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加碼最後一天
目前位置: > > >
藥窕淑女4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藥窕淑女4

  • 作者:琴律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2-06-28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750萬破表點閱率,火紅網評超給力! ◆犀利穿越女,宅鬥宮鬥混得風生水起! ◆左手劈小妾,右腳踹太子,小小娘子鬥得興起不彆屈! 穿越成皇商嫡長女,爹爹疏離、後母厭棄,婚約對象還是個性好漁色喜歡眠花宿柳的紈袴子弟。因緣際會救了被追殺重傷的神祕男子,赫然發現他竟是尊貴的親王世子。還沒回過神,太后一道懿旨頒下,她頓時從苦逼未婚妻一躍成為人人稱羨的世子小老婆……在陰謀重重的權力鬥爭裡,到底是誰算計了誰? 聰慧犀利小娘子VS冷面腹黑貴世子,一部皇商嫡女的生存奮鬥史! 意外慘死的她,穿越成為皇商嫡長女葉雲水。憑著現代醫學知識救回命懸一線的太后,而太后一道懿旨,將她指婚給當朝最尊貴的莊親王世子秦穆戎。世子專寵,讓她懷上王府最金貴的繼承人。 雖然名義上掌管自己家後院,但府中中饋仍握在居心叵側的莊親王側妃手中。這個從奴婢爬上側妃之位的王側妃,處處打壓葉雲水,又自恃生了庶長子,便處心積慮陷害世子秦穆戎,企圖令自己的兒子上位。 囿於莊親王之威,礙於王府深水難明,葉雲水決定先搶回自家這房的財權,削減王側妃高漲的氣燄…… (全套10集) 關鍵字:穿越時空、古風情愛、情有獨鍾、朝堂險惡、家宅內鬥 【延伸閱讀】 ◎ 書蟲在清朝的米蟲生活(上下冊不分售) ◎ 宛在水中央(上下冊不分售) ◎ 霄漢(全三冊) ◎ 一夜成名(全一冊) ◎ 北宋生活顧問(全四冊) ◎ 太子妃升職記(上下冊不分售) ◎ 南宋生活顧問(全三冊)

內文試閱

  第二日一早,葉雲水還未起身的時候,沈氏和米氏二人就巴巴地找了來,顯然是為了那洗翠和盈絮二人。

  昨兒折騰了一天,葉雲水渾身都覺得乏得慌,賴在床上不想動。穿戴整齊了之後依舊躺在床上,讓她二人直接進了內間說話。

  沈氏和米氏本是憋了一肚子的話要說,可一瞧見葉雲水無精打采的模樣,那點兒怨氣也都矮了下去,一時間不知該怎麼開口了。

  葉雲水讓人搬了小杌子給她們坐,直截了當地道:「有牢騷就發吧,不然來這兒幹嘛?」她早就預料到她們會來。

  沈氏猶豫一下先開了口,「按說送來人了,賤妾們沒什麼理由不接著,可這洗翠卻是王側妃送來的,賤妾的位份又低,實在是怕拿捏不住她,反倒是鬧得不痛快,被人背後說閒話。」

  「妳又想說什麼?」葉雲水抬了抬眼皮看著米氏。

  米氏也是一臉的不情願,「賤妾本是應該替葉主子分憂,可是賤妾還要照顧著小米妹妹,也沒精力管院子裡的人。」話裡話外還是不想要盈絮。

  「妳們不想要洗翠和盈絮也不是不行,那就只能搬回梧桐苑去住。」葉雲水撐著身子坐起來,「昨兒太子爺剛賞了十六個舞姬,如今就擱了那院子裡頭。小米氏的身子骨不好,我不好讓她搬,只能擱了我跟前親自瞧著。如今我這情況妳們也看見了,做什麼都有些力不從心,我是管得了這個院子就瞧不住那個院子,世子爺也發話了,讓我尋妳們幫襯著,依著妳們二人看,這麼些人,這兩個院子,怎麼分?」

