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小氣鬼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只要能賺一塊錢,就什麼都要去做! 山崎豐子第一本短篇小說集首度推出中文版! 我賺錢的動力就是一直把錢存進這個錢箱裡, 看到自己手上握的錢, 每天、每天在這裡越積越多, 就是最大的樂趣…… 打從十九歲來到大阪做學徒,萬治郎就很有生意頭腦。店裡的管事叫他跑腿買香菸、女傭請他幫忙買郵票,他都能趁機賺上一筆,於是他的錢愈來愈多,但他卻從不亂花錢,而是每逢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把錢整齊地排在行李箱底,排滿一行後,再排第二行,第二行也排滿後,開始排第三行…… 即使後來自立門戶當了老闆,他也還是不改吝嗇本性。出門參加宴會,他每次都只吃一點點,剩下的統統打包,因為「這麼好吃的食物,一下子吃完太可惜了。我要帶回家,分成今晚的宵夜和明天早餐慢慢品嘗。」家裡的天花板漏水,即使自家倉庫就堆滿了木材,他卻用使用過的便當盒薄板來修補,於是「便當木板鐵公萬」這個綽號從此不脛而走。 然而如此一毛不拔的他,在被推選為大阪商人會議所議員的慶祝會上,竟然破天荒地宣布要捐十萬圓給同業工會!這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大阪話的「小氣鬼」,是一種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小氣,讓人非但不覺得討厭,反而帶有些許的尊敬和親切。山崎豐子將她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以此為名,來向她熱愛的大阪商家風情致敬,再加上她難得嘗試的私小說和推理風格,五篇作品各自展現不同的魅力,也奠定了她日後持續創作的方向,是所有書迷都必須珍藏的經典之作。 【名家推薦】 ◎李長聲(隨筆家) ◎徐翔生(政大日文系系主任) ◎陳明姿(台大日文系教授) ◎賴振南(輔大外語學院院長、日文系教授) (按姓氏筆劃排序)

