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
青天白日下的軍魂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一段被隱藏的歷史 二代軍人魂的堅持 國安上校李天鐸的深沈省思、非常吶喊! 為什麼白團歷史無法公開?白團為台灣做出什麼貢獻? 為什麼忠貞鐵衛淪為散兵游勇?紀律部隊為何亂象叢生? 為什麼國軍會由盛走向虛?第一位女總統如何統率三軍走出新局? 繼《青天白日下的秘密》後,知名國安上校——李天鐸再次出版《青天白日下的軍魂》,以對事不對人的態度和充滿感情的筆尖,寫下他對白團協助我們建軍這段歷史遭到刻意掩埋的深沈省思,也從紛紛擾擾的國內軍情政局和恐攻陰影籠罩下的國際亂局來探討國軍與台灣的未來! 李天鐸上校先後曾歷經過政戰工作、指揮職、特勤工作、國家安全任務,工作範圍包括本島與外島、國內與國外,其學養優異、經驗豐富,在每個工作崗位上都有不凡的表現;退役後,除了在唱片公司擔任高階主管外,更經常撰寫文章點評國內外政情發展,也在政論節目針對軍情時事提供建言。無論是寫作或是論政,他都本著良知與專業,以理性客觀的態度,表達對各種問題的想法,而他的文字或發言也大多數是恨鐵不成鋼的感嘆和批評。 這次出版的《青天白日下的軍魂》是李天鐸上校在閱讀《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後,深有所感而寫出一篇又一篇充滿著「愛國愛土」情懷的文章;他從遭到人為隱藏,由日本軍事教官所組成的「白團」協助我們保衛台灣、重建國軍部隊的這段歷史寫起,分析揭露幾起引發社會動盪的軍方疏失和揭露軍情人事傾輒的祕辛;再回到他所熟悉的國際情報事務,試圖從當前混亂的國際政局和恐怖攻擊,指出台灣可能的因應作為;而在「為台灣寫什麼未來?」篇章中則寫下他對李登輝等三位總統的評價和對第一位女總統的期望,並探討在內有混亂政局、外有中國威脅下的台灣未來該何去何從。 內容既有從軍所見所聞、也有民間生活經驗,既有個人回憶、又有論政揭密,處處流露出對中華民國這個國家,和對台灣這個社會的深情關懷和不甘不捨;也因為一日為軍、終生為軍的驕傲與牽掛,書中更充滿著對國軍「不信軍魂喚不回」的期待與失落,如同作者在書中所寫,「我們的軍魂在那個年代,象徵著上下一條心,不畏苦難,誓死達成保衛台、澎、金馬,和共軍拼死賣命,什麼都不怕的決心!這樣的信念是不分年齡,是代代相傳建立起來的,只是如今安在?」 【聯合推薦】 王西田(前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 李翔宙(退輔會主委) 黃偉哲(立法委員) 唐湘龍(飛碟早餐主持人) 孫大川(監察院副院長) 聯合推薦!!!

目錄

推薦序 自序 白團 國軍 面對歷史的難題 國軍 面對歷史的難題? 蔣中正與岡村寧次 為什麼「白團」歷史不能公開? 白團的建構和國軍 蔣中正與日本 白團為國軍做了什麼(上) 白團為國軍做了什麼(下) 白團與國軍 一部無法公開的背後歷史 白團 國光計劃 夢醒時分 「白團」在一九四九年古寧頭戰役的角色 白團 日本式軍事訓練的特點? 從「白團」史實看抗戰七十周年歷史 沒有軍魂,那來尊嚴 還原抗戰歷史真相,誰的責任? 間諜橋上 都不是陌生人? 中國夢、強軍夢,我們呢? 堅持「潛艦國造」?請給一個說服我的理由。 靶場 最不該出問題的地方! 徵兵制?募兵制?國軍問題的徵結? 精忠衞隊九○周年慶——一頁金門衞士的光榮歷史 眷改?軍方缺的是「人性」! 更換「文人國防部長」此其時也! 憲兵「分列式」徹底「分裂」了國軍! 出問題的「國軍」思想教育 輕判共諜,重挫國安! 國安會秘書長終於幹掉國安局長了! 國防政策之全民國防心理建設 國防政策之「建軍思想,為何而戰?」 國防政策之重建國軍,為什麼? 黑色的恐怖世界 恐怖攻擊的第一時間 他不是恐怖分子 他是恐怖人物(上) 他不是恐怖分子 他是恐怖人物(下) 為什麼「美國要」「要美國」重返亞洲? 國際情報合作的三大潮流趨勢 黑色不隨筆 比利時的美麗與哀愁 韓國能,我們能不能? 為台灣寫什麼未來? 蔣經國說「我也是共產黨!」 六問馬英九「為什麼」 馬習會激情過後 從不媚俗到真面對! 蔡英文 請帶領我們走出希望! 蔡英文的「國防異想」之旅 「國防異想」之旅——小英總統當兵去! 「國防異想」之旅——小英總統帥先行! 小英總統誤闖「國安黑森林」? 阿輝伯在,小英總統沒在怕的啦? 為台灣寫未來 用側面還是正面來面對中國大陸? 逆風而行的「新南向政策」

序跋

自序 不信軍魂喚不回!
