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變態療法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作者道格拉斯.理查茲最新科幻驚悚力作。 ◆美國最大科幻出版社Tor以六位數美金高價買下版權,震撼歐美文壇。 ◆出版至今好評不斷,榮獲重量級書評雜誌《出版人週刊》、《書單》鄭重推薦。 精神變態可以「治療」?! ★本書將逼你忍不住一頁翻過一頁,不熬夜知道答案絕不罷休! 十三年前,艾琳從殘殺了全家人的變態凶手手下倖存, 從此發誓要徹底剷除世界上所有毫無良知的惡徒, 為了杜絕精神變態犯人的危險基因, 她一步一步越過再也無法回頭的危險界線…… 艾琳曾親眼目睹年幼的妹妹被活生生扭斷脖子, 最愛的父母死於精神變態殺手的行刑式槍殺, 從那一夜起,她失去了所有的希望與快樂,一心只想消滅世上所有變態。 某天,頂尖神經學家休.拉朋博士主動找上她, 他宣稱找到精神變態療法,不但能治癒罪犯,更能改變其基因組合, 只要使用此療法就不會再有任何精神異常犯罪發生。 博士要求艾琳加入他,因為她是少數幾個能自由出入重刑犯監獄的研究人員, 而他需要進行特殊療法研究; 過往的慘痛經歷使艾琳無法拒絕這道在眼前敞開的希望之門, 於是她祕密地開始了一個個人體實驗,也漸漸深陷道德與偏執的拉鋸掙扎…… 【專文導讀】 楊添圍(精神科醫師/作家) 【驚悚推薦】 冬陽(推理評論人) 林翰昌(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研究碩士) 臥斧(文字工作者) 陳浩基(推理作家) 喬齊安(推理評論家) 寵物先生(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 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理事長) 蘇逸平(科幻小說家) 史蒂芬.庫恩斯(紐約時報暢銷作家) 道格拉斯.普雷斯頓(紐約時報暢銷作家) 【享譽國際,好評不斷】 不僅是峰迴路轉的科幻動作片,亦是內含「根除人性之惡是否妥當」之命題,發人省思的深度作品。 ——寵物先生(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 科學研究時常像把雙面刃,帶來一日千里的進步或難以挽回的災難,如此極端的衝突性正是驚悚小說的最佳題材,透過虛構的故事來場沙盒推演,探究尖端科技、道德人權與社會安全間將發生怎樣的衝突?《變態療法》正是一部充滿刺激娛樂與科學倫理思考的科幻驚悚之作。 ——冬陽(推理評論人) 集科幻、驚悚、懸疑於一身,加上驚險的動作場面與俊男美女的愛情元素,全書尤如好萊塢電影般精采;作者的奇想、情節的超展開都叫人措手不及、欲罷不能,喜好科幻驚悚小說的讀者萬勿錯過。 ——陳浩基(推理作家) 麥可.克萊頓與史蒂芬.金也要拍案叫絕的未來式傑作!雙面人魔漢尼拔也自嘆弗如的全新型態冷血狂魔!宛如失控火車脫軌的暴走發展刺激得讓我完全捨不得闔上書睡覺!你可知最危險的人性威脅就潛伏在最無害的笑靨之下?把這本小說版「精神變態預防手冊」緊緊藏在身邊就對了! ——喬齊安(推理評論家) 變態殺人狂是時代進步的一種恐怖產物,成因極為複雜驚人。這本書詮釋的方向,讓我覺得相當有意思,也是一條思考的可能性。 ——蘇逸平(科幻小說家) 科幻驚悚小說?我想《變態療法》絕對扛得起這類型標籤所帶來的強烈預期——而且遠遠超出預期。