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冥塚:《最後一戰》先行者首部曲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正宗XBOX360百萬暢銷動作射擊電玩原著前傳小說,《最後一戰》世界的起源即將揭幕! ◆遊戲中未提及的先行者世界,以及先行者建造「光環」的用意,通通在全新三部曲登場!千萬不能錯過! 【故事簡介】 十萬年前,銀河系裡繁衍了各式各樣的生物。 但是,有一個物種──擁有在技術和知識方面均領先所有其他生物達億萬年的成就──取得了主導地位。 他們以和平統治,但是在面對反對勢力時,總是毫不遲疑地以快速、殘酷而有效的手段來解決。 他們就是先行者──繼承衣缽,為下一個階段的生命承擔繼往開來責任的宇宙生存時間的守護人。 後來他們消失了。 這裡要說的就是他們的故事。 新生之星.亙古永恆是一個年輕叛逆的先行者。他是一個未經蛻變試驗的見習者──尚未加入需要豐富知識並承擔重任的先行者成年人社會。他來自一個架構者的家族,是先行者中地位最高、也最有權勢的階級。架構者創建出宏偉的技術,讓先行者得以在已知的宇宙中佔盡優勢。架構者相信他們必須承擔起捍衛衣缽的最大責任──成為所有生命的指導者與守護者。 新生之星天生就被留下印記,要成為像他父親一樣的一個偉大的架構者。 但是,這個生性反叛的見習者另有其他的計劃。 他痴迷於過去失落的寶藏。不顧後果地想要追求先驅留下來的珍奇文物──消失已久、具有未知能力與不明意圖的超級物種──迫使他父親不得不出手。 新生之星被送到挖掘者家中──逼迫他不得不接受他真正的義務。 但是冥冥中有幾股強大的力量在相互角力中。先行者社會正面臨一個關鍵點。過去的威脅再一次無情地掘起。鋌而走險的結果──未經深思熟慮地使用毀滅性 機械與戰略──引發先行者權力的分裂,一場驚天動地的混亂情勢因而爆發。 在造物者進行實驗的星球上,新生之星的叛逆行徑恰巧與兩個人類的人生歷程有了交集,再跨越了一個偉大的軍事領袖悠久的生命線,從此徹底改變了新生之星的命運……以及整個銀河系的命運。

內文試閱


前言
  人工智慧翻譯程式譯注: 最佳的戰術翻譯必須要自動轉換為立即可以理解的用字以及句子,包括使用口語化的說法。此一傳統也是在翻譯本著作時所一貫秉持的。

所謂平和者不論處於戰爭內外皆然。
──衣缽,宣教士篇之第五箴言


  先行者的故事 ── 我的族人的歷史 ── 已屢經傳頌,在亹亹不卷的口耳相傳的過程中一再地被理想化,理想化到原貌盡失,我幾乎已不認得了。

  其中固然有某些理想與事實相符。先行者確屬複雜,其發展程度遠遠超過所有其他的帝國,而其強大的勢力更是烜赫一時,幾乎難以衡量。我們的居境跨越三百萬個肥沃的世界。我們的科技與物理知識均已臻高度成熟,至少從先驅那個時代以來便已奠定了基礎,有人說,是先驅按著自己的形象塑造出我們,並用他們的呼吸來賦予那些形象活的生命。

  身為三部曲之首卷,這部分的故事主要可歸納出四大主軸:旅程、勇氣、背叛、與命運。

  我的命運──身為一個愚蠢的先行者的故事──因上蒼的捉弄,而在一個晚上與兩個人類的命運,以及一個偉大的軍事領袖悠久的生命輪廓相交織……那一晚,我親手種下了這個機緣,成為引爆蟲族最後一波可怕禍害的契機。

  因而才有以下這則故事,我要說的全是千真萬確的。


第一章
──太陽 ‧ 從伊多姆星到艾德.特瑞尼星──


  船上的船員終於將火勢圍堵起來,鬆開了蒸汽引擎,並從水裡取下卡利奧普女神風笛。在一陣喀嚓聲以及痛苦的呻吟聲後,汩汩的發條聲終於沈寂下來;一開始就運作得不太順利。

  二十公里外,德加魔奇恩火山口的中央升起一塊壟起的山巔,穿過藍灰色的陰霾,突兀的輪廓被夕陽微紅的金色餘暉映襯得更加分明。孤單單的一輪明月升了起來,冷冷清清的月光將我們的船後方照得通明。火山口裡堰塞成一口內陸湖,在船體周圍泛起了陣陣漣漪,卻完全不像是浪潮或風吹在水面揚起的水波。在這些波濤和旋渦底下,除了閃閃發光的落日和月光的倒影外,還有杈枒蟠屈的默斯在我母親的池塘裡,像蒼白的蓮花一樣在水面上上下下地擺盪著。然而,這些狀似蓮花的東西並不是嬝娜纖巧的花朵,而是浮游在水面下的淺水處,長在肥厚的莖狀物上的沈睡的水怪。寬十幾公尺的默斯水怪,在肥厚的肌肉邊緣長了一圈黑色的牙齒,每一顆都足足有我的前臂那麼長。

