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治療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出人意表的開始,超乎想像的結局,看一眼就上癮! 沒有證人、沒有線索、也沒有屍體,鼎鼎大名精神科醫師拉倫茲的十二歲獨生女裘依絲,就這樣離奇地自人間蒸發,生死未卜。 四年後,傷心欲絕的父親,婚姻瀕臨破裂,他拋下事業、丟開一切,獨自來到北海荒僻小島的小屋中,企圖尋找寧靜,自我療傷。 然而,一位美麗的陌生女子突然出現在他眼前,苦苦哀求拉倫茲幫助她脫離精神分裂症的折磨。這位名為安娜的童書作家,驚訝地發現她筆下所創造的人物,竟然栩栩如生闖進她的世界,其中有一位神祕的小女孩,同樣不明所以地消失無蹤,就和裘依絲一樣。 拉倫茲難以抗拒地開始進行治療,並一步一步陷入安娜不可思議的病史中,無法自拔。在這過程中,兩人的角色也隨之翻轉,治療逐漸變成一場充滿戲劇張力的審訊……

內文試閱

序幕


  半個小時過後,他知道自己再也看不到女兒了。

  之前,她開了門,轉身朝他瞥了一眼,便隨著那老人走進房裡。是的