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3096天:囚室少女娜塔莎.坎普許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3096天:囚室少女娜塔莎.坎普許

  • 作者:娜塔莎.坎普許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1-03-0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內容簡介

1998年3月,10歲的娜塔莎.坎普許被綁架,並被關在一個車庫地下室長達八年半。 八年半來,娜塔莎.坎普許在三坪大的黑暗地牢中生活,沒有太陽,沒有月亮。 八年半來,娜塔莎.坎普許不斷的被歐打、羞辱,甚至聽到骨頭被打到斷裂的聲音。 八年半來,娜塔莎.坎普許每天都衣不蔽體,甚至被迫剃光頭髮、半裸著做著奴隸般的粗重工作。 八年半來,娜塔莎.坎普許不止一次的試圖自殺,可是另一個自我又不斷的要她別放棄求生的希望。 八年半來,娜塔莎.坎普許被迫改變原有的名字,甚至要稱呼綁匪「國王」。 八年半來,娜塔莎.坎普許因長期的營養不良與饑餓而骨瘦如柴。 在不斷的惡夢中,2006年8月,娜塔莎.坎普許總算成功逃脫......,綁匪則在第一時間畏罪自殺...... 逃出魔掌後四年,娜塔莎首度打破沉默,推出自傳《3096天》,記錄自己那三千多個日子的地獄生活。 【國外媒體感動推薦】 ◎娜塔莎的故事無須精湛妙筆,就夠震撼人心。但是透過她的筆,她讓自己的回憶錄成為一則給世人的「警言」,又像一首生命哀歌。~英國《觀察家報》 ◎娜塔莎的敘述口吻引人矚目,因為她不帶歇斯底里,而是充滿智性,冷靜剖析她與綁匪的八年關係。~《泰晤士報》 ◎《3096天》是一本充滿深思與勇氣的書,完全沒有「自憐與自哀」,極為驚人,展現人性的不屈不撓。 《泰晤士報星期增刊》 娜塔莎對綁匪的深入探討與同情,讓這本書完全跳脫「受害者」「格局。 《獨立報》

內文試閱

  車門重重關上之後,我清楚知道自己被綁架了,而且可能會死。腦中閃過珍妮佛喪禮的畫面,珍妮佛在汽車內遭到性侵,試圖逃脫而被殺。還有卡拉的父母親等著女兒歸來的畫面,卡拉遭性侵之後,被人發現漂浮在一座池塘上,當時已無意識,一個禮拜之後喪命。看新聞時我曾想像那是什麼感覺:瀕死,然後死去。人在死前是否會感覺到痛苦,是否真的會看到一道光?

  這些影像交雜著混亂的思想同時在我的腦中打轉:「真的發生了嗎?真的讓我碰上了嗎?」一個聲音問。「這是什麼變態的想法,綁架小孩,絕對以悲劇收場。」另一個聲音說。「為什麼是我?我又矮又胖,一點也不像綁匪喜歡的類型。」又一個聲音懇求著。

  綁匪說話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他喝叱我乖乖坐著不准動,假使我不聽話,他會狠狠地修理我。接著他爬上駕駛座,把車開走。

  車子的前座和後方並沒有分隔,我可以從後頭看到他,我聽到他在車子的電話機上胡亂壓了幾個號碼,卻一直接不通。

  在此同時,問題持續在我的腦中閃過:他會不會向爸媽要贖金?誰會付錢?他要帶我去哪裡?這是什麼車?現在幾點?車窗全都拉上窗簾,只有窗戶上緣有一條狹長的縫隙,從地板上看不到車往哪裡開,我又不敢抬頭看窗外。車子開了許久,似乎沒有特定的目的地,我很快便失去空間感和時間感。從不斷呼嘯而過的樹梢和電線桿判斷,我們應該是在附近繞圈圈。

