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雄圖霸業:天之驕子漢武帝的不世之功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雄圖霸業:天之驕子漢武帝的不世之功

  • 作者:易中天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7-22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百家講壇》通俗歷史講座第一人 當當網、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百大暢銷書 易中天說史再創巔峰之作 朕即位以來,所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傷害百姓,糜費天下者,悉罷之。 《資治通鑒》卷二十二 元封元年泰山的封禪大典(西元前110年),是漢武帝功成名就的具體象徵。這一年,他才四十七歲。實際上漢武帝的基礎十年前就已奠定。打從十六歲登基之後,便大刀闊斧的進行前所未有的革新:尊儒,從秦政變為漢政,獨尊儒術思想統一;推恩,削弱各王國勢力,集權中央開拓王權;舉賢,從貴族政治轉變為官僚政治;討伐匈奴,東征西討收夷狄為華夏。帝國巍然屹立,霸業風生水起。然而在這些不世之功背後又有多少血淚經驗與慘痛教訓,嚴刑峻法之下,酷吏橫行歷任宰相幾無善終,外戚干政層出不窮禍延子嗣,輪台下詔罪己留下千古疑團,看似天之驕子的他究竟是怎樣的一位帝王? 【本書特色】 1.重新詮釋經典史籍 去除古籍本身文字文意上的艱澀難懂、曖昧難明的內容描述,用沒有閱讀門檻的故事情境寫法引導讀者進入歷史核心,找出當時歷史細微的脈絡。 2.內容博貫古今中外 與西方文明相互對照,不單只侷限於本書題目的文本時代,而是對於這件歷史事件有首尾相連、東西呼應的主題都加以介紹,相互引為佐證。 3.以人為本、文化為根的寫作架構 跳脫傳統史書的寫作手法,不是只單純紀錄單一歷史事件的編年史或是紀事本末。簡明扼要的說明整件事情發生的來龍去脈,再透過作者本身對於歷史的觀察與分析,整理出一套人物、歷史、文化、人性的中肯見解。 4.正文條理清晰、附錄詳盡確實 正文直接敘述事件本身,不用過多的注釋旁引干擾閱讀。但書後詳細的注釋與大事年表,皆可按圖索驥找出事件最初的文本來源。 5.正體中文版改為直式排版,隨頁加注,便利讀者閱讀與查找資料便利。

目錄

第一章 帝國之初 少年天子 黑鍋嫌疑 喋血京師 彌天大謊 事出有因 七國之亂 第二章 獨尊儒術 可疑的獨尊 新儒生 仕途即前途 受辱 還是去死 又見秦政 非儒非法非主流 第三章 中央集權 謝幕的帝國 把王侯變成羔羊 要錢更要命 打掉地頭蛇 一國兩府 第四章 官治天下 職業官僚 再返封建 中央與地方 牧民與牧官 仕途廣闊 條條大路通長安 第五章 是非功過 外戚政治 大將軍衛青 匈奴問題 政變與政改 罪功豈在悔輪台 帝國是怎樣練成的 後記 漢武帝下昭罪己了嗎?

