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四部.卷三:內奸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四部.卷三:內奸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4-12-31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作品總點擊超過一億次!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 ◆近三百萬網友盛讚,《醉枕江山》稱霸大唐軍事經典小說排行榜!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滾石公司老總等企業老總等文化名人都是月關迷!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女帝密召太子李顯,卻不知武家人早布下十面埋伏奪江山! 眾多日碼萬字的歷史大神中,只有 月關 穩穩稱霸排行榜 風雲成女帝,江山敗於豬;內奸,自毀武家殿! 為了不讓突厥與契丹合盟,楊帆與馬橋等人再次喬裝打扮,深入突厥大營催請默啜可汗共抗契丹。隨後南疆大戰,武則天為了替武家人爭取民心,指派武懿宗上戰場,卻不知武懿宗不僅怕死而且爭功,落得「騎豬將軍」臭名。 在戰場上的武家人盡顯糗態愚蠢,淪喪大片江山,讓武則天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心思一轉,反而密召楊帆找回李氏太子廬陵王,但在護送途中卻屢遭追殺,楊帆心知隊伍裡面必有內奸洩密,卻不知此內奸竟然是…… 草原上的羔羊終究得成為盤中飧,沒有對錯,皆為生存;宮廷裡,武則天心嘆武家人無能,為了自己萬世永存與國運長久,只能找回李氏太子。卻不知眾人心皆異志,誰都是彼此的內奸,誰都想把對方當作草原羔羊,為了生存而蒸煮入腹。 全系列:五部共25卷,目前出版到第18卷,預計2015年4月出版完畢。

目錄

第七五二章 單刀直入 第七五三章 坐失先機 第七五四章 詩意的遷徙 第七五五章 大漠行 第七五六章 消息 第七五七章 出兵 第七五八章 遠征 第七五九章 老鷹嘴 第七六O章 十面埋伏 第七六一章 餘波未息 第七六二章 真豬將軍! 第七六三章 賞罰有別 第七六四章 鷙鳥將擊 第七六五章 家與情 第七六六章 不一樣的幸福 第七六七章 吹皺一池春水 第七六八章 老子大不易 第七六九章 芳心可可 第七七O章 女帝密召 第七七一章 莫得清閒 第七七二章 心上那隻蜻蜓 第七七三章 男女搭配 第七七四章 金蟬脫殼 第七七五章 越獄 第七七六章 祥瑞御免 第七七七章 黃竹小鎮 第七七八章 風情 第七七九章 絕色 第七八O章 謊言 第七八一章 舌燦蓮 第七八二章 九彩兒 第七八三章 巧探 第七八四章 貧賤夫妻 第七八五章 廬陵王 第七八六章 韋王妃 第七八七章 綠色的網 第七八八章 摘星 第七八九章 出山 第七九O章 意外 第七九一章 真真假假真 第七九二章 針尖對麥芒 第七九三章 天真少女 第七九四章 爾虞我詐 第七九五章 人性本? 第七九六章 伏兵終至 第七九七章 逃亡路 第七九八章 沽水村 第七九九章 定有內奸 第八OO章 月黑風高 第八O一章 殺人夜 第八O二章 引蛇第一步 第八O三章 假假真真假 第八O四章 迷霧重重 第八O五章 引蛇第二步 第八O六章 失密 第八O七章 原來是你? 第八O八章 東都可期

