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人文史地
藏在巷弄裡的明朝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藏在巷弄裡的明朝

  • 作者:韓田鹿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07-30
  • 定價:260元

內容簡介

從通俗文學看大眾文化精神!從「三言二拍」看「明朝市井歷史」。 極摹「人情世態」之奇,備寫「悲歡離合」之致! --三言二拍,中國最暢銷的白話短篇小說;反映明代市井生活、社會百態的經典之作。 兩套書,說盡一個朝代的平凡與傳奇! 五部小說,寫盡庶民階級的光怪與陸離! 「三言二拍」指的是明代五本著名短篇小說集的合稱。「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的合稱,作者為明代馮夢龍;「二拍」是《初刻拍案驚奇》和《二刻拍案驚奇》的合稱,作者凌濛初。 ◎三言二拍憑什麼能成為當年的暢銷書? 因為其所形塑的世界,等於金瓶梅+水滸傳+聊齋誌異!一個無奇不有的花花世界,更是明朝社會的微型翻版,士農工商盡在其中! ◎三言二拍裡什麼職業的人最多? 妓女最多,除了作者之一的馮夢龍經常流連光顧外,明朝商業環境的發達也起了推波助瀾的效用。紙醉金迷、軟帳溫柔鄉,充滿了魅惑人性的旖旎風光,讓女性一腳踏出閨閣探看紅塵俗世的情愛面向! ◎書裡的人物何以都成了中國文學史和戲劇史的一部分? 人物個性分明、故事精彩動容!如:怒沉百寶箱的杜十娘、獨占花魁的賣油郎、玉堂春落難逢夫的蘇三;如金玉奴棒打薄情郎、王魁負桂英等,已成後世文學或戲劇創作的典型代表。 ◎三言二拍的出現與世界創作緊密接軌? 其問世的時間,在海外與此接近的有莎士比亞的作品及日本的浮世繪,不論書寫或是繪畫,都屬城市風情的市井文學,是當時世界文學的趨勢,也可見出中國文學與海外接軌的成就。 「三言二拍」是明朝最受歡迎的短篇小說,也是中國古代白話短篇小說的標誌作品。 它所具有的文學價值和藝術現在早已被學界所公認。這些作品,是宋元明三代最重要的白話短篇小說總集,它們的出現,標誌著古代白話短篇小說整理和創作高潮的到來。這些作品,題材廣泛,內容複雜,有對封建官僚醜惡的譴責,有對正直官吏德行的讚揚,有對友誼、愛情的歌頌和對背信棄義、負心行為的斥責,更值得注意的,其中也有不少作品描寫了當時市井百姓的生活。 「三言」、「二拍」曾因為太過轟動,到清朝康熙初年開始被禁,理由是裡面有些內容在當時的衛道人士看來,覺得實在是太荒淫了,雖然那些在現代看來,是平常且幽默的。康熙曾下令燒光這些小說,使得它一度在中國消失,但之後又在海外日本大放異彩且被保存留傳,民國後,它們又開始在中國被傳了開來,至今已成為中國文學史上不可或缺的通俗文學經典。 【本書特色】 「三言二拍」為何受到歡迎?主要原因有三: 1.以宏大的篇幅,全面反映明代的市井生活、社會百態。 2.作品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把平凡故事寫得搖曳多姿,打破了當時通俗小說粗糙的作品質感。 3.作品情節曲折動人,結構奇妙工巧,人物個性分明,心理刻畫細緻,敍述視角富於變化,深深打動了當時的一般平民百姓。 本書共12章,由專研中國古典文學歷史的河北大學文學教授韓田鹿執筆,精選「三言」、「二拍」浩繁故事中的精華代表作,如〈賣油郎獨占花魁〉、〈杜十娘怒沉百寶箱〉、〈鬧樊樓多情周勝仙〉、〈轉運漢遇巧洞庭紅〉等,分別從經商,財富,婚戀,家庭倫理,文人精神,善惡道德,帝王文人歷史等主題入手,解讀原典,精闢導讀,延伸演譯,帶出明朝的人情市井情狀與故事背後的社會文化觀,從中挖掘出明朝歷史文化內涵的同時,並與現今社會相映照,揭示可以為現代人汲取的價值和意義。是一本理解《三言二拍》、理解明朝市井文化的現代精彩讀本。