  沈氏和米氏一怔,各自都低頭不吭聲了。

  「都怎麼想的說說也無妨,我如今腦子遲鈍,想不出轍了,妳們怎麼分我就怎麼吩咐下去。」葉雲水接過花兒送來的溫熱羊奶喝著,目光卻在沈氏和米氏二人之間徘徊著。

  沈氏的臉色遲疑不定,心裡也是有些後悔,早知道要分那十六個,還不如就讓洗翠跟了自己。

  米氏與沈氏的心思差不多,可卻是會說漂亮話:「賤妾願為葉主子效勞,可太子爺賞來的人,賤妾位份又低,怕不能服人。」

  葉雲水就知道她們會往後縮,嘆了一口氣道:「說到底還是人多,能管事的少。既是如此,妳們二人帶著洗翠、盈絮搬去梧桐苑,我把那十六個接過來,妳們覺得這麼安排如何?」

  沈氏抿了抿嘴,心裡卻在快速算計著,秦穆戎如今只在水清苑待著,她如若去了梧桐苑,就等於遠離了秦穆戎,反而更被孤立了……除非那洗翠能入得秦穆戎的眼,不過這種可能性實在不大,可如果不去梧桐苑,她就要管著十幾個人,姿色更是比不得那群舞姬……

  心裡這般一琢磨,沈氏便是道:「小米妹妹的身子骨不成,不如讓她去梧桐苑靜養得好,那十六個舞姬移過來,再守規矩也是鬧的,小米妹妹定會煩得慌。」

  「我倒是愛熱鬧的,哪會嫌煩?太清靜了反倒是讓人覺得悶!」

  葉雲水一轉頭就瞧見小米氏在門口接了話,她朝著葉雲水福了福身,才坐了旁邊的小杌子上去。沈氏表情尷尬,沒想到剛說這麼一句就正巧被小米氏給聽了去,往回找補著說道:「小米妹妹如今瞧著氣色大好,倒也是應該多出來走動走動,原先還怕妳嫌吵,改日去我那邊坐坐。」

  小米氏只是點了點頭,便坐在一旁不言語,對誰都沒什麼親近,如若她不來,恐怕就被擠到梧桐苑去了吧?

  米氏瞧著這二人顯然是不願意離開水清苑,她倒是很想離開這裡,葉雲水雖是掌著兩個院子的事,可她如今懷著身子,又不可能天天到梧桐苑去瞧?如若她過去了豈不是自由了些?做點兒事也用不著防著那麼多雙眼睛盯著了……

  「賤妾願意為葉主子分憂,您覺得什麼時候合適,賤妾帶著盈絮搬過去就是了。」米氏答應得挺痛快的。葉雲水莞爾一笑,這幾個人還真是各有各的心眼兒啊!

  沈氏本是想留在這個院子裡,可再一想米氏如果自己去了梧桐苑,可不就讓她又坐大了?私下裡做些什麼勾當她們這邊全成了睜眼瞎,如果真被她鑽了空子得了手,那才是得不償失的事,心裡這般想著,沈氏又改了想法。

  「既是小米妹妹喜歡熱鬧想留下伺候葉主子,那賤妾就聽葉主子安排,去梧桐苑與米妹妹作伴吧!」沈氏笑咪咪地道:「即便去了那邊,晨昏定省也不會落下,葉主子莫嫌賤妾煩才是!」

  這麼一會兒就改了主意,葉雲水倒樂於看她們動心眼兒,而且這也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

  「那就依著妳的意思辦,只是洗翠妳就留這院子裡吧,那十六個都扔過來我也是嫌鬧的,留妳那裡六個,再調過來十個,人太多這院子裡也住不下,回頭再跟世子爺請示下是否能再往東邊擴出一部分,可畢竟水清苑是我的地兒,不能大過梧桐苑去,這裡也有規制在,就只能委屈妳們了!」

  沈氏也不喜歡洗翠跟著她,她身邊還有個萱兒在,那才是她自個兒的人,立即應下道:「您說什麼時候搬?賤妾也好準備著。」

  「回頭查查吉日,選一天讓妳們搬。唉,這兩個院子搬來搬去的,妳們這一走,我還倒空落得很!」葉雲水閉著眼睛都能說一堆客套話,那三人也不見得往心裡去。

  「瞧您說的,賤妾往後還得過來伺候您,如今您有什麼不得力做的儘管吩咐下來就是!」米氏的嘴甚是甜的,也算是變相地與葉雲水示好。柳氏歿了,劉皎月進宮為太后侍疾,這院子裡就剩她們三個,指不定葉雲水心思不痛快便拿她們做了筏子,不如現在就靠過去才好。   「有事自會叫妳們搭把手,只是如今這左塞一個過來,右塞一個過來,都快住滿了,想想還挺懷念柳氏的,這些人裡就屬她最是俊俏的,也不知走了她,還會來誰呢?唉……」葉雲水說著說著就又困乏地閉了眼睛,不多大工夫就睡著了,那三人縱是再有話也不好意思這時候叫醒她了。