內文試閱

第七五二章 單刀直入
  馬橋陰陽怪氣地揶揄道:「我們跟你們不一樣啊,我們打仗是花錢,你們打仗是賺錢吶!我們兵馬一動,錢糧消耗無數;你們呢?有什麼就撈什麼,連老鼠洞裡藏著的東西都能掘出來!這仗你們打正保證穩賺不賠,反正大冬天的,你們閒著也是閒著!」   這一回連默啜都沉下了臉色,微怒道:「我默啜是突厥可汗,就算是你們的李多祚大將軍在我面前也該保持應盡的禮數,你們對我一再無禮,真當本可汗的刀不快嗎?」   楊帆忙拱手道:「可汗莫怪,軍中漢子大多連字都不認識,性情粗魯了些。不過我這兄弟話雖粗魯,理卻不糙,這的確是促請默啜可汗出兵的重要原因!」   這句話連默啜都聽不懂了,默啜眉頭微擰,向他投出一個問詢的眼神:「嗯?」   楊帆直起腰來,沉聲道:「我認為軍人對待敵人就該不擇手段,只要能打擊他的就是好的。他強要打,他弱更要打!不趁你病要你命,難道等你養壯了,再費力氣收拾你不成?」   這句話大合這些突厥首領的心意,一個個頻頻點頭。   楊帆道:「這不但是我的看法,也是我們軍中將士一致的看法。可惜……」楊帆搖了搖頭,惋惜地道:「可惜我朝太講寬恕之道了,尤其是敵人稍露怯意就遞上順表降書,朝中那些士大夫就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大講仁恕!契丹反覆無常,狼子野心,更在東西兩峽屠殺我將士二十餘萬,我們恨不得把他們滅族!   然而他們被我們圍困以後已經派人乞降了,大將軍不敢截留降書,只得上報朝廷。可以預見朝中那些士大夫接下來又會說些什麼。即便這一次他們不為契丹人求情,我們消滅這股契丹軍隊之後呢?」   楊帆的目光從默啜臉上移開,看了看對面的那些突厥將領,說道:「那時朝廷也絕不會允許我們屠戮契丹的老弱婦孺,而且朝廷還一定會劃出草原供他們生活,提供牛羊糧食對他們進行安撫賑濟!」   楊帆越說越怒,雖說他的臉色始終平靜如水,但是聲音裡的怒氣漸漸已控制不住,是以語速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高。他似也意識到自己過於激動,忙吸了口長氣,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他說的倒真是中原王朝的通病,極度的優越感,使他們對侵略者一向過於優容。而君子輕利的觀念又使他們羞於向戰敗者索取利益,這一點突厥人的感受尤其真切,是以楊帆的話很能引起他們共鳴。   默啜摸挲著下巴,若有所思地道:「所以你們想借我們的手把契丹人斬草除根?」   楊帆道:「這只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契丹人雖已被我們困住,失敗已是早晚的事,但我們如果硬攻,傷亡必重。如果困而不攻,一旦朝廷又生仁恕之心,不免又要縱虎歸山。所以大將軍才派我們來,促請默啜可汗發兵,襲其後路,只要他們的根基之地被剷除,契丹人必不戰自潰。」   默啜狡黠地一笑,道:「哦?可我憑什麼答應你呢?