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靜默:《最後一戰》先行者三部曲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正宗XBOX360百萬暢銷動作射擊電玩原著前傳小說,《最後一戰》世界的起源即將揭幕! ◆遊戲中未提及的先行者世界,以及先行者建造「光環」的用意,通通在全新三部曲登場!千萬不能錯過! 【故事簡介】 先行者帝國在終結前的最後幾年陷入一片混亂。蟲族——駭人的變形寄生蟲——大舉進犯,還得到意想不到的盟軍襄助。居境內部的紛爭已嚴重削弱先行者的防禦力量。 力量微薄,而且也為時已晚,審判官這個階級如今終於要調查大架構師與其他人士可能的罪行。統稱為編目者的取證人員被派去搜集智庫長以及兩位宣教士的證詞:遭背叛的本尊宣教士被拋棄在一個蟲族出沒的星系,而新生之星/宣教士則陪伴智庫長拯救物種樣本,避免遭到光環浩劫式殺傷力所滅絕。 面對文明即將崩潰的可怕命運,智庫長與本尊宣教士揭露他們對於早已消失了的先驅與蟲族糾葛關係的瞭解。 先驅創造了諸多技術物種,其中包括人類與先行者。但蟲族的根源則可能要追溯到一件野蠻的暴行,而且是發生在超出了我們的銀河系千萬年之前... 正因為那如此野蠻的暴行,一項更邪惡的罪惡陰謀於焉成形。只有宣教士本尊與智庫者——也讓丈夫與妻子被迫陷入絕望的衝突——擁有解決的關鍵力量。 面對一個神話般悲劇的後果,他們的其中之一必須犯下有史以來最滔天的暴行,以防止瘋狂的邪惡力量主宰整個宇宙 。

