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碼彩蛋
目前位置: > > > >
雲圖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電影原著小說展/三本75折
特別活動

內容簡介

◆榮獲英國國家圖書獎最佳小說獎! ◆理查與茱蒂讀書俱樂部年度選書! ◆入圍曼布克獎、星雲獎、克拉克獎,風靡英美的百萬暢銷小說! ◆電影拍攝確定!由《香水》導演與《駭客任務》製片首度攜手合作年度鉅片! 如果馬奎斯、卡爾維諾、村上春樹合寫一部小說,大概就會是這本吧! 最能挑戰閱讀想像的小說,小說上癮者必讀! 一個穿越古今未來一千年的靈魂, 六趟奇異的生命旅程, 以及一種不變的宿命。 被熱帶寄生蟲啃蝕大腦的太平洋船客、寄生在音樂大師羽翼下的年輕作曲家、一心揭發建商弊案的八卦雜誌記者、出版暢銷書後開始被黑道追殺的出版商、在餐館努力工作而升等為人類的複製人女孩、後末日時代殘餘文明的小島牧羊男孩——在時間的長廊裡,《雲圖》的敘事者可以聽見彼此回響的跫音,因而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雲圖》是科幻,也是冒險,有壯旅,也有社會議題,有患難與共的愛情,也有盪氣迴腸的情義,有東方的輪迴轉世,也有西方的哲思,談文明與文化,也有快節奏的緊張懸疑情節,時間跨越了過去、現在、未來,地點遍布在世界各角落。作者為串聯故事所設計的伏筆與回響,增加了故事的豐富度,也讓《雲圖》成為一本野心勃勃的小說。大衛.米契爾的想像力與寫作格局,對小說讀者來說是枚驚世駭俗的震撼彈,打破所有人對既有小說的所有認知與想像,讓人大開眼界,為之瘋狂! 大衛.米契爾是位有遠見的後現代作家,也是善於掌握風格與類型的大師,他放膽結合了張力十足的探險故事、熱愛謎題的納博科夫式風格、對角色的敏銳洞察力,以及傳承自安伯托.艾可與菲立普.狄克對深刻的哲學與科學省思的偏好。他抹去了語言、類型、時間的界限,進而討論「人性冀求權力的企圖心到底有多危險」以及「它最終會將我們帶往何方」,一連串的反思發人深省。這部原創性十足小說的誕生,為二十一世紀的小說模式開啟了新潮流與新風貌。 【好評推薦】 ◎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碩士林翰昌 導讀 ◎臺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文字工作者臥斧、版權經紀人譚光磊、愛書部落客顏九笙 強力推薦 ◎紐約時報、時代雜誌、泰晤士報、衛報、時人雜誌、華爾街日報、洛杉磯時報、華盛頓郵報、新聞週刊、舊金山紀事報、法蘭克福匯報、新蘇黎世報以及世界報一致同聲讚揚的天才之作! ◎「在小說風格上有革命性的創新,從保羅‧奧斯特、馬丁‧艾米斯、村上春樹中汲取養分,哺育出全然原創且獨特的風格。」~美國《時代》雜誌 ◎「為二十一世紀的小說模式開創了新格局。」~英國《衛報》 ◎「米契爾無疑是個天才。他寫作時,雙手彷彿就握在一部不止息的作夢機器的舵輪上,而且他強烈的企圖心就像岩漿一樣,流過這本書的每一頁。」~《紐約時報》 ◎「他對文字遊戲情有獨鍾;他對浩大不可知之事物有不凡的見解;以及最重要的,他擁有大師級的說故事功力。」~《華盛頓時報》 ◎「下次有人告訴你「小說已經走到窮途末路」時,就拿這本書打他。使勁地打!」~《聖地牙哥聯合論壇報》 ◎「這部小說宛如一層套著一層的俄羅斯娃娃或中國寶盒,也像是一本謎題書,不僅眩目、有趣,或巧妙,還令人心碎,充滿感性與熱情。我不曾讀過◎這樣的作品。這些世界其實是同一個世界,只是米契爾透過他帶有施咒魔力的文字,將它們輪流召喚出來,讓它們成為我們自己的世界。」~麥可.謝朋(Michael Chabon),《卡瓦利與克雷的神奇冒險》作者 ◎「各種可能性與輕聲細語在你耳中呢喃:仔細去聆聽一個故事,每一個故事,你會聽到在裡面還有另一個故事,急著想出來與這個世界見面。」~《村聲雜誌》 ◎「一隻哺育宙斯的豐饒之角,一場如哀歌般淒涼,卻又充滿先見、深思與娛樂的豐盛饗宴。打開米契爾的頭,就會飛揚出一部由創意與點子譜成的狂喜交響樂來,彷彿我們打開的是一個美好、讓人蒙福的潘朵拉寶盒。」~《泰晤士報》

