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莫拉的雙生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假如當初安娜的父母收養的是我,那麼現在,還能活著的,會是我嗎? 他站在坑口低頭看著她,眼神比冰還冷── 「這不是針對妳個人。我只是很想知道,一個人活活餓死,屍體腐爛,到最後變成一堆白骨,需要多久的時間……妳知道嗎?剛剛妳看到的那堆骨頭是一隻貓。我等了七個月……」 然後,他用木板把洞口封死,開始在上面堆石頭…… 那一年,他十四歲。 四十五年後,麻州的女法醫莫拉‧艾爾思回到家時,發現家門口全是警察。門口停著一輛車,車門上有三道爪痕,擋風玻璃上濺滿了血,而駕駛座上有一具屍體……死者竟然就是她自己…… 泰絲.格里森是位極擅於描寫恐懼、人性黑暗,並且勇於挑戰爭議話題的一流作家。在本書中先以一段絕妙又帶有驚悚氛圍的事件作為開場,之後再以接連不斷的精采情節層層鋪敘出引人入勝的巧妙謎團,同時以細膩的人物角色帶領讀者一窺人性的各種層面。書中瀰漫著宛如推理小說般的懸疑氣氛,層次豐富的故事,從追查真相的過程中帶入主角心境的轉折,彷彿參與命運之神設計的一場殘酷遊戲,並將人性中脆弱與剛強、邪惡與善良等相對但非絕對的心理暗藏在流暢情節中。讀者幾乎無需費力就能融入故事之中,泰絲.格里森的文字具有強大吸引力,能夠使讀者朋友在不知不覺中一口氣讀完而不覺疲倦,在掩卷後依舊身陷其中,餘韻經久不散。 【本書特色】 風靡英、美、德、日、韓等33國 暢銷全球15,000,000冊 尼洛獎(Nero Award)得主|愛倫坡獎(Edgar Awards)提名|首席華裔女作家 泰絲.格里森繼《貝納德的墮落》後最新話題巨作 【名家推薦】 「泰絲.格里森的小說我一本都不會錯過!」 「假如你從來沒看過泰絲‧格里森的小說,那麼,當你決定買下第一本的時候,最好把電費也算進去,因為,一旦你翻開它,沒到天亮你是停不下來的……」 ──史帝芬.金 「大師風範……格里森的巔峰之作。」 ──柯克斯評論 「不看到最後一頁停不下來,真正能夠達到這種境界的小說實在找不到幾本。《莫拉的雙生》正是其中的佼佼者。整個故事瀰漫著一股陰森森的氣息,幽暗駭人的家族祕密,泰絲.格里森對任何類型的讀者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 ──NoHo>LA雜誌 「《莫拉的雙生》劇情曲折懸疑令人驚駭的程度有如觸電。故事抽絲剝繭,最後呈現出來的動機竟是如此「人性」,結局簡直會令人頭皮發麻。這是格里森截至目前為止最好看的一本小說。」 ──出版者週刊(重點推薦書評) 「節奏緊湊一氣呵成。」 ──娛樂週刊 「泰絲.格里森的最佳狀態,驚心動魄到令人廢寢忘食。」 ──哈蘭.科本 「格里森的最新鉅作,極度懸疑,令人喘不過氣來。」 ──費城詢問報 「懸疑曲折,令人沉迷,你根本猜不透下一頁會出現什麼。」 ──聖荷西水星報 「格里森不愧是一代大師,營造懸疑的功力無與倫比。」 ──班哥爾日報

內文試閱

  那男孩子又在看她了。   十四歲的艾莉絲.羅絲是中學一年級的學生。此刻,她面前的桌上有一張英文考卷。她拚命集中精神想對付考卷上的十個題目,可是卻根本沒辦法專心,因為她滿腦子想的全是伊利亞。她感覺得到那男孩在看她,感覺得到他的目光猶如一道光束照在她臉上,感覺得到臉頰上目光的熱力。她知道自己一定是滿臉通紅。   專心點吧,艾莉絲!   考卷是用油印機印的,而下一道題目沒印好,字跡有點模糊。她瞇起眼睛,努力辨認題目寫了些什麼。   查爾斯.狄更斯通常都會根據角色的特質為書中的人物命名。請試舉例,並說明某些名字為什麼適合某些特定的人物。   艾莉絲猛咬鉛筆,絞盡腦汁想答案,可是,偏偏他就坐在她隔壁那張桌子,坐得那麼近,她甚至聞得到他身上那種松香皂的氣味,還有燒木頭的煙味。