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親吻獅子的男人:我那無與倫比的馴獸人生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親吻獅子的男人:我那無與倫比的馴獸人生

  • 作者:堤利.勒波堤耶(Thierry Le Portier)
  • 出版社:平安文化
  • 出版日期:2013-03-11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全世界獨家中文版搶先首發 是誰教《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的老虎演戲? 《少年PI的奇幻漂流》電影幕後動物演員最大功臣、全世界最知名的全能馴獸師堤利,傳奇故事首度曝光! 一頭野獸是一面鏡子,投射出我們自己。 【精采內容】 那一年,李安到堤利‧勒波堤耶的野獸莊園去,尋找一隻最適合演出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理查‧帕克」的老虎。擅於觀察的堤利早就猜到李安的心意,果然,李安選了最漂亮但個性最不好的King。 和King一起工作的難度很大,因為牠還處在「想幹掉你」的階段。但打從十六歲那年決心踏入馴獸師這一行,堤利的字典裡就從來沒有「打退堂鼓」這件事。即使黑豹的撕咬曾經如此迫近耳際,即使發情的公獅把他當成情敵撲倒在地,都沒讓堤利退怯過半步。因此我們也不難理解,為何他在年紀輕輕時,就能與猛虎一次完成「肩扛」、「打鬥」、「把頭伸進口中」三項全能的最高挑戰! 身為全世界最知名的馴獸師,堤利從不刻意用危險來丈量自己的能耐,但在這個一閃神就會受傷的世界,他的膽大與心細、熱情和專注,卻格外顯得令人欽佩與震撼,更讓人深深體會到,我們永遠比自己想像的更有潛力,只要有夢想,一定可以抵達想去的地方

內文試閱

一輩子的決定


  那年我十六歲,記得是四月底的一個晴天,天氣還有點冷。馬賽藍天如常,寒冷的西北風颳了三天,把雲都吹走了。我在家裡窮混,老媽看我從屋子這頭走到那頭,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於是說:「出去走走吧,天氣這麼好,你何不去動物園逛逛?」

   她知道我喜歡獅子、老虎,我也的確經常去馬賽動物園看這些大型野獸。

   我回她說,動物園都看過幾百遍了。

   她把報紙拿給我看,手指著頭版的一張圖片,鐵籠裡有一個看起來像印地安酋長的長髮牛仔,站在一頭母獅旁。

   「動物園裡有馴獸表演,報上說這人打算開辦一所馴獸師學校。」我媽跟我這樣解釋。

   我不以為然地聳聳肩,因為不想跟她爭辯,便騎腳踏車去了動物園。

   這大概是我這輩子第十次去動物園,純粹為了殺時間,跑去看動物。

   照例我跑去看獅子,一頭大雄獅躺臥在鐵籠的角落裡一動也不動;旁邊是一頭孟加拉虎,在籠子裡繞圈。鐵籠外的步道上,一個穿著靴子、模樣像馴獸師的傢伙手持擴音器到處廣播:「今天下午三點鐘,歡迎大家來看馴獸師如何訓練動物。來看一頭野生動物如何變成馬戲團裡的藝術家。」

   既然獅子、老虎都在睡午覺,我實在應該趁這個時候去看看下午的表演。我告訴自己,就去看看馴獸師怎麼訓練動物吧,至少還可以看到動來動去的大貓們。我自認對這些動物已經熟到不能再熟了,於是選擇坐在十幾排、較後面的位子。整個場地大約有三十多人。表演場裡,有一個直徑約十多公尺的大圓形鐵籠,另一邊則有一條長型的通道連接好幾個動物籠子,觀眾可遠遠看見幾頭母獅子、一頭大雄獅,再稍微隔遠一點的地方,還有兩隻美洲豹。

   剛剛那個穿靴子、在園內廣播馴獸表演的傢伙先拿起麥克風說些開場白: 「各位觀眾,等一下上場的動物都還在接受訓練,牠們還要經過幾個月的訓練才能在馬戲團上場表演。那麼,我先帶四頭非洲獅,讓大家看看馴獸師訓練過程。」

