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末日之旅2:十二魔.上冊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感謝祭 2019城邦聯合書展/2本75折,5本73折

內容簡介

◆出版當週超越J.K.羅琳新作《臨時空缺》登上紐時排行榜Top 2 ◆創下一天銷售精裝六萬冊紀錄,系列全球銷售迅速突破百萬冊,售出世界40國版權 ◆美國出版界空前激烈一億元版權競價之作,《普羅米修斯》導演八位數高額搶下翻拍權 ◆2012美國亞馬遜百大好書驚悚文學No.1,美國最大書評網Goodreads讀者票選恐怖類小說No.1 ◆誠品2012八月選書,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榜作品,蘋果日報K Book專欄報導 「本書有濃厚的詩意,寓言式的滂沱史詩,是科奇幻小說中罕見具高度文字魔力的作品。」 ──黃國華 這是一段荒涼孤獨的漫長旅程, 走過這一段,很難不被震撼與感動! 末日並非終點,只是悲慘世界的起始 近百年前,噬血怪物張開黑色的翅膀遮蓋世界, 轉化成千上萬世人成為布滿夜空的發光眾鬼,永無止境渴求鮮血的餵養, 從此人們害怕黑夜,畏懼星光,不敢讓燈熄滅。 怪物們是陰暗的浪潮,墮落的靈魂,永恆的存在, 他們是──「十二魔」。 不是十二也不是零號的那一個,她擁有永恆的種子,卻是影子背後的影子,夜之幕的裂縫,眾鬼心中的漣漪 百年前,在那個難以想像的闇黑之夜後,末日降臨,殘破混亂的新世界就此開始。 存活下來的人們為生存奮鬥,一路躲避瘋狂的感染者,飽受死亡的威脅與摧殘, 面對內心的孤獨與對明天的不信任,各自選擇生命的結局。 百年後,人類最後占據地德州殖民地一夕空城,羅斯威爾營區慘遭大屠殺,人們依舊活在毫無希望的世界之中。 不知來歷的女孩艾美與她的遠征隊同伴彼德、艾莉希亞、邁可和霍里斯在眾鬼之首巴柏寇克消滅後, 各懷傷痛與祕密,就此分崩離析,四散他方。 然而,眾鬼之首的殞滅讓那十二個再也不完整,他們是永恆的一體,分享黑色夢境和鮮紅血流的手足,於是他們決心填補空缺,完整自我;他們齊心呼喊,召喚不是十二也不是零號的那個血脈,是其他的那一個,他們的血親姐妹──名叫艾美的那一個。 作者以高超的寫作技巧鋪陳這部讓人心跳停止的驚悚科幻文學小說,寫作角度更寬廣、情節設計更富戲劇張力,角色刻劃更鮮明深刻,深化的史詩格局激增故事強度,並延續系列前作中對人性的溫柔反思,道德天秤與生命哲理的探討,譜出扣人心弦、令人屏住呼吸,撼動人心的精彩傑作! 【名家推薦】 ◎史蒂芬.金  (經典名家) ◎珍妮佛‧伊根 (暢銷作家) ◎王安琪 (東吳大學英文系教授) ◎王浩威 (知名作家/精神科醫師) ◎王道還 (生物人類學者) ◎曲辰  (推理小說評論者) ◎李靜宜 (知名譯者) ◎臥斧  (文字工作者) ◎侯季然 (新銳導演) ◎范立達 (TVBS資深新聞評論員) ◎紗卡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徐佳瑩 (創作歌手) ◎郝譽翔 (名作家) ◎張鈞甯 (氣質演員) ◎張國立 (名作家) ◎彭樹君 (名作家) ◎黃國華 (財經文學旅遊三棲作者) ◎楊照  (名作家) ◎戴立忍 (名導演) ◎譚光磊 (版權經紀人)  「超級文學驚悚鉅作!」 ──《紐約時報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一本無可否認令人注目激賞的佳作!