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第二部.卷二.雙簧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醉枕江山.第二部.卷二.雙簧

  • 作者:月關
  • 出版社:野人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7-0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千萬人的盛讚!《醉枕江山》突破兩百五十萬人推薦,近一千一百萬人點閱追蹤! ◎周華健、盛大集團董事長陳天橋,滾石公司老總段鐘潭等都是月關迷! ◎中國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作品總點擊超過9000萬。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不屈不撓,突破重圍靠天意!一夫當關,千兵萬馬不如奇技! 眾多日碼萬字的歷史大神中,只有 月關 穩穩稱霸排行榜 離間破大軍,巾幗揚風雲;雙簧,扮羊吃野狼! 突厥大軍即將開拔發兵,大唐邊境卻無力抵抗,楊帆意外得知自己的外貌與突厥王子一模一樣,於是決定假扮王子來離間東突厥與西突厥,卻不知這位王子已有未婚妻。當兩人私下相處,面對美麗未婚妻的親暱進逼,假扮的楊帆真能不露馬腳? 雙方戰火一觸即發,楊帆卻在戰場上遇見奉命跟蹤的天愛奴,兩人好不容易走出死亡沙漠,卻又遇上鎮守邊境的主將陣亡,軍隊頓時群龍無首,天愛奴情急之下使出口技,跟楊帆一搭一唱冒充主將,但大唐援軍遲遲未到,兵臨城下的突厥大軍讓全軍隊如危巢之卵,一切即將覆沒滅亡…… 楊帆出征西域就是想一戰成名,才能風光回京迎娶上官婉兒,但戰場的慘烈讓他屢次與死亡擦身而過,而今就算回京,楊帆又真能大膽要求專制的武則天,成全這段門不當戶不對的姻緣?看來參雜皇宮私怨的愛情,成功的勝算比贏得戰爭更渺茫。 全系列:共約 多卷,預計每月出版 卷。(作者目前已寫到第 卷)

目錄

第二五○章 魚目混珠 第二五一章 啞劇 第二五二章 錯把馮京作馬涼 第二五三章 如願進行 第二五四章 如夢無痕 第二五五章 不能坐視 第二五六章 身陷沙漠 第二五七章 飢餓恐懼 第二五八章 君愛奴 第二五九章 問情 第二六○章 敵騎至! 第二六一章 谷口血 第二六二章 奪帥 第二六三章 三套車 第二六四章 穆桂英掛帥 第二六五章 十項全能美少女 第二六六章 一路梅花雪 第二六七章 明威戍 第二六八章 阿奴的打算 第二六九章 守與攻! 第二七○章 瘋狂的石頭 第二七一章 夫唱婦隨 第二七二章 胸藏萬甲兵 第二七三章 風雲際會 第二七四章 天賜良機 第二七五章 群策群力 第二七六章 越描越黑 第二七七章 再入虎穴 第二七八章 雙簧 第二七九章 盛宴 第二八○章 且去、且去 第二八一章 遠思不可收 第二八二章 疑竇頓起 第二八三章 一樹桃花開 第二八四章 棒打鴛鴦 第二八五章 乾哥乾妹好作親 第二八六章 合縱連橫李令月 第二八七章 初露崢嶸 第二八八章 惆悵暗生 第二八九章 玉碎

內文試閱

第二五○章 魚目混珠