那就是男人味。在這種情況下,她怎麼還有辦法思考呢?狄更斯,狄更斯。有那個迷人的伊利亞.蘭克在旁邊盯著她看,誰還管什麼查爾斯.狄更斯,什麼尼可拉斯.尼克貝 ,什麼中學一年級英文?老天,他真是帥呆了。看那頭黑髮,看那雙藍眼睛,老天,那是大明星東尼.寇蒂斯 的眼睛。第一次見到伊利亞那一剎那,她就有那種感覺:他簡直就是東尼.寇蒂斯的翻版。東尼.寇蒂斯的照片是她在最喜歡的電影雜誌裡看到的,例如《當代電影》和《巨星畫報》。   她低下頭,滿頭金髮劃過臉滑到前面,那一剎那,她從髮絲的隙縫中偷瞄了旁邊一眼,沒想到正好對上他的目光。他真的在看她。那一剎那,她的心臟差點就從嘴裡跳出來。他看她的那種眼神不像學校裡別的男生那樣充滿輕蔑。那些壞男生老是會讓她覺得自己又笨又遲鈍。他們老是聚在一起說一些荒腔走板的悄悄話,說得很小聲,她老是聽不清楚。她知道他們一定是在說她的壞話,因為他們交頭接耳的時候,眼睛一直看著她。就是那些臭男生在她的置物櫃上貼了一張母牛的照片。偶爾她在走廊上和他們擦身而過,他們就會怪聲怪氣地學牛叫。然而,伊利亞──他看她的那種眼神真的很不一樣。他眼中彷彿有火焰在緩緩燃燒。那是電影明星才有的眼神。   接著,她慢慢抬起頭來注視他。這次,她已經不是從頭髮的隙縫間偷看他了,而是光明正大的和他四目相對。他的考卷已經寫完了,反過來蓋在桌面上,鉛筆已經收到桌子裡面去了。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她被他那充滿魔力的目光盯得喘不過氣來。   他喜歡我。我知道。他喜歡我。   她抬起手摸摸喉嚨,然後再往下摸摸衣服最上面的釦子。她的手指劃過皮膚,有一種溫溫熱熱的感覺。她想到電影裡,東尼.寇蒂斯凝視著拉娜.透納,那種灼灼的眼神真的足以將人融化,足以令女孩子舌頭打結,兩腿癱軟。她知道,當他露出那種眼神之後,接下來必然就是熱吻。每次電影演到這裡,畫面就開始變模糊了。為什麼老是這樣呢?為什麼就在你迫切想看的時候,畫面一定會變模糊呢……?   「時間到了,各位同學!請把考卷交過來。」   這時候,艾莉絲才猛然回神。她看看桌上那張字跡模糊的考卷,上面的題目還有一半還沒作答。噢,慘了。時間怎麼過那麼快?那些題目她都會寫,只要再多給她幾分鐘就行了……   「艾莉絲,艾莉絲!」   她猛一抬頭,看到梅莉維瑟老師站在她面前,朝她伸出手。   「妳沒聽到我剛剛說什麼嗎?時間到了,交卷了。」   「可是我──」   「可是什麼?艾莉絲,妳的耳朵壞掉了,聽不清楚嗎?」梅莉維瑟老師一把搶走艾莉絲的考卷,然後沿著走道往後面去了。雖然艾莉絲聽不清楚後面那幾個女生在嘀咕什麼,不過她知道她們一定是在說她壞話。她轉頭一看,看到她們幾個湊在一起低著頭,手掩在嘴上,嘰嘰喳喳個沒完,聲音悶悶的。艾莉絲心裡想:她們一定是在說:艾莉絲會讀唇語,所以千萬別讓她「看到」我們在說她壞話。   這時候,有幾個男生忽然指著她笑起來。到底有什麼好笑?   艾莉絲低頭一看,嚇了一大跳。她看到最上面那顆鈕釦掉了,領口敞開著,露出一條大縫。   那一剎那,學校的鐘聲響起。下課時間到了。   艾莉絲一把抓起書包,抱在胸前,匆匆忙忙跑出教室。她根本不敢看任何人,不敢接觸別人的目光,只是低著頭拚命往前走,眼裡噙著淚水,暗暗哽咽。她飛快衝進化妝室,把自己鎖在一間隔間裡。後來,有幾個女生也進了化妝室,站在鏡子前面嘻哈笑鬧,梳妝打扮。艾莉絲躲在門後面不敢出去。她聞得到五花八門爭奇鬥豔的香水味,而且,每次一有人開門,她就感覺得到瞬間的空氣流動。那都是些穿著全新套裝毛衣的天之驕女。她們衣服上的鈕釦絕對不會掉,她們絕不會穿姊姊留下來的舊裙子,絕不會拿硬紙板當作鞋子的襯底。   趕快走,拜託妳們通通走開。   後來,化妝室的大門終於不再開來開去了。   