一個有著巨大痛苦和難以想像的失落,恐怖的背叛以及不能置信的希望所交織而成的錯綜複雜故事.」 ──《密爾沃基哨兵周刊 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 「本書是比第一集更加出色的續作!」 ──《實話報 The Plain Dealer》 「一次無法放下中斷的閱讀經驗!」 ──《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 「絕對吸引人!柯羅寧在這本精彩的傳說中添入令人毛骨悚然的新元素……豐富迷人,充滿感情和絕佳娛樂性」 ──《聖地牙哥聯合論壇報 San Diego Union-Tribune》 「傑出優秀的說書人!」 ──《美國聯合通訊社 Associated Press》 「柯羅寧是罕見能出色遊走在兩種完全不同類型小說的作者,完美融合精湛的文學技藝於扣人心弦的驚悚故事之中。」 ──《福和市星電報 Fort Worth Star-Telegram》 「故事架構有別於傳統,優雅而清淡的劇情在推與拉的兩股力量間,高潮迭起,環環相扣,卻不時地將步調放慢以營造深具張力的末日場景,藉由神祕、細膩、快速跳動的文體,錯綜複雜的布局,精心拼湊出過往歷史的梗概,在作者的巧手安排下,各個軸線逐漸交會,末日景象躍然紙上。」 ──Switterbug (美國亞馬遜讀者) 「以系列小說而言,接續登場的《十二》充分發揮承先啟後的功能,是我接觸過三部曲小說裡面最棒的一部,不但引入新角色和新的生存策略,在新舊人物之間的銜接也處理得很好,某些角色的發展更帶給讀者意外的驚喜。作者也在最後安排了極其駭人的驚險場面,儘管在翻閱書頁的同時忍不住指節泛白,腎上腺指數飆高,但作者高桿的收尾,一方面讓大家心情稍獲撫慰,也吊足了每個人的胃口,我一心想知道最後結局究竟為何。一般而言,系列小說的首部曲如果太過出色,續集通常難以超越,但《十二》卻成功突破這樣的困境。」 ──TMStyles Vine Voice (美國亞馬遜讀者) 「張愛玲說:「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柯羅寧告訴我們,面對時代這「惘惘的威脅」,總是能找到屬於我們的希望的光。在渺如長河的無限量時光裡,《末日之旅》為「歲月靜好」下了最好的注腳。」 ──曲辰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這本科幻小說在前幾頁就讓人感到心痛不已,只花幾十頁就讓我流下淚來……能在營造孤寂、悲傷的同時又能給予光明與希望的氛圍,這種書我這輩子沒看過幾本。」 ──毛毛牙 (旭日之丘部落客) 「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長到要準備各種不同的情緒來感受它,負面的恐懼與絕望、孤寂與悲傷,正面的勇氣與堅持、希望與未來交錯,走過這一段,很難不被震撼與感動。」 ──苦悶中年男 (部落客) 「本書在坐擁高娛樂性的設定與劇本之餘,還能保有文學筆法與敘述,成功刻畫出作者心目中的世界。雖然不臻完美,但是也無可挑剔。一切都是那麼地絕望,可是總是找得到一點希望……希望雖然宛若燭光,卻永不熄滅,在黑暗之中,踽踽獨行。」 ──nornor (繁星.若塵部落客) 「在整本書讀完的現在,我仍不時想起故事中某些情節與敘述,想起那種很恬淡、單純的美……不過其實這本書裡更多的是那種遺世獨立的寧靜。並不到孤寂的程度,就只是……寂寞罷了。這是個探索與追尋的故事,在荒涼寂寥的世界裡,伴隨無盡的疑問。」 ──elish (elish的蘇哈地部落客)