你將從學會分辨「精神變態」(psychopath)與「精神病患」(psychotic)開始,逐步踏入令人越來越不安的水深之處,最後在超展開之中忘了闔上書本——至少,這是我的經歷 ——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理事長) 道格拉斯.理查茲的最新小說《變態療法》混合許多元素,故事充滿源源不絕的想像力! ——《書目》 令人驚嘆的作品!道格拉斯.理查茲完美結合了動作、懸疑、驚悚與科幻元素,在你讀完這本書之前,根本沒辦法做其他事。 ——Lisa Binion(美國亞馬遜讀者) 在沒讀到道格拉斯.理查茲作品前,我根本不愛科幻小說,但《變態療法》讓我好奇,這本科幻驚悚小說故事峰迴路轉、令我著迷不已。 ——MikiHope(美國亞馬遜讀者)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不是科幻迷,但道格拉斯.理查茲讓我成為他的信徒。令人信服的複雜科學推理,以及足夠的驚悚與浪漫,讓你翻頁一整晚。 ——Jeanne Klohr(美國亞馬遜讀者) 《變態療法》真的太好看了!你永遠不可能只看一遍。 ——James Jr A. Batson(美國亞馬遜讀者) 充滿創新的科學概念和複雜的倫理問題,非常令人興奮,我簡直無法把它放下。 ——Allene Rohrer(美國亞馬遜讀者)

導讀

〔專文導讀〕文明世界裡的掠食者:精神變態人格
◎文/楊添圍(精神科醫師)   關於精神變態特質,psychopathy,這概念在精神醫學、心理學的發展已有多年。如果不深究或計較其歷史沿革,對於這種人格特質,早期生動又經典的描述,來自於一九四一年,一位美國精神科醫師賀維.克萊克雷(Hervey M. Cleckley)著作,《精神健全的面具》(The Mask of Sanity)。   在此書中,他描述了一種人格特質,不同於精神異常者,通常會缺乏判斷力或現實感,也呈現出不同於一般人的疾病特質,這些精神變態者貌似精神健全,卻是現代社會絕佳的掠食者,乍看之下風趣、具有魅力,但是裡層缺乏罪惡感與道德感,行事自私、冷酷,缺乏同理心,喜好利用剝削他人博取自身利益,最特別的是,時常在社會上卓然有成,占據高位。   這樣的特質,雖然與所謂反社會人格特質十分類似,但卻比後者冷靜、自持,也不一定會讓自己觸犯法律惹上麻煩,因此精神變態者未必會有犯罪紀錄,更容易是一位白領或上層階級。諷刺的是,在後續一些研究尚且指出,精神變態特質在企業或政治領導身上,所占比例不少。   同時,學界對於精神變態是屬於後天還是先天所導致,也並非完全一致。《變態療法》中提到,後天環境所造成的,稱為反社會人格,而精神變態則傾向於先天,或是基因所造成。這樣的說法,自然是一家之言,實證有本。但是,也有學者認為,先天與後天的成因,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不過在爭論之外,最大的共識則是,無論精神變態或是反社會人格,在現今精神醫學或心理學治療上都面臨絕境,換言之,基本上無法治療、無從矯治。因此,對於犯罪學,或者是刑法學的領域,這些明確的特質,都是絕佳的再犯預測因子。   當然也有論者認為,除了極端的個別精神變態者,以及另一端,極度馴服從眾的人之外,難道這些性格特質都是只存在於少數人身上,而不是如光譜般或多或少出現在一般人身上?攻擊性、嗜血無情,難道不會是人們對惡劣環境、戰爭或競爭之下會激起的特質?不安於現狀,試圖改變、企圖心、攻擊性,不也會造成改變,形成革命?   於是,很容易有這樣的爭論與思辨:這些特質是文明所無法容忍,代表著野蠻、殘酷不文明的過往嗎?難道這些特質,不正是面對人類世界威脅時,才會發揮出適者生存的作用,有利於人類存活的特質?