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ibf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總裁欺負人(下)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總裁欺負人(下)

  • 作者:紅棗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9-18
  • 定價:25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愛上了沒有心的男人,夏千這才明白何謂撕心裂肺的痛; 愛上了情太濃的女孩,溫言這才了解她的天長地久的夢。 愛上一個人就像是蛻去一層皮。 如果我選擇了愛妳,我得先背叛自己。 我覺得,自己就像是這些螢火蟲,像螢火蟲一樣卑微的在黑暗中散發微弱的光,就像我對你卑微的卻固執的喜歡。可是能怎麼辦呢?你不喜歡我,從來就不喜歡我。我不奢求你的喜歡,可是不要再那樣幫我了。不要每次都在我最脆弱的時候出現,然後又消失…… 我不知道未來會變成什麼樣。但如果見到一個人遇到困難就忍不住要幫助她,見到她流眼淚就想幫她擦乾,見到她開心就愉悅,不自主就在看她,如果這是喜歡,那我想我喜歡妳……

目錄

一湧潮汐(一) 一湧潮汐(二) 一湧潮汐(三) 風居住的街道(一) 風居住的街道(二) 風居住的街道(三) 荊棘鳥(一) 荊棘鳥(二) 荊棘鳥(三) 給你的溫柔(一) 給你的溫柔(二) 給你的溫柔(三) 故影(一) 故影(二) 故影(三) 時光該很好,倘若你在場 雪夜 傲慢與偏見 Perfect Timing 後記

