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圈圈裡的棕色女孩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Warner Aspect出版社新人小說首獎 ◆軌跡小說新人獎 ◆菲利普.狄克獎入圍 她一閉上眼睛,就看到死亡。 ……人模人樣,與人同高的惡魔賈峇賈峇,雙腳長而蹣跚,彷彿朝後接在身上。渾身紅通通,紅眼、紅髮、髒兮兮的紅色尖尾戳向天空。它用蹣跚步伐跳舞,像醉漢一樣拍打膝蓋內外側,把漆得通紅的木棍戳向天空。 ……旋轉火球無視窗玻璃的存在飛了進來,落地化為蘇骷雅,身體扭曲乾皺像一節嚼過的甘蔗。她渾身滲血,彷彿沒有皮膚,通身鮮紅濕潤。藍色火焰周身奔騰,雙蹄踩得喀啦喀啦響,咱看見她嘴裡滿是利齒,口水從嘴角滴落。 ……迪婀貝絲穿著洋裝,裙襬墜地,圍巾包頭,牙齒尖得像鯊魚,一隻腳像人,另一隻卻像羊蹄,全身光暈籠罩,彷彿著火似的。她跳向小男孩,伸出獠牙咬他喉嚨。咱看見鮮血從他頸項湧出,那孩子不斷不斷地尖叫。 這是幻覺還是真相?是瘋狂的前兆,還是先知的預兆?是詛咒,還是天賦? 在這個失序崩毀的多倫多城區,政府棄守,高科技文明形同瓦解,黑幫主宰生殺大權,人人自危。只有少數幾人堅守著最後的人性防線,比如大珍妮嬤嬤,默默以一身來自加勒比海故鄉的傳統信仰與醫療技藝助人。然而,她能助人,卻不能解救自己的女兒與外孫女。 為了愛情,小珍妮想要逃離外婆的控制;為了孩子,她想離開混幫派的男友;為了不要步上母親的後塵,她更想擺脫幻象與噩夢,切斷神啊鬼啊的糾纏。 只是,神靈並不放過她。如今,為了外婆、母親、孩子、自己——以及所有生者與死者——她必須睜開眼睛,迎接宿命。 埃蘇神哪,十字岔路皆為你所有,幫助咱外孫女順利走過這個路口,好唄? 【本書特色】 牙買加裔的加拿大女作家娜洛.霍普金森的第一部小說就令人驚艷。將豐富的加勒比海民間傳說與信仰生動地揉合到「大都會」式的未來幻想小說體裁中,故事緊湊,氣勢磅礡,神靈與人的關係活潑有趣又令人深思。

內文試閱

序章
  送個孩子給惡魔當晚餐!   一個!兩個!三個小鬼頭!   ——德瑞克.沃克特,《小傑和他的兄弟們》   他才剛走進房間,貝恩斯就嚷了起來,「快給我們找個活生生的人類心臟!」   「見鬼了!」盧迪吃了一驚,「你說啥?」他瞪著那個從邦恩區邊上慈悲天使移植醫院來的疤面男人。道格拉斯.貝恩斯顯然從沒來過盧迪的地盤,這肥矮子穿著大量製造的廉價防彈背心,下襬拖地,水桶粗的胸膛上鈕扣繃得老緊。這模樣很蠢,而他似乎也心知肚明。   盧迪看著貝恩斯脫下防彈背心交給梅爾巴,底下穿著粗製濫造的夾克搭廉價白恤衫。盧迪裝模作樣地在他的訂製羊毛西裝袖口上捏掉根本不存在的毛屑,對方大剌剌地卸除防護自有其含意——他有恃無恐。「你坐唄。」盧迪用下巴指了指他桌邊那張硬塑膠椅,他自己的寶座卻是泛著桃花心木色澤、包著毛絨的皮椅。   貝恩斯坐下,焦慮地擺弄掌上電腦的皮套。「我們需要一顆心臟。」他重複道,「為了,嗯,某個實驗,希望你的人能幫我們找到一個。」   盧迪覺得不大對勁,「你們做啥不用豬心?