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皇后,娶了朕!(下)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皇后,娶了朕!(下)

  • 作者:萌晞晞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3-13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曾出版長篇小說《魚米米的拼房羅曼史》、《愛情使用說明書》、《爆笑歷史》 ◆數次進軍噹噹網、中國亞馬遜青春小說暢銷排行前十 ◆《妃毒不可》、《伊人難為》,古言天后畫師Dark.H繪製 倒楣民女V.S.腹黑太子!靈魂交換版宮廷輕喜劇── 花前月下~出版榮登金石堂羅曼史排行暢銷冠軍! 「哼哼,膽敢納妃,就讓你嘗嘗孕吐的滋味!」 終於和聞名已久的「情敵」見面, 卻沒有想像中的刀光劍影、血雨腥風, 沈清溫柔賢淑且羞澀如鹿,令雲想容不禁卸下心防, 一頭熱幫忙篩選良君、鴛鴦點譜,甚至舉辦古代版相親選秀! 渾然不覺,「某人」,早已心癢難耐…… 直到恍然驚覺,自己已然身陷冷宮! 不過,雲想容豈是省油的燈—— 最好的報復是什麼,不是惡毒反撲、不是棍棒伺候, 而是在「最好的時機」,給他「最甜.蜜的負擔」…… 「朕、朕怎麼有一點想吐,嘔……」 「哦哦,這有兩個原因。」雲想容神情雲淡風輕—— 「第一,我們又互換靈魂;第二,我、噢不,是『你』懷孕了!」

目錄

第一章 波瀾初起不太平 第二章 遭陷害又進冷宮 第三章 皇帝的孕婦生涯 第四章 出師不利悲催帝 第五章 生娃退敵兩不誤 第六章 當選秀迫在眉睫 第七章 一枝紅杏出牆來 尾聲 婦唱夫隨把家還 番外 百年心事歸平淡 番外 妻為夫綱二三事