  高舍雞想了想,皺眉道:「有什麼問題?」   楊帆道:「我的目的不是取沐絲而代之,從此冒名頂替,留在突厥做他們的大特勤呐!就算我混進去容易,但要怎麼離開?他們會允許我一個人四處走動,隨意離開嗎?以前就要有人伴從,更何況是現在阿史德和阿史那兩族彼此仇恨的當口。」   高舍雞怔了怔,說道:「不錯!這倒是個大問題。」   楊帆道:「還有我單槍匹馬混進去,情報弄到手,但要怎麼送出來,怎麼通風報信?難道我能讓沐絲的手下把情報給你們送過來?」   高舍雞又是一呆,喃喃地道:「那怎麼辦?」   楊帆沉沉地道:「我們的分化之計其實還是頗有成效的,不但在他們兩族間埋下了猜忌的種子,而且拖延了他們的行程。可是如今再想阻止他們的大軍南下,那就有些癡心妄想了。」   高舍雞點了點頭,道:「那麼……,我們就此離開?」   楊帆搖頭道:「不甘心呐!我們費盡千辛萬苦混進龍潭虎穴,不探驪珠就無功而返,真的是不甘心呐!」   高舍雞攤手道:「不然怎麼辦才好?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也只有見好就收了,若是貪心不足,只怕弄巧成拙,不但做不成什麼事情,一旦落入敵手還要前功盡棄。」   楊帆道:「我也知道此時想阻止他們南征已不可能,但我在想,能不能讓他們按照咱們的想法去打,由咱們來給他們挑一個要隘,一個我們可以準備最充足、防禦最有力、補充兵力也最便利的地方呢?」   高舍雞呆呆地道:「那……你還是要混進去當沐絲才成啊,這不是又繞回來了嗎?」   楊帆輕輕搖頭,臉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沐絲每天都會神秘失蹤啊,你說是不是?」   高舍雞的嘴巴慢慢地張大,大到足以塞下一枚雞蛋,好半晌,他才呻吟似地說了一句:「二郎!太……冒險了吧?」   ※※※   第二天,部落大會在薛延陀部大俟斤拔也古的府邸中舉行,三位主帥只有沐絲一人缺席。   其實別人也預料到他不會出現,雖然在默啜的果斷處置下,由老阿賢出面斡旋,朱圖、拔也古二人負責彈壓,制止了兩族之間可能爆發的一場大衝突,但是沐絲如果出現,難保雙方不會再發生衝突。   選擇進攻目標不外乎考慮兩方面,一是哪個目標被攻取的可能性更大,另一個是攻取哪一個目標獲利更多,各個應徵部落最在乎的是第二點,只有這些最高統帥才更關心第一點。   在目前這種情況下,沐絲全權委託他的岳父代表他算是比較妥當的方法,以他的資歷和地位來說,也不可能在會議上起主導作用,即便來了,還是以朱圖和穆恩的意見為主,所以沐絲放心地把這件事交給了穆恩,專心於巫術療傷。   如果他的咽喉真的從此再也不能發聲,不要說這一仗的勝負,就算他揮兵一直打到洛陽去,把整個大周天下全占了,這大可汗的位子也輪不到他來坐,所以他眼下最在乎的只有他的傷勢。   當各部頭領陸續趕到拔也古的府邸參與大會的時候,沐絲鑽進牛車,也離開了他的大營,悄悄趕去大巫師的家。其實這般喬裝簡從在阿史德部對他深懷敵意的情況下是比較危險的,可他不敢讓自己不能發聲的事情讓別人知道,那樣一來恐怕穆恩也會悔婚,如果再失去穆阿哈部落的支持,他就真的完了。   薛延陀部落的大巫師本名叫做德威恩,由於突厥部落受到拜火教、景教和佛教的相繼影響,本土的巫教已經漸趨沒落,儘管他們依舊保持著每年一次敬天拜神的盛大儀式,但是這已是一種民族傳統和政治意義上的聚會,與本教信仰的關係日益脫離了。   所以,突厥本教的巫師現在遠不如他們的先輩風光和有威望,但是他們在部落中還是有一定的擁戴者的,尤其是涉及到一些拜火教、景教和佛教解決不了的問題,希望通過他們的巫術為自己解決問題的牧人還是很多的。   沐絲輕車簡從,悄悄來到德威恩的家時,門口靜悄悄的。