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
目前位置: > > > >
神譯:看眾神如何透過現代靈媒寫下世間生死演繹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神譯:看眾神如何透過現代靈媒寫下世間生死演繹

  • 作者:蔡君如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2-06-04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從中醫師、音樂家到作為眾神使者的現代靈媒 看眾神如何透過現代靈媒寫下世間生死演繹 很多人好奇問我:如何願意放棄人間的功名成就,而想當一個靈媒? 但我卻想詢問眾神:為何選擇我作為祂們的世間代言者,賦予我橫跨陰陽、縱觀生死的能力? 接受神託二十年來,為亡者尋求最終善所、為生者釋疑解惑是我的使命, 每當人們對生死感覺無助、對「神」的存在抱持懷疑時, 其實,這正是「祂」讓人們體現生命的方式, 而「靈媒」便是居中協調的執行者…… 「因果」是承接人生的關鍵,「輪迴」是延續因果的過程。 或許今世你對父母、手足、戀人、朋友懷有諸多不滿, 或許你在感情路上走得並不順遂, 或許你一生功德無量,卻偏偏遭受怪病糾纏…… 其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累世因緣所造成。 對眾生來說,命運是掌握在神佛手裡, 但對神佛來說,命運卻是掌控在眾生手中。 喜、怒、哀、樂、好、惡、欲是每個人原有的可貴本性, 可是一旦發生糾結,便是苦難的開始, 「放下」才是離苦得樂的唯一心法。 神譯者,非神、非靈、非常人, 卻必須接受更多上天試煉、靈界請託、人性考驗, 三界遊走,居中協調, 為生者立命,以求安身, 為亡者請命,往生善處, 這是身為神職者的一生志願, 也是協助眾生創造美好來世的不二門。 ~在我心中,一個宗教的信仰,不用一定是佛寺,也不需要複雜道理來詮釋,只要我們用真心和智慧,就能建立屬於自己的廟宇。~

目錄

作者序 無法抗拒的天命
前言 靈媒體質

人生的重心

◎ 鶼鰈情深處,此情若比天
◎ 戲裝
◎ 冤親債主找上門

人間的結束
◎ 孫子的孝心
˙四大分離

祂的存在,我相信
◎ 癌末病人的信念
◎ 寂寞的老太太

˙靈魂的散步
◎ 單親媽媽驚險記
˙牌位的意義
˙中陰身
˙卡陰
◎ 無心之過的教訓
˙祭司與靈媒
˙靈療
◎ 與亡母的對話
˙超薦的意義
◎ 小妾的轉世
˙因果輪迴與轉世

拜佛的內涵
◎ 未還願的代價
˙次元世紀
◎ 小和尚的心願
˙有佛緣的小狗
◎ 真正的智慧
˙生在禪林

後記 愛與慈悲的力量

序跋

作者序 無法抗拒的天命


  佛菩薩在安排一個能完全遵守法度、遙控通訊的左右手來替祂們辦事時,是要經過精心設計、打造的。一段段看似普通的人間故事,其實都是依照祂們最初的規劃和劇本在走。而佛菩薩用來溝通、傳達的通訊器材(通訊人)是否有依照程序進行,也要隨時受祂們監控,如果偏離航道太遠或失控,就會解除內建在通訊器材(通訊人)中的晶片,喪失上傳、下載或資料查詢等功能。嚴重的,甚至還會直接銷毀器材(通訊人)。

  我的外表雖然和常人沒有兩樣,但腦中已被內裝異於常人的搜尋系統,而身體器官雖然和常人一樣,但其實也被加裝時空透視與感應器在內。所以我身體從頭到腳的所有權可說都不是我的,內部所有儲存的記憶(硬碟)也由不得我任意刪除,身體機能構造也不是說破壞就能破壞。

  不只是我,所有「領照辦事」的神職人員都是如此。只是時間久了,必須檢查晶片是否依然純淨、是否有精進更新(updates閉關)。一旦稽查發現違法行為,嚴重者還會吊銷牌照,或招回公審。

  由於天條法規查詢不易,所以陽世間的人很難全部都懂,就像人間很多法律知識也不是人人都能理解一樣,才會違法之人到處都是,甚至連自已違法也不自知。可是天條法律相當嚴格,面對違法者,懲處絕不寬待,像是銷毀晶片、吊銷牌照等。如果吊銷牌照後仍違法執事者,最後就會被招回公審。

  我出生眷村,家中排行老四。父親是在空軍作戰指揮部行駛戰鬥機的飛官。抗戰時期,父親也曾滿懷保家衛國的抗日情操,駕駛軍機,冒著生命危險,飛越敵空進行偵查工作。由於當時父親的工作攸關全台人民存亡,責任之大也讓他年紀輕輕就罹患肝病,在病魔摧殘下,年僅四十出頭就因肝硬化撒手人間,不捨地留下媽媽、姐姐們以及襁褓中的我。

  大約二歲左右,我就對音樂情有獨鍾,對旋律相當敏感,只要聽著電視廣告歌曲,就能立即用「卡西歐」將旋律彈出。儘管是只有十二琴鍵的小型電子琴,我也可以彈出當年流行的兒歌,像是《兩隻老虎》、《小星星》、《妹妹背著洋娃娃》及《茉莉花》等,得意的邊彈邊唱,所以「卡西歐」和我成了當時家人間的開心果。

