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春琴抄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跨界躍讀》讀書共和國文史哲書展︱單本79折,2本75折,再送限量贈品!

內容簡介

◇日本文壇唯美派 谷崎潤一郎代表作 ◇權威日本文學教授暨資深譯者林水福全新翻譯、導讀 ◇超值收錄作者〈後記〉及精彩短篇:〈魚之李太白〉、〈麒麟〉 研究谷崎潤一郎數十年,谷崎專家的千葉俊二教授今年(二○一五)三月舉谷崎最佳作品三部,分別是《痴人之愛》、《春琴抄》與《瘋癲老人日記》。 一九三三年谷崎發表《春琴抄》時川端康成說:「唯有嘆息的名作,無言。」正宗白鳥評:「雖聖人出,不能插一語。」 《春琴抄》是谷崎翻譯托馬斯•哈代(一八四○—一九二八,英國作家)之〈格里布家的芭芭拉〉(Barara of the House of Gerbe)時有所觸發寫成的作品。如谷崎在〈春琴抄後語〉中說:「我寫春琴抄時,腦中想的是採取怎樣的形式才可以給人真實的感覺。」最後採用「考證傳體」,介紹《鵙屋春琴傳》,佐以晚年伺候春琴與佐助的女僕嶋澤瑛的話,加上適當的考證。就效果而言,相當成功—— 出身藥材行的千金春琴,自小集美貌、聰明、才華於一身,尤善舞蹈。然而一場眼疾奪走她的視力,春琴於是轉而學習音律;為了讓失明的女兒開心,春琴的雙親竭盡所能。 被送到藥材行當學徒的佐助,被這蒼白、盲眼又美麗的年輕女孩迷住了,一開始只同尋常僕役一般,牽著小姐的手去學三味線。也許是夠聽話又夠機靈,春琴指定佐助服侍起居;而心儀小姐的佐助在耳濡目染下,也偷偷自學起了三味線。 自學三味線的事情曝光後,佐助沒料到春琴自願為其師,感恩的他服侍小姐更勤,或許也因此助長了春琴的任性及氣焰。然而對佐助來說,只要能更貼近小姐的心意、師父的靈魂,一切犧牲都是值得…… 從初期作品〈刺青〉即已反應出谷崎的女性崇拜思想,春琴抄或許可說是其典型作品。失去「視覺」的春琴與佐助,轉為「觸覺」的情愛世界,佐助的服侍更為徹底,而春琴對佐助這樣的犧牲奉獻也甘之如飴。男人為女人奉獻到這種程度已經不是愚蠢或純情解釋得了的,應該說是一種自我陶醉!或者如佛教說的進入法悅的境界。由於佐助的「盲目」犧牲,使美的永遠性獲得達成。 【超值收錄:魚之李太白、麒麟】 明治、大正時期日本作家作品取材自中國者,不足為奇;何況谷崎潤一郎十三歲時曾到位於日本橋的貫輪秋香私塾習漢文。在此收錄的兩篇皆是充滿中國色彩的作品,在谷崎潤一郎所有的短篇中實屬出色傑作。 〈魚之李太白〉是谷崎潤一郎大正七年(一九一九年)發表於《中央公論》的小說,有著童話般奇妙的風格;一九一○年十二月發表於《新思潮》的〈麒麟〉,描繪的則是「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這句話的「真實情況」——大正時期谷崎文學有「惡魔主義」稱,從〈麒麟〉或許可窺見「惡魔主義」之一二。