內文試閱

  東橫堀木材批發行的山田萬治郎是附近一帶出了名的鐵公雞,所以,大家都在背後叫他「鐵公萬」。五十一、二歲、身材矮小乾瘦的山田萬治郎,穿了一雙屐齒已經磨損的利休木屐經過時,人們就會對著他看起來像老人的背影竊聲耳語:「他就是鐵公萬。」但是,仔細觀察後就會發現,這個「鐵公萬」的名字帶有些許尊敬和親切的意思。   山田萬治郎在十九歲時,挑了將近二十公斤老家名產的伊勢香漬(醃黃蘿蔔),在一路走往大阪的路上沿途叫賣,來到大阪後,找到了位在長堀橋的木材批發行岩井莊兵衛的店。   學徒的年紀平均十四、五歲,十九歲的學徒已經超齡,但岩井莊兵衛覺得獨自挑著伊勢香漬來大阪,渾身醃菜味的萬治郎是可造之材,所以就答應僱用他。   翌日之後,萬治郎就有了「萬吉」這個學徒名字,打掃店面、灑水、清菸灰缸和跑腿這些雜活都由他一手包辦,最累人的就是管事、差事和貼身女傭也經常派他去跑腿。   管事和差事通常都是叫他去買菸,貼身女傭則是因為要寄信回家,請他幫忙買郵票。如果他們可以同時吩咐,萬吉就省事多了,但前一刻聽到差事吩咐:「萬吉,幫我去買包金蝙蝠。」他立刻捲起長及腳邊,會不小心踩到的學徒圍裙,一路衝去菸店買回來,還來不及喘一口氣,大管事又開了口:「我說萬吉啊,菸呢?菸呢?不要每次都要我開口,你看到我快抽完了,就要趕快跑去買嘛,怎麼完全沒有超齡學徒的機靈呢?」   為他們跑腿不僅拿不到賞錢,反而在做事之前,就被數落了一頓。夏天的酷暑季節,萬吉跑去買菸回來後,身體簡直就像煮熟的章魚般通紅。   萬吉的身體彎得像蝦子一樣,用手抓著滿是痱子的後背時,腦子裡想著靠跑腿賺零用錢的方法。岩井莊兵衛的店位在長堀橋的南側角落,往南兩百公尺和往北三百公尺的地方,各有兩家菸店。萬吉平時當然都去往南兩百公尺、距離比較近的松井菸店買菸,那天之後,他改去往北三百公尺的丸福菸店買菸。   第五次去買菸時,萬吉目不轉睛地看著菸店的大娘。即使是大熱天,這個大娘也總是坐在邊緣已經磨損的坐墊上,寬鬆大洋裝的下襬露出一寸左右絨布腹帶。   「大娘,我是長堀橋岩莊的學徒,妳知道嗎?」   「看你圍裙上的印記就知道了,松井菸店不是更近嗎?謝謝你特地跑來這裡買菸,來,這是賞你的。」   大娘說著,把零錢包在面紙中遞給他,萬吉氣鼓鼓地說:「大娘,我可不是要妳這些賞錢,以後我會一下子買五、六個或十個,妳可不可以每包金蝙蝠算我便宜兩分,這麼一來,妳可以薄利多銷,當作是批發,妳我都有錢可賺。」   萬吉趁四下無人,向大娘提出這個要求。大娘小心謹慎地打量著萬吉的臉,雖然他個子矮小,皮膚很黑,滿臉痱子,兩隻眼睛雖然只有豆子般大,卻露出銳利的眼神。大娘看準他日後至少能夠成為岩莊的頭號差事。   「好,如果你買超過十包,我就算你便宜兩分。但不能讓公賣局知道,不然我會被罰錢,嘿嘿嘿……」   大娘在答應他的條件時,也沒忘了叮嚀這一句。   翌日之後,萬吉的跑腿就輕鬆多了。他把事先買好的金蝙蝠菸塞在毛線腹帶中,當管事和差事大聲叫他:「萬吉,去買菸」時,他就去附近轉一圈回來,把菸遞給他們。當大管事抽完最後一支菸,把吸蒂丟進菸灰缸時,他立刻遞上一包新的說:「大管事,菸已經買好了──」   管事和差事都忙著做生意,根本沒有注意到萬吉跑腿速度快得有點異常,也沒有察覺他因為把菸放在腹帶內,所以菸盒拿在手上溫溫的,只覺得這個學徒做事很勤快,所以都很器重他。管事和差事只要抽完一包菸,萬吉就遞上新的菸,所以他們都越抽越兇,他們每抽一包菸,萬吉就可以賺兩分,所以,他的私房錢也越存越多。   丸福菸店開始賣印花後,萬吉立刻精明地買好郵票。雖然店裡規定,只有貼身女傭可以差遣學徒去買郵票,但萬吉也偷偷賣給普通女傭。於是,貼身女傭就為他張羅尺寸剛好的制服,女僕則會多分給他一些熟菜。他買郵票時和買菸一樣,一下子買十張一條,請菸店大娘便宜兩分。再加上之前每包菸賺的兩分,他的存款更多了,但他從來不亂花錢。   每三個月有一次假日,他都不回家,就連每年兩次的探親假,他也因為捨不得花車錢和買伴手禮的錢,所以從來不回老家。但無所事事地留在學徒房間,又會花租書錢,所以每逢假日,就幫大管事做事,賺一些零用錢,然後把錢藏在行李箱底。即使存到了一筆私房錢,萬吉也不會像其他夥計一樣,把錢存去郵局,而是把錢整齊地排在行李箱底,排滿一行後,再排第二行,第二行也排滿後,開始排第三行。他都在其他人出門玩的假日,或是夜深人靜時藏錢,所以從來沒有人發現,只有女傭阿金知道這件事。   那天剛好是假日,其他人都出門了,萬吉津津有味地數著行李箱底的錢時,阿金突然拉開了紙拉門。她要拿掛在學徒房間屋頂上的魚乾,萬吉慌忙張開雙手,用報紙蓋住,但已經來不及了。個子高大,皮膚黝黑的阿金露出很受不了的表情看著他說:「你真笨啊,存去郵局,還可以生利息。」   萬吉瞪著她說:「這件事,妳不可以告訴任何人,這個給妳當封口費。」   說完,他把五錢塞進阿金的手裡。阿金看到他只拿五錢當封口費,覺得很好笑,但看到萬吉一臉認真的表情,她露出比他更嚴肅的表情向他保證:「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萬吉繼續數著行李箱裡的錢,知道要花五年的時間才能加薪一圓,所以發揮了連乾抹布都要擠出水的毅力拚命存錢。   