內文試閱

  「臣女給皇后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沈清回宮住下的第二日清晨,就來到了皇后殿給想容請安。一進門,沈清就行了個標準的大禮,神色恭敬,禮數周全,讓人挑不出錯來。   「沈小姐快請起身吧。」想容無意和沈清建立所謂的姊妹情誼,但也無意為難於她,只是淡笑著說了一句,「快坐吧。」   沈清雖是起身,卻不肯落座,低垂著頭:「臣女怎敢坐著與娘娘說話?」   「你這樣站著,本宮看著也累,坐下吧。」想容有些無奈,敢情偽君子的陪讀竟然是這麼個拘謹的女子?或許也只有這樣的性子才能給他陪讀?否則就成陪玩了吧?這麼一想,想容倒自以為有些明白了……   「臣女就恭敬不如從命。」沈清也不好再推辭,便坐下了,「多謝皇后娘娘。」   對於這樣一個從小生長於宮中的女子,處處周全謹慎,想容突然發現自己沒什麼話可和她閒聊的,於是只是靜靜端詳了她片刻聊以解悶。沈清雖然長相不算豔麗,卻也有些清秀之美,再加上長期養尊處優的生活讓她的氣質看起來清高華貴,也算是個美人胚子了。   「皇后娘娘……」沉默片刻後,沈清又突然起身,「臣女知道以臣女目下的身分再住在宮中是不合適的,只是……臣女一定安分守己,絕不給娘娘添亂,請娘娘不要太快趕臣女走……」說著說著,她竟然有些哽咽了。   想容微微皺眉:「你想到哪去了?本宮這還什麼都沒說呢,你自己就想上了。」   「臣女冒犯。還請娘娘明示。」沈清一愣,隨即道。   「也沒什麼……」想容覺得和她說話還真有點累,索性就把偽君子的安排說給她聽了,「皇上的意思是,不能委屈了你。他會在王公大臣中挑選適齡的公子哥,再封你為郡主,給你們賜婚,讓你嫁得風光體面。你若是自己心中有心儀之人了,也可直說,皇上覺得合適,那便定下。」   沈清臉微微有些紅:「這……全憑皇上和娘娘做主便是。」   「嗯。本宮也是怕好心辦了壞事,還是要你有意才好,好歹是一輩子的大事,怎麼好亂點鴛鴦譜呢?」想容見她竟然毫無猶豫就應允了,看來沈清對偽君子也並無意,不由更少了些防備。想容心想自己和偽君子這情況是屬於幸運的,亂點鴛鴦譜點出一對真鴛鴦,這萬一點出一對怨偶就不好了。   「多謝娘娘如此為臣女考慮,臣女感激不盡……」沈清說著說著,似乎又激動地哽咽起來,紅了眼眶。   「哎,好了,好了。本宮最見不得眼淚——」想容頭疼地擺擺手,「你也才回來,多多休息適應吧。不必在本宮這裡耗著了,回去吧。若是有什麼難處,只管遣人來告訴本宮,本宮會替你做主的。」這沈清莫不是水做的?說哭就能哭。   沈清倒也沒多留,隨即福身告退:「是,多謝娘娘體恤。那麼臣女就不打擾娘娘休息了,先行告退了。」   「小安子,你看那邊走過來的是不是沈清?」偽君子下朝之後,因為莫名地思念想容,便直奔皇后宮中去了。   「好像是的……」小安子定睛一看,點點頭,替偽君子喊住了她,「沈小姐——」   那個身影聽到有人喊他,腳步頓了頓,隨即卻不知怎地突然捂著臉,反而加快了腳步,想要走開。然而就只有一個出口,她如何避得過去?   「怎麼?三年守喪回來,連禮數都忘了?」偽君子自然地笑道。   「臣女不敢——」沈清只得站住腳行禮賠罪,頭卻埋得更低了。   聽出她似乎有些哭腔,偽君子微微一訝:「抬起頭來,朕看看。」   「臣女不敢——」沈清又重複了一遍。   「何事哭泣?」偽君子追問道。沈清在宮中陪讀多年,向來知書達理,性情沉靜溫和,應該輕易不會和人起爭執的。若真是哭了,多半是受了別人的氣。   沈清再度福身,倉皇地饒過他跑開了:「求皇上別問了……臣女先告退了……」   「小安子,你說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偽君子來不及喊住她,她就已經跑遠了,不由納悶。看她那樣子,確實是受了委屈無疑了,卻又不願意讓他知曉,這是為何?   「奴才看……她應該是從皇后那出來的?」小安子語調上揚,也不敢肯定。   偽君子卻面色一沉,聲音冷了下來:「不許亂說話!」   「是!是!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小安子連忙輕打自己幾個耳光作勢。   