為了避免引人注意,沐絲不想與其他病人一起出現在大巫師家裡,所以他已付了重金,要求這位大巫師找個理由暫時謝絕來客,每日只為他一人施術治傷,德威恩自然聽從。   後門悄悄打開了,沐絲下了車,帶著隨從進了院子,門馬上又掩上了,門外的車子和其他隨行的侍衛則慢悠悠地趕到對面牆根下佯作歇息。   院門裡站著兩個人,沐絲瞟了一眼,其中一個有些眼熟,是頭兩回來時見過的,另一個沒有印象,他也沒有在意,只是向那個眼熟的人打了個詢問的手勢。   那人馬上彎腰道:「大巫正在等你,請!」   沐絲點點頭,舉步向房屋走去,那人看了旁邊的夥伴一眼,有些緊張地跟了上去。   「你來啦,我們開始吧!」一個操著沙啞口音的人從簾幕後面走出來,他穿著繪著稀奇古怪的神獸圖案的半身甲,腰間紮著一條七彩條裙,臉上塗抹著各種油彩,房間裡光線非常昏暗,到處都掛著顏色陳舊的各種布幡和帷幔,隨著風輕輕飄搖著,讓他顯得更加神秘而恐怖。   沐絲微微皺了皺眉,感覺大巫師今天的聲音與往昔稍稍有點不同,不過大巫師緊隨而來的幾聲咳嗽打消了他心中的疑惑,沐絲點點頭,便自動自覺地走過去,在一個邊緣上垂著與大巫師的七色布條裙相似的許多布條下方坐了下來。   德威恩大巫師已經換人了,他一家人現在都被楊帆的人控制了,此刻扮成大巫師的人叫言知何,是張義手下的人,年輕的時候曾經跟著一個巫師當徒弟混飯吃,也懂一些這方面的事情,就叫他扮了德威恩。   言知何用塗了白顏料,顯得有些怪異的雙眼看看沐絲,道:「特勤出征在即,本巫會抓緊時間,在特勤出征以前完成請神療傷的事情。這幾天,要勞煩特勤,由一天一次祈福,改為一天兩次祈福,否則,在特勤出征以前如果不能完成整個儀式,就會前功盡棄的!」   沐絲聽了,趕緊做了個一定照辦的手勢。   言知何點點頭,咧開塗了紅顏料的嘴唇向他很嚇人地笑了笑,便轉過身去對著供奉的神壇開始說起了誰也聽不懂的話。這一段話十分冗長,含含糊糊的又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沐絲盤膝坐在那裡,只聽得昏昏欲睡,突然,言知何話音一頓,當地一敲銅缽,就從簾幕後面「稀哩嘩啦」地跳出一個人來。   沐絲抬頭看了一眼,這人穿著與大巫師相仿,頭上戴著插了許多野雉毛的帽子,套著畫了神獸圖案的半身皮甲,腰間紮著五彩的條裙,裙子上掛著一堆銅鏡、銅鈴,背後還插著五彩的小旗,一手舉著羊皮鼓,一手拿著只掛了許多鐵環的鼓槌,叮叮噹噹,連跳帶唱。   跳神,可不是作作樣子就算了,真正的跳神儀式,需要連唱帶跳一個時辰,用現代的時間來計算,那就是兩個小時,任何人跳這麼長的時間都非常的耗費力氣,所以年紀大些的巫師是無法完成跳神過程的。   因此他們就會從徒弟當中挑一個配合他來跳神,德威恩大巫師就是這樣,因此沐絲只是抬頭看了一眼,便垂下頭去,趁著跳神者在請神的機會,在心裡默默地向神明祈禱,希望能夠得到他的神力救治。   熊開山穿著一身古裡古怪,形同野人的衣裳,搖著一頭雞毛,邊敲神鼓,邊唱神曲,邊扭神臀,「嗯嗯啊啊」好不歡暢,他覺得這事情很有趣,不過他可不知道跳神至少要跳一個時辰……   ※※※   拔也古的府邸是這城中最豪綽的一處建築,其建築規模與山西道一個鄉下地主士紳家的府邸大體相似,只是細緻入微處依舊帶著草原的粗獷和簡陋,沒有那麼多精雕細琢的地方。但是這座府邸裡沒有可以容納百十位首領議事的地方的,所以拔也古就在自家府門前空地上,圍著中間的空地搭了一圈氈帳,以供容納先到的各部首領歇息、飲食,中間寬敞的空地則作為議事之所。   由於這次會議十分重要,朱圖、穆恩、拔也古三人分別調來了一個百人隊,由親信將領帶著,把會議所在團團包圍起來嚴加戒備,不許閒雜人等靠近,只許各部落首領帶一名侍衛進入。   