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其他翻譯文學
尋聲的囚鳥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再告訴我一次,葛楚,我們為什麼要救那個孩子?」 「因為有一天我們必須站出來,接受歷史的評價。因為有一天戰爭會結束,而那時的我們可以問心無愧地說,在這段恐怖的時期裡,我們一直保有人性。」 芮秋是個住在德國萊比錫的猶太裔女孩。生活幸福美好,每年她都和家人一起歡度逾越節,享受節日聚餐。 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使得他們生活驟變,一家人被迫從舒適的家搬到擁擠不堪的猶太屋舍。最終,納粹軍人把全家人帶走,沒人知道接下來的命運將會如何。不過,一位名叫葛楚的老奶奶在芮秋家的櫥櫃裡發現她並將她收留,雖然躲在櫥櫃裡的芮秋很幸運的逃過一劫,但她卻不能說話了。 芮秋的家人究竟下落何方?她還有機會再見到他們嗎? 如今的芮秋很需要為自己發聲,但她不知道是不是能夠找回自己的聲音……

內文試閱

  「我還是不敢相信我們窩藏了一個猶太人。」有天早上,佛瑞德出門前又向葛楚抱怨了一次。「上學的時候,大家都在說猶太人才是這次戰爭的始作俑者,而我們居然還養了一個在家裡,這是不對的,外婆,這讓我神經緊繃。」

  「我已經告訴你幾百次了,你在學校學的都是無稽之談。在這些有的沒的發生之前,猶太人與我們和平共處,他們也都是德國的好公民。很多人也在一次大戰時為德國奮戰,還因此獲得勇氣勳章。」

  「總之,他們一定有壞的地方,不然我們幹麼討厭他們。」佛瑞德答道。

  「都是你參加的那個希特勒青年團害的,讓你這樣激動。你必須學著自己獨立思考,佛瑞德。」

  佛瑞德出門上學了。我從臥房裡的窗戶角落看著他,他發現地上有顆石頭,於是用腳踢著玩,不知道他是不是要這樣一路踢到學校。他擁有某種我不敢奢望的自由。他沒有黃星星讓他和大家隔離。他可以跑,他可以跳,他可以在外面玩。

  我看到一個男孩抓住他的領子,佛瑞德停止踢石頭,他們開始有說有笑。他們在說些什麼?戰爭進行到哪了?還有在轟炸嗎?普通的德國小孩都會聊些什麼?

  有時候萊比錫會突然響起空襲警報,像是狼群嚎叫的聲音,代表德國遭受轟炸。海恩奇會抓住佛瑞德跑到樓下的地窖,整棟樓的人都會集中到那裡避難。當然,我不可能也跟著下去,葛楚不願意留我一個人在上面,海恩奇對此很不滿。

  「妳不知道這有多危險嗎?」他問葛楚。「如果炸彈落在這棟公寓,妳會被炸死。」

  「我知道。」葛楚說:「但是我不能把這孩子留在這,她需要我。」
她對我微笑,臉上的皮膚皺成一層一層的,尖銳的警鈴聲仍然鳴叫不已。

  有一次,我們躲在她和海恩奇的床下,等著警鈴聲過去,葛楚和我說:「我想告訴妳我女兒的故事。她已經死了。從小她的身體就不好,醫生說沒辦法治好,後來她的心跳就這麼停了。她是個很甜美的女孩。」

  耳邊傳來炸彈飛過的聲音,她把我抱緊,她說:「我幫不了我女兒,但我可以幫妳。」

  我們等待炸彈掉落的聲音停止,等待炸彈找到攻擊的目標。有時候,葛楚會用她的身體罩著我,保護我的安全,雖然她聞起來不像媽媽,但她的體溫使我安心。在一片黑暗裡,我想著:媽媽,媽媽,妳在哪裡?不管妳在哪裡,我希望妳知道,我很安全。這位叫做葛楚的女士,她在照顧我。我讓她想起她死去的女兒。她人非常好。她的老公叫做海恩奇,脾氣比較暴躁,不過其實也滿善良的。他們的孫子不喜歡我。我有足夠的食物可以吃,比我們之前可以吃的還多,不過我還是很瘦。戰爭很快就會結束,遠方來的好軍人會來到這邊。現在幾乎每天晚上,空中都會閃爍著探照燈,就像利劍一樣,有炸彈轟炸時,就會警鈴大作。希特勒輸定了。我聽海恩奇說,有些沒比佛瑞德大多少的男孩也開始被徵召上戰場。

