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片桐酒舖的副業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片桐酒舖的副業

  • 作者:德永圭(Tokunaga Kei)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4-03-10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85折 238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日本AMAZON書店讀者★★★★驚豔好評! ◆慶祝皇冠60週年,買書即可參加集點贈獎和60萬元大抽獎!(活動詳情請參見本書後扉頁。) 我們是使命必達的「療心」宅急便。 您想委託我們送什麼東西? 發掘萬城目學、三浦紫苑的Boiled Eggs公司掛保證: 超厲害的新人出現啦! 我如果不是在賣酒,就是在送快遞的路上。 只要不犯法,無論是愛戀、憎恨,還是思念, 我都可以為您送到對方手上…… 生意清淡的老店「片桐酒舖」靜靜佇立在荒涼的商店街一隅,為了增加收入,只好開始經營「宅急便」的副業。 歌迷委託在聖誕夜的演唱會上,將親手做的蛋糕送給心愛的偶像;爸爸不准小男孩去看媽媽,他希望將自己做的玩具送給人在「美容院」的媽媽;十三歲的少女,想送一封信給「七年後」的自己;被上司欺負的上班族,委託送給主管的竟然是「惡意」…… 無論是多麼奇怪的委託,背後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而總是靜靜傾聽客戶心事,為了達成任務全力以赴的年輕老闆片桐,其實心中也有一份等待遞送的遺憾…… 【感動推薦】 ◎東燁(穹風) ◎銀色快手 ◎敷米漿 「將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交織成一幕幕戲劇化的場景,連最細微的人性也深刻地躍然紙上,故事最後綻放出來的光芒耀眼無比。這個作者,絕不是泛泛之輩!」 ──今井麻夕美(紀伊國屋書店新宿本店)

序跋


  

象徵人情味的「副業」

  
  去年秋末,我第一次造訪台灣。
  
  我並未參加旅行社的套裝行程,而是自己找飯店,自己搭捷運、公車等交通工具,參觀了台北近郊。台灣的人們親切溫暖,食物又美味,令人深深喜愛,眼見行程逐日接近尾聲,只覺可惜不已。
  
  我也出國玩過不少次,但為什麼唯獨這一次如此舒適而令人放鬆呢?
  
  在反覆自問之後,我忽然發現,一切是因為「懷舊感」。
  
  小店外,附近的老太太們聚集起來熱絡交談著,目光轉向路邊,老爺爺和孫子正玩著木製玩具。隨著馳騁郊區的巴士左右搖晃,車窗外這些淳樸的風景讓我感到像是回到奶奶家一樣,令人懷念不已。
  
  明明是初次造訪之地,卻像很久以前就來過一樣。
  
  換言之,台灣人和日本人之間,或許平常就擁有類似的生活氣氛。
  
  至於這本《片桐酒舖的副業》,背景設定於日本中部的小酒舖。
  
  這間個人經營的「片桐酒舖」負責照顧當地人的日常生活,雖說是「酒舖」,其實除了酒之外也販售醬油、味噌等調味料,有時也會因應顧客的需求提供一些日用品。
  
  三、四十年前的日本有時仍看得見這種小店,而在小客車和超市普及的現代,能夠提供這種全面性服務的小店已經愈來愈少。在大型量販店強勢壓制之下,小鎮酒舖更是急遽減少。在這種艱困的經營環境底下,辭去上班族工作、繼承老家生意的酒舖第二代片桐章,延續父親的理念堅持經營著某項「副業」。
  
  至於那是什麼副業,各位讀了小說後就會明白。重點是,透過這份副業我想試圖表達的事物,台灣讀者一定也能有所共鳴吧!
  