既然你說得這麼坦白,那我也不妨坦白些。如果我袖手旁觀,那麼契丹人如果被你們的朝廷寬恕,你們在北疆就留下了一名強敵;如果他們狗急跳牆,就會削弱你們的力量。但無論結果如何,都對我們更有利吧?」   默啜環顧左右,眾首領都發出一陣會意的笑聲。   楊帆不動聲色地道:「確實對你們有利,但是利有大有小。可汗發兵可獲大利;可汗袖手可獲小利。大利與小利,可汗願取哪樣?」   默啜來了興趣,笑吟吟地道:「哦?你說說何謂大利,何謂小利?」   楊帆道:「這小利,可汗已經說過了,於北疆給我朝留一敵人,又或者削弱我朝兵力!可是這個敵人一旦強大了,可汗以為它威脅到的只有我朝?相對於我朝和與他們同樣居住在草原上以游牧為生的突厥,誰受的威脅更大?   如果說他們被消滅的同時削弱我朝軍事,以我中原的龐大人口,其實只需區區數年就能恢復元氣。而且不管有沒有這個過程,我國都不可能主動對貴國開啟戰端,是否開戰向來取決於貴國,可汗以為,哪個對貴國更有利呢?   我說大利,更可分為遠近兩利。這遠利,就在於消滅了一個有可能強大起來,威脅到突厥草原霸主地位的民族;至於近利,那就是可汗出兵伐其根基,目前他們的根基之地守軍不多,可汗可以用最小的代價達到目的。而可汗一旦取勝,契丹人的財帛女子還不都是可汗的囊中物?草原大漠,茫茫萬里,最缺的就是人口,你們若肯出兵,不但能擄得他們整個部族全部的財產,還能得到許多婦孺,和……草原!我想沒有哪位頭領會拒絕這樣的好處吧?」   楊帆微笑著看了看那些聽得意動的突厥首領。默啜突然發現這些大頭領眼中射出貪婪的光,大多已經被這位武周使者打動了,不由暗叫不妙。突厥之事只能由他主導,豈能叫別人尤其是一個外人來左右突厥人的意志。   默啜立刻咳嗽一聲,道:「本可汗已經明白你的來意了,出兵不是一件小事,我們需要計議一番再說。來人,安排氈帳,請周國使者歇息!」   楊帆知道此事不能操之過急,萬萬不能露出急切神色,是以站起身來向默啜撫胸施了一禮,便隨侍衛退下了。   馬橋走在他旁邊,雄糾糾氣昂昂,一副旁若無人的模樣,看向突厥人的時候,目中便透出一抹不屑和敵視,哪怕他此刻是來要求突厥出兵與其並肩作戰的,這正符合大唐軍人對突厥的一貫態度,而且顯得他頗有底氣。   「好啦,不要人家畫張大餅,一個個就像餓狼似的!」楊帆和馬橋一走,默啜便不悅地拍了桌子。   「契丹人派來使節,說他們大敗周軍,追得周軍狼奔豕突,需要我們出兵,一戰定乾坤,徹底把河北道從周國的領土中割裂出來。而李多祚的使節則說,他們已經大敗契丹,把契丹餘部圍困起來,連李盡忠都陣亡於馬城,究竟誰說的才是真話?」   默啜這一問,登時把眾人從楊帆為他們構勒的美好願景中喚醒過來。   蘇牧木道:「可汗,何不把契丹使者喚來,一問不就知道了?」   「對對對!可汗,把契丹使者喚來,咱們一問就知道誰真誰假了!」   到此地步,默啜也不好單獨盤問契丹人,讓眾首領覺得自己不信任他們,只好叫人帶上契丹使者。   一頂帳內,盤坐著一名髮束鐵箍,頭皮亂披肩頭的大漢,他坐在一張狼皮褥子上,身前地上支著一座小火爐,爐上吊著一口小鍋,鍋中羊肉滾滾,濃香四溢。大漢一手抓著暗紅色的酒葫蘆,一手使刀自鍋中紮出滾燙的羊肉,稍稍吹涼,便大嚼羊肉,灌著小酒。   這人叫克斯坦,是契丹的薩滿大巫,奉孫萬榮之命前來突厥議盟的使者。他知道今天是默啜召集各部商議出兵的日子,急於等回信,所以雖然酒蟲勾得他直流口水,還是克制著不讓自己喝出醉意。   