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倒數
目前位置: > > > >
夜行人生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 美國愛倫坡獎(Edgar Award)2013年度最佳小說 ◆ 美國左岸犯罪獎2013年布魯斯.亞歷山大歷史推理獎(Bruce Alexander Memorial Historical Mystery Award)入圍 ◆ 美國史全德評審獎(Strand Critic Award)2013年度最佳小說入圍 ◆ 美國巴瑞獎(Barry Award)2013年度最佳小說入圍 ◆ 美國亞馬遜網站(Amazon) 2012年度最佳推理小說 ◆ 美國《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2012年度圖書 ◆ 美國《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2012秋季最佳圖書 ◆ 美國佛羅里達州書獎(Florida Book Award)2012年大眾小說類金獎 ◆ 日本「我想讀推理小說!」(ミステリが読みたい!)2014年海外部門第4名 ◆ 日本「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このミステリーがすごい!)2014年海外部門第5名 ◆ 日本「推理小說Best 10」(ミステリーベスト10)2013年海外部門第7名 ◎電影版權已由華納兄弟影業買下,班艾佛列克執導,預計2016年上映 ◎詹宏志、但唐謨、陳榮彬、譚光磊、冬陽 齊聲推薦 夜晚,有它自己的一套規則。 我們在夜間生活。我是活在夜晚的男人。 一段慾望橫流的暴戾年代,一場黑幫梟雄的夜行人生。 《隔離島》《神祕河流》作者丹尼斯.勒翰又一撼動人心力作! 《亞果出任務》金獎導演班艾佛列克執導,2016年上映 波士頓.1926年 在禁酒令的限制下,私釀酒廠、地下酒吧、幫派分子與腐敗警察形成盤根錯節的網路。身為高階警官之子的喬.考夫林,脫離了童年時代的小偷小盜,投身全波士頓最可怕的黑幫之一。 除了金錢和權力,甚至是坐牢的威脅,喬這種人最可能的宿命,似乎就是早死。但在死亡來臨之前,他和他的朋友都決心要好好地、痛快地活下去。 喬在幫派裡一路往上爬,從眩目華麗的爵士時代波士頓,到慾望橫流的佛羅里達坦帕拉丁區,再到古巴的酷熱街道。《夜行人生》是一部引人入勝的史詩,中間穿插著忠誠的友人與冷酷的敵人,凶悍冷酷的私酒販子與美豔魅惑的蛇蠍女,引用聖經的福音布道人與殘暴的三K黨──他們全都為了生存與各自的美國夢而奮戰。 【名家推薦】 「《夜行人生》承繼了前一部作品《命運之日》(暫名)的歷史觀照和時代氛圍,又具備了驚悚小說的流暢節奏和劇情起伏,從第一頁到最後讓人心碎的結局毫無冷場,更無半點囉唆或贅字。書中的幾場衝突戲寫得尤其驚心動魄,充滿了典型勒翰式的暴力美學,讓人看得不敢喘一口氣。這毫無疑問是一部了不起的黑幫小說。」 ──譚光磊〈版權經紀人〉 「勒翰以《夜行人生》展現出非凡企圖心,他的故事兼具戲劇張力與歷史深度,重新檢視1920與30年代的美國社會還有美國與古巴的關係,值得一讀。」 ──陳榮彬〈台大台文所兼任助理教授〉  「我極愛看勒翰處理細微的、漸進式的變化……這是小說家也是讀者的考驗,彼此必須像跳雙人舞般調整呼吸、掌握節奏,然後一個轉身,躍起,整個故事隨之迸現那最燦爛奪目的時刻──在你感受到的剎那,就會同我一樣,成為勒翰最最忠實的書迷。」 ──冬陽〈推理評論人〉 「文字鮮活、精準,對於主要角色群的性格與情感描繪深刻,種種細節重現了一個早年時代,《夜行人生》超越了我們熟知的模式,創造出一種獨特而不容置疑的現實感。但全書的真正的重點──也是勒翰真正的成就──就是喬.考夫林這個角色,以及主宰他人生的道德兩難困境……細節刻劃入微,描繪出我們這個國家暴力的過往。」 ──《華盛頓郵報》書之世界 「勒翰的這部小說,在禁酒年代的藝術作品中,刻下了一個不可磨滅的地位……從每個層面看,這都是一部引人入勝的小說,在精緻描繪的歷史背景下,重新呈現出大眾小說的種種偉大主題──犯罪、家庭、熱情、背叛。」 ──《書單雜誌》 「具有禁酒年代的時代細節描繪,加上角色的深度與曲折的情節,讓他贏得眾多忠誠讀者……這部小說經營出一連串有力的高潮,加上一個接一個的背叛,絕對可以滿足勒翰的粉絲,也理當能開拓他的讀者群。權力、欲望,以及道德上的模糊難辨,組合成一部全國級的類型小說燦爛煙火。 」 ──《科克斯評論》 「」《夜行人生》是一門犯罪小說入門課,由目前最頂尖的寫手傳授……然而這部樸素、不花俏的古典犯罪小說卻精緻、深具文學性、魅力十足,因而句句精彩迷人。你碰到的是一位專家,看了就知道。  ──Janet Maslin《紐約時報》 「丹尼斯.勒翰是個天生的說故事高手,總是能引人入迷。他的敘事能力讓《夜行人生》成為一部史詩風格的、史坦貝克風格的家世小說。朋友、仇敵、蛇蠍美人,全都環環相扣在謀殺與贖罪、愛與背叛之中。從頭到尾一絲不苟,這部文學傑作一定會變成當代的經典。」  ──《紐約圖書期刊》 「第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夜行人生》是一個了不起的故事。但也證明了勒翰二○○八年的小說《命運之日》的成功絕非僥倖。勒翰不光是依偎犯罪小說作家,也是一個更高文學水準的作者……《夜行人生》是一部道德寓言,就像其中一個角色所說的,「沒有人是大好人,也沒有人是大壞蛋。」但作者除外,他再度證明自己有多好。」  ──《明尼亞波利斯星壇报》 「《夜行人生》就像是《教父》作者馬里奧.普佐遇上聖經。這是一部上乘的道德寓言,而且複雜、有層次,又深具娛樂性。」  ──《紐約每日新聞報》 「發人深省、扣人心弦、過癮……勒翰呈現出一個引人共鳴的一九二○年代世界。他的文字易懂又難忘。有時還流露出錢德勒式的憤世嫉俗與榮譽感……去租,或買,或去圖書館借,總之,趕快找來看吧。 」 ──《丹佛郵報》 「大師之作……勒翰創造出一個成熟的、經典的美國故事,對純文學讀者和犯罪小說讀者都同樣有吸引力。」  ──《出版人週刊》 「絕妙的故事,完全可以直接轉換成電影。」  ──《娛樂週刊》 「情節出色……《夜行人生》是一部說故事高手所交出的大師傑作。」  ──《南佛羅里達太陽-哨兵報》 「勒翰先生的這部經典作品,描繪了黑道世界以及如何在其中存活。」   ──《華盛頓時報》

目錄

目次 第一部 波士頓 1926~1929 第二部 伊柏市 1929~1933 第三部 所有暴力的子女 1933~1935

內文試閱

1﹒一名十二點的男子,身在九點的城市