  二〇一五年元月中旬,我在廣播節目中,聽見介紹這本書《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   這是本由日本朝日新聞特派員野島剛先生,花費七年時間完成的作品。剛開始買下這本書接觸時,我還是一片懵懂,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翻了幾頁,在書扉上我記下這段話:   時間:二〇一五年一月一五日   「究竟還有多少我們所不知道的事?八年對日抗戰,共產黨讓山河變色,我們來到台灣,在這個島上生存、生活了六十多年,把這裡當成了家鄉,能夠不瞭解原因和過去嗎?」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七日,在我讀完這本書後,有著以下的記述:   「我一生引以為傲的軍人生涯,在讀完《蔣介石與白團》這本書後,得到解脫。父親和我,在軍中的官階,都只當到上校,他離開軍中退役,是因為對『莒光日』政治教育活動推行不力,那年他在金門防衛司令部後指部當副參謀長,因為上述原因,無法升任團長,雖然司令官保薦他在後指部,直升參謀長,他還是因為缺少團長這個重要經歷,選擇了退伍。   比起那些在白團中,受過日本軍人訓練的將領。看完這本書後,覺得我和父親的選擇是值得慶幸的。   作為一九四九年後出生,完全在台灣受教育培養的軍人,我覺得我們應該有追求真相的權利和義務。歷史的事實和真相,會讓我們所有的軍人,以更寛濶的心胸和氣慨去面對國家的未來。」   以上是我花了不少時間,讀完本書後所留下的記述。其實閱讀這本書的這段時間,我的心情是非常澎湃和震撼的,最大的疑惑是既然為什麼白團在台灣前後三〇年時間,幾乎所有軍中高階將領,都是日本軍官訓練的,那為什麼沒有人提過?為什麼沒有人願意,對這樣的訓練過程提出意見?看法?當時又有多少人知道?   來到台灣白團的日本教官,都是由岡村寧次大將,在日本挑選出來的。他們來到台灣的目的是應蔣中正總統的要求,來協助建軍,重建一支有紀律的部隊。當然最重要的是「反攻大陸」,一遍再一遍地討論「光計劃」。在這樣的前題下,由日本教官協助移植整個「後備軍人動員體系」。並且完成實施了「兵役和動員」制度,作為反攻大陸基本軍隊、人力的來源。   結果呢?一九五四年五月,中華民國和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蔣總統其實早已經眀白我們是不可能反攻大陸了!他的兒子蔣經國先生在接任國防部長的時候,要把政工幹部的人事晉升權,併入聯一人事次長室,和當時的總政戰部主任王昇,曾發生過激烈的爭吵,最後經國先生用了一句話,結束這場的爭執,他說:「政戰工作的階段性任務結束了!」   蔣家最帥氣的蔣緯國將軍,從頭到尾負責「白團」所有的事情,他們怎麼會不知道我們中華民國的處境?怎麼會不知道國軍來台後所有重建的過程?   從我們尊敬的蔣中正總統,到蔣經國總統,到蔣緯國將軍,他們活著的時候,教育了中華民國的國軍,使我們擁有最完整的保護傘罩、堅定忠誠的思想,包括訓練精良的將領和官、士、兵。但是對於「白團」日本教官協助我們保衛台灣、重建國軍部隊所有的過程,他們三位大概只有一個念頭吧?什麼都不講!他們都只想把這段往事帶進了歷史的棺材中。   活著、在的時候,他們不說,誰敢多問?所以這麼重要的一段歷史便沒人敢觸碰,更沒有一個將領敢多説,洩露一句的原因在此吧?誰敢去面對處理?   我們過去教科書記載了八年對日抗戰期間,日軍種種殘虐的暴行。但撤退來到台灣後,卻是這些昔日的敵人--日軍,協助我們抵抗共產黨,重建國軍,立足台灣!這段歷史詭異地存在,但卻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去還原?銜接?或是完整呈現。這是個誰也不敢碰的問題。   