不然你們那養豬牧場要拿來幹啥?」   「噯,對,是沒錯啦,豚彘器官採擷計畫改革了人類的移植科技……」   唷唷,打起官腔來啦,好樣兒的,祭出艱深字眼唬人,看來是樁大買賣哪。盧迪在桌上支起雙肘,十指交疊,讓他拇指上的金戒指閃閃發光,「咱有在聽。」   「嗯,只不過豚彘材料這次恐怕派不上用場。倫理問題,你知道吧?」   一聽見對方氣急敗壞吐出「倫理」二字,盧迪恍然大悟,這傢伙滔滔不絕地在複述某人的政黨政策哪。他胸有成竹地對著貝恩斯微笑起來,「是奧特蕾唄?你們得幫她移植一顆心臟,但她不讓你們把豵心往她身體裡放?」   「豵?」   「豬。」   貝恩斯困惑了幾秒,然後認命地聳了聳肩,「操你媽的,我很討厭這樣,我只是混口飯吃,知道嗎?」   盧迪平靜地注視這個人,如他所料,他的沉默使貝恩斯更為慌亂,自己招了出來:「這全都是機密,懂嗎?」   「嗯哼。」   「好啦,對啦,是奧特蕾總理可以了吧?她指定要人類捐贈者,她說豚彘器官農場不道德。你知道那些鬼話啦,什麼人類器官移植必須出於人類和人類的互助心,而非獵捕無助的小生命,等等等等等,還說她深信如果她非得換顆心臟,一定會來自人類,會才有鬼啦!全世界的人類器官捐贈計畫幾乎都停擺了。但不管怎說,她也是被那些選票拉到這個位置的,自從她開始搞那個『神造萬物』計畫,民意就往她那兒一邊倒,明年她搞不好會連任咧。」貝恩斯噘起嘴搖頭不已,「而且她好像也不給別人啥機會哪。」他稍微放軟聲調說:「有人正想方設法幫她從醫院弄顆人類心臟,倘若最後是由咱們搞定,對慈悲天使醫院來說或許是絕妙商機,說不準也能讓咱們重見天日。」   盧迪又換上了那張意興索然的臉孔,「但那跟『咱們』有啥關係?咱們武裝部隊可不跟政客打交道,這兒現在咱們說了算。」的確如此,政府早已放棄了多倫多大都會的中心區,而盧迪根本如魚得水。   ◎ ◎ ◎   試想一個車輪陷入泥沼,輪軸正好冒出泥水表面,輪輻就是形成多倫多大都會區的衛星都市:在西為伊陶碧谷和約克,在北為北約克,在東則為仕嘉堡與東約克。輪軸是多倫多市中心,泥沼則是浩渺的安大略湖,恰恰切過多倫多南緣。其實由於春雨時節的泥濘路況,水源豐沛的多倫多早在開發初期就被暱稱為泥濘約克。現在,再想像一下輪軸不斷鏽蝕的模樣,當多倫多的經濟基礎崩潰,投資客、商人和政府撤往衛星都市,任由朽壞的市中心荒蕪,只有無處可去或不願離開的人留了下來,包括街友、貧民、對牆上塗鴉視而不見的人、固執地死守家園的人,或打算趁亂崛起的人。當警方撤離市中心,暴亂的戰火就此點燃——俗稱「大暴動」,衛星都市很快就搭起路障阻擋來自多倫多的難民,聯外途徑剩下水路和空路——由多倫多中央島迷你機場搭螺旋槳飛機直通美國側尼加拉瓜瀑布。大暴動過後的十二年間,收復並重建市中心的呼聲一再出現,然而對破壞和暴力的恐懼使都會區居民裹足不前,最後總以失敗告終。目前這裡屬於盧迪和他的武裝部隊,他可一點兒都不關心奧特蕾總理的連任宣言。   ◎ ◎ ◎   「不會讓你們做白工啦。」貝恩斯開出價碼。   盧迪雖然頗受吸引,卻也不打算馬上回應,反而故作沉吟,讓這醫院採購再煎熬一下嘛。   