「罷了,罷了——」偽君子心煩意亂地擺擺手,也無心懲罰他,說道,「先跟朕進去吧。」   這前腳才送走了沈清,偽君子後腳就到了,倒讓想容有些意外。連忙行了個禮後,遣退下人,想容就問了句:「皇上剛才來時可碰到沈小姐了?她才剛從我這裡走不久。」   「哦……」偽君子也沒想到想容會主動提起,說不清因為何種原因,自己竟然否定了,「沒有……」   「那可能正巧錯過了吧。」想容本也只是隨口一問,並沒有放在心中,也自然沒有察覺到偽君子躲閃的眼光,「方才她來找我,她以為我想趕她走了。為了寬慰她,我沒忍住,直接就和她說了你要給她賜婚的事情。沒想到她竟然一點都沒有抵觸的意思,說是全憑我們做主——」   偽君子詫異地挑眉:「真的?」   「其實我也很意外。」想容莞爾一笑,「或許我之前想得太複雜了,太陰暗了,就怕她是個——總之現在看來,你原本有心娶她,人家還沒看上你呢!我瞧著她挺好的,除了禮數多了點,還有眼淚多了點……我還真有點頭疼,她好像動不動就會激動地哭起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回應才好。」   看著想容毫無芥蒂地在自己面前將她心中的想法全盤托出,不帶絲毫掩飾,偽君子突然為自己的小人之心懊悔不已!他怎麼能這麼輕易地就懷疑起想容來?想容怎會是那種暗地給沈清找不痛快的人?小安子不瞭解想容,自己還不瞭解嗎?真是該死——   「哎?」突然被偽君子從身後圈住,想容低低地驚呼一聲,隨即有些憤憤地說道,「你做什麼?我正講話呢,你到底有沒有在聽?!」這傢伙不會一直神遊太虛,想著怎麼抱自己吧?大白天的就不能安安靜靜想點正事?   「我都聽進去了。」將頭靠在她香軟的肩頭,嗅著她長髮散發出的淡淡清香,偽君子低聲道,「想容,對不起……」   想容奇怪地問:「為什麼突然道歉?」   「剛才我騙了你,我其實碰到她了……」他說到這裡停住了,他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像想容一樣將自己的陰暗面毫無保留地坦白出來。   感到手背上一片溫熱,原來是想容抬手握住了他的手:「我明白的,你也是怕我多想。我不怪你。只是以後不許這麼騙我了。」   「好。君無戲言。」輕吻了她的耳垂,偽君子沉聲道。對於她的信任和愛,他感到無以為報,只能轉到她的身前,用深邃的一吻來補償……   原本要進屋的小臻看到了這一幕,連忙紅著臉輕手輕腳地退了出去,心想著皇上和娘娘之間感情還真是好,晚上恩愛還不夠,白日裡都這麼……難怪平時皇上一來就遣退她們!   「哎呀——」在心中暗笑的小臻沒有注意到對面的來人,就撞了上去,待看清來人後,急忙賠罪道,「沈小姐?都是奴婢的錯,您沒事吧?」   「無妨。」沈清站穩後寬容地一笑,狀似隨口問說,「是我自己走得太急了而已。你這是要去哪兒?」   小臻如實答道:「奴婢去禦膳房看看皇上讓給娘娘熬的燕窩好了沒。」   「皇上和娘娘還真是伉儷情深啊——」沈清眼底閃過一絲不明意味的光,口中卻感歎著。   「是呀!是呀!」小臻用力地點點頭,「真是羨煞旁人!」   沈清隱隱有些期待地問:「我方才出來的時候似乎看到皇上了,皇上如今在皇后宮中吧?他們……沒事吧?」   「事?能有什麼事?皇上和娘娘獨處,奴婢這也是不好意思再待在那裡礙眼嗎?就找了個藉口避出來罷了——」小臻也沒多想,只是掩嘴一笑,隨後福了個身,「奴婢不敢耽誤太多時間,這就先走了。」   「好,你去吧……」沈清的眸光微微一暗,卻還是強自笑道。   小臻邁著輕鬆愉悅的步子離開後,留在原地的沈清卻再也笑不出來了,手中的帕子被她用力攪得皺巴巴的。   「怎麼可能?!怎麼會沒事?!看來她還真有兩手,不能慌,我再想法子便是——」她不甘的低語隨風漸漸消散在宮牆之內……   偌大的皇宮,多一個人不多,少一人也不少,沈清的進宮就像一顆小石子投入了大海一般,沒有激起多大的水花。這半個多月來,沈清仍住在她原來所住的地方,一切如常,只是不用再去書房陪讀而已。她也確實如第一日對想容所言的那樣,沒有給想容添任何麻煩。她安靜到甚至常常被人忘記,連偽君子都鮮少提到她,只有想容偶爾會想起還有這麼一個人,會時常讓小臻到內務府那邊關照著,不要委屈了沈清的吃穿用度。   「娘娘,我看這位沈小姐真了不起,閨房可素雅了,全不奢侈,這天都還沒徹底回暖,她就不生火了。」