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終疆03:冰封輝皇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終疆03:冰封輝皇

  • 作者:御我
  • 出版社:平裝本
  • 出版日期:2015-07-06
  • 定價:249元
  • 優惠價:85折 212元
  • 書虫VIP價:19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7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橫掃異世的強悍冰異能」精美拉頁海報! 回家的路已近在咫尺, 但阻擋在前面的,卻是最困難的抉擇—— 回家,或者,十萬人的生死? 特別收錄:番外篇〈冰心〉+全新角色人設! 紅色流星雨落下,黑霧吞沒世界, 從一夜的折磨與痛苦中醒來,人類發現自己已不再是地球主宰。 ——獵人已成了獵物。 望著高大的衛軍塔,回家的線索近在咫尺,僅僅隔著一條黃色封鎖線。 我正想雄心壯志的發下豪語:「就算要一路打進去,我也會打出一條回家的路!」 不料,突生的異變卻先打我個措手不及。 強大似人的異物、神秘的研究所、遍地慘嚎的民眾,以及詭譎多變的軍方權勢變動…… 一條是回家的路;一條是危在旦夕的數千性命;更有一條路牽動整塊大陸的未來, 我到底該怎麼挑選方向,才不會懊悔終生? 苦苦追尋視若珍寶的家人, 但末世裡的追尋,每一步都可能落入萬丈深淵。

內文試閱

楔子:三天
  大哥他們就在那裡面!      「冷靜點,三天後,你就可以進去了。」疆小天非常冷靜地拍拍我的肩頭。      我咬牙看著高聳的牆面,上頭甚至還有尖刺鐵絲網,但是這根本擋不住我,只要爬過去,大哥他們就在裡面等著我啊!      「我想進去,我想君君、想大哥、想叔叔嬸嬸,甚至想整個傭兵團!」      疆小天搖頭說:「如果這邊的我確實在裡面,你硬闖進去倒也沒有關係,到時一起衝出來就行了,不過裡面的傭兵團應該不是他們。」      怎麼會不是?我瞪著疆小天,這必須要是的啊!      「疆域過來的人很少,我覺得自己應該不會大搖大擺說出『傭兵團』,多半會分成兩夥人,假裝成結夥同行的一般民眾。」      我一愣,這話太有道理了,人得多傻才會當著軍隊面前聲明自己是傭兵團,這擺明要被控管的啊!這麼白癡的事情肯定不是我家大哥幹的。      理智終於回籠以後,我想了一想,說:「不會有兩夥人,大哥他們不會全部都過來,疆域帶著的物資太多了,如果直接帶過來,一定會被搶走,多半只會派幾個人來,另一半躲在不遠處保護物資,伺機行動。」      疆小天點了點頭,繼續接下去說:「人選方面,我是一定會過來,雲茜會在這個營地的外圍用狙擊槍觀察,剩下的人,叔叔嬸嬸和君君可以剔除,凱恩是外國人,百合是混血兒,他們倆人太過顯眼,多半是鄭行和小殺跟著來,小殺可以和我偽裝成兄弟檔,鄭行可能是叔叔之類的。」      「嬸嬸搞不好會來喔。」我無辜地看著瞪眼的疆小天,說:「上次大哥去城裡搜刮物資,嬸嬸就跟著去了呢,她的能力是可以感覺到周圍的生物,對找人什麼的應該也挺有用的,而且多個普通的中年婦女,才不會被懷疑吧!」      大哥、鄭行和小殺,這是什麼肯定讓人懷疑的組合啊!      疆小天皺了下眉頭,點點頭,沒有反駁。「所以你不用急著進去,可以先在周圍找找雲茜,她多半會躲在這附近的制高點。」      聞言,我雙眼發亮,馬上出發去找雲茜,誰知一轉過身就看見幾個不懷好意的人,眼睛不是看我的臉,就是看我的大背包,幸好看的目標多半是背包,臉頂多是偷瞄幾眼而已。      