  但我有一個祕密,就是我有一雙異於常人的眼睛,能在夜晚的黑暗中自動開啟如紅外線般的掃視功能,就像夜視鏡一樣。雖然這在白天比較不吃力,但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是出現在我眼前的無形眾生,一個都不會漏掉,就像我們站在街上望著街景,往來行人和車輛會自動映入眼簾一樣。只是這個祕密只有我知道,因為一般人的眼睛是無法透析出來的。

  我對父親並不陌生,因為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時常「看到父親」,看到祂固定到部隊上下班、看到祂重複著固定作息。人高馬大的祂身穿卡其色軍裝,每次我想看清祂的臉,卻又總是看不清楚,就像被煙霧遮住一樣,只知道眼前的人是「爸爸」。

  回到家中的爸爸很少說話,只忙做自己的事。有時會坐在院子門口發呆,看著街景,啃著祂愛吃的白饅頭。奇怪的是,每當我想跑去找祂,就會不知從哪吹來一陣風,讓我很難睜開眼睛,頭還會昏昏的,當我再張開眼睛時,爸爸就不見了!類似這樣,祂常在我面前上演這種戲碼。

  有時爸爸也會在我晚上睡得迷糊時叫醒我,我仰頭看見祂微笑對我眨眼,示意別吵醒一旁的媽媽,說要抱我出去玩。在我年幼的心裡,其實也沒想那麼多,就開心得跳到祂身上,像隻無尾熊一樣,緊緊抱著祂。

  到了我上幼稚園後,爸爸回家次數愈來愈少。傍晚我常站在院子門口等爸爸下班,西下的陽光照在小臉上,直到天空升起一輪彎月,牆壁上噹噹響的時鐘就這樣一分一秒過去。連鄰居阿姨、嬸嬸們都忍不住過來問:

  「妹妹,妳每天為什麼都要站在這東看西看呀?」

  「在等爸爸回家呀!」聽我這麼回答,她們的神情馬上變得很奇怪。

  有一天,我終於問媽媽:

  「爸爸呢?爸爸去哪了?祂為什麼都不回來了?」   這些問題是媽媽一直以來最怕面對,也不知要如何向我說明的隱憂。所以頓時張著嘴、呆站在那不知如何回答,過了一會兒才說:

  「喔~爸爸呀,他現在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上班賺錢,沒辦法回家。妳要乖,等妳長大他就回來了。」傻呼呼的我,還一直希望自己快點長大,這樣爸爸就會回來了。

  到了小學三年級,「爸爸到底去哪了?他已經好久沒回來了!」因為始終盼不到爸爸回家,所以又向媽媽提起。可是這次媽媽什麼也沒說,只是對著我大吼:

  「妳不要再一天到晚胡說八道了好不好!妳爸他死了,他死了!」

  小腦袋根本沒聽懂大人的意思,心想「明明爸爸以前想我就會回家,為什麼現在不回來了?」我實在無法理解,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媽媽要一直掉眼淚。

  往後我會趁著放學回家的時間,跑到附近圖書館去找有關死亡或與靈魂有關的書,解開我心裡的疑問,人死了到底去哪?可以問誰?又有誰可以回答我?

  後來聽老師說,只要對著天上的星星許願,願望就會實現。我有寄託了!所以我把「對著天上星星說話」當成我的功課之一,因為大家都不相信我的話,但我說的是真的。我沒有騙人,爸爸真的還在!

  接著來了一位身穿白衣的仙女,跟很多卡通裡的仙女一樣,祂摸著我的頭安慰我說:「孩子,妳辛苦了!天上有一顆星星就是爸爸變的,以後想爸爸的時候,就抬頭看看星星。我和爸爸會一直在上面守護妳、照顧妳的。」

  「妳是誰啊?」我問。

  「我是天上派來教妳的老師呀!」

  「老師?」

  單純的我開心了,因為仙女老師告訴了我爸爸在哪裡,原來我的爸爸已經升官變成星星王子了。

  一個思念爸爸的孩子,在求助無門時,因為相信了當時為她解惑的觀世音菩薩的話,從此與佛菩薩們連結了一條路,很深的緣。

  喜歡音樂教學的我,一路走來,受到菩薩許多照顧。雖然也曾幾度與菩薩老闆們溝通、爭取,但最後還是放棄音樂教學這條路,選擇菩薩安排的代言角色「神譯」。

  二十七歲接聘,開始擔任神職人員的工作;三十一歲成立法印佛堂,於民國九十三年正式坐落在新店的悠悠山谷中。

  本書透過第一人稱表現,敘述人們生活裡的各種際遇,即使受到挫敗與打擊,也能從書中得到一絲光明、一點希望,產生永不放棄的精神力量,作為啟發。

  書中收錄的真實故事不是什麼大道理,只是讓我們在遇見事情時,能有一些生活智慧從中而生;讓你在檢視人生各項環節時,也能了解每件事情的發生,其實都有它的緣分存在;讓所謂的生、老、病、死,人生的酸、甜、苦、辣,都有全新註解;也讓我們能再退一步去看、去感覺。你會發現,這未嘗不是珍貴的人生試煉!