  「說話,你得跟他說話,但要叫他什麼?你如何跟一個歹徒說話?」歹徒不配別人尊敬,因此不能用「您」,這是與陌生人或你尊敬的人說話用的,因此我決定叫他「你」。

  好笑的是,我竟然問他穿幾號鞋。記得曾經看過有人在電視節目上說,你必須清楚描述歹徒的特徵,即便是最小的細節都很重要。當然我沒有得到答案,他咆哮著叫我安靜。當時我不知哪來的勇氣,竟敢違抗他的命令,或許是因為我確信我必然會死,事情不可能更糟。

  「你要性侵我嗎?」我接著問。

  這一次他回答了我的問題。「妳太小了,」他說:「我絕不做那種事。」接著他又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掛了之後,他說:「我要把妳帶到樹林裡交給其他人,然後就洗手不幹。」他不斷重複這句話,顯得很急躁:「把妳交出去,我就跟妳沒有牽扯,我們永遠不會再見面。」

  假如他這樣說為的是嚇唬我,那他的目的達到了,他說要把我交給「其他人」,把我嚇得半死,全身僵硬。他不用多加解釋,我懂他的意思。過去幾個月來,綁架小孩的色情集團一天到晚上電視,從去年夏天開始,幾乎每個禮拜都看得到綁架小孩並將性侵畫面製成錄影帶的新聞。我腦袋裡清楚出現這樣的畫面:一群男人把我拉進地下室,在我身上亂摸,然後拍照。在此之前,我一直相信我會死,沒想到的是,事情卻可能更糟。   一九九八年秋,我被綁架已半年多,心中異常沮喪與悲傷。當同學從四年級畢業,開始人生另一個階段時,我卻陷在這個鬼地方,一天天地把日子從月曆上劃掉,孤獨地過著沒有自我的生活。我好想念爸媽,晚上,我把身體捲成一團準備入睡時,好希望能聽到他們哄我的聲音,好渴望他們能擁抱我。

  小時候心情不好時,媽媽總會拉我去洗個熱水澡,她會把絲緞般閃亮的彩色沐浴球丟入水中,我彷彿置身於一朵朵芳香易碎的泡沫雲朵裡。洗完澡後,她會用一條厚厚的浴巾把我裹起來擦乾,然後抱我上床,幫我蓋好被子,這時候,我心中總是充滿了安全感,已經好久好久不曾有這種感覺了。

  我想念那種洗了熱水澡之後,流竄全身的溫暖感覺,那段期間,綁匪到地牢時,我開始嘗試說服他讓我洗個熱水澡。「能不能讓我洗個熱水澡,一次就好?」我不斷提出這個請求,不知道他是被我問煩了,還是他自己覺得是該讓我好好洗個澡的時候了。不管怎樣,在我苦苦哀求了幾天之後,他竟然答應讓我洗個澡,假如我乖的話。

  我可以離開地牢了!我可以上樓去洗個澡了!

  但「樓上」是什麼樣子?我在樓上會看到什麼?我的心情在快樂、擔憂和期待間來回擺盪。或許,他會讓我一個人待在那裡,我就有機會逃跑……。

  一天晚上,他終於打開地牢的門,命令我跟著他走,我不敢置信地跨出第一步。透過門後的渙散燈光,我看到一間不太方正的小房間,裡頭擺了一個櫃子。小房間後面是一個厚重的木門,通過木門來到第二個小房間,在左邊的窄牆邊,我看到一個有著圓圓身體的巨型怪物,這是一個用鋼筋混凝土做成的門,重量達一百五十公斤,嵌入近五十公分厚的牆壁裡,用嵌在牆上的鑄鐵螺紋閂從外頭鎖住。

  鋼筋混凝土門打開之後,我看到一個小小的通道,高六十八‧五公分、寬四十八‧五公分,我站著的時候,通道上緣大約到我的膝蓋處。綁匪已經在另一端等著我,透過外頭的亮光,我可以看到他的腳,我跪下來,整個人趴在地上爬行,兩邊的牆似乎都塗上柏油,空氣中充滿濕濕的霉味。好不容易爬過通道之後,我發現自己站在一個汽車的組裝坑裡。

  綁匪顯得異常緊張,一路上,他不斷地小聲警告我:「別忘了窗戶上有炸藥和防盜系統,妳給我乖乖聽話,大叫的話我就殺了妳。」在見識通往地牢的層層防護之後,我對他的話完全沒有一絲懷疑,我相信整棟房子都裝了炸藥。

