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起點人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想要免費享受終極美容? 想要輕鬆贏得高額報酬? 只要把你的身體借給我們! ◆獲選邦諾書店2012年最佳青少年小說、洛杉磯圖書館2012年最佳青少年小說、芝加哥圖書館最佳青少年小說、加拿大Indigo書店2012年最佳青少年小說! ◆Amazon書店讀者★★★★☆(4.5顆星)熱烈好評! 結局出人意表! 看完請勿洩漏! 把我們的身體當作玩具,用完就丟。 把我們的人生當作遊戲,輸了重來。 是我們活該嗎? 現在,反擊的時刻到了! 「孢子戰爭」改變了人類,也改變了整個世界。所有20歳到60歲的人都死了,只有戰前注射過疫苗的小孩和老人成為倖存者。現在,年輕人被稱為「起點人」,老人被稱為「終點人」。 拜先進的科技所賜,終點人的壽命可以延長到200歲。如果他們偶爾想「返老還童」,就走進人體銀行「青春終點站」,那裡有各種容貌和技能的起點人可供租用。只要換一個年輕的身體,就可以重享青春的時光。 失去父母的凱莉帶著弟弟泰勒四處流浪,但如今實在撐不下去了,只好把自己的身體租給青春終點站換取高額報酬。他們為她進行了一場「終極美容」,現在她的皮膚毫無瑕疵,頭髮充滿光澤,整個人煥然一新。接著她的後腦被植入晶片,透過晶片,借用她的終點人將接管她的身體,而她將暫時失去意識。 沉沉睡去,然後甦醒,凱莉還依稀記得彷彿夢境的片段,前兩次出借就在這樣迷濛的狀態下完成了。只剩下最後一次,她就可以用這筆錢讓生病的泰勒得到最好的照顧,並給他一個舒適的家。 然而這一次,她卻沒有在青春終點站的躺椅上醒來。她在一間不知名的俱樂部,穿著一身華麗性感的洋裝,一個女人問她「第幾次了」,一個名叫布雷克的男孩迷上了她。她慌亂失措,正想逃離現場,腦海裡卻浮現出另一個女人的聲音: 聽著……很重要……凱莉……不要回去……青春終點站……會死…… 【好評推薦】 「有什麼比『有創意』的小說還棒?就只有《起點人》這種『把好的創意執行得很好』的小說。等待《飢餓遊戲》接班人的讀者終於等到他們想要的作品了!《起點人》是反烏托邦小說中的頂尖之作,第一集以意想不到結局收尾,保證會讓讀者繃緊神經,等不及要看下去!」 ──洛杉磯時報 「《起點人》堆疊出戲劇性的高潮、驚人的轉折,是一個讀了會上癮的誘人故事。它刻畫人性的黑暗面,探討人們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可以做到什麼地步。各類型小說的讀者都會想一頭栽進這個世界,《飢餓遊戲》的讀者更是會愛不釋手!」──Examiner.com 「《起點人》是你會想要一把搶過來讀的反烏托邦小說……麗莎的小說在引人入勝的故事轉折中摻入浪漫情愫,真的會教人一翻開書就停不下來。它證明人不管看待任何事物或看待其他人,都不能只看表面。」 ──MTV.com『好萊塢一見鍾情』部落格 「這本動作性十足的小說以扭曲、充滿敵意的世界為背景,是《飢餓遊戲》迷的必讀作品!它步調緊湊、浪漫、引人深思,結局更將讓你震驚得嘴巴闔不攏,巴不得立刻就拿到續集!」 ──賈斯汀雜誌 「另有隱情的角色不斷切換身分,翻轉故事結構,加上足以拍成好萊塢賣座電影的追逐戰描寫……續集愈快出愈好!」 ──好書情報 「時代背景設在未來的青少年反烏托邦小說多如過江之鯽,但本作肯定很快就會鶴立雞群!」 ──洛杉磯時報『春季新書搶先看』專欄 「快節奏的轉折和反轉吸引住讀者的目光,節節高升的賭注讓這部出道作從頭到尾都無比緊湊!」 ──寇克斯評論 「新秀作家普萊斯的反烏托邦系列 ……運用了高度的寫作技巧……普萊斯的驚悚小說針對階級、財產、身心分離等主題提出疑問,控制得當的緊張感、有真實感的反派角色,以及夾雜在故事中的溫馨時刻是其特色!」 ──出版家週刊