  因為進出片桐酒舖的人物們身上帶有的人情味,正和我在台灣感受到的溫暖一模一樣。
  
  衷心期盼這個在商店街一角不斷上演的「片桐酒舖」故事,能夠受到台灣讀者們的喜愛。
  
  
  二〇一四年 早春
  德永圭
  中文版作者自序

內文試閱


惡意

  
  「太好了!他說不是本命巧克力!」
  
  響徹整間辦公室的歡呼尖叫聲,從陽子馬不停蹄忙碌著的背後傳來。
  
  陽子從六年前開始在這家歷史悠久的文具廠打工,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工廠隔壁的辦公室裡切傳票、印刷、分配使用在工廠裡的工程表。雖然都是一些很單純的作業,但是一旦出錯,就會馬上接到其他部門的抗議,所以也不能掉以輕心。
  
  「咦?所以說是所有女生一起給我的嘛!是所、有、女、生。」
  
  背後繼續傳來同一個部門的女同事和課長的對話聲,那名周圍都稱她為美穗的女同事,印象中好像是五年前才剛從短大畢業。因為是陽子開始在這裡工作的隔年進來的,所以應該沒錯。
  
  雖然背對著自己,但是已經四十好幾的課長從二十五、六歲的女孩子手中收到情人節的巧克力,肯定樂得都要飛上天了吧!眼前幾乎都要浮現出這樣的畫面了,陽子趕緊以視線追逐著傳票上的數字,以防那個畫面真的浮現眼前。
  
  「女生這兩個字啊……」課長意味深長的發言引來了周圍忍俊不住的笑聲。
  
  「別說了!」
  
  可以聽見其他男同事的聲音。明顯帶著笑意的語氣,並不是真正想阻止課長繼續說下去。為了把這些雜音也趕出腦海,陽子加快了整理傳票的動作。因為她非常了解他們是怎麼看待自己的。歐巴桑、遲鈍、肥婆……不外乎是這些形容詞吧!
  
  在這家只有三十個人左右的公司裡,她是年紀最大的,就連對她發號施令的男同事,跟自己站在一起的時候,就算被人當成母子,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然而,對於他們來說,要是被當成陽子的兒子,就算只有一瞬間,肯定也會覺得很吃虧吧!事實上,陽子也知道自己並不是個優秀的人,工作上也是,明明對方已經講很多遍了,卻還是沒有辦法融會貫通。
  
  儘管如此,當她剛來這裡工作的時候,還沒有受到這麼露骨的排擠。再加上打工的身分,她一直過得很低調。但是自從美穗被分配到這個部門以後,一切就變了。對於這個單位來說,她是七年來第一位新來的女同事,男性們全都額手稱慶、歡迎之至,可以說是想盡辦法在討好她。
  
  「咦?原小姐嗎?我很尊敬她喔!」
  
  陽子記得在一開始的時候,她也說過這種場面話,但是比美穗晚幾個月,從別的部門調過來的課長,卻在轉眼之間就扭轉了辦公室裡的氣氛。
  
  *
  
  「那張椅子實在太可憐了。」
  
  某一天,剛從工廠回到辦公室裡的陽子,耳邊不經意地接收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課長用腳尖不懷好意地踢著陽子的椅子,笑得一臉開心的樣子映入站在門口的陽子眼中。陽子拚命穩住微微顫抖的腳,靜靜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然而那只不過是一切的開端,陽子身處的環境一天比一天艱難,而且會找她麻煩的永遠都是課長。
  
  或許他是為了早點跟新的部下打成一片,所以才以最快見效的方式,找陽子開刀。就連陽子也可以想像得到他那小兒科的心機,但是想像得到跟任由他冷嘲熱諷是兩回事。
  
  「原小姐,過來一下。」
  
  課長大聲地呼叫她,陽子連忙站起來。
  
  「什麼事?」
  
  課長找她的時候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好事。陽子走近他靠窗的座位,只見不久之前還被美穗逗得眉開眼笑的課長,此時此刻正一手拎著電話話筒,一面以苛責的視線注視著陽子。
  