我就說嘛!末世才四個多月,哪來這麼多道德淪喪飢不擇食的傢伙,光天化日就想搞強姦,還是姦男的,這也太誇張了。      「唷,這背包看起來東西不少嘛!」      我靜靜觀察對方,五個人,清一色的是男的,女人在這當下沒有能力搶奪別人,只能被搶奪而已,當然,百合、雲茜和鳳姐那一類的女人例外。      其他還有十來人都站得略遠幾步,看著還有些良知,所以沒有主動上前來強劫,不過如果這五個人先動手行搶,我想其他人應該也不介意衝上來搶一些掉落的罐頭之類。      「小鬼,給點東西贊助大哥吧?」其中一人忍不住先開了口,貪婪地看著我的大背包。      日後還是換個行李箱吧,至少箱子看不出有沒有裝東西,但背包被我裝得沉甸甸,一看就知道充滿物資,除非我是一個在包包裝磚頭的傻子。      另一人催促道:「少跟他廢話,拿了就快走,等那些士兵過來就沒你的份!」      聞言,眾人立刻不廢話了,步步逼近,有人直接掄起拳頭來,大有一拳打翻搶了就走的意思。      我皺眉看著他們。揍翻這些人是沒什麼問題,但就怕引起軍隊的注意,接下來就會寸步難行,還是拔腿跑掉最沒有後遺症。      接下來還得注意點避著人,不然搶劫這事一定層出不窮,畢竟疆書宇的外表看起來就是一副欠搶的柔弱美青年樣,怪誰呢?      「你們在幹什麼!」      我轉頭一看,是那兩名軍人,陳彥青和郭泓,前者的手上抱著一長條法國麵包,引得旁人不停吞口水注目,如果不是穿著軍裝拿著槍,他被搶的機率八成比我還高!      兩人見情況不對,滿臉怒容衝過來,陳彥青狠狠瞪了我一眼,罵道:「不是叫你好好待在登記處旁邊嗎?亂跑什麼!」      我低下頭假裝認錯,卻正巧看見疆小天打了個哈欠,發現我在看他後,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但那張小臉白得都發青了。      等陳彥青罵完我,對面那五人早就一臉恨恨地鳥獸散了,只是看他們的神色,若不是陳彥青帶著槍,恐怕他們還沒這麼甘願離開,看來食物確實開始匱乏了,只有飢餓能讓人不怕死。      人一口氣死了大半,末世最開始的這年,食物是沒有這麼難找的,死於異物手上的人遠遠大過於飢餓,多半是這裡聚集的人太多,附近已經沒什麼吃的,而旁邊的洛安市,現在多半只有軍隊敢進去,人手有限的狀況下,食物當然匱乏了。      人還得再餓一點,才敢拿起武器跟異物拼鬥。      我抬起頭來,陳彥青還是生氣地看著我,這可真稀罕,之前明明都是一副流里流氣的樣子,如今看起來倒像是真的很關心……千萬別說你對我一見鍾情,直接當真愛了,你會被我大哥剁碎餵狗,而且還是兩個大哥一起動手!      「你跑來這裡做什麼?」郭泓也是不贊同地看著我,說:「這年頭已經不一樣了,你還帶著……小兒子,難道完全不知道要避開危險嗎?為什麼要跑來這種地方?」      「想找人。」我望著軍區,不用偽裝就是滿臉渴望。      「找人幹嘛來偏僻的營區,這又不是大門處……」郭泓不解的咕噥。      陳彥青厲聲問:「你該不會想翻牆進去吧?」      我一驚,還真被猜對了,就是想找個偏僻一點的地方,看看能不能翻牆進去。      兩名軍人都用難以置信的臉色看著我。      我硬著頭皮轉移話題,先問:「那個麵包是給我的嗎?可是我不缺食物,缺睡覺的地方,我家小天都快睡著了,這幾天我們為了趕路,睡得很少……」      暗中掐了小天一把,他立刻回了個大哈欠,靠在我的大腿上,眼睛半瞇,一副快睡著的模樣,真實得讓我覺得這根本不是裝的,完全是本色演出。      