  佛法的相信,是告訴我們要在生活中從事能讓自己平靜、快樂和自信的事;佛法的修持,是讓我們去認出自己原有的潛能,並且知道如何看待自己生命中的那些遭遇,使自己能注入光明的心性,成為良善、慈悲且圓滿具足的人。

  在我心中,宗教的信仰不一定需要一座佛寺,也不需要用複雜的道理詮釋,只要用我們的真心,就可以建造一座我們自己心中的廟宇。

內文試閱

四大分離


  我們的身體裡,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細胞在體內進行汰舊換新。每經過一段時期,就會增生新的細胞,並將壞死老舊的細胞作一個更新。無論是生理或心理,每一次的更新改變,都是一個因緣,而也是生命的轉折過程,生命的無常。

  人體的肉身、精神,基本上是由地、水、火、風等四大元素所組合而成。當生命即將結束時,這四大元素會以逆序方式(風、火、水、地)來排序→引動→解除→消失。所以即便肉身即將不存在,但精神部分仍舊可以繼續維持,還是存在的。即使我們從外表觀察肉身對外界刺激已無太多反應,甚至呈現出意識模糊、昏迷或沉睡等現象,但當下的精神部分,卻會開始積極活動。

  活動的頻率、方式會依肉身所在環境而有所不同。如果一旁環境吵雜,臨終者也會受到了波動,使得神識體感到不安、煩躁,導致神識體發生亂竄的情況,肉身也會進而發出疼痛或是焦躁不安的狀態。

  如果家屬在臨終者的身旁悲泣、哭喊,肉身會感到沮喪、無助,甚至產生另外倚靠的錯覺,像是會看到親人來帶他走而想跟著祂走。如果此時沮喪無助的臨終者肉身受到錯覺的引動,可能會就錯下決定而進入鬼道。

  但如果臨終者能在身旁有佛聲輕繞,或高僧、上師在從旁開示的環境下,肉身的意識體聽到平靜之音,就可完全放鬆,達到解脫。此時,臨終者的面部會呈現祥和、平靜之相。一旁開示者要是能再加強臨終者的信念,使其能當下定位自己要走的目的地,這才是我們對臨終者最大的幫助與送行。萬一帶著不甘意念結束這段痛苦生命,只會把此份不好的意念再帶到下一段旅程。

  人所看重的生死問題,是生命中的自然來去而已。死亡是歸返自然,我們所要做的,是正確地讓臨終者在即將踏上另外一段旅程之際,可以走得莊嚴、順利。能夠平靜的捨報,才是對即將離開人世的朋友們最大的祝福,而這也是最大的福氣。

癌末病人的信念


信佛的人相信緣分 ,信之,仰之,心則安之。在你相信祂的同時,就會有一股全新的力量與暖流注入全身,使我們產生新的方向與希望,這就是宗教最神奇的地方,也是祂的迷人之處。


  每年逢年過節,總是家人團聚的日子。我們家比較特殊,除了自家姊妹的聚會之外,常常也是姻親的家族聚會,有時是和大姊夫的家人吃飯聊天,有時是和外甥老婆的家人一起聚會。總之,是非常大的一群人聚在一起,相當熱鬧。

  可是有一年的端午節,很奇怪,我發現只有我們自家人在吃飯,少了以往家族聚會的熱鬧氣氛,感覺不太一樣。

  姊姊告訴我說,「立美病了,所以今天他們夫妻和小孩沒辦法來。」立美是我大姊夫的弟媳。

  「什麼病呀?」我問。

  「癌症,而且聽說已經末期了。」姊姊說。

  「什麼?可是上次吃飯看她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然這樣?」我非常驚訝。

  「我們再找個時間去探望立美,看看妳可不可以幫得上忙。」雖然聽到姊姊這樣說,但我心想,「如果看了以後幫不上忙怎麼辦?就像醫生如果是要替自己的家人開刀或做重大處理,也難免心生猶豫和顧忌。」後來,我們還是選了個禮拜天,到姊夫的弟弟家裡。

  當時立美坐在輪椅上,插著鼻胃管,卻還面露微笑與我招呼,看起來精神滿不錯的。但據說此時立美已經因為腫瘤太大,沒有辦法吃進固體食物,只能靠流質食物來補充營養。

  看到立美這個樣子,真的讓我很難過。我也發現屋裡所有人不時用眼神向我求救,希望我能給予立美一些幫助。但,這就是生命的無常。

  突然間,我瞧見一旁立美正在坐月子的女兒夢倫,在餵完懷裡嬰兒母奶後,又趕緊拿起空杯,吸岀一杯濃濃乳汁給媽媽。眼前這副情景,實在相當令人動容。

  「媽媽現在最需要營養,母奶不就是最好的營養品嗎?所以我會每天按照三餐準備給媽媽,讓她有充足的體力可以對抗病魔,盡快恢復健康。」夢倫說。

  「恩恩,女兒的孝心會感動天的!」看到這對母女情同姊妹,真是難得。在這溫馨的氛圍下,我請立美躺著,讓我看看她的狀況。

  我深吸一口氣,將集中注意力在立美身上,打開我的X光掃描電眼,檢查立美的情況。結果發現大事不妙!因為立美的胃幾乎已經被腫瘤填滿。可是照理說,從立美的情況來看,胃的內部應該已經沒有空隙,可是為什麼我會看到在胃的旁邊又出現一個很小的不規則空位呢?我感到納悶。

