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境遇(附繪本特別版/含書盒)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湊佳苗。全面突破話題新作。挑戰最大衝擊綁架事件。 ◆首刷限量【附繪本特別版】(精裝書盒,含小說與關鍵繪本《藍天緞帶》)! 誘拐事件中所隱藏的「事實」為何? 我們之所以成為好朋友,是因為境遇相同嗎? 議員夫人高倉陽子的五歲兒子裕太遭到綁架。恐嚇信傳真到議員高倉正紀的辦公室,要求「將事實公諸於世」,坦承收受不法政治獻金。高倉陽子向任職報社的好友相田晴美求助,因為幼時都遭到親生父母拋棄,兩人相交莫逆。不料,隨之而來的恐嚇信,竟提起一椿1975年的殺人命案,爆出醜聞,指證議員夫人陽子是「殺人犯下田俊幸的親生女兒」。議員夫人陽子所在直播節目現場,湧入大量call-in電話,關鍵的「事實真相」連環驚爆,再現湊佳苗翻轉讀者耳目的狡猾筆鋒,大呼過癮。 【關鍵繪本《藍天緞帶》】 境遇小說中議員夫人獲新人獎之繪本 裡面藏著關鍵內容 沒有母親的五歲小女孩小優,帶著母親留給她的藍色緞帶,跟好朋友小兔子一起到森林裡尋找母親。鼴鼠先生、狸貓先生,熊先生都不知道小優的媽媽在哪裡,但是貓頭鷹叔叔知道,小優的媽媽一直在守護著她。 藍色緞帶 是媽媽 藍色緞帶 是天空的顏色 媽媽 從藍天上 一直看著你喔

目錄

◎第一部 藍色緞帶是媽媽 
◎第二部 要是想讓令郎平安歸來 
◎第三部 樅樹町謀殺案 
◎第四部 真相大白

內文試閱

第一部 藍色緞帶是媽媽


晴美

藍色緞帶  是媽媽
藍色緞帶  是天空的顏色
媽媽 從藍天上
一直看著你喔

  獲得第五屆日本繪本大獎新人獎的作品《藍天緞帶》,從上個月九月二十日起,就在全國各大書店陳列。就算書腰上寫著獲得新人獎,沒沒無聞的新作家的繪本要大賣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偶爾也會有微小的波浪衝上海岸,帶來滔天巨浪的情形。

  同樣是上個月,生下第一個孩子的女明星崎谷雪小姐(25歲)看了這本剛剛出版的繪本,在部落格上寫了感想:「哭了一晚上之後,我傳簡訊給母親說『謝謝』,然後緊緊抱著我的孩子。」

  這則感想文很快在二十、三十幾歲的媽媽們中廣為流傳,還被各式媒體引用,於是繪本廣受從十幾歲到八十幾歲,不論已婚未婚的男女老少廣泛注意,才一個月就成了今年具代表性的暢銷書。
今天我們訪問了作者高倉陽子女士(36歲),請她談談成為繪本作家的經過和現在的心情。

  ──高倉女士是一九七五年在K縣K市出生的。首先請告訴我們您想要成為繪本作家的契機。

  高倉女士(以下省略敬稱)  我並沒打算成為繪本作家的。只不過從小時候開始就喜歡自己畫畫編故事,常常製作繪本,用圖卡說故事。

  ──有給別人看過嗎?

  高倉 我學生時代參加過志工社團,畢業以後在圖書館工作,常常有機會透過書本跟小朋友們接觸,那時候是有讓別人看過我自己畫的作品。

  ──大家都很喜歡吧?

  高倉  是的。小朋友們都天真可愛,專心地聽我編的拙劣故事,還稱讚我的畫,說期待我下一次的作品呢。

  ──真是受歡迎的大姊姊。您沒有想過將來要成為繪本作家,讓更多的小朋友們閱讀您的作品嗎?

  高倉  我一直覺得繪本作家是特別的人才能做的職業,只要能讓身邊的小朋友們開心,我就很慶幸了。

  ──所以您雖然才華洋溢,卻一直沒有讓世人知道呢。現在您還在圖書館工作嗎?

  高倉  沒有。我十年前結婚以後就辭職了,現在是家庭主婦。

  ──您有小孩嗎?

  高倉  有一個五歲的兒子。

  ──高倉女士是位媽媽,一定也給兒子念過很多的繪本吧?