內文試閱

  我們會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在「三言」、「二拍」的一些愛情婚姻類作品中,女性所具有的財富被放置到了一個極其重要的位置上。這些女性的財富,不僅牽動著作品中人物的命運,也牽動著讀者關注的神經。在這些作品中,女性的財富似乎是對男性付出真情的獎勵,男性一旦叩開了這些富有女性的愛情大門,財富往往也就不期而至;而一旦失去了這些女性的芳心,她們所帶有的大量財物也就與男性失之交臂,令當事人悔之無及。

  正面的例子,比如〈賣油郎獨占花魁〉。

  故事發生在宋代的杭州,主角就如題目所顯示的,一個是賣油郎,整天擔著一副油挑子走街串巷的小販;一個是花魁娘子,紅極一時的青樓名妓。

  在相遇之前,他們都有各自的故事。

  「花魁」叫王美娘,原住東京汴梁。十二歲那年,金人攻占汴梁,她和父母逃難,失散後遇到鄰居卜大郎,結果被卜大郎帶到杭州,賣入青樓。長成後的王美娘色藝雙絕,紅透杭州,她也此得了個「花魁」的封號,往來交接的不是世家子弟,就是達官顯貴,每日錦衣玉食,風光無限。

  賣油郎叫秦重,也是汴梁人,十三歲那年,也和花魁娘子一樣,由於金人南侵逃難到杭州。秦重的母親很快死了,父親度日不過,把秦重賣給了一個姓朱的油舖老闆,自己則是到寺院裡打雜。秦重長大後,出落得一表人才,這就引起了一個丫鬟蘭花的注意。蘭花幾次三番地勾引秦重,秦重不為所動,惱羞成怒的蘭花於是轉而勾引另一個夥計邢權,兩人一拍即合,而後雙雙在朱老闆面前誣陷秦重賭博酗酒,盜竊店裡的財物。說多了,朱老闆也就信以為真,將秦重趕出家門。被逐出家門的秦重遂以賣油為生,每天批些油來,走街串巷,四處發賣。

  秦重和王美娘的相遇,是在王美娘家的門口。那天,王美娘送兩個客人出門,正巧被秦重看到。目睹王美娘的姿色,秦重頓時魂不守舍。待知道王美娘的身分後,在替這樣一個絕色女子淪落風塵感到惋惜的同時,秦重也不由得動了想要一親王美娘芳澤的癡心。

  從第二天開始,秦重開始刻苦攢錢。一年後,秦重揣著自己辛辛苦苦積攢下的十兩銀子,終於如願以償地走進了王美娘的繡房。

  那天,王美娘喝得大醉,嘔吐狼籍,對秦重的態度是不理不睬、極為冷淡。按說,秦重是花了銀子的,完全可以在這裡恣意妄為,但秦重沒有。對王美娘的冷淡,秦重不以為意,還盡心盡力照顧了害酒的王美娘一個晚上。從這天起,秦重的身影就在王美娘心中扎下了根:每當她遇到什麼不如意的事情,特別是遇到了脾氣不好的客人,就會反覆思忖秦重的好處。

  促使王美娘下定決心嫁給秦重的,是一次突發事件。那次,因為得罪了一個脾氣不好的客人,被那個客人脫下鞋襪,赤著腳扔到了荒野之中,正巧被路過的賣油郎搭救。受此羞辱的王美娘不再留戀煙花,經過仔細忖度,認定了秦重才是自己的幸福歸宿,當即決定嫁給秦重,不但贖身的一千兩銀子全由自己負擔,還給秦重帶去了三千兩銀子的嫁妝。

  這個故事說明了什麼?或者說,作者想通過這個故事說明什麼,而我們又能從中看到些什麼?

  傳統上,〈賣油郎獨占花魁〉是被當成一個典型的愛情故事來講述的。賣油郎初次見到花魁娘子的魂飛天外,被當作是一見鍾情;他此後花了一年的時間刻苦攢錢,被看作是對愛情的努力;他在花魁娘子房間裡的含忍,被看作是對戀人由衷的體諒。這種分類大體正確,因為一個青年男子和一個青年女子之間的故事,你不把它當愛情故事,還能分到哪個類別去?