日本朝日新聞特派員野島剛,以長期擅長報導兩岸三地華人地區的政治、外交、文化新聞出名,而且文筆流暢,思維敏鋭深入。他原本就在從事「白團」的資料蒐集寫作採訪,在二〇〇八年美國史丹佛大學將蔣介石的日記公布後,他得到了曹士澂檔案。由於有這些充分的資料線索,他才以七年的時間,完成這本《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有骨有肉,以時間做經、人物為緯的近現代史實書。有了這本書才真正揭露了解到「白團」從來不為人知,對台灣做出貢獻有影響的部分。   在此之前,有關白團記載付諸文字的總計有六冊。其中兩本在市面發行,其他四本均由軍方出版,並未公開,也只有在國防部的史料館才能讀到。以下按照出版時間先後陳列於下:   一、《實踐學社教育訓練及研究記實(上)、(下)》,實踐學社編,民國五四年八月。   二、《日本軍事顧問(教官)在華工作紀要》,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印,民國五七年一二月。   三、《實踐三〇年史要(上)(下)》,蔣緯國主篡,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印,民國七一年六月。   四、《白團——協訓訓練國軍的前日軍將領校官》,中村祐悅著,楊鴻懦譯,芙蓉書局刊行,台灣凱侖出版社譯印,民國八五年六月。   五、《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秘史》,林照真著,時報文化,民國八五年七月。   六、《實踐檔案——國防大學日籍教官史料專輯》,國防部政務辦公室,民國一〇二年六月。   野島剛先生從近現代史的複雜性和歷史、人物的背景中得到的「結論」。在與他自身所認為的「原點」,總結後歸納:「現代中國的歷史,可說是與蔣介石個人命運緊緊相繫的。學習日本、利用日本,最後克服日本。蔣介石以這樣的形式,推動著某種『歷史意志』的運作。」   我個人認為,這本書對於現今處在第一線和日本關係因為東海、釣魚台,而劍拔弩張的中國大陸,也有許多值得參考和思想的。   野島剛在序言中,提出兩個期許,更是對於我們中華民國國防部長,或者執政當局都將是一個很好的啟發和開始:   一、重新理解蔣介石,不只是對台灣、對日本,乃至於對中國近現代史的理解,都是相當有助益的事。   二、但願書中描寫有關「白團」的過往種種,能夠多多少少喚起台灣的人們,對於這段過往歷史的求知與好奇心。而這也是我由衷的期盼。   我們家兩代軍人,父親於對日抗戰期間選擇從軍,在重慶考進了黃埔軍校十六期,一路跟隨先總統蔣中正抗日,和共產黨對戰然後撤退來台。   我在進軍校的第一天就誓言當一個最好的軍人。最後,當父親逝世後,卻選擇了當自己。   當我開始閱讀《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時,卻發現書中每一個章節、內容、情景,和我過去高中、軍校所讀書本,所受教育,完全不同。我們在歷史中認識的「偉人」、偉大事件、近代史的場景一一跳出來⋯⋯每天清晨面對著「蔣公」最愛,最常用來教育我們的「陽明山」,原來名叫「草山」?因為蔣公喜愛王陽明學説「知行合一、知難行易」,所以才把草山更名為陽明山!   因此,我開始把每個章節的懷疑、疑問,都儘可能地翻讀歷史、傳記佐證瞭解,並且在「東方報業集團網路旗艦報」台灣評論中,寫下我那並不成熟的評論文章,我深信這只是一個起頭。   這件事絕對不是我一個人能夠做的!希望藉我由微小的發願,透過這本書、這些文章,能夠喚起更多的職業軍人,前輩、先進和有權有能力的朋友們,可以出面,解禁檔案資料,全面性的還原、研究,面對這段幾近被湮滅的歷史。   在書寫白團文章的過程中,我最重要二十五年青春寶貴的軍中經歷、經驗,一一浮現出來:   從三軍四校在陸軍官校入伍生開始,陸軍官校張立夫校長的驃悍,我們政戰學校張建勛校長鋭厲如刀的眼神,都一一從我的記憶深處被喚醒。