他正喝著酒,帳簾一掀,寒風裹挾著一片片雪花吹了進來。克斯坦在帳中吃得身上發熱,穿得並不多,不免打了個冷顫。抬頭一看,就見一名契丹侍衛站在帳口,抱拳道:「大巫,默啜可汗有請!」   克斯坦精神一振,連忙插上酒葫蘆的塞子往腰間一掛,站起身道:「為我著衣!」   默啜派來促請克斯坦的侍衛在外面等候了半天,才看見幾名契丹武士陪著他們的大巫緩步走來。   克斯坦頭戴五顏六色的野雞毛織成的帽子,頸上掛著一副牛骨磨成的白森森骷髏項鍊,腰間繫著碎褶皮子的裙子,手裡拄一杖馬尾垂掛的烏木杖,神情顯得異常肅穆。   克斯坦隨著來人一直走到可汗的大帳外,隨行的護衛留在外面,克斯坦早由帳前伺候的侍衛引進帳去。克斯坦一進大帳,目光一掃,就見帳中坐滿了突厥各部的首領,一雙雙目光都盯在他的身上。   克斯坦微微欠身,對主座的默啜施禮道:「克斯坦見過默啜可汗!」   默啜客客氣氣地道:「大巫不必拘禮,看坐!」   馬上有人把克斯坦引到一旁空著的一張席位後面,那個位子正是剛才楊帆坐過的,只是桌面已經收拾的乾乾淨淨。克斯坦在几案後面坐定,對默啜坦然道:「可汗今日召見,可是對我可汗的請求已經有了決定?」   默啜頷首道:「大巫說明來意後,本可汗就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今日召集各部首領為的就是商量一個結果。本可汗以為,你們既然想要與我族合作,那麼最重要的事就是應該彼此坦誠以對,大巫以為如何?」   克斯坦隱在亂髮之下的眼神倏地閃爍了一下,沉聲道:「自當如此。」   默啜面無表情地道:「如此一來,大巫打算讓本可汗如何與那已經死去的李盡忠結盟呢?」
第七五三章 坐失先機
  克斯坦臉色驟變。   默啜說話的時候,眾人已經在盯著他的神色變化。這一幕看在眾人眼中,對楊帆已經再無懷疑。   可惜克斯坦方寸大亂之下,根本無暇考慮突厥人究竟是從哪裡聽來的這個消息,他還想做最後的挽回,倉皇解釋道:「這笑話真不好笑!本巫出使是奉了我們可汗的命令,出使前,我們可汗才剛剛率兵離開幽州,又去攻打檀州,不知可汗是從何處聽說的這個謠言?」   默啜啜了口酒,淡淡地道:「你們在馬城打了敗仗?」   克斯坦又是一怔,這才開始覺得,對方不是捕風捉影地嗅到了什麼氣息,而是真的瞭解了什麼。他忙作出平靜的模樣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偶爾的失利自然是很正常的事。可汗是馬上英雄,征戰半生,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默啜哈哈一笑,道:「那就是有了?」   克斯坦從容道:「攻城受挫而已,小有敗績。」   蕭牧木按捺不住,怒喝道:「連你們的可汗李盡忠都歿於此役,還說只是小有敗績?」   克斯坦目瞪口呆,驚訝反駁道:「誰說我們可汗歿於此役?」   默啜冷笑道:「你敢說李盡忠還活著?」   克斯坦心思急轉,情知不能再做隱瞞,只好硬著頭皮道:「無上可汗確實……過世了。不過……」   穆恩曬然道:「你終於承認了!哼!身為可汗,總沒有親臨矢石攻城陷陣的道理吧?身在中軍尚且喪命,你敢說這一仗是小有敗績?」   克斯坦急了,連忙申辯道:「我家可汗雖然故去,卻不是死在馬城!」   