  佛瑞德還是一直和我說希特勒有多偉大。他也和我說他對我的憎恨比對戰爭還要多。不過,他的話裡沒多少情緒,好像他覺得,一定要每天羞辱我一頓,才不愧身為德國的好公民。

  我也討厭你,我心裡想,不過沒有像我討厭戰爭一樣強烈。

  他的學校現在常常停課,不過有一天他才剛去上學,幾個小時就回家了。他把書包放進臥房,然後看著我,又看向他的外婆。他的雙眼佈滿血絲。

  葛楚衝向他問:「小佛,發生什麼事了?」

  「他們今天來學校,蓋世太保。我從來不曉得。我最好的朋友,法蘭克,我們每天都在街尾碰面一起去上學的那個同學,妳還記得吧?在§她§來我們家之前,他有時候會來玩。我之前也會去他家,我從來沒察覺有異。」

  「發生什麼事了?你蒼白得像鬼一樣。」

  「外婆,蓋世太保今天到學校帶走他了。他爸爸是猶太人,他一直假裝是我們的一份子,也沒人懷疑過。之前在學校寫作文,題目是猶太人摧毀世界的罪狀,他還是全班寫得最好的。法蘭克走了,他們家人也全被捉了。他從頭到尾都在撒謊。我還在他們家吃飯,他們是猶太人耶。」

  他的外婆嘆了口氣。「小佛,告訴我,現在既然你知道法蘭克有一半的猶太血統,你討厭他了嗎?他有傷害過你嗎­?他的爸媽對你不好嗎?你怎麼會沒注意到他爸爸是猶太人?有一次你不是說,一眼就可以看出誰是猶太人。」

  葛楚用手托住佛瑞德的下巴說:「小佛,在你發現這個事實前,法蘭克也沒做錯任何事。他還是那個來我們家玩的法蘭克。我見過他父親,他是個好人。小佛,你必須想想,德國現在究竟怎麼了。街頭巷尾有在謠傳說,猶太人被帶走,然後……」

  葛楚停下來。我坐在沙發上聚精會神地聽著。她看向我然後又轉回小佛。他掙脫葛楚,然後走回房間,用力地甩上門。

  葛楚在圍裙上擦擦手,咬了一下下唇說:「當然啦,戰爭結束以後,妳會找到妳家人的,芮秋。」

  對,一定是這樣的。

  我打開臥房的門,小佛朝向窗戶地躺在床上,窗簾是拉上的。

  我進房時,他轉過來說:「我永遠不要再出門了。我最好的朋友是猶太人,應該說他父親是猶太人,不過根據希特勒的說法,那是一樣的。只要祖父母中有一個猶太人,你就不是純種亞利安人了。還有,法蘭克也被指控參與反德國運動,所以他還是個叛徒。法蘭克之後會怎麼樣?我不在乎。他欺騙了我。」然後佛瑞德哭了起來,他打著自己的枕頭。「我痛恨這場戰爭。」

  我為他感到難過。這是我住進葛楚和海恩奇的家以後,第一次對佛瑞德有除了討厭以外的感覺。我看著他的拳頭捶進枕頭,他拒絕承認,自己會想念他的朋友。 第十二章

  我已經超過十歲了,我在四月的生日到了,然後又過了。逾越節也是一樣,沒有人吃無酵餅,沒有人慶祝脫離奴隸制度,也沒有全家最小的孩子到處找藏起來的無酵餅。

  我還記得以前緞帶對我來說有多麼特別。很久以前,我是如何看著鏡子研究自己,爸爸是如何說著我的笑容可以照亮世界。我還記得那張長桌,還有大家在星期五晚上拋擲麵包的場景。我還記得媽媽懷抱的溫暖,爸爸濃密到需要大修整的眉毛,梅里坐在桌旁寫日記的樣子。我的堂哥堂姊,我的伯父伯母……我好想念大家。艾妮絲,如果我們能再相見,我想,我可以忍受妳一天到晚都火氣大。

  我決定要看梅里的日記。之前光是打開它就讓我痛不欲生,但我現在決定自己要勇敢一點。一直以來,我晚上睡覺都把它壓在床墊下,每次佛瑞德想要搶過去看,我都守得死死的不讓他得逞。
  我讀得很慢,大概每三個字就停下來理解一下,在腦海中拼湊出意義。我親愛的姊姊寫的日記。我聞著紙張的氣味。我好希望還有一些氣息,一些梅里留下來的氣息,但是已經過了太久,味道早就煙消雲散,就像我的姊姊一樣。