他們以治軍嚴格、對幹部要求嚴厲,一絲不苟的形象,為我們學生立下了學習的最佳典範。待我們回到復興崗,隊職幹部都是挑自陸官三一、三二、三三期的佼佼者,從康亞謀、程政明、李達軍、陳自強到我們隊長程政明。程隊長帶領我們時,話不多,只要求一件事情「踢正步比賽第一名」。在那段時期中,培養出我們政戰學校十九期,以外文系和政七教授班組成的第十九隊最引以為傲團結合作的團隊榮譽感。   畢業後我被分配到陸軍五七師「軍魂部隊」,「軍魂」是我們部隊的代號,後來師的番號更改為二五七師。   剛下部隊報到時的五七師,瘋狂師長齊其森挑選了一批陸軍官校四〇期畢業,優秀學生作為骨幹,採取快速提升全師強悍的領導風氣和貫徹命令的做法。更在部隊在赴馬祖換防,接替前線守備任務時,還換上治軍嚴謹、實在、更有魄力的涂遂師長。那時候的兩岸關係仍處在對峙緊張狀態,前線守備和戰備任務需要同時執行。能夠獨當一面,有豐富帶兵作戰經驗的師長凃遂和政戰一期的榮暄北主任,率領著我們老、中、青三代濟濟一堂,互相傳承砥勵,同赴前線共擔國事。   在艱苦的歲月中,那是個美好的時代,我們五七師軍魂部隊拿下全國輕裝師戰備、訓練競賽的第一名。整個部隊從師級領導階層,到營長級科長骨幹、連長基層,三個階層不同來源的幹部,我們充滿彼此學習,融合經驗,貫徹命令,共同成就了誓死達成任務的強烈共識。   當我在書寫這段文字時,每個人的名字、影像也都浮出在眼前:   副師長劉樹屏、楊庭華,副主任楊華宗,參謀長刁迎春,還有才從美國留學回來的新科上校副參謀長徐博生,營長級的周保華、丁式、趙克明、張仁渝、張文錦、劉濟強。政戰的則有李念明、黃源原、傅樂山、羅煥平、蕭穩當、王水田、夏曉原、楊越明、王中傑、鄭輝寧、鎦振陸。當時我們最強的還是連長級,以陸官四〇期為主力的幹部:單家驊、羅式昌、龐豫銅、劉石、陳逸川、尉遲治平、劉偉韶、鄧卓民、周固、于明濤、朱臣玉,以及我們期上五位同學,槐綠洲、韋特樸、錢國祥、雷喜祥。   二年一個月又十二天、七百七十二個駐守在馬祖列島前線的日子,我們真的是所謂的夙夜匪懈,無時無刻不在戰備、構工、訓練、應變,隨時隨地準備在萬一中共解放軍來襲時和他們決一死戰!   在那樣的壓力學習中成長,成就了我們這批當時的年輕人。還記得我在工兵連輔導長任內,北竿、午沙,發電廠工程即將峻工時,師長特別把我叫到一旁交待:「發電廠大門,大鐵門中央兩扇處,別忘記叫鐵工以浮凸方式,燒焊出「軍魂」兩個字。」那座發電廠最初的命名,也是以「軍魂發電廠」定名。   我們的軍魂在那個年代,象徵著上下一條心,不畏苦難,誓死達成保衛台、澎、金馬,和共軍拼死賣命,什麼都不怕的決心!   這樣的信念是不分年齡,是代代相傳建立起來的,只是如今安在?   歷經三十年的民主洗禮、國政變革,歷史、真相逐漸開始有機會可以還原出事實或是本來面目的時候,軍隊、軍人、軍史更要學著面對歷史、現實。生根本土,塑型鑄魂,才能夠以不畏生死的決心,來捍衛自由、民主、國土、人民和生命的勇者形象。

內文試閱

白團與國軍 一部無法公開的背後歷史
  儘管在「反攻大陸」的目標上,我們沒有成功。但是在「保衛台灣」上,奠定我們今天基礎的「白團」他們的貢獻做為,為什麼不能公開?   有關白團與國軍的歷史,在蔣中正日記中也有記述。   蔣中正的日記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三日,根據已經公開蔣中正總統的日記中,有以下的記載:   一○點與富田直亮等會面,向其指示任務並慰勉之。   富田(白團在台灣負責人)等一行人,在台北,陽明山蔣總統辦公室,獲得接見。當日並接見川陝甘綏靖主任胡宗南將軍。   蔣於十一月十四日飛重慶,(李宗仁不願去重慶),十九日令胡主任自漢中急援重慶。   一九五○年一月,第一批白團成員來台。二月,美國重新支持蔣總統,同時籌辦圓山軍官訓練班。   