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那時此刻:金馬五十特別紀念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華語影壇最高榮譽金馬獎五十屆特別紀念 112位歷屆影帝、影后、最佳導演獨家訪談 回首華語電影五個十年,跨世代的集體記憶 你的人生有多少時刻,能用某部華語電影作為註腳?用某句台詞、某首主題曲作為旁白? 金馬獎陪伴台灣觀眾走過華語電影的興盛與衰落,上一輩台灣人的記憶也許從1960年代的健康寫實電影開始,差不多同一時期,也少不了總會出現「客廳」、「餐廳」、「咖啡廳」三廳場景的瓊瑤文藝片;而後香港邵氏公司帶動武打熱潮,武俠片、功夫片充斥著1960、1970年代的台灣電影市場;1980年代,幾位影人推動電影改革運動,台灣電影開始走入社會、突破形式,這些多以真實生活為主軸,亦具有文學表現特質的藝術電影被稱為「台灣新浪潮電影」,同時帶領台灣電影打入國際影展;1990年代的台灣電影受到政策波擊,資金短缺,觀眾連帶失去信心,產業全面崩盤;2002年,香港電影也面臨人才流失危機,票房慘澹,警匪片卻出乎意料大獲成功,更獲得好萊塢的青睞,同時改變了香港的拍片環境與模式;台灣電影則直到2008年,以土地、文化等主題的電影才再度吸引觀眾走入戲院。 華語電影的這段起落,你參與了多少?又勾起你多少成長的回憶? 因《梁山伯與祝英台》大紅的凌波來台遊街時,你是否興奮地站在人群中? 你心目中的夢中情人曾經是「二秦二林」其中一位? 你是月亮、星星,還是太陽? 郎雄、梅艷芳走了,留下了一個時代,但你心中是否也缺了補不起來的一塊? 你屬於王家衛電影的憂鬱文青世代嗎? 周星馳的經典台詞你能隨口說出幾句? 華語電影的觀影經驗形塑了我們對愛情、朋友、親情,甚至對人生的想像與期待,無論你曾經跟上哪一個最好或最壞的電影朝代,金馬五十將帶領你回顧精彩的這五十個年頭。 時光流轉,光芒再現,典藏首選 「金馬獎」自1962年開辦以來至今橫跨半世紀,是台灣年度最重要的電影文化盛事,更已成為華語暨華人電影創作的最高榮譽;卓越閃耀的導演與演員們在一屆又一屆的頒獎典禮舞台上真情流露,留下無數令人屏息與感動的瞬間;後續擴及的影展、創投會議及電影學院,也持續為華人電影世界培育優秀人才。 《那時此刻:金馬五十特別紀念》取材歷時超過一年,大規模收錄歷屆獲獎的112位影帝、影后、最佳導演的獨家採訪/專文,以及珍貴影像/全新攝影,讓影迷們更深入了解影人們風采背後的內心世界與從影之路,看見他們在華語影壇中如何站穩腳步。本書另闢金馬獎歷屆講座造型單元及歷屆典禮經典時刻單元,一飽重度影癡的胃口,重溫金馬的永恆瞬間。 美術設計:王志弘 攝影(部分):林盟山、陳又維