內文試閱


前情提要:失去父母的凱莉帶著生病的弟弟四處流浪,為了治好弟弟的病,她踏入人體銀行「青春終點站」,決定出借自己年輕的身體給那些高齡兩百歲的「終點人」……



  回到人體銀行時,我心想提寧邦先生會不會把我介紹給之前那個高個子男人認識;可是我們一直沒見到他。結果提寧邦直接把我交給了桃樂絲。

  「等著看看桃樂絲幫妳準備了什麼吧。」他笑著說,然後就從走廊上消失了。

  「該開始替妳美容囉。」桃樂絲揮動手腕,彷彿她是我的精靈教母。

  「美容?」

  桃樂絲從頭到腳打量了我一番。我一隻手出於本能碰了碰自己糾結頭髮的末端,像是想阻止她剪斷。

  「妳該不會以為我們就讓妳這麼見人吧?」

  我拉了拉袖子去擦臉,她伸手握住我的手臂。

  「妳是個幸運的女孩,我們要替妳免費美容,全身上下喔。」

  她檢查我的手。她的指甲散發出耀眼的彩虹光澤,讓我聯想到鮑魚貝,而我的看起來就像剛在海灘上挖過柏油。

  「我們有好多事要做呢。」

  桃樂絲一隻手放在我背上,帶我往一道雙扇門去。「等我們幫妳弄好,妳一定會認不出自己的。」

  「我就怕會這樣。」



  第一站是給人用的洗車中心。我全身赤祼站在一塊升高旋轉的平台上,抓著頭上的一根橫桿。我的眼睛蓋著一副小型護目鏡,然後就有刺鼻的化學物質沖襲全身。透過這副像魚眼睛一樣的鏡片,一切看起來又更不真實了些,包括從旁邊一扇窗戶後面觀察著我的桃樂絲。比我還高的大塊海綿從有曲線的壁板伸出來,愈來愈接近,讓我以為自己會被悶得窒息。不過我屏住了呼吸,讓那些濕軟的東西貼住全身,從上到下徹底刷洗。終於,海綿停止了動作並撤開,接著就是最後一個步驟,用像針一樣刺痛的高壓水柱從四面八方噴洗。

  我經過了一個只有藍色亮光的小房間,接著是一個又熱又乾的房間。最後一個房間看起來像是醫生的檢驗室,裡面有兩位穿著防護衣的終點人檢查我身上是否帶有任何細菌。他們判定我很乾淨,接著就把我趕去接受一連串的美容手續。首先是雷射治療。雖然這一組終點人說雷射是為了把我的雀斑跟皮膚弄乾淨,但這道手續花了好長一段時間。他們不肯讓我看到結果,不過他們保證說我一定會很滿意。我倒是看見他們完全治癒了我在打鬥時手上受到的割傷。

  接下來是修剪手指甲跟腳趾甲,然後又是一次全身擦洗,彷彿覺得我還不夠乾淨似的。如果以一到十分來表示疼痛的程度,那麼這次我給十一分,感覺就像他們不希望留下任何原本的皮膚細胞。接著,桃樂絲帶我到一個小房間去找他們內部的髮型設計師。在我目前見過有頭髮的終點人之中,只有她的頭髮不是全白或全銀色。她的頭髮挑染了紫色,而且像釘子一樣豎起來。

  我想跳過髮型這部分。

  「別傻了。」桃樂絲倚靠著一張櫃臺,用指甲敲著節奏,而且愈敲愈快。「她不會把妳理成平頭啦。妳還是能保有那頭漂亮的長髮,只是會變得更有型,讓妳更有層次感呢。

」   我讓那個刺蝟頭終點人在我身上放了一塊披肩,可是她卻不肯讓我看鏡子,這實在很難讓人放心。

  等她完成之後,掉在地上的那些頭髮已經多到足以湊成一隻貓了。我想看結果簡直想到快瘋了,可是大家似乎一點也不在意。最後一道酷刑的執行人是一位叫克萊拉的化妝師,她花了超過兩個小時把各種顏色又刷又搓的弄到我整張臉上。她用雷射替我修眉,再裝上新睫毛。桃樂絲選了幾件衣服給我穿,而我則是在一個沒有鏡子的小房間裡換裝。我都還沒看自己穿得如何,就被趕著帶到另一個房間,站在一面牆前為鏡頭擺姿勢。