  「會計打來抗議,說是傳票好像不太對,妳自己來跟他說啦!」
  
  課長沒好氣地說完,也不等陽子回話,就把電話轉到陽子桌上的內線。陽子連忙搖晃著龐大的軀體,回頭去接響起的電話。當她的手碰到話筒的同一瞬間,背後傳來課長毫不掩飾的抱怨聲:「居然讓人家投訴到我這裡來了。」
  
  「喂、喂……」
  
  「妳是負責開傳票的人嗎?」
  
  陽子才一接起電話,負責會計的人失去耐心的聲音立刻衝撞著耳膜。
  
  「剛才送來我們這裡的傳票,部門編號全都錯了一個位數,真是傷腦筋……這樣我們很難處理耶!妳這個人,出錯的頻率實在太高了,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因為對方說的是事實,所以陽子也無從反駁,只能繃緊一張臉站在桌子前面。
  
  陽子驚慌失措地把檔案夾從抽屜裡拿出來,翻閱著過去的傳票。
  
  「真是的,就是這樣我才討厭遲鈍的老太婆。」
  
  好不容易找到那張傳票的同時,右耳再度接收到課長的抱怨聲,右手也同時痙攣似的僵住了。
  
  這還是她第一次在職場上被稱為「老太婆」。
  
  人生當中幸與不幸的份量是相等的……。陽子心想,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到底是從誰的口中講出來的?
  
  講完電話,逃進洗手間裡,鏡中映出一個就連自己也忍不住想把目光撇開的肥婆身影。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個樣子的?
  
  傍晚六點,陽子在回家路上會經過的超級市場買好食材,回到自己家所在的小型社區裡。
  
  陽子沿著塗鴉超級顯眼的樓梯爬到四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地,站在四○六號室前,從皮包裡掏出鑰匙,打開沉重的大門。
  
  為漆黑的玄關點亮了燈光,把裝有食材的塑膠袋放在廚房的桌上,進後面的房間換上家居服。那個人今天大概也是天快亮才會回來吧!不知道他每天都去哪裡喝酒。
  
  打開一罐啤酒,連上網際網路,點開已經成為重度使用者的購物網站。從網站上購買不完美或有些缺陷的食品和酒,是陽子唯一消除壓力的方法。
  
  陽子對限時搶購或打幾折這種會讓人感覺撿到便宜的宣傳文字一點抵抗力也沒有,現在廚房裡也還堆著許多因為無法抗拒這種宣傳文字的美妙誘惑而情不自禁按下購買鍵的商品。
  
  回過神來,陽子眼前出現一個以前沒有看過的網站。
  
  「討厭啦!肯定是哪裡按到錯誤的鍵了。」
  
  在一整片烏漆抹黑的背景中央,只有一個孤零零的卡車圖示。這種異於常人的設計風格,跟她平常看慣了五顏六色的購物網站明顯地大異其趣。提心吊膽地把畫面往下拉,從底下秀出一行文字──「任何東西都可以幫忙配送」。
  
  「這是什麼?幫人家送東西的嗎?」
  
  正當她感到心裡毛毛的,想要把視窗關掉的時候,卻被「任何東西都可以」這句話吸引住,使得陽子放在滑鼠上的手靜止不動。
  
  真的什麼東西都可以幫忙配送嗎?
  
  如果是處於冷靜的狀態,她可能不會有這樣的念頭。可是在酒精的催化下,被憎恨蒙蔽了
  
  理智的陽子,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繼續把畫面往下拉,只見網頁的最後寫著小小字的「片桐酒舖」。還以為會是什麼了不起的名號,沒想到是這麼平凡的業者名稱,令陽子不禁啞然失笑。
  
  要是發生什麼事的話,全都是課長的錯,是他先惹我的,全都是那傢伙不好。
  
  滑鼠點下去,又是一個烏漆抹黑的畫面,不過,這次在網頁的上方以比較大的字體顯示出「報價申請單」,下面則是在一般購物網站的訂購畫面中常常可以看到,用來填寫基本資料的文字表單。
  