一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革命實踐研究院軍官訓練團」正式成立,蔣總統發表演說。   在這樣有限的時間內,為什麼身為戰勝國的中華民國,要接受戰敗國日本人的教育訓練呢?   面對國軍內部隱藏的不滿,包括高層將領:陳誠和孫立人等的反彈態度,蔣是如何看待、面對處理的?擺平了嗎?有沒有後遺症?讓我們從蔣日記中的記載來檢視事情的發展和影響。   一九五○年一月十二日:   正午,針對採用日本教官一事,聽取將級軍官的意見,然而他們似乎仍舊相當難以磨滅八年間的抗日心態。既是如此,那對於活用日本人一事,顯有必要再做更進一步的檢討。   一九五○年二月二十二日:   花費一小時時間,向眾人說明「無中國則日本必不能獨存,而若無日本,則中國亦不可能邁向獨立之道」的事理。   一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   六時前往圓山革命實踐院,向軍官進行點名訓話,訓話中力陳雇用日本教官之重要性,以及中日兩國未來攜手團結,共倡大亞洲主義之必要意義。   一九五○年三月六日,國民黨在中山堂舉行總理紀念會,蔣總統上台的第一句話就說:「中華民國亡了!我是亡國之奴,亡國之奴要對亡國之主」說幾句話。   他檢討自己在大陸的失敗是領導無方,今天大家在台灣是死裡求生,他也沒臉去流亡海外,但是黨內同志,到這個地步還在互相內鬥!在奪眶而出的眼淚中,化解了反對陳誠出任行政院長的任命,也讓他延攬了一批有學養能力的技術官僚,包括尹仲容、嚴家淦、徐柏園、李國鼎、費驊等人,以背水一戰,士為知己者死的心情,開創奠定了台灣繁榮、經濟發展的基礎。   一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相對於內政、經濟由陳誠負責,軍事上生存、改革,蔣幾乎以一步一腳印的精神,反覆說服包括陳誠、孫立人為首的重量級將領。   為什麼要請日本教官?   在圓山軍官訓練團的開訓演說,他檢討軍事上失敗原因:   過去在大陸,我們有空軍、海軍,共軍沒有,陸軍我們有四百萬以上的軍隊,初時的共軍在東北、華北只有三、四十萬人,我們兵力大過他十倍以上,為什麼反而被他們打敗了?   這是因為我們沒有聯合作戰,協同一致的教育,更沒有同仇敵愾,生死與共的精神!以至於被共軍個個擊破!軍隊愈多,失敗愈快!(有沒有和現在的國民黨很像?)   所以,這次訓練的重點,軍人精神,就是嚴守紀律,貫徹命令,達成任務,以及指揮技能和戰術運用的訓練。   過去在軍事教育上,我們請過德國教官,英國教官,美國教官,也請過俄國教官,但是實際上,收到什麼效果呢?事實上:剿匪軍事完全失敗,大陸淪陷等於國家滅亡了!   根據我研究的結果,這就是東西方教官在物質和精神條件,認知上的差異,所以我認為,今後要恢復我們革命軍的戰力,必須從教育上徹底的改造做起,這是聘請日本教官的最大原因,因為惟有東方人知道東方人的性能,道理,復興東方的道德精神,洗雪過去的重大恥辱。尤其日本陸海空軍,軍人視死如歸的精神和協同一致的行動,世界上除了德國,沒有其他國家可與相比,所以我這次決定請日本教官來擔任我們的軍事訓練,我們腦筋不可再留有過去的敵意,更不能存在輕視的心理,以為他們是打敗仗,不值得我們尊重。   以上敘述是從演說全文中摘要的重點,當年,他已經六十三歲。   我們試著以那個階段的人物,來理解蔣的行事風格。   學醫、行醫到革命的孫中山國父,他留學美國,有著完整自由、平等、博愛,大同世界的理想,而蔣出身於清朝末年,留學日本,感受到明治維新後日本富國強兵之道。在經歷辛亥革命、軍閥割據,辛苦的八年對日抗戰、剿匪失敗、退守台灣後,他面對著的是如何因為列強國家搶食掠奪,並要能夠重新站起來的中華民國。這時,他唯一可以選擇的對象是日本!但是在心裡面要打倒的對象?也是日本!   