  「因為媽媽上個月才做了胃繞道手術,所以挪出一個空位來,這樣才可以放食物呀!」夢倫說。

  看到立美身體被癌細胞侵蝕的狀況,我知道接下來立美要開始跟時間賽跑了。當然,我也能理解家人希望從我口中聽到奇蹟的心情。

  我告訴立美和她家人,等改天精神、體力比較好的時候,就到山上佛堂拜拜,我們直接請菩薩治療會更好。

  平時遇到類似這種情況的病人,如果遵照菩薩的指示,首先我必須做的,就是起心動念、提撥慈悲心,去將心比心、感受對方的苦,讓病人能在過程中信任我們,可以勇敢的面對事實,接受我們以超自然的「靈療」方式,幫助他們減輕身體及心理上的痛苦,能夠在人生的最後,安然、尊嚴地度過每一分鐘。

  幾天後,立美一家人來到佛堂禮佛。以前幾次聚會,就曾聽立美多次提起想到山上佛堂走走,只是不巧都有事情耽擱,這次終於如願。

  那天立美看起來相當開心,我帶著她來到三寶佛前。立美虔誠地望著前方菩薩,誠心合掌頂禮,口中默禱。隨後,靈療開始。立美非常配合,過程中我請她不要緊張,放鬆身體。因為立美原本對我就很熟悉,這也讓她為自己增添不少信心與力量。

  我請立美躺下,閉上雙眼,把身體力量全部丟掉,想像自己睡在一艘小船上,將身上所有重物與不舒服通通扔到海裡,丟得愈深愈好。

  我用手掌去感應立美身體散放出來的磁場,確認她的放鬆程度,沒問題後,才開始接收訊息。一是啟動宇宙與天地結合的磁場來與我連結,二是用灌氣的方式,將所有正能量與磁場從立美頭頂灌入體內,等到體內能量充足後,再抓出所有夾在內臟器官裡的病氣。

  這時我的手就像吸鐵一樣,除了可以感應附著在人身上的髒氣之外,還能像抓東西一樣,將這些病氣抓岀。而接受調整的病人,也能感覺到體內或表層有被牽動的感覺。

  每一次調整,我都能感受到立美的努力,所以我也竭盡全力地幫助她,希望真有一天奇蹟能降臨在她身上。

  雖然立美已經罹患癌症末期,可是很難從她臉上看到病容,因為她總是笑得燦爛,聲音甜美依舊。最難得的是,她臉上的肌膚始終光滑粉嫩,這是我看過那麼多重症病患中所未曾見過的情況。或許,這也是上天給予的奇蹟之一吧!

  儘管立美的肉身這麼努力地支撐,病情也還不到醫生說的急速惡化,但體內的癌細胞仍舊沒有停下腳步,持續侵蝕著立美的健康。

  三個月後,立美終究還是住進了醫院,腹部、肺部開始出現積水,而且一天比一天嚴重,這還引發立美出現氣喘,或是睡覺時發出呼嚕呼嚕的水聲,但這也是過程中唯一會讓立美感到不舒服的情況,所以醫院會替立美進行肺部及腹部的插管引流,減輕肉體上的痛苦。

  在我所接觸的催眠案例中,立美是我見過最配合的病人。不管是院中的任何插管、換管或侵入性檢查,立美都只堅持讓我為她進行麻醉催眠。   「確定不上麻藥嗎?」醫生們不斷向立美確認。

  「不用!因為天使就在一旁守護我,她不會讓我受苦的。」立美信任地看著我,語氣堅定地這麼告訴醫生。讓一旁的我,忍不住掉下眼淚。

  在為立美治療的過程中,她和家人每天都勤在佛堂誦經持咒,需要時我也會到病房替她進行催眠治療,或是聊聊天,說些佛經裡的故事,以及我們該如何去面對現況、放下世間罣礙。而立美也會告訴我她從中得到哪些正向想法,彼此相互討論。

  深層催眠的作用,在於它能幫助一些病況嚴重的病人減輕肉體上的痛苦,不會整天在呻吟、痛苦中渡過。

  由於當時候立美的胃腫瘤已經擴散,並且出血好幾天。在一次催眠中,立美邊看邊說:「今天我看到的不是菩薩耶!怎麼是一個穿著灰色長袍、留了長白鬍子的人叫我躺下來呢?還說要幫我治病呢!」

  我請立美直接詢問那位長者是誰。

  「華陀!」立美這麼回答我。

  「華陀?我從來沒有在觀想的時候看過祂!」聽到後我也十分驚訝。

  後來,華陀要立美待在祂的藥室,並且煎了一帖藥要立美立即喝下。神奇的是,在華陀煎藥的過程中,我們在旁的每個人也都確實聞到陣陣煮中藥時的草藥味。

  就在立美服完草藥後的兩天,奇蹟似乎真的出現了!原本立美的胃一直持續出血,竟然也自動止血。其實,立美真的是個很堅強的病人。當時一邊住在醫院打營養針的她,對自己胃部出血的情形沒有絲毫恐懼,反而還安慰女兒夢倫:「不要一看到血就嚇成這樣,妳看我的樣子不是很好嗎?」女兒的擔心,身為媽媽的立美其實都知道。

  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就像沙漏裡快速通過的流沙,終究有完盡的時候。就在立美準備離開的那週,每天都和家人有說有笑,一點都不像是病榻上即將臨終的病人。

  有時我看到插著鼻胃管、身上裝有引流器的立美,還會好奇問她:「立美,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呀? 」

  立美搖搖頭說,「不會耶,我還想去看看其他癌友呢!」

  沒多久,立美胃部的腫瘤出現破裂,持續大量出血了一週。每天的出血量都高達五千cc,幾天下來,也流失了數萬cc,醫院的輸血量遠不及立美的出血量。但奇怪的是,立美始終都能保持在清醒的狀態,甚至還跟我說:「感謝菩薩的加持,妳看,雖然我留那麼多血,可是體力沒有變差,我現在還很好呢!」雖然心疼,但也讓我深深感動,因為她的勇敢、堅強以及樂觀,彷彿就是菩薩的示現化身。

  「怎麼會這樣?」就連醫院的醫護人員都很驚訝,為什麼這麼大的出血量,測出來的血紅素指數還能維持正常呢?