塞爾柱逼問道:「那他死於何處?」   克斯坦吱吱唔唔地道:「我家可汗……,在黃獐谷一役時……中了一枝冷箭。因醫治不利,時有復發,後來……在攻打涿鹿時不慎舊創復發而死!」   帳中突厥眾首領好像聽到笑話,紛紛哈哈大笑起來。   可憐的克斯坦大巫茫然看著他們的表現,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他最初對李盡忠之死的隱瞞,之後一連串的狡辯,使得他說的真話也沒人信了。如今面對突厥人的反應,他真不知該怎麼辦才是。   默啜把臉色一沉,說道:「你們好大的膽子!你們在馬城吃了敗仗,連李盡忠都身死當場,之後你們被周軍重重圍困起來,生死兩難,才想拿本可汗當槍使,是嗎?你們一面派使者到周國去見他們的皇帝,乞求她的饒恕,一面派你來花言巧語,誑騙本可汗出兵!   說什麼你們已破王孝傑百萬之眾,唐人聞風喪膽,只是限於兵力,久取幽州不下。哼!如果本可汗中了你的奸計,派兵入河北,那就是去替你們解圍去了,本可汗傷兵損將,可能得到半分好處?   如果你們先一步降了周國,待本可汗兵至之日,只怕你們還要掉過頭來替周國跟我們打頭仗,以作贖罪之舉吧?克斯坦大巫,你道我突厥如此可欺!」   克斯坦先喝了點酒,接著盛裝來見默啜,這帳中又熱,一急之下汗水涔涔,連聲道:「不是這樣的,真的不是這樣的!周軍連連敗北,根本奈何我們不得。李盡忠可汗雖死,並不是死在戰場上,而且我們的兵馬根本未曾被周軍包圍,這究竟是何人進的讒言,可汗千萬明察啊!」   契比克力大叫道:「此人妖言惑眾,欺騙可汗,宰了他!」   「對!宰了他!」   急出滿頭大汗的克斯坦看在眾首領眼中,自動被解讀為心虛,導致眾首領紛紛叫囂起來。   默啜擺擺手,制止了眾人的大叫,對克斯坦道:「你還不承認呢!周國也派使者來促請本可汗發兵,配合周國討伐爾等,這一切就是他們使者所言,要不然,本可汗就要被你蒙在鼓裡了!」   克斯坦急道:「可汗,他們在騙你!我願與他們當面對質!」   默啜沒有理會克斯坦氣極敗壞的分辯,冷冷地道:「此事容後再說。」   克斯坦大叫:「可汗!可汗!兵貴神速啊!如果此時不出兵,等周人從容調度,後方援軍源源不絕抵達河北道,那就錯失戰機了!」   默嗓道:「把他押下去!」兩名突厥武士闖進大帳,拖起克斯坦大巫就走。   克斯坦一邊掙扎,一邊絕望地大叫:「讓我和他們對質!讓我和他們當面對質……」   克斯坦的聲音越來越遠,帳中復又安靜下來,蕭牧木問道:「可汗,我們如今應該怎麼辦?」   默啜站起身來,在帳中慢慢地踱了幾步,沉聲吩咐道:「先晾他們幾天!契比克力,你的部落偏居東北部,你速速傳令回去,派人潛入河北道打探消息!」   契比克力立即抱拳應道:「遵命!」說完急急出帳,趕去安排了。   默啜強打精神,露出笑臉道:「咱們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兵是一定要出的,好處是一定要占的,差只差在幫誰而已。各部依舊要繼續準備,只等咱們掌握了河北道的真正情形,便立即出兵!」   眾首領轟然應喏!   楊帆出使突厥的時候,本以為唇槍舌箭一番,只要扳倒了契丹人的使者就能功成身退。卻不想默啜狡猾而謹慎,就像一隻老狐狸,於是他不得不在突厥暫時住下來,暫時成了一名游牧人。   第二天雪停後,突厥人居然要轉場,去尋找一個新的冬窩子,也就是新的放牧區。   