  高倉  是的。晚上睡覺的時候,我會講故事給他聽。有時候比較忙沒有時間,我就畫繪本讓他自己看。

  ──真是了不起的媽媽。

  高倉  我常常反省與其給他繪本看,或許應該多陪陪他才對。

  ──高倉女士的先生是縣議員高倉正紀先生。他一向致力於兒童的養育和教育問題,對於您成為繪本作家,議員有什麼表示呢?

  高倉 我先生認為母親讀繪本給小孩聽是養育的重要部分,所以他對此很關心,也很支持我。

  ──您有這麼堅強的後盾支援,真讓人羨慕。是議員說服您參加日本繪本大獎新人獎的比賽嗎?

  高倉  不是。是我先生的朋友偶然看見我兒子的繪本,才勸我參加的。

  「對不起!」

  陽子突然站起來,對我深深低下頭。

  木頭椅子哐噹一聲倒地,座位不到十人的小咖啡館裡的客人,全都望向坐在窗邊的我們。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參加了比賽,是接到得獎的通知電話才知道的……」

  陽子就這樣站著,好像渾然不覺大家都在看她,再度說了我已經聽過好幾遍的話。

  「我一開始就說了不用介意不是嗎?」

  我關上做紀錄用的筆電,站起來扶起椅子,讓陽子坐下。

  「因為沒想到鬧得這麼大啊。其實本來不是我想出來的故事。」

  陽子好像顧忌周遭的視線,傾身靠近我低聲說。

  「但是妳又不是全部照抄的,把那個簡單的故事改編成讓大人小孩都感動的繪本,是陽子的才能啊。而且不管怎麼說,繪本的生命是圖畫。陽子收到的讀者感想,不都說了圖畫細緻又溫暖,不止讓人感動,也鼓舞了大家嘛。」   「但是……」

  「我在電話裡就說了,妳要是介意的話,就當成訪問我然後畫出來的,然後也讓我訪問陽子當作回報就好了。妳成了有名的繪本作家,全國的電視台跟雜誌都想訪問妳,妳卻把時間花在地方報紙的採訪上,真的沒問題嗎?正紀先生也快要選舉了。」

  「還有一個月。」

  「但是這回預期選情會很激烈不是嗎?我在這種緊要關頭來訪問妳,真是不好意思。」

  「小晴幹嘛道歉。這次採訪算是我拜託妳的啊。而且妳還特地跑到裕太上游泳課的學校附近來。」

  「沒關係。叫我來有好吃蛋糕的咖啡館工作再好不過了。對了,妳時間沒問題嗎?游泳課不是四點結束?」

  我看了一下手錶,還差五分四點。

  「不要緊。他說下課以後跟朋友一起到那邊的公園玩一下。第一個去接的媽媽會帶大家一起去。」

  陽子望向窗外,我隨著她的視線看去,發現馬路對面有一座兒童公園。

  咖啡館面對馬路的那一面是玻璃,從店裡可以清楚看到不怎麼大的公園。環視四周,有像是媽媽的人對著在公園裡玩的小孩揮手。

  公園裡有鞦韆、溜滑梯、沙坑,就像我小時候住的地方一樣,但卻沒有看見我最喜歡的蹺蹺板。也沒有箱型鞦韆。不知道是因為母親們抗議小孩玩那個很容易受傷所以撤走,還是本來就沒有。

  「那個人……」

  我漫不經心地望著公園的遊樂設施,聽到陽子喃喃開口。

  她望著公園那一側的人行道上一位有點年紀的女士。那人穿著樸素的洋裝,戴著丹寧布帽,肩膀上背著一個大袋子,沿著公園的鐵絲網走著。

  那個袋子很眼熟。上面的心形圖案是「快樂城」購物中心原創的環保購物袋標誌。

  「是妳認識的人嗎?」

  我一面望著那個女人一面問陽子。

  女人停下腳步,背對我們越過鐵絲網望著公園。

  「不認識。但是最近常常看見她。連今天這次是第四次了。」

  「她的小孩也在公園玩?不對,看她的年紀該是阿嬤了。有點難說。」

  遠遠地目測年齡很困難。只不過駝背的矮小背影看起來不年輕。

  「不是的,我總是在家附近看到她。在離家這麼遠的地方看到還是第一次。」

  陽子的家離這裡有三十分鐘車程。坐電車的話得換兩次車。她每個星期兩次,特別送兒子裕太到這所前奧運游泳選手開的「微笑兒童」游泳學校來上課。

  裕太的游泳課是下午三點到四點,在這一小時中,陽子總是在旁參觀。今天我利用這個時段採訪她。

  陽子突然成為名人,時間就有這麼難敲定。

  「小晴妳覺得如何?」

  「搞不好是陽子的粉絲。去陽子家被高高的圍牆擋在外面,然後聽說每星期二、四妳會帶小孩去上游泳課,就來埋伏堵人了。」

  「小晴真是的。我哪有什麼粉絲。雖然有接受電視和雜誌採訪,但在我們那裡從來沒被人問過:『妳是繪本作家高倉陽子女士嗎?』而且自從繪本出版之後,送裕太來上游泳課今天是第一次。最近一個月有好多事在忙,都拜託辦事處的人送。」