尚且,人們真的這麼容易二分,沒有灰色地帶,而只能區辨出掠食者與被掠食者,壞人與好人嗎?還是,這些特質可能潛伏在大多數人身上,只是等待外在環境改變,乘機浮現出來?   掠食、狼性,相對於溫馴者,羊群,當然是帶來不安與死亡的特質。但是,如果反社會性,或是精神變態,是人類的基本特質,文明的動力之一,那我們又如何去排除或改變這些人呢?開疆闢土、功成名就、出人頭地,哪一項不需要嗜血或略奪的特質呢?這些根本就存在我們的天性裡,如何馴化這些蟄伏著的特質,或是替它們找到安身立命之所,而不是找到根治或痊癒的方法。或許,這才真的是嚴峻的挑戰。   《變態療法》,雖是科幻小說,卻也引領出現實世界中,最難解的真實議題。

序跋

〔台灣版獨家作者序〕精神變態就在你我之間
◎文/道格拉斯.理查茲   感謝各位選讀我的小說《變態療法》。雖然我出身美國,這本書卻在世界各地引起共鳴,理由是小說主題觸及一個跨越種族文化、令人無法忽視的面向:人的行為。   啟發我寫這本書的理由是,有一天,我在科學期刊上讀到一篇文章,該文描述一項驚人的新研究:精神變態與非精神變態的腦子不一樣。這個題目令我十分著迷,所以著手做了更多研究。我越是探討、揣摩精神變態的各種狀況,就越清楚知道我該以此為題,寫一本小說,以虛構方式探討這個病症對人類未來的廣泛影響。   人類是否總有一天會進軍宇宙?又或者,我們這個族類是否將以自我毀滅告終?我的目標是寫出結合所有暢銷小說重要元素,包括快節奏的動作場面、冒險、起伏轉折的情節,還有科幻小說必不可少、能激發獨到見解與精彩推理的好故事。   在進行《變態療法》的準備工作時,我才知道原來精神變態占了人類總人口的百分之一。   我嚇壞了。這百分之一之中有少數是連續殺人型,但就連非暴力型精神變態也常過著支離破碎的生活。他們用撒謊、操縱、霸凌、誘惑等方式予取予求,毫不在乎地踐踏蹂躪他人。他們是獵食者,我們是餌,他們對他者的同情憐憫,就好比狼群對綿羊的假好心。   除了極度自私—沒有良心、同理心,也不懂自責—他們沒有深刻的情緒,只做表面功夫。處在壓力之下的精神變態者冷血無情,卻也能展現不可思議的迷人魅力。由於他們談吐溫和,永遠不令人尷尬或過度表現自我意識,因此他們是極聰明的大說謊家、操縱者、反動大師,甚至還有辦法愚弄、騙過一輩子研究精神變態的專家們。   這種人無所不在,他們可能是會計師、律師、政治人物,或是你的同事,他們欺上瞞下、搶人功勞,還笑著在背後捅你一刀。他們也可能是你的新鄰居,跟女友一起搬進來,在榨乾她的感情和資產之後拍拍屁股走人,不管她死活,也不在意世人目光,繼續過日子。      研究顯示,在精神變態處理情感(如同理心、罪惡感)的大腦區域,與調節恐懼焦慮的區域之間,連結彼此的神經數目偏低。此外,人在思考道德行為時會活化大腦的某些區域,而精神變態者在這些區域的腦灰質也比一般人少。若這些區域受損,患者會缺乏同理心、不識恐懼、少有內疚或尷尬等情緒反應。   這些大腦差異或許能解釋,一般人為何較難理解精神變態平素的行為表現。我們會因為同理心,因為與他人產生情感連結而影響自己的情緒,但他們不會。 因此,若精神變態與非精神變態的大腦當真存在明顯差異,我不禁開始好奇,人類能否研發一種遠端偵測裝置,在我們身邊出現精神變態時,適時發出警訊。假如真有人發明這類裝置,那麼這種監控方式—有些人甚至可能還未犯下任何罪行—合法、合理嗎?   如果這種疾病可以治療呢?但這同時也會衍生另一更棘手的問題:精神變態者往往不想接受治療,他們根本不認為自己行為有問題,甚至認為自己高人一等。在他們眼裡,我們只不過是一群軟弱、愚蠢、同情心氾濫又不長見識的凡夫俗子。   我不斷思考這些問題以及人類的天性與本質,最後將歸納所得的驚奇結論全寫進這本書裡。希望讀者能在閱讀過程中讀到巧妙安排的驚悚元素,疾速推移的動作場面,意想不到的轉折與耐人尋味的想法,讓各位在闔上最後一頁之後仍回味良久。   最後,歡迎各位在讀完《變態療法》後寫信給我(doug@san.rr.com)。不論讀者來自世界哪個角落,我一定會回信。   再次感謝各位和我共度這趟旅程。這本書我寫得很愉快,也很享受,希望讀者們也跟我一樣喜歡。