內文試閱

一湧潮汐(一)
  「所以我要說一百遍,讓你再也不喜歡林甜。」   然後她便真的一邊說著「不要喜歡林甜」,一邊掰著手指數起來了。然而畢竟喝了酒,頭腦有些昏沉,好不容易數到了十幾、二十幾,就又迷迷糊糊想不起來,於是重頭再數過。   房間裡是夏千輕聲的嘟囔,她數著數著,剛才還睜得大大的眼睛便漸漸敵不過睡意,上下眼皮打起架來。窗外傳來海浪的聲音,反而營造出一種靜謐的氣氛。   對溫言來講,這一切是非常特殊的經歷。沒什麼人敢在他面前如此任性妄為。別人在溫言的人生裡都是可控的,唯獨這個夜晚像是發了酵的麵粉,膨脹得有些過度了,最後變成讓溫言有些消化不良的麵糰。   或許一開始這就註定是個錯誤,溫言有些迷茫地想,夏千說著喜歡他的話語猶在耳邊,他的內心混亂而暗潮洶湧。   溫言對夏千的感情一直是複雜的,他用最初的敵意和惡意揣摩她,可如今一切都不一樣了,他必須用力警告自己,才能繼續刻意用那種冷酷的態度對待她。   夏千說得對,他確實不喜歡林甜,他只是覺得和林甜在一起比較輕鬆。林甜漂亮,有一些小小的無傷大雅的野心;誠如夏千所說,林甜不是好人,不單純不善良,然而她已經是壞的了。對於這樣的林甜,溫言並沒有任何期待,他從不信任林甜,因而他永遠不會失望。   「可是妳不一樣。」溫言看著夏千的側臉,他的眼神有一些空洞,「妳還沒有開始變壞。」   他用了「開始」這個詞,因為在溫言的潛意識裡,夏千最後總是會變成林甜那樣的女孩子。她們每一個都會變成那樣,世俗又自私且耽於名利。她一定會的,溫言有些悲哀地想,他對於這一切幾乎抱了一種極端悲觀的預感。他害怕看到夏千的單純被一點點毀滅掉。他失望了太多次,他不想再失望了。夏千和Cherry太像了。   然而這時候的夏千沒辦法反駁他,她已經在有節奏的海浪聲裡睡著了。   溫言看著她露在毯子外面的手腕,那上面有一道深深的紅色傷痕,在夏千白潤的手腕上顯得觸目驚心。   鬼使神差的,溫言伸出手碰了一下那道傷。仍在睡夢中的夏千,因為他的這個動作而從他手中掙脫出來,她整個人蜷縮進毯子裡。   夏千手上那條刺目的紅色勒痕,仍舊像一道醜陋的傷疤一般橫亙在手腕上。   也不知道是被何種情緒驅使,溫言從臥室桌上的迎賓花束上拆下了包裝的絲質緞帶。那是一條紫色的緞帶,有著柔軟順滑的觸感。溫言輕輕地把它繫到夏千的手腕上,那緞帶的寬度正好能蓋住夏千手腕上的傷痕。溫言用它在夏千的手腕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然後他在海浪聲中離開了夏千的房間。   這時候天已經漸漸亮了。溫言走出飯店,走到沙灘上,那是昨晚發生少女輕生事件的地點,然而此刻卻只有空闊的海岸和綿延的藍色,一切都無跡可尋。   溫言整晚都沒有睡,然而他卻覺得自己並不睏倦,他踩著細細的白沙,沿著已被初升太陽的紅光照耀的地方走去。然後他看到了那棵椰子樹。昨晚他和夏千一起用來營救那個女孩子的樹。   那棵樹下已經沒有了昨晚的痕跡。然而溫言卻清楚地記得昨晚的一切。他記得在昨晚充滿鹹腥又寒冷的海風裡,夏千是如何撐著濕淋淋的身體、雙手抱胸地站在樹下發抖的。他並非如她所想的那般忽略她,即便被那個得救的女孩抱著的時候,他也下意識地尋找夏千的身影。他也感覺到夏千在看他,或許她昨晚的目光對溫言來說太過有存在感了,像是春天的絲絮一般在他的心裡生根發芽。然而那樣讓溫言更害怕。他對夏千所投去的關注實在快超過安全的臨界範圍了,所以溫言刻意地無視,去漠視夏千的心情。溫言相當清楚地看到夏千的臉上從滿懷期待到顯而易見的失落迷茫。溫言知道,她並不是一個感情外露的女孩,但昨晚大約是夜色給了她安全感,夏千在與他成功救助了那個輕生少女之後,她臉上那種想得到溫言表揚和肯定的表情是那麼明顯。   然而溫言卻故意的,什麼都沒有做。他原以為這種對她的刻意忽視會讓自己輕鬆,可事實卻是,看到夏千臉上那種期待如海水退潮般散去的時候,他不僅沒有覺得輕鬆,反而覺得沉悶。   第一次,溫言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幼稚。大約為了消除心裡這樣莫名的自我厭棄,溫言在讓SMT的工作人員安頓好夏千之後,還是準備去問候一下夏千。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夏千竟然對他說了喜歡他。   溫言的心裡像是同時遭遇了冬寒與暑熱。夏千開口的那個刹那,他聽到自己心臟在胸腔裡雜亂跳動的聲音,那是一種熱切的節奏,然而不到片刻,那種渾身冰冷的理智又回到了他的身體裡。   即便此時,他還有些迷茫,只一路沿著海岸線繼續無目標地走著。   「溫言!」   這份此時溫言急需的安寧,卻被一個聲音打斷了。   溫言回頭,看到徐路堯正站在那棵椰樹下,他朝著溫言露出了並不友好的笑意。   「看來你果然與眾不同,別的男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應該是靠在床頭抽一根事後菸,怎麼輪到我們SMT的溫先生,就變成事後直接穿戴整齊來海灘散心了呢?」   徐路堯充滿惡意地笑著。整個夜晚他都在找溫言,他一路跟隨當時飯店的工作人員一同趕到了海邊,看到被溫言救助的那個輕生少女緊緊抱著溫言,看到了所有人都簇擁著溫言,宛若他是神祗。當然徐路堯也看到了不遠處、站在此刻他所站立的這棵椰樹下面色慘白的夏千,她臉上寫滿了委屈和失落。   那一刻徐路堯沒來由的有些抑鬱。