  我們航行過這片被防禦心極強、會自我複製的水怪所橫行著的花園。它們覆蓋了這個火山口的整片被水淹沒的湖底,偷偷摸摸地潛伏在水面下,防禦著它們的版圖。行經的船隻必須唱出搖籃曲,哄得默斯們彼此和平相處,才能不受干擾地跨越這片水域。事實擺在眼前,我們的旋律似乎是過時了。

  我只知其名為查卡斯的這個年輕的人類從甲板的那一頭跑過來,抓著他的棕櫚葉帽,頻頻搖頭。我們並肩而立,凝視著欄杆外,看著默斯蠕動著身子,在水中翻來覆去。查卡斯──古銅色皮膚,幾乎無毛,完全不像我的導師給我留下的人類獸性的形象--沮喪地搖了搖頭。 「他們發誓用的是最新的歌曲,」他喃喃地說。「我們不該在它們聽明白前先行移動。」

  我看著船頭的船員們,一干人正在那裡竊竊私議。「你向我保證過,這些是最好的,」我提醒他。

  他睜大他那像拋光瑪瑙的雙眼凝視著我,用手輕拂蓋住他脖子後面,剪成完美正方形的濃密黑髮。「我的父親認識它們的父親。」

  「你信任你的父親嗎?」我問。

  「當然,」他回答。「難道你不是嗎?」

  「這三年以來,我還沒有見過我的親生父親,」我說。

  「那對你來說很可悲嗎?」年輕的人類問道。

  「他送我到那裡。」我指著黑色的天空中一個赤褐色的亮點。「去學習戒律。」

  「嘻-嗄!」這個弗洛里安人──一個個頭較小的人種,只有查卡斯的一半高度,蹦蹦跳跳地從船尾赤腳跑了過來,加入我們。我從來不知道有哪一個物種居然能彼此之間差異如此之大,卻依然能保持如此相同的的智力水平。他的聲音又軟又甜的,用他的手指打了個微妙的手勢。他止不住興奮之情,就連說話的速度也跟著加快,快得我無法理解。

  查卡斯連忙幫他解釋。「他是說,你需要脫掉你的護甲。會打擾到默斯。」

  剛開始,我不怎麼願意接受這個建議。不論是哪個專業階級的先行者,終其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穿戴著護身盔甲。盔甲不但能保護我們的身體,還能提供醫學上的功能。遇上緊急狀況,盔甲可以充當緊急懸吊救護之用,直到先驅者獲得救援為止,甚至能暫時提供營養。成年的先驅還可以利用盔甲與智域相連接,將先行者所有的知識傳送過來。盔甲是先行者能存活這麼久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還可以身兼朋友與顧問的角色。

  我諮詢了我的智僕,啟動一個裝在盔甲上的隱形的智慧與記憶儲存裝置--接著就會有一個藍色人影浮現在我的念頭深處。

  「這是意料中事,」她告訴我。「除了該星球的自然動力所產生的作用外,電場與磁場也會驅使這些生物動輒憤怒。這就是為什麼行經該地的船隻只能使用原始的蒸汽引擎來發動。」

  她向我保證,盔甲對人類沒有任何價值,而且她無論如何均會防止其濫用。船上的其它船員興致勃勃地等著看好戲。我感覺到,這可能是一個敏感的時機。一旦我脫掉盔甲,電源當然會隨之關閉。為了我們大家著想,我勢必得脫得精光,或者幾乎是全身赤條條的。我有些不甘不願地設法說服自己,這只會讓這趟行程更加令人難忘。

  這個弗洛里安人已自顧自地開始動手,拿我們用來堵漏洞的芒草,幫我編起了芒鞋。

───
  在我父親的所有孩子中,我是最不可救藥的一個。就這一點而言,並非全然負面的污點,甚至並非異乎尋常。有出息的見習者往往早年叛逆--大抵璞玉渾金均不免有五色錯雜之痕跡,須經全面紀律之雕琢與冶鍊,始得周正光澤。

  但我的叛逆甚至遠超過了我父親如此盈溢的耐心,我拒絕學習,不願依循著適當的先行者生長曲線而發展:進行強化訓練,克紹箕裘,順從我的專業階級,蛻變進化到我的下一個生命型態,並且在最終成為成長三部曲的擁護者……臻至成熟的頂峰。