目錄


前言

金馬奔騰,萬方矚目──歷屆獎座造型

那時──歷屆典禮經典時刻

此刻──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訪談

丁善璽 用電影告訴觀眾什麼是情,什麼是榮譽
上官靈鳳 得到金馬獎是個驚喜,我日夜流的血汗,獲得了肯定
尤 敏 油然而來,我見猶憐
王 引 堅忍剛毅的民國男子臉譜
王冠雄 其實當演員才是我人生很大的轉變
王家衛 他的每一步,總是能在話題魅力與藝術成就上,同時令人難以忽視
王 童 導演有一種不妥協的力量,如果沒有,我想電影也不會有什麼特別
王菊金 「動手」來拍實驗電影來建議國片改進是最實際的做法
白景瑞 慧黠天成,銳意求新
成 龍 觀眾喜歡,才是最重要的肯定
江 青 因為電影而與人結下的永誌情誼,最是難得
艾 迪 我是個很感性的人,到現在都是
吳宇森 電影代表一份感情,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吳君如 不如就豁出去,做一個喜劇演員吧
吳家麗 人家說,悲傷的時候流淚,但我卻總是流下開心的眼淚
吳鎮宇 演反派不會膩的,這個世界有那麼多壞蛋,演不完
呂麗萍 拍過東西就要忘,因為要面對下一部戲
李小璐 我得過的獎不少,金馬獎是最重的一座
李心潔 我不會考慮別人怎麼看我,我會做我想做的事情
李冰冰 追求未知的體驗,看自己能把自己帶到多遠的地方
李 安 越沒有把握的,我就越有興趣
李 行 電影是我一生的馬拉松
李修賢 華語影壇中的警察專業戶
李 嘉 俠骨柔情,文武皆長
李翰祥 時空烏托邦,電影中國夢
李麗珍 多努力,自我突破的肯定
李麗華 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全力以赴
杜琪峯 一定要從原創性去想自己的電影
汪 萍 我十三年演藝生涯最完美的句點
狄 龍 好演員是亦邪亦正的,不要給自己框架
阮經天 我覺得在角色裡面是非常、非常快樂的一件事
周 迅 多才多藝的大滿貫影后
周星馳 導演是我最有興趣的角色
周潤發 拍戲要先讓自己快樂,才能把快樂帶給觀眾
林青霞 我的人生或許比我演的戲劇更有戲劇性
林 揚 就是那一抹幸福的微笑,解除了所有人生的痛苦與禁錮
林鳳嬌 堅毅溫柔的台灣女性代表
侯孝賢 真實有一種魅力,是你安排不了的
姜 文 僅管得了很多獎,但是金馬獎還是有它的特殊意義
恬 妞 我喜歡隨性的表演方式,最真實、最自然
柯俊雄 三百六十行,哪有這種行業讓人瘋狂
洛桑群培 終於明白原來表演,特別是電影,要越貼近生活越好
胡金銓 電影沒有國界,沒有語言障礙,能夠流傳後世
郎 雄 郎叔走了,一個時代也這樣過去了
凌 波 我所享有的東西,都是從電影裡頭得來的
唐 菁 演員的功課,演員的使命
夏 雨 我只是順著生活、順著路走
孫 越 電影界沒忘記有一個老兵是這裡走出去的
徐 克 一部電影的正能量要夠,才能成為一部可以感動觀眾的作品
徐 楓 人不會永存,但電影是永遠的
桂綸鎂 這個獎給了我鼓勵,讓我更專注在表演上
秦海璐 我從十歲就追尋歸屬感,希望可以過穩定生活,逃開這不穩定的圈子
秦祥林 突然一個靈感告訴我說,我應該去拍文藝片
秦 漢 風度翩翩、憂鬱深情的一代小生
翁倩玉 表演最重要的是「悅己悅人」
崔福生 很想念演戲的生活,看見人家在演,覺得過癮啊!
常 楓 一步一腳印,投注熱情、奉獻一生
張艾嘉 電影是出口,是我自己跟自己的對話
張佩成 細膩是導演的特質,他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所有東西
張家輝 對其他人來說不值錢,對我卻是美好的回憶光景
張曼玉 我不準備是因為我覺得直覺是最好的
張涵予 對感興趣的事,我可以做到別人無法想像的地步
張曾澤 逆風時我知道我是誰,順境時我也從未忘記我是誰
張 毅 身為藝術家,對於這個時代,你到底做了什麼貢獻?
梁家輝 身為演員,不應該奢望人家一定會對你有所肯定
梁朝偉 表演對我來說,是暫時逃離現實世界
梅艷芳 寄梅艷芳的兩封信——兩個十年
許鞍華 我喜歡拍電影本身的那種狀態,因為跟很多人一起工作
郭富城 當演員,如果路很平坦,怎麼詮釋坎坷
陳令智 真正重要的不是台詞,而是我們所賦予字詞的情感
陳可辛 如果沒有那麼愛電影,拍電影是很划不來的
陳 沖 金馬獎意味著自我懷疑的間歇──片刻的安寧
陳坤厚 電影是一群人群策群力,沒有他們,我們無法上台
陳 果 成功沒有訣竅,就是老老實實說一個故事
陳松勇 片商本來報名我男配角,我就說我演得比較差嗎?
陳秋霞 天才只在我的命運裡佔很小一部份,我的確很努力過
陸小芬 電影、戲劇的經歷,帶給我的生命許多撞擊與火花
陶 秦 忘不了你的好……
章國明 有個香港演員曾說,當演員就像苦行僧,其實真正的苦行僧是導演
麥兆輝 沒人敢講的,導演要有勇氣把它講出來
麥當雄 只要有想拍的,什麼都可以克服
程 剛 從「百萬」到「百慢」、從人文到媚俗
舒 淇 希望可以演到九十歲,至少我知道還有人喜歡看我演戲
黃 渤 人說夢想超越現實,我的現實永遠超出夢想
楊惠姍 所有事情的答案,都在過程裡面
楊貴媚 終於對得起所有希望我得獎的親朋好友
楊 群 等到第十年,我總算當上男主角
萬梓良 人有特別的緣分才能一起拍戲,要加倍珍惜
葉德嫻 電影、舞台劇、音樂劇,跟演戲有關的,我都喜歡
葛香亭 深印觀眾心中的銀幕慈父
趙 雷 戲非人生,戲假情真
劉青雲 演戲最重要的,是怎麼把角色想出來
劉美君 我不喜歡做別人已經做過的事,所以我就選一條跟別人不同的路
劉偉強 很多人都說我傻,但我就是想要這樣做
劉德華 沒辦法,電影是我一輩子的責任
劉 燁 演員不能只依靠經驗,要憑自己的感受去演出
劉 藝 其人已遠,其事已微
樂 蒂 超越時空囿限的古典美人
歐 威 為了前途,「勇敢」鼓勵著我冒險一次吧!
蔡明亮 頒獎給我,需要很大的勇氣
鄭裕玲 「獎」對我們演員來說是鼓勵,更是一種督促
黎 明 回歸到最基本卻紮實的生命狀態
盧 燕 藝術、舞台就是我的興趣,已經融入到我的生命和血液裡
蕭芳芳 做演員的責任,就是要讓觀眾「Feel Good」
戴立忍 我是用我的生命經驗在調度
謝君豪 有一瞬間感動、有一瞬間開心,是很難得的
鍾孟宏 人類最美的東西就是黑,不是黑暗的東西,是你看不到的東西
歸亞蕾 一百多部電影,有一百多個故事,一百多個人生
羅啟銳 拍到一個很驚喜的鏡頭,我就能高興幾個小時
譚詠麟 我比較好奇,所以每一樣東西都是新鮮的
關錦鵬 跟演員溝通,其實是建立一種信任
嚴 浩 大時代把人性都沖出來了,生命的一切都會現形