內文試閱

特立威廉特區海軍情報局研究機構
  最高機密   此文件之翻譯內容包含了三十九段先行者檔案轉譯而成的文件檔/錄音檔 。主要摘錄自兩項來源:先行者遺物第八七九號(『編目者』)之殼體或甲冑、以及一具損壞的監視器,該監視器牽涉到一位古老的『審判官』,根據推斷,這一類迄今未知的先行者應係從事與執法官員有關之職務。   『編目者』之甲冑內裝載了一位高度專業化的先行者,顯然其目的係作為資料之放大收集器。甲冑內部殘破的身體幾乎已完全腐爛殆盡。   我方人員至今不敢輕率嘗試對監視器或甲冑進行修復或重新啟動。   背景:在先行者帝國邁向盡頭時,蟲族大舉入侵,架構者以及重新興起的武侍者階級均準備好他們最後的防禦,審判官階級則是被授予得以調查居境內所有公民與人員的權力。   他們的任務:除了調查在『新生之星關係』 (『獵戶座複雜星雲首都世界之毀滅』,海軍情報局檔案第CR-五三七-二一號)中所影涉的狀況,同時也要探討人類與先行者起源的微妙問題、以及據稱創造此二物種的先驅之命運。   等到接收、修復、與審問先行者監視器三四三罪惡火花的太空船修復之後,這些問題無疑將會獲得更進一步的釐清。至於目前,有些事項則仍晦澀難解。   以下這些記錄串係按照暫定的邏輯順序來安排。一些記錄串的發生時間順序尚未確立,但均係記錄於先行者帝國瓦解前的最後十年,光環釋放其毀滅性能量之前。   基於考量,本報告中部分翻譯業經特殊處理,包括音頻中與地名、船名以及個人姓名有關之資料內容。這些部分內容直接以音譯拼寫,並以括號註解當代對應之用語。所有其他的翻譯均採用口語化的風格,期能更有助於迅速理解。以下文中將以[ ]表示特殊翻譯程式之註解。   以這些翻譯的衍生推論為基礎而做出之號令決策,海軍情報局概不負責,特別是與宣教士或是智庫長有關部分之翻譯。   ——海軍情報局研究機構調查團隊   記錄串一:高級審判官   歡迎,審判官。今晚的智域格外地清閒。在下相信所有這些野蠻巨輪的運送工作均已暫告一個段落。有哪裡是吾等可以為閣下提供引導的嗎?   「謝謝你,占卜師。新議會已授予我有權調查先驅之相關事項以及可能違反衣缽信念之犯罪行為。請允許我得以自由存取從開始以來之所有資訊。」   這是一項相當獨特的要求——卻並非吾等所樂見之要求。智域中屬於該部分的智慧封存已久。對汝而言,該部分並不存在。   「主審判官下令要打開。」   即使是這樣一位權威人士之言亦不得例外。   「那要由誰來說才行呢?」   千萬年的歲月轉眼過去。遙想當時,武者尚未淪為侍者,權傾一時,無人可與之抗衡。若為武者階級中之最上位者,說不定還有說服智域之可能。   「我獲准在閣下拒絕時,逕行解除占卜師之職,並直接讀取智域。」   吾等明白此為合法之授權。但這並不因此使之合乎道德或智慧。   「先行者正在迅速轉變,一步步邁入背棄道德與智慧的歧途。要審斷編目者所收集到之有關蟲族、大架構師、舊議會以及宣教士的證詞,證據是不可或缺的。當然,你們這裡已經存儲了不少與這些個案有關的其他材料。」   那些資料早已為智域所排拒在外。   「這怎麼可能?智域是先行者之靈魂,紀錄了先行者所有的言行事蹟 。難道智域會在歷史形成之前就預作評判與糾正?」   自從首都世界遭到破壞以來,如今的智域動不動就處於離線狀態,即使在智域處於可以自由進出、而且沒有阻礙的狀態時,也不見得總是能對及時存儲或是檢索的要求有所反應。   「個別的先行者以及他們的智僕或許會回報遭遇到困難——但是你,怎麼可能呢?」   即使是尚未到來的重大事件,我都能根據我所知道的,推算出其可能造成的影響。閣下已預期到諸如此類之事件了嗎,審判官?你的要求是否只是為了替那樣的事件尋求正當化的理由,或是預作準備,以預先杜絕眾人悠悠之口?   「那部分就超出我的職權範圍。」   既然閣下是奉命來解除我之職位,那就請動手吧。反正我在智域待了這麼久,等閣下動手之後,我很快就能變成它的一部分——我實在想不出有比這更適合占卜師的下場。   「我當然寧願仰仗你的經驗。我懇求你 . . . !」   不要猶豫,否則你的勇氣將因而消磨,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等一下。   等一下。   「有什麼問題嗎?」   智域正在提出它自己的要求。智域希望能對一位審判官提出證詞。   「智域並非經認可存在的類別。從任何一個層面來說,都算不上是公民,它甚至連意識都沒有!」   閣下所知何其淺薄。占卜師從現在起不管事了。你開始紀錄了嗎?   「是的 . . . 史無前例!但我正在記錄。」   所有路徑清晰順暢。信號強度驚人,甚至顯見蓄意 . . . 占卜師從來沒有見過像這樣的情況。   「正在紀錄 . . . 讀取的速度太快了!太厲害了!實在無法吸收這一切 . . . 」   這是你自找的,審判官。智域就在這裡,智域門戶洞開——它一點也不開心。   記錄串二:編目者   時值中午,黑壓壓的一片太空船佈滿了天空。閃光大作,沿著遠處地平線迅速劈了過去。我們——三位造物者與我——站在一處岬角的邊緣,俯瞰著一片遼闊而平坦的曠野,極目望去,只見縱橫覆蓋著盡是乾草。   造物者的任務只要挑選並收集這個星球上一小部分的活的東西。