內文試閱

少年天子
  漢武帝劉徹繼位那年,十六歲。   十六歲的男子即便在古代,也是未成年人。當時的法定婚齡是女十五,男二十。因此貴族男孩的成年禮,就在滿二十那年舉行,要束髮,加冠,佩劍,取字,許婚,叫「冠禮」,也叫「婚冠禮」。   劉徹的冠禮卻被提前。也許,這是因為他的父親漢景帝已將不久於人世。事實上,劉徹加冠沒過幾天,景帝就駕鶴西去,劉徹成為西漢第五任皇帝。   這是一位少年天子。   但,未及弱冠便登大位,漢武並非第一人。最早的小天子是周成王姬誦,最早的小皇帝是漢惠帝劉盈。   盈身世可疑。   作為西漢第二任皇帝,劉盈並沒留下多少事蹟。從現有的資料看,他似乎是戰亂中成長的苦孩子,從小就顛沛流離。甚至在兵敗彭城的逃難途中,還幾次三番被劉邦推下車去。靠著夏侯嬰的營救,才撿回一條命來。   這一年,劉盈六歲。   不難想像,這事在一個六歲孩子的心中,會留下怎樣的陰影。好在兵敗彭城兩個月後,劉盈被立為太子。這當然因為他雖非長子(長子是庶出的齊王劉肥),卻是嫡出,是劉邦正妻呂后的獨生子。   可惜,劉邦似乎並不看好這唯一的嫡子,幾次三番要廢了劉盈,改立戚夫人的兒子趙王如意。據說,劉邦的態度越來越堅定,連張良和叔孫通也不能力挽狂瀾。   然而事情的變化,卻極具戲劇性。   變化發生在劉邦去世那年。某次宴會上,太子劉盈前來侍奉父皇,身後卻站著四位老人。他們個個八十歲以上,鬚髮雪白,衣冠甚偉,讓劉邦看得目瞪口呆。   於是四人上前,自報家門。   第一位,東園公。   第二位,用裡先生。   第三位,綺裡季。   第四位,夏黃公。   這就是所謂的「商山四皓」了。他們是秦末以來就隱居深山、名滿天下的世外高人,也是劉邦仰慕已久的。   劉邦問:「朕求諸君多年不得,怎麼跟了我兒?」   商山四皓行禮說:「陛下傲慢無禮,太子仁孝恭敬,所以天下士人無不願為太子赴湯蹈火。」   禮畢,四位老人飄然而去。   劉邦目送商山四皓離席,然後叫來戚夫人說:「你都看見了吧?太子地位不可動搖,呂后才是你的真主子。」   戚夫人哭。   劉邦卻表示無能為力。他說:「妳為我楚舞,我為妳楚歌吧!於是劉邦慷慨悲歌,一而再,再而三。歌畢,也離席而去,留下戚夫人泣不成聲,哭倒在地。」   從此,劉邦不再提出換太子。   這可真是新派武俠小說裡面才有的場面。那四位老人的名字,也很像小說中的武林高手。據說,他們是張良為呂后出謀劃策,特地請來為太子劉盈撐腰的。因此,這事就像張良當年的奇遇黃石公,非常不靠譜。   但更不靠譜的,還在後面。   按照《史記》、《漢書》和《資治通鑒》的說法,劉盈繼位是在漢高祖十二年五月,時年十七歲。七個月後,也就是漢惠帝元年的十二月,呂后就謀殺了趙王如意。   謀殺是處心積慮的,因為據說劉盈已經感覺弟弟不太安全。所以,如意從趙國來到長安時,劉盈便親自到霸上迎接,接回宮後又同吃同住,像當年鴻門宴上項伯護著劉邦一樣護衛著如意,呂后竟不能下手。   可惜百密難免一疏。某天早上,劉盈外出打獵,如意留在宮中。呂后聞訊,立即將如意毒殺。   故事講到這裡,破綻也就露了出來。   請問:如意為什麼沒跟劉盈一起去打獵?   解釋是:趙王年少,不能早起。   很好!一個年紀小到「不能蚤(早)起」的孩子,劉邦憑什麼說他「類我」(像自己)?所謂劉盈「不類」而「如意類我」因此就要換人,豈非胡扯?   沒錯,劉盈確實不像父母,既不像父親心狠手辣,也不像母親剛毅果斷。他心慈手軟,膽小怕事,很可能還有些多愁善感和自暴自棄。把江山社稷交給這樣的人,當然不能放心。但,交給那位不能早起的,就可靠嗎?   都靠不住。   劉邦的立儲,已不能著眼於接班人自身。   那看什麼?   看母親。劉盈也好,如意也罷,繼位之後恐怕都得靠太后撐腰,甚至靠太后臨朝。   那麼,戚夫人和呂后,哪個可靠?   呂后。   事實上,呂后不但是劉邦的結髮妻子,更是他的親密戰友。劉邦的江山,其實是他和呂后一起打下來的。這是當時輿論的共識。甚至還有人說,呂后和 她的家族是像推車子一樣,把劉邦推上帝位的。   顯然,呂后對劉邦的江山,會比戚夫人更加愛惜。   更何況,她也能幹得多。   因此,作為男人,或者在床上,劉邦也許更喜歡戚夫人。但作為政治家,在朝廷,他絕對更相信呂后。   更重要的是,功臣們也都投了呂后一票。   劉邦的功臣,武將方面,韓信、彭越、英布已死,樊噲則是呂后的妹夫。