感謝

內文試閱


越沒有把握的,我就越有興趣

李安
第二十八屆(1991)評審團特別獎,《推手》
第三十屆(1993)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喜宴》
第四十四屆(2007)最佳導演、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色,戒》


謝謝評審委員,謝謝我可愛的工作夥伴們。這幾個月我受訪,他們都問為什麼要拍這個片子?其實我今天要藉這個機會跟大家講,我真的不曉得為什麼要拍這個電影,我覺得有一股衝動,非常深層好像是我累世的業障,積累了幾輩子的東西。我得到很多觀眾的認同,非常的感動,我也如釋重擔,我覺得好像跟大家分享了一個共業。
──第四十四屆最佳導演得獎感言


  享譽當代全球影壇,備受尊崇的電影大師,李安,至今拍了十二部電影,擒獲奧斯卡、金球、柏林、威尼斯影展與金馬獎等諸多榮耀。在他看似平易可親的作品中,總有著複雜難言的人生況味,影片類型多元,卻皆能直指人性最深刻處,洞徹世間情感百態,甚至觸及神、宇宙與存在等形而上的領域。

  如此仰之彌高的李安,本人一派親和儒雅,談起回憶時更極度風趣感性。眾人皆知他曾在紐約苦熬六年,終於拍攝首部長片《推手》。之後返台參加金馬典,該年敗給《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但他和關錦鵬則一同獲頒特別獎,因為首次拍片苦吞滿腹心酸,拿到金馬獎時特別激動,「在國家劇院旁邊,拿著金馬獎,就在路邊流起眼淚,覺得很感動,大家對我還蠻好,給我一個鼓勵 。」

  接著《喜宴》獲得柏林金熊獎,並成為當年度全球獲利最高的影片,讓李安敲開了好萊塢的大門。擅於梳理人物情感的他,雖然身為華人卻能將西方故事細膩表現得透徹練達,更讓東方文化的「意境」融入西方影像美學中卻毫不悖逆,李安逐漸建立了「大師級導演」的地位,更是好萊塢頂尖團隊最想合作的對象。

  但他從未讓自己太輕鬆,每次拍片,他都還是揀最難的那條路走,拍《臥虎藏龍》感覺把身體和神經都拍壞,《色,戒》面對了自己最深的恐懼和忌諱,《少年Pi 的奇幻漂流》則是最難拍的。「去面對那個東西,其實你就是在面對最深層的自己,去掏那個東西的時候,也是逼你自己去做最好、最大的表現。」一再將自己擺到不可預期的狀態,帶領團隊一起捕捉珍貴的、靈光乍現的即興時刻,「可以說,越沒有把握的,我就越有興趣,我相信是跟自我探索的需要有關。」最終能完好地走出來,電影便也能領著觀眾風吹雨淋愛過痛過,最終得被救贖。