首領們還在陸續趕來,拔也古、朱圖、穆恩等人已經到了,這幾位頭面人物分別佔據了一座氈帳,因為身分地位懸殊,其他部落的首領並沒有人敢貿然闖入。   這時候,幾匹身著灰袍的騎士擁著一輛牛車到了氈帳群旁邊,翻身下了馬,並不急著走過來,只是在一旁遊弋著,似乎在找什麼人,過了一會,他們中的一個人把戰馬交給夥伴,快步拉住一名巡弋的突厥武士,低聲問道:「你是穆恩大葉護身邊的人吧?」   那名武士看看他,不耐煩地道:「是啊,你是誰,要幹什麼?」   那人微笑道:「沐絲特勤要秘唔穆恩大葉護,請代為通傳一聲!」   第二五一章 默劇   那名武士向這邊瞟了一眼,對他道:「你等著!」   武士離去片刻,便領著他們的侍衛長走過來,侍衛長快步走到這幾人面前,張望著問道:「沐絲特勤在哪裡?」   車簾一掀,裡邊露出一張面孔。   侍衛長一瞧,此人頭上戴著一頂毛茸茸的皮帽,身上皮袍的領子也豎了起來,好像非常怕冷似的,這一抬頭就剛好看清他的模樣,那張有些蒼白瘦削的面孔正是沐絲。沐絲即將成為他們部落的駙馬爺了,這位侍衛長是認得他的,趕緊施禮道:「沐絲特勤,你怎麼來了?」   「沐絲」向他比劃了幾下,看得這位侍衛長一頭霧水。「沐絲」旁邊突有一人笑吟吟地道:「是這樣,我們特勤對於要選擇的攻打目標有些想法,要與穆恩大葉護談談。」   說話的這人正是高舍雞。侍衛長聽了恍然笑道:「哦,原來是這樣,那就請特勤進去吧。特勤本就是此番議事的主要人物啊!」   高舍雞道:「我們特勤如此打扮而來就是不想讓人看見。你也知道,阿史德族的人現在對我們特勤很是不滿,所以……你帶我們特勤悄悄會見穆恩大葉護就好,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這樣啊!」侍衛長想想也是道理,便頷首道:「既然如此,那就請沐絲特勤跟我來吧!」   「沐絲」下了車,跟著他剛一舉步,高舍雞便跟了上去,那位侍衛長瞟了他一眼,高舍雞解釋道:「我們特勤現在不能說話,在營裡時,特勤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他的意思對我比劃明白,一會與穆恩葉護商談,我得替特勤當一會嘴巴。」   侍衛長道:「嗯,只你一人跟來就行了,今日各部首領都只允許攜帶一名侍衛,人太多的話怕會引人注意。」   高舍雞答應一聲,緊緊跟在「沐絲」後面往裡走去。   ※※※   各部落議事大會還沒有召開,一些相識部落的首領趁此機會互相拜訪,一來交流一下感情,二來也探問一下對方對於攻打大唐哪座城池的意向,如果他們的意見能夠統一,儘管他們不是統帥,統帥也不能忽視他們的意見。   侍衛長領著「沐絲」和高舍雞往裡走,因為有他帶著,守衛查都不查,一路通行無阻。「沐絲」雙手插在袖裡,微微低著頭,只管穩步前行,並不左右顧盼,不一會趕到一頂大帳前,高舍雞搶前一步,在侍衛長耳邊道:「先看看帳中有無旁人!」   侍衛長會意,叫他們候在帳邊,自己先進帳去,帳中果然有一位部落首領正來拜訪穆恩,兩人挽手大笑,談興正濃。   侍衛長一走進來,穆恩便向他看了一眼,侍衛長向他使了個眼色,穆恩知道必有要事,便搖著那人手臂道:「阿海啊,你我老兄弟可著實有日子沒見了,這麼著,我先準備今日要商議的大事,今晚你過來,咱們老兄弟好好喝幾杯!」   那人哈哈笑道:「好!你先忙著,我去見見其他的老兄弟,咱們今晚再聊!」   穆恩把他一直送到帳口,相互一拱手,這人便揚長而去,穆恩向侍衛長問道:「什麼事?」   