進入木材批發行第八年,他終於升上了差事,「萬吉」這個名字中的「吉」字改成了「七」,變成了「萬七」。   那一天剛好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生意十分興隆,再加上木材批發行的木材算是軍用物資,所以交易十分熱絡。萬七開始學習如何收貨。木材批發行的工作分成兩大類,一種是坐在店內接待木材零售行的客戶,另一種是當山上砍伐的木材送到位在店堂後方的木材倉庫後負責清點。   其他夥計都嘲笑他,說萬七是渾身有伊勢香漬醃菜味的吝嗇鬼,所以被派去倉庫點貨,但萬七很早就希望去倉庫瞭解收貨的情況,聽到其他夥計的嘲笑,不以為意地說:「我這種伊勢香漬上不了檯面,只能去後面倉庫做事。」   雖然他表面上自我貶低,其實心裡早就打起了算盤。   ──做生意的關鍵就在於進貨。無論店裡的生意再怎麼興隆,一旦進貨出了問題,利潤就變得很微薄。必須懂得在進貨時壓低價格,降低售價,才能薄利多銷。所以,對日後想要自行開店的自己來說,在倉庫學習進貨的訣竅是最大的捷徑。   那個時候,萬七已經不打算在岩井莊兵衛的店裡久留,耗到升上管事後才出去開分店。萬七上面還有四個前輩差事、三個管事和一個大管事,起碼要等十年才能升上管事。一旦升上管事,靠著這家歷史悠久的老店招牌過日子的確很輕鬆,也很威風,只是萬七沒有耐心耗上十年的時間等待升遷,而且,他孜孜矻矻攢的錢已經將近一千圓,更讓他有了自立門戶的念頭。   但是,萬七完全沒有表現出內心有這種想法,工作十分賣力,那些在店堂內招呼客人的差事也都對他刮目相看。每次在四國與和歌山的深山砍伐的木材送到時,雖然他個子矮小,但他像利休木屐般牢固的結實身體總是混在搬運工中,和他們一起扛木材。搬運工覺得這個差事像徒弟一樣做事勤快,對他讚不絕口,但萬七只是不希望送到店裡的貨短少而已。   當木材用船運的方式從外地送貨到店時,有的先送到大阪港,再用大板車送貨的方式,和沿著河流用木筏送貨的方式。蒸汽船把木筏拖到店家後方的長堀川,在河岸直接交貨。必須在河面上動作俐落地解開木材,在搖晃的木筏上將木材搬上河岸,再從河岸送進倉庫。由於這三件事同時進行,無法同時兼顧。而且,木筏上並非只有岩莊的木材,其他店家的木材也裝在同一個木筏上,所以就變得更加複雜。   狡猾的貨運店經常假裝是其他店家的木材揚長而去,巧妙地扣剋店家訂的木材。事後發現木材短少時,才會想起貨運店的搬運工在搬運時故意大聲吆喝,不斷把木材搬進倉庫,搬運工也故意擠在手拿收貨單的差事面前來來去去,有時候甚至假裝重心不穩,滑進河裡,分散差事的注意力。幾天之後出貨時,發現數目不對,才想起當初送貨進來的數量有問題,卻因為木已成舟,無法再向貨運店抱怨。   萬七知道曾經有過這種前例,所以故意和搬運工一起扛木材,同時細心觀察。雖然他眼睛很小,但目光很銳利,貨運店的夥計不敢造次,因此,萬七在收貨時,木材從來沒有短少過。   萬七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肯定,在他成為差事的第二年,也就是他二十九歲那一年,終於不必再住在店裡,於是,他趁這個機會結了婚。   結婚的對象正是看到萬七把錢藏在行李箱底的阿金。阿金聲稱自己二十七歲,但決定結婚後,她才告訴萬七,其實她和萬七一樣大,今年二十九歲,萬七並沒有任何抱怨。因為阿金雖然皮膚很黑,也很高大,但從她十六歲進岩莊當女傭至今十三年,從來沒有因為感冒或生理痛請過一天假,再加上她說結婚之後,在生孩子之前,她會繼續工作。主人家也因為無法輕易找到能夠煮一斗飯的女傭,所以很歡迎阿金繼續留下來工作。普通女傭的起薪是三圓,能夠煮一斗飯的女傭起薪是四圓,但新女傭上門後,通常要訓練兩、三個月,才能將一斗飯均勻地煮熟。   他們的婚禮極其儉樸。萬七說,豪華的婚禮只是讓神官和餐廳肥了荷包,根本就像傻瓜一樣。阿金雖然覺得委屈,但想到自己長得不好看,也早就過了適婚年齡,所以只能忍下這口氣。兩個人穿上最好的衣服,站在主人家庭院內祭拜的稻荷神社的紅色鳥居前,從老爺岩井莊兵衛、夫人和大管事三個人手上接過酒杯,就算是結了婚,就連邁入花甲、向來節儉的老爺也忍不住驚訝地說:「你還真節約啊,商人必須節約,但節約過了頭,就變成鐵公雞了。」   夫人覺得阿金太可憐,從倉庫的衣櫃底找出二、三十年前的和服,另外送了她五套訪問著、紋付(譯註:印有家徽的和服禮服)以及平時穿的和服。   婚禮翌日,阿金在鏡子前穿上了夫人送她的訪問著。   「一大清早穿這麼漂亮的和服,妳要去哪裡?」   萬七穿著已經洗得很舊的睡衣問。   「先去店裡向老爺、夫人請安,然後去拜氏神。今天你帶我去千日前商店街走一走吧。」   「笨蛋,在生孩子之前,妳怎麼可以不好好工作?有了孩子之後,即使妳想工作,店裡也不會再僱用妳。雖然昨天才結婚,但今天早點吃午餐,然後就去店裡上班。」萬七語氣嚴厲地說道。阿金氣得鼻翼發抖,也只能怏怏地脫下了夫人送的訪問著,換上河內木棉的和服,繫上平織布的名古屋腰帶,一如往常的女傭打扮,只是把圍裙拿在手上,比萬七先出了門……