小臻有一次回來時對想容說道。   「這,天還涼著呢。」想容不贊同地搖搖頭,「讓內務府多送些炭火過去吧。再怎麼節儉,也不能節儉出一身病來。」   小臻點點頭:「是。奴婢記下來了。娘娘真是好心。」   「你這張小嘴就光誇人了。」想容笑了她一句,隨即想到什麼似的,站起身,來到桌案旁,從書籍中抽出一張單子,坐下看了起來。   「娘娘,這是什麼?」小臻好奇地瞟了兩眼。   想容抿嘴笑道:「想看就看吧!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前幾日皇上拿來的,說是有幾家公子哥品行不錯,已經到了婚齡且都尚未娶妻,有意在他們之中選一人做沈小姐的良配。」   「原來如此……」小臻一點即通,「皇上這是要讓娘娘幫著參謀一番?」   「算是吧。」想容想起當時偽君子的說辭,就不禁好笑。什麼女人更懂女人的心,他一個大男人挑不准,就把這事交給她全權負責了,他還真是偷懶有方!   如水的目光在單子上來回掃視了幾遍,想容沉吟一聲,為難道:「這光看這些資料,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更何況這是沈小姐未來的夫君,又不是本宮的,本宮如何替她做主?」   「這還不簡單?娘娘可以把沈小姐找來,讓她親自選啊!」小臻給她出了個主意,「女兒家臉皮薄,這種事情娘娘出面當然比皇上出面強!」   想容挑眉:「就這麼對著名單挑?也沒什麼效果吧!」   「那——那就看著人挑?」小臻想了想,又提議道,「再過兩日不是又到了祭天的日子了嗎?到時候娘娘讓皇上把這名單上的公子們都叫上一起去,也帶上沈小姐,讓她自己打量幾眼?」   「倒不失為一個好主意。」想容沉吟一聲,點點頭,面上露出些喜色來,「還是你這丫頭機靈。等今夜皇上來,本宮和他說說看。」   小臻調皮地眨眨眼:「娘娘要求的,皇上一準答應!」   「好了,好了!去忙你的吧!」想容也不和她鬥嘴玩笑,打發了她去做事,自己又在腦子裡盤算起這場「選夫」的具體細節來。   到了幕間,蓬萊殿中,帝后正有說有笑地用晚膳。   「對了,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商量。」想容突然肅色道。   偽君子疑惑地問:「什麼事?」   「就是關於沈小姐的事情。你給我的名單我看了,但是連真人都沒見過,實在看不出什麼來,還是最好能讓沈小姐本人看一看他們。小臻就給我出了個主意,說是可以趁著這次祭天典禮,你讓那些京官們都帶上自己的子嗣去‘見識見識’,我再帶上沈小姐一起去散心,就能方便地在暗處觀察那些公子哥的品行了。」   「難為你想的這麼周到。」偽君子挑眉,「這事不難,就按你說的辦吧。」   想容對他翻了個白眼,埋怨道:「我說你怎麼反而不上心了?處處都要我來想。她是你從小的伴讀,又不是我的。」   「可是你現在是我明媒正娶的皇后啊!我的事,不就是你的事嘛!」偽君子嬉皮笑臉,一語帶過,「更何況我關心太多,你不吃醋?」   得了便宜賣乖!想容在心中鄙夷道。   「好了——這次你辛苦了,回頭我補償你?」偽君子哄道。   想容饒有興趣地望向他:「怎麼補償?」   「不如……吃點豬腦補補腦子?噗——」偽君子還沒說完就憋不住笑噴了。   「好啊!你耍我!」   想容不幹了,放下筷子作勢要追著偽君子打,偽君子也配合著起身就跑。兩人打鬧著,就打到了床上,用另一種方式繼續「吃」了起來……

作者資料

萌晞晞

萌晞晞,等於萌CC。 原名程琳,曾用筆名claa、懸想等, 2012年正式出道,短篇作品發表於各類期刊與合集,曾出版長篇《皇后,娶了朕》、《魚米米的拼房羅曼史》、《愛情使用說明書》、《爆笑歷史》。 圍脖地址:http://weibo.com/claamm

基本資料

作者:萌晞晞 繪者:Dark.H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5-03-13 ISBN:9789571059037 城邦書號:SPB4502329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