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搞什麼?原來是冤家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愛情冤家只能有一個嗎? 怎麼我比一個,多了一個…… 國二那年夏天,剛吃完大腸麵線的倪寶兒,出其不意被交往中的學長壓上樓梯間的白牆,有了人生的第一個初吻。為了這個不完美的「大腸麵線之吻」懊悔不已的她,敲響自己的腦袋說:「搞什麼!」結果一陣昏天暗地、天旋地轉……她回到了學長還沒吻她的前一刻,如願以償的把即將要吻上她的學長,狠狠的一把推開;就這樣,也狠狠地開始了她不斷跳針的秀逗人生…… 十三年後,倪寶兒到《好看》雜誌面試工作,當年的學長竟然是主考官,總經理雷明。而她未來的主管,是長相跟身材屬於男模等級的易曉東;令倪寶兒錯愕的是,面對易曉東時,她的跳針神功竟然怎麼樣也使不上力。 為了賺取房租,倪寶兒分租房間給易曉東,開始了兩人的「同居生活」。從此以後,倪寶兒的工作與生活周旋在兩個男人之間----腹黑男雷明魅力與邪氣的笑容背後,暗藏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計畫;而暖男易曉東天真像個孩子的外表裡,也有個不可告人的祕密…… 時光能不能倒轉?愛情可不可以重來?倪寶兒這才知道,原來一次只愛一個人是那麼困難的事……

目錄

1. 大腸麵線之吻 2. 給你「好看」! 3. 跳針,也會跳斷針 4. 上帝親吻的酒吧 5. 二房東不等於惡房東 6. 睡過,就回不去了…… 7. 我的房客是男傭 8. 當口紅撞上白襯衫 9. I will be back! 10. 誰是易曉東女友? 11. 送給「他」的皇冠領帶 12. 生日快樂!不平凡的石頭 13. L的現身 14. 急診室男女 15. 他怎麼會有妳家的鑰匙? 16. 主僕節快樂 17. 最佳女丑角 18. 如何回到從前? 19. 原來你都還記得! 20. 花美男的任務 21. 兄弟姊妹的雙人約會 22. 不想醒來,有你的夢! 23. 小鹿亂撞,無照駕駛 24. 究竟是花美男,還是熊厲害? 25. 西裝誠可貴,親吻價更高 26. 男人一旦到手,就會放手! 27. 這個男人玩很大! 28. 皇妃海選派對 29. 真愛是條康莊大道 30. 愛情繼續跳針