  提寧邦之前曾讓我看一個紅髮女孩的立體投影圖,我試著學她笑,應該學得不像吧。

  等我離開攝影室時,我已經累垮了。我沒有受到改造的感覺,反而覺得像是全身都被輾過一樣。

  「結束了沒?」我問桃樂絲。

  「暫時結束了。」

  「現在幾點?」

  「很晚了。」

  她看起來跟我一樣累。「我帶妳去妳的房間吧。」她說。

  「在這裡?」

  「妳可不能以這副樣子在晚上十一點走回家哦。」她靠著牆壁敲手指。

  我用一隻手摸著臉,有變很多嗎?   「妳沒聽過有錢人會綁架美麗女孩兒的事嗎?」她說。

  我聽過。「是真的?」

  「哎呀,當然是真的啊。妳在這裡很安全的,而且明天也會更有精神。」

  她轉過身。我跟著她喀噠喀噠的高跟鞋聲穿過走廊。

  「我都還沒看過自己的樣子呢?」我低聲說。

  沒多久後,我就躺在一張真正的床上了,還有床單,還有一件像雲一樣軟棉棉的被子。乾淨的床,柔滑的床單,我已經忘記這種享受的感覺了,這就像飄浮在天堂裡。

  我忍不住一直用雙手摸著臉。我的新皮膚真是光滑,這讓我想起泰勒還是小嬰兒的時候,我會撫摸他的粉紅色大臉頰。媽媽還說我會磨壞他的臉。

  泰勒。

  我很想知道他在做什麼。邁可找的新地方安全嗎?他們有毯子能保暖嗎?

  躺在這張絨毛床上,周圍還有無數顆枕頭,我覺得很有罪惡感。雖然這個房間只是整個大機構的一部分,可是這裡看起來很像某個人家裡的客房,床邊有一大瓶的水,隔壁的花瓶裡還擺了雛菊。這讓我想起了我們的舊客房,媽媽可是很認真的裝飾呢。

  我看著他們留在我床邊的食物:馬鈴薯湯、乳酪、各種包裝的餅乾。我幾乎累到不想吃了,幾乎啦。我喝完湯吃完乳酪,但是把全部的餅乾都留著,等他們最後放了我,就可以帶給邁可跟泰勒吃了。



  我一直到隔天早上醒來之後,才發現這間仿製的客房少了一扇窗戶。當我打開床頭上方印花棉布質料的窗簾,我只看見了牆壁。

  我走到門口,將耳朵貼上去,只聽得見一般辦公大樓會有的那種嗡嗡聲。我想打開門偷看外面,可是門鎖起來了。一想到自己被困住,我的心跳就開始加速。我深呼吸幾次,告訴自己,他們把門鎖著是為了保護我。

  我正穿著前一晚放在床上的那套白色睡衣。我打開衣櫥想找衣服,結果卻在衣櫥門內的全身鏡裡看見了自己的倒影。我倒抽一口氣。

  我真漂亮。

  這張臉還是我的,有像媽媽的眼睛跟像爸爸的下巴,但是變得更好看了。我的皮膚散發出無瑕的光澤,我的顴骨變得更明顯。這就是金錢能夠做到的。只要擁有無盡的資源,每個女孩都能變成這個樣子。我靠近鏡子注視自己的眼睛,還有昨天化妝後留下的痕跡。

  我已經一整年沒化過妝了。如果邁可見到我,他會說什麼呢?

  我把注意力移向衣櫥裡,裡面掛著一套衣服,是醫院的手術服。

  桃樂絲打開我的門進來,她穿著有束帶的套裝,臉上露出一副過於開朗的笑容。

  「早安啊,凱莉。」她查看我的臉。「睡得好嗎?」

  「很好。」

  「他們做得真好。」她仔細檢查我的皮膚,然後靠著牆面。她又用手指敲起節奏,這開始要把我逼瘋了。

  「別擔心妳的妝,我們晚點會再補回去的,跟我來吧。」

  我的肚子咕嚕叫著,我發現昨晚的餐盤不見了,那是什麼時候拿走的?