  不過葉雲水最後這一句說得很是露骨,太子塞了人來,王側妃又塞了人來,會不會還有其他人?已經塞進來的也就算了,那些個沒送來的卻是要找個由子殺雞儆猴地給她們瞧瞧,免得這兩個院子成了破爛事兒似的,什麼人都往裡塞。

  葉雲水的暗示很明白,四妾的名額少了一個,院子裡的女人再多,也絕不會再提了側妃,可是提個侍妾卻是有可能的。如若再提上一個,她們三個可又多了勁敵了……絕不能讓人再爬了床!

  葉雲水的呼吸漸漸沉了,三個人互相使了眼色退了出去,出了屋之後也沒再聚一起議論什麼,各自匆匆回了院子。

  花兒瞧見那三妾走了,便是到葉雲水跟前瞧她是真睡還是假寐。

  葉雲水睜了眼睛,苦笑了一聲,「剛剛還真是睡著了,都走了?」

  花兒點點頭,「幾位小主都剛走。」

  「把樂裳留了梧桐苑裡,然後讓宋嬤嬤挑十個姿色中等的到咱們院子來,那個院子裡只留最漂亮的三個和最差的三個……」

  姿色不上不下的好歸攏些,有那心眼兒活泛的也知她們能不能得抬舉要主子說得算,比不得那些姿色最好的不用做什麼就能吸引男人的眼球,而姿色最差的容易起嫉妒心用手段,也不是省心的。索性上下兩個極端的都留了梧桐苑裡,讓沈氏和米氏二人去折騰。

  那個樂裳……葉雲水怎麼想都覺得她是個棘手的,讓沈氏和米氏試一試才知她到底是什麼成色。

  花兒一時不明白葉雲水這般安排的含義,只道是按照她的吩咐與宋嬤嬤回了就好,另又回著話道:「主子,那谷家的還在院子裡,您瞧著如何處置?」

  「陳姨娘的那個丫鬟帶回來可是審了?青禾可是有什麼發現?」葉雲水一忙乎著院子裡這些個女人,倒是忽略了還有陳姨娘這個事。這幾天恐是睡得太多了,連記性都不好了。

  「青禾說陳姨娘的院子裡很乾淨,沒什麼可疑的物件。」花兒不由得撇了撇嘴,「那小丫鬟昨兒晚上想尋死,被婆子們發現了,如今綁了嘴裡也塞了東西,只等著主子發落了。」

  「還是個硬氣的,那就餓她兩天再問。」葉雲水越想著陳姨娘這個女人越是有問題,「設法讓谷勇與那小丫鬟照個面,看他們之間是否認識。具體的先什麼都不要說,這幾天都消停了,我再問陳姨娘的事。」

  「奴婢現在就去給宋嬤嬤回話。」

  還未到中午的功夫,門口撩了簾子,道是四夫人來了。

  葉雲水剛朝她翹了翹嘴角,就見夏氏神色急匆匆地進了來。

  把丫鬟們都打發了出去,夏氏才坐了葉雲水床邊上,偷偷摸摸地跟她說道:「聽說昨兒妳一下子收了十八個進來?如今妳還懷著身子,抬舉一兩個通房也就罷了,直接收進來十幾個,我的小嫂,妳還真沉得住氣,按說世子爺以前也不是這樣的人啊!」

  葉雲水看著夏氏一臉抱不平的,心裡頗為欣慰。夏氏雖有打探消息的意思在其中,可起碼是站在了她的立場上,這已是不易了。

  「妳氣個什麼勁,這事兒與世子爺沒關係,都是我應的。」葉雲水簡單地把昨兒遇見與秦中岳等人的事說了,「反正都是要塞人,索性都要了來,能耍能鬧騰的都攆了梧桐苑去,我一點兒都不操心!」

  夏氏聽完葉雲水的話,半晌都沒反應過來,張大的嘴裡好似能塞個果子,好半天才感慨地說道:「小嫂,妳膽子可真是夠大的,居然敢這麼幹!我可是連想都沒敢想,虧我還以為妳受了多大的委屈!」