艾莉絲把臉貼在隔間門上,豎起耳朵聆聽外面的動靜,看看化妝室裡還有沒有人。接著,她從門縫裡偷瞄,發現鏡子前面已經沒有人了,這時候,她才偷偷溜出化妝室。   走廊空蕩蕩的。大家都放學回家了。再也不會有人來煩她。她走著走著,聳起肩膀,一副自我防衛的模樣。長長的走廊,兩邊是整排破破爛爛的置物櫃,牆上貼著海報。那是萬聖節舞會的宣傳海報,時間就在兩個禮拜後。當然,她是絕對不會去的,因為,就在上個禮拜,她參加了一場舞會,結果卻丟臉丟到家了,到現在都還心有餘悸。也許,那將是她一輩子的夢魘。當時,她站在牆邊當壁花,站了整整兩個鐘頭,心裡滿懷期待,巴望著有哪個男生會來邀她下舞池。後來,好不容易有個男生過來了,可是,他並不是過來邀她跳舞的,而是突然彎腰吐在她鞋子上。這輩子她再也不會參加舞會了。她搬到這個小鎮來才不過兩個月,可是,她卻已經巴不得媽媽趕快把所有的家當打包起來,帶全家離開這個鬼地方。   去一個可以重新開始的地方,一個不受白眼和歧視的地方。   然而,她們始終找不到那個地方。   她走出學校大門。秋天的陽光溫煦宜人。她走到腳踏車前面,彎腰想把鎖打開。她全神貫注地開鎖,根本沒有留意到後面有腳步聲。後來,她感覺到一團陰影從臉上閃過,這才注意到伊利亞已經站在她旁邊了。   「嗨,艾莉絲。」   她立刻像彈簧一樣彈起來,那一剎那,腳踏車應聲翻倒在地上。噢,老天,她簡直像個白癡。她怎麼會笨手笨腳到這種地步?   「考試題目很難吧?」他說得很慢,一字一句講得很清楚。這是伊利亞另一個討人喜歡的地方。他和另外那些男生不一樣,他講話總是咬字清晰,從來不會含混。而且,他跟她講話的時候,一定會讓她看到他的嘴唇。她心裡想:他知道我的祕密。不過,他還是願意跟我交朋友。   「結果題目妳都寫完了嗎?」他問。   她彎下腰去把腳踏車扶起來。「題目我會寫,只可惜時間不夠。」接著,她扶著腳踏車站起來的時候,發覺他正盯著她的衣服。他正盯著她衣服領口掉了鈕釦的地方。她立刻漲紅了臉,兩手立刻抱住胸前。   「我身上有別針。」他說。   「你說什麼?」   他把手伸進口袋裡,掏出一根別針。「我也常常掉鈕釦,滿糗的。來,我幫妳把別針扣上去。」   他伸出手去碰她的衣服,那一剎那,她簡直不敢呼吸。當他把手指伸進她衣服裡,幫她扣上別針的時候,她不由自主地發起抖來。她心裡想:不知道他有沒有感覺到我的心跳?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他碰觸到我身上的時候,我忽然感到一陣暈眩?   後來,他往後退了一步,這時候,她憋了好久的氣終於吐出來了。她低頭看看衣服,發現領口已經被別針緊緊扣住了。   「怎麼樣,好一點了吧?」他問。   「噢,是啊!」說著,她停了一下,讓自己恢復平靜。接著,她刻意用一種高貴優雅的口氣說:「謝謝你,伊利亞。你真的好體貼。」   過了一會兒,忽然聽到幾隻烏鴉呱呱叫了幾聲。頭頂上的樹枝點綴著片片黃葉,秋天的黃葉,乍看之下彷彿樹枝著火了。   「對了,艾莉絲,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他問。   「什麼事?」   噢,妳這個笨蛋,怎麼會有這種豬頭反應呢?妳應該告訴他,可以!當然可以,伊利亞.蘭克,為了你,做什麼我都願意。   「我要做一個生物實驗,需要找個幫手,可是我又不知道能找誰幫忙。」   「什麼樣的實驗?」   「我帶妳去看,不過,我們得先上山,先到我家那邊去。」   他家。她從來沒去過男生家。   他把腳踏車從停車架上拉出來。他的車看起來幾乎和她的一樣破爛,輪子的擋泥板都生鏽了,坐墊上的塑膠皮也剝落了。看到他那輛舊腳踏車,她又更喜歡他了。她心裡想,我們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東尼.寇蒂斯和我。   他們先騎車到她家去。