突厥人一大早就開始準備了,為了轉場,他們已經準備了足足半個月的時間,這時候所做的事情只是遷徙前最後的準備工作,整個部落都在忙碌著,楊帆、馬橋和古竹婷等人則站在那裡看熱鬧。   裝勒勒車、裝駱駝、趕馬、合羊群……   裝柴禾和牧草是路上的燃料和牲畜的口糧,接著是把雪和冰裝袋,變成路上的飲水。楊帆不禁擔心地看了古竹婷一眼,這一路下去,這位愛乾淨的姑娘怕是不能像昨晚一樣奢侈地用水洗澡了……   先頭部隊已經出發了,他們的任務是在大隊人馬趕到當晚的宿營地前搭好帳篷,駝隊和羊群、馬群、牛群則隨著更多的族人慢慢跟在後面,這時候,突然有一行人向佇立觀看突厥人轉場的楊帆等人衝了過來。   古竹婷在楊帆耳邊低聲道:「有人來了,貌似是契丹人!」   楊帆微笑著看著大片的羊群,不動聲色地道:「我注意到了,不用理會他們!」   「你們這些卑鄙的周人,你們花言巧語地欺騙默啜可汗,你們這些膽小鬼、窩囊廢!你們有種和我們真刀真槍的交手……」   克斯坦大巫氣得口不擇言,滿口喊著楊帆聽不懂的契丹話,領著一幫契丹侍衛氣勢洶洶地衝過來。正在準備轉場的突厥人發現異動,紛紛佇足觀看,見準備鬥毆的雙方都不是他們的族人,便有了觀看的興致。   楊帆笑而回頭,對馬橋道:「你的功夫,這些年可曾擱下?」   馬橋瞥著他,傲然道:「要不要較量較量?我覺得我如今比你當年還要高明一些!」   楊帆笑道:「那成!你上,死傷不論,我只要速度,我要看你在多長時間內把他們打倒!那個頭頂野雞毛、嘴裡嘰嘰歪歪的傢伙不要讓他死了,我看就是他領頭的!」   馬橋興奮地道:「好!看我的!」說完就拔刀出鞘,就向契丹人衝了過去。   楊帆又對另一側的古竹婷道:「你照應著些!」   古竹婷點點頭,飄身向前,隨在馬橋背後。馬橋有人替他防護,出刀更是毫無顧忌。他用的是江湖人的鬥技,在千軍萬馬的戰場上,這種功夫用處不大,可是此時遊鬥數十名契丹人可算威力大增。 馬橋一口刀呼嘯來去,彷彿一道道匹練裹著他的身子,時不時的刀光中便閃出一道血光,楊帆在後面給他打著拍子,數到二十九時,十幾個契丹人都被擊倒在地,或死或傷,惟獨剩下克斯坦大巫。古竹婷看得興起,拔劍出鞘,一個劍花掠去,克斯坦大巫頭頂的野雞毛便被削成了碎片,紛紛揚揚地落下來。   這時候,看夠了熱鬧的突厥人才衝上來把契丹人或抬或拖地拉開,許多突厥牧人向楊帆等人大聲叫好,讚佩他們的神勇。馬橋把血刀在一名契丹人的衣服上擦了擦才還刀入鞘,得意洋洋地走回來。   「我詛咒你!我詛咒你!」克斯坦大巫惱羞成怒地叫罵。   遠處一輛八頭牛拉著的寬大馬車上,默啜冷冷地看著這一幕,坐在他側面的親家穆恩道:「契丹人如果在河北真的占了上風,不該如此沉不住氣,看起來,河北形勢恐怕真的對他們不利了!」   默啜輕輕放下了窗簾,淡淡地答道:「等等契比克力的消息再說!」
第七五四章 詩意的遷徙