文臣方面,蕭何在滅韓信時即已站在呂后一邊,張良和叔孫通都支持劉盈,陳平後來也挺呂后。有人支持戚夫人母子嗎?沒有。   局勢如此明朗,戚夫人有什麼可爭的呢?   的確,劉邦和呂后,更多的是政治關係,未必有多少愛情。劉邦南征北戰時,呂后常常留守後方忙於政務,戚夫人則常年陪伴在劉邦身邊。日久生情,愛屋及烏,劉邦許諾廢嫡立愛,並非沒有可能。只不過,這種許諾可能是一時興起,也可能是哄美人開心,靠不住的。   政治家,都不會愛情至上。    所以,什麼商山四皓,什麼楚歌楚舞,都不過是編出來的故事,或者是當時的一場表演,串通好了演給戚夫人看的。而且那總導演,弄不好就是劉邦本人。   這並非沒有可能。想當年,劉邦還沒發跡時,呂后就製造輿論,說常常看見劉邦頭頂上有雲氣,結果小混混們都跟了劉邦。這其實就是兩口子串通一氣演的雙簧。   當然,這回也可能是張良總導演,呂后製片人。      不管怎麼說,張良站在呂后一邊,是可以肯定的。趙王如意和戚夫人為呂后所殺,大體上也能肯定。至少,沒有證據證明非她所殺。呂后,可是連韓信都敢殺的。殺那手無寸鐵的孤兒寡母,又算什麼!   但,心狠手辣的呂后,也未必不會蒙冤。
黑鍋與嫌疑
  劉邦選擇劉盈,其實是選擇了呂后。   這一點,呂后和劉盈都清楚。因此,劉盈繼位後,就把權力和政務都交給了自己的母親。但在一個男尊女卑的社會,這樣做顯然並不合適,皇族也很沒面子。因此史家必須給個說法,還必須由呂后來背黑鍋。   於是,又一個故事被編了出來。   這故事說,呂后毒死趙王如意後,便把他的母親戚夫人砍去手腳,挖掉眼睛,熏聾耳朵,弄啞喉嚨,扔在豬圈裡,號稱「人彘」(人豬),然後讓漢惠帝劉盈來看。   結果,惠帝放聲大哭,一病不起。他說:「這不是人幹的事情!我作為太后的兒子,是沒法治天下了。」   據說,這就是惠帝不理朝政的原因。   但可惜,這實在離譜。   首先我們要問:呂后有必要這麼做嗎?沒有。前面已經說過,戚夫人和趙王如意,根本就不可能構成威脅。過去不能,後來就更不能。對於毫無反抗能力的假想敵,就算要消滅,又犯得著下如此毒手嗎?   洩憤也說不通。要知道,任何人受此酷刑,都不會再有感覺。戚夫人不痛,呂后何快之有?   更何況就算要洩憤,又何必要讓惠帝來看呢?惠帝又不是戚夫人的同夥和同謀!難道呂后要威脅自己的獨生子?難道她覺得惠帝受的刺激還不夠?   漢惠帝因此而醉生夢死,就更是胡說。恰恰相反,他曾經是很想有所作為的。一天到晚吃喝玩樂,完全不理朝政的人也有,但不是漢惠帝,而是曹參。   曹參接替去世的蕭何擔任大漢相國,是在漢惠帝二年的七月。這時,距離所謂「人彘」事件已經一年半,照理說漢惠帝早就該泡在酒罈子裡了。然而他對曹參的消極怠工卻是十分不滿,也非常著急。   不過惠帝畢竟是惠帝。他並不敢也不忍當面指責先帝的功臣,而是私下裡對曹參的兒子說:「令尊大人是不是看不起朕呀?整天燈紅酒綠,怎麼能心憂天下呢?」   於是曹參向惠帝請罪。   曹參說:「請問陛下與高皇帝,誰更聖明英武?」   惠帝說:「朕豈敢望先帝之項背。」   曹參又說:「陛下認為臣與蕭何,誰更賢明有才?」   惠帝又說:「先生似乎不如蕭相國。」     曹參說:「這就對了!高皇帝和蕭相國,早就平定了天下,確立了法規,沒什麼可憂慮的呀!現在,陛下只需垂衣拱手,臣等也只需謹守職責,不就天下太平了嗎?」   惠帝這才恍然大悟。   沒錯,自己比不上高皇帝,曹參也比不上蕭相國,瞎忙活什麼呢?還是不折騰為好。     從此,漢帝國按部就班,蕭規曹隨。   很清楚,惠帝的不理朝政,其實是無為而治。這既是受曹參啟發,也是當時帝國的政治需要和大勢所趨,跟戚夫人或者呂后,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但,這不等於呂后沒有別的嫌疑。   可疑之處在惠帝劉盈的成年禮。劉盈是十七歲那年繼位的,但拖到繼位後第四年才加冠。這時,少年天子已經二十一歲,是不是也太晚了一點?   當然是。   那麼,惠帝的冠禮,為什麼會這麼晚?   為了等張皇后成年。   張皇后是在漢惠帝舉行成年禮的五個月前,嫁給惠帝並立為皇后的。先婚後冠,可見這婚姻的重要。看來,漢惠帝的皇后,只能是這位張姑娘。張姑娘不成年,漢惠帝就不能正式成婚,也不能舉行冠禮。   