序跋

自序【女孩們的特異功能!】
  我是家裡的老么,小時候,大我十幾歲的哥哥姊姊們都已經長大成人,忙於自己的課業跟朋友,大多時候,我都是自己跟自己玩。   只是,我的膽子很小,一定要抬頭可以看到媽媽,才不會害怕哭鬧。   當時的住家旁有個小菜園,媽媽只能趁我睡午覺的時候,偷溜到菜園去忙東忙西。   每次午覺睡醒,看不見媽媽的我,就會驚慌失措的對著鄰近菜園的窗戶大叫:   「媽!媽!妳在哪裡?我好害怕,快點回來!」   然後,媽媽就會匆匆忙忙地奔回家,一邊把我抱進懷裡「秀秀」,一邊搖頭碎唸:   「我們家又沒有鬼,有什麼好怕的啦……」   那一天,午後醒來的我,依照慣例,又扯開嗓子,對著床後那扇窗子「大聲疾呼」。   這一次,媽媽並沒有聽見,倒是床前那一道會反光的白牆,突然,浮現了一張年輕男人的臉。   他對我招手。   「不要哭,妳過來,我陪妳玩!」   可能因為他有一張好看的臉跟燦爛的笑容,讓我忘了應該要害怕。   「我的芭比在床上,你過來,我們才能一起玩!」   我抓起身旁的娃娃,也對他招招手。   就這樣,我們兩個人,對於誰要過去誰那裡,熱烈的討價還價了起來。   「妳在跟誰說話啊?」   突然,從菜園回來的媽媽,推開房門問我。   我指著眼前仍泛著光,卻已經人去樓空的那面牆說:   「剛剛那裡面,有一個哥哥在跟我說話!」   媽媽看看我,再看看那道白晃晃的牆。   「妳在做暝夢啦,那裡怎麼可能會有人啊?」   但是,我的手上,明明還拿著剛剛用來引誘「他」走近的芭比娃娃啊!   這,真的只是一場夢嗎?   後來,我沒事就盯著那道牆看,因為我總覺得他會再出現;這次我一定要說服他走出來,向媽媽證明我所說的話句句屬實。   然而,某天,白牆卻被漆成了粉紅色,老是反光的那一塊空白,也掛上了我們的全家福。   「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媽媽叫我不要再胡思亂想了。   九九乘法表可以靠努力記住,但是,做夢跟遺忘一樣,都是很難靠努力就能左右意志的。   話說,我是再也沒有見到「他」了。   但是,我卻看到了更多不可能見到、卻出現在我面前的人,看到了更多荒誕詭譎、光怪陸離的事情……因為,我發現,我是一個再怎麼努力,都無法不做夢的「多夢症者」。   在很少人陪我玩的童年,因為有很多繽紛的夢,所以我過得並不寂寞。   但等我慢慢長大,我發現,別人睡覺是在休息,我卻總是越睡越累。被各式各樣的夢吃掉了休息時間的我,精疲力竭,經常會在睡夢途中醒來,得先起床休息片刻,等整理好思緒、恢復了元氣後,才有體力接著繼續睡。   為此,我困擾不已,數度就醫。   只是,等藥到病除,真的一夜無夢到天明時,我卻懷念起多夢的那些夜晚了。   因為我發現,夢,除了常給我超現實、超刺激的感官享受外,也能趨吉避凶,是一種最佳的防衛機制!   當工作或是愛情遇到瓶頸,因為熬不過某個關卡而離開了一份工作或是選擇了不同的男人,卻下場悽慘、捶胸頓足、悔不當初……   「搞什麼鬼?我怎麼會幹這種蠢事!」   我猛敲自己大腦的瞬間,天旋地轉、汗流浹背……然後從眠夢中驚醒,這才發現:原來,這只是一場夢啊!   最壞的並未降臨,謝天、謝地、謝神,謝謝夢幫我過了運!因為在夢裡預演了未來,反而在現實世界裡平順穩當。   後來,我停止服藥,試著跟「多事的夢」和平相處。   夢很迷惘也很迷人,夢很神經也很神奇,它撩撥我也療癒我……夢在我身上,從一種病症,慢慢脫胎換骨成一種特異功能。   而我深信,每個女孩,在面對人生跟愛情時,必定都有屬於她自己的一項大絕招。   或許是刀鋒般銳利的第六感,或者是可以通天鑽地的直覺,在我們身上必定有種特質,可以助她消災解難,神機妙算。   而屬於「倪寶兒」的特異功能,則是可以喚回時間、扭轉乾坤的跳針神功。   她總是在即將陷自己於不義,千鈞一髮時,讓時間回到了「她自以為」最好的位置裡。   她翻轉了時針,也顛倒了邏輯。她以為送走了一些不好的「因」,卻也意外開出了一些滋味不太妙的「果」。   她的愛情,就像我那一千零一夜、天馬行空的幻夢,有時彷若遊走在鋼索邊緣,一失足,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有時又彷彿漫步在雲端,幸福快樂到可以與眾神共舞,與百花齊放。   倪寶兒發掘出她自己的特長,抽絲剝繭出上帝賦予她跳針神功的意涵與真相。   那妳呢?妳已經找到了那個可以幫妳在愛情裡如魚得水、飛天遁地的招數了嗎?妳是否遇見那個讓妳失去神功、呼天搶地也無法靈驗的冤家了呢?   還沒有?   那先別急!看完這本書後,妳就會知道愛情究竟在「搞什麼」了!