  我遵照指示低著頭跟他走,一路上,我的大腦不停地轉動,努力思考要如何騙過他,然後逃走,但我想不到任何辦法。以一個小孩子來說,我的膽子不算小,但卻很容易受驚嚇。他遠比我強壯,跑的速度比我快很多,假如我真的試圖逃跑,他必然在兩步之內就把我抓住,而打開窗戶或門等於是找死。在逃脫之前,我一直相信他的確在屋子裡四處裝了炸藥和警鈴。

  然而,阻礙我的,不只是外在的障礙,包括種種無法超越的門和磚牆和綁匪的力氣等,還有那個已經在我內心築起的牢房。在經歷長時間的監禁之後,我越來越逃不出自己心中的牢房,在不斷的恫嚇下,我的心中充滿恐懼。

  「乖乖聽話,妳就不會有事。」從一開始,綁匪便不斷把這個信念灌輸到我的腦裡,不斷地威脅我,假如我反抗,他便會對我施以各種可怕的懲罰,包括死亡。我只是個小孩,原本就很服從大人的權威,在不聽話就會被處罰的情況下,我更不敢不聽話。眼前,他就是權威,即使大門在我面前敞開著,我恐怕也沒有勇氣跑出去。

  綁匪放了洗澡水,看著我脫光衣服進到浴缸裡,我很希望他能走開,不過另一方面,我也早已習慣在他面前赤裸著身體,讓他幫我沖澡,因此,我只有小小地抗議了一下。

  鑽進溫水裡,閉上眼睛,周遭的一切全都阻絕在外。層層疊疊的白色泡沫掩蓋了我的恐懼,泡沫從黑暗的地牢一路跳著舞,帶我離開這個房子,來到家裡的浴室,進到媽媽的懷裡,她早已拿著事先溫熱過的大浴巾,等著把我包住,然後抱到床上。

   突然,綁匪大聲訓斥,催促我洗快一點,眼前的美好景象瞬間像肥皂泡泡般破滅。毛巾很粗糙又有怪味,沒有人抱我上床,我自己一路走到地牢,聽到他鎖上木門,關上並閂上鋼筋混凝土門的聲音。

  我想像他接著穿過狹窄的通道,用力將保險箱推回原來的位置堵住通道,把保險箱鎖在牆上,再把化妝台推到保險箱前面。真希望我沒有看到這層層的戒護,這樣我就不會知道,我竟然被隔絕地如此徹底。我躺在躺椅上縮成一團,努力回想剛才洗泡泡澡和溫水浸泡皮膚的感覺,在家的感覺。   樓梯狹窄、陡峭又滑溜,我剛洗完樓梯,把水果放在一個玻璃盆中,小心翼翼的端在面前,準備把它拿到地下囚牢中,我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腳,只好摸索著前進。

  沒想到一個踉蹌,我跌了個狗吃屎,不但腦袋撞到樓梯,還聽到一陣重重的碰撞聲,玻璃盆也被摔得粉碎。一時之間我呆住了,等到回過神並抬起頭來時,才突然覺得一陣噁心,鮮血從光禿的頭部直滴到樓梯上。

  沃夫岡.普里克羅皮爾還是一如往常緊緊跟在我身後,見狀馬上一個箭步跳上樓梯接住我,然後扶我到浴室裡洗掉那些污血。他不斷壓著嗓子對我惡言相向,而我則暗忖:「我怎麼那粗心大意啊!不過,所惹的這一切麻煩還不都是由他引起!我真是太笨了,連路都走不好!」

  接著他就笨拙地替我綁繃帶止血,然後把我關到地下囚牢裡。「現在又得替樓梯重新油漆了!」他在關上門閂之前還一個勁地大聲喝斥。第二天早上當他回來時,手裡就拎著一桶油漆開始塗刷灰色的混凝土樓梯,這時還隱約可見因血跡造成的黑色斑點。