導讀

創作形式與主題的完美結合──大衛‧米契爾的《雲圖》


◎文/林翰昌

  閱讀《雲圖》是個很奇特的體驗:一開始,讀者往往陷入十里霧中,摸不著頭緒,然後在某個轉折點(往往因人而異)豁然開朗,領會並讚嘆整部作品的精妙。

  具有科幻背景的讀者大概會聯想到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海柏利昂》(Hyperion, 1989)。同樣以六個看似「分立」,並採取不同類型書寫的中篇所構成,《海柏利昂》的故事各自代表巨大終極謎團的一部分,朝聖眾一一揭露的同時,讀者才開始對霸聯、智核和驅逐者之間的明爭暗鬥有著更進一步的認識。《雲圖》的故事則彼此縱向聯繫,從十九世紀一直綿延到遠未來的文明大崩壞,指涉的卻全都是來自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在《槍炮、病菌與鋼鐵》(Guns, Germs and Steel,1997)裡所提出探討的現象。

  米契爾自承影響本作最鉅的創作源頭是伊塔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的《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Se una notte d'inverno un viaggiatore, 1979),然而《雲圖》卻將實驗性的創作形式往前再進一步──作者在小說的中央擺上一面鏡子,依次補完每一則被活生生打斷的中篇。於是做為「鏡子」的第六個故事,反而具有「承先啟後」的效果。讀者透過它終於得見全書意旨的完整風貌,再「向前」(即「回頭」)繼續覘看,原本故事中斷所造成的懸疑,不單因為劇情一步步揭露而豁然開朗,一連六次不同形式的呈現,促使作者意欲表達的概念蓄積更強大的衝擊力道。

  正如同歐洲人倚靠槍炮、病菌和鋼鐵征服全世界,整部人類歷史幾乎就是優勢民族(與個體)如何征服、剝削、利用劣勢民族(個體)的過程。米契爾巧妙利用既有的文學傳統,精心打造出這六個層層套疊的俄羅斯娃娃。讀者從亞當‧尤恩的日記目睹了歐洲人教化(奴役)太平洋海島民族的實況;只要掌握些許優勢,就連毛利人也都可以成功征服莫里奧里人。作者在這裡擬仿梅爾維爾(Herman Melville)的早期作品《泰皮》(Typee: A Peep at Polynesian Life, 1846)和《瑪蒂》(Mardi: And a Voyage Thither, 1849),向征服者提出嚴正控訴。日德堅莊園裡的佛比薛爾和艾爾斯則是個體相互利用的絕佳典範。前者試圖依附名作曲家來打響自己名聲,後者則無所不用其極地吸納前者才華,以延續自身早已枯竭的創作生命。米契爾在本篇所效法的對象是英國作曲家艾瑞克‧芬比(Eric Fenby)在一九二八至一九三四年擔任另一位作曲家戴流士(Frederick Delius)謄寫員時的經歷。作者將佛比薛爾塑造成芬比的闇黑版本,也讓他譜出代表全書標題的《雲圖六重奏》。

  露薏莎‧瑞伊的探案祕辛則是懸疑小說/電影常見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戲碼。鍥而不捨的小刊物記者努力挖掘大型能源企業新核能電廠的內幕;橋段雖老,讀起來仍令人津津有味。卡文迪西得利於黑幫背景的旗下作者對文學評論祭酒的意外反撲,但同時也陷入被追債的窘境。他在奧羅拉大宅的際遇帶有幾許《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1962)的興味,然而最後的關鍵仍取決於大不列顛島上千百年來的民族矛盾。值得一提的是,卡文迪西和他兄長早在米契爾的首部作品《靈魂寫手》(Ghostwritten, 1999)中出現,本故事彷彿也是當年事件的延續。讓筆下人物在不同作品當中陸續登場,進而補完他們的人生書寫,亦為米契爾的一大特色。此舉不但構築這些角色的血肉,使他們在讀者面前活脫脫就像是現實人物(我懷疑其中有一部分除了姓名之外均屬真實);它還更進一步串起作者的所有作品,使得米契爾的創作生涯儼然成為一個橫跨諸文本的巨大創作。卡文迪西之外,露薏莎‧瑞伊也曾在《靈魂寫手》中短暫獻聲;而在第二個故事占有舉足輕重地位的夏娃‧柯莫林克,以及本故事裡擔任房客委員會的主委葛溫德琳‧班丁克斯老太太,則會在米契爾半自傳形式的少年成長小說《黑天鵝綠》(Black Swan Green, 2006)中再度亮相;前者更成為啟發作者化身的主人公積極從事文藝創作的背後推手。