目錄

序論◎林水福 春琴抄 《春琴抄》後語 鵙屋春琴年譜 ◎特別收錄 魚之李太白 麒麟

內文試閱

  春琴,本名叫鵙屋琴,生於大阪道修町藥材商,歿於明治十九年十月十四日,墳墓位於市內下寺町淨土宗之某寺。前些日子經過時興起掃墓之心於是到那裡,請求帶路,男僕說「鵙屋小姐的墳墓在這裡。」帶我到本堂後邊。到那裡一看,一叢茶花樹蔭下並列幾座鵙屋家歷代祖先墳墓,卻找不著像春琴的墳墓。應該有跟從前鵙屋家小姐親近之人、那人的墳墓?他想了一下說「他的墳墓啊……那裏有一座,說不定就是!」帶我到東邊很陡的斜坡路層層上去。如眾所周知,下寺町東側後邊有生國魂神社所在的高地聳立,而現在所說很陡的斜坡路,是從寺的境內連接高地的斜面,那裏有大阪少見的樹木茂盛之地,春琴的墳墓就建在將斜面半腰剷平的小小空地。墓碑表面刻著法名「光譽春琴惠照禪定尼」,背面「俗名鵙屋琴,號春琴,明治十九年十月十四日歿,行年五拾八歲」,側面刻著「門人溫井佐助建之」。春琴一生姓鵙屋,而與「門人」溫井檢校事實上過著夫婦生活,因此,才在離鵙屋家墓地另建一座吧!僕人說鵙屋家早就沒落,近年來偶有族人來掃墓,而且幾乎都不掃春琴的墳,所以這應該不是鵙屋家家人的墳墓吧!既然如此,那這是無人祭祀的墳墓咯?不!也不是無人祭祀之墳墓,萩茶屋那邊住著位七十歲左右的老婦人,一年來掃一、兩次墓,還有你看這裡也有小小的墳墓,男僕指著那墳墓左側的另一座墳墓,說掃了那座墓之後,一定會供這座墓香花,唸經費也是那位出的。我到僕人所指的小小墓前一看,墓碑大小只有春琴墳墓的一半。表面刻著「真譽琴台正道信士」,背面刻著「俗名溫井佐助、號琴台、鵙屋春琴門人、明治四十年十月十四日歿、行年八拾三歲」。亦即這是溫井檢校之墓。萩茶屋的老婦人後邊會出現,這裡不贅述。不過,這座墓比春琴的墓小,而且墓碑上寫著門人,即使死後仍遵守師弟之禮,是檢校的遺志。夕陽照射墓石表面時,我偶然佇立那山丘,眺望腳下開闊的大大阪市景觀。畢竟這一帶、從前難波津 某丘陵地帶西向的高台,是從這裏一直連接到天王寺那邊。而現在受煤煙傷害的樹葉和草葉毫無生氣,滿是灰塵的枯乾大樹讓人感到殺風景;然而,這些墳墓建造當時應該是鬱鬱蔥蔥,如今市內的墓地數這一帶最幽靜、視野最佳。師弟二人因奇妙因緣結合在一起,夕陽下俯視無數大樓林立的東洋第一工業都市,長眠此地。即使如此,今日大阪已經改變到不見檢校當時的影子,只有這兩座墓碑看來依然彼此訴說著匪淺的師弟關係。本來溫井檢校家是日蓮宗,除檢校,一家之墓在檢校故鄉江州日野町的某寺。然而,檢校捨棄父祖代代相傳的宗派、轉換為淨土宗,是出自於即使化為墳墓仍不離春琴身旁的殉情之心。聽說春琴健在時,早就決定好師弟的法名、兩座墓石位置、大小比例等。依目測春琴的墓碑高約六尺,檢校則不足四尺,二者並列在低的石階壇上,春琴墳墓右側原本種有一棵松樹,綠枝朝墓上伸展如屋頂,距離其樹梢尖端左方約二、三尺處,檢校之墓呈鞠躬狀侍坐。看到這讓人想起檢校生前恭謹侍師如影隨形扈從的樣子,宛如石頭有靈今日依然享受那樣的幸福。我跪在春琴墓前恭敬行禮之後,手放在檢校的墓碑上愛撫墓碑,直到夕陽往大街的彼方下沉為止,在山丘上徘徊。   最近我得手的東西裡有一本叫《鵙屋春琴傳》的小冊子,這是我瞭解春琴的來源;這冊子約三十張,和紙上以四號字印刷的,是春琴三周年忌時檢校請人撰寫師父傳記分發給人的。內容以文章體撰寫,有關檢校亦以第三人稱稱呼,不過材料應是檢校提供的,因此,這本書的作者看成檢校應無疑問。依傳記「春琴家代代稱鵙屋安左衛門,住於大阪道修町經營藥材的商人。