  葉雲水只是笑,「不是我用虛話蒙妳,真的各個都是美人,連我看著都臉紅心跳的歡喜,趕明兒有機會讓她們舞個給妳瞧瞧,保准妳都挪不開眼!」葉雲水笑著調侃她,倒讓夏氏更是瞪了眼。

  夏氏不以為然地撇嘴,「算了,我可沒那個眼福,也沒妳這心胸和度量,更沒妳這膽子!真不知妳是怎麼想的,這若是我的話,恐怕氣都氣死了,妳居然還能都收了接回來!」

  「妳的消息得的可夠快的,我昨晚才領回來的人……」葉雲水瞧了門外一眼,「那十六個也不算是意外,更意外的是王側妃昨兒也送來兩個,正巧是針尖對上了麥芒,樂子更大了!」

  「這我卻是知道的,我早間去向王側妃和馮側妃請安,正聽她院子裡有丫鬟回這事兒,說起妳昨晚便做主給開了臉,她倒是有些驚訝,可聽說世子爺根本瞧都沒瞧一眼,臉色便有些不好看。」夏氏嘆了口氣,「那十六個舞姬的事也是從她那兒聽來的,這不離了那院子就巴巴地跑到妳這兒來問個究竟了。」

  「我只能做主開了臉送房裡,爺的主我可做不了,再說我也沒那膽子。」葉雲水這話卻是實話。

  不過王側妃既是送了人來,恐怕也不會任她二人自生自滅,許是會逼著自己為秦穆戎提一個侍妾上來,不過,論姿色,樂裳強過所有人,論出身,一個丫鬟一個舞姬誰也沒比誰強哪兒去,如今誰能勝出,就看她們各自的手腕了。

  「世子爺是個有主意的,我們四爺卻是個沒主意的。前兒不是跟您說三夫人給三爺尋了兩個絕色的丫鬟?其中一個給大爺偷了去,另外一個如今想給我們四爺,我今兒去王側妃那兒就是為了這事兒。即便是抬舉丫鬟也沒有從旁的院子裡挑的,誰知三爺碰沒碰過?怪噁心人的!」夏氏嘟著嘴念叨,「如今我這肚子還沒動靜兒,這有了動靜兒,那人立馬就會塞進來!」   「怕什麼,四爺不是那不明事理的人。」葉雲水說這話也沒什麼底氣,秦慕瑾雖然不是那不懂事的,可做事卻有些優柔寡斷。

  夏氏嘆了口氣,「走一步瞧一步吧。」

  葉雲水留了夏氏在水清苑用了中飯後才放她回去,宋嬤嬤這會兒過來回話。

  「葉主子交代尋兩個管事嬤嬤,老奴已經辦妥,您是否親自囑咐幾句?」

  這兩個嬤嬤一個要去接手梧桐苑的差事,另外一個則是葉雲水要送了到陳姨娘跟前的。

  「囑咐的話倒沒什麼可說的,見上一見倒是可以。」葉雲水點頭允了,宋嬤嬤便從門口迎了那兩個管事嬤嬤進來。

  一個姓錢,一個姓付。

  姓錢的嬤嬤是周大總管推舉的,以前是大廚房裡管器具的,後來做過園子的管事,與周大總管並不沾親。

  那個姓付的嬤嬤則是宋嬤嬤推薦的,在針線房上待過。

  二位嬤嬤向葉雲水行了禮,葉雲水讓人搬了小杌子給二人坐。

  「都是府中有體面的嬤嬤,我也沒什麼可囑咐的,託付妳們的差事宋嬤嬤都已經說明了,往後遇上的事能處置的妳們自個兒就做主處置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不用事事都來回我,既是放權給了妳們,便是信得過的,不過有那個不開眼要鬧事的,也不用客氣了,好好教教規矩,畢竟是王府,不同於那些個小門小戶,沒得為了怕累個刻薄的名聲放縱了奴婢們,傳出去叫人笑話!」葉雲水給花兒使了眼色,花兒將早預備好的荷包送上,裡面各有十兩銀子。