  宋咪~451的訪談記錄挑戰讀者對經典反烏托邦作品的熟稔程度。451這個延伸代號以及名字加代號的命名形式都有明確的指涉對象;社會階級以基因決定、極權式的後資本主義社會、全面改用廠牌名稱稱呼特定商品、智能超昇後的人造生命、以謊言掩飾年歲已屆的最終出路等等,均有前作可供參酌。儘管大逆轉的劇情並不新鮮,宋咪選擇照劇本演下去,仍不啻為「弱勢者反客為主」的爭千秋典範。到了沙奇時代的夏威夷,文明已全面衰敗,然而強凌弱的情況依然沒有改變。寇納人與河谷族完全就是第一個故事裡毛利人和莫里奧里人的翻版。米契爾在這兩則未來故事中也嘗試一些文字上的演變。〈宋咪~451的祈錄〉仿照《一九八四》裡的語言「改革」,文中「ex-」字首均以「x-」入替;到了〈史魯沙渡口及之後的一切〉,作者更直接套用羅素‧霍班(Russell Hoban)名作《解謎人》(Riddley Walker, 1980)的手法,全篇採取簡化規則後的英文用字寫就,讀者在閱讀當下立刻能體察浩劫餘生下文明漸次失落的氛圍。可惜的是,幾乎沒有譯本能夠忠實呈現這兩種特殊的文字手法。

  本書各個篇章獨立閱讀已經頗有可看性,但真正的精要處還是在於作者串連整個系列所下的工夫。為了呼應全書主題,每一則故事在劇情安排上都成為某種閱聽形式,以供下一則故事的主人閱覽消費(或利用)。除了本體之外,故事之間往往安排某些巧妙的銜接點,通常是某個人物(譬如宋咪或希克斯密),或是某項事物及其變體(女預言家號的重覆出現和沙奇的夢中預言)。讀者不經意瞥見這些內容的當下,也同時激發前事的閱讀記憶。更令人驚喜的莫過於米契爾安排在故事角落,直接針對全體文本以及全書主題的分析與揭示。我認為這是作者有意給讀者的提點,幫助讀者更能抓住閱讀重心。至於主角們身上的胎記,竊以為就算有輪迴轉世的意味,對於故事整合並沒有太大幫助,頂多代表人類歷史周而復始,循環不已。

  《雲圖》特殊的結構與創作形式,使得閱讀本書的方式也變得多元起來。讀者可以一頁一頁順著讀,可以把俄羅斯娃娃拆開來之後一一各別欣賞,甚至可以將自己傳送至遙遠未來,再回過頭按照倒敘順序反覘事件始末。每一次閱讀都會帶來不同的驚奇,也會令人重新思索何謂野蠻、何謂文明,以及權力與暴力因何永遠宰制我們的根本課題。

(本文作者為獨立科幻奇幻撰稿人,個人部落格「科幻國協毒瘤在臺病灶」http://danjalin.blogspot.com/)

作者資料

大衛.米契爾(David Mitchell)

1969年出生於愛爾蘭,在肯特大學主修英美文學、比較文學。曾於日本廣島擔任工程系學生的英文教師8年。在小說風格上屢有革命性的創新,從保羅‧奧斯特、馬丁‧艾米斯、村上春樹中汲取養分,哺育出全然原創且獨特的風格。2003年《葛蘭塔》雜誌選為英國最優秀年輕小說家,2007年被美國《時代》雜誌遴選為「影響世界最重要的100位藝文人物」。 作品列表: 《靈魂代筆》(Ghostwritten, 1999):此風格獨創的處女作被評選為「35歲以下作家年度最佳著作」,獲頒《週日郵報》萊斯文學獎,並入圍《衛報》小說新人獎決選。 《九號夢》(number9dream, 2001):最有村上春樹風,入圍曼布克獎、布萊克小說獎決選。 《雲圖》(Cloud Atlas, 2004):強烈表現結合東西方思想的企圖心,入圍曼布克獎、星雲獎、英國科幻小說獎克拉克獎決選。 《黑天鵝綠》(Black Swan Green, 2006):自傳體小說,入圍曼布克獎、柯思達小說獎決選。 《雅各的千秋之年》(The Thousand Autumns of Jacob de Zoet, 2010):帶有濃厚日本色彩,榮獲大英國協作家獎,入圍曼布克獎、獨立書商最佳書獎、布萊克小說獎、華特.史考特歷史小說獎。 《骨時鐘》(The Bone Clocks, 2014):榮獲2015年世界奇幻獎最佳小說獎,入圍曼布克獎,《時代》雜誌與史蒂芬.金選為2014年必讀小說。

基本資料

作者:大衛.米契爾(David Mitchell) 譯者:左惟貞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獨•小說 出版日期:2009-07-30 ISBN:9789866472435 城邦書號:BUC015 規格:膠裝 / 單色 / 51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