  「這都是菩薩有保佑呀,你們要相信是真的有菩薩喔!」立美肯定地說。

  一星期後的某天下午,立美告訴孩子們,表示覺得疲累,想先睡一下,等我到了之後再叫醒她。其實那天早上我被菩薩叫回佛堂的,因為已經快到立美離開的時間,所以菩薩有指示我準備一些東西。同時,我也交代孩子們回家拿立美喜歡的衣服來。我的心裡有著說不出的苦,縱使有千千萬萬的不捨,但這是立美人生最後一件重要大事,我一定要讓她順利走完。

  等我回到醫院,已經是晚上了。一進病房,就看到立美呼吸急促,不斷地大喘。伴隨心電圖機器發出滴滴滴快速跳動的聲音,頭戴氧氣面罩、呈現昏迷狀態的立美,全身僵硬緊繃,病房裡交錯著混亂、痛苦,與瀕死病人無助的氛圍,看得我好不捨。

  我握起立美冰冷的手,在她耳邊輕說:「立美,我來了,我來了,不要緊張,放輕鬆!想想我們之前的催眠方法,來,深呼吸、深呼吸,慢慢吐氣……」,即使立美的肉身已經不聽使喚,但精神意識卻還是相當清楚。因為聽到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字句,讓原本處在恐懼中的立美,再度回到平靜的狀態。

  「立美,此刻對妳很重要,因為菩薩來接妳的時候已經到囉。妳的家人兒女都在身邊,大家都準備好要送妳去菩薩那裡,妳一定要放下萬緣、放下所有罣礙,跟著菩薩走,前去西方淨土喔!」我不斷在立美耳邊輕聲叮嚀,就像我們在進行催眠一樣。

  慢慢地、慢慢地,立美的呼吸漸漸緩了下來。立美確實聽見我的話了,幾分鐘後,立美的身體突然變得柔軟。我告訴立美家人,「趕快幫媽媽梳洗,換上她最喜歡的衣服。」

  雖然不捨,但家人忍住傷心,照著我說的步驟,一一為立美打點。在每個步驟之前,我都會先告訴立美,「現在我們要幫你擦澡了」、「現在要幫妳梳頭了」……讓她也能參予自己人生最後一件大事。

  著裝完畢,最重要的一刻終於到來。全家人跪在病床旁,全心念佛。病房中除了心電圖機器發岀「滴、滴……」的聲音之外,就只有佛聲繚繞,呈現出神聖莊嚴的寧靜。

  「立美,妳聽,孩子們在幫妳 念佛了。接下來,妳會脫離一切病痛糾纏。所以從現在開始,妳自己也要在心中一起跟著 念,往菩薩那裡去。我從十數到一後,菩薩就會把妳接走囉!妳準備好了嗎?」

  我提醒著立美,此時她的面容安祥、平靜,於是我開始倒數,「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數完後,心電圖機器發岀一道「嗶 ──」的長音,心電圖畫成一條直線。立美帶著全家人的祝福,如願登上佛國淨土了。

  人活在世上,除了身體的基本需求外,更重要的是內心還要有一份足以支撐的精神力量,讓人得以依附、寄託。如果生活中遭遇無法解決的困擾與迷惑時

  人活著除了身體的基本需求以外,更重要的是我們內心需要一份精神力量來依附、寄託。當生活面臨無法解決的困擾與迷惑時,就會求助於高於人類的神來給予我們一條解決的路, 進而達到自我的心靈釋放。

  信佛的人相信緣分 ,信之,仰之,心則安之。在你相信祂的同時,就會有一股全新的力量與暖流注入全身,使我們產生新的方向與希望,這就是宗教最神奇的地方,也是祂的迷人之處。

寂寞的老太太


生命的輪迴就如同生活作息,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復一日。如果能在過程裡,創造持續前進的希望與動力,就能讓每段生命變得更加豐盈、有意義。

  多年前,我曾受友人所託前往日本高知縣幫忙驅鬼,委託人是名外科醫師大井田二郎。由於當地位處偏僻,且人手不足,所以大井田先生同時負責驗屍相關工作,卻因此替家中招來鬼魂的糾纏。

  當時這個案件頗為棘手,處理上需要耗費一段時間,所以我一待就是七天。由於大井田家所在區域通訊不良,如果外界想要連絡我.恐怕並不容易。所以在出這趟遠門前,我已經盡可能將所有事情安排好,希望將影響降到最低,但偏偏還是發生一件讓人惋惜的事。

  在這之前,經由鋼琴學生家長介紹,我認識一名年約六十多歲的婦人。因為這位婦人長期罹患憂鬱症,所以必須在醫院接受服藥治療,但一段時間過去,婦人病情沒有因此得到控制,反而發作頻率愈來愈高,時常有輕生念頭,這也讓守候身旁的家人非常擔心。