  幾年以後,在墨西哥灣的一艘拖船上,喬.考夫林的雙腳陷在一浴缸的水泥裡;十二個持槍殺手站在船上,等著船駛出海上夠遠,要把他扔進海裡;此時喬傾聽著引擎的突突聲,看著船尾的海水攪起白沫。他忽然想到,幾乎他人生中所發生的每一件大事--無論是好是壞--都是始於他初次見到艾瑪.顧爾德的那個早晨。   他們是在一九二六年初相遇的,當時喬和巴托羅兄弟跑去南波士頓,搶劫亞伯.懷特那家地下酒吧後頭的賭場。進去之前,喬和巴托羅兄弟根本不曉得那家地下酒吧是亞伯.懷特的。要是早曉得,他們離開時就會分成三路,好讓自己的蹤跡更難追查。   他們很順利地走下店後方的樓梯,平靜無事地經過空蕩的酒吧。酒吧和賭場占據了一處港邊家具倉庫的後半部,喬的老大提姆.席奇曾跟他保證,這個倉庫的業主是幾個無害的希臘人,最近才剛從馬里蘭州搬來。可是當他們走進後頭房間,才發現一場撲克牌戲進行得正熱烈,五個賭客從沉重的水晶玻璃杯裡喝著琥珀色的加拿大威士忌,香菸的煙霧在他們頭上形成一片灰色的濃雲。桌子中央有一堆錢。   那些賭客看起來並非無害,也沒有一個像希臘人。他們的西裝外套掛在各自的椅背上,露出插在臀部的手槍。當喬、迪昂、保羅舉著手槍走進去時,沒人伸手碰槍,但喬看得出有兩個想去拿。   一個之前端飲料給那桌的年輕女郎看到他們,把托盤放在一邊,從菸灰缸拿起她的香菸,吸了一口。此時三把槍對著她,但她一副快要打哈欠的樣子。好像眼前這些太不夠看了。 喬和巴托羅兄弟之前就把帽子壓低遮住眼睛,同時各自繫了條黑手帕蒙住下半邊臉。還好,要是這票人有誰認出他們,他們就絕對活不到天黑了。   簡單得就像去逛公園,之前提姆.席奇跟他們說。黎明時突襲,屆時那地方只剩帳房裡的兩個黑人而已。   結果正好相反,裡頭有五個帶槍的惡棍在賭撲克。   其中一個賭客說,「你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   喬不認得那傢伙,但他認得隔壁那個--布蘭登.盧米斯,以前是拳師,現在是亞伯.懷特幫裡的人。懷特是提姆.席奇私酒生意最大的對手。最近道上謠傳,亞伯正在囤積湯普森衝鋒槍,為即將來臨的大戰預做準備。道上話已經傳開來了--大家選邊站得放聰明點,選錯邊就是死路一條了。   喬說,「大家乖乖照吩咐做,就不會傷你們一根寒毛。」   盧米斯隔壁那個傢伙又開口了。「媽的蠢貨,我問你們知不知道這是誰的地盤。」   迪昂.巴托羅用手槍砸他的嘴巴,力道大得讓他跌出椅子,還砸出了一些血。也讓其他每個人心想:幸好挨揍的不是自己。   喬說,「除了那個小妞,其他每個人都跪下。雙手放在頭後面,十指交扣。」 布蘭登.盧米斯雙眼盯著喬。「小子,等這件事情結束了,我會打電話給你老媽。建議她幫你挑一套漂亮的西裝穿進棺材裡。」     盧米斯以前是機械堂俱樂部的拳師,當過莫.馬林斯的陪練員,據說他的拳頭重得就像一袋撞球似的。他幫亞伯.懷特殺人。謠傳不光是為了混飯吃,而是他希望亞伯知道,萬一有這麼個專屬的殺人職位,那麼他的資格最老。   看著盧米斯那一對小小的棕色眼珠,喬覺得這輩子從沒這麼害怕過,但他還是用槍指著地板,很驚訝自己的手居然沒抖。布蘭登.盧米斯雙手在腦後交扣,跪了下去。於是其他人紛紛照做。   喬跟那個女郎說,「小姐,過來這裡。我們不會傷害你的。」   她擰熄了香菸,看著他的表情像是想再點根菸,說不定再來一杯酒。