內文試閱

  接下來三天,彼德很少看到邁可。隨著啟程的時限逼近,所有的工班都要加倍輪班。因為沒有錢可以花在牌桌上,所以彼德靠睡覺、在營地不停散步、在食堂打轉來消磨時間。他喜歡卡洛維克,但是史塔克又是另一回事了。格瑞爾所預見的種種怨恨,在彼德抵達之後都出現了。那人幾乎不和彼德講話。很好,彼德想,反正這工作又不是我自己想要的。

  最能引起他意興的是和蘿兒一起共度的時間。她對殖民地,特別是對邁可情報的渴求程度,就和她身上的一切同樣生氣蓬勃。值班的空檔,她會到食堂找他,找張空桌,讓別人聽不見他們的交談。不管邁可自己怎麼說,外表放蕩的她對邁可顯然是很認真的。她問的問題都帶有打探的意味,彷彿邁可是一把她無法打開的鎖。邁可以前是什麼樣子?聰明,沒錯──大家都知道他很聰明──可是還有呢?彼德可不可以告訴她莎拉的事?還有邁可的爸媽,他們又是怎麼回事?至於他們從加州來到此地的歷程,蘿兒只知道大家都知道的版本:因為殖民地的電力告罄,他們往東部尋找其他人,以微乎其微的機會撞進科羅拉多營區。對於艾美,以及在特魯利德山區發生的事,她一無所知,彼德是這樣覺得。

  交談中最意外的話題是蘿兒對艾莉希亞的興趣。顯然邁可經常談起她。在蘿兒的問題底下,彼德察覺到有隱隱的競爭,甚至是嫉妒的意味,而且事後想來,她大部分的討論都是兜著這個話題轉。彼德甚至還對蘿兒保證,她沒什麼好擔心的。邁可和艾莉希亞就像油和水,他說。妳這輩子不會見過比他們更截然不同的人。蘿兒發出自信的笑聲。你怎麼會以為我擔心?這個遠征軍裡的瘋女人,遠在天邊?相信我,她說,別這麼想,我最不擔心的就是這個啦。

  彼德的最後一天花在和卡洛維克與史塔克商談,討論這趟行程的細節。十輛裝滿燃料的油罐車,一半是柴油,一半是高辛烷汽油,已經在大門口整裝待發了。天亮之前還會有兩輛加入隊伍。車隊會由六輛國安衛隊車輛護送,包括悍馬和四輪傳動越野車,車上都架有五○機關槍。距離是三百哩:從自由港沿著三十六號公路往北,在奚里接上十號高速公路往西,直抵聖安東尼奧市郊,然後轉接幾條不同的平面道路繞城而行,最後五十哩再走十號州際公路。沿途隔著一定的距離就有戶箱,但他們的計畫是一路不停的往前開。以平均二十哩的時速前進,他們可以在午夜過後不久抵達柯厄維爾。

  彼德最關心的是這一路上會經過的五個重要關卡:奚里西邊跨越聖伯納德河的橋;位在哥倫布,跨越科羅拉多河的橋;盧林的聖馬可斯橋;以及跨越瓜達洛普河的兩座橋,第一座在塞吉恩西邊,另一座在康福鎮。前面三座橋問題不大──車隊可以在白天跨越──但是他們要在天黑之後才能抵達塞吉恩。有人見過病鬼在河流附近出獵,而且柴油引擎運轉的聲音向來會吸引他們。更慘的是,聖馬可斯橋年久失修,一次只容一輛油罐車通過。在周圍的區域發射照明彈可以提供一些保護,但是也只能替車隊爭取到將近一個鐘頭的時間。   天未破曉的黝暗天色裡,所有的人在油罐車旁集合。空氣潮溼,寒冷。他們幾乎每一個人都對這趟車程司空見慣了,不只熟悉,甚至覺得有點無聊。只要喝幾杯菊苣咖啡就打發過去了。身為一級油工,邁可搭乘領隊的那輛悍馬車,和彼德一起。頭肌開第一輛油罐車,蘿兒開第二輛。彼德原本打算讓史塔克帶隊,當成是一種善意的表示,但是讓彼德鬆一口氣的是,他拒絕了,選擇和其餘的國安衛隊隊員留在煉油廠。