內文試閱

八、當口紅撞上白襯衫
  自從跟偶像劇組還有Alex的經紀公司簽好合作契約後,我跟Stone的會議行程簡直是天天滿檔。   儘管忙,但是他對於學中文這件事似乎是認真的,早上一起坐捷運到公司的時候,他突然問我:   「有沒有什麼比較實用以及高級的成語,可以用來讚美女性的?」   「你學這個想幹嘛?」我斜眼睨他。   「我身為《好看》雜誌的主編,對於稱讚一個女人好看,卻只會用『妳好漂亮』,或是『妳好美』這種形容詞,好像顯得有點淺薄。」   一個男人動不動就隨便稱讚女人好看,才是淺薄!   「那你是想要用多深奧的語言來讚美女性?」   這小子,說穿了,根本就是想要學些把妹實用句。   「我好像有聽別人說過什麼沉魚……沉魚落什麼啊?我記得魚的後面好像也是一隻動物來著?」   他又想去抓頭,我馬上一掌過去拍掉他那隻想破壞我「雕塑品」的手。   「是沉魚弱雞!」我斬釘截鐵地說。   「啊!原來是弱雞喔,這麼好記,怎麼會記不起來呢,真是的!還有還有,我常聽歌詞裡會唱到說一個女人真是美得……美得怎麼樣啊!我記得後面好像是一個很強烈的詞,但是也總是記不住!」   「是美得冒泡!」我十分認真地說。   說什麼我也不想要他對別的女人說:「妳真是美得過火!」因為此刻想起那個畫面,我就覺得一肚子火,雖然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啊!冒泡?為什麼美得冒泡會很厲害啊?」   我還以為他都不求甚解呢,竟然還會問為什麼。   「一個大美女在湖上面照鏡子的時候,因為太好看了,魚見羞而沉入,雞驚見都腿軟,你猜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   「還有什麼動物慘遭不測嗎?」   「是連湖水也都驚艷到口吐白沫,所以才會美得冒泡!這樣你懂了吧?」   「哇!中文好有趣耶!真是玄妙啊!」   等他哪天對一個美女講出這些讚美時,那個畫面才真正叫「玄妙」呢!我得意的想著。   ※   連續不斷電的忙了好幾個禮拜,今天晚上,好不容易可以早點下班回家,結果,大忙人Alex突然來了一通電話說,他今晚剛好擠出了一個空檔,可以跟我們討論一下這次合作的細節。我們兩個人本來計畫好的火鍋大餐也只好作罷。   兩個人匆匆忙忙地整理好資料,一步當三步,都已經來到大馬路口準備要攔計程車,我才赫然發現手機忘了帶。   「Alex難得現在有空,你先趕過去,我拿了手機,隨後就到。」   辦公室在豪華的大樓裡,平常是感覺挺威風的,但是趕時間的時候,就覺得光是個一樓大廳幹嘛搞得這麼大器,要搭個電梯,走都走不到盡頭似的。   因為求快心切,我竟然在即將進電梯的轉角,硬生生的撞進了一個男人的懷裡。   我今天擦的剛好是編號NO.5的性感夢露正紅色唇膏,就這樣,紅吱吱而深刻地,烙印進男人的高級手工白色訂製襯衫上。   完蛋了!不用抬頭,光看這件袖口上繡著「Ray」的襯衫,就知道這個男人來頭不小,當我抬起頭,正準備要敲響腦袋,來個時間跳針往回轉的同時,我的手停在半空中了,因為我發現襯衫的主人竟然是學長。   當年我的跳針神功救回了一個不完美的初吻,卻大大地賠掉了一個讓我遺憾了十幾年的男朋友,直覺告訴我,我不該再自作聰明毀了這個襯衫之吻,誰知道這次救回了一件襯衫,會再賠掉什麼?   或許,這個襯衫之吻,會重新連結起我們的姻緣也說不一定!   然而,現實十之八九都是殘酷的。這次,換學長一把將我從他胸前推開,給我一張惡狠狠的鐵青臉。   