她並沒有請他進去,因為,萬一讓他看到家裡那些破爛寒酸的家具,看到油漆剝落的牆壁,那實在太難為情了。於是她一個人跑進去,把書包丟在廚房的餐桌上,然後就跑出來了。   很不幸的是,她弟弟的狗「巴迪」也跟在她後面跑出來了。她才一跨出門,就看到一團黑白相間的模糊影子也跟著竄出來了。   「巴迪!」她叱喝了一聲。「給我進去!」   「牠看起來好像不會那麼乖乖聽話吧?」伊利亞說。   「因為牠是條笨狗。巴迪!」   那隻土狗回頭瞄了一眼,搖了幾下尾巴,然後就一溜煙沿著馬路跑掉了。   「噢,不管牠了。」她說。「玩夠了牠自己就會回家。」說著,她跨上腳踏車。「那麼,你家住哪裡?」   「在山上的史凱林路那邊,妳去過嗎?」   「沒有。」   「騎到山上那邊還滿遠的。妳行嗎?」   她點點頭。為了你,做什麼我都願意。   於是,他們騎著腳踏車從她家出發。她好渴望他等一下會在曼因街右轉,然後從「麥芽坊冷飲店」前面經過。學校裡的小鬼放學之後總是喜歡在那裡鬼混,一邊啜著飲料,一邊在點唱機上點歌。她心裡想︰只要經過店門口,他們就會看到我們一起騎腳踏車。這樣一來,那些女生可有得扯了,不是嗎?鐵定會傳得滿城風雨。艾莉絲和那個藍眼睛的伊利亞在一起耶!   只可惜,他並沒有在曼因街右轉,而是轉向羅克斯路。那條路上人煙稀少,幾乎沒有半棟房子,只有幾家公司的後圍牆,還有「海神魚罐頭工廠」的員工停車場。噢,想那麼多幹嘛?現在她不是和他一起在騎腳踏車了嗎?兩個人離得好近,她甚至看得到他的大腿一伸一縮,看得到他的屁股在坐墊上扭來扭去。   他回頭瞄了她一眼,一頭黑髮迎風飄揚。「妳還可以吧,艾莉絲?」   「沒問題。」但事實上,她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因為他們已經離開村鎮,開始騎上坡了。伊利亞一定是因為每天都要爬坡騎上史凱林街,所以他已經習慣了。他兩條腿運轉自如,簡直就像強力引擎活塞。但她可就沒那麼輕鬆了。她拚了命猛踩踏板,氣喘如牛。這時候,她猛然瞥見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她轉頭一看,看到巴迪竟然跟在他們後面跑過來了。牠一路追趕他們,好像也跑累了,舌頭垂掛在嘴巴外面。   「回去!」   「妳說什麼?」伊利亞回頭瞥了一眼。   「又是那隻笨狗。」她喘著氣說。「牠就是死纏著我們不放。牠會──會迷路的。」   她狠狠瞪了巴迪一眼,但牠還是高高興興地跟在她旁邊跑。傻呼呼的笨狗。她心裡想︰算了,隨便你吧,不怕累死你就跑吧,不管你了。   他們沿著蜿蜒的山路繼續騎車往上爬,道路兩旁的樹向後飛逝。她偶爾會從兩樹之間的空隙往下一瞥,山下的法克斯港一覽無遺,在午後的陽光照耀下,遠處的水面宛如一片凹凸不平的銅鏡。後來,兩旁的樹越來越濃密了,放眼望去只見一片森林,紅澄澄的楓葉燦爛如火,蜿蜒的路面上落葉遍佈。   後來,伊利亞的腳踏車終於停下來了。這時候,艾莉絲已經兩腿癱軟,一直發抖,快要站不住了,而巴迪已經不見蹤影。她心裡暗暗祈禱,希望牠找得到路回家,因為她並沒有打算要去找牠。至少現在不會去。現在,有伊利亞在她身邊,面帶微笑看著她,眼中閃爍著光芒。此刻,她哪裡也不想去。伊利亞把腳踏車靠在一棵樹旁邊,把書包甩到肩上。   「你家在哪裡?」她問。   「看到那條車道沒有?就在那裡。」他指著前面路邊柱子上那個生鏽的信箱。   「我們不是要去你家嗎?」   「沒有。我表妹生病了,昨天晚上吐了一整晚,今天窩在家裡。所以,我們還是別進去的好。而且,反正我做實驗的地方也不是在家裡,而是在森林裡。所以囉,妳就把腳踏車停在這裡吧。我們用走的進去。」   於是,她把腳踏車靠在他的腳踏車旁邊,然後跟在他後面。剛剛騎車爬坡爬得太吃力,兩腿發軟,走起路來還是有點搖搖晃晃。沒多久,他們已經走進森林裡了。森林裡的樹密密麻麻的,地面上堆積了厚厚一層落葉。