貝恩斯結巴起來,「我,噯,我是說,這又不犯法,早就沒有法令限制人類器官捐贈了不是嗎?沒必要嘛。有需要,打通電話給牧場訂個三號肝就好啦,還量身製作呢。」   「唔。」   「這城市很難混,對吧?重大傷患司空見慣吧?」   是啊,盧迪無聲地附和,而且有大半是咱們幹的。居然讓貝恩斯隨口說個正著,盧迪不禁莞爾。   「有傷患的時候通知我們一下就好,」貝恩斯繼續說道,「剩下的我們來。最理想的是頭部受創,胸腔不要有太多損傷,只要能找到一顆跟總理相容的心臟就會給你們賞金。」   不,這還不成,只不過答應幫他們備貨,價碼還不夠高哪。盧迪好整以暇地從各個角度盤算起來。   貝恩斯緊張兮兮地把雪茄灰抖到盧迪桌上的菸灰缸裡。   「梅爾巴。」盧迪溫和地轉向那個面容憔悴、兩眼無神,一直穿梭在辦公室裡撢灰塵的女人,「清個菸灰缸唄。」   梅爾巴雙眼一下聚焦一下失焦,慢條斯理地走上前,從貝恩斯手上取過菸灰缸,用抹布擦乾淨,然後靜靜佇立,凝視手上空蕩蕩的菸灰缸。   貝恩斯緊張地含笑對她說:「謝謝妳。」然而她毫無反應。   「現在,把它放回桌上唄。」盧迪下了指示,她依言而行。她好像變瘦了,得叫那些孩子提醒她多吃點。   「繼續打掃唄,梅爾巴。」   梅爾巴木然地走回她已經擦了三遍的大理石咖啡桌,繼續一絲不苟地用抹布緩緩打著圈兒擦拭桌面。貝恩斯倒抽一口氣,盧迪微笑以對,這傢伙壓根沒搞清楚他在跟什麼人打交道呢。好啦,他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他對貝恩斯開口了:「咱的人一找到屍體,你們就得盡快趕來,對唄?在那傢伙心跳停止之前?」   「嗯,對,不過——」   「倘若哪條路恰好堆滿垃圾,或小混混纏上你們哪?只要耽擱一會兒你們的捐贈者可就飛了哪。」   「嗯,是這樣沒錯……」貝恩斯苦惱地蹙眉,「這件事經不起一點差錯。」   「咱說,貝先生啊,今兒個可是你的幸運日哪,咱這兒正好有個小夥子可以替你搞定捐贈者,還能讓心臟活跳跳直到你們接手哦。」   「真的嗎?什麼人?幫屍體保持低溫得受過專業訓練才辦得到。」   「咱這麼說唄,『前』醫療專業人士,是位護士。」盧迪沾沾自喜,東尼終於派上用場啦。「這傢伙說有多專業就有多專業。」他有些油腔滑調,「他工作認真得很,可惜受不住纏毒的誘惑,太不幸了,了唄?他被開除也是理所當然的。現在替咱打些零工,幫點兒忙,了唄?順便試著戒掉壞毛病哪。」   「嗯,大概……對,我想他能勝任。我們可以提供呼叫鈕,這樣就能盡快派救護車過來,嗯,可以的,他一定會檢驗血型。」貝恩斯點著手指叨念著,「而且我們可以給他濃縮乳酸林格氏液、止血用雷射筆、還有攜帶式體外循環機……」   「很好,真高興你同意,看來咱們幫得上你的忙。」   「太好了,讓我——」   「但咱們這險冒得可大哪,賞金得多付點才成,可不是唄?依咱說哪,再加個一成?」   貝恩斯嘆了口氣,「成交。」   輕而易舉!盧迪忍不住懷疑這一票其實可以撈更多。好吧,反正談買賣就是這麼回事兒,沒有天天過年的啦。   「好了,」貝恩斯一副有苦說不出的模樣,「別忘了,我們只要功能健全的瀕死者,直到臨終都還健康、強壯,我這麼說吧,不能有太多深度組織損傷。