  大門在第一絲晝光射下時開啟了。十二輛大型柴油車轟隆發動,排氣管裡噴出陣陣濃煙。邁可從後面往前走,發放對講機,對每一個駕駛作最後的叮嚀。他坐進悍馬的駕駛座,用無線電依序呼叫每一個駕駛。
「一號車。」
「準備好了。」
「二號車。」
「準備好了。」
「三號車……」一輛接著一輛。邁可把無線電交給彼德,給車上檔。

「看著吧,」他說:「這整趟路就像打個大哈欠。有一回,我幾乎睡了一整路。」
他們啟程出發,駛進剛破曉的一日。

  早晨過了一大半的時候,他們已經穿過羅森柏格隘口,往西開向十號州際公路了。州內公路坑坑洞洞的,害油罐車只能龜速前進,但是只要開上州際公路,他們就可以加快車速。
無線電傳來頭肌的聲音:「邁可,我這裡有點問題。」

  彼德在座位裡轉頭。他們後面的車隊已經停車了。邁可煞車,把悍馬車往後倒退。頭肌從駕駛座下來,站在保險桿前面,撬開引擎蓋。
「怎麼回事?」邁可喊他。
  頭肌拿布擦引擎,拂掉蒸汽。「我想是冷卻系統有問題。我可以花點時間修好。總要幾個鐘頭吧。」

  有兩個選擇:等車子修好,或把這輛油罐車留在這裡。棘手的是,道路兩邊都是無法穿越的濃密樹林。最近可以迴轉的地方在後面六哩處。他們必須讓整個車隊一路退回到瓦里斯。
「他辦得到嗎?」彼德問。
「我們有零件,我不覺得會有什麼問題。」
彼德要他動手。邁可又拿起對講機。「好吧,各位,熄火吧。」
「你是說真的?」蘿兒的聲音,「叫頭肌把這笨重的傢伙移開。」
「沒錯,我是說真的。熄火吧,各位。」

  彼德派國安衛隊人員站到車隊兩側,槍枝瞄準路邊成排的樹林與灌木。大白天的,不太可能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是像這樣的濃密樹叢,正是病鬼絕佳的藏身之處。頭肌和蘿兒忙著修車。大部分的駕駛都從車裡爬出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們開始玩起牌來。

  等頭肌說冷卻系統修好的時候,已經過了下午三點了。修車花了將近四個鐘頭。離柯厄維爾還有十二個鐘頭的車程──搞不好還要更久,因為他們在漆黑的夜裡趕路,得花比平常更多的時間。

  「我們趁現在掉頭還來得及。」邁可說,「我們可以利用州際公路的哥倫布出口掉頭。那裡的交流道都還是好的。」
「你的看法呢?」

  他們站在悍馬車旁邊,離其他人有段距離。「要是你問我的意見,我想我們應該繼續前進。在夜裡多開幾個鐘頭,又有什麼差別?以前又不是沒發生過。這些舊傢伙老是出毛病。而且到塞吉恩之前,路都很寬。」邁可聳聳肩,「還是看你決定。」
彼德想了想。有風險,但是什麼事沒有呢?而且邁可的邏輯聽起來也很合理。
他點點頭。「我們繼續走。」
「這就對了。全神注意,兄弟!」

  公路出口的指示排坑坑疤疤,生鏽腐蝕,像醉鬼似的東倒西歪。這條年代久遠、護欄東倒西歪的高速公路,呼喚他們繼續前行。散布路邊的餐廳、加油站和汽車旅館,有些還有招牌在風中佇立,報上一個個難以理解的名字:麥當勞,埃克森,超級漢堡,假日酒店。彼德看著窗外流逝的風景,那代表了一個更美好的時代,但卻不長久。黑暗就要來臨了。