  我對這一切都興趣缺缺。我更感興趣的是冒險以及歷史寶藏。在我眼中,歷史的榮耀更加璀璨耀眼;相較之下,眼前的現實似乎是如此的空虛寂寥。

  於是在我的第六年結束時,我父親已經被我的冥頑不靈惹得沮喪不已,再也無法忍受,他決定將我交換到另一個家庭,遠在銀河系的另一頭,與我族人出生的獵戶座複合星雲距離不知凡幾。

  在過去這三年裡,圍繞著一顆黃色小星星的這包含八大行星的星系--特別是第四顆星, 被稱為伊多姆星的一個乾燥的微紅色沙漠世界--成了我的家。有人說這叫流亡。我把這叫做逃避。我知道自己的命運在遠在他方。


  當我到達伊多姆星,我的交換家庭的父親遵循傳統,給了我一副盔甲,並將他自己的一個智僕裝配給我,來教育我新家庭的各種規矩。起初我還以為這個新任智僕會明顯擺出教化我的那副臉孔--只不過是另一道束縛我的枷鎖,苛刻而冷漠無情。但很快就證明了她不是如此,完全不同於我經歷過的任何一個智僕。

  在我長時間接受輔導與軍事化的訓練,她對我循循善誘,追本溯源地找出我背叛個性的根源--但同時也以公正不阿的道理來向我展示這個新的世界,新的家庭。

  「你是一個架構者,被送來與挖掘者家庭同住,」她告訴我。「挖掘者的專業階級低於架構者,但他們靈敏、自負而堅強。挖掘者知道這世界的原始面與內在面。尊重他們,他們也會好好待你,把他們知道的一切如實傳授給你,讓你俱全了一個見習者需要增長的所有紀律與技能,再將你送回去給你的家人。」

  經過兩年大體說來無可挑剔的服務,指導我完成所有的再教育,同時以相當不著痕跡的冷幽默來化解我如此駑鈍的個性,她居然還辨別出我的問題有一定的模式可循。她的反應往往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說到我這位智僕的奇特品味,第一個跡象就是她居然打開我交換家庭的檔案。智僕必須負責維護所有的記錄與智庫,讓任何一個家庭成員均能輕易檢索到其可能需要的資訊,不論年代有多麼久遠、或是內容有多麼晦澀模糊。「挖掘者,你知道,必須深入鑽研。那些你們口中的寶藏經常是透過他們發掘出來。他們協助有關當局恢復、記錄、並解決問題……然後繼續前進。他們不會特別追求新奇,但他們發掘的那些記錄有時也很稀奇古怪。」

  我有不少歡樂的時光就是在研習這些舊記錄中度過的, 同時也學到了更多關於先驅的流風遺跡,以及先行者歷史的考古學。

  在這裡,我學到了在其他地方遭勸阻或被遺忘了的稗官野史--不見得有實際確鑿的證據,而是從有的沒有的奇怪的事實所推論出來的。而就在翌年,我的智僕對我進行了一番測驗與評斷。

  一個乾燥而塵土飛揚的日子,當我沿著平緩的山坡,安步當車地爬上伊多姆星上最大的一座火山,想像在這廣袤的火山口裡隱藏了一個不得了的大秘密,足以挽回我在家人眼中的地位,並證明我的存在--我經常毫無意義地陷入神遊太虛的狀態--她居然以一個令人震驚的方式打破了智僕應該謹遵的規矩。

  她坦承,在一千多年前她曾經擔任智庫長的隨從。當然,我十分清楚這位最偉大的造物者。我並非全然矇聵無知之徒。 造物者--生物與醫藥之專家--位階在架構者與挖掘者之下,但在武者之上。最高等級之造物者係創世者。有史以來只有三位造物者曾經榮膺創世者之最高頭銜,智庫長就是其中之一。

  在被從智庫長手中交易到我的交換家庭,作為概括性文化交流的一部分時,就應該刪除掉智僕內存與智庫長相關的那段期間的記憶;但現在,她的過去完全被喚醒了,她似乎已準備好與我一起搞陰謀。

她告訴我:「距伊多姆星短短幾個鐘頭的航程外還有一個世界,不論你想要追求些什麼,或許都可以在那裡一償宿願。九千年前,智庫長在這個星系建立了一個研究站。至今仍然是挖掘者之間議論紛紛的一個話題,他們當然不同意這個作法。因為生命往往是更加奧秘難解,而不僅僅是岩石或氣體就可以窮盡的。」