「你兒子的臉色不太好看,是不是病啦?」郭泓一邊說一邊揉著疆小天的頭,讓孩子的臉色更難看了。      「沒病,就是累的。」我連忙解釋,隨後又難過的說:「都是我不好,忙著找人,把小天累壞了。」      「他真是你兒子?」陳彥青輕聲問。      我尷尬得不得了,但疆小天扭著我的大腿肉不放,我只好點頭了。      陳彥青躊躇了一下,問:「你該不會是在找老婆吧?」      「……」我一個咬牙認下了,說:「沒錯!如果你們知道一個叫做曾雲茜的女人,麻煩請通知我,她比我大好幾歲,快接近三十了,習慣打拳擊有氧健身,手臂肌肉挺結實的,頭髮很短……」      我把雲茜的特徵說得一清二楚後,又接連說了大哥、小殺二哥和嬸嬸的資訊,希望對方搞不好可以進軍區幫忙找找看。      郭泓和陳彥青瞪得我都心虛了,這倒也是,小天看著都三歲了,我才十八而已,這得多早就搞出人命啊,而且隱約記得法律規定好像幾歲以下,不管是不是自願的都算性侵……      陳彥青還在不信地瞪我時,郭泓倒是拍了拍我的肩,說:「走吧,我們幫你安排和人共住帳棚,那是一個有孩子的家庭,對你會安全點。」      我彎腰抱起疆小天,對方也順勢抱住我,趴在肩頭上,看似還在偽裝愛睏小孩,但我卻感覺到他的頭確確實實壓在肩膀上,整個小身子也是軟綿綿的,和以往那種有力的懷抱完全不同。      還是趕緊給小天休息吧!我真想罵自己,拖著疆小天在營地亂竄,只想著找到大哥他們,卻沒發現身邊的小大哥出問題了。      跟著兩名軍人,我走過大半營區,剛剛心急著想找地方偷溜進去,完全沒注意到營區的狀況,現在倒是看個清楚。      營區範圍真的不小,不愧是軍方建立起來的收容所,密密麻麻地都是帳篷,但有更多人直接露天席地而睡,帳篷的數量顯然還是不夠,現在入秋,晚上的涼風還是挺冷的,他們身上蓋著雜七雜八的保暖物,大衣、棉被、睡袋,甚至還有厚裙子。      看來我能混到和人同住帳棚,說不定還得感謝這兩名軍人……不,得感謝疆書宇這張臉!      兩人送我到一頂帳篷外,這裡離軍區大門算近,看來偏僻不偏僻的歸類方式就是離大門近或遠,這也挺好理解,大家都想著住到軍區裡面去,當然離大門越近越好。      我想了一想,說不定大哥他們會出來找我,住在大門附近正好可以看著人進進出出,或許就這麼不小心碰上也說不定。      郭泓掀開帳篷,說:「你就住在這頂帳篷裡,這三天不要再亂跑了。」      我乖乖地點頭回答:「知道了。」但不保證有那麼乖就是了。      陳彥青高聲道:「我這幾天都會來看你……」他遲疑了一下,把我拉離帳篷小聲問:「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沒多遲疑地說:「疆書宇,疆是邊疆的疆,我的姓氏很特別,麻煩你幫我問問看家人在不在裡面。」      兩名軍人點了點頭,郭泓老實說:「問到的機會不高,裡面的人太多了。」      我也知道,雖然大哥很吸引人的眼球,不過在這種地方,他應該會努力收斂,不會高調引人注目。      「沒關係。」我理解地說:「反正我三天後就可以自己進去慢慢找了。」      兩名軍人點了點頭,      「你要小心點。」陳彥青不放心地說:「要是有人對你動手動腳,你跑到大門那邊去待著,那些人不敢在那裡鬧事,我每天都會出來看你,到時看哥給你撐腰。」      這真讓人不知該說啥,這傢伙看著竟有點認真了,反而讓我想打消利用對方的念頭,別人的真心傷不起!      郭泓狠瞪了陳彥青一眼,連忙解釋:「他沒惡意,真的。」      真的,只是有愛意而已。      我略尷尬地說:「我知道。」      