  「桃樂絲?」

  她停下腳步。「什麼事,親愛的?」

  「我們會吃早餐嗎?」我問。

  「噢,寶貝兒,妳等一下就能吃大餐了。全都是妳最愛的呢。」她撫摸著我的頭髮。

  自從媽媽死後,就沒人對我做過這種動作了。這觸動了我內心的某個開關,讓我覺得眼眶濕了。我覺得有東西哽住了喉嚨。

  桃樂絲靠過來對我笑著。

  「只是妳在手術前還不能吃東西。」


  我看著天花板,讓他們用一張輪床推著我穿越一條永無止盡的走廊。之前我刻意不去想這個步驟,不過現在還是要做。我討厭針、討厭刀、討厭被麻醉而任人宰割。也許他們知道我討厭這些,因為他們已經開始在我身上用鎮定劑了。天花板的圖樣開始融化,最後變成一團模糊。

  提寧邦把手術講得好像很簡單,不過在手術前我無意聽見了外科醫生間的對話。這個手術會很複雜,但我頭昏眼花的,記不住細節。

  有位體格勻稱面貌英俊的終點人護士一邊推著輪床一邊低頭對著我笑。他畫了眼線嗎?

  這太瘋狂了。我本來就是個膽小鬼,光是等待接種疫苗就會緊張到手心冒汗,現在我竟然在這裡自願接受手術。

  而手術部位可是我的腦袋。   這大概是全身上下我最喜歡的地方了。從來沒有人會抱怨腦袋太肥,甚至也沒人怪自己的腦袋太矮或太高、太胖、太瘦,或是太醜。要嘛它會順利運轉,要不就是故障,而我的腦袋運轉得很好。

  我祈禱手術之後它仍然正常。

  我們停下來了。我進了手術室,被明亮的燈光烘烤著。護士拍了拍我的手臂──他的名牌上寫著「泰瑞」。「別擔心,小貓咪。妳就把那一小塊微晶片想成跟我們植入寵物裡的一樣。噼啪,妳都還沒注意到就放進去了呢。」

  「小貓咪?」這個終點人是誰啊。我早就知道這不只是植入微晶片了。好幾隻手臂在我身上移動。有人拿了個圓錐體蓋住我的嘴巴,然後叫我從十開始倒數。

  「十、九、八。」

  沒了。


  砰,砰,砰。撞擊聲震動著我的身體,我的頭隨著節奏猛搖。一種讓人作嘔的甜味向我襲來。

  我在哪裡?

  我張開眼睛,眼前的世界傾斜著,四周燈光昏暗。我正側躺在地上。我撐著地板推起身體,覺得有種噁心的黏膩感。我聞聞我的手──鳳梨的味道。

  雷射光束切割著這個黑暗的地方。在閃現的光線中,我瞥見人們想要逃跑,他們的手在半空中揮動著,但是他們又一直被拉回來。接著我才發現他們只是在隨著音樂跳舞。

  一雙亮皮細高跟鞋走了過來,我的耳朵感覺得到對方走路時地板的震動。

  高跟鞋的主人跪到我身邊。「妳還好嗎?」她大聲說。

  「不知道。」我的頭在抽痛,沒時間去管身體其他部分。

  「什麼?」

  「我不確定!」我大喊著回答。這麼一叫,讓我頭疼得更厲害了。

  她勾住我的手臂。「沒事沒事。」

  她的年紀跟我相仿,俐落的金色短髮蓋住了一邊眼睛。她那件閃亮的連衣裙非常短,應該說只是一件上衣。說不定真的是。她帶我到室內的一側,那裡的音樂聲沒這麼吵。

  「這是哪裡?」我問她,一邊揉揉自己的太陽穴。我完全搞糊塗了。

  「盧恩俱樂部。」她疑惑的看著我。「妳不記得了嗎?」

  我搖搖頭。「我是怎麼到這裡的?」

  她咯咯笑著。「哎呀,妳真的喝醉啦,我最好幫妳弄點咖啡因。」

  「不,別走。」我是醉了,還是發生了其他的事?我的心裡湧出一陣恐慌,於是我像抓著救生圈一樣緊握住她的手臂不放。「拜託,我──」

  「我們去找張椅子坐下吧。」

  她攙扶我踩著高跟鞋搖搖晃晃的走過室內。我低下頭,看見自己也穿著連衣裙,是一件很短的金屬色緊身衣。穿起來覺得很涼快。我的肩膀上掛著一個晚宴包,而我的鞋子也是細高跟,就像我只在書頁上見過明星穿的那一種。

  她在牆邊一張天鵝絨雙人沙發前停步,扶著我慢慢坐下。好柔軟,我已經好久沒坐過這麼舒服的東西了,我都已經忘了那是什麼感覺。

  音樂停了。在爸媽還活著的時候,我從立體投影圖中看過夜店的樣子,可是我從來就沒去過。我甚至不知道這種地方依然存在,而且還是專為年輕人開的。這就是有特權的起點人能做的事嗎?