她走向他,看來年齡跟他相仿,大概二十歲上下,雙眼冰寒,皮膚蒼白得幾乎可以看到底下的血液和組織。 他看著她走過來時,巴托羅兄弟就忙著收走那些賭客的手槍,扔在旁邊一張賭二十一點的桌子上;手槍砸著桌子,發出沉重的砰響,但那女郎連瑟縮一下都沒有。她那對灰色的眼珠後頭有火光在舞動。   她走到喬的槍口前說,「這位大爺,今天早上要喝點什麼配搶劫啊?」   喬把帶來的兩個帆布袋遞了一個給她。「桌上的那些錢,麻煩你。」   「馬上來,先生。」   她回頭走向那張桌子時,他從另一個帆布袋拿出一副手銬,然後把袋子扔給保羅。保羅彎腰把第一個賭客的雙手銬在後腰,接著去銬下一個。   那名女郎把桌子中央那堆掃進袋子裡--喬注意到裡頭除了紙鈔之外,還有一些手錶和珠寶--接著去拿每個座位面前的賭注。保羅把地板上每個人的手都銬住了,接下來就去塞他們的嘴。   喬身後是輪盤,花旗骰的賭桌在樓梯底下靠牆邊,他掃視了屋裡一圈,看到有三張二十一點的賭桌,一張百家樂的賭桌;貼著後牆則有六台吃角子老虎機器。另外有一張矮几上面放了六具電話,以供場外賭馬下注;電話後方有塊板子,上頭還列著昨天晚上第十二場賽馬的馬名。除了他們進來的那扇門之外,另外唯一的一扇門上頭用粉筆寫了個T字表示廁所(toilet),很合理,因為喝酒的人總是要上廁所。   不過剛剛喬經過酒吧時,已經看到了兩間廁所,這個數量一定足夠了。眼前這間廁所門上有一把掛鎖。   他望向躺在地板上的布蘭登.盧米斯,嘴巴塞住了,卻看透了喬的腦袋在想什麼。喬也看透了盧米斯的腦袋在想什麼。他一看到那把掛鎖,就曉得了--那間不是廁所。   那是帳房。   亞伯.懷特的帳房。   這是十月第一個轉冷的週末,從席奇手下那些賭場過去兩天的生意來看,喬猜想那扇門後頭有不少錢。   亞伯.懷特的錢。   那女郎拿著裝了賭注的袋子走向他。「先生,你的甜點,」她說,把袋子遞給他,平靜的眼神令人難忘。她不光是盯著他,還看穿他。他很確定她可以看到自己遮在手帕和壓低帽簷後頭的臉。哪天早上,他會在路上碰到正要去買香菸的她,聽到她大喊,「就是他!」然後他連眨眼都還來不及,一顆子彈就擊中他。   他接過袋子,一根手指吊著那副手銬。「轉過去。」   「是的,先生。馬上來,先生。」她轉身背對著他,雙手在身後交叉,指節抵著後腰,指尖垂在臀部上方,喬知道此刻自己最不該做的事情,就是盯著任何人的屁股瞧。   他把第一個銬環套在她的一邊手腕上。「我會很溫柔的。」   「別特別為了我費事,」她回頭看著他。「盡量別留下疤痕就行了。」   老天。   「你叫什麼名字?」   「艾瑪.顧爾德。」她說。「那你呢?」   「通緝犯。」   「是女人都追著你跑,還是警察想抓你啊?」   他沒法一邊跟她鬥嘴、一邊還要盯著整個房間,於是他把她轉過來,從口袋裡掏出塞嘴巴的東西。是保羅.巴托羅從他工作的伍爾沃斯連鎖百貨店偷來的男襪。   「你要在我嘴裡塞襪子。」   「沒錯。」   「襪子。塞在我嘴裡。」   「沒穿過的,」喬說。「我保證。」   她揚起一邊眉毛。眉毛跟她的頭髮一樣是暗金色,又軟又亮,像貂毛。   「我不會騙你啦。」喬說,那一刻覺得自己說的是實話。   「騙子通常都這麼說的。」她張開嘴巴,像個屈服的小孩等著大人餵藥,他想跟她說話,卻想不出該說什麼。他想問些問題,只為了能再聽聽她的聲音。   他把襪子塞進她嘴裡,她的雙眼微微鼓出,接著想吐出來--通常都會這樣的--然後看到他手裡的麻繩便開始搖頭,但他已經準備好了。