在這樣反覆產生「矛盾對立」、「學習與克服」,終其一生的辨証過程中,以他最深刻三年,日本士官學校的教育背景,對軍人武德要求、訓練的憧憬,在在促使他瞭解自己最重要的工作是「培養、掌握新一代軍人的教育工作」。   一九二四年六月,黃埔軍官學校的成立,在不到二年時間,他培養出二千三百名不怕死的年輕軍官幹部,完成北伐,同時間,國共兩黨的精英都出於此:   校長:蔣中正。國民黨駐校代表:廖仲愷。政治部主任:戴季陶。總教官:何應欽。   共產黨駐校顧問:鮑羅庭。教授部副主任:葉劍英。政治部副主任:周恩來,毛澤東也曾擔任過入學面試官。   其後在國共兩黨,各為其主,激烈交戰的將領包括國民黨的胡宗南、湯恩伯,共產黨林彪、徐向前等。一部民國初期,國共兩黨鬥爭的歷史,處處可見黃埔精神的背影。黃埔軍校對蔣而言:是他掌握黨內和軍隊大權的王牌!而這樣的黃埔軍校的教育特徵又是什麼呢?   根據日本中國現代政治研究學者野村浩一在《蔣介石與毛澤東》這本書中分析指出:   「所謂黃埔軍校的教育,其根本原理,就是家長制的運作方式,以及極其嚴格的組織規律,與軍紀要求」。   而後,蔣到台灣透過白團所實施的軍事教育中,可以明顯看出來的脈絡:日式軍事教育、黃埔軍校、白團,皆是用打破軍隊再教育的方法,終在白團的形式上開花結果。   儘管在「反攻大陸」的目標上,我們沒有成功。但是在「保衛台灣」上,奠定我們今天基礎的「白團」他們的貢獻做為,為什麼不能公開?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白團解散後不久,國防部編纂一份,名為「日本軍事顧問(教官)在華工作紀要」的報告。結論中有如此的記述:   我們特別必須感激的是,各日籍軍事教官於工作期間,不計報酬與利害關係,以誠懇態度,為我國的作戰立案,做出貢獻,協助我國完成軍事教育,並使得國軍幹部的戰術思想得以統整為一,這些日籍軍事教官的功績,將永遠不會磨滅。   一九九八年,中國時報記者林照真,出版《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秘史》書中,一手促成白團中方代表人物曹士澂將軍,以公開署名發表唯一一篇的序文。   序文中寫道:   白團在台灣工作了二十年(一九四九~一九六八),受訓人員達二萬人以上(略),其成果輝煌,使國軍現代化,增進其自信力,團結一致,保衛台灣,安定了人心,同時做了不少中日親善關係。   白團的存在,毫無疑問在蔣總統重建軍隊,保衛台灣的過程中,貢獻良多。他們從身為戰敗國的日本,來到戰勝國:中華民國,在沒有政府援助下,以非公開方式秘密為第一線的國軍,進行軍事改造、重組、訓練的教育。這是場史無前例的任務,而且持續二十年之久!這些參與白團計劃的軍人、功績,應該得到公開與正面的評價。   這些所有曾經接受過教育、訓練的軍人、前輩,都應該完整的陳述、保存、記錄這段歷史。   當兩岸分別共同在慶祝「對日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同時,我每天坐在面對陽明山的外雙溪,一次又一遍的翻讀這本《帝國最後的軍人—蔣介石與白團》,然後去查証了:孫立人、蔣經國、俞大維、戴笠、汪敬煦、郝伯村、胡宗南……,以及各式的傳記、口述歷史……   過去、現在、歷史、記錄的畫面,不斷交叉、織出,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日本,這三角習題,關係將如何處理?面對?中國大陸的崛起,美國霸權心態的不放手,都是未來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   做一個真正的軍人,我們要從中一點一滴中被教育:要以生命和鮮血捍衛國家!   老兵不死,只會直挺挺、光榮地淍零。   我只想期勉下一代:   做一個現代軍人,更應該有勇氣,去面對、看待過去。   這才會知道:如何對待現在和未來吧?!