  小半天的功夫,遷徙的部落就走出了雪原,進入一片沙礫高地。眼前是無邊無際的丘陵,起伏不定的大地空空蕩蕩的,羊群擁擠成一團,咩咩地叫個不停,給這枯燥的遠行增添了幾分活力。   楊帆一行人和契丹一行人隔得不遠,被一排勒勒車分在兩邊。一路上那些契丹人都怨恨地瞪著他們,只是始終沒有再衝過來決鬥,十對二還慘敗,實在是顏面無存,哪還有勇氣再上前再一戰呢。   楊帆騎駱駝,馬橋騎著一匹老馬走在楊帆身邊。楊帆胯下這峰駱駝不知為何喜歡上了馬橋頭上的狗皮帽子,時不時仗著身高體大,一扭脖子就去馬橋頭上啃一口,啃得馬橋捂著帽子直躲它。   走在楊帆另一側的古竹婷騎的也是一峰駱駝,她在沙漠上的經驗遠比楊帆和馬橋豐富,一聽說要轉場,就穿上一切能保暖的東西。但也因為穿得太厚,脖子都卡死了,只能筆直地梗著,連點頭搖頭都不行。如果她想回身看看背後的動靜,必須得撥轉駝身整個轉過去。   不過她卻是衣著最暖和的人。一路行來,楊帆和馬橋臉色都有點發青了,她卻依舊神色如常。   一天的行程就在無聊中結束了,前方出現了一個個三角形的臨時氈帳,楊帆看看天邊的晚霞,驚訝於草原牧人的判斷,他們先行的人騎著馬跑得飛快,居然可以把大隊人馬一天下來能夠走的路程估計的如此準確。牧人們看到宿營地,頓時發出一陣歡呼,他們興奮地衝進營地,開始解駱駝、拆包裹、支爐子、放風、解決個人問題……   爐火很快生起,錫盆架到了火堆上。經過一路的顛簸,盆裡已經落滿了灰土和枯枝,還有牛毛,楊帆很好奇這些牧人打算拿什麼清洗它,結果人家根本沒洗,直接把雪和冰倒了進去。   大塊的雪和冰放進鍋裡開始融化成水,很多太渴的人不等冰雪完全融化,就抓起一塊含進嘴裡。因為天氣太冷,這一路走下來,他們水囊裡的水也早凍成冰砣子了,只能等著生起火來才有水喝。後面的人陸續趕到,看到宿營地上冒起的炊煙,他們開心地唱起了歌,讚頌天神的偉大,庇護他們,給他們食物,讓他們得以生存。如果不考慮他們入侵他族時的兇殘,其實楊帆是很佩服他們生活在如此艱苦的環境下,還能有那種樂觀積極的精神和堅韌的生存意志的。   一隊人馬趕來,停在楊帆等人的氈帳前,看來是要在這裡紮營。從他們的衣著和駝馬的光鮮來看,好像是突厥人中的貴族家庭。楊帆沒有在意,只是隨意地掃了一眼,便移目望向他處。   「啊!」   盯著還沒烤熟的羊肉流了半天口水,擦擦嘴巴才走回楊帆身邊的馬橋,突然一聲怪叫,把楊帆嚇了一跳。楊帆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道:「你都是當爹的人了,穩重點不行嗎?」   馬橋指著遠處一人,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來。楊帆下意識地扭頭看去,一扭頭間就見古竹婷站在沙丘上,也是一副驚訝的表情,隨即,楊帆的表情也凝固了。   他看到了自己,不遠處的另一個「楊帆」!「楊帆」身上穿著一襲肥大的皮裘,正在踢掉腳上的氈筒,那東西又胖又圓,戴著它走不了路,不過在馬上時,戴著這東西卻可以很好地保暖,避免因為下肢活動太少而凍僵。   很快,古竹婷和馬橋臉上的驚駭就變成了驚訝,他們已經發現了兩個楊帆的不同。那個楊帆比他們所知的楊帆要顯得肥胖一些,臉色也老了一些,真正的楊帆還是一個英氣勃勃的青年,而那人的臉龐已經有些臃腫了。   最重要的是,那個楊帆頜下有一部青滲滲的鬍鬚。鬍鬚不長,但是從下頜一直連到鬢邊,楊帆還不到二十八歲,不曾蓄鬚,有鬍鬚也遠沒有此人濃密。   「沐絲!」   曾經冒充過他的楊帆馬上認出了此人是誰,想不到今天他又看到了這個人。不過,這才幾年功夫,阿史那沐絲卻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乍看之下他和楊帆還是一模一樣,卻已禁不起細緻比較,如今的楊帆再想冒充他就絕不可能了。   