內文試閱

序幕
  艾琳.帕默把一大片披薩的最後尖角匆忙塞進嘴裡,下一秒立刻飢腸轆轆地動手撕另一片,嘴裡嘖嘖有聲。她餓壞了。   當艾琳開始進攻第二片,她父母與小妹安娜才正要朝桌子中央的巨大披薩伸手,準備拿第一片。   「太了不起了,艾琳。」父親用誇張的語氣說:「妳有一雙魔術師的手。」他轉頭看艾琳的母親。「妳看到了嗎,雪若?她動作好快,快到好像服務生才剛把披薩放上桌就已經少了一片。」   她父親只是在逗她,艾琳知道他不是真的在意她恐怖的餐桌禮儀。稍早他已先為太晚開飯道過歉。他們通常六點吃晚餐,現在已過七點半了。安娜放學後先吃了一頓點心,艾琳則是跟同一學區的其他幾位六年級生留下來練足球。她覺得好像餓一輩子了。   「我們的孩子確實天賦異稟。」母親戲謔地補充。   「艾琳,妳真的不考慮改打網球?」父親又說:「我的意思是,妳在足球場上是很厲害沒錯,但任何一個像妳出手這麼快的人,都應該……妳知道,好好利用這雙手。」   艾琳不滿地低哼。她父母不曾錯過她任何一場賽事,但她知道她父親不是足球迷—雖然他老是嘴硬不承認。「我還以為你最喜歡足球。」她開玩笑嗆他。   「我是啊。」父親調皮地咧嘴笑。「如果要我在刮中百萬樂透和看足球賽之間選一個,哇噢,這實在很難決定。」   「爹地,你應該選中樂透。」安娜提出明智的建議。   小娃兒,艾琳心想。有些事他們就是不懂。艾琳今年十二歲,妹妹八歲半。「爸爸只是在開玩笑啦,安娜。」她說:「而且這有什麼難決定的?」艾琳轉頭看父親。「老實說,爸爸,假如我沒踢球的話,你有想過要看足球賽嗎?」   「呃……也許四年看一次吧,看奧運足球賽。」他說,眼神促狹。   「啊哈!」艾琳得意地說:「我就知道足球不是你的最愛。」   「艾琳,凡是有妳和安娜參加的比賽都是我的最愛。」父親真誠回應,母親也點頭同意。   艾琳望著父母寵溺的眼神,知道他們絕對是真心的,這讓她心裡覺得好溫暖。她父母總是不吝於對孩子表達關愛。他們風趣、聰明、仁慈又親切,他們愛她、愛安娜,每一天、每個瞬間都對她們展現這份熱情。   帕默一家繼續分享這片巨型披薩。不過,隨著飢餓感逐漸消退,進攻速度也慢了下來。待享用完晚餐,一行人正等待結帳時,泰德.帕默表示待會回家路上,他得先繞去診所看一下。   「怎麼了?」安娜問。   「我得去看看辛克萊太太的小狗,一隻黑色拉布拉多。下午我幫牠做了絕育手術,辛克萊太太要我繼續照顧牠到明天早上。」   「牠叫什麼名字?」安娜問。   「我剛剛不是說了?」父親故意板著臉。「辛克萊太太。」   「爹地—」安娜尖叫:「你很煩耶!你知道我在問狗狗的名字。」   「凱瑟琳。」   安娜想了一秒,試著理解。「狗狗叫凱瑟琳?」   父親點點頭。「是真的,我發誓。如果是我大概會取別的名字,不過話說回來,牠又不是我的狗。」   「牠可不可愛?」安娜說。   泰德翻了翻眼珠子。「妳在開玩笑嗎?妳有看過哪隻長得一點都不可愛的黑色拉布拉多?這種狗生來沒別的目的。」他停頓一下。「事實上,狗狗根本就是演化來裝可愛的,為了討人喜歡、讓人類無法抗拒。基本上,這個物種完全站在食物鏈頂端。」   泰德是獸醫,他曾多次向女兒們解釋演化概念。艾琳聽懂了,但她不確定安娜有沒有聽懂。大概有聽沒有懂吧。   「有意思。」雪若說:「我從來沒這樣想過。