  在佛拉托尼亞,天完全黑了。他們離第三座橋還有三十哩,正以時速二十五哩的速度平穩前進。一整天在各車之間嘰嘰喳喳傳送嬉笑怒罵的無線電安靜下來了。接近盧林市區的時候,在悍馬車燈的燈柱照亮下,出現了一個標有紅色X的指示牌。這裡有護箱。彼德瞄了邁可一眼,想看看他的表情有沒有什麼變化,但是什麼都沒有。他們繼續前進。
就快接近橋的時候,邁可突然在座位裡往前靠,越過方向盤盯著前方看。
「這是搞什麼……」

  彼德撞上儀表板,因為邁可突然緊急煞車。車裡一片亮晃,第二輛悍馬車差點從後面追撞,還好及時煞住。車子滑行停止。
邁可望著擋風玻璃外面。「我是看見什麼了嗎?」
無線電傳來蘿兒的聲音。「怎麼回事?我們為什麼停車?」

  彼德抓起儀表板上的無線電。「三號和四號保安車,到前面來。一號和二號,留在原地就位。其餘的人都留在車上。」
路上有個身影站著。不是病鬼:是人。顯然是個女人,低著頭,披著像斗篷的東西。
「她在這裡幹嘛?」邁可說,「她就站在那裡。」
「在這裡等著。」

  彼德從車廂裡爬出來,那女人還是動也不動,甚至沒意識到他們的存在。兩輛巡弋的保安車,都是四輪傳動的越野車,停到悍馬車兩邊。彼德掏出武器,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報上名來!」

  那女人站在橋頭。橋身拱起的鐵樑在暗黑的天空裡鏤刻出彎曲的線條。彼德舉起槍,一步一步接近。她手裡抓著東西。「喂,」他說,「我在跟妳說話。」

  那女人抬起頭。車燈照亮了她的臉。彼德不確定自己看見的是什麼。婦人?女孩?老太婆?她面容的影像似乎在他心頭晃動,浮現,然後重組再現,宛如映在快速流動的水裡的東西。他突然一陣噁心。
「我們知道你在哪裡。」她的聲音薄似衛生紙,「只是時間的問題。」
彼德用槍瞄準她的頭部。「回答我。」

  她的雙眼閃耀著濃烈的藍色光芒。和她四目交接時,彼德突然發現自己看著一個美麗的女子,或許是他此生見過最美的女子。那豐滿柔嫩的雙唇,微微上翹的纖巧鼻子,臉部輪廓的完美比例,以及雙頰散發光澤的皮膚。一看見她,就會掉入近乎難以抵擋的情欲漩渦。他突然口乾舌燥起來。
「你累了。」她說。
這句令人全然不解的話,讓他從麻痺狀態醒了過來。他什麼?
「我說,」那女人又說一遍,「你累了。」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她臉上浮現困惑的神情,他顯然讓她失望了。彼德的目光轉到她握在手裡的東西上。一個金屬盒。她空著的那隻手從盒子側邊抽出一根長長的金屬桿。
彼德知道那是什麼。

  他跳到她身上,但她的手指按下的開關。一道亮光,以及一聲巨響,彷彿用力摔上一扇龐大的門:他背後升起一片灼烈的熾熱,從他腳底升起。那座橋,彼德想。無論這女人是誰,她都炸掉了那座橋。彼德躺在地上,望著天空猛眨眼。時間剎時脫了軌。有個龐大的東西,宛如火球,緩緩地劃過天空,朝他飛來。

  燃燒的輪胎墜落在地面,離他的頭只有幾呎的距離。彼德一翻滾,就感覺到有雙手靠近他,有人拉他站起來。邁可拖著他往悍馬車跑。
「後退!」邁可一手攬著彼德的腰,一面拿著對講機嘶吼。「所有人馬上後退!」

  光從四面八方朝他們照來。彼德還搞不清楚狀況,就有一輛小貨卡從樹叢裡衝出來,黏了厚厚一層泥的大輪胎越過水溝。那輛車轉了個彎,在他們面前停下,車頭側向一旁。四個人影像幽靈似的從車臺上冒了出來,動作一致地舉起長圓柱形的東西,架在肩上。
「噢,該死!」邁可說。