  「妳看起來好多了。」她笑著對我說。

  吧台的藍色霓虹燈光灑到我們的沙發上。就算在這麼明顯的燈光下,她看起來還是迷人無比。

  「妳是新手吧?」她問。

  「什麼?」

  「不好意思啊,我還沒介紹自己呢,我是梅迪森。」

  「我叫凱莉。」

  「名字很可愛,妳喜歡嗎?」

  我聳了聳肩。「應該是吧。」

  「我也喜歡我的名字。很高興能認識妳,凱莉。」她伸出一隻手。雖然感覺很奇怪,不過我還是跟她握了手。「好啦,正如我剛剛說的,這是妳的第一次對吧?」

  我點點頭。「我第一次到這裡來。」

  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在人體銀行接受麻醉。我應該在那裡醒來才對。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雖然我已經快驚慌失措了,但我還有足夠理智記得自己不能提起人體銀行的事。我必須表現出能夠融入這種地方的樣子。

  「真棒的衣服。」梅迪森一邊說一邊摸著我衣服的質料。「能夠再次穿得下這種小東西,感覺真是太有趣了,對吧?而且還能來這種地方?這絕對比星期六晚上坐在搖椅上邊鉤毛線邊看電視重播好得多啦。」她眨眨眼,用手肘輕推了我一下。「或者妳是打麻將呢?還是橋牌?」

  「對啊。」我露出笑容,看了看四周。我根本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凱莉,親愛的,在我面前妳不必假裝啦。」

  我眨眨眼睛。

  「同類的很好認啊,小姑娘。妳通過了所有關卡對吧。」梅迪森用手指數著:「沒有刺青、沒有穿洞、沒有怪異的髮色……」然後她指著我來支持她的論點:「昂貴的衣服、高級的珠寶、有教養,而且美麗無瑕。」

  我?她是在說我嗎?

  「噢,還有一點,那就是我們知道的事太多了,」她拍拍我的手臂。「因為我們都經歷過了嘛。」

  雖然我腦中一團亂,不過我開始懂了。

  「哎喲,凱莉,妳是P.D.的顧客啦 。妳是借用人,就跟我一樣。」她靠了過來,我聞到梔子花的味道。

  「妳……?」

  「我不像嗎?」她一隻手往下移動掠過身體。「這副小身體簡直美麗無瑕,不是嗎?」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她是借用人。如果她知道我是出借人,而且某個地方出了差錯,說不定會舉發我。我很可能會被解雇,永遠拿不到錢來幫泰勒了。

  「真棒。」

  「好啦,我坦白告訴妳,畢竟這裡可是盧恩俱樂部。」她的手往外比。「我們有很多人會來這裡,所以妳很好認啦。」

  「還有更多我們的……同類?在哪裡?」

  梅迪森掃視四周。「那裡。那邊那個男生,就是看起來像明星的那位?借用人。還有那裡,有看到紅頭髮那個人嗎?」

  「借用人?」

  「妳看看她。」她用誇張的語氣說:「她不是完美到了極點嗎?」

  「其他都是真正的年輕人?」

  「那當然。」

  「他呢?」我往一個男生的方向點了點頭,他吸引了我的目光。他正拿著一杯汽水跟另外兩個男生說話。他一定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那個穿藍色 T 恤跟黑色外套的?他一定是借用人。」

  「他嗎?」梅迪森雙手交叉抱著。「噢,對啊,他是很可愛。但我之前跟他說過話,他從裡到外都是年輕人啦。」

  我不太會猜。對我而言,他看起來就跟她指出的那些出借人一樣完美,甚至更迷人。他轉過頭,直接看著我們。我別開眼神。


  「這裡有很多又普通又醜的有錢年輕人。」梅迪森繼續說:「妳一看就會知道,因為他們那些老古板祖父母不肯讓他們接受任何改造。」

  「改造?」

  「就是手術啦,所以他們才不像我們這麼漂亮啊。而且妳也可以問他們戰前生活來當作測試。他們幾乎什麼也不知道。」她笑了。「我猜他們的私立學校沒上歷史課吧。」

  我覺得自己的心撲通狂跳,情況真是亂七八糟。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眼前這個外表迷人的梅迪森,實際上是位一百多歲的老女人。   而且她覺得我也是這樣,這真是太混亂了。