  「拜託正紀先生的祕書嗎?她叫什麼名字?」

  「亞紀小姐。」

  「沒錯沒錯,後藤亞紀小姐。後援會會長的女兒。一副跩得要死的樣子,我不喜歡她。」

  「別這麼說,她非常優秀的。對了,小晴,我還在辦事處附近看過那個女人一次。」

  那位女士還在眺望公園。她並沒有跟任何人說話,只是默默地看著。

  「那麼她的目標是正紀先生吧。這讓人有點不舒服,還是趁裕太還沒到公園之前去接他,帶他回家比較好。」

  「也是。那我們的採訪呢?」

  「內容已經夠了。我會盡快整理好,傳真給妳看。妳還是自己買一部電腦,用自己的電子郵件帳號吧。每回都要透過辦事處,一定很不方便。」

  「但是反正後藤小姐他們都會要看原稿,私事的話用手機聯絡就夠了。」   「妳還這麼顧忌後援會會長大人啊?」

  「因為正紀的選舉我什麼忙也幫不上,沒辦法。那就下次見啦。」

  陽子從皮包裡拿出錢包,站起身來。

  「不用妳出錢,公費報帳。」

  聽我這麼說,陽子就微笑回道:「謝謝。」然後走出店外。

  她的皮包跟錢包都是名牌。

  身為議員之妻不能丟人現眼,陽子總是一副愧疚的樣子使用著婆婆買給她的東西。聽起來或許有人會很羨慕,但自己使用的東西,絕對是自己選擇自己買比較好。

  然而陽子從今以後應該不會為金錢困擾了。夫家要她用名牌,她也能自己選擇自己買吧。

  因為她獲得了一份大禮。

  我打開自己從上班以來就用得順手的便宜肩背皮包,手機的燈在裡面閃爍。是吉井傳的簡訊。

  那位形跡可疑的女士仍舊站在公園前面。並沒有小孩跟她揮手或走近她。

  她到底是在做什麼呢?

  吉井友和每個月第二和第四個星期四會到我住的公寓來。他來的日子我不管多忙,都會把家裡打掃乾淨,做飯等他。

  這是因為他的老婆不擅長做家事。

  話雖如此,並不是圍著圍裙,做馬鈴薯燉肉或金平牛蒡這種耍小聰明的料理。吉井的老婆早就證明了用一瓶沾麵醬油就能做出味道不錯的菜。

  ──雖然不難吃,但不管什麼東西吃起來都一個味道。

  吉井常常一面吃我做的菜,一面這樣抱怨。

  但是今天是星期二。不是約好的日子,吉井還是來了。房間沒有整理,購物和準備的時間也不夠,我還是盡量做了菜招待他。

  我把做好的馬賽魚湯端上桌,吉井打開他帶來的白酒。我們碰杯,吉井開始漫長的講課。這不是我揶揄他說話囉唆無聊,而是真的講課。

  吉井是縣內某私立大學政治經濟系的副教授,我認識他是在兩年前。當時我去採訪他對政治家收受非法政治獻金的看法。

  縣議員選舉的公報馬上要發佈了,這回應該也可以挖出不少新聞。吉井關於農作物貿易的講課我沒像在新聞部門時那樣熱心傾聽,只隨便應付兩句,當成耳邊風。

  今夜我有其他想談的話題。話說回來吉井來找我應該是有事吧。

  「吉井在家吃飯也講這些嗎?」

  「怎麼會。她對我的話根本沒興趣。八成是因為她對我本人沒興趣的緣故。我在這裡說半小時的話,比跟她一個月裡說的話還多呢。」

  吉井在我面前總用「她」稱呼他老婆。我不知道他老婆的名字,也沒想過要調查。

  「其實你是希望太太聽你說話而不能如願,所以找我當代替品吧?」

  「我是講給妳聽的。」

  他叫我都是「妳」,從來沒用過我的名字。因此我也不叫他的名字。也不叫他親愛的,我們又不是夫婦。

  「對了,妳今天有什麼不愉快嗎?竟然拿她來找碴,真不像妳。」

  我拿她找碴了嗎?