  「嗯……『委託人姓名』嗎?」
  
  陽子沒有深入思考,就從最上方的項目開始填寫。
  
  一路看下來,除了名字和市町村、電子郵件以外,其他的資料都可填可不填。發現這點之後,陽子更沒有戒心了。雖說是要提供個資,但是如果只填到市町村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一手拿著罐裝啤酒,一邊用食指以一指神功敲打著鍵盤。對她來說,填寫這種申請畫面應該已經駕輕就熟了,但是不聽使喚的食指卻頻頻按錯鍵。每按錯一次,她就大喊「真是受夠了!」並搔了搔頭髮,又嚥下一口啤酒。
  
  在輸入資料的過程中,感覺到有一股彷彿是惡作劇般偷偷摸摸的喜悅融入了暖洋洋、輕飄飄的世界裡。已經有多久不曾感受到這股歡愉的氣氛了?就算有,肯定也已經久遠到聯想都想不起來了。沒錯。陽子點點頭。
  
  「『委託內容』嗎……」
  
  填到最後一個欄位的時候,陽子用她那已然微醺的腦子稍微思考了一下。
  
  此時此刻,我最想送什麼給對方呢?
  
  這股沉澱在內心深處的悶悶不樂,究竟該怎麼表現才好呢?
  
  仔細思考了一會兒之後,陽子以不聽使喚的手勢按下了幾個鍵。
  
  「惡意」
  
  *
  
  第二天,陽子跟往常一樣,回到家,打開電腦,發現桌面上有收到新郵件的通知圖示。
  
  「是商品寄出的通知嗎?」
  
  陽子一面喃喃自語,一面拉開罐裝啤酒的拉環,一面興沖沖地打開信箱,把剛收到的信點開來,瀏覽信上的內容。
  
  「咦?」
  
  當她回過神來,自己的叫聲已經脫口而出了。因為畫面中所顯示的,並不是她熟悉的商品寄出通知。當她認清了這一點的時候,不祥的預感貫穿全身。
  
  那封信的寄件人欄位上寫著「片桐酒舖」。不用想也知道,那正是對她昨天晚上寄出去洽詢報價的回覆。
  
  「騙人的吧……」
  
  陽子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她昨天並沒有醉到失去記憶的地步。自己做過的事情,不想承認也不行。
  
  當時她一直在心裡尋找可以對收件人說的藉口──我只是以惡作劇的心情按下送出鍵的喔!萬萬也沒想到對方居然會回覆……。
  
  陽子凝視著電腦螢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怎麼辦?那個陰陽怪氣的網站,竟然還真的有在運作,該不會被捲進什麼不好的事情裡吧!
  
  「原陽子女士
  
  非常感謝您光臨本公司的網站。」
  
  稍微回魂之後,終於能比剛才更冷靜地追逐信上的文字。陽子操作著滑鼠,從寫著「委託內容:惡意」的部分再往下看。
  
  彷彿是為了跟周圍做出區隔,接下來的部分特地用線框起來,記載著報價的金額。
  
  那麼不按牌理出牌的委託內容,到底要怎麼估價呢?陽子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更讓她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的,是寫在上頭的報價金額比想像中還要便宜多了。
  