  「凱莉,要是妳感覺好了點,我就要去喝點東西囉,是某種名稱又長又有趣的飲料哦。」

  「他們肯讓妳喝?」

  「親愛的,這可是私人俱樂部,就像人體銀行一樣,是完全不能浮上檯面的。」她拍拍我的手臂。「別緊張,甜心,我不會走遠啦。」

  她離開了我們的沙發。我把手肘靠在膝蓋上,用手掌撐著額頭。我想讓世界停止旋轉。可是我愈想弄清楚,情況就愈混亂。我的頭陣陣作痛。為什麼我會在一個俱樂部裡醒來,而不是在人體銀行?發生了什麼事情?

  之前,一切都非常順利。我本來可以收到錢,替泰勒找到溫暖的住所,一個真正的家。結果現在卻變成這樣。

  然後,我聽見了聲音。

  在嗎?

  我抬起頭,說話的不是梅迪森,她正站在室內中央的吧台邊。我往後看,附近沒有人。

  是我的想像嗎?

  能……聽見我嗎?

  不,是真的,這聲音來自……

  我.的.腦.中。

  我出現幻覺了嗎?我的心臟猛烈跳動。也許梅迪森說得沒錯,我喝醉了。或者可能是我摔倒時撞到了頭,某個地方出了很嚴重的差錯,我開始喘不過氣了。

  那聲音聽起來是個女人。我屏住呼吸,試著冷靜下來,也看看能不能聽得清楚一些。

  俱樂部的噪音妨礙了我的聽覺。我用手指塞住耳朵仔細聽,可是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我沒辦法甩開從腦中這樣聽見聲音的震憾

。   出口在哪裡?我要出去。我需要新鮮空氣。

  我接下來聽見的聲音很年輕,很明顯是男生,而且是從我正前方傳來的。

  「妳還好嗎?」是他。是那個穿藍色 T 恤,梅迪森說過「從裡到外都是年輕人」的男生。他露出關心的表情。

  他剛才說了什麼?他在問我好不好。我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表現出慌張。

  「嗯,很好。」我拉了拉衣服想蓋住雙腿,但不怎麼有用。

  他近看起來更帥了,而且還有酒窩,然而我沒時間為這種事分心了。我得看看那陣聲音還會不會出現,我仔細聆聽,他則是注視著我。

  我的腦中很安靜。會不會是我的想像?因為我突然就這樣回到了自己的身體,感到太困惑了?說不定也可能是這個人把聲音嚇走了。

  酒窩男穿著一件看起來很昂貴的黑色外套。我想起了梅迪森對他的判斷,於是站起來,一一核對她說的。

  沒有刺青、穿洞、奇怪的髮色:通過。昂貴的衣服跟配飾──他那隻手錶是什麼牌子的?──通過。有教養、英俊無比,通過。是借用人。

  這時他別過了頭,望向吧台的燈光,我才發現他的下巴附近有道一吋長的疤痕。桃樂絲絕對不可能放過這個地方的。

  「我看見妳摔倒了,」他遞過來一條手巾。「這是我從洗手間拿來的。」

  「謝了。」我把手巾貼到額頭上,然後就看見他的臉上慢慢露出笑容。「什麼事這麼有趣?」

  「這不是要放在妳頭上的。」他輕輕的拿過手巾,然後擦拭我摔在地上時弄髒的手臂。

  「我滑倒了,」我說:「有人弄倒了飲料,而且我又穿著這種高跟鞋……」

  「鞋子很棒。」他看著鞋子,露出笑容,酒窩似乎發出了光芒。

  我承受不住一直受他注意的感覺了,我不得不別開頭。像這樣富有又帥氣的男生,竟然會對我這種流落街頭的小孩感興趣?後來我在一根有鏡面的柱子上看見了自己的倒影,才突然被拉回現實。我忘了自己看起來像是個超級巨星。