至春琴之父為第七代。母繁,出自京都麩屋町的跡部氏,嫁安左衛門舉二男四女。春琴為次女,生於文政十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又曰「春琴幼穎悟,容姿端麗、高雅無可譬喻。自四歲習舞,舉措進退之法自然完備,舉手投足之優豔,舞妓亦不及,師常咋舌讚嘆、自言自語,噯呀!這個孩子有這樣的資質與素材可期待天下歌詠其嬌名,生於良家子女是幸或不幸?又早學習讀書、書法之道,進步神速甚至凌駕二位兄長。」從這些記載似乎視春琴如神,由於資料出自檢校究竟可信程度如何,不得而知。但是,她天生的容貌「端麗高雅」從種種事實可以證明。當時的婦人大體身高似乎較矮,她的身高亦不滿五尺,頭和手腳的道具非常小,極為纖細。看今日所傳春琴三十七歲時之照片,輪廓完整的瓜子臉上,有著如今已快消失的柔和眼睛和鼻子。由於是明治初年或慶應時候的攝影,有些地方出現斑點,看來有如遙遠的從前記憶已稀薄;不過,朦朧的照片除了可以看出像大阪富裕商家婦人氣質之外,雖然漂亮但並無特殊個性,予人印象稀薄之感。年齡說是三十七歲,看來也像,但是,說是二十七、八歲也並非不像。這時的春琴兩眼失明已有二十餘年,然而,看來像是閉著眼睛,不像盲目。佐藤春夫曾說過聾者看來像愚人,盲人看來像賢者。為什麼呢?聾者想聽人說話,皺眉、張眼開口、頭歪一邊或呈仰望之姿,因此總覺得傻傻的;而盲者靜靜端坐低頭、或如閉目沉思的樣子,因此,看來思慮深遠,果真如此?不得而知。但是其中之一,菩薩之眼、所謂慈眼,視眾生的慈眼是半閉之眼,因此,我們看慣了會覺得閉著的眼比張開的眼更具慈悲、或更難得而生敬畏之心吧!春琴閉著的眼瞼,或許是特別溫柔的女人吧?讓人感覺像拜舊畫像的觀世音那樣有些許慈悲感。聽說春琴的照片這是絕無僅有的一張,她幼小時後照相術尚未傳入,再者,拍這張照片的同一年不期發生災難,之後她絕不再拍照片,因此,我們除了從這張朦朧照片想像她的風貌之外,別無他法。讀者讀了上述的說明,究竟浮現怎樣的臉孔呢?可能心理描繪的是意猶未足的模糊東西吧;不過,即使看到實際照片,大概也不會了解得更多吧!或者說不定照片比讀者想像的更模糊。仔細思考,她拍這張照片的那一年,亦即春琴三十七歲時,檢校也成了盲人,檢校在這世上最後看到的她的樣子,一般認為接近這張照片。這麼一來,晚年檢校記憶中她的樣子,也是這種程度的模糊不是嗎?或者為了填補逐漸忘卻的記憶,創造了跟這個完全不同的、另一個尊貴的女人呢?

作者資料

谷崎潤一郎

谷崎潤一郎(1886—1965) 從明治晚期活躍至戰後的日本代表作家。漫長的創作生涯中,作品風格多所轉變。大正時期受到當時的現代思潮影響,對於偵探小說有著莫大的關心,留下不少可謂偵探小說先驅的作品,對之後登場的江戶川亂步有絕大影響。代表作有〈刺青〉、《春琴抄》、《細雪》、《痴人之愛》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谷崎潤一郎 譯者:林水福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經典文學 出版日期:2015-08-05 ISBN:9789863591573 城邦書號:A05003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152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