  無論是想法或技術,都已站在難以企及的高度,李安對「拍電影」的思考卻仍不斷在進行。拍攝《少》,原著小說為他帶來啟發,讓他重新探討「說故事的本質」為何?他認為,一切其實緣於人類內心對「意義」的原始渴望,人需要被賦予意義,才能感受到存在。此刻的李安不像電影導演,反倒像是個哲學、精神導師,「電影本身就是一個造假,是虛的,可是我們卻能夠真實的做底層的、深度的、無意識的一種溝通,透過影像、透過藝術,虛幻的東西。」笑說自己也花了二十多年的職業生涯才參透,「以前只是想把東西拍出來,希望別人喜歡,到最近,我覺得講故事是很重要的人類行為,自己做這個工作是非常有意義的。」

  面對著自身,甚至是全人類的存在,有如古代的吟遊詩人,傳遞著人們所需的訊息,「希望給大家帶來一些精神生活上的滋潤。」現在的李安,甘之如飴地擔起「說故事」這份美好而偉大的責任。(文:彭雁筠)


寄梅艷芳的兩封信──兩個十年

梅艷芳
第二十四屆(1987)最佳女主角,《胭脂扣》


我站在舞台上已經有不短的日子,可是今天我最緊張,因為我手拿的,是我夢寐以求、我的心願的金馬獎,今天美夢成真,我覺得很開心。我也要把獎金再送出來,幫助一些有需要幫助的人,也是我一番小小的心意,我想大會不會反對吧! 最後要感謝的是我的電影公司、我的導演,他給我很大的鼓勵,我希望下次我可以再來拿獎。
──第二十四屆最佳女主角得獎感言


阿梅:

  晃眼十年,這十年間,覺得妳就像我一些移民美加、澳洲等地的好朋友,少見面了,少聯繫了,可惜是現在手機可以微信了,我沒法加妳,讓我用迅速的方法知道妳最近可好!

  來到第十個年頭,妳像回到我們的視線裡,香港國際電影節、北京百老滙電影中心的香港電影展映中,都出現了妳在《胭脂扣》裡的如花身影。妳的影迷會「芳心薈」在北京舉辦了妳的圖片展覽,一下子,妳那些牢牢存活在我們記憶裡的各種形象:淒美的如花、妖嬈的妖女、跳脫的壞女孩,栩栩如生地離我們這麼近,真不覺得原來有那麼遠,這算是稍稍紓解我們對妳思念的感傷吧!

  P.S:阿梅,今年是金馬獎的五十周年了,相信很多朋友還是忘不掉妳1987 年在金馬領獎台上的綽約身影的!

  關 2013
阿梅:
  《胭脂扣》讓我想起《阮玲玉》,1988 年開始籌備,預計1991 年開拍,這漫長又認真的資料搜集和劇本編寫,為的是能好好讓妳和阮玲玉在電影中對話,這奇妙的想法讓我和編劇邱剛健都興奮莫名!

  可是1989 年的六四民運事件,重創了所有香港人的心,妳也沉痛地丟出一句話:「以後再不踏足內地半步!」妳我都是懂得尊重別人意願的同一類人,我尊重妳的表態心跡,妳也尊重導演要尋找《阮玲玉》這電影所需的上海氣味。我們就像和平分手的男女,沒有抱怨吵鬧,卻有著揮之不去的遺憾和惋惜。

  找來張曼玉演阮玲玉,在招來一片謾罵之時,妳卻請我寄語張曼玉要好好加油。到張曼玉因《阮玲玉》在柏林影展得獎,我接到妳的電話表示祝賀。張曼玉接連獲獎,妳也接連地表示替她高興和欣慰。

  1991 年拍的《阮玲玉》到2001 年妳的生日派對,這十年間,每年家人為我慶生飯後,我就奔赴妳的生日派對,我倆生日就差一天,我九號,妳十號。

  2001 的生日派對上,妳在我耳邊送上一句:「有點後悔沒拍《阮玲玉》。」面容仍是淡然,話語卻是真摯。我們那一刻有了默契,我們該會再合作的,一個不用言語卻意會的承諾。妳離開了十年,這刻讓我想起另一個帶著遺憾的十年。

  這個遺憾看來是沒法修補的了,但我想衷心地說有緣份跟妳合作《胭脂扣》,有幸讓妳成為我彌足珍貴的朋友,這遺憾可能不算什麼!