  「倒也不是付不起的金額呢……」
  
  陽子轉動著眼珠子,發現金額底下還寫著一行注意事項。
  
  「以上金額只是參考用的報價,還是會依照委託內容而有所變動(實際支出另外請款)。」
  
  陽子把畫面拉到最底下,只見信件最後寫著進行委託時見面討論的地點,在地址電話的旁邊,還附上店的地圖。
  
  「這麼一來,不就非去不可了嗎?」
  
  陽子在椅子上發起抖來。不要去了,昨晚只是突然被雷打到而已。
  
  彷彿是為了說服自己一般,陽子重複了好幾次「不要去了」這句話。
  
  宛如要當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陽子一口氣喝光了剩下的啤酒。
  
  第二天,事情就發生在午休剛結束之後。
  
  「喂!負責的人在嗎?」
  
  工廠的股長穿著工作服,敲開辦公室的大門,來抱怨工程表的順序弄錯了。
  
  工程表是基於事先輸入的生產計畫,利用專用的印刷機每天早上印出來的,然後再將其依照生產線分門別類、送去現場,是陽子的工作。
  
  當時在場的男同事在聽完股長的抱怨以後,非常沒禮貌地走到陽子的座位旁邊,從陽子的右上方把股長帶來的工程表整疊扔在桌上。
  
  「妳做錯了。」
  
  陽子龐大的身軀僵直在椅子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盯著男同事的鞋尖看。不用抬頭,也知道他一定動員了臉上所有的肌肉,露骨地表現出「又來了」的厭惡感。
  
  保養得光可鑑人的鞋尖不耐煩地抖動著。
  
  「妳還在磨蹭什麼?不是都說妳做錯了嗎?還不趕快重做一份!」
  
  「好、好的。」
  
  被年紀可以當自己兒子的同事這樣大聲叱責,陽子的腦子裡一片空白,搖搖晃晃地走近設置在辦公室一隅的印刷機,以顫抖的手操作印刷機,把早上做過的作業重複一次。
  
  嘴邊留了一圈濃密八字鬍的股長從陽子手中搶過剛印出來的工程表,沿著已經生鏽的室外樓梯往下走。臨走之前還拋下一句:「饒了我吧!」冷冰冰的語氣宛如沿著背脊往下倒的冰塊,始終迴盪在陽子的耳邊。
  
  「原小姐,到底要說幾次才夠?我可沒有那個閒功夫一天到晚幫妳擦屁股。」
  
  事後從男同事口中得知一切的課長,打從心底嫌棄地看著她,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真的……很抱歉。」
  
  陽子低頭道歉的臉都脹紅了,還滲出薄薄的一層汗。
  
  「光會道歉有什麼用?像這樣的錯誤妳已經出過幾次了?嗯?」
  
  「幾次呢……」
  
  呆站在原地不動的陽子,聲音小得就快要聽不見,視線遊移不定。就連自己也知道,空有一個龐大的身軀,卻像隻小動物般畏首畏尾的樣子,看起來肯定滑稽到不行。
  
  「已經講了那麼多次還是改不過來,妳是頭腦有問題嗎?還是養分全都變成贅肉了?」
  
  羞恥心在陽子的心中慢慢地凝聚成憤怒,課長窮追猛打的究責卻沒有要停止的意思。陽子真的開始懷疑,把自己叫到跟前絮絮叨叨地奚落一番,該不會已經變成課長的樂趣了吧!
  
  從課長口中說出來的話,不知不覺地逐漸腐敗,變成淤泥,發出惡臭,纏住她的雙腳。腳已經動不了了,不只是腳,還有腰,手也是,全都逐漸地被淤泥吞噬。
  
  課長的聲音飄遠了。陽子彷彿置身於一個什麼都聽不見、什麼都想不起來的幽暗空間。大家肯定都在背後嘲笑她,但是就連嘲笑的聲音也已經無法進入陽子的耳朵裡。她整個人都被淤泥吞噬了,別說是聲音傳不進來,就連大腦的運轉也麻痺了。
  
  「算了!妳可以走了。」
  
  課長對陽子揮揮手,意思是要她有多遠滾多遠。黑暗消失了。
  
  陽子無言地低下頭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待她回過神來,已經握緊了拳頭,坐在回家的公車上了。她想要說服自己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耳邊又響起白天受到的叱責,大腸小腸彷彿糾結成一團,在體內發出尖銳的悲鳴。
  