他把繩子橫過她嘴巴,再繞到後面拉緊了。他在她腦袋後面打結時,她看著他的眼神彷彿是說:在此之前整件事都是完全光明正大的,甚至還有點刺激,但現在他耍起狠來,毀掉了一切。   「有一半是絲的。」他說。   她又揚起眉毛。   「我是說襪子,」他說。「去跟你的朋友跪在一起吧。」   她跪在布蘭登.盧米斯旁邊,盧米斯從頭到尾都死盯著喬,目光從沒轉開過。 喬看著通往帳房的那扇門,還有門上的掛鎖。他讓盧米斯跟隨著他的目光,然後望著盧米斯的眼睛,等著看他接下來有什麼反應,但盧米斯的目光隨即變得呆滯。   喬還是盯著他,然後說,「走吧。這裡結束了。」   盧米斯緩緩眨了一次眼,喬判定這是個和平的表示--或至少有可能--然後趕緊離開。   離開時,他們沿著水邊行駛。深藍的天空劃過一道道深黃,海鷗聒噪著飛起又落下。一艘挖泥船的鏟斗晃進這條港邊道路上方,然後又隨著一聲尖嘯晃出去,同時保羅開著車駛過它底下的陰影。在明亮而寒冷的天光中,裝卸工、搬運工、貨車司機站在各自的貨物堆旁抽菸。一群工人朝海鷗丟石頭。   喬搖下車窗,讓冷風吹著他的臉,他的雙眼。風裡有鹹味,有魚腥味,還有汽油味。 前座的迪昂.巴托羅回頭看著他。「你問了那美女名字?」 喬說,「只是找話講而已。」   「你銬她手的時候拖好久,在找她出去約會嗎?」   喬把頭探出車窗一會兒,把骯髒的空氣盡力深深吸進肺裡。保羅開著車子轉出碼頭,駛向百老匯大道,這輛納許車廠的汽車可以輕易開到時速三十哩。   「我以前見過她,」保羅說。   喬的頭縮回車內。「在哪裡?」   「不曉得。不過我見過,我知道。」他開的車彈跳著駛上百老匯大道,車上的三人也全都跟著彈跳。「或許你該寫首詩給她。」   「寫個屁詩啦,」喬說。「你幹麼不開慢點?別再像是做了壞事要逃跑似的。」   迪昂轉向喬,一手放在椅背上。「他真的寫過詩給一個妞兒,我老哥。」   「真的?」   保羅望著後視鏡,跟他目光交會,然後鄭重地點了個頭。   「結果呢?」   「什麼都沒發生,」迪昂說。「她不識字。」   他們往南駛向多徹斯特,快到安德魯廣場時卡住了。因為前面有一匹馬倒斃在路上,人車必須繞過那匹馬和翻覆的載冰車廂。卵石道上砸破的冰像金屬薄片般發出亮光,送冰人站在馬屍旁,踢著馬的肋骨。喬一路上都想著她。她的手乾燥而柔軟。非常小,掌根是粉紅色的,手腕上的血管是青紫色的。她右耳後頭有一顆黑色雀斑,但左耳沒有。   巴托羅兄弟住在多徹斯特大道,樓下是一家肉鋪和一家修鞋鋪。肉鋪和修鞋鋪的老闆娶了一對姊妹,彼此痛恨對方,更恨對方的老婆。儘管如此,兩家人還是在共用的地下室開起了地下酒吧。到了夜裡,來自多徹斯特其他十六個教區,以及其他各地、最遠來自北海岸教區的人,就會來到這裡暢飲蒙特婁以南最棒的烈酒,聽一個名叫狄萊拉.德露絲的黑人女歌手唱傷心情歌。這裡的非正式店名叫「鞋帶」,搞得那個肉店老闆很火大,氣得頭都禿了。巴托羅兄弟幾乎每天晚上都跑去「鞋帶」,這沒問題,但誇張到乾脆搬去那地方的樓上住,喬覺得好像太白癡了。只要有正直的警察或稅政調查員去突襲一次(儘管不太可能),踢開迪昂和保羅的房門,就會輕易發現錢、槍、珠寶,是這兩個分別在雜貨店和百貨店工作的義大利佬絕對不可能擁有的。   沒錯,他們的珠寶通常立刻會送到海密.綴戈手上,那是他們從十五歲就開始打交道的收贓人。但錢則通常是送到「鞋帶」後頭的賭桌上,或是藏在兩兄弟的床墊裡。   