  關 2013(文:關錦鵬)

不如就豁出去,做一個喜劇演員吧

吳君如
第四十屆最佳女主角《金雞》


我覺得拍戲是團體的工作,我拿到這個獎不是我自己的榮幸,是導演、監製教了我很多東西。這個獎我最想跟一個人分享,是導演趙良駿,因為我拍這部戲時,有時候不禮貌,有時候發脾氣,因為我壓力非常大。還有謝謝陳可辛監製,以及劉德華,是他提出拍阿金這個角色,所以一定要謝謝他。
──第四十屆(2003)最佳女主角得獎感言


  有些人天生就屬於舞台的鎂光燈,他們從小就是家族與朋友的開心果,他們熱愛表演,總在不知不覺間成為人群的焦點,擅長使旁人更快樂,所到之處皆充滿笑聲,那時,他們覺得自己的生命因此而完整。華語電影界的喜劇女王吳君如,便是此一類人。

  然而從前從前,她曾經也是想當白雪公主的。

  三十年前,吳君如懷著這個美夢踏入演藝圈,卻發現同輩的女演員都特別出眾,自己反像隻醜小鴨,自卑又沮喪的她,開始踏上這一段從排拒到面對、接受自我,最終蛻變為天鵝皇后的旅程。

  漫漫人生修練,最難那一關,總還是在自己。二十出頭歲的吳君如,演出《霸王花》意外喜感十足,之後一連串喜劇邀約讓她微醺,「不如就豁出去,做一個喜劇演員吧!」但那同時也是她掙扎的開始,演喜劇要扮醜、自毀形象,她每天催眠自己,「這個不是我,這是我戲裡面的人物。」幾年過去,吳君如的內心交戰到了臨界點,「我沒辦法再演下去。每一天我都要裝瘋賣傻的那種感覺,不如停下來。」之後她減肥、出書、改做主持,轉了好大一圈,外面的世界看夠了,最終還是回到自己最擅長也最鍾愛的領域,「演戲還是全世界這麼多工作中,最過癮的。」而且呢,「如果我不演戲的話,很多人都覺得很可惜啊!」說完這句話後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招牌笑聲裡,是行過千山萬水後對世事的透徹了然,是知天命後的自由自在,現在的她,不再批判自己,珍惜現在的擁有,真正成為並享受著她賦予自己的稱號:「吳君如大美女」。

  與金馬獎很有緣分的吳君如,曾在1993年和梁朝偉一起擔任金馬表演嘉賓,兩人又唱又跳的畫面堪稱經典。後來金馬邀她主持,她更勇敢,因為國語有夠破,她笑說:「每講一句話底下都笑成一團。」

  2003年,她以《金雞》拿下第四十屆金馬獎影后,憶起當時她仍不免興奮,「我終於憑一部喜劇拿到獎,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Moment,鼓勵我還要熬下去。」兩年後,她與曾志偉合頒最佳導演獎,她開心回想那天,因為男友陳可辛也是入圍者,她緊張地在後台偷偷問曾:「要不要先看看得獎名單?」,更打趣說:「我是一個演員,重複再重複take,我都可以做到這個(驚喜的)反應!」最後他們並沒有偷看名單,但陳可辛真的得獎了,當吳君如在台上激動地對電話彼端的陳可辛說:「你得獎了,你終於配得上我了。」那一刻的她,並不是一個煽情的專業演員,而是一位真情流露的可愛女人。那一刻,不僅是陳可辛導演事後重複看了數十遍的片段,更是恆久在我們心中,持續散發著濃濃愛意的感動時刻。由彼至今,爽朗的吳君如繼續釀造愈發成熟知性的美,一如以往的親切風趣,將快樂與幸福分享給所有觀眾,當然,也包括她自己。(文:彭雁筠)

作者資料

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民國七十九年開始,第二十七屆金馬獎由行政院新聞局交由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主辦,其下設立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敦聘九至十五位學者專家及從業人員擔任執行委員,設主席一人、執行長一人負責推動會務,下設五個部門,行政部負責會內行政事務、貴賓接待,行銷部門負責宣傳造勢、異業合作、週邊活動等業務,競賽部負責影片競賽、金馬獎頒獎典禮,創投部負責創投會議之推動與執行,影展部則負責國際影展內容策劃、影片及影人邀約、字幕翻譯製作、拷貝運送及影展現場執行等各項事宜。

基本資料

作者: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出版社:行人 出版日期:2013-10-14 ISBN:9789868965270 城邦書號:A14900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9cm×26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