不過,我想這群率先演化成人類最好朋友的小傢伙們,過得挺不錯的。」   「是過得非常好吧!」泰德說:「這個國家大概有八千萬隻狗,其中大多被當皇室一樣照顧。可是,『狼』這種各項生存能力都遠遠強過狗的動物—除了不太討人喜歡以外—卻瀕臨絕種。」   「那貓呢?」安娜問。   「問得好。貓跟人類的關係與狗不同,不過牠們表現得也不算太差。」   「說不定將來我會想當獸醫。」艾琳天外飛來一句。   父親和藹的臉緩緩揚起笑容。   「那我也要!」她的小妹立刻跟進。   「是喔。」母親酸溜溜地說:「好像就沒有哪個小孩想當專利師。」   「這也難講啦,媽媽。」艾琳很快補上一句。「嗯……專利師是我的第二選擇。」   「謝謝妳喔。」雪若齜牙咧嘴地回她。   「女孩們,」泰德說:「妳們年紀都還小,如果妳們決定以後要當獸醫,那很好,不過從現在到未來還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會有很多變數,所以妳們應該抱持開放的想法,接納更多的選擇。」   「比方說成為專利師?」艾琳打趣。   「幹嘛這麼想不開。」泰德使勁板著臉,憋著不笑出來。   她們的母親把餐巾揉成一團扔向他,兩個女孩咯咯笑個不停。   幾分鐘後,一行人離開餐館朝泰德的動物診所前進。夜幕已垂,這個奧勒岡州寧靜小鎮的夜空一如往常燦亮。梅德福鎮方圓數哩之內沒有工廠,雖然奧勒岡州常下雨,但在天氣晴朗時,皓月伴星空,實在教人眼花撩亂。   「帕默寵物診所」位在僻靜林地內,僅有一條鋪了一半的窄路通往數百公尺外的文明地區。北美黃杉和美國黃松高高聳立,將診所圍在樹林間。此地氛圍平靜安祥,泰德認為動物與牠們的主人應該都會喜歡這裡的氣氛。他在診所裡貼了不少可愛的小貓小狗海報,診間不是漆成淡藍色,就是薄荷綠。   他們繞到診所後面停車。待父親一解除門鎖,艾琳和妹妹立刻熟門熟路地往前衝—她們知道黑色拉布拉多住哪間。她們飛奔過兩間檢驗室,穿過室內門,最後來到充作調劑室與復健區的大房間。   她們的目標就在中央長桌上,安娜率先抵達狗狗所在的箱籠。   她放聲尖叫。艾琳不曾聽妹妹喊過如此駭人、彷彿能使血液瞬間凍結的尖叫。這是八歲小女孩窮盡氣力喊出來,最原始淒厲的高亢尖叫。   小狗遭人屠殺,肢解了。   艾琳只比妹妹晚幾秒鐘看見那隻狗,她覺得心臟快爆炸了。她奮力呼吸,試圖理解她到底看見什麼。她無法直視那可憐的動物,她受不了,但又無法移開視線。生理上辦不到,好像她癱瘓了一樣。那頭動物的四肢被剁下來,兩片軟趴趴的黑耳朵也被割下,沾了血的黑毛亂糟糟地糾纏在一起,乾涸的鮮血布滿牠支離破碎的小小身體。   艾琳似乎沒辦法把頭轉開,但她設法讓視線失焦,如此就不必繼續細數那小可憐身上還有多少傷痕。她彎腰狂吐,這時她父母正好驚慌失措地衝進室內,終於明白小女兒發自內心的恐懼尖叫與平時在意義上有何不同。   父親瞥瞥拉布拉多殘破的屍體,動作輕柔但迅速地將女兒們帶離箱籠、送進母親的羽翼下,一邊一個。艾琳頭一扭,繼續往地板排空胃裡的食物,再把頭埋進母親身側。   泰德環視一周,搜尋任何可以充當武器的用品,以免犯下這樁殘暴惡行的人還在屋裡。   可惜為時已晚,安娜的慘叫聲明白宣告這一家人的未來。一名男子冷靜自若地站在對側房門邊,揮揮手中那把槍身稍嫌過長的武器。儘管艾琳還要再等好幾個月才過第十二次生日,但動作影集她看多了,一眼就認出那個加長的部分是消音器。   男人步步進逼,帕默一家警戒地後撤,直到背部抵住牆邊的長桌為止。頭頂上方橫過約莫一公尺寬的長條壁紙,沿著牆壁與天花板邊緣繞室內一圈,圖案是大麥町幼犬玩球的連續重複圖片。   這名侵入者偏偏頭,一臉不耐煩。「我這禮拜運氣真的很背。」