  摸著那荷包的重量,兩位嬤嬤起身向葉雲水磕頭謝禮,「葉主子抬舉,老奴們卻不敢擅自拿大,小事絕不敢來勞煩,大事還得來商量葉主子拿主意才是!」

  客套寒暄的話也不必多說,當初葉雲水挑梧桐苑的管事嬤嬤時特意跟周大總管囑咐了要個手段硬的,瞧著錢嬤嬤那張棺材臉就知這不是個好對付的。

  葉雲水又另外囑咐了去陳姨娘那裡的付嬤嬤幾句,便叫她們都回了。該安排的都已經安排妥當,如今就看她們到底能鬧騰成什麼樣了。

  晚間秦穆戎回來的時候,帶了那十六個舞姬的賣身契給葉雲水,「太子爺託人送到藥膳閣去,祁善又轉給我,他還問妳那十六個舞姬賣不賣,擱了藥膳閣表演歌舞也是不錯的。」

  「即便要賣也不是現在,剛到手的人,婢妾好歹也得稀罕幾日才成。」葉雲水拿著那賣身契便放了梳粧檯的匣子裡,又把她對三妾和那些個女人的安排都說了,「……您如若閒著想看歌舞,倒是方便了,自個兒院子裡就有。」

  秦穆戎將其抱上了床,側身撐著手臂捏她的小鼻子,「心裡又想使壞是吧?」

  「婢妾才沒有,只是想著爺真的不動心?」葉雲水對此真的很好奇,她這個女人看著樂裳都有種讚美的衝動,何況是這些封建社會的男人了!

  秦穆戎搖了搖頭,顯然不願回答這樣的問題,一雙大手撫摸著葉雲水的肚子,似是在感覺著她肚子裡的那個小生命。

  「才兩個月而已。」葉雲水摟著他的胳膊準備睡,卻感覺到那溫熱的呼吸湊近了她的臉,還未等反應過來,柔軟的唇便印上了她的,緊接著是一股熾熱的欲望向她瘋狂地襲來……

  葉雲水並未抗拒,任由他采擷,只是心裡想著今晚胳膊是不是又要發酸?

  好似感覺到葉雲水的溜號,秦穆戎狠狠地吮吸,似是要將她吞下去一般。

  葉雲水被那雙大手勾得渾身發熱,索性也躲不過去,便雙手攀上了他的脖子,用那靈巧的小舌回應著。他的身子顫抖了一下,那鋪天蓋地的熱烈洶湧而來,就似兩塊燃燒著的火炭,不停地汲取著對方的溫暖。

  感覺到他瀕臨爆發的激情,葉雲水伸手下去,感覺到秦穆戎的身體僵了半分。她睜開雙眼,看到他正懸於自己的上方看著她,「要不,婢妾尋別人進來伺候……」

  「唔……」後面的話被他的吻硬生生地吞沒。

  「往後不許再提這樣的話!」秦穆戎喘著粗氣,強硬地命令著。

  葉雲水只有嗚咽點頭。

  窗外懸月高掛,風吹草過發出簌簌的聲音。幾聲蟲鳴劃過夜空,將那皎潔的月光揉碎,洋洋灑灑的落在那紗帳之上,透著淡淡的月光。她看到他鼻尖的汗珠就像是晶瑩剔透的水晶,便用舌尖輕輕地舔去,一路向下……向下……

  聽著他充滿激情的低聲嘶吼,劃破蕩漾的春情,她與他第一次感覺到兩人各自的心結微微鬆動了那麼一丁點兒。

作者資料

琴律

起點女生網作者,女生作者裡頭髮最短的──比禿長點兒,比板寸短點兒;性格多變──比溫柔粗狂點兒,比暴躁細膩點兒;做事較真──碼字苛刻點兒,家務胡鬧點兒;終歸是一大手大腳、沒心沒肺的主。著有《藥窕淑女》。 相關著作 《喜嫁1:鋒芒初露鬥極品》 《喜嫁2:但求君心似我心》 《喜嫁3:瀟灑出閣繫真情》 《藥窕淑女1》 《藥窕淑女10(完)》 《藥窕淑女2》 《藥窕淑女3》 《藥窕淑女4》 《藥窕淑女5》 《藥窕淑女6》 《藥窕淑女7》 《藥窕淑女8》 《藥窕淑女9》

基本資料

作者:琴律 其他:封面繪圖/貓君笑豬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2-06-28 ISBN:9789861737560 城邦書號:RB6053 規格:膠裝 / 黑白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