「總經理,對不起,我一定會賠您一件乾淨的襯衫!」   「妳知道我這一生最討厭什麼嗎?」   其實我也一直很想知道,學長最喜歡什麼,最討厭什麼。   「我最討厭莽撞的員工跟被弄髒的白襯衫!」   他邊用雙手把我遠遠地隔離開,邊嫌惡地說。   「我一定會把這件襯衫處理乾淨還給您的。明天一大早,我就去您辦公室把襯衫拿去乾洗。」   「原來我請來的主管,做事的態度是『今日事,明日畢』?」   難怪雷明學長在公司的外號叫「雷神」,他怒目而視的表情,讓我冷汗直流。   「可是……我……」   「今天晚上,我一定要穿回這件乾淨的白襯衫,妳沒有還它清白前,不要想離開我的視線!」   就這樣,我像錯做事的小孩,低著頭,緊跟在總經理的屁股後頭,來到了他位於二十五樓的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剛好撞見整理完資料,準備要離開的金媛媛。   「總經理,您剛剛不是已經走了嗎?」   「臨時有重要的『人事問題』要處理!」他用充滿威嚴的聲音說。   他一說完,我的頭就垂得更低了。   金秘書聞聲,立刻把剛剛背起的包包又放了下來。   「您還要忙的話,那我去幫您準備一點吃的。」   「我不餓!妳呢?妳晚餐吃了沒?」他轉頭問我。   我失志地搖搖頭。   「沒關係,我不餓!」   「我跟倪副主編在這裡開個會,妳先回去吧!」   「我想起來了,還有些事情沒處理完。那我就在外面位子上,有什麼需要就喊我一聲!」   難怪金媛媛可以成為雷神的秘書,原來她不只才貌雙全,還這麼盡責體貼。要是我是她,看到老大端出這種臭臉,他叫我走,我一定會飛也似地逃開,先避避風頭再說。   金秘書出去後,我杵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直到總經裡開口說話。   「妳知道我有多討厭被弄髒的白襯衫嗎?厭惡到我連碰都不想碰它!」   我愣了五秒鐘才聽懂他的意思,他要我幫他脫下那件被玷汙的襯衫,應該也是想要趁機考驗我的膽識跟耐力吧。   加油加油加油!我在內心對自己精神喊話,強裝冷靜地走向他。   然後,一顆一顆地撥開他白襯衫的鈕扣。   我幫他脫掉了那件剛剛被我強吻的白襯衫,而他,則露出了男人結實的胸膛。   黝黑、精瘦、結實……我突然覺得渾身燥熱乾渴。   赤裸了上身的學長就這樣站在我的面前,眼睛連眨都沒眨一下,我卻開始臉紅心跳,不知道該把目光跟雙手往哪裡擺才好……   「我再提醒妳一次,我今天晚上一定要穿回這件白襯衫。」他鐵著臉說。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馬上把這件襯衫拿去快速乾洗,然後到最近的百貨公司,去幫您買一件新的白襯衫回來。」   這就是我的補救外加賠償計畫。   「我怎麼知道背著我,妳會怎麼惡整我的衣服?」   說什麼都不行,他硬是要我在他的眼皮底下,靠我自己的雙手,把那件襯衫弄乾淨。   一整個晚上,我為了那個飛來橫吻,忙著借金秘書的電腦上網找洗淨口紅的方法,又趕著下樓去買酒精、紗布,發現弄完後還需要洗碗精做最後清潔,我又奔回賣場去找洗碗精……還奔走到客服部門借熨斗……   我像小蜜蜂一樣,在雷明眼前飛過來又飛過去;赤裸著上身,只穿了一件深藍色西裝外套的學長,就只是坐在總經理的寶座上看報紙,性感又邪惡,他的一直默不作聲,讓我更不安。   