  他們撲倒在地,就在火箭如白色火花從發射器裡射出的那一瞬間。在他們背後,槍聲突然之間被保安車爆炸的聲音給吞沒了。著火的殘骸在他們頭頂上四處飛散。   「頭肌,」邁可拿著對講機大喊,「快撤!」
  卡車上的人停下來重新填充彈藥。頭肌的油罐車是下一個目標。彼德伸手拿身上的佩槍,但是槍不見了,在第一次爆炸的時候就不見了。從車隊後部又傳來另一聲巨響。油工跳出車子,奔跑,吶喊。攻擊從車隊的前後兩端夾擊了。他們被夾在中間,前面是河,後面是從車隊後面展開進擊的不知什麼東西,但應該是更多載有火箭榴彈的卡車。他們的油已經被搶了,唯一能作的就是逃命。彼德和邁可朝第一輛油罐車衝去時,頭肌從駕駛座跳下來,丟給彼德一把來福槍。他接住,一轉身,瞄準那輛卡車,連續射擊,逼得那幾個人趴下來尋求掩護。他替他們爭取到一些時間,但僅止於此。蘿兒一跳下車,邁可就拉住她的手腕,拖她撲倒在地。他大聲喊叫,對著車隊尾端揮手。「離開卡車!」
  那幾個幽靈再次現身。乾淨俐落的對準第一輛油罐車開了一槍,一切都完了。一輛油罐車三千加侖,總共三萬六千加侖。整個車隊會炸開,像爆竹一樣連環爆。彼德知道那幾個幽靈似的人影裡,有一個就是那名身披斗篷的女人。他再次舉起槍,壓緊扳機,卻只聽到空彈匣的喀答聲。
那女人舉起手,雙臂大張。

  在車隊尾端,出現了一輛全然不同種類的車子。那輛車以高速朝他們開來,引擎轟隆咆哮,車頂上一排排鈉蒸汽燈亮晃晃。是一輛六輪半連結車:車後一個接著一個的是兩個龐大的貨櫃箱,電鍍的金屬外殼擦得晶亮反光。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裡,這個奇怪的景象──兩個外表像鏡子的大箱子在高速公路上駛動,簡直是前所未見──會成為極為重要的問題,是一連串線索之中的一個線索;但在那輛車疾速衝進場景的這一瞬間,沒有人多加注意。有幾個奔逃的油工,腦袋驚恐得失去邏輯,沒注意到襲擊後端衛隊的那幾輛較小型的車子已順勢消失在樹叢裡,心中還燃起一絲獲救的希望。他們被攻擊了。這攻擊,無情且莫名所以的攻擊,不知從何而來。這兩個貨櫃,有著堅固外表與閃亮外殼的貨櫃,很像組合屋。

  它們的確是。雖然裡面住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明白這個道理的是胡安.史威汀。雖然他的態度令人不敢恭維,勇猛的外型也令人生畏,但頭肌其實有顆詩人的心。每天結束工作之後,獨自在床舖上,他會偷偷拿起筆,在紙上寫下他最深刻的想法,那一行行文字有著非比尋常的敏銳,與優美的音韻。儘管人生歷經試煉,但他始終相信世界應該是美麗的,是上帝賜福的地方,值得人類懷抱希望。他寫了很多關於海洋的東西,因為他非常珍惜海洋的陪伴。儘管他從沒給任何人看過這些詩,但詩已經成為他生活的重心,宛如一段祕密的戀情。有時候,刮著鍋爐黏答答的油渣,或從載貨架上扛起鐵塊時,頭肌心中會燃起寫詩的欲望,讓他撐著做完手邊的工作,跑回床位上慶祝創作靈感的誕生。