告訴你的手下,我們對於骨架小,AB陽性的人特別感興趣。」   「小尺寸?小孩兒也成嗎?年輕一點的?嗯?」   「青少年或更小的?嗯,好吧,也是可以啦,但街上這些小鬼頭可不行,他們的母親幾乎都是毒蟲。」   太可惜了,壓根兒不會有人發現街上哪些小老鼠兒失蹤了哪。   貝恩斯打開掌上電腦,敲打鍵盤,「我正在申請你們需要的器材。」他在名片上鬼畫符,刷過電腦的凹槽,然後交給盧迪,「叫你的手下拿這張名片到醫院來領器材,今天,記住喔,四點之前。」然後他站了起來,和盧迪握手像是叫他去摸腐屍似的,「保持聯絡嘍。」   他拿起梅爾巴幫他披在椅子上的防彈背心,觀景臺外的景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湊到窗前,「天啊,我們這兒還真夠高的,是吧?」   「嗯啊。」   「你知道嗎?大暴動前我一次也沒來過這裡。說來可笑,在一個地方住了大半輩子,卻沒去過它最出名的景點,是吧?」   盧迪沒答腔,這傢伙得馬上滾蛋,他才能好好做事。   受窘的貝恩斯只得趕快拉起防彈衣的帽兜,讓玉碎鳥喙突出好遮住發紅的臉孔,那是慈悲天使醫院制服的正字標記,在外頭,大家叫他們兀鷹。由於正規醫療服務索價甚昂,只有重症才會求醫,如果你看到兀鷹出診,那表示有人快不行了。   盧迪送客到門邊,看著捷伊陪著來客走向電梯。他滿意地點頭。找到合適的捐贈者之前他可沒空再客套了,他得確定東尼能盡快搞定那顆心臟。他轉向在辦公室外站崗那精瘦結實的警衛,「奎克,東尼呢?去把他給找來唄,咱有活兒讓他幹呢。」   第一章   你這小丑能做什麼呢?小傢伙?   你這小丑能做什麼呢?小男孩?   ——圈圈遊戲[1]   小珍妮有時能看見日常風景之外的事物——別人的死狀。當她閉上眼睛,小時候從外婆那兒學會的童謠就在腦海中反覆播放,而幻象總隨著音樂浮現。這人在槍林彈雨和血霧中抽搐,痙攣弄得那人五臟六腑翻騰,痛苦地扭動身軀。沒見過得到善終的人,小珍妮恨透了這些幻象。   她抱著寶寶在三輪車後座搖搖晃晃,一手托在他的小腦袋後充當靠墊,好擋去顛簸之苦。但不管三輪車搖得再厲害,寶寶還是不屈不撓地把拇指塞進嘴裡,小珍妮拔出他的手指好調整他拳頭上的藍色小手套。「雪邦街,」她告訴三輪車夫,「和卡爾頓街的轉角。」   「沒問題,小姐。」他喘著氣,「但別想叫我踏進邦恩區。」   三輪車很快抵達雪邦街和卡爾頓街交口,小珍妮下車把寶寶和行李都拉進懷裡,然後付錢給車夫。從現在開始,她得自己抱著寶寶步行前往她外婆闢於舊河谷農莊[2]一帶的草藥圃了。   車夫絲毫沒有攬客的意思,轉頭就走。膽小鬼,小珍妮心想,以邦恩區周邊來說,這帶已經夠安全了,路口有韓國、美國、天主教三大教會屹立,牧師們早已聯手取得安大略街西側大多數建築物的控制權,他們對街友給予有力援助,並在必要時刻用球棒捍衛他們的羔羊和牧草地。   小珍妮在十月的冷風中微微顫抖,她把寶寶拉高到臀邊,行李掛在另一手,包括四本綑在一塊兒的蟲蛀舊書,這些用濕疹藥膏換來的戰利品鐵定能讓外婆滿意。她在送藥途中找到瑞德先生,這位自封為小鎮圖書館員的男人踩在舊派克谷圖書館門內的梯子上,正往布告欄上釘剪報。