陳彥青惱怒地說:「我沒想幹嘛,只是不想看他出事而已,雖然我嘴上老亂嚷嚷,你啥時看我真亂來過?」      「是沒見過。」郭泓摸摸鼻子後咕噥:「但或許就是這次呢?」      見陳彥青的臉皮都抽搐起來,大有暴打同袍的前兆,我連忙轉移話題,說:「我先抱孩子進去睡了。」      兩人看了疆小天一眼,郭泓催促道:「進去吧,孩子最重要。」      我鬆了口氣,掀開帳篷彎腰進去,裡頭有三個人,兩大一小……      「大哥哥!」      我一怔,那個小的就爬著過來,仰頭看著我,一張小臉笑咪咪的,竟是那個給了我一雙夾腳拖的小女孩!      「哈囉,又見面了。」我也笑著回應,看見另外兩人果然就是車上的夫妻。      男人不斷偷瞄我手上的麵包和身後背包,神色有些貪婪,但他身旁的母女卻看著就是好人,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又生出小花苞,讓人不知該說什麼好。      他急著問:「你三天後真的可以進去嗎?」      我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他這不是擺明剛剛就是在偷聽嗎?不解地反問:「不是登記完,三天後就可以進去嗎?」      「胡說!」男人一口否決:「現在人太多了,他們還要選人,聽說女人和小孩容易中選,男人要是不加入軍隊,壓根就選不到,而且被選入軍隊都是要當炮灰!」      但是,陳彥青說三天後就能進去,這話到底是讓我安心幾天別亂跑,還是他有點後台,所以有把握讓我進去?      這兩者好像都不太好,前者會讓我進不去,後者讓我有種自己正在玩弄他人感情的錯覺——我真的連媚眼都沒拋一個,全是疆書宇這張臉的錯!      「你跟他說這些幹嘛呢?」女人埋怨地說:「沒看見那個小孩都睡著了嗎?快點讓他們進來休息。」      男人倒是沒多囉嗦,咕噥:「都這麼擠了,還多兩個人。」      「別頂帳篷還更擠呢!」女人反駁道:「我剛剛看見隔壁被塞了六個大人,都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躺下來呢,如果不是這兩個孩子,我們一定會被塞更多人。」      聞言,男人也不再抱怨了。      女人微笑看著我和疆小天,讚道:「真是好可愛的孩子,你們叫什麼名字啊?」      「他叫小天,妳叫我小宇就好。」      她點點頭,也自我介紹:「我姓陳,你叫我陳姨就好了,這是我的女兒,小名叫貝貝。」      我立刻乖乖一聲「陳姨」,雖然她看著只有三十歲出頭,八成比關薇君死的時候還年輕,這聲「姨」讓人叫得有點不習慣,不過既然打定主意自己是疆書宇,那就是十八歲青年,往後多的是姨啊叔啊,必須習慣!      男人撇了撇嘴,說:「叫那麼老幹嘛?叫我張哥就好。」      你老婆是陳姨,我叫你張哥,還要不要臉啊!      我特地咬字清晰地喊:「張大叔好!」      陳姨悶笑,張大叔怒得一張臉都扭曲,我甚至看見他握拳,但只一下子就鬆了手,我猜想,兩名軍人親自送過來的人,他還是沒有膽子得罪,也幸虧他沒有膽量,要不然……哼哼!      被這個小插曲一鬧,原本想撲過來的貝貝也不敢了,縮在媽媽懷裡,只用一雙大眼睛看著我和疆小天。      見狀,我也懶得和對方交流,反正三天後就各奔東西了,搞得太熟反而不好,到時候,聖母病又發作,真的會陷入兩難。      我把一些衣物撲在地上,讓小天睡在上面,看著他的小臉還是那麼蒼白,而且竟睡得這麼熟,完全吵不醒,實在有夠讓人擔心,但是我又沒有辦法幫忙,現在最多只有一階結晶,對冰皇這麼高階的人物來說根本是杯水車薪,沒有多大幫助。      