阿輝伯在,小英總統沒在怕的啦!
  組黨只不過是個煙霧彈、障眼法,眼看著五二○將屆,中國大陸緊緊盯著「九二共識」步步逼近,寸毫不讓,李大師父怎麼甘心讓愛徒涉險,叫她向老宋取經?   眼看著五二○將屆,中國大陸緊緊盯著「九二共識」步步逼近,寸毫不讓,李大師父怎麼甘心讓愛徒涉險,叫她向老宋取經?   李登輝又要組黨了!   二○一六年四月二十日政治新聞版,頭條新聞:「集結藍綠本土,李登輝組新政黨」!   好聳人的標題啊!裝有十三根心臟支架,九十三高齡,台灣政壇永遠不甘寂寞,騙死過一堆人,詐騙集團的老祖宗:「李登輝」,從第一次公然騙過全國百姓,總統卸任後要到山地部落去傳教開始。   向林洋港先生說,你讓我先做一任總統,下一任我換你來做。   公開宣布聘請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和他「肝膽相照」,結果是「五內俱焚」。   和兩任當權者,陳水扁總統、馬英九總統都有過手牽手、台灣之子,情逾父子的甜蜜時光,翻臉無情時罵出「老蕃顛」!   將近三十年,台灣政壇容許這樣一位不承認自己血統,卻坐領中華民國退休總統所有禮遇,幹盡所有見不得人壞事,卻讓當年叱吒天下的手下劉泰英坐牢替代的「人物?角色?」   在每一個不同政治氛圍下,他都有自己不同的算計,從兒子臨終託付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到組建台聯黨的黃昆輝,這三十年來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哪一個不是被這個日本人用了丟,丟了用或是背叛以後永不錄用的呢?   這就是三十年前,英明的蔣經國總統,一念之差,一句「你等會」,讓中華民國毀掉三個世代,培養出二十萬個世界一流詐欺罪犯的老祖宗:李登輝「前總統」、「台灣政壇教父」、「台獨歐吉桑」、「日本武士軍人後代」,九十三高齡,仍然夢想著以日本人後裔,當台灣國老祖宗的歐吉桑:李登輝「又要組黨了」!真的不是新聞!是奇聞啊!   九十三歲了,組什麼黨?為那樁事啊?當然是為了貫徹他的「台灣獨立建國大夢」。九十三歲的老李,思緒奔騰,精力澎湃,任何台灣的政治事,他都會管,只有自己的大嘴巴和小頭管不住,孫女結婚後,他的最愛已經不再專屬,只有嘴巴想吃,會說,閒不住,關不攏的特性仍在,去年訪問日本時,說溜了口:「希望老天再多給我四年時間,助我完成台灣建國的終願」,其實那時候,他對於蔡英文競選總統之戰,還是不敢太樂觀,只是最大的心願,希望蔡能夠勝選,並且協助蔡完成佈局,還有一次擊潰已經群龍無首的國民黨。   特別是不甘心讓一輩子仇人,高育仁的女婿朱立倫出線,他曾經暗自誓言要斷朱政壇路。所以,從台北市長選舉,以柯P擊敗連戰之子連勝文,再以宋楚瑜把涉世未深,靠著年青人崛起的民國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打包埋葬。拱出側翼時代力量,打掉國民黨在立法院只知道專業,躺著選舉的形象立委。   真正的「政治精算師」   小英總統從容自在,一舉收拾台灣政壇,登上全球華人世界,第一位女性總統大位,李皇英明。   鄉親朋友啊,請您仔細回想一下;二○一六年的總統選舉之役,和當年李登輝對決林洋港、郝柏村時候,側面殺出另外一組候選人:陳履安、王清峰,也同時參選攪局,助李登輝打垮林洋港的手法幾乎如出一轍吧?   親愛的鄉親朋友們,國民黨如今的起伏只能以氣若遊絲來形容,怎麼辦呢?