「嘿,小珍妮,覺得我貼得怎樣?」他跳下並移開梯子好讓小珍妮鑑賞他的作品。布告欄頂端貼著手寫標題:「多倫多——甜甜圈洞成形始末」。   他剪下遠溯自十二、三年前的報紙,按照時間順序釘在布告欄上。   「甜甜圈洞是啥意思?」小珍妮問道。   「就是指大家在市中心崩壞後逃往郊區啊,他們都這樣說的。」他答道,「只是一點歷史回顧,還喜歡嗎?」   小珍妮讀起這些頭條:   泰馬嘉密印地安人對安大略當局採取法律行動   ——國際特赦組織資助泰馬阿格密族群主張其土地所有權   聯邦政府縮減三成省府轉撥款項,簽訂禁運泰馬嘉密松樹公約   失業率躍升百分之十——勞工部長表示,泰馬嘉密訴訟案造成安大略經濟衰退   犯罪率上升但預算刪減迫使安大略省府警察縮編   退職潮襲捲多倫多警方——警察工會表示工作危險,後援不足   工作機會遠離多倫多——七大企業主遷移,他們表示多倫多已不再安全   多倫多市政府遷往都會郊區——市長表示此舉旨在保護雇員   上百人死於地鐵坍方——多倫多交通局歸咎於聯邦政府縮減維修預算   抗議坍方點燃暴動——千人大暴動:數以千計的死傷   鎮暴警察繳械,軍隊進駐——警察局長表示,多倫多成為「戰區」   其後兩則瑞德先生精選頭條以潦草字跡模糊地寫在薰衣草紙上。   「武力進駐後,多倫多的報社全都棄船逃生了。」瑞德先生告訴她。   這些頭條是從《新鎮小報》中選出來的,小珍妮知道這份報紙是瑪琍妮.路易斯手寫的油印雜誌報,她只要手邊有紙跟墨水就會馬上擠出新刊。   泰馬嘉密原住民勝訴——解除禁運,為時已晚?   軍隊撤出多倫多——當今之計?   「很棒。」小珍妮有些心虛,她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都過去那麼久了,誰在乎陳年舊事?她把藥遞過去,而他從書堆裡挖出幾本給她,包括臨床症狀百科事典、兩本園藝書籍,還有貨真價實的大發現:《加勒比海野生植物及其用途大圖鑑》。   「告訴你外婆,這些書可不能送她,」瑞德先生說道,「這是外借,如果有人預約,我就得把書轉給他們。」   小珍妮微笑看著他,瑞德先生露齒而笑,搖了搖頭,「我知道啦,我也覺得沒人會預約。」小珍妮離開後,他奢侈地把藥膏抹在鬍髭一帶,那兒脫皮嚴重。皮膚炎,嬤嬤先用院子裡的草藥炮製了一種難聞的特效藥膏,才開口說:「脂漏性濕疹。」嬤嬤總是隨興混搭護理專業和草藥知識。   「小珍妮,要他別再喝自家釀的接骨木漿果酒啦,依咱看那是罪魁禍首,順便叫他戒菸唄,菸草只會加重濕疹。」   但小珍妮只希望藥膏確實有效。嬤嬤用的藥草偶爾會失靈,也或許正好用到弱株,但在小珍妮看來,這實在太「偶爾」了。她順手在瑞德先生的藥袋裡放了一些維他命B和消炎藥膏,嬤嬤還有大量存貨。   寶拉和帕維爾已經在卡爾頓街和雪邦街的轉角架好了遮陽棚,旁邊就是瘸山姆的二手腳踏車攤。成串剝好皮拿掉內臟的松鼠垂掛在寶拉和帕維爾的篷幕下,小珍妮一走過就聞到生肉發出的強烈氣味,一定是今早剛宰的。這對夫妻占據了艾倫溫室公園[3]的溫室和附近地段農牧為生。