我把法國麵包撕了三分之一遞給陳姨,對方有些訝異,但還是道謝著收下了,立刻就分給丈夫和女兒吃。      張叔不滿地看著剩下的麵包,抱怨:「你才一個人,吃那麼大塊,不怕噎死?」      我皺了皺眉頭,要不是這麵包本來就是別人給的,我才不會讓出去,要知道,若是大哥他們不在這裡,我還繼續去追人呢,多一點食物就可以少花一點時間在填飽肚子上,但還是懶得跟這個牛糞爭辯,還是一句話,三天後誰管你死哪去。      吃飽喝足後,我躺下來,帳篷的空間不大,還得捲曲著身子,才能勉強不擠到其他人。      懷中抱著疆小天,感覺小身子冷冷的,我更加擔心了,只能把孩子牢牢抱在懷中,努力用自己的體溫去溫暖他,但大約是睡了一天,我怎麼也睡不著,腦中想著雜七雜八的事情。      接下來,不能只想著追上大哥,還得注意小天的狀況,絕對不能再讓他做些幫我增強實力之類的事情,這顯然對他有害!      大哥的療傷能力不知對小天有沒有用?      如果沒有用,小天會慢慢長大嗎?還是會一直保持三歲娃的外表,直到夠力的結晶出現……      半夢半醒之際,突然感覺有人抱上來,我怒轉過身去,如果是那位張大叔動的手,我立刻讓他老婆守活寡!      結果卻見一個小女孩抱著我的後腰,張著水汪汪大眼睛直看著我。      我放鬆下來,自己真是太緊張了,老婆女兒都在旁邊,丈夫還敢對個男孩動手動腳,這世界還沒瘋狂到那種程度,現在的人十之八九還是正常的。      「怎麼了?睡不著嗎?」我輕聲問,揉了揉貝貝的頭。      貝貝低聲說:「大哥哥,我聽到好奇怪的聲音。」      「什麼樣的聲音?」我有些好奇,說不定又是個奇怪的異能。      貝貝為難的說:「好多聲音。」      我思索,莫非她和蘇盈一樣,擁有讀心之類的能力,所以聽見旁人的心聲嗎?      「有一個人,他叫得好恐怖。」貝貝恐懼地說:「媽媽說那是假的,可、可是貝貝真的聽見了,就在下面!」      在下面?我一怔。      貝貝抱得更緊了,緊張的問:「大哥哥,是不是路上那些恐怖的怪物在叫?」      我輕聲安慰:「不要怕,這裡有很多人會保護你。」      「哥哥保護貝貝!」      貝貝卻死抱著我不放,我看看小天又看看貝貝,然後期盼地看向孩子的母親,結果對方睡到根本沒發現懷中的女兒滾去別人懷裡了。      我只好右手小天左手貝貝,莫名其妙地抱著兩隻娃睡覺,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      聽說,聖母病無藥可救。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御我

根鬚纏繞電腦椅又往下突破地板直達土壤生根中的作家一枚。 今年的寫稿屬性是更無節操向、萬年不變的虐主角向,以及正努力嘗試的Love情節。 人生最大的心願仍舊是寫小說寫到一百歲。 2015的新年新希望: 今年我要打七個……不,是寫七本! 作品集:1/2王子、不殺、玄日狩、GOD、吾命騎士、非關英雄、公華、39——吾命騎士番外篇、幻.虛.真、終疆 未來預定作品:尋找羅蘭、女武、惡名昭彰、3+1個俠……(持續挖坑中) 網誌:blog.xuite.net/kim1984429/yuwo 論壇:pinkcorpse.org

基本資料

作者:御我 繪者:午零 出版社:平裝本 書系:御我作品 出版日期:2015-07-06 ISBN:9789578039643 城邦書號:A108008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