  「今天採訪了一位簡直像是幸福主婦代表的人物,有點羨慕而已。」

  「哎,是誰?」

  「繪本作家高倉陽子。《藍天緞帶》是她畫的。」

  「沒聽說過。」

  雖然是暢銷書,也不過是賣個十萬本左右。只有在有興趣的人之間才有名。

  「我並不是想跟她一樣,你不知道也無所謂。而且我要是想結婚的話,也不會找吉井的。」

  吉井苦笑著喝酒。就算我暗示要跟別的男人結婚,他也絕對不會阻止我。

  剛開始跟他交往的時候,每次聽到他抱怨老婆,我都會期待他會不會有一天離婚跟我結婚。

  我比他老婆小五歲,跟他也有話可說。家事跟做飯我都行。此外吉井他們沒有小孩。或許我能替他生小孩也說不定。

  但是吉井的老婆是他任教的大學系主任的女兒。自從聽他說過之後,我所有的期待就立刻煙消雲散。吉井想要的不是幸福的家庭,而是教授的地位。跟他在一起我不僅感覺到這一點,事實是他的野心也正是吸引我的地方。

  「對了,今天吉井是不是有什麼想抱怨的事?突然來找我,這也不像你吧。」

  吉井好像被我說中,放下叉子嘆了一口大氣。

  「我   他們沒有小孩,結婚三年之後發現好像是他老婆方面的問題。既然如此就自由自在地過日子,他老婆出國旅行、購物、做自己喜歡的事。但是到了四十歲,突然強烈地想當媽媽。

  對自己身為女性不完整的失望感,對將來的不安,心裡這種空虛不是休閒旅館或高級名牌能填補的。她跟他說就算不能自己生小孩,也想親手好好養育幼小的生命。

  「而且她已經在著手進行了。她說Y市一個叫做『朝陽學園』的孤兒院有個跟她小時候很像的可愛女孩。血型也一樣。真是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到底是怎樣啊。要是收養親戚的孩子也就罷了,把不知道爸媽是誰的孤兒當成自己的小孩來養,這種噁心的事誰做得出來啊。」

  吉井說著把杯子裡剩的酒一口氣喝光。

  今天是排卵日。要是不避孕的話,或許能懷上吉井的孩子。要是如此,趁這個機會他或許會跟老婆離婚,跟我結婚也說不定。

  但是現在我根本不想讓吉井碰我一根手指頭。

  「孤兒院的小孩很噁心?」

  我好像故意找碴似地問道。要是他肯裝糊塗說:「我這麼說了嗎?」那還有轉圜的餘地。

  「當然啊。搞不好是笨得不得了的小孩,最糟糕的情況還可能是罪犯的小孩。」

  「但那跟小孩沒關係吧?」

  「說什麼蠢話。關係可大了。不管在怎樣的環境成長,從爸媽那裡繼承的血脈是無庸置疑的。收養了之後發現個性惡劣,也不能還回去。妳一定明白吧。」

  「為什麼我一定明白?」

  「像樣的人是不會把小孩送到孤兒院的。自己的小孩要自己負責養育。這是常識吧。她是大小姐,不知道世間險惡所以不明白。但是妳是新聞記者。妳有常識能辨別是非。」

  「孤兒院的小孩本身就不合常理?」

  「沒錯。果然只有妳瞭解我。」

  我沒有回吉井的話,拿起電話叫了計程車,打算立刻把他送回他老婆那裡。

  「為什麼叫計程車?今晚我要住在這裡。我在她改變主意之前不打算回那個家。」

  他的話我充耳不聞,直接把他的行李拿到玄關。我從衣櫃裡拿出最大的紙袋,把他的換洗衣物、他送的禮物全部塞進去。項鍊、手錶、奇怪的外國擺飾、我跟他借的書和CD。他今天帶來還沒開的酒,所有跟他有關的東西我都收起來。

  「等等,妳在生什麼氣?」

  我不回答他的問題,拿起他放在桌邊的手機,刪除了我的號碼。外面傳來計程車到達的喇叭聲。我推著呆站在走廊上的吉井的背部,叫他穿鞋。

  我打開門,把東西拿出去之後,跟吉井說我要分手。

  「你覺得我的行動違背常理也無所謂。因為這是在『朝陽學園』生活十八年的孤兒的本性。」

  「妳是……」

  我簡直想揍張口結舌的吉井。我用力甩上門,忍不住嗚咽起來。我珍視的東西一一從身體裡湧出。

  溫暖。對話。吃同一鍋飯、看著同樣的東西而笑、同時說出同樣的話、感覺並分享著肉眼看不見的羈絆。我覺得是愛的種種。

  那全部都從我心裡消失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誰救救我。

  陽子。

  瞭解我的人,只有妳。

  ──我們倆之所以成為好朋友,是因為有相同的境遇嗎?