當生命來到盡頭,將我們的一生加以總結清算後,或許未來有朝一日將能彌補接下來光環褻瀆的滔天大罪。   這顆行星名為艾德.特瑞尼星。大大小小的太空船橫掃過這片大陸的上空,底下的這塊陸地或許就是人類一開始進化的地方。   我是編目者。我記錄下我被召喚去見證的一切。如今我已載滿了與手頭個案有關的證據與證詞。我曾經調出在其他星球上進行的調查,研究了斑斑的史話:與蟲族的戰爭導致氏族、家庭與夥伴分崩離析,城市毀於戰火,所有的恆星系統都必須經過徹底搜查,以防止感染進一步擴大。所有這一切恐怖與仇恨在我內心燃燒,彷彿有如此眾多的火焰烙刻下無法抹滅的疤痕。這些事件響徹智域,不可避免地引來眾家審判官的注意。於是審判官派遣編目者四下訪查。   而我正是其中的一員。   我們都是一樣的。   從理論上來說。   一旦接獲授權,沒有誰膽敢將我摒拒在外。在調查可能的犯罪行為時,編目者可以自由心證,決定要將哪些內容轉告給審判官。沒有人希望被指責犯下忤逆衣缽的罪行。但是,根據我所收集到的證詞與證據,這只不過是其中一項可能的罪名。   在我身邊的這三位造物者已完成初步的調查工作,並啟動了信標,告知基因中留有智庫長雅斯印記的那些人放下手邊的事,前來聚集。撤離行動已經持續了許多天。我們面前的這片曠野沒日沒夜地充斥著沸沸揚揚的可怕噪音,從沒間斷過——受驚的人類以及其他動物不間歇地慘叫著,只有在太空船俯衝而下,而造物者現身收集物種樣本時,這些噪音才稍有收斂。   艾德.特瑞尼星上的每一個角落,不論是大草原上,山之巔、嶺之上,島嶼之間,甚至是被厚重的冰川覆蓋著的北方大陸上,被嚇壞了的人類拋下了他們的獵場、農地、村莊與城鎮。這些動物一旦被召喚後,就只能如此反應,他們別無選擇。承蒙造物者的恩寵,當中有許多會被保留下來,但大部分都躲不過這一場浩劫。   智庫長據說最是偏袒人類。但身為編目者,我知道,在我們銀河系經探索過的區域三百萬個世界內,她就已經研究並照顧了一百二十三個擁有技術能力的物種。至於在這些當中,有多少會被她努力保留下來,就不得而知了,畢竟預測未來、甚至了解緣由,都不屬於我的工作。   造物者曾經誓言要執行新議會的命令。新議會的成員中有一部分係歷經首都世界那場浩劫,從廢墟地下深處被挖掘出來的舊議會成員。除了這些倖存者外,舊議會大多數的成員均遭到被稱為偏見之僧的超統級智僕所殺害,它可能是在大架構師的唆使之下,而釋放光環浩劫式的殺傷力。   而這正是有待審判官審查並加以定奪的其中一起個案。但是,這並非我此行來到這裡的原因。   這三位造物者神情莊嚴,默默地站在我旁邊。他們的白色盔甲隨時提供他們來自艾德.特瑞尼星上的所有資訊。遍布居境各地的審判官探測器也會將類似的資訊傳送給我,讓我預知可能會有哪些新的個案。然而此刻,我只能透過本地的網路來瞭解現況。   在雷鳴聲隆隆不絕的曠野對面,從偌大的太空船腹部,飛出數以千計艘較小型的太空船,一艘艘地往下降並擴散開來,就像是不計其數的蚊子盤旋在空中,它們的引擎形成一道遙遠的嗡鳴聲。許多艘留下明顯的尾跡,淡黃色的煙幕就好像被染了色的雨水,在空中形成壯觀的水簾。這其實是一種溶劑,將導致每一隻被光環行動殺死的動物在瞬間衰變成為分子顆粒。目的就在於避免生態瘴氣。但也可以理解為一種隱瞞重大犯罪的手法,以逃避後來的調查。   對編目者來說,這實在是非常有趣的作法。   造物者的時間與資源十分有限,面對艾德.特瑞尼星上的龐大物種,造物者只能保存其中不到千分之一。一場數量驚人的物種滅絕將接踵而來。很快地這個世界就會安靜下來。光是這樣可能並不算是違反衣缽的犯罪行為。蓄意而徹底的物種滅絕才算得上是,而這並不是。   還不算是。   名為『免疫載者』的首席造物者,一位已進化至第三型態的成熟男性先行者,接收到從我們的太空船——停靠在我們身後幾十公尺外岩石岬角上的一艘搜查者戰獸運輸船——傳來的信號。   「創世者已經來到本星系,」他說。   「我們要去接見創世者了嗎?」新生賀者充滿希望地問道。造物者有幾十億,但創世者只有一位。

作者資料

葛瑞格.貝爾(Greg Bear)

撰有包括《船體零三》、《時間盡頭的城市》、《永世》、《移動火星》等超過三十本科幻與奇幻小說的作者。曾兩度榮獲雨果獎,五度榮獲星雲獎,他是唯二在星雲獎每一個類別均曾經獲獎的作者之一,被《終極科幻百科全書》譽為「硬科幻小說最佳製造機」。 托爾出版公司將他的故事搜羅為完整的合集。貝爾曾任職於政治與科學行動委員會,並擔任政府機構與企業的顧問,協助解決從國家安全到私人航空企業的問題,以及新媒體與視聽遊戲的發展。他最近一項任務是與尼爾.史蒂文生以及速伯泰公司的一項叫「Mongoliad」的長期合作案,發展出一個可以在包括iPhone、iPad和Kindle等多個平台上發展的互動連載小說。

基本資料

作者:葛瑞格.貝爾(Greg Bear) 譯者:張可婷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5-08-04 ISBN:9789571058689 城邦書號:SPB7D00000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