喬靠在冰櫃上,看著保羅把兩兄弟早上賺來的那兩份放進床墊裡,只要把那條被汗水染得發黃的床單往後拉,就會露出床墊側面的幾道裂口,迪昂把一疊疊鈔票遞給保羅,讓保羅把鈔票塞進去,像是在給感恩節的火雞填餡料。   保羅二十三歲,是他們三個裡頭最年長的。迪昂比哥哥小兩歲,但感覺比較大,或許因為他比較聰明,也或許因為他比較狠。喬下個月才滿二十歲,是三個人裡頭最年輕的,但從他十三歲跟巴托羅兄弟結夥去砸報攤以來,就被公認為行動的軍師。   保羅從地板上站起來。「我知道我是在哪裡見過她了。」他拍掉膝蓋的塵土。   喬站直身子。「哪裡?」   「可是他又不喜歡她。」迪昂說。   保羅指著地板。「樓下。」   「在鞋帶?」   保羅點點頭。「她跟亞伯一起來。」   「哪個亞伯?」   「蒙德內哥羅之王亞伯啦,」迪昂說。「你以為會是哪個亞伯?」   很不幸,全波士頓只有一個亞伯,大家提到時可以不必講姓。就是亞伯.懷特,他們剛   剛搶劫的那個人。   亞伯曾經是美國與菲律賓戰爭的英雄,以前當過警察,跟喬的哥哥一樣,在一九一九年的波士頓警察大罷工後丟了工作。現在他是懷特汽車保養修理廠(前何勒潤輪胎與汽車修理廠)、懷特城中快餐店(前何勒潤午餐店)、懷特跨陸運輸公司(前何勒潤卡車貨運公司)的業主。謠傳他親手幹掉了畢齊.何勒潤。畢齊當時在艾格斯頓廣場一家瑞克索連鎖藥房的橡木電話亭裡,身上中了十一槍。因為近距離開了太多槍,整個電話亭都起火燒了起來。謠傳亞伯把燒剩的電話亭買下來修復,放在他艾許蒙丘家宅的書房裡,所有電話都從裡頭打。   「所以她是亞伯的妞兒,」想到她是另一個黑幫老大的女人,讓喬覺得很洩氣。他本來已經想像兩人開著一輛偷來的汽車,飛馳過這個國家,不受過去或未來的阻礙,在一片紅色的天空下追逐落日,奔向墨西哥。   「我看過他們在一起三次,」保羅說。   「現在又變成三次了。」   保羅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確認。「沒錯。」   「那她在他的賭場裡端盤子幹麼?」   「不然你要她做什麼?」迪昂說。「退休嗎?」   「不是,可是......」   「亞伯結婚了,」迪昂說。「誰曉得一個派對女郎能在他懷裡待多久?」   「你對她的印象是派對女郎?」   迪昂緩緩打開一瓶加拿大琴酒的蓋子,面無表情地雙眼看著喬。「我對她唯一的印象,就是她幫我們把錢裝進袋子裡。我連她頭髮是什麼顏色都說不上來。我連--」   「深金色。幾乎是淡棕,但不算是。」   「她是亞伯的妞兒。」迪昂給每個人都倒了一杯酒。   「那就是吧。」喬說。   「我們剛好搶了那人的地盤,這就已經夠糟了。可別想著還要從他手裡搶走其他東西,好嗎?」   喬沒吭聲。   「好嗎?」迪昂又重複問了一次。   「好啦。」喬伸手去拿自己那杯酒。「好啦。」   接下來三個晚上,她都沒來鞋帶酒吧。喬很確定,因為他都在裡頭,從開店到打烊,每天都是。   亞伯來過,穿著他招牌的細條紋米白西裝。好像他在里斯本或哪裡似的。頭上的棕色費多拉氈帽和腳上的棕色皮鞋,都跟西裝上的棕色細條紋搭配。冬天下雪時,他會穿米白細條紋的棕色西裝,配米白帽子、米棕兩色鞋罩。到了二月,他就穿深棕色西裝,配深棕色帽子、黑色帽子。但喬想像,整體來說,夜裡要開槍幹掉他很容易。在小巷裡,用把便宜手槍,從二十碼外就能撂倒他。連盞街燈都不需要,就能看到他一身的白轉成紅色。   