  但是,當我們認真閱讀作品,就會發現,賣油郎的故事,和我們一般意義上說的愛情故事,其實是有著極大的分別的。因為秦重一開始就沒有把相守一生當作自己的努力目標,他所追求的,其實只是一夜的歡愉。甚至當花魁娘子鄭重地說出「我要嫁你」時,秦重並不是喜出望外,而是當成一句玩笑話,說妳不要開玩笑,妳就是嫁一萬個,也輪不到我頭上。實際上,如果打個比方來形容秦重對花魁娘子的感情,我們不妨說,秦重對花魁娘子的感情,更像一個窮人對一場奢侈消費的夢想。一個經濟條件並不富有的人,可以節衣縮食地生活上很長時間,來滿足自己的一個奢侈夢想,這種事情並不罕見。比如一個生活非常拮据的人,初次看到一家金碧輝煌的飯店,就被它的豪華氣派給震懾住了。他原以為只有達官顯貴才可以出入其中,當弄明白這不過是家酒店,有錢就可以入住的時候,不由得想:要是能在這樣的地方睡上一晚,真就不算白活。然後,他便開始為此而努力。一年後,他拿著辛苦積攢的錢進入這家酒店,可是酒店的服務人員對他不太熱情。他本來可以發作的,他可以發火、亂扔東西、把房間弄得亂七八糟,發洩自己的不滿,反正已經付過錢了。但是他沒有。他小心翼翼地保持著這個地方的整潔。我們看,這個過程是不是與賣油郎在花魁娘子那裡的經歷很相似呢?

  實際上,作者本身也不是把這個故事當作一個純情的故事來講述的。作品在一開始就開門見山地寫道,在風月場中,潘安般的容貌,鄧通般的錢財,固然非常重要,但尤其重要的,其實還是「幫襯」二字。所謂幫襯,就是如同鞋之有幫、衣之有襯,凡事要體諒女孩子的心情,噓寒問暖,曲意奉承。

  那麼,這樣的「幫襯」也就是對青樓女子的噓寒問暖、曲意奉承,究竟有怎樣的好處呢?英國哲學家羅素說得好,人和其他動物不相同,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人是深謀遠慮的動物,人在做事的時候有著非常明確的目的性和計畫性。難道一個客人到了風月場中,就是為了像個僕人般伺候這些青樓女子而去的?當然不是。作者緊接著就說出了「幫襯」帶來的好處:風月場中,只有會幫襯的最討便宜,無貌而有貌,無財而有財。也就是說,「討便宜」才是「幫襯」的目的。而這個「便宜」是什麼呢?這就說到了我們要講的核心問題來了:從其終極目的來看,還是會落到金錢上來。小的,可能是那女子私下的饋贈或至少是物超所值的服務;大的,很可能是那女子的以身相許,以及可能會帶來的大筆積蓄。

  〈賣油郎獨占花魁〉的故事,就是作者主張的完美體現。這秦重出身低微,錢財也不多,唯一所有的,就是這「幫襯」二字。最初的相見,王美娘對秦重不屑一顧,對著他說了許多難聽的話,秦重只當沒聽見;王美娘不願意接待秦重,獨自面向牆壁而臥,秦重並沒有強迫;王美娘酒醉嘔吐,秦重沒有嫌棄,而是盡心盡力照顧了王美娘一個晚上;即使第二天早上王美娘提起,秦重也還是隱惡揚善,替王美娘避諱昨夜的失態。正是靠著自己的「幫襯」,才打動了王美娘的芳心,最後不但抱得美人歸,而且得到了大筆的錢財。滿月之後,王美娘將箱籠打開,裡面都是黃白之資、吳綾蜀錦,何止百計,共有三千餘金,都將鑰匙交付丈夫,慢慢地置房置產、整頓家當。不到一年,把家業掙得花錦般相似,使奴喚婢,甚有氣象。我們只消看作者在盤點王美娘嫁妝時的認真勁就不難看出,這筆錢財在作者的心中有多麼重要。

  〈賣油郎獨占花魁〉是靠著打動女性芳心得到豐厚回報的正面例子。那麼,反面的例子呢?

  反面的例子,我們可以舉出〈杜十娘怒沉百寶箱〉。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的故事發生在明朝。故事講李布政的兒子李甲,來到京城讀書,遇到了風塵女子杜十娘。杜十娘年方二十,色藝雙絕,自出道以來,不知迷倒了多少公子王孫、富商巨賈。不過杜十娘雖然風光無限,但對紅粉生涯卻無留戀。自從遇到了李甲,一顆心就全部繫在了李甲身上。李甲對杜十娘也很中意,在杜十娘身上一擲千金、揮金如土。   時間過了一年,隨著李甲從家中帶來的錢財漸漸耗盡,鴇母對李甲漸生嫌憎,杜十娘卻不改初衷。這樣,鴇母就與杜十娘產生了矛盾。在一次爭吵中,鴇母情急之下說只要李甲在十天之內拿出三百兩銀子,妳就可以和他一起離開。杜十娘抓住這句話,和鴇母擊掌為定。李甲奔走數日,在同鄉柳遇春的資助下,再加上杜十娘的私下饋贈,終於湊足了三百兩銀子,帶著杜十娘離開京城,坐上了回鄉的行船。當船舶停靠在瓜州渡口的時候,滿心歡喜的杜十娘不覺站在船頭,縱情歌唱,歡樂的歌聲直達青雲之上。