  要是那傢伙沒有調過來的話,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了。陽子咬緊下唇,狠狠地瞪著窗外流逝的風景。仗著辦公室裡沒有地位比他還高的人,想怎樣就怎樣,拚命找自己的麻煩。就是因為那傢伙先帶頭瞧不起自己,其他人才會得寸進尺的。
  
  陽子緊緊地握住拳頭,緊得幾乎都要滲出血來,腦海中浮現出昨晚的那封信。
  
  她已經不覺得害怕了。
  
  要是花點小錢就可以報仇雪恨的話,還是十分上算的。
  
  陽子面無表情地凝視著光線十分渾沌黯淡的海面。
  
  *
  
  禮拜六,陽子早早吃完午餐,搭電車去片桐酒舖。
  
  雖然自以為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一旦在前方看到寫著「片桐酒舖」的招牌時,陽子的心臟還是跳得好快。就是那裡了。陽子站在稍微有段距離的地方,觀察店裡的樣子。
  
  從外觀上看起來,就只是一家平凡無奇、毫無特色的鄉下酒舖。如果是在二十多年前,到處都可以看到這種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酒舖。
  
  一想到這種鄉下地方的酒舖居然會經營那麼古怪的網站,陽子就無法不感到膽怯。然而另一方面,貼在玻璃門上「任何東西都可以幫忙配送」的紙片也映入眼簾。果然就是這家店,不會錯的。
  
  陽子再靠近一點,從馬路的另一頭睜大眼睛看,店裡的光線很昏暗,再加上店門口的自動販賣機和斜掛的布幕擋住視線,不過她還是隱約看見有人坐在店裡的櫃檯後面。
  
  「請問一下。」
  
  陽子下定決心,推開陳舊的玻璃門,與此同時,坐在櫃檯後面的男人也轉過頭來。
  
  「歡迎光臨。」
  
  這是個比起店門口給人的印象,要來得年輕許多的店員。是工讀生嗎?不過那一身跟這家店格格不入的黑色西裝,又讓人覺得好生可疑。
  
  男人好像在看電視還是什麼的,坐在櫃檯後面,用遙控器把音量調小,似乎完全沒有要招呼客人的樣子,愛理不理的視線還是鎖定在電視機上。
  
  搞不好還是跟黑道有關的人。
  
  在觀察男人眉宇間可以夾死蒼蠅的皺紋和撇成八字形的嘴角時,陽子的腦海中浮現出這樣的想法。先前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壓抑住的恐懼又在心裡抬頭,包裹在大衣下的身體冷汗涔涔。怎麼辦?是不是假裝買個什麼東西,趕快離開店裡比較好?
  
  或許是覺得扭扭捏捏的陽子很奇怪,男人出其不意地轉過身來。
  
  「妳是委託人嗎?」
  
  已經回不了頭了。
  
  被帶領著走進店裡的陽子,不得不坐在櫃檯旁邊的圓板凳上,聽他說明。
  
  在就座的過程中,從半開的門縫裡可以看見隔壁亂七八糟的房間內部。後面的牆壁上貼著一張紙,紙上以龍飛鳳舞的毛筆字寫著「有困難時的真心宅急便」。正當她為了掩飾自己的手足無措而注視著茶杯的時候,那名自稱片桐的男子在陽子的斜對面坐下。
  
  「妳的委託還真是特別呢!居然是『惡意』。請問有什麼比較具體的要求嗎?」
  
  被他這麼一說,陽子這才第一次想到,因為自己提出了一個非常不合常理的委託,所以必須說明一下前因後果才行。
  
  「噢……」
  
  陽子感到十分困惑,到底要從哪裡開始講起呢?是否必須把在職場上受到的委屈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呢?
  