  這輛閃閃發亮如鏡面的半連結車的到來,讓他心生疑慮,就像彼德一樣,他懷疑這事情並非表面上看起來的這樣。的確,這攻擊一點道理都沒有。為什麼會人會用這樣的方法掠奪同類?他們不是應該有共同的敵人嗎?為什麼摧毀人類生存之所需的能源?在他心中逐漸成形的想法是正確的,攻擊他們的並不是和他們站在同一陣線的人,就在那兩個閃亮亮貨櫃之中的第一個打開來時,他的疑心獲得證實。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病鬼淹沒了車隊。好幾百隻,好幾千隻。但是在緊接著的瞬間,頭肌發現病鬼事實上並沒有殺掉每一個人。有些人被無情的殘殺,在迅捷的剎那間鮮血四濺,但是也有些人卻還完好無缺,拳打腳踢,尖聲嘶喊,被病鬼攔腰抓起,跳走了。
  最悲慘的命運,被擄走。被擄走。
  他立時斷下決心。
  那輛半連結車停在離車隊最後一輛油罐車不到二十碼的地方。頭肌之前看過油罐車爆炸。車子在瞬間猛然炸開,宛如一團威力十足的火球,但是在那之前的十分之一秒,卻有個很有意思的情景。膨脹的燃料會尋找車體最脆弱的部分,讓油罐車的側板水平射出,活像噴出瓶子的瓶塞。基本上來說,爆炸的油罐車在還沒有變成炸彈之前,是一把槍。頭肌朝最後一輛油罐車移動。那輛銀光閃閃的車子停在他正後方二十碼處,正在射程之中。頭肌以他健壯的雙臂旋開洩油口的蓋子,打開活門。汽油從管子裡湧出來,閃著亮光。他站在流倘的汽油裡,讓油浸濕他的衣服,同時用油抹抹雙手,抹抹頭髮。這個美得令人銷魂的世界,他想,他的感官充塞汽油的味道,宛如一罐裝瓶的火燄。這苦甜交織、美得令人銷魂、令人心痛的世界啊。或許有人會找到他塞在床墊底下的那綑詩,在那一張張紙上讀到他隱藏的真實心聲。他腦海裡浮現他所愛的詩句。愛蜜莉.狄金遜:他八歲的時候,在柯厄維爾圖書館一間從沒有人進去的房間裡,找到她的一本詩集。因為這本書似乎對誰都沒用,同時也因為他把書當成人一樣,可憐她孤伶伶待在書架上,所以頭肌把書塞在外套裡,偷偷帶到一條巷子裡。他坐在垃圾桶上,找到了早已從這地球消失的聲音,那似乎觸動他最隱密自我的聲音。而此刻,站在不斷湧出的汽油裡,他閉上眼睛,讓深深銘刻在記憶裡的詩句,最後一次迴蕩心頭:

美環繞我,直到我死
美,請憐憫我
倘若我今日將逝
讓我再看見你──


  他從口袋裡掏出打火機,用拇指滑動打火輪,打開來。

作者資料

加斯汀.柯羅寧(Justin Cronin)

出生於新英格蘭,懷丁作家獎(Whiting Writer’s Award)得主。已出版的著作包括贏得筆會/海明威獎(Pen/Hemingway Award)與史蒂芬•克萊恩獎(Stephen Crane Prize)的《瑪麗與歐尼爾》(Mary and O’Neil)和《夏日訪客》(The Summer Guest)。柯羅寧為愛荷華大學寫作工作坊藝術創作碩士,目前擔任萊斯大學英語教授,與家人定居德州休士頓。 出版社書籍專頁官網:http://enterthepassage.com/ 相關著作:《末日之旅3鏡之城.上冊(首刷限量作者簽名燙金版)》《末日之旅3鏡之城.下冊(完結篇)(首刷限量作者簽名燙金版)》《末日之旅2十二魔.上冊》《末日之旅2十二魔.下冊》《末日之旅.下冊》《末日之旅.上冊》

基本資料

作者:加斯汀.柯羅寧(Justin Cronin) 譯者:李靜宜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3-10-02 ISBN:9789865880507 城邦書號:1HB047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