  在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的情況下,這名婦人的家人透過我學生家長連絡上我,將情形一一說給我聽,看看是否有可以穩定婦人病情的方法。於是,我請她將婦人帶來讓我看看。

  第一次見到這名婦人是在她多位姪女們的陪同下,外表看起來跟一般婦人沒有兩樣,說話時有著很重的台語口音,膚色偏黑,滿頭白髮,眼神空洞呆滯,看得出來精神狀況的確不好。

  「阿姨,您好」我說,但婦人沒有回應。後來見她站得不穩,於是趕緊上前攙扶她坐下,這時她才對我說出第一句話:「多謝呀!」

  其實見面前,她的姪女已經偷偷打電話給我,「老師,因為我阿姨每到一個陌生環境就很容易緊張,所以我們是騙她說要帶她到一位朋友家裡坐坐,這位朋友家裡也有供奉菩薩,可以順便給菩薩拜拜她才同意出門的,所以麻煩妳跟阿姨說話的時候,口氣不要太嚴肅喔。」

  這些姪女對她們的阿姨真的非常有心,為了不要辜負她們,我也事先泡了一壺茶、準備一些點心在桌上,想要營造出可以輕鬆聊天的氣氛。

  「阿姨,妳坐這麼久車過來,會不會累呀?」我先開口問。

  「不會啦!」阿姨回話的聲音似乎比剛才有精神些。

  「聽說妳還是鋼琴老師喔?不簡單喔!不過看妳還這麼年輕,怎麼會想要拜拜呢?」說著說著,阿姨開始伸手抓我準備的花生米來吃,可見她已經對我感到放心。

  接下來,我們就開始你一言、我一句地聊開來了。

  「阿姨,我聽小惠說妳一個人住喔?」我試著進入主題。

  「是呀,這樣比較安靜啦!」

  「不會無聊嗎?」

  「以前的話倒還好,但現在……唉~」阿姨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嗎?」

  「以前我一個人住的時候,有時間就會去當志工或參加法會;如果沒出門,就會去找我三姐聊天。我好喜歡跟我三姐聊天……」說到一半,阿姨沉默了幾秒,接著才又說:

  「可是不知怎麼了,四年前我三姐開始生病,常常要往醫院跑。我想說她人不舒服要多休息,就盡量不去打擾她,想不到去年過年前,她就這樣走了……。」說到這裡,阿姨低頭拿出包包裡的手帕擦掉眼淚。

  看著眼前這位失去親人的老人家的落寞眼神,也讓我感到心酸。一想到和自己感情最好的親姐姐就這樣走了,想必很難接受吧!

  接著,阿姨抬起頭繼續說:

  「從我三姐生病開始,我們每天早晚都會通一次電話,但自從她走了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每天早晚時間到了也不會有電話打來。我哭了好幾個月,真的好不習慣,心裡難過到不知道該怎麼辦……。」

  每講一句話,阿姨就擦一次眼淚,直說自己已經沒有活下去的意義。

  「阿姨,生死有命,妳不可以有輕生的念頭啊!」   「唉~老師,妳不知道,我這輩子沒結婚,也沒小孩,雖然這些姪女對我都很好,把我當成她們媽媽一樣在孝順,但畢竟她們也都有自己的家庭。再加上一直以來我都一個人,雖然也有和其他姊妹聯繫,但跟三姐最親,也最有話說,所以現在她走了我才會這麼孤單。我想,不管這世上有沒有多我一個都沒差啦!」

  坐在一旁的小惠聽著阿姨訴說心裡的苦,儘管有再多不捨,也不知要如何安慰,只能用手摟著阿姨肩膀,希望給她堅強下去的力量。

  突然間,小惠好像想到什麼,在阿姨耳邊說了幾句,這時阿姨的表情瞬間從悲傷轉為激動:

  「真的嗎?老師,妳可以幫我找到三姐喔?因為她從來就沒讓我夢過,也不知道她在那裡過得怎樣,我真的很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拜託妳幫我看一下好嗎?」看到阿姨邊著急、邊努力用著國語說出她的請求,讓我覺得好捨不得。

  「好!好!阿姨,妳先別急,讓我來找一下妳姐姐。她叫什麼名字?」

  「她叫陳滿淑。」

  於是我發出找尋陳滿淑的訊息,並呼請兵將將此人之靈、所身處之環境顯像讓我看。

  「阿姨,妳姐姐說祂現在在菩薩身邊修行,過得很好,只是祂常看妳為了祂難過,很擔心,所以一直猶豫要不要下來看妳?」

  「老師,我姐姐真的這麼說喔?我真的好想祂,假如這樣的話,就叫祂下來看我呀,這樣我就不會亂想了。」阿姨似乎有些抱怨。

  「阿姨,不能這麼說喔,當初妳姐姐走的時候妳們應該是用佛教儀式送她離開的,對嗎?」

  「對呀,那會怎麼樣嗎?」阿姨不解地問。

  「因為妳們用佛教儀式將姐姐送到菩薩身邊,讓祂可以跟著菩薩修行,這已經很難得了。要是祂為了妳偷跑下來,等於是觸犯天條,之後想再回到菩薩身邊可就不容易了。」我仔細解釋。

  「啊!如果這樣就不好了……」阿姨難掩失望,但隨後又強打起精神說:

  「我也有聽其他師父說過,往生者要到西方極樂世界才算解脫,離苦得樂……。沒關係,只要知道祂現在在那邊過得很好,我就放心了。妳幫我跟祂說,我會保重,不用來看我了!」

  經過這次見面,已經幫助阿姨解開心中長期鬱悶,知道姐姐無法來看她的原因,但畢竟阿姨罹患憂鬱症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不是說好馬上就能好的,所以每當阿姨心情不好,或開始想姐姐的時候,就會又開始出現輕生的念頭。

  這時小惠就會趕緊帶她來找我,我能做的就是陪她聊天,或是安慰她,讓她可以稍微轉換心情,回去後就能再安穩過一段日子,就這樣持續了二、三年之久,直到我去日本那段時間才突然有了變化。

  阿姨的狀況時好時壞,可能是年紀大又沒有小孩的關係,讓她很難在生活中找到重心寄託。所以有一天,她將小惠叫到身邊:

  「我知道妳們這些孩子對我很孝順,雖然我生病了,但這些我都很清楚。年輕時我拚死拚活,很多東西都捨不得吃、捨不得買,希望自己老了可以不用跟年輕人伸手,想吃什麼、想買什麼都能隨自己的心意。

  沒想到現在真的老了才發現,其實這些錢對我一點用處都沒有。等我哪天要走的時候,我會捐一部分財產給需要的人,剩下的就都留給妳們了。」這種彷彿交代遺言的話,讓小惠感到相當不安。

  據說就在我到日本的第三天,阿姨的憂鬱症又發作了!

  那天阿姨將自己關在房裡哭一整天,什麼東西都不吃,只是嘴巴不停喃喃自語,並且一直要小惠打電話給我。

  「阿姨,蔡老師去日本工作了,妳再等一下,四天後老師就回來了。」小惠極力安撫。

  「還要四天!我沒辦法等了,妳把電話給我,我自己打電話給老師,請她明天就回來。」阿姨完全失去耐性。

  「阿姨,妳再忍一下,人家蔡老師也有其他工作,等她一回來就會馬上來看妳啦!」   人在日本的我,根本不曉得發生這些事。等到我一回到桃園機場,手機恢復通訊後竟發現有多達幾十通阿姨的未接來電,我當下警覺事態不妙,趕緊連絡小惠。

  「小惠,我是蔡老師,我……」正當我想開口,電話那頭的小惠已經放聲大哭:「蔡老師,阿姨走了~」

  「什麼!」實在很難相信,明明我才離開七天,怎麼會這麼突然。我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惠,妳快跟我說。」

  「四天前,阿姨的憂鬱症又發作了。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吵著要找妳,我說妳去日本工作,再過幾天就回來,但阿姨硬要我把妳的電話給她,說要自己打電話叫妳回來。」

  「我不是不接阿姨電話,只是我去的地方收訊很差,除了用一般室內電話勉強可以接通之外,一般手機根本無法對外連絡。唉~出國前我不是還提醒妳我要出門七天嗎?」

  「嗯嗯,我知道,我也跟阿姨說了,但她就是聽不進去,一直在鑽牛角尖,還很失望地跟我說:『妳看我有多煩,連老師都不想接我電話了……』。」

  「那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我無奈地嘆口氣,繼續問小惠。

  「那天早上阿姨一直從早上打到下午,後來我看她沒有繼續再打,以為她已經平靜下來,還叫阿姨晚上跟我一起去吃喜酒,但阿姨說:『我不想坐著車子跑來跑去,我在家看電視就好,妳還是帶小安去吧!』

  聽她這麼說我也沒多想什麼,就趕緊準備,帶著小安出門,留她一個人在家。後來…後來……」說到這裡小惠已經難過到說不出話來。

  「小惠小惠,聽我說,妳先深呼吸一口氣,慢慢來,別急,把事情說清楚讓老師了解。」

  「後來…後來我吃完喜酒大約九點多到家,發現客廳裡怎麼只有電視開著,卻沒看見阿姨,就開始到處找。之後發現廁所的門是從裡面反鎖,以為阿姨在上廁所,喊了她幾聲,但都沒有回應。我心裡一驚,趕緊把門撬開,就看到阿姨已經用掛蓮蓬頭的架子上吊自殺了。」

  沒想到我一回國就聽到這樣的噩耗。與阿姨相識三年多來,雖然多數時候都是在阿姨不穩定的狀態下見面,可是從言談中仍然可以感覺得出來她是一位慈愛的長者。當下我便直接從機場趕往阿姨靈前拈香致意。

  但事情沒有因此結束。有天我接到小惠來電:

  「喔,小惠呀!阿姨的後事處理得還好嗎?」

  「嗯嗯,一切都很順利,謝謝。但是…老師,最近家裡發生一些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是什麼呢?」我問。

  「我有個同事是敏感體質,幾個禮拜前她跑來告訴我說她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個自稱是我阿姨的人,請她來轉告我,要我去幫她找一位老師。當時我腦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阿姨,可是後來我又想應該是巧合吧,就沒有去注意這件事,也沒有跟其他人說。

  到了阿姨出殯前幾天,換成家裡開始出現奇怪的事情。每天大約到了晚上九點,電話就會響起,可是接起電話後,對方又不出聲。但放下電話沒幾分鐘,電話又響起。不只是我,連我媽也接過好幾次。後來我問其他阿姨,她們也都有接過這種電話。我想那些電話會不會是是阿姨打來的?」