大多數的人都會以為我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小姐,其實父母親很早就不在了,從青少年開始,所有的家事,我跟妹妹都要自己來;要不是今天遇上雷明的刻意刁難,要搞定一件白襯衫,憑我的實力絕對沒問題的。   幾個小時過去,我終於擺平了那件襯衫,緊張加上餓肚子,我覺得自己都快要虛脫了。   雷明則老神在在地脫掉了他的西裝外套,用眼神示意我再幫他把白襯衫給穿回去。   但,當我終於又一顆一顆把襯衫的扣子扣回去時,他又冷不防地說:   「已經不清白的襯衫,真是怎麼穿都覺得髒!」   然後粗魯又嫌惡地脫掉那件白襯衫後,下一秒,竟然打開辦公室的衣櫃,從一整排襯衫裡,拉出了一件,跟剛剛丟在地上的那件一模一樣的白襯衫。   我整個傻住,卻不敢有一句怨言,畢竟一開始錯的人是我。   「妳可以出去了!」   折騰了一個晚上,正當我準備要轉身離開時,他卻又突然叫住我。   「順便把這件再也弄不乾淨的白襯衫,丟到垃圾桶!」   一個印在男人白襯衫上的紅唇印,不該都是一個浪漫愛情的開始嗎?此刻我卻只能噙住受辱及委屈的淚水,讓自己跟那件白襯衫一起消失在學長的眼前。   但,為什麼我要平白遭受這種屈辱?他就算要磨練員工,也要讓我有點收獲或是啟發吧?為什麼我只覺得被他莫名其妙地耍了一頓而已?   現在不跳針更待何時。   「搞什麼!搞什麼……」   ※   一進辦公室,剛好撞見金秘書幫他整理完資料也正要離開。   「總經理,您剛剛不是已經走了嗎?」   「臨時有重要的『人事問題』要處理!」   沒錯,我就是那個重要的人事,我叫自己把頭驕傲地抬起來。   金秘書聞聲,立刻把剛剛背起的包包又放了下來。   「您還要忙的話,那我去幫您準備一點吃的。」   「晚餐吃了沒?」他轉頭問我。   想到剛剛被他折磨了幾個鐘頭,肚子餓到都快暈倒了,我這次毫不客氣地點起餐來。   「可以先來一籠鼎泰豐小籠包嗎?」   總經理用不可置信地眼神看我,我則回應他一個「怎樣?是你自己要問我的!」的眼神。   「好!那幫我跟倪副主編買兩籠小籠包回來,妳就可以先回去了!」   哼!自己還追加一籠,可見他也餓了。剛剛那幾個小時想當然爾也是在硬撐吧。   金秘書出去後,我不等總經裡開口,先發制人。   「我知道你有多討厭被弄髒的白襯衫,厭惡到不能自己脫掉它,對吧!」   他一副沒想到我會自投羅網的表情。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駕輕就熟地大步走向他,解開他的第一顆扣子。   「妳想幹嘛?」   「看不出來嗎?幫你脫掉這個骯髒的東西!」   「我只是襯衫髒掉,手又沒有廢掉,我可以自己來!」   然後,我就雙手叉在胸前,老實不客氣地盯著他在我面前脫衣服。   他認真的脫到一半,赫然發現我的目光直條條地盯著他看,才稍微有點猶豫地轉過身去。   緊接著,「刷」一聲,他脫掉衣服的瞬間,背部黝黑、結實、精瘦的肌肉在我眼前活生生地彈跳出來,我還是被他完美的肌肉線條震撼了一下,剛剛看的是正面,現在是背面,這樣也算是了了我一樁心事。   「一個大男人在妳面前脫衣服,妳怎麼一點也不想要迴避啊?」他忍不住問我。   「不要替我擔心啦,我從小就跟我阿姨住在一起,常幫小表弟們洗澡換衣服,小男生的身體我看多了。」   「妳的意思是,我的身體跟小男生的一樣?」他聽起來不太高興。   我連忙搖頭澄清。   「當然不一樣,您的規模大多了。」   他仰頭苦笑。   「妳不是中文系第一名畢業的雜誌社副主編嗎?