侍衛長手向旁邊一引,低聲道:「大葉護,沐絲特勤特意來見你。」   穆恩一回身,恰見「沐絲」抬起頭來,穆恩不由吃驚地道:「你怎麼來了?」說著趕緊回頭看看旁邊那頂大帳,未見朱圖在門口後才放心,忙一拉「沐絲」道:「進來說話!」   穆恩拉著「沐絲」往裡走,高舍雞抬腿就要跟進去,穆恩一扭頭,不悅地皺起眉頭,叱道:「你進來幹什麼,不懂規矩!」   「沐絲」趕緊指指高舍雞,又指指自己的喉嚨,那裡纏著厚厚的繃帶,弄得他的脖子硬到都沒法扭轉打彎,頭點不了,連扭頭都需要連肩膀一塊端著,跟「落枕」似的,顯得很是滑稽。   侍衛長忙解釋道:「大葉護,這人是沐絲特勤的親兵,比較明白沐絲特勤的心意,沐絲特勤不能言語,得靠他跟你說話。」   「喔!」   穆恩應了一聲,拉著「沐絲」的手臂進了大帳,向侍衛長打個手勢,侍衛長立即放下了帳簾,往帳口穩穩地一站。   帳中,穆恩對「沐絲」道:「你怎麼來了,你改變主意了?想要參加諸部議事不成?」   「沐絲」擺擺手,指手劃腳地對他比劃一通,穆恩莫名其妙地看向高舍雞,高舍雞咳嗽一聲道:「特勤說,他昨天仔細想了想, 對於咱們要攻打的目標,有了些想法,想說與大葉護知道。」   楊帆的人買通了沐絲身邊致殘的親兵,那親兵為了今後有個依靠,在重利誘惑之下做了他們的耳目,每日裡都逡巡在帥帳左右,觀察著那裡的動靜,可他們只知道昨天穆恩葉護去過,卻不知道他和沐絲說過什麼。   這樣一來,楊帆所扮的這個沐絲就得格外小心,在言語上要儘量圓滑一些,不能露出明顯的破綻,這樣萬一昨日兩人曾經商議過準備攻打的目標,也不致讓他生起疑心。穆恩果然毫無異狀,只道:「哦?那你有何看法?」   楊帆心中一定,伸手指了指掛在帳中的簡陋地圖,穆恩會意便起身走過去,楊帆也走過去,在他們能夠攻打的幾處要隘上指指點點一番,時而擺手,時而皺眉,時不時的還要把手指向突厥和吐蕃地面,最後把手指點在「白亭」的位置,重重地按了一下。   穆恩看得糊裡糊塗,只好又把目光投向楊帆的的「翻譯」,高舍雞道:「大葉護,我們特勤是說攻擊地點最好選在白亭!」   穆恩扭頭看了看地圖,撚著鬍鬚問道:「理由呢?」   高舍雞道:「來之前,特勤已經對小人解說了半天,小人揣測出一點點特勤的意思,現在就把特勤的意思跟葉護大人說說,如果小人說的對,特勤請擊擊掌,如果小人有說的不對的地方,特勤就擺擺手。」   楊帆挺拔而立,如鶴立雞群,昂著高貴的頭顱,輕輕鼓了鼓掌。   高舍雞咳嗽一聲,湊到地圖前面,唾沫橫飛地道解說起來。   「葉護大人,你看,在唐人沿邊的這幾處要隘裡要說攻守難度,其實都差不多,這白亭距咱們算是最近的了,咱們已經在這裡耽擱了多日,如果選擇比較遠的目標有兩個困難,第一呢,就是春暖花開時候,雪地泥濘不堪,行軍過於艱難,第二呢,就是遠途跋涉,容易讓唐人早早做好準備。」   穆恩伸手在地圖上標註的沙漠地帶點了點,又在涼州等幾處大阜點了點,高舍雞茫然道:「大葉護的意思是?」   穆恩啞然失笑,他被「沐絲」指指點點的動作引的差點忘了自己是能說話的,居然也學著他在地圖上比劃起來,穆恩便道:「如果選擇白亭有兩個難處,第一,要橫穿一段沙漠,當然,這個問題不大,我們以前也曾由此突襲過唐人。   主要問題是,這裡距朔方很近,後方又是涼州,唐人補充兵力和糧草都相對容易一些,如果我們選擇蓼泉呢?那裡地域最為狹窄,距吐蕃也很近,他們如果適時出兵,唐人腹背受敵,勢必難以應付。」   「沐絲」又在地圖上比劃了一陣,打個手勢後示意高舍雞表達,高舍雞道:「大葉護所想的問題,我們特勤也想過了。