   他從一個金髮女孩手中接過一條金色的寬皮帶,皮帶上還掛著一個小袋子,他先在小袋裡裝進小肉塊,然後擦擦手,再取來一條皮鞭和一根棍棒。

   金髮女孩打開鐵籠第一道門,馴獸師走了進去,他又自行打開第二道門,進去後,細心把門關上,進入大型圓籠裡。全場沒發出一點聲音。馴獸師背向觀眾,一步一步走向動物。接著,他將手上鞭子朝空中一揮,大喊一聲「放出來」。從長型通道另一頭,發出鐵閘門活動的聲響,接著走出四頭美麗的母獅。

  從頭到尾,這四頭獅子以及兩隻美洲豹的一舉一動,和馴獸師指揮動物的影像完全抓住我所有心神。牠們做的都是很平常的基本動作,像是「定位」、「排金字塔」等動作,然而,每頭野獸的行進,似乎都以慢動作般的姿態,深深刻印在我腦海裡。我和籠子之間彷彿沒有距離,感覺自己遊走在籠子內外,眼前上演著一場如幻似真的夢。

  我一方面像整個人浮在雲端,一方面又像受到當頭棒喝地強烈感召。對我而言,身在天堂大概就是這般感受吧。那瞬間我覺悟到,這就是我這輩子想要做的事,我可以一生都這樣和野獸在籠子裡一起度過!

  表演結束後,我被迫回到現實世界,為了延長剛剛經歷的夢境,我一直不想離開座位。觀眾陸續離場,直到最後只剩我一人。我慢慢起身,我對周圍的世界仍沒有真實感,這個夢境的影像太過強烈,我感覺自己依舊在現實的邊緣遊走,整個人夢遊似的緩緩地走向出口。

   走向出口的途中,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將這個夢境轉為事實,繼續留在「人間天堂」?對了!報上不是寫說馴獸師有意開班授課!於是我轉身朝「天父」走去。

   「先生,你好,我看報紙上說,你要開辦馴獸課,我想報名參加。」

   他看了我一眼說:「一堂課二十法郎。」

   這不是一筆小數目,在當年還高出每日最低工資。

   我跟他說謝謝,慢慢走出「人間天堂」。但我實在捨不得離開,我好想留下來跟他學學馴獸,不過,要支付二十法郎的學費實在不可能。我媽一個人養我們四個小孩,雖然有老爸的贍養費、政府的家庭津貼補助,但經濟還是很窘困,我們每個小孩口袋裡能有一、二塊法郎零用錢,就要謝天謝地了。

   但我實在不甘心就這樣放棄,於是又折了回去,決定再討價還價看看:「如果我每星期來三次呢?」

   他把我走去走來的動作看在眼裡,回說:「要算六十法郎。」

   「謝謝,那麼,再見了。」

   我一面往外走,一面盤算如何籌錢:可以跑去跟爸爸和奶奶要,或許每星期可以要到二十法郎;然後拜託他們把生日、耶誕、復活節、過年等等過節要給我的錢一次提領,這樣我就可以上好幾堂課……

   我再次轉身,去找馴獸師。

   「如果我每星期來一次呢?」

   「一星期只來一次,學不到什麼的。」

   說得很絕。我心想,走吧,回家吧。

   我默默走到出口,打開腳踏車鎖,就在正準備騎上腳踏車、還沒踩上踏板的瞬間,心中很快閃過一個念頭:無論如何,我跟定了!我一定要說服他!

   我很快跳下車,再度上鎖,跑去找這個叫做吉姆‧弗瑞的馴獸師。他正和照顧動物的助手講話,看到我已是第四次跑去找他,有點不耐煩先開口說:「喂,你到底要怎樣?」

   「先生,我可不可以每天放學後來幫忙,我可以清掃籠子,幫你做所有事,不要錢。星期四、星期六、星期天沒課的時候可以一整天來工作。」我的心怦怦跳,聲音之大,周遭的人可能都聽得見。

   他聽完我的話,或許有點被打動,便盯著我說:

   「我不需要你幫忙。不過,如果你真覺得好玩,就來吧。」

   說完,又繼續跟看照動物的助手講話。

  我簡直興奮到要炸了,雖然很想大叫,但還是力保鎮定。他的態度輕描淡寫,卻讓我看見通往天堂的門扉。

   我高高興興地回去取腳踏車,四周空無一人,一片南法午後典型的恬靜悠閒。走出動物園的每一步,把我一點一滴帶回現實,也一點一滴釋放我心中濃烈到快爆開的澎湃,我很清楚自己剛剛選擇了新的生命路程。