  杜十娘的歌聲,驚動了鄰船的富商孫富。聽到杜十娘的歌聲,又暗地裡窺伺杜十娘驚人的美貌,這個孫富不覺動了覬覦之心。他尋找機會接近李甲,假意替李甲考慮,說李甲千金耗盡,又帶著一個妓女回家,一定不會被父親諒解,如今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把杜十娘轉賣給自己,然後回家向父親道歉。李甲本來就懼怕父親,聽孫富這樣一說,以為這真是萬全之策,而孫富也是個難得的好人,於是聽從了孫富的勸說,雖然有些不自然和不好意思,但還是向杜十娘說出了孫富的計畫。

  知道自己滿心滿意喜歡著的男人,竟然為了一千兩銀子就把自己轉賣,杜十娘做出了一件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行動。她立於船頭,把一直隨身攜帶的箱子打開。箱子裡是一層層的小抽屜。杜十娘叫李甲抽出第一層,裡面都是些珠寶首飾,大約不下千金之多,杜十娘突然把這些東西全都倒到江中。李甲、孫富及岸上的眾人,無不詫異萬分。又打開第二層和第三層,是些玉簫金管、古玉紫金,約有數千金,杜十娘再次將它們投到江中。船上及兩岸之人,此時已經是人山人海,齊聲道「可惜可惜」。再打開最後一層,裡面夜明之珠,約有盈把,其他祖母綠、貓兒眼,諸般異寶,目所未睹,莫能訂其價之多少。眾人齊聲喝采、喧聲如雷。杜十娘又要將它們投入江水之中。此時的李甲悔之不及,不覺抱住杜十娘,失聲痛哭。杜十娘將李甲推開,痛駡了孫富一通,回身轉向李甲,訴說了一番自己的苦心,以及自己懷中有玉、只恨李甲眼中無珠的憾恨後,抱著不下萬金的珍寶,縱身投入茫茫的江水。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是一個毫無疑問的感情悲劇。這個悲劇的主題,似乎很可以用唐代女詩人魚玄機的名句「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來概括。用作品的原話來說,就是因為錯認了李公子,明珠美玉,投於盲人,以致恩變為仇,萬種恩情,化為流水。它提醒讀者,特別是女性讀者,在認真投入一場感情的時候,一定要對對方有所了解,否則情感的悲劇就在所難免。

  讀罷這個故事,我們感到的是一種深深的震撼,感情上受到一場狂風暴雨般的洗禮。為什麼?因為杜十娘並不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弱女子,她擁有以百寶箱為載體的一筆巨額財富。擁有這筆巨額財富的杜十娘,不但完全可以不死,並且這不死也絕不是苟且偷生,而是舒心寫意地、從從容容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過得比你我都好。面對李甲欲將自己轉賣的關頭,杜十娘其實是有很多選擇自由的。她可以拿出自己的百寶箱,一層層地給李甲看,讓李甲回心轉意。作品其實也寫到了,當杜十娘向江水中傾倒珠寶的時候,李甲已經後悔了。假如她從此看透了天下男人的嘴臉,認為天下的男人沒有一個靠得住的,她還可以選擇獨身,反正這筆錢也可以讓她衣食無憂地過一輩子。又假如她是一個有經濟眼光的女子,甚至可以用這筆錢再去開一座青樓——我們不必覺得這個想法齷齪,因為從歷史上看,像當年的青樓名妓徐佛、馬湘蘭就都是這樣做的。而就是在一百種似乎都較自殺要好得多的出路擺在面前的時候,杜十娘卻選擇了自殺。這樣,杜十娘的死就並非被生活所迫,而是出於自由意志而做出的主動選擇。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悲劇,因為真正的悲劇,其主人公應該是高於我們的,他們並非是命運或一般邪惡勢力的受害者,他們的面對死亡或危險的道路,完全是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而並非外力的脅迫。真正的悲劇人物,並不是要我們可憐、為他們流下憐憫同情的淚水,他們要引起的人們的情感體驗是震撼與洗禮,他們要引起的是我們對於人生和命運的更為深沉的思考。