  如果佛瑞德發現我躲在衣櫥裡,有時候他會抱怨幾句,不過其他時候,他會雙眼圓睜,好像他突然真正看到我這個人--芮秋一樣,然後他會輕輕關上衣櫥的門。

  大部分的時候,他變得更躁動不安。他不得已待在家的時間變多了。他的外公外婆很堅持:「到處都不安全。」海恩奇說:「在我們領取配給食物的地方,有謠言說前線情況不妙,傷亡慘重。美國軍隊正在轟炸歐洲,希特勒還在和俄國苦戰。雖然沒人承認,我們的確已經節節敗退。」
  佛瑞德沒多作回應,他只是雙臂交叉走回房間。「妳為什麼不講話?」稍晚的時候他問我。

  我聳聳肩。我不知道。

  我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要說話了。我想說話。我感覺被困在自己身體裡面。的確,我有想說的話,那些字句在我喉間徘徊,就是不肯出來。一開始,葛楚剛帶我回他們家時,這還沒什麼關係,反正我也無話可說。我住在自己的世界裡,一個充滿悲傷和絕望的無聲世界。可是現在我不想保持安靜了。我想和拯救我的人說話。我甚至也想和佛瑞德說話。我這輩子還能說話嗎?

  佛瑞德的學校現在幾乎都停課,因為空襲警報不時響起,大家都怕了,而佛瑞德開始覺得無聊不已,坐立難安,還有充滿好奇心。「妳是誰?」他問道,這一天他的外公外婆不在家,他在家裡來回踱步。「我受不了了,我需要找一個人一起玩,就算是妳也比沒有人好。不過,不管我們玩什麼遊戲,都必須由我主導,畢竟,妳還是個猶太人。」

  聽到他這麼說,我氣炸了,雙腳重重踏著地板。佛瑞德笑了。

  「我可以當妳的小老師。」他突發靈感地說。

  接下來幾個月,他教我數學,還有如何閱讀更艱澀的書。他用小黑板和一枝粉筆教我數學,他享受當老師的感覺,指導我的同時順便炫耀自己多厲害。

  這些我都忍受下來了,因為我想更正確解讀梅里的詩句,不需要去猜每個字的意思。所以我專心聽講,但我還是覺得佛瑞德是個討人厭的男孩,呆頭呆腦的。

  我沒辦法大聲朗誦單字,這是個問題,不過我默默地寫下他用難聽的聲音唸出來的字句,也自己練習解決數學題。慢慢地,他開始心不甘情不願地稱讚我:「以一個猶太人來說,妳還算聰明啦。」

  我很聰明。我也是猶太人。我在無聲世界這樣告訴他。

  我在練習本裡寫道:「你學校的那個朋友,法蘭克,他聰明嗎?」

  佛瑞德讀完這句話以後,直直看著前方。我看到他的嘴唇在顫抖。「妳藏起來不給我看的日記是什麼?」

  我又指了我的問題一次。佛瑞德彎腰把鬆垮的襪子拉高,然後才幽幽地說:「是的,他非常聰明。現在給我看那本日記。」

  我把梅里的日記給他看。他瀏覽著每一頁,有時候停下來,彷彿在思考梅里寫的東西。

  等他看完了,佛瑞德安靜下來。「寫得很好,」他終於說話了,然後闔起梅里的日記。「妳的姊姊也很聰明。」

  我對佛瑞德微笑,不過他沒有在看我。

  後來,我用手指塗著梅里的鉛筆字跡,不是文字的地方,而是有一些她劃掉或是塗改的地方。我把鉛筆印抹在手指上,希望這樣可以把梅里的一部分融化到我皮膚深處,變成一部分的我。

  梅里最後的一篇日記:

沉思

天主啊。
我們是您的選民。
聖經上是這麼說的。

但為何我們遭此詛咒
必須浪跡天涯
踏遍荒地
仍然找不到
一個家?

您為何不再次分開
紅海
庇護我們

讓納粹
溺死在他們的仇恨裡

您在哪裡?

您不在星期五晚上的辮子麵包裡
也不在我們的祈禱詞裡

我們做了什麼
讓您狠心遺棄我們?

作者資料

莫雅.賽門斯(Moya Simons)

已經寫了15年的兒童文學,曾多次入圍澳洲青少年最佳圖書獎,也得過西澳年輕讀者書籍獎項。她的書在美國、英國、德國、法國和馬來西雅等多個國家出版。

基本資料

作者:莫雅.賽門斯(Moya Simons) 譯者:陳芳誼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1-06-02 ISBN:9789571044859 城邦書號:SPP25041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