  該研究站位於這個星系的第三顆行星,一個被稱為艾德.特瑞尼星的世界:這個被遺棄的地方,默默無聞,與世隔絕,是被稱為人類的一個式微的物種之起源地,及其遺民最終據守的保留地。

  我的智僕似乎是出於比我自己更離經叛道的動機。每隔幾個月會有一艘太空船從伊多姆星輸送用品到艾德.特瑞尼星去。她並沒有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可以在那裡找到些什麼,而是透過提示和線索來讓我自己做決定。

  在她的幫助下,我好不容易通過迷宮般的走廊和隧道,來到了運輸平台,又偷偷混進了狹窄的太空船,並重新設定代碼,來掩飾多了我的額外重量--終於瞞天過海地飛往艾德.特瑞尼星。

  這下子我不僅僅是一個叛逆的見習者。我已經成了一個劫機客,一個海盜……更讓我感到驚訝的是,要走私一個人居然這麼容易!這未免也太容易了吧,我不太確定。

  不過,我不相信智僕會把一個先行者往陷阱裡帶。這與它們的設計、它們的程式--它們本質的一切--相悖。智僕在任何時候都必須忠於它們的主人。

  我未能預見的是,我不是她的主人,從來就不是。

────
  我不情願地脫下盔甲,鬆開軀幹部分的護具,然後是肩膀和手臂的護甲,最後是護腿和靴子。我的胳膊和腿上稀疏蒼白的絨毛像針扎入皮肉般的疼痛。我的脖子和耳朵也突然癢了起來。然後,像傳染似地全身奇癢難撓,我只能強迫自己不去理會。

  盔甲癱落在甲板上,就像一具鬆開了的模具,依稀可以看出我的身體形狀。我不曉得,智僕現在是否會進入休眠狀態,或者會繼續進行她自己的內部程序。這是我三年來頭一次脫離她的指導。

  「很好,」查卡斯說。「船員們會幫你好好保護它。」

  「我相信他們會的,」我說。

  查卡斯和小弗洛里安人--套用他們自己的語言,分別屬於查曼紐人和哈曼紐人--爬上船頭,加入已經站在那裡的五名船員,低聲地討論著。因為只要音量稍微大聲一點,不論是不是播放了正確的歌曲,都有可能引起默斯的不快,進而攻擊船隻。默斯討厭的東西很多,尤其是痛恨無端的噪音。據說暴風雨過後,它們會氣上好幾天,害得船隻接連好幾天無法通過這個內陸海。

  查卡斯回來了,搖搖頭。「他們打算用古早前的一些歌曲,」他說。「默斯很少想出新的曲調。無非就是老歌一再循環。」

  猛然一個傾斜,船身繞著桅杆轉動,將我整個人摔在甲板上,躺在我的盔甲旁邊。我付了這些人類相當優渥的報酬。查卡斯曾聽過各種關於德加魔奇恩火山口奇奇怪怪的故事,比方說有些古老的禁區以及不為人知的秘密結構。

  我對挖掘者的檔案做了一番研究,使我相信艾德.特瑞尼星上很可能真的有寶藏,也許是最為炙手可熱的寶藏:歐加農--一種可以啟動所有先驅文物的裝置。一切似乎都完全吻合--直到現在為止。

  我是在哪裡走錯路了嗎?

  在橫跨六十光年的一段短途旅遊,接著微不足道的一億公里的旅程後,我可能就差我的最終目標這麼臨門一腳,卻永遠不得其門而入。

  默斯衝破水面,來到我們的右舷,鼓起灰紫色的扇形肌肉,帶狀的水流傾瀉而下。我能聽到它們黑色的長牙正在嚙咬著木製船體。

作者資料

葛瑞格.貝爾(Greg Bear)

撰有包括《船體零三》、《時間盡頭的城市》、《永世》、《移動火星》等超過三十本科幻與奇幻小說的作者。曾兩度榮獲雨果獎,五度榮獲星雲獎,他是唯二在星雲獎每一個類別均曾經獲獎的作者之一,被《終極科幻百科全書》譽為「硬科幻小說最佳製造機」。 托爾出版公司將他的故事搜羅為完整的合集。貝爾曾任職於政治與科學行動委員會,並擔任政府機構與企業的顧問,協助解決從國家安全到私人航空企業的問題,以及新媒體與視聽遊戲的發展。他最近一項任務是與尼爾.史蒂文生以及速伯泰公司的一項叫「Mongoliad」的長期合作案,發展出一個可以在包括iPhone、iPad和Kindle等多個平台上發展的互動連載小說。

基本資料

作者:葛瑞格.貝爾(Greg Bear)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3-12-24 ISBN:9789571054490 城邦書號:SPB250362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