她打起精神跟在他後面,邊走邊揮手趕蚊子。「所以,你和你表妹住在一起囉?」她問。   「是啊,她去年跑來住在我們家。我想,她可能會一直住下去,因為她也沒別的地方可以去。」   「你爸媽都無所謂嗎?」   「家裡只有我爸。我媽已經死了。」   「噢。」她忽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後來,她終於囁囁嚅嚅地說了一句:「對不起。」不過,他好像沒聽到。   四周的矮樹叢越來越濃密了,荊棘劃過她裸露的雙腿。她越走越慢,已經快要跟不上他了。她的裙子被黑莓叢的刺藤勾住了,而他卻已經在前面走得老遠。   「伊利亞!」   他沒回答。他好像在蠻荒裡探險似地,書包掛在肩上,自顧自往前衝。   「伊利亞,等我一下!」   「妳到底想不想看?」   「我想看,可是──」   「那就走啊。」他的口氣已經開始有點不耐煩了,嚇了她一跳。他站在她前面幾公尺的地方,轉頭看著她。她注意到他握著拳頭。   「好吧。」她囁囁嚅嚅地說。「我過來了。」   往前走了幾公尺之後,眼前突然豁然開朗,森林不見了,變成一片空地。她看到一座很老舊的石頭地基。看得出來這裡從前是一座農舍,不過,屋子很久以前已經不見了,現在只剩一座地基。伊利亞回頭瞥了她一眼。午後的陽光在他臉上映照出斑駁的光影。   「到了,就在這裡。」他說。   「那是什麼?」   他彎腰拉開兩片木板,地上忽然出現一個洞。「妳看看裡面。」他說。「我花了整整三個禮拜才挖好的。」   她慢慢靠近洞口,然後探頭往裡面看。午後的陽光已經被森林遮住了,洞底籠罩在陰影中。她勉強看得到洞底堆積了一層枯葉,旁邊有一團彎曲纏繞的繩子。   「這是捕熊用的陷阱嗎?還是什麼?」   「可以算是。如果我在上面鋪一些樹枝蓋住洞口,那麼,很多東西都抓得到。就連鹿也抓得到。」說著,他伸手指著洞穴。「妳看,看到那個了嗎?」   她又往前再靠近一點。黝黑的洞底好像有什麼東西微微發亮。樹葉底下好像有某種白色的碎片凸出來。   「那是什麼?」   「那就是我的實驗品。」他伸手去抓繩子,然後開始往上拉。   這時候,洞穴底下的葉子開始隆起來,發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艾莉絲瞪大眼睛一直看。伊利亞不斷把繩子往上拉,後來繩子拉直了,有個東西開始從那團陰影中浮現出來了。那是一個籃子。伊利亞把籃子拉出洞口,放在地上,然後把覆蓋在上面的葉子撥開,露出籃底那堆白白亮亮的東西。   那是一具小骨骸。   伊利亞撥開樹葉的時候,她看到一塊塊的黑色皮毛,一具細細長長的肋骨,一條長長的脊椎骨,還有像樹枝一樣細長的腿骨。   「怎麼樣,了不起吧?已經完全沒味道了。」他說。「已經在底下放了整整七個月了。上次我跑來檢查的時候,上面還黏著一些肉。現在肉都不見了,看起來還是很棒。還記得五月的時候,天氣開始熱了,屍體腐爛的速度就開始變得非常快。」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妳還看不出來嗎?」   「看不出來。」   伊利亞把地上的頭骨撿起來,稍微扯了一下,扯掉頭骨後面的脊椎骨。然後,他把那個頭骨丟給艾莉絲。艾莉絲嚇得往後一縮。   「不要!」她尖叫起來。   「喵!」   「伊利亞!」   「嗯,妳剛剛不是在問我那是什麼嗎?」   她瞪大眼睛看著頭骨上空洞洞的眼眶。「是貓嗎?」   他從書包裡掏出一個小麻布袋,然後開始把那堆骨頭裝進袋子裡。   「這堆骨頭你到底要幹什麼用的?」   「這是我的科學實驗作業。實驗的主題是,一隻小貓從完整的軀體到徹底腐爛成一堆骨骸,總共要花費七個月。」   「那隻貓是哪兒來的?」   「我找到的。」   「你連死貓都找得到?」   這時候,他忽然抬起頭來看她。他那雙藍眼睛依然泛著笑意,然而,那已經不再是東尼.