   我跳上腳踏車離開,飛奔在馬賽的路上,心情和飛馳的單車一樣輕快,幸福洋溢地沿著海岸線騎回家。

啟動生命的氧氣


  從小到大,我有過幾個夢想,其中之一是立志要當個探險家,到世界各地旅行:坐獨木舟遊非洲大河,穿越亞洲、美洲、非洲的原始森林,越過安地斯山脈,爬上馬雅金字塔……我在本子裡寫下一連串一定要實現的願望。

   為了不讓夢想只停留在空想,到了十六歲,我就開始構想如何賺錢、如何存錢,以及如何實現旅行計畫。

   我心想只要實現了第一趟旅行,回到法國後就可以四處演講,放映我在探險途中拍攝的影片,繼續籌錢,準備下一趟旅行。我也可以寫書──事實上,我大概在十三歲時寫過書,是部偵探小說,一個關於牛仔的故事,班上一個好朋友是我的忠實讀者。

   如果我能寫書、加上演講和放映影片分享旅行的故事,那麼就能繼續支持下一趟旅行。

  可是想湊足第一趟旅費,必須先找到一份「正常」的工作。

   我在學校成績算不錯,運動方面也表現得很好,打橄欖球、騎自行車、練柔道樣樣精通。剛開始練柔道時,有一次校際比賽就以新手之姿打敗段數比我高的對手,老師對我刮目相看,一直有意栽培我。而學校橄欖球隊教練也跟我媽說,應鼓勵我繼續練球。老實說,這支球隊後來還真的訓練出過國手。

   我覺得自己可以走體育這一行,譬如當體育老師。當老師的好處是一年可有三個月寒暑假,外加耶誕和復活節假期;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體育老師不必改作業。這麼一來,就可以一面工作,一年還能跑三趟旅行。

  我心中另外一個夢想是擁有動物。當時在本子裡還仔細寫下:我想擁有一頭獅子、一頭老虎、一隻豹、一隻黑豹以及山獅、美洲豹 、印度豹等等,各種貓科野獸各有一頭。我希望能從動物寶寶開始養起,然後用奶瓶把牠們養大,動物們都會成為我的朋友。為了這些動物朋友,我需要一棟大房子,周圍有一大片空地。出門旅行時,我會為牠們準備漂亮的籠子,請人照顧。當我回到家時,動物朋友會高興地歡迎我……那時我的腦海經常勾勒這些畫面。

  其實我從小就是動物迷,對任何動物都有興趣。像是養小老鼠,我可以整日放在口袋裡,連上學也帶在身邊。還有好幾次從路邊撿小狗回家,雖然被媽媽罵,我還是不死心,仍試了好幾次。媽媽態度非常強硬,後來我心想家裡不准養狗,乾脆去流浪狗收容中心幫忙。當時流浪狗收容中心裡的工作人員工作負荷都相當重,經常無法每日清潔環境,所以我連續二年、利用星期四不必上學的時候,去土魯斯流浪狗收容中心,花二到四小時幫忙清洗籠子,讓收容所等待被收養的狗,有乾淨舒適的籠子可以住。

   小時候住土魯斯,我常去一個大公園,為的是裡面一個開放免費參觀的小型動物園。我喜歡去看動物,因為經常出現,很自然地認識了管理員,他會帶我進去看鐵籠的另一頭,有時只是看管理人員清掃籠子,我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雖然對生活周遭的小動物都感興趣,但我其實特別喜歡大型猛獸,常常去圖書館搜尋閱讀所有找得到的動物知識,在百科全書裡學到很多動物生態、棲息地等廣泛知識,並熟背每一種貓科猛獸的拉丁名。

   當我知道法國持續實行的群狗追獵──獵人騎馬帶大批狗追逐野禽獵物,一直到獵物跑累了,在群狗包圍下,由獵人持刀殺死獵物。我覺得這對動物很不公平、很殘忍,曾自發性挨家挨戶請求聯合簽名連署,發起明文禁止群狗追獵。