邦恩區那些得不到都會郊區輸運資源的人,在冬天都得仰賴寶拉和帕維爾供應新鮮蔬菜。同時,多到令人難以想像的野生獵物躲在過於繁茂的公園裡,包括鴿子、松鼠,不偏食的話還有野狗和野貓。寶拉和帕維爾強悍地保衛領地,他們身材壯碩,帶著血腥味的屠刀插在靴裡,是威嚇也是宣傳。的確沒人敢惹他們,沒必要冒著生命危險去一對肌肉夫妻那兒偷東西吧。更有謠傳指出,嘗試染指他們地盤的人都成了盤中飧。不管怎麼說,蔬菜與新鮮肉類如此稀有,任誰都想跟他們保持良好關係。住在邦恩區的人盡是都市佬,懶得自己學什麼獵捕或畜牧,寧願找這對夫妻以物易物或直接購買。   為了兩隻乾扁松鼠的價錢,寶拉頂著大肚子和兩名緊緊挽著彼此的憔悴女子爭論不休。她們顯然打算把那些肉帶去對街的藍尼小吃攤。只要付錢,藍尼就會幫你把肉丟上烤肉架,擺在他拿來換賣、但難以辨認其原形的肉串旁邊。   「妳好啊,小珍妮。」帕維爾在她經過時打了招呼,在大暴動改變一切之前,他和他的妻子寶拉都是多倫多大學的教授。「我們有東西要給妳外婆,那個什麼樹的葉子來著……刺番荔枝,我記得她是這樣說的?」   「沒錯。」小珍妮答道,嬤嬤一定會喜歡,刺番荔枝葉茶具有溫和的鎮靜效果,而目前只有他們那個舊溫室有熱帶植物。   「很好,」帕維爾說,「告訴妳外婆我們晚點過去,嗯?我們打算替小莎夏換些咳嗽糖漿。」   小珍妮點頭微笑,然後別開視線。大暴動後的十一年來,她必須習慣人們夸夸談論她外婆的手製藥方。對加勒比海人來說,草藥是十分隱私的東西,但在邦恩區討生活早已打破了一切既有規則。   小珍妮行經教堂大街,一名穿著兩層陳舊外套的老婦人顫抖地坐在天主教堂的階梯上;顫抖或許是因為秋風料峭,也可能來自毒癮。那扇沉重的橡木門打開,梅桑納夫牧師走了出來,身穿黑恤衫搭白色牧師領的他看來正氣凜然,當然,得先忽略他補丁處處的牛仔褲。   「哈囉,潘蜜拉,」他對老婦說道,「今天也來點午餐嗎?」   她緩慢地轉過頭,雙眼似乎無法對焦,「牧……牧師閣下,我餓了。」   小珍妮走過時,聽見梅桑納夫牧師說:「沒問題,親愛的,但妳也知道規矩,先把刀子給我,然後洗澡、吃飯。」   接著小珍妮路過盧辛烤餅鋪,這裡同時供應加勒比海和加拿大餐點。她緊張兮兮地瞥了盤據在烤餅鋪外的躁動人影一眼,是蟾蜍克保、松鴉捷伊和奎克猴兒。盡是些無賴,沒事就一起鬼混,四處找麻煩。打從她跟東尼在一起後,對這些人可熟得很,不過他們上門的時候她總是躲在東尼寄宿公寓的廚房裡裝忙。哦,當然啦,東尼現在正跟他們混在一起,她竟然在寶寶出生後第一次出門就撞見他。小珍妮稍微加快腳步,而東尼看著她,她可曾聽見他輕聲呼喚她的名字?不,東尼正和奎克交頭接耳,而奎克告訴他的事似乎不怎麼令他開心。   東尼嘗試吸引她的注意力,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凝視。她冒險再看他一眼,他五官輪廓端正一如她所記憶,皮膚光滑彷若熱可可,下巴方正、嘴脣線條清晰而豐滿、褐眼深邃,跟寶寶的眼睛真像……   她不該理睬東尼,不能再盯著他看了,她閃過一群吵鬧爭食的海鷗,牠們追逐著幾乎結凍的小橘球,或許是某人嘔在人行道上的,昨夜餐點的酸味還殘留在上面。