一個男人的身體,竟然是用『規模大多了』來形容?」   難道要我當場,對他的身材翹起大拇指比個讚?還是在他面前直接流口水給他看?我也是有矜持的好嗎?   「我再提醒妳一次,我今天晚上一定要穿回這件白襯衫。」   「我知道!我知道!我現在馬上出去張羅一下清洗的工具,您就安心做您的事,不要走開,我馬上回來!」我自顧自地忙碌了起來。   看我沒有一點措手不及的焦急,他反而很不是滋味。   「妳是不是常常弄髒男人的襯衫啊?怎麼對這一切這麼熟門熟路?」   「這個年代,什麼怪人什麼怪事不會碰到,沒有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啊,這點小意外都不能擺平,我怎麼能在皇后集團立足?」   他越聽耳根越紅。   「說清楚!誰是怪人?誰又是豬?」   我裝作沒聽見,專心地燙我的襯衫。   在總經理幾個小時的怒目而視下,我終於擺平了那件襯衫。   我把衣服遞給他。   「我來?還是您自己來?」   他的怒氣還沒有消,「刷」一聲就把衣服從我手上給搶走,表情氣呼呼,但姿態還是很帥氣可人地把襯衫給穿了回去。   但當他穿到一半時,我冷不防地說:   「嘖!已經弄髒的襯衫,真是怎麼清理看起來還是覺得髒!」   他扣子扣到一半的手指頭赫然停在半空中。   「妳是什麼意思?我現在看起來不乾不淨嗎?」   我現在的意思,不正是他心裡想的意思嗎?   我二話不說,緊接著大動作地拉開衣櫥大門,從一排襯衫裡拉出了一件白襯衫。   「還是穿上乾淨的吧,穿著那件已經髒掉的白襯衫,真是有失您的身份!」   「妳怎麼知道我衣櫥裡有襯衫?」   「衣櫥裡不放衣服,難道要放鍋碗瓢盆不成?」   他惡狠狠地接過我遞給他的白襯衫。   「算了!妳可以出去了!」   都折騰了一個晚上﹝更正:應該是折騰了我兩個晚上﹞,不算了,難道他還想把我抓到警察局去報案嗎?   準備要轉身離開前,我對他說:   「您一定想要我順便把這件再也弄不乾淨的白襯衫,直接丟到垃圾桶吧!」   我拎起衣服的同時,仍不忘表達我的歉意。   「我一定會再賠您一件新的!」   他皺起眉,對我揮揮手,示意我快點走。   但在我闔上門的那一瞬間,他又對我放話了。   「襯衫不用賠我了,倒是請妳務必丟掉今天用的那條口紅。」   「為什麼?」   這一段剛剛沒有預演到,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因為再讓我看到妳擦那個顏色的口紅,會讓我很心煩,我不知道屆時自己會對妳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喔。」我隨口答應著。   但心想,我那條口紅買了才用不到兩次。反正擦的時候不要被他撞見就好,何況男人哪懂什麼口紅顏色,就算下次撞見我用一樣的,我就不信他有能耐可以把我揪出來。   正準備關門走人,他又把我叫住。   「口紅留下來再走!妳以為,我會相信妳走出這扇門後,就再也不用那支口紅了嗎?」   沒想到,他也不是省油的燈。   我不知道,他最後有沒有把我留在他桌上的那支限量版夢露口紅給丟到垃圾桶;但,我最後並沒有把他的那件白襯衫給丟棄,而是把它充滿疼惜地帶了回家。   我仍打算要把它拿去送洗,並且找個機會,等學長更瞭解我不是一個莽撞的員工的時候,或許再加上一條好看的領帶,當做賠禮,一起把這件清白的襯衫還給他。   那時,我不知道哪來的自信,以為有朝一日,這件襯衫,一定會再穿回他的身上去……