  「很有可能。小惠,要不妳明天下班後到我山上的佛堂來,我們再來討論看看怎麼解決。」

  隔天早上,當小惠一進公司,那位敏感體質的同事又跑來找小惠。

  「小惠小惠,我昨晚又夢到上次那位自稱是妳阿姨的老太太了。」

  小惠聽了之後很驚訝,急著追問夢裡內容。

  「祂請我轉告妳,要妳找老師幫祂。因為那裡有穿古裝戲服的官差說祂做錯事,要把祂關在一個叫做『枉死城』的地方,還給祂銬上腳鐐,而且再過不久就要移送了。祂因為害怕每天都偷打電話向妳們求救,可是電話都接不通,不知道該怎麼辦。」   聽到這裡,小惠已經證實了自己的猜測。到了晚上約定時間,她一五一十將同事轉告給她的話說給我聽。聽完後,我馬上跪在地藏王菩薩面前,請地藏王同意我調閱地府亡靈陳滿霞的判決資料。我大約花了十分鐘時間看完那些資料,結果讓我大吃一驚,因為判決寫著:

  陳滿霞,一生一世無功無德,雖曾習佛法,卻又藐視佛法,明知故犯,罪加三等! 

  「看樣子阿姨會被判得很重喔!」我對小惠說。

  「怎麼會這樣……可是,不對呀,蔡老師,阿姨生前明明做了很多善事,怎麼會說祂無功無德呢?」

  「我也不清楚,可是照目前資料來看,的確是沒有任何行善記錄的。」

  這時,我突然想到:

  「小惠,一般行善都會有收據之類的證明,那妳有印象看過阿姨的嗎?」

  「好像有耶!」

  「那就表示阿姨可能沒有燒化掉囉?」

  「燒化掉?為什麼要燒化掉?」小惠疑惑。

  「很多人在世時都覺得『為善』應該要『不欲人知』,不要張揚。可是我們也常看到社會新聞裡出現,說某人一生積功行善,卻發生令人惋惜的意外,這種時候就會開始有很多人在說,為什麼這樣的好人,會發生意外呢?為什麼好人沒有好報呢?」

  「對呀!老師,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所做的善事或是所捐的善款,都只限於是陽世間的行為。如果沒有對天地做稟報,表示這些事情是沒有合法公告、屬於私人不想公開的行為,當然不會在天地間留下記錄。另一方面,也因為那些都是『好事』,所以天地神佛自然不會插手。」

  「那假如是做壞事,祂們會知道嗎?」小惠好奇地問。

  「這就要看什麼樣的壞事囉!像是殺人放火、偷搶擄掠、淫盜或是因為某個事件害人傾家蕩產,或是破壞別人家庭,如果這些是因積怨憎恨而產生的報復行為,不僅使他人造業,又影響傷害到別人,已經不能算是個人私事,在陽世間巡佐的官差,自然要向天地舉報,天地當然會對這些做壞事的人做岀懲處,也就是所謂的『遭天譴』。」 我解釋著。

  「哇~好嚴重喔!所以我們平常真的都要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為,以免造業。可是…老師,阿姨的捐款單據有沒有留下來我也不太確定,那現在該怎麼辦?」

  「妳趕快回家找一找,有多少算多少,再一起拿來給我,我會替阿姨寫疏文以急件稟報。如果找不到,就要趕緊替祂做功德,希望能在未滿四十九天前,把祂救出來。」

  隔天小惠打電話給我,說在阿姨衣櫃裡找到一大疊捐款收據,我請她趕緊送到我這兒,再書寫疏文用急件方式派請兵將呈報出去,將這些近四百萬元的善款收據燒化轉交給地府,佐以憑證,可提見收押亡魂陳滿霞,並在最短時間內為阿姨陳滿霞舉行超渡法會,終於讓這整件事得以圓滿解決。

  幾天後,那位體質敏感的同事又跑來找小惠,據小惠說,現在只要看到她就會不由自主的全身緊繃。

  「小惠小惠,跟妳說,昨晚妳阿姨又來找我了,但這次看起來跟以前很不一樣喔!」

  小惠一聽睜大眼睛:「真的嗎?哪裡不一樣?」

  「祂這次是坐在蓮花座上,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笑跟我說聲『謝謝』就消失了。」

  聽同事這麼說,小惠感到非常欣慰,因為她相信此刻阿姨已經擺脫生前折磨,虔心在菩薩身邊修行佛法。

  其實,生命的輪迴就如同生活作息,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復一日。可是一旦支持生命的動力消逝,就無法展現應有力量而逐漸枯萎。因此,如果能在過程裡,創造持續前進的希望與動力,就能讓每天生活變得更加快樂,也會讓每段生命變得更加豐盈、有意義。

作者資料

蔡君如

香港中國文化醫藥學院畢業 英國皇家音樂學院演奏文憑(ROYAL ACADEMY OF MUSIC LRSM) 台灣董氏針灸第四代傳人暨心氣門真傳弟子 美國自然醫學協會教育委員 港九中醫師公會永久會員 超自然科學醫學靈學之天職靈能者 ◎現任 法印佛堂負責人 台灣法印光能學會 理事長 法印文化全方位有限公司 執行長 ◎著作 《現代靈媒啟示錄》(合著) 《生命之美:靈魂與音樂的對話》(合著) ◎創作作品 <天人共振音樂> <極光共振音樂> 相關著作 《神譯:看眾神如何透過現代靈媒寫下世間生死演繹》

基本資料

作者:蔡君如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東西命理館 出版日期:2012-06-04 ISBN:9789862721711 城邦書號:BF601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