她心跳加速,從他和他朋友身邊走過,假裝全神貫注地在人行道上垃圾堆裡走出一條小路。   小珍妮走過時,奎克猴兒朝她喊道,「嘿,小妞兒,跟咱們多親近親近唄,妳知道的!」還真好笑噢,所有人都笑了,不過東尼的聲音聽來有些緊繃。   「依咱說哪,」奎克又喊道,「是咱得好好親近妳哪!」   男人的嘲弄聲促使小珍妮加快腳步,她把寶寶抱得更緊,皺眉看著奎克。東尼也瞪著他,但她知道東尼不會對老闆的心腹多抱怨什麼。   幻象驟然出現,小珍妮無法動彈,不可置信,無法分辨現實和幻象的分野。她看見:   奎克猴兒,好個人渣,墜地吐出最後一口氣,無人願意伸出援手。(喀哩匡啷,猴兒在大布袋裡摔斷了背![4])   蟾蜍克保,老酒鬼,死在一間破舊的私人診所,死前用盡全力徒勞地抓撓褥瘡,喉頭格格作響。他的括約肌放鬆,尿排進尿布裡,發出濡濕起泡的咕嚕聲,他的死因?代謝性酸中毒。(在河岸邊,在海岸邊,強尼打破罐子,還說是我害的![5])   松鴉捷伊,為愛而死,他打算援救他的小甜心,一名人妖妓女,因為露餡遭到嫖客攻擊。對方拔刀相向,而捷伊死於腹部受創。小珍妮可以肯定武裝部隊中沒人知道捷伊並不如表面老實。(猜一猜,猜一猜,來猜個謎,還是不要?[6])   注:   1. Ring game,又稱Circle game,參與遊戲者圍成一圈進行遊戲(如大風吹),本書名《圈圈裡的棕色女孩》即為牙買加流行的圈圈遊戲。本處兩句則引自另一圈圈遊戲中使用的童謠〈小丑〉(Punchinello)。   2. Riverdale Farm,河谷農莊,多倫多市中心著名的遊樂休閒觀光農莊,入場免費。   3. 多倫多著名的免費溫室公園景點。   4. Crick-Crack Monkey,加勒比海童謠,每段均以「喀哩匡啷/猴兒在大布袋裡摔斷了背!」(Crick Crack/Monkey break he back)或類似詞句作結。   5. 出自牙買加童謠〈河岸邊〉(Down by the river),常用於兒童遊戲。   6. 童謠小調,常用於猜謎遊戲。

作者資料

娜洛.霍普金森(Nalo Hopkinson)

1960年生於牙買加,後移居加拿大。加勒比海地區的巫毒魔法一直在她血液裡竄流,因此她將母語克里奧混語和英語摻和在一起,打造出獨特的語言風格,首部小說一舉成名,現在已是英語科幻文壇重要作家暨編輯。 她的首部小說《圈圈中的棕色女孩》(1998) 奪得華納出版社設立的層面新人小說獎與軌跡小說新人獎,並入圍菲利普.狄克獎。第二部小說《午夜盜賊》更加把她獨特的語言風格發揚光大,廣受讚譽,入圍提普崔獎和雨果獎,更加奠定她在英語科幻文壇的一席之地。之後的小說創作亦陸續獲得世界奇幻獎、加拿大奇幻文學陽光獎、加拿大極光獎等殊榮。

基本資料

作者:娜洛.霍普金森(Nalo Hopkinson) 譯者:林佩熹 出版社:繆思 書系:奇幻館 出版日期:2011-01-28 ISBN:9789866665790 城邦書號:A02000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