延伸內容

推薦序一 可信可敬的日本巴爾扎克
◎文/李長聲(隨筆家)   山崎豐子出生在大阪的船場,那裡有她「每天吃的關西家常菜的味道」。我常覺得從描寫故鄉起步的作家才可信而可敬。   我故鄉把小氣鬼叫作摳門兒,人們對摳門兒的心情很複雜,恐怕其中也暗含自己沒撈到好處的抱怨。為了實現自身的夢想,不僅在金錢上,更在時間上、精神上不能對他人太慷慨。   山崎以長篇見長,那種筆力在日本女作家中實屬罕見。用小說探究對於個人來說國家是什麼,戰爭是什麼。題材之廣闊,甚至超過了松本清張。她很少寫短篇小說,能讀到她的短篇簡直是一個偏得。   山崎無視戶籍上的年齡,把生命刻進小說中。她不是「日本的巴爾扎克」,如果說法國有一個巴爾扎克,那麼,日本有一個山崎豐子。她是日本為數不多的值得翻譯其全集的作家。
推薦序二 大阪人.大阪事 ─讀山崎豐子《小氣鬼》代序─
◎文/徐翔生(政大日文系系主任)   《小氣鬼》是山崎豐子的早期作品,由《船場痴》、《訃聞》、《嫁妝》、《小氣鬼》、《遺物》五篇短篇小說匯集而成。作品的時代背景是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的一九四〇年至六十年代間,每篇作品皆以大阪船場為背景,在描寫當地民情風俗之同時,對人物的心理亦有深刻鋪陳。山崎豐子並將其對人性之洞察置入書中,完成了這本描寫不同人生觀與價值觀之作品。   《船場痴》指的是對船場的痴情與執著。《船場痴》的主角久女,出生於船場鄰近的堂島,自幼即對船場高度憧憬,希望長大後能在船場生活。船場位於大阪中心區,是大阪的商業中心,也是大阪文化的櫥窗。一五八三年,豐臣秀吉築城大阪,帶來許多家臣與武士,這批人落腳於船場,因而帶動了當地之興盛。江戶時代期間,日本全國的物資聚集於大阪,船場因而成為經濟中心而繁盛二百多年。明治時代後,各類批發商家群集船場,而成為日本富商薈萃。其後又因銀行、商社、證券公司等現代商業之進駐,船場成為大阪的金融、商業中心而繁榮至今。出生於大阪船場的山崎豐子,將其船場知識和外界對船場之憧憬,充分表現於此作品中。   《訃聞》是描寫一則訃聞引發對往生者的思念。山崎豐子曾任職於每日新聞社,這段報社的工作經驗,使她認識各式各樣的人物,瞭解不同的人生悲喜,並深深影響著其創作。《訃聞》以一位報社新進記者的角色書寫,往生者大畑慶治是報社的主筆,也是她所尊敬的上司。大畑是優秀的新聞專業人才,因女友移情別戀而每天喝酒,並因酒醉遭電車輾過而失去一條腿。大畑的女友後來雖欲與其復合,但遭大畑拒絕,而他也單身終生。另大畑曾因同事失誤而工作失職,但他默默承擔過失接受處置。大畑勇於面對人生的堅強態度,令作品中第一人稱的新進記者感動不已;大畑剛毅的表現與嚴峻的人生,亦使其開始反省及思考自己人生。   《小氣鬼》是描寫大阪商人的小氣個性與人生觀。一般而言,大阪商人重視外觀儀容與穿著打扮,但對金錢算計清楚且節省,並將節儉視為是至高美德。萬治郎凡事均以利益為優先考量,始終堅持能省則省的行事原則,即使結婚也現實算計,婚後亦縮衣節食持家儉約,所以能在短時間內自立門戶,並成為同業之代表。萬治郎日後成為大阪商工會議員,出席各種場合亦有高額捐贈,這種捐贈與其小氣吝嗇的作風看似矛盾,但因聚財是他的最大樂趣,鉅額捐款後又可激發其繼續聚財之鬥志。在山崎豐子幽默戲謔的筆鋒下,將日本商人節儉習性描寫得淋漓盡致。   一九六〇年前後,受松本清張影響日本文壇推理小說盛行,《嫁妝》與《遺物》可謂在此風潮影響下完成之作品。日本社會自古階級意識極強,結婚時非常注重門當戶對,雙方家世與財力相當,是傳統日本社會結婚的先決條件。《嫁妝》是以推理小說的手法書寫,道出船場大戶進行婚嫁時的虛榮與算計。中村布品店要嫁女兒,嫁妝有一千萬現金,另陪嫁房子且不需男方入贅,唯一的條件是不得離婚。市田民四郎對此突來的提親雖有疑惑,但也盤算這筆嫁妝所能獲得之利益。民四郎在公司中已有女友,但仍接受了相親安排,不過心想天下不會有如此美好之事,而想一探這件婚事背後隱藏的真相。   《遺物》也是推理與現實生活巧妙結合之作品,將喜愛猜忌及打探別人隱私的人性表露無遺。作品以從公司祕書的角色書寫,描寫社長突然過世所引發之爭議。樺山社長個性正直品格清高,工作認真且生活嚴謹,夫妻感情恩愛惜膝下無子。樺山社長某日因空難突然離世,遺物中因有一罐嬰兒奶粉,而引起公司內部的議論猜疑。原本對社長畢恭畢敬的董事們,開始熱衷討論他的八卦,甚至出現他有外遇及私生子的傳聞,祕書也開始循線追查傳聞對象與奶粉之關聯。山崎豐子透過對作品中不同角色的描述,以冷靜口吻道出事情的原委,使人看到人性的多疑與矛盾,更反映出日本社會的現實冷漠。    綜上所述,本書收錄的五部作品,每篇作品皆有其主題,敘說的內容亦有差異。但透過作品中角色的細膩描述,不僅可以看到不同的人生面向,瞭解日本人的民族性,更可一窺日本社會微妙與複雜的人際關係。文學作品常反映時代社會,從作品中不僅可以觀察時代社會動向,也可理解時人心裡的想法。以《小氣鬼》為書名的這本作品中,不僅描寫了大阪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亦在省思日本社會人際關係互動的矛盾與微妙複雜。而作品中所描述的節儉、堅忍、執著、甚至多疑、敏感、愛好顏面等日本特有的民族習性,在現今的日本社會依然存在,並為現代日本人所有之特點。本書不僅是真實反映日本民族特性之文學作品,對理解日本社會及日本文化亦有所助益,因此身為一名日本文學與日本文化之研究者樂於推薦並為之序。

