「妳是說……心痛嗎?」   女孩沒有回答,但佳澄知道她在點頭。   小蝸牛的殼上沾著雨滴,在葉子上緩緩爬行。   「妳有煩惱是嗎?」   「對……我暗戀一個男生,他是我的初戀。」   「啊,所以妳才……」   所以少女才問佳澄有沒有喜歡的人。   「沒錯。看到佳澄姐第一眼時,我就覺得妳應該有喜歡的人。」   「咦咦咦?!為、為什麼?」   佳澄在國三生面前亂了分寸。   「因為妳聽音樂的時候笑得超開心,邊哼歌邊走,偶爾還會轉動手上的白傘……完全就是戀愛中的少女的表情。我想,妳應該在聽他喜歡的歌,對吧?」   ——嗚哇。   這女孩的直覺未免也太敏銳了,佳澄恨不得立刻逃離現場。   沒錯,佳澄剛才聽的是某樂團的歌,以前搭優的車時,車上播的就是這張專輯。   ——話說,她也知道我太多事了吧……?!   「我說中了嗎?」   「呃……」   「我也常常一邊聽音樂一邊想喜歡的人喔,跟妳一樣,對吧?」   「是、是啊。」   「嘿嘿嘿。」   佳澄彷彿看到女孩露出得意的表情。   「佳澄姐,妳的他是什麼樣的人?是同事嗎?」   「咦?!」   佳澄急了。她心想,這樣下去可不行,必須設法奪回說話的主導權。   記得陽一好像說過:「說話占下風時,反問對方就對了。」   「哎呀,別光說我的事了,說說妳喜歡的男生吧。他一定是很棒的人吧?」   少女沒有回答。   落在傘上的雨滴聲,向佳澄訴說著少女青澀的情思。佳澄似乎看到她面帶微笑,雙眼閃爍著光芒,低頭看著腳下的濕石子地。   ——這種感覺真好。   佳澄的心瞬間變得柔和了起來。   少女雖然死了,但她愛人的心仍與生前無異。無論是生是死,人心都是一樣的。   「他是什麼樣的人呢?」   「……他是我國中的學長,大我兩屆,現在已經高二了。」   「哇,學長耶。然後呢?然後呢?」   佳澄原本是為了要幫自己開脫才問的,現在卻聽得津津有味。   「然後……學長讀的高中很難考,不好好唸書根本無法考上。我知道自己該努力  用功,可是……」   「這就是妳在傳真上說的,想進第一志願的理由對吧?」   「沒錯。」   「這樣好像在專訪喔。」佳澄心想。   《午夜☆廣播站》因為是深夜直播節目,很少有訪問的機會。就算有,也只是用電話跟藝人做連線訪問。   和普通女孩聊普通的戀愛話題,還滿有趣的嘛。   呃,不過她也不算普通女孩啦,是幽靈女孩才對。   ——聽眾對戀愛話題應該都很有興趣吧?   佳澄打算向優和陽一提議看看。   不過那都是之後的事了,現在她打算繼續訪問眼前的女孩。   「可是妳卻無心讀書……」   「對。然後……啊,佳澄姐,他來了唷。」   「咦?誰?」   「我的直覺告訴我,應該是佳澄姐的良緣。」   「良緣?」   「那我先走囉,佳澄姐,下次見!」   「咦?咦?等一下,文月?」   文月沒有回應,看來她真的走掉了。   「佳——澄!」   坡道下方傳來優的聲音。   ——哇,文月說的「良緣」原來是這個意思……   佳澄趕緊將專注力轉至滴滴答答的雨聲,壓低手中的白色晴雨傘,生怕優看見自己紅透的雙頰。   隨著輕快的腳步聲,佳澄從遮蔽的視線中,看見優穿著球鞋的雙腳出現在自己的傘下。   為了考進暗戀的學長就讀的高中,文月每天都卯足全力認真念書;為了不破壞兩人之間的關係,佳澄拚命隱藏起自己對優的愛慕。   身分不同的一人一鬼,卻懷抱著同樣的心情。文月該怎麼讓害怕受傷的佳澄正視自己的情感,佳澄又該怎麼幫助沒有形體的文月傳達心意呢?

作者資料

村山仁志

1968年生於長崎。日本大學藝術學系畢業後,進入長崎廣播電視臺(NBC)工作,現為長崎廣播電視臺播報員。 2014年轉調至電視部,主持晨間綜合節目,同年又再度調回電臺。2008年以筆名「三井雷太」榮獲第一屆「女神小說大賞」金賞,隔年以得獎作品《Paradise Lost》正式出道成為小說家。 《深夜12點的電臺奇蹟》是他備受好評的代表作,並已出版續集《夏服少女的留言》、《星空下的現場直播》,另外著有《Again:我與死神的300天》(均為暫譯)。

基本資料

作者:村山仁志 譯者:劉愛夌 繪者:Kinono 出版社:皇冠 書系:mild 出版日期:2016-08-15 ISBN:9789573332589 城邦書號:A13003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