延伸內容

推薦序【媽啊~我又戀愛了!】
◎文/貴婦奈奈   谷淑娟(又名:谷拉拉)本人的人生已經夠像偶像劇,愛情的、友情的都是,從小(噗哈哈哈哈,學生時代都算小吧?)追著她的散文至今快二十個年頭,給了我無限想像的人生藍圖,沒想到長大後(長很大了我)谷姐竟然還能蹦得生出這本偶像劇般的小說,哇!馬上跟上!(女人步入中年進入家庭太需要偶像劇情節的滋潤了!)   咦!這女主角是不是該找我演?我和老公的初吻正因為誤食傳統漢堡而在浪漫的大安森林公園以滿嘴洋蔥味畫下美妙又尷尬的句點,唯一不同的是,當時年紀已不小,不能再把男人推開了。   哈哈哈哈,唉唷~~喔喔喔,嘖嘖嘖……情節緊湊好笑又華麗,腦中已經自動key上場景、服裝,還有男主角的臉和body!好多好多畫面!(雖然我很久沒寫劇本,但這幾年迷戀韓劇,手癢癢,好期待能拍成偶像劇!)   馬上私訊編劇谷老師(內心已把谷拉拉視為編導老師了)。   我:「拍電影!拍電影!跪求谷老師讓我尬一角!」   谷老師:「等妳的應該比較快,我只是寫好玩!」   看來我得去想辦法籌錢逼谷老師拍片,然後自己硬尬一角,噗。   最後,附上警語:欣賞本書請找一個悠閒的午後到加提供餐點的咖啡廳,谷老師會讓妳沉浸在濃濃曖昧的氛圍裡,帶來毫無防備的戀愛運和機會。為什麼要選有附餐的咖啡廳呢?因為這本書很危險,一旦拿起來就捨不得放下,到時候妳一定會看到太陽下山,不如就再點個餐吧。

作者資料

谷淑娟(谷拉拉)

二月十四日西洋情人節生,天生重度浪漫患者, 她的理性總是被衝動強吻,她的左腦總是被右腦壁咚! 谷淑娟,1972年生,水瓶座,東吳大學中文系畢業。 位居一個最愛好自由的星座,卻有一段長跑十年的愛情,一頭留了十年的長髮,一抹用了十幾年仍不願改換品牌的香水。 一旦喜歡上某樣東西,就會輕易成癮;餅乾、咖啡、寵物、愛情……無一倖免。 包括從小因為按時偷看大姊藏在抽屜裡的羅曼史而染上的癮,從未戒掉過。 癮頭越來越大,她決定自己跳下來寫,一頁又一頁,停不下來的愛情故事,字裡行間、天旋地轉、轟轟烈烈!她在滿足自己的同時,也滿足了無數對愛情有癮頭的讀者。 習慣以冷峻的造型出現,真相卻是聖誕樹般的歡樂氣質。 咖啡是她的開水,玩笑是她說話的方式,文字則是她替自己不受教的想像尋找到唯一可以管束的方法。 曾任室內雜誌記者,現任文教機構文案企劃。 作品散見各報章雜誌、BBS,已出版作品有:長篇小說《綠街99號的微笑》(皇冠出版)、愛情雜文《恐龍週記》(商周出版)、《奇蹟販賣機》(麥田出版)、《愛情太短,而回憶太長》都會浪漫小說等十餘部。,其中《恐龍週記》更在星馬地區引發愛情熱效應,至今演講邀約仍持續不斷。 並於台灣《皇冠》雜誌、大陸《女友》雜誌撰寫專欄。 谷拉拉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421120596&fref=ts

基本資料

作者:谷淑娟(谷拉拉)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唯心 出版日期:2015-01-30 ISBN:9789571361789 城邦書號:A2200103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