沐絲踢掉毯筒,馬上就有奴隸跑上去,殷勤地替他拾起來。沐絲從懷中摸出酒囊,酒鬼似的灌了幾口,又匆匆放回懷裡,轉身走到一輛勒勒車旁,打開車門,攙著一名女人下來。   這時他的臉上已露出溫柔的笑意,是只有男人面對女人時才會有的微笑。車上姍姍地走下一名女子,楊帆一眼看見她,目光先是一凝,隨即便下意識的躲開了,只有眼角餘光瞟著他們。   那女人穿著一身突厥式的袍服,因為一路過來她都身在車中,所以並沒有穿得太厚,由那寬寬的皮帶緊緊紮起的細細腰身,和袍下長皮筒靴裹起的緊致修長的腿,還是可以看出她蜂腰長腿,異常婀娜。她的頭上戴著連衣的暖帽,帽沿一圈白色的狐毛,把她一張標緻的臉蛋映襯在中間,像一朵美麗的白蓮花。相較於曾經的她,神態舉止間少了些桀驁不馴的野性,多了幾分成熟婦人的嫵媚。   果然是她,穆赫月!   這個正值雙十年華的小婦人,眉眼五官依舊精緻可愛,粉色的唇瓣依舊流露著優美誘人的曲線,因為旅途漫漫造成的疲憊,讓她有些慵懶的味道。她似乎知道丈夫在偷酒喝,一副嬌嗔的樣子,似乎說了他幾句什麼。   沐絲不說話,只是咧開嘴巴嘿嘿地笑,穆赫月又白了他一眼,轉身從車上抱下一個小孩子,小孩子正在蹣跚學步的年紀,從車上一抱下來,就挺著腰桿掙扎著要下地。穆赫月只好把他放在地上,牽起他的手。小傢伙固執地邁開太空步,想要散步了。沐絲見此情景只能無奈地笑笑,寵溺地捏了下兒子的臉蛋,又對妻子囑咐了幾句,便彎腰鑽進了低矮的帳篷。   這是轉場期間臨時住宿的簡易帳篷,縱然他是可汗的兒子、穆恩大葉護的女婿,住宿的帳篷也不會比別人大到哪裡去,頂多是乾淨一些,被褥所用的皮毛更昂貴些。   看到沐絲說話時用手勢作輔助,楊帆就知道他的喉傷一直沒有痊癒。眼下的沐絲早已失卻了當初的意氣飛揚,大概與此有著莫大的關係。因為喉傷的原因,再加上他的兄弟們個個都是強有力的競爭者,他定然已經失去了競爭汗位的機會。甚至因為他的喉傷,吐字不清,他想領兵打仗也成了奢望,所以他才會出現在這裡,一直住在汗帳部落。   可這是禍是福還真不好說。楊帆覺得,他失卻了參與權位之爭的資格,不用攙和到爾虞我詐的權力鬥爭中,不用征戰於沙場之上,能與妻子長相廝守,盡享天倫之樂,也未必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小傢伙大概在車上憋悶壞了,興致很高,也不怕寒冷,便蹣跚地走開,一路東張西望地看著熱火朝天的安營場面,所走的方向正是楊帆所在的地方,楊帆微微一笑,轉身向氈帳處走去。   馬橋追上去,小聲嘀咕道:「嘿!你看到沒有,那人長得跟你好生相像,要不是你就站在我身邊,我真要認錯人了。」   古竹婷看著楊帆匆匆離開的背影,細長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來,從楊帆不自然的表現,她覺得這其中一定有個什麼故事。不過這顯然不是適合打聽別人祕密的地方,而楊帆的祕密更不適合她去打聽。   古竹婷遺憾地嘆了口氣,按滅了自己的八卦之心。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4-12-31 ISBN:9789863840275 城邦書號:A101026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