說得一副希望別人同情他似的,彷彿他所謂的運氣不好只是印表機夾紙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而非遭人撞見他正在肢解可憐無助的小動物。   「你要什麼就拿去吧,」泰德說:「不要傷害我們就好。」   男人笑得很真誠,卻沒答話。   「如果你告訴我們你在這裡做什麼,」雪若說:「也許我們可以幫你。」   「條子一直在追我。」侵入者解釋,擺出想合作的態度。「可是我覺得他們真的不瞭解我。」他補上這一句,好像他搞不懂怎麼可能有這種事。「不過我想這也沒啥好奇怪的,總之我盡量低調。剛才我差點在前面幾公里的地方被他們逮到,但我聲東擊西,一路走到這裡。我猜,這裡是你的獸醫院吧?」他說,看看泰德。「剛才經過時,我一看就知道這裡超讚的。__你這地方有點偏僻,也早過了打烊時間,我還以為這地方夠完美,可以讓我躲個一晚。」他搖頭,好像在責備小孩做錯事。「結果卻被你們毀了。」   艾琳覺得她快要不能呼吸了,好像喉嚨整個掐緊鎖死。她更用力地往母親臂彎裡鑽,偷看她父親的臉。他正在瘋狂動腦想辦法,艾琳看得出來。   「對不起,我向你道歉。」他語氣冷靜。「另一個房間還有幾個尺寸比較大的箱籠,你可以把我們關進去,關到你想離開為止。我們不會給你添麻煩,你可以照原來的計畫在這裡過夜。」   「不了。」男人答得憂傷。「謝謝你的建議,但我想這個法子恐怕行不通。」   在那電光火石的一刻,艾琳心頭竄過一股比恐懼還要恐怖的感覺,彷彿意識到恐怖事件即將發生、時間瞬間凍結了一樣。這名侵入者長相白淨,不管從哪方面看來都不像心理有問題的人,但他的眼神—死透了,了無生趣,彷彿視線持續穿透前方,沒有接觸點,沒有感覺,沒有情緒,沒有慈悲善意。   他微微移動手臂,動作流暢,對準艾琳母親的腦袋扣下扳機。她的臉彷彿爆炸了。泰德狂嚎,猛然撲向男子,但另一顆小金屬丸穿過他身體正中央,就在腹部上方,鮮血狂噴迸流,活像打開消防栓似的。方才向前衝的勁道又繼續將他往前帶了兩三步,然後才撲倒在一座擺滿瓶瓶罐罐與多種藥品的玻璃藥櫃斜面上。碎玻璃戳穿他的臉、頸部和手臂,放出更多鮮血,噴覆在已凝固的血塊與暴露的腸管上。   不!艾琳在心底吶喊。悲慟的哀鳴無法成聲,卻滲透身心的每一分每一毫,威脅叫囂要撕裂她的理智。安娜在她身旁放聲尖叫—她的聲帶還能作用、還沒癱瘓,但她姊姊似乎不為所動。艾琳充耳未聞,她虛軟無力,頭暈目眩,心如擂鼓。雙親轉眼間便失去性命,這不可能啊。不能這樣!   男子瞥了安娜一眼。那百無聊賴、死寂般的眼神令她瞬間停止尖叫,好像他關掉她身上某個開關似的。他偏了偏頭,吸吸鼻子嗅聞。「有人吐啦?」他視線下移,首次接觸地面,看見兩灘半消化的披薩和麵包棒。   「我們去別的房間,離這堆亂糟糟的東西遠一點。」他語氣平靜,表情從頭到尾沒變過。   兩個女孩嗚咽啜泣,哭得無法自已。侵入者一把將安娜扯離她癱倒的母親身旁,手臂緊箝住她的腰,安娜企圖咬他手臂,但她哭得歇斯底里、力不從心。他反手就是一巴掌,力道之大,害艾琳以為她妹妹的腦袋要飛出去了。安娜邊哭邊叫,恐懼與疼痛令她整張臉皺成一團。   「不准再犯。」男人警告。   冷酷無情的眸子轉向艾琳。「來吧。」他說:「快走,不要拖拖拉拉。」艾琳略顯遲疑,男子立刻用硬鞋尖踢她小腿。艾琳痛得不得了,以為她的腿可能被踢斷了,她幾乎快厥過去,但她隱約意識到,自己其實很希望可以昏倒。   「走吧。」他說。   男人拽著安娜走進相連的房間,艾琳一拐一拐地跟在後面。他翻出一條項圈,繫在艾琳脖子上,牽著她走向一張桌子。   「待在這裡。」他下令,轉身幾個大步拉開距離,再用巨大的手掌摀住安娜小小的嘴。   「今晚原本是我的私人時間,不過既然你們執意闖進來打擾我,那麼只好算你們活該。」他直接挑明。他轉頭面向艾琳。