  那時我的腦袋裡一直嗡嗡作響,每當抬起頭時,一股像是被針扎了一樣的疼痛便會襲遍全身,眼前的每一樣東西也都陷入一片漆黑。我在床上一躺便是好幾天,身體幾乎連動也不能動,我想這一定是腦震盪。

  在那些漫漫長夜裡,每當痛得無法安眠時,心裡便充滿了畏懼,唯恐頭顱破裂,不過我卻不敢要求看醫生。在過去,他便從來不想聽我訴說自己所遭遇的痛苦,這次也是如此,更何況還是我自己弄傷的。在往後的幾個禮拜,每當他下手毆打我時,便會直接以我腦袋上的傷口為目標。

  在這次跌倒之後我才赫然發現,那傢伙根本不管我的死活,寧願讓我死也不肯帶到醫院的急診室求助。截至那時為止,我一直很幸運:由於始終沒有和外界接觸,所以也沒有罹患任何疾病的危險。普里克羅皮爾一心一意地想要避免沾染上任何病菌,甚至有時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不過如此卻讓我得以安全無虞,雖然一直和他有所接觸,仍可免於疾病的威脅。

  在遭到囚禁的那些歲月裡,我只是偶而會染上小小的感冒,並伴隨著輕微的發燒,此外便從未經歷過其他更嚴重的病症。可是在一肩挑起屋子裡所有沈重的工作時,便隨時都有發生意外的可能,只是有時似乎還有奇蹟出現,比方他每次動手痛毆我後,除了一些較大的淤傷、挫傷和擦傷之外,我都安然無恙。不過如今我已非常確定,若有任何嚴重的疾病或是任何需要治療的意外事故都會讓我面臨死亡。

  自從我在樓梯跌倒後,他便出現某些痛苦掙扎的徵兆,並一直持續到接下來的兩年囚禁歲月。在這個階段裡,我一直在兩股力量之間來回拉扯和擺盪,其中一股是憂鬱以及自殺的念頭,另一股意念則是堅信自己會活下去,而且到最後每一件事都會好轉。另一方面,他也在這個階段裡一直努力著,打算把暴力攻擊和我們兩人一同過「正常」生活的夢想調和一致,只不過對他來說,那是件越來越難做到的事,因而讓他飽受折磨。

  他曾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我的勞力都投注在屋子的修膳工作上,等我邁入十六歲,這項工作終於告個階段了。在這麼長的歲月裡,它一直是他每天的例行公事,現在這項工作終於進入尾聲,那種成就感簡直是無可替代的。

  當初被他綁架的孩子如今已變成一位窈窕淑女──換句話說,我已成為他深惡痛絕的化身。或許他希望我能成為他傀儡,他便不會再覺得自己有什麼虧欠,但我卻不想要這樣,以免成為一個完全沒有自己意志的人。此刻我已變得難以駕馭,不過同時卻越來越覺得沮喪,而且變得更退縮,不管什麼時候都是這様。

  有時他強迫我走出地下囚牢,我就會連哭好幾個小時,甚至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他很討厭我反抗他,討厭我動不動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以及處處被動,這些都讓他很不高興,不過他對我的這些狀況一點辦法都沒有。

  看來最後他一定會明白一件事,不僅是我的人生被他緊緊鎖住,他的人生也被我綁得死死的,絲毫動彈不得,而且任何打算打破這些枷鎖的企圖,到最後一定會以我們倆之中的一人死亡做為收場。

作者資料

娜塔莎.坎普許

娜塔莎.坎普許,一九八八年二月十七日出生於維也納,並在十歲時被綁架,為近年來遭綁受困最久的受害者之一,直到二○○六年才又獲得自由。 在她逃走的那一天,綁架她的匪徒沃夫幹.普利克洛皮以衝撞火車的方式自殺。本書是她自述被綁架八年多來的苦難生活。 現年二十二歲的娜塔莎仍住在維也納,並繼續完成她的學業。

基本資料

作者:娜塔莎.坎普許 譯者:陳俐雯李璞良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其他系列 出版日期:2011-03-07 ISBN:9789861206523 城邦書號:BO0172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