寇蒂斯的眼神。那種眼神令她感到害怕。「誰說那是死貓?」   這時候,她的心臟開始怦怦狂跳。她往後倒退了一步。「呃……我想,我該回家了。」   「為什麼?」   「功課。我還有功課要做。」   這時候,他忽然整個人彈起來,站在她面前。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露出一種默默期待的神情。   「我……我們明天學校見了。」她一邊說,一邊往後退。她轉頭看看兩邊,發現四周全是一模一樣的樹林。她心裡想︰剛剛他們是從哪個方向進來的?她該從哪個方向走?   「可是,艾莉絲,妳不是才剛來嗎?」他說話的時候,手上好像拿著什麼東西。接著,他忽然把那個東西高舉在頭上,那一剎那,她才看到那是什麼東西。   一大塊石頭。   她被石頭打得跪倒在地上。她伏在泥地上,感覺眼前一片漆黑,手腳麻木。她感覺不到痛,而是整個人呆掉了。她不敢相信他竟然會拿石頭打她。她開始往前爬,可是卻看不見自己往哪裡爬。接著,他抓住她的腳踝,把她往後拉。他拖著她的腳往前走,她的臉就一直在地面上摩擦。他拖著她往洞口走過去。她拚命踢,拚命想掙脫,拚命想大聲尖叫,可是臉在地上拖,泥巴和樹枝塞進嘴裡,根本喊不出聲音。後來,她的腳已經被拖到洞口邊緣了,這時候,她忽然抓住洞口旁邊的小樹枝,兩條腿懸在洞口。   「艾莉絲,放手!」他說。   「拉我上去!拉我上去!」   「我叫妳放手!」說著,他又舉起一顆石頭,往她的手砸下去。   她慘叫了一聲,手鬆開了,整個人往洞裡滑下去。她腳先著地,落在洞底的樹葉上。   「艾莉絲。艾莉絲。」   她跌下去之後,楞了好一會兒。接著,她抬頭一看,看到頭頂上的天空被圍在一個圓圈裡,而他頭部的黑影輪廓探進那個圓圈裡,正低頭看著她。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付我?」她啜泣著問。「為什麼?」   「我不是針對妳。我只是想看看需要多久的時間。小貓花了七個月的時間才徹底腐爛,變成白骨,所以,我很想知道,妳需要多久。」   「你怎麼可以對我做這種事?」   「再見了,艾莉絲。」   接著,她看到洞口被那兩塊木板蓋起來了,遮住了那個光的圓圈。天空消失了。那是她最後一次看天空,最後的一瞥。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心裡想︰他一定是在開玩笑,他只是想嚇嚇我。他只會把我丟在下面幾分鐘,很快就會放我出去了。等一下他就會回來了。   接著,她聽到上面的蓋子發出咚咚的聲音。那是石頭。他在蓋子上堆石頭。   她立刻站起來,拚命想從洞裡爬出去。她看到一條藤蔓,就立刻伸手去抓,沒想到藤蔓一抓就斷了。她用手指猛抓泥土,可是卻抓不住,爬不上去,爬不到幾公分就往下滑。她的尖叫聲劃破了黑夜。   「伊利亞!」她大聲尖叫。   聽不到他的聲音,只聽到咚─咚─咚的聲音。那是石頭堆在蓋子上的聲音。

作者資料

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一九五三年生於加州聖地牙哥,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博士,之後在夏威夷檀香山展開內科醫師生涯,結婚生子後開始嘗試寫作,是當今醫學驚悚小說領域的佼佼者。

基本資料

作者: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譯者:陳宗琛 出版社:春天 書系:Storytella 出版日期:2009-05-18 ISBN:9789866675898 城邦書號:A188007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