  這樣,在我們挖掘杜十娘之死何以具有如此動人的力量時,就會發覺,杜十娘的百寶箱,也就是她所具有的財富,在整個作品中所占有的位置實在是太重要了。它是杜十娘形象中必不可少的有機組成部分,它是賦予這個故事以一種真正的悲劇意味的最核心性的要素之一。

  現在,把兩個故事放在一起,綜合地進行審視。兩個故事的女主角有著極大的相似之處:都是紅極一時的名妓,都有著驚人的錢財,都已經厭倦風塵,渴望著嫁給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差別就在於她們選擇了不同的男人。杜十娘出於傳統的等級觀念,選擇了出身高貴的李甲(李甲是李布政的兒子,布政相當於今天的省長),而王美娘則選擇了出身低微的賣油郎。這兩個男人,一個在考驗面前一敗塗地,為了一千兩銀子,將以往的恩情視若流水,最終人財兩失;因為自己在愛情上表現得不堅定,不但失去了如花似玉的美人,也失去了本來已在手中的巨額財富。而另一個則禁受住了考驗,面對王美娘的冷淡,他不以為意,即使是王美娘兩次在自己面前狼狽百出(一次是醉酒嘔吐,一次是被吳八公子扯去鞋襪丟在清波門外僻靜之處,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也絲毫不改對她的殷勤,最終抱得美人歸,也贏得了令人豔羨的巨額財富。這兩個故事,表面上是如此的不同——一個是大團圓,男女主人公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另一個則是徹底的悲劇,男主人公負心薄倖,女主人公自沉江中——但實際上卻是一正一反地折射出了一個相同的社會現象,那就是,隨著城市的繁榮,特別是隨著娛樂行業的發達,女性中的一類特殊群體也就是名妓的高收入,已經成為市民階層普遍關注到的社會現實。與這些女性的結合,不僅意謂著得到一個美貌的妻子,更意謂著能夠極大地改善自己的經濟處境,而這在重實利而不太在乎所謂「名節」的市民階層眼中是頗具吸引力的。

  〈賣油郎獨占花魁〉就是這個想法的完美體現。在〈賣油郎獨占花魁〉這個故事裡,作者敍事的潛在重心,實際上是告訴人們,男子對一個女人,特別是一個富有女人的付出,是可以得到豐厚的物質回報的。這個故事更像是一個以得到富有女性的芳心為努力目標的另類的「勵志故事」:身為市井小民,論錢財,論修養,可能比不過那些王孫公子,但只要仔細揣摩她們的心意,噓寒問暖,關心體貼,就不難得到她們的芳心,而只要得到她們的芳心,錢財之類也就不期而至了。這個結論可能有些殺風景,但這就是事實。從作品來看,賣油郎是得之無心的,他不過是聽憑自己的本性去做,所以還是有一點可愛之處的,但敍述者將他的故事放在這樣一個「風月場中,只有會幫襯的最討便宜」的大的敍事框架中,則分明是教人如何「討便宜」了。而這則故事從其面世,就一直在以市民階層為主要讀者的通俗文學領域中享有盛名,其實是深刻地反映出,希望藉助婚戀來改善自己的經濟處境,是許多生活不太富裕的市井階層非常普遍的意識,儘管這種意識許多市民階層恐怕也未必明確地意識到。而〈杜十娘怒沉百寶箱〉則不但從反面印證了剛提到的「男子對一個女人,特別是一個富有女人的付出,是可以得到豐厚的物質回報的」的觀點,並且還通過李甲與賣油郎出身的對比,諄諄告誡那些富有的風塵女子:不要被那些高官子弟所迷惑,他們是不會珍惜妳們的,相比較而言,還是那些小市民比較靠譜。至於為什麼會寫成這個樣子,原因很簡單,馮夢龍和凌濛初在編寫「三言」、「二拍」的時候,有著非常明確的理想讀者(也就是說這書是寫給什麼人看的),這理想讀者就是廣大的市民階層,既然如此,作品就不能不考慮他們的感受,滿足他們潛在的心理欲望。

作者資料

韓田鹿

河北張北人,一九七一年六月出生。文學博士。河北大學文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研究方向為中國古代文學。講授課程為中國古代文學、傳統文化概論、中國古代小說研究。出版專著《漫說聊齋》、《那些風花雪月的事》、《河北文化與明清小說》三部,發表《論李贄的為學之道》、《論蒲松齡的為政意識及其行為方式》、《蒲松齡的弱勢讀書人心態對〈聊齋誌異〉創作的影響》等多篇。

基本資料

作者:韓田鹿 出版社:麥田 書系:麥田文學 出版日期:2012-07-30 ISBN:9789861737997 城邦書號:RL125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