  我曾經問過陽子一次。

  我出生後沒多久,就被送到Y市的孤兒院「朝陽學園」,直到高中畢業前,我在那裡過了十八年。
孤兒院是古舊的鋼筋水泥兩層建築,有能眺望海邊的高台,院子裡油漆斑駁的遊樂器具會發出咯吱聲,還有種著四季花朵的漂亮小花壇。

  我並不是自己一個人。

  孤兒院裡有跟我同樣遭遇的小朋友,我們一起玩耍,一起做作業,一起生活,互相幫助。但是我們並不過份倚賴對方。因為連我在內,大家追求的東西都不在這裡。我們想要的人都在孤兒院外面。

  雖然是孤兒院的小孩,但我不記得在學校有被欺負過,然而也不記得有朋友。才藝課的時候就算不問老師,我也會在母親節畫孤兒院院長,父親節畫總務主任。老師們應該覺得我是個好教的學生吧。

  這是指以孤兒院的小孩來說。

  孤兒院裡也有不知該如何被愛,只希望獲得別人注意,因此躁動反抗的孩子。我並不是不瞭解他們的心情,但卻沒有採取跟他們一樣的行動。

  因為我擁有只屬於我的,清晰可見的愛。我有珍貴的寶物。

  我想在母親節畫那件寶物,我雖然只是個孩子,卻也知道那不是可以隨便給一般人看的。但是我仍舊想跟某個人分享我的寶物。

  我遇見陽子是在大學二年級,我剛滿二十歲的秋天。

  我獲得獎學金,上了本地的公立大學,搬出〈朝陽學園〉自己一個人在學校附近的便宜公寓賃屋而居。〈朝陽學園〉要辦什麼活動的時候我會去幫忙。

  那天是文化日的活動。

  每年的那一天市內的志工團體會來跟孤兒們一起做餅乾,讀繪本,看圖說故事,並且玩遊戲。通常都是媽媽輩阿嬤輩的五六位女士一起來,但那一年有一個年紀跟我差不多,與眾不同的女孩出現。

  她皮膚很白,長得跟娃娃一樣。她用清澈響亮的聲音,拿著大張圖畫紙上的繪畫跟小朋友們講故事。其他的阿姨也說,「到這裡來喔」,於是她的身邊聚集了好多小孩,不知道是講的故事有趣,還是大家想跟她在一起。

  本來纏著我的一堆小朋友們也過去專心地看著她的畫,聽她講故事。

作者資料

湊佳苗(湊かなえ)

一九七三年生於廣島,武庫川女子大學畢業,是日本當前最受矚目的暢銷名家。身為家庭主婦的她利用早晚的空檔時間寫稿,並屢屢獲獎,曾入選二○○五年第二屆「BS-i新人劇本獎」佳作,二○○七年則榮獲第三十五屆「廣播連續劇大獎」,同年又以短篇小說〈神職者〉得到第二十九屆「小說推理新人獎」,而以〈神職者〉作為第一章的長篇小說《告白》更贏得了二○○九年第六屆「書店大獎」,以及入選週刊文春二○○九年度十大推理小說,並已被改編拍成電影,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導演中島哲也執導,演技派女星松隆子、人氣偶像岡田將生等人主演。 出人意表的爭議情節,引人入勝的文字功力,以及闔上書之後仍令人反芻再三的懸疑餘韻,是她的作品能夠博得讀者和評論家一致好評的最大魅力所在,而《藍寶石》則是湊佳苗的第一部短篇小說集,也再次讓人見識到她全新風格的自我超越,果然一推出便贏得各界好評,並被讀者讚譽為僅次於《告白》的最高傑作!

基本資料

作者:湊佳苗(湊かなえ) 譯者:丁世佳 繪者:陶山夕香(すやま ゆうか)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藍小說 出版日期:2012-08-24 ISBN:9789571356259 城邦書號:A2200930 規格:平裝 / 部分彩 / 26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