  在思考的同時,陽子再度感受到體內好像有一把火在燒似的。她實在很討厭自己不受控制的肉體。從學生時代開始,每次被老師罵的時候,腋下就會不聽使喚地分泌出大量的汗水。
  
  「我只是想要讓主管傷一下腦筋。」
  
  不愉快的感覺化成汗水,逐漸濡濕的內衣讓陽子心急如焚,不經意地讓聽起來很遜、很像是藉口的理由脫口而出。
  
  「主管?」片桐重複著陽子口中說出來的單字。「也就是說,這個收件人……呃,安居先生是原小姐的主管嗎?」
  
  「是的。」
  
  陽子以細如蚊蚋的聲音回答。
  
  然而,當片桐唸出安居的名字時,陽子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受到的種種待遇。都是那傢伙害的。如果不想想辦法的話,是無法改變現狀的。在心裡熊熊燃燒的怒火彷彿從背後推了她一把,陽子開始述說起之所以會找到這裡來的心路歷程。
  
  「原來如此。」
  
  陽子講完之後,片桐還是保持著跟聽之前沒有什麼差別的姿勢,只是微微地點了點頭,將視線落在文件夾上,回頭去看自己邊聽邊寫下的紀錄。
  
  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也就是說,妳希望能給這位安居先生一點厲害瞧瞧,是嗎?」
  
  「是的。」陽子也毫不猶豫地點頭稱是。「那傢伙完全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討人厭。我希望能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他也嘗嘗我心裡這股不知道該怎麼發洩的怨氣。老是只有我受到這種待遇,那傢伙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在旁邊看戲,光想到我都要吐了。」
  
  「我懂了。」片桐微微頷首。「這麼一來委託就正式成立了,沒問題吧?」
  
  「沒問題。」
  
  陽子在膝蓋上握緊了拳頭,點頭如搗蒜。真想為毫不遲疑地提出委託的自己鼓掌叫好啊!
  
  反而是片桐這時終於露出了有些遲疑的表情。
  
  「可能是我多管閒事也說不定,這真的不是妳一時氣急攻心所下的決定嗎?我的意思是,一旦委託正式成立,這項宅配任務就會一直持續到對方求饒為止。」
  
  「啊!嗯,不要緊。」
  
  「我明白了。那麼具體的方法和道具就由我這邊全權處理了。」
  
  「不能告訴我嗎?」
  
  「請不用擔心,並不會對對方造成實質的傷害。」
  
  「是喔。」
  
  「本店的做法都是在人類能力所及的範圍內,而且是在不會違反法律的範圍內,請不用擔心。」
  
  確認過經費的上限以後,片桐當場遞出正式的委託書,除了收件人的地址以外,陽子把所有的欄位都填滿了。
  
  「收到地址的聯絡以後,可能還需要幾天的準備時間,可以嗎?」
  
  片桐目送著陽子走到店門口,又加上這一句。
  
  「可以。」
  
  跟一直忍耐到現在的歲月比起來,只不過是再多等幾天,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片桐補充說明的「在不會違反法律的範圍內」固然令她內心有些失望,不過實在也不能要求業者犯法就是了。
  
  「絕對不會有人知道是我拜託你的吧?」
  
  陽子在店門口又追問了一次,抬頭看著片桐,他似乎微微皺眉地點了點頭。
  
  「當然,我一定會嚴守保密的義務,不會在寄件人的欄位寫下任何字的,請放心。」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對那傢伙還以顏色的日子終於到來了。

作者資料

德永圭(Tokunaga Kei)

一九八二年出生於日本愛知縣,畢業於京都大學綜合人類學系。從小就喜歡編故事,夢想成為少女漫畫家,長大後雖然未能如願成為職業漫畫家,卻領悟到用文字也一樣能享受編故事的樂趣。 二○一一年以長篇小說處女作《少女模樣,間諜日和》榮獲第十二屆「Boiled Eggs新人賞」,正式以作家身分出道。 興趣是旅行和泡咖啡館。一面擔心再次閃到腰,一面過著學習瑜伽的每一天。

基本資料

作者:德永圭(Tokunaga Kei) 譯者:緋華璃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14-03-10 ISBN:9789573330585 城邦書號:A13001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