我的建議是緊盯著老李,至少也學他裝上十三根支架,強心壯氣鼓膽,在回顧這條來時路,怎麼重振舊山河時候,頭腦才會清楚一些吧?   所以年初,他在病中仍然發表了「餘生」的新書,念念不忘吸台灣血,穿上日本和服,唱著台灣建國的歌曲,哈哈哈!回想這三十年來,親眼看著這個亞洲政壇最會翻雲覆雨的老先生,從鴻禧山莊他的私宅建造過程中,六次不滿意打掉重建。為了鴻禧球場打完高爾夫球,向李登輝收取二百元雲吞麵錢,調查局查張秀正的帳將近半年,嚇得張老闆每天呆站在老李出入的巷子口,恭迎送三個月,表示懺悔,待老李氣消後才沒事,為什麼?老李認為我住在這裡,多少人因為我才買鴻禧,結果吃碗麵你還敢收我那麼多的錢?好大的膽子!   說到「風水」更是老李的絕招,知情者連先生,住在對面,連院子裏種的樹都要修剪比李家矮小,幸福水泥老闆位於郝家毗鄰的一塊地,蓋著一棟三十年租不出去,沒人住的大樓,面對至善路,緊貼仰德大道,莫名奇妙的「册宅」,只為了破郝家風水。   李、林競逐總統大位前,老李派出閨蜜石大御醫,帶著現金赴日月潭,林家風水寶地上方,硬是買地壓著,怎麼說呢?他不擇手段贏得掌控台灣人命運的大位。   虎豹坑早被挪移的珠寶,寄𣈱園的寄賣,忠心耿耿追隨一輩子的總管,因為四次進出中國,沒有辦法安排好老李的參訪活動,也黯然離開,只剩下劉大掌櫃?不離不棄?也不會太久了吧?   言歸正傳:李登輝組黨只不過是個煙霧彈、障眼法,眼看著五二○將屆,中國大陸緊緊盯著「九二共識」步步逼近,寸毫不讓,李大師父怎麼甘心讓愛徒涉險,叫她向老宋取經?   自己開始叫牌:醫界聯盟吳樹民,拉著老將謝深山、廖了以、張榮味和劉泰英,打出深綠,獨派,本土跟我來的口號!只是為了幫小英解套,那些喊獨拒中者都是我的人,和純潔的小英百合無關,她可以放手執政,大方承認「九二共識」,明白答應中國要求。   用清潔劑完成「轉型正義」之「為所欲為」「綠色執政」篇,開放美豬,合作日本製造潛水艇,打著中華民國國旗,只要站在亞洲共同「圍堵中國」同一陣營,就好了啦!   其他台灣獨、本土綠的帳都算在我老阿輝的頭上吧!以我的「餘生」換「餘輝」,這才叫做真正的「政治精算師」!各位親愛的鄉親們,看懂了嗎?   台灣奇蹟真正的創始人,詐騙全台灣二千三百萬同胞,禍殃三代以下的鄉親父老兄弟姊妹啊,讓我們為李登輝,老,不怕死,勇敢,高明的詐欺騙術,鼓掌吧!翻滾吧!台灣人!

作者資料

李天鐸

現職 1.頑石文創開發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長 2.日本愛貝克思音樂公司 顧問 3.日本三井不動產開發公司 顧問 4.電視台「國安‧特勤反恐」 評論員 5.公共電視台、青少年節目,「少年ㄟ,哩來」節目主持人 學歷 1.政治作戰學校外文系畢業 2.國家安全幹部研究班畢業 3.比利時魯汶大學、社會科學研究院進修 經歷 1.部隊:排長、輔導長、連長、作戰官 2.特勤:蔣經國總統內衛隊長、政戰官 3.國家安全局派駐法國代表 4.好樂迪KTV股份有限公司 顧問兼任公共事務部門主管 5.寒舍創意文化公司 總經理 著作/發表 1.「北電案魂」印刻文學雜誌 2.自2014年3月起,在香港東方報業集團專欄撰述。

基本資料

作者:李天鐸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BC 歷史與現場 出版日期:2016-08-19 ISBN:9789571367248 城邦書號:A22016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