作者資料

山崎豐子(Yamasaki Toyoko)

一九二四年生於大阪,為昆布商之女,京都女子大學國文科畢,進入《每日新聞》報社擔任記者,工作之餘從事寫作。一九五七年以處女作《暖簾》初試啼聲,第二年即以《花暖簾》獲直木獎,之後辭掉工作專事寫作。 一九六三年,話題作《白色巨塔》出版,成為二十世紀文學經典巨著。其後陸續發表《兩個祖國》、《大地之子》、《不沉的太陽》等作品。一九九一年山崎豐子獲頒菊池寬獎,二○○九年再以《命運之人》獲每日出版文化獎特別獎。繼司馬遼太郎之後,山崎豐子的作品填補了歷史教材無法仔細交代的空白。 另一巨著《大地之子》被山崎豐子稱為「賭上作家之命」的作品。她於一九八四年與當時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耀邦會談後,深入中國東北、內蒙等地三年,為此書實地取材。採訪加上寫作,耗時八年。山崎豐子曾說:「藝人有退休、藝術家是沒退休的,在寫作時進棺材才是作家。」憑藉著此一信念,她持續不輟地創作,直至生命最後一刻。二○一三年,她逝世於故鄉的醫院,享年八十九歲。

基本資料

作者:山崎豐子(Yamasaki Toyoko)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14-09-29 ISBN:9789573331063 城邦書號:A130017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