「所以,接下來我打算這麼做。」他說得心平氣和。「我打算瞧瞧妳妹妹到底有多能忍痛,然後我會殺掉她,當著妳的面動手。聽起來怎麼樣?」   艾琳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已癱軟在地,有氣無力地哀泣。她並未昏厥,但身體與心智完全麻痺。從剛才到現在目睹的恐怖事件,還有妹妹和她的遭遇,兩者徹底擊垮她吸收與應付驚嚇的能力。艾琳的理性思考中樞退至意識深處,另外創造某種類似靈魂出竅的人格,接管一切,藉此調適心靈可能無法承受的恐怖衝擊。   「沒意見?」男人又說:「很好。記著,這全是你們的錯。你們根本不該在打烊後這麼久還到這裡來。」他真心微笑。「妳知道什麼是性交嗎?」   艾琳猶自抽噎飲泣,並未回答。   侵入者不知從哪兒變出一把解剖刀—刀刃覆有乾涸的血跡,理應來自方才他手刃的那隻無助小狗—直直往安娜手臂上戳。安娜放聲尖叫,一聲蓋過一聲,但都被男人的大掌摀住。   她瘋狂扭動身體想逃離他的箝制,但他強力扣住她的嘴巴與身體,根本掙脫不了。男人抽出解剖刀,冷眼瞄瞄艾琳。「回答我的問題,否則妳妹妹就有苦頭吃了。」   他停頓數秒。「我再問妳一遍,妳知道性交是什麼嗎?」   艾琳天人交戰,答不出來。今年她才剛在健康教育課學到性交的概念,也只和父母短暫討論過。性交很噁心,艾琳很難相信寶寶竟然是這樣製造出來的,不過針對男人的問題,她的答案是知道。她用盡意志力想逼自己開口說出這兩個簡單的字,但她的嘴巴偏偏就是拒絕合作。   艾琳的視線轉向妹妹—甜美、天真又可愛,她好愛她。此刻她正在受苦,極度的苦難,而艾琳卻連最簡單的一兩個字也吐不出來,無法救她逃過即將來臨的劇痛。艾琳覺得好羞愧,她哭得幾乎喘不過氣,沒辦法說話。   眼前這個毫無人性的禽獸高舉解剖刀,準備再捅一刀。這時絕望至極的艾琳設法抬起下巴、再放下,僅此一次,希望這個點頭的動作能回答他的問題,令他滿意。   「很好。」他說:「我們終於開始溝通了。那麼,妳知道什麼是肛交嗎?」他邊問邊露出溫暖和藹的微笑。   肛交?艾琳隱約知道這個詞應該和臀部有關,可是她完全不明白肛門怎麼會跟性交扯上關係。她又一次答不上來,但這一回她至少能,或勉強能搖頭說不。   「不知道?」男人說。這個答案顯然令他樂不可支。「這樣的話,那我有好消息給妳,等等妳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也許妳妹會尖叫,不過相信我,她會很享受的,我保證。然後等我做完,我想我應該會活生生剝掉她的皮吧。妳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艾琳不確定他的意思,但還是設法點了點頭。只要能應付他,讓他那雙死人般的眼睛不再盯著她瞧、對她說話或問問題,怎樣都好。這個人邪惡透頂,根本就是惡魔。世上怎麼會有如此殘暴的人?而且他好鎮定,他提到折磨人、殺人的語氣活像在討論天氣似的。   他殺了她父母,他們從來不傷害別人,是宅心仁厚的好人。現在他也即將對安娜、對她做同樣的事。他會破壞她們的身體、取走她們的性命,連想都不想,甚至不會後悔,好像只是個__關掉電燈開關這類不經大腦的動作而已。   他探手往腰際一陣摸索,幾秒鐘後,褲腰落至腳踝。艾琳還在哭,渾然不覺命定的一刻即將來臨。世上的一切苦難、恐懼全部化為冰錐,狠狠戳穿她的靈魂,奪走她的理智、逃跑的意志力與求生意願。   意識深處,有個細微的聲音斥責她無恥、丟臉。她明明可以解開脖子上的項圈,可以逃跑、喊叫,找人幫忙,或者攻擊這禽獸,找武器正面迎戰。但她掙脫不了箝制住她的這股癱軟。就算她有辦法移動也無能為力,無法改變她的命運。沒有人能對抗這種如此純粹的邪惡。