亞伯啊亞伯,只要我曉得怎麼殺人,我就可以殺了你。正當喬第三夜這麼想著的時候,亞伯就走進鞋帶酒吧,經過喬的吧檯凳子旁。   問題是,亞伯很少走進小巷裡,就算走進去也一定有四名貼身保鏢隨行。就算你能通過保鏢那一關,真的殺了他--喬不是殺手,他搞不懂自己他媽的一開始幹麼要去考慮殺亞伯.懷特--你也只是破壞這個企業帝國,害到了亞伯.懷特的那些合夥人,包括警察、義大利人、馬塔潘那一帶的猶太黑幫,還有幾個真正的生意人,包括投資在古巴和佛羅里達蔗糖業的銀行家和投資人。在這麼小的一個城市裡害一個企業出軌,就像是用剛割出傷口的手去餵動物園的野獸,完全是找死。   亞伯看了他一眼。那種眼光讓喬心想,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他知道我搶了他。知道我想要他的妞兒。他知道了。   但亞伯只說,「可以借個火嗎?」   喬在吧檯上劃了根火柴,幫亞伯.懷特的香菸點了火。   亞伯吹熄火柴時,把煙吹到了喬的臉上。他說,「謝啦,小子。」然後走掉了,那人的皮膚白得像他的西裝,嘴脣紅得像是流出又流入他心臟的鮮血。

作者資料

丹尼斯.勒翰(Dennis Lehane)

1966年出生於美國麻州多徹斯特,愛爾蘭裔,現居住在波士頓。八歲便立志成為專職作家,出道前為了磨練筆鋒、攥錢維生,曾當過心理諮商師、侍者、代客停車小弟、禮車司機、卡車司機、書店門市人員等,以支持他邁向作家之路的心願。 1994年以小說《戰前酒》出道,創造了冷硬男女私探搭檔「派崔克/安琪」系列,黑色幽默的對話與深入家庭、暴力、童年創傷的題材引起書市極大回響,五年內拿下美國推理界夏姆斯、安東尼、貝瑞、戴利斯獎等多項重要大獎,外銷二十多國版權,並以此系列寫下北美一百三十萬、全球兩百四十萬冊的銷售成績。 勒翰真正打入主流文學界,登上巔峰的經典之作,是非系列作品《神秘河流》。小說受好萊塢名導克林伊斯威特青睞改拍成同名電影,獲奧斯卡六項提名,拿下最佳男主角、男配角兩項大獎,小說也因此一舉突破全球兩百五十萬冊的銷售佳績。2007年,好萊塢男星班艾佛列克重返編劇行列,取材勒翰的派崔克/安琪系列第四作改拍成同名電影《Gone, Baby, Gone》(失蹤人口),首週便登上北美票房第六名,影評多看好小班往後的導演生涯,是一次成功的轉型之作。小班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勒翰的作品氣氛懸疑、人物紮實,以寫實的筆法書寫城市犯罪與社會邊緣問題,是他將小說改編搬上大銀幕的主要原因,原著小說也隨之攻佔紐約時報暢銷小說榜第三名。 在此同時,多年前便被買走電影拍攝版權的獨立作《隔離島》(臉譜已出版)傳出將於2008年開拍的消息,預定由奧斯卡金獎導演馬丁史柯西斯執導,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擔綱演出,兩人繼《神鬼無間》後再度攜手,可以預期將是另一部好萊塢超級強片。

基本資料

作者:丹尼斯.勒翰(Dennis Lehane) 譯者:尤傳莉 出版社:讀癮 書系:PageTurner 出版日期:2014-07-02 ISBN:9789869031783 城邦書號:A20400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