那麼,張皇后又是何許人也?   魯元公主和張敖的女兒。   難怪漢惠帝只能耐心等待,因為魯元公主是他同父同母的親姐姐,嫁給張敖是在漢五年。可見漢惠帝的這位張皇后,封后時頂多十歲。算作成年,已很勉強。   這當然是呂太后的一手包辦。實際上,她是把自己未成年的親外孫女,嫁給了自己剛成年的親兒子。儘管誰都知道,政治人物的婚姻幾乎無不具有政治性,但漢惠帝的這樁婚姻,也實在太離譜了一點。     然而呂太后寧肯死扛硬拖著,也要等到自己的外孫女勉強可以封后,才給惠帝加冠,儘管那少年天子早就有了性能力,也早就跟宮女們生了一堆兒子。   問題是,呂后為什麼要這樣謀劃呢?   因為恐懼。   恐懼是可以想像的。據說,呂后曾向心腹大臣審食其坦言其憂:「你看那些功臣元勳,向先帝北面稱臣已是彆扭委屈,有可能心甘情願侍奉  少主嗎?」   這話並非沒有道理。   事實上,劉邦成為天子,跟周武稱王、始皇稱帝大不相同。周王和秦皇,原本就是貴族,就是君主,跟僚佐的關係也早就是君臣。其地位,當然無人覬覦。   劉邦則不同。他和功臣元勳,當年都是編入戶籍的平民(諸將與帝為編戶民),大家平起平坐。現在,憑什麼你就能高高在上,我就該俯首稱臣?再說了,既然一介平民也能當皇帝,為什麼你當得,我當不得?   有這資質和能力的,不止劉邦一個吧?   資質和能力超過劉盈的,就更不止一個吧?   難怪呂后的精神會高度緊張。是啊,赤手空拳,孤兒寡母,怎麼對付得了如狼似虎的權臣們?   孤立無援就得拉幫結派,靠得住的是自家人。   因此,漢惠帝駕崩後,更加勢單力薄的呂太后便封王封侯。受封的既有劉家人,也有呂家人。劉氏四王:淮陽王劉(強),常山王劉不疑,濟川王劉太,琅琊王劉澤。呂氏三王:梁王呂產,趙王呂祿,燕王呂通(梁王原本是呂王,呂王最早是呂台,後為呂嘉,再後為呂產)。   表面上看,呂后是公平的。她先封劉,後封呂;劉家王多,呂家的少。然而劉氏四王,都是小國。而且,淮陽王劉去世,就改封劉武;常山王劉不疑去世,就改封劉山(更名為劉義),後來又改封劉朝。這四國前後七王,都是惠帝與宮女所生,也都是小孩子。成年人只有琅琊王劉澤(呂后侄女婿),卻是呂后黨羽。   呂氏三王卻都是大國,三大國的國王也原本都是劉邦的兒子,但都被呂后害死。最先被害的是趙王如意。如意死後,趙王換成劉邦的六子淮南王劉友,結果被呂后軟禁餓死。劉友死後,趙王又換成劉邦的五子梁王劉恢,結果被呂后活活氣死。所以後來討呂的檄文,便說呂氏「比(接連)殺三趙王」。至於燕王,原本是劉邦的八子劉建。劉建倒是自己死的,但他的兒子卻被呂后殺掉。於是,趙、梁、燕三國都落入呂家手中。   大國奪過來給自家人,小國封給兒童們裝樣子。呂后之心,已是昭然若揭。   那麼,她安全了嗎?   沒有。恰恰相反,一起驚天血案很快在京城掀起,呂氏家族也因此身敗名裂。

作者資料

易中天

  一九四七年生,湖南長沙人,一九八一年畢業於武漢大學,獲文學碩士學位並留校任教,現任廈門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長期從事文學、藝術、美學、心理學、人類學、歷史學等多學科和跨學科研究。   著有《〈文心雕龍〉美學思想論稿》、《藝術人類學》、《帝國的惆悵》、《讀城記》、《黃與藍的交響——中西美學比較論》(與鄧曉芒合作)、《漢代風雲人物》等著作。近年撰寫出版了「易中天隨筆體學術著作.中國文化系列」四冊:《閒話中國人》、《中國的男人和女人》、《讀城記》和《品人錄》。   2006年在中國知名電視節目「百家講壇」主講《漢代風雲人物》、《易中天品三國》、2008年《先秦諸子百家爭鳴》皆掀起經典閱讀風潮。2013年開啟新的寫作計畫,預計完成36卷易中天中華史。   因在電視臺開講三國歷史而迅速走紅,成為中國人氣最旺的「親民學者」;《品三國》(上)、(下)是根據節目內容撰寫而成的代表作。現居江南,潛心寫作。

基本資料

作者:易中天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HISTORY 出版日期:2016-07-22 ISBN:9789571366531 城邦書號:A220159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