   事實上,很多小孩都喜歡動物,我從沒感覺自己喜歡動物有什麼跟別人不同的地方。

   在十六歲半的那一天、走進馬賽動物園看馴獸表演之前,我的人生方向已大致規劃好了。立志要踏遍世界上的大山大水,到叢林、沙漠旅行,當體育老師,並要實現自己養動物的夢想。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場尋常的動物秀,讓我在野獸的吐息、行進和馴獸師的吆喝及指揮動作間,呼吸到生命的氧氣,一時之間其他的計畫、願望都變得不重要了。

   這世界,只剩下眼前這件事是我想做的!我下定決心從此不願遠離動物和野獸。

  吉姆‧弗瑞准許我到動物園幫忙,第二天放學後我立刻興高采烈地衝去動物園。他竟然一臉狐疑地看著我,我心想完了,他忘了昨天的事。我鼓起勇氣提醒他前一天告訴我可以天天來幫忙,他只「啊」了一聲,就扔過來一把掃把,簡單指示說:「把鐵籠掃乾淨。」

   掃把是我跟動物工作時,第一個認識的工具,我走進空蕩蕩的大圓鐵籠裡打掃,心中欣喜不已的。我一直記得在表演現場感應到的魔力,呼吸到一股屬於天堂的特殊氧氣。就算只是拿著一把掃把在掃地,但是心裡清楚──我已經一腳踏進來了,一定要卡住這道通往天堂的門,不再讓門關上了!

真假馴獸師


  我在義大利排名前六大馬戲團的南多奧菲馬戲團工作時期,義大利當時馬戲團活動非常活躍,我們經常四處巡演。馬戲團班主南多本人也是馴獸師,不過,已經不親自下場馴獸,他請來馴獸師訓練動物,然後由馴獸師帶領上場做現場表演;一段時間之後,南多在馴獸師陪同下一起訓練動物,練得差不多後,便由他自己上場,在觀眾前表演。

   由南多接手帶的表演大概只剩下七成內容,品質都打折扣。這麼說吧,南多是個平庸的馴獸師,不過本人倒是詼諧有趣。

   當時,我幫南多設計了一個七隻老虎的虎群表演:其中四隻年紀頗大,是他所熟悉的老虎;另外加上三隻約五歲的老虎──來自知名馴獸師韋德曼為南多訓練的三虎三獅陣容。

  韋德曼是全世界馬戲團公認的優秀馴獸師,應邀幫南多訓練過動物,還曾帶過這群獅子、老虎表演幾星期。在這段期間,韋德曼帶著南多和馬戲團頭號馴獸師喬旺尼一起練習。很可惜的是,南多和喬旺尼兩人在韋德曼離開後都無法獨力訓練這群大貓,只能任由這幾頭獅子、老虎在馬戲團籠中休息,已有二、三年時間。

   這名號稱馬戲團頭號馴獸師的喬旺尼是個小個子的西西里島人,頭髮幾乎快禿光了。南多馬戲團到他故鄉西西里島表演時,喬旺尼從此決定要走這行,便在馬戲團演出結束後跟著馬戲團走。他從清掃籠子的工作做起,進而擔任馴獸師助手,等到幾年之後就晉身為馴獸師。但他其實不會馴獸,和南多一樣,都是等馴獸師訓練好動物後才接手進場表演,接受觀眾掌聲。

  我在一星期之內訓練這幾隻老虎做出一套表演,交由南多和喬旺尼輪流上場演出。而我自己則另外負責一個豹的特別表演。

   有一天,喬旺尼跑來看我,說他突然肚子痛。他問:

   「堤利,你今天下午可不可以代替我帶老虎表演,我肚子痛死了,連站都站不直。」

   我是幫喬旺尼訓練這幾隻老虎的人,由我替他帶領老虎表演,自然不成問題,我一口爽快答應說:

   「沒問題,你去休息吧。如果一直沒好,我也可以幫你帶晚上場的表演。」他滿口稱謝,捧著肚子離開。

   馬戲團觀眾席上如果沒有很多人,通常是喬旺尼負責表演;週五晚上或週六、週日下午,觀眾人數多、氣氛較熱,便是愛現的老闆南多本人上場表演。

   喬旺尼人不舒服,我那天連續負責下午、晚上兩場虎群表演。

   第二天上午,我遇到喬旺尼時,聽他說:

   「我今天好多了,堤利,我可以自己上場表演了。」

   可就在表演開始前一小時,喬旺尼又跑來我的篷車,一臉痛苦表情地跟我說:

   「我肚子又痛起來了,這次更嚴重,痛到背部去了。你幫幫忙,代我上場吧。」

   「好,沒問題。」

   下午場表演完後,南多找我去,跟我說:

   「堤利,今天星期五,本來晚上是我上場帶老虎表演,可是我今晚必須去參加一個馬戲團主會議,要請你今晚代替我上場。」

   「是的,沒問題,南多先生。」

   到了星期六上午,喬旺尼身體好了點,他跑來跟我預告說,今天的表演應該由他或南多負責出場。我心想,一切總算恢復正常節奏了。沒想到三小時後,喬旺尼又跑來說他生病了;而南多則說要跑去看他支持的足球隊踢球比賽,也沒辦法上場,還是要我負責出場表演。週六下午和晚上表演場,便都由我負責在觀眾前帶領虎群演出。

  等當天表演全部結束,我走出表演場後,負責管籠子閘門、也負責看管餵食老虎的斯里蘭卡人特地過來跟我說話,他到馬戲團工作才幾個月,一向靦腆,這天他用英文和我說:

   「堤利先生,你是個好馴獸師,你非常勇敢。」

   他一面說,還一面鞠躬,不僅是語氣,連眼神也透露出敬仰。

   我有點驚訝,完全不解地問他:

   「為什麼這麼說呢?你知道,我認識這幾隻老虎,而且是我負責排練設計,訓練牠們一起做表演。」

   「堤利先生,你真的很勇敢。」他依舊堅持地重複著。

   「到底是為什麼,你就告訴我吧。」

   「堤利先生,這幾隻老虎已經四天沒吃東西了,團裡沒有肉可以餵飽牠們……」

   隔天上午,南多跟我說:

   「謝謝你幫忙,堤利,今天下午,我自己負責老虎表演。」

   當然因為在這之前,肉已經送到,老虎已經吃飽。但我什麼也沒說。

   下午表演進行當中,我在後台等待,準備我個人的豹走表演,南多剛結束前台的老虎表演,和一群藝人在一起正和他太太講話。我經過時,他轉頭問我:

   「嘿,堤利,你喜歡我們的馬戲團嗎?」

   所有在場表演的藝人都豎起耳朵聽我們說話。

   「你知道嗎?你的馬戲團還真是世界上獨一無二。」

   他有點驚訝聽到我這麼說。

   「是嗎?什麼理由,說來聽聽?」

   「是這樣的,你這兒大概是唯一有三個馴獸師的馬戲團。」

   「的確,我從來沒想過。」

   我不打算放過他,接著說:

   「當馬戲團觀眾席空的時候是喬旺尼;馬戲團客滿時是你本人上場;而當馬戲團沒有肉可以餵動物時,就輪到我了。」

作者資料

堤利.勒波堤耶(Thierry Le Portier)

從小立志環遊世界,沒想到十六歲時偶然在動物園裡看到老馴獸師的馴獸表演,從此就一頭栽進這個危險又迷人的世界。 因為馴獸師的工作,他帶著他的動物從南到北,走遍歐洲、美洲、非洲、亞洲各國,他並訓練動物演員參與包括《少年Pi的奇幻漂流》、《神鬼戰士》、《虎兄虎弟》等多部電影的演出,他精彩的故事甚至被《巴黎野玫瑰》法國名導演改編拍成電影《羅塞琳與獅子》(中譯名:跟著愛情走)。 他每年夏天會在法國知名的Puy du Fou歷史主題公園的古羅馬圓形劇場帶領獅虎表演,並接拍電影、廣告片。 目前他和六十多頭動物住在法國西部的風地省(Vendee)。

基本資料

作者:堤利.勒波堤耶(Thierry Le Portier) 出版社:平安文化 書系:Forward 出版日期:2013-03-11 ISBN:9789578038585 城邦書號:A130004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