蓼泉一帶過於貧困,我們劫掠那裡的收穫遠不及白亭。再者,雖然白亭後有涼州,左右有河西和朔方,但是河西唐軍要防範吐蕃人,朔方守軍要防止我們從其他地方進襲,不可能增兵白亭,只憑涼州一萬五千人的唐軍,就算全部壓到白亭去,實力仍與我們相差懸殊。   我們佔領白亭有幾個好處,一則可以進攻涼州,憑涼州的一萬五千唐軍未必守得住,一旦佔領涼州,就能卡斷唐人與隴右、河西的主要通道,孤懸於河西隴右的唐人在我們和吐蕃人聯手進攻之下,外無援軍,內無糧草,這片土地,必定被我們所得。   如果唐人已經有了防範,有大批援軍及時趕來,我們來不及攻下涼州,那就從白亭下去,對涼州圍而不打,把他們周邊最富饒的幾座城池擄掠一空,然後安然退回大漠。」   穆恩聽了仍舊猶豫不決,利益與風險是成正比的,攻打白亭進而襲擊涼州,襲掠附近最富饒的幾座城池的確獲利巨大,可是這裡也是唐人最容易補充兵力、補給糧草進行堅守的地區,尤其是這裡已經偏離吐蕃太遠,無法借助吐蕃友軍的力量。   楊帆見他還在猶豫不禁心中著急,忙做了幾個手勢在地圖上又點了點,高舍雞便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台詞,祭出了殺手鐧:「大葉護,其實……這不只是我們特勤自己的意思。昨晚默啜大葉護又派人來了,默啜大葉護的意思也是奪取白亭。」   「哦?」穆恩一聽果然動容,連忙問道:「默啜的意思是?」   高舍雞道:「可汗病危,各部落是不可能在外久戰的,佔領沒有意義,擄掠財富就夠了。再者,阿史德族與我族之間起了糾葛,彼此都有些怨隙,如果這一次各個部落都能搶到足夠的財貨和女人,皆大歡喜後就容易彌合先前的矛盾,否則……」   穆恩想想覺得大有道理,如果這一仗沒占到什麼便宜,各部落心有怨尤,不免會被阿史德族利用生事,而可汗的兒子會放過這個好機會嗎?他穆阿哈一族已經跟默啜站到一起了,彼此聯姻就是因為這個,默啜成為可汗,才對穆阿哈族最有利。   如此看來,這場戰役本身的利與害倒不算什麼了,重要的還是這場戰事對國內政局的影響。想到這裡,穆恩點頭道:「嗯!我明白了,就按默啜的意思辦好了!」   穆恩剛剛說到這裡,門口便傳來一名女兒家的嬌叱聲:「滾開!鬼鬼祟祟的,我都不許進去嗎?」   話音未落,穆赫月便掀開帳簾一頭闖進來,她俏臉微沉似有不悅,可是一瞧見楊帆,登時笑顏逐開,道:「啊!沐絲,是你在這裡啊!」

作者資料

月關

中國東北部某間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但已在網路發表文章多年,為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 中國大陸起點金鍵盤獎讀者票選冠軍作家 《錦衣夜行》一書在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年度冠軍作品,粉絲追捧更勝《回到明朝當王爺》。作者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為目前大陸當紅的知名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月關 出版社:野人文化 書系:俠客館 出版日期:2014-07-02 ISBN:9789865723552 城邦書號:A101016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