  我回過頭,注意到梅迪森還在吧台邊,努力想引起終點人酒保的注意,不過對方似乎有重聽。

  酒窩男轉頭望向我看的位置,接著將手巾放到一張小桌子上。

  「她是妳朋友?」他問。

  「算是吧。」

  他舉起一根手指,像是在回想的樣子。「她的名字叫梅迪森,對不對?」

  我點點頭。

  「我們之前聊過,」他說:「她滿有趣的。」

  「怎麼說?」

  「問了我一大堆問題。」

  「什麼問題?」

  「歷史,妳能相信嗎?大概都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吧。我是指,妳知道十年前是哪部影片得了十座奧斯卡獎嗎?」

  我瞇起眼睛,試著回想爸爸有沒有提過這件事。他一定知道的。我聳聳肩膀。

  「看吧,妳也不知道。」他說:「顯然我沒通過梅迪森的測驗。她一發現我不知道答案,馬上掉頭就走了。我是來這裡跳舞,可不是參加競賽節目試鏡的呢。」他看著自己的腳,然後看著我的。「妳想不想……」

  「我嗎?」我發音樂已經換了,不過變得更小聲、和緩了些。「不,我不行。」

  「妳當然行啊。」

  我想到了邁可,他還在那裡為我照顧著泰勒。這麼做似乎不對,我不應該跳舞。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或是怎麼過來的,而且我也不是我自己。

  「我的頭太暈了。」

  「不然晚點再跳?」他的語氣充滿期待。他揚起眉毛。

  「抱歉,我很快就要離開了。」我知道這樣很唐突,但是我也不應該給他虛假的期望。

  雖然他隱藏的很好,但是我感覺得到他的眼神顯現出失望。他看起來像是想再採取其他行動,不過就在此時梅迪森回來了,她一隻手拿著一個杯子,另一隻手裡拿著雞尾酒。

  「拿去,這杯爪哇咖啡是給妳的,希望妳能接受黑咖啡啊。」她把杯子遞給我,然後看著那位男生。「噢,你是布雷克對嗎?又見面啦。」

  布雷克點點頭,但眼神沒從我身上移開。因為梅迪森,我們互相會心一笑,在這瞬間共享了一個小祕密。這種感覺像是在說「她不知道我們剛剛在討論她」。她似乎沒發現我們的事,只是忙著把飲料裡一支小劍上刺著的鳳梨片弄下來。

  「該回去找我朋友了。」他說。

  梅迪森吞下水果,客氣的笑著說。「能再見到你真好啊,布雷克。」

  「晚安,梅迪森。」接著他對我笑。「晚點見囉,凱莉。」他轉過頭,然後轉身,有點像是跳舞的旋轉動作。

  我根本沒對他提過我的名字,不知他是從哪問到的。

  我看著他雙手插在口袋裡慢慢走遠,我感覺好多了。

  聽著……拜託……

  我的脊椎掀起一陣涼意。不,又是那個聲音,就在我腦中。如果這是我的想像,那麼我做得還真好,因為聲音聽起來非常真實。這一切都太不對勁了,我必須離開這裡。

  不管聲音來自哪裡──從我的心裡或是別的地方──接下來的內容就像針一樣狠狠戳著我。

  聽著……很重要……凱莉……不要回去……青春終點站。

凱莉走進人體銀行,出借了自己的身體。經過極致美容手術後的她可以說是「煥然一新」。然而,她真的能像預期的一樣順利完成出借,領取高額報酬嗎?凱莉毫不知情,她已經踏入極其黑暗的陷阱……

作者資料

麗莎‧普萊斯(Lissa Price)

學生時代學的是攝影和寫作,但她發現最偉大的老師是這整個世界。 曾在波札那和象群一起漫步,在加拉巴哥群島和企鵝一起游泳,和上千名流浪者置身在日暮時分的印度古吉拉特原野。在南非的時候曾被上百隻呼著氣的水牛包圍,在歐胡島外海和上百隻野生海豚一起唱出耳朵幾乎聽不見的合聲。她也曾參加印度當地的婚禮,在泥屋中跳舞,到京都拜訪世上最有名的社會運動分子,和對方一起喝茶。 但她坐下來寫作時,會發現最令人詫異的旅行都是在她心中完成的。 她和丈夫以及偶爾會現身的鹿一起住在南加州的山麓。 想知道麗莎的動態,請上她的官網:www.lissaPrice.com

基本資料

作者:麗莎‧普萊斯(Lissa Price) 譯者:彭臨桂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3-10-07 ISBN:9789573330271 城邦書號:A130008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