夏千的那副表情讓他想起自己的母親。溫亞明,溫言和自己共同的父親,是富有的代名詞,但徐路堯的母親和溫亞明在一起並非是為了他的錢。徐路堯很清楚,母親愛著那個自始至終沒有給過她名分的男人。年幼的徐路堯永遠記得,每次電視新聞裡出現溫亞明的時候,當他在媒體面前摟著自己的正牌太太,自己母親臉上流露出的那種失落和悲哀。往後連母親彌留之際,溫亞明也沒有來探望過她。   在看到夏千那個表情之後,徐路堯也不明白為什麼事情會那樣發展。他明明應該去找溫言,可鬼使神差的,徐路堯卻跟著夏千。他甚至想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夏千披上,直到他看到SMT的女工作人員給夏千拿來了毯子和毛巾,他才打消了念頭。他原本打算目送夏千走進房間,就回去找溫言。然而正當徐路堯準備離開之際,卻看到剛才冷漠對待夏千的溫言,竟然朝著夏千的房間走去,徐路堯看著溫言在門外遲疑片刻,才走進了門。   那個畫面突然讓徐路堯覺得噁心,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溫言和夏千打了個耳光。就如他年少的時候,每次溫亞明來,別人都罵他是私生子、是雜種,他的母親那麼多次哭著摟著他,說再也不與溫亞明繼續這種關係了。然而每一次,溫亞明的一個電話、甚至一個簡訊,他的母親都一掃之前那些愁苦的表情,發自內心的從臉上綻放開笑容來。溫亞明每次施捨一般地來探望的時候,徐路堯都非常厭惡母親臉上的快樂表情。這讓他覺得非常賤,然而這個人卻是自己的母親,這種強烈的道德感和血濃於水的親情衝突讓徐路堯一直覺得痛苦而自我厭棄。   「所以說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不僅繼承了父親在商業上的頭腦和手段,連腳踩幾條船,也學得入木三分、遊刃有餘。」徐路堯的語氣不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內心是用一種報復的心情,在向溫言傾瀉自己的負面情緒,還有他童年受到的傷害。   溫言並沒有馬上回答,他只是皺著眉,用冷漠的眼神看著徐路堯。   這卻正是最激怒徐路堯的地方,他對溫言發出嘲諷的嗤笑。   「我早該想到你和他是同一種人。蠢笨的女人很多,就算你一開始把眼光放在其他女人身上,只要到時候甜言蜜語幾句,她又會相信。也或許根本不需要甜言蜜語,娛樂圈裡,怎麼會有幾個乾淨的人呢?林甜是那種人,夏千也是,都是些貪婪無知、追求名利的投機分子。」徐路堯用誇張的聲音大笑,「畢竟我的哥哥,也或許就只喜歡和欣賞這樣的人。」   「對了,我親愛的哥哥,我來找你還想順便通知你一聲,即便夏千和林甜一樣噁心,但是跟林甜相比,她有太多天賦,只把她的功效發揮在你的床上有些浪費。今年選秀的新人,我會帶一個人,我之前決定帶她,雖然現在對她的印象多有改觀,但還是決定帶她。她是天賦最好的一個,我會幫她成為她想要成為的那種人,達到那些地位,並且也會根據她與你的關係相應調整她的宣傳方案,我想她既然這麼放得開,也不會在意一些比較極端的行銷手段。」   徐路堯這麼說,其實也沒有指望溫言給他回覆。他只是像個小孩子般單方面洩憤而已。   然而出乎意料的,這一次溫言卻沒有用以往那無所謂的態度對待他。   溫言幾乎是在徐路堯說完將成為夏千經紀人之後就開口了。   「我和夏千從來沒有發生什麼,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溫言的聲音仍舊像冰霜一般冷,然而他卻難得對徐路堯解釋起自己與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藝人的關係來。   「你可以成為她的經紀人,如果經過SMT正規經紀人與藝人簽約手續的審批,我沒有意見。但是作為一個經紀人,你不應當對你未來潛在合作的藝人有這樣大的敵意和惡意揣測,我認為這是你應當具有的職業道德。而且我和她沒有任何關係,這一點希望你清楚,不要中傷我,也不要中傷你自己潛在的合作藝人。」   然而溫言的這番澄清並沒有讓徐路堯就此不再追究,他反而朝著溫言危險地瞇了瞇眼睛。溫言臉上是波瀾不驚的鎮定和平靜,然而徐路堯卻笑了。   「我相信你說的話。你和夏千確實沒有什麼關係。」   徐路堯並非不瞭解溫言,他知道,溫言或許是個狠辣的商人,但他也是一個恪守信用的人,溫言只確認事實。   然而徐路堯並沒有就此作罷,他繼續用一種篤定的語氣說道:「但你喜歡她。」   徐路堯在說出這句話後就緊緊盯著溫言的臉,他看到溫言臉上一閃而過的情緒,只有非常短暫的一瞬間,然而徐路堯捕捉到了。

作者資料

紅棗

晉江網知名作家。 法律行業從業者,夢想是賺很多錢和環遊世界。愛美食、愛旅行、愛種花養貓,人生信條是去擁抱生命中未知的一切。 已出版作品—— 《牽牽手就永遠》 《一夜成名》 《五星級男閨密》 《寄住在你眼裡的煙火》 《我賭你愛我》 《愛上冒牌高富帥》 《總裁欺負人》 《我的巴赫先生》

基本資料

作者:紅棗 繪者:米絲琳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5-09-18 ISBN:9789571061115 城邦書號:SPB7F000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