這個人宛如一條蛇,用他死寂的眼神催眠被害者,擊碎其心神,就像他確定子彈會打爛她父母軀體那般淡然篤定。   男人的手再往下探、準備扯下內褲另一手仍緊摀安娜的嘴。這時通往調劑室的門突然大力向內揮開,艾琳的父親踉蹌跌進房間,歪歪倒倒走向侵入者和他的小女兒。他的腸子依然外露,血也差不多流乾了,但他的眼神帶著超人般的意志與決心。艾琳依稀明白,唯有對女兒的愛才能支撐他活到現在。   男人絲毫不覺得困擾,一臉平靜地伸手摸槍。然而當他揮動槍管想瞄準泰德時,泰德正好絆倒、摔在男人腳上。   男人放低槍口,饒富興味地搖搖頭。「別告訴我你也想看哪。」他說。   艾琳的父親向前爬,往男人小腿狠狠一戳—他手上藏了一根裝滿不明液體的針筒,用盡最後一分氣力將針頭往男人小腿深處送。她父親頹然倒落男人腳邊,直到這一刻才容許死亡奪走他的生命。   「好極了。」男人向艾琳喃喃抱怨。「這下我得先搞清楚他給我打什麼。」他停下來,想了想。「我想我得把時間表往前挪了。」   話才說完,他旋即用兩手扣住安娜小小的腦袋,猛地往後一扯。艾琳聽見恐怖的喀一聲,猶如粗樹枝斷成兩截的聲音,接著看見安娜的腦袋軟綿綿地倒向一邊。   男人轉向艾琳。「現在只剩我們了。我要先查清楚針筒裡是什麼玩意兒,然後妳會親身體驗肛交的樂趣。很期待吧?好好等著。」   男人微笑著跨出一步,旋即癱倒在地,眼珠子往上吊。他猛力抽搐幾下,心臟隨之停止跳動。   不管父親到底給他打了什麼,那玩意兒終於完全起作用。   艾琳稍微感到解脫,但這場遭遇的強勁力道仍持續凌遲她。她隱約察覺時間流逝,但一切都好模糊。她輕輕抽噎啜泣,最後終於墜入期待已久的無意識狀態,昏了過去。   隔天早上,艾琳父親的護士助手艾蜜莉來上班,這才發現這個彷彿直接從骸骨之屋搬過來的屠殺現場。一個鐘頭後,診所湧入大量警察與兩名心理醫師,但艾琳仍舊動也不動,如胎兒般蜷縮著。   雖然身體還活著,但內心彷彿已然死去。她父親擠出最後一分力氣拯救兩個女兒的性命,但艾琳卻什麼也沒做,現在只剩她孤孤單單一個人了。獨留她一人面對她的怯懦與恥辱,讓她在遭逢足以撕碎理智的巨大苦難後,獨自存活。   一名女心理醫師溫柔地幫艾琳清理乾淨,攬她入懷,帶她遠離這片駭人場景。女醫師和善、帶著人性的肢體接觸令艾琳短暫恢復心神,從隱埋的內心深處暫時復甦。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她腦中有個聲音要求她放下情感,維持漠然的心境。那人怎麼可以奪走她的一切?上帝怎會縱容此等邪惡存在?   艾琳偏過頭,對上心理醫生的視線。「為什麼?」她嘶啞低語,喃喃懇求。   吐出這三個字後,接下來整整二十七天,艾琳沒再開口說過一句話。

作者資料

道格拉斯.理查茲(Douglas E. Richards)

擅長架構動作場面、鋪陳懸疑情節、熟練活用科技知識,巧妙橫跨驚悚與科幻兩大領域,廣受各方讚賞。他的《WIRED》、續作《Amped》與另外六部青少年冒險故事皆榮登《紐約時報》與《今日美國》暢銷榜。 理查茲出身生物科技領域,擁有俄亥俄州立大學微生物學士、威斯康辛大學微生物碩士學位。研讀碩士期間,他利用基因工程技術完成數個病毒突變株,並且皆以他命名。理查茲與妻子、兩個孩子、兩隻狗定居加州聖地牙哥。

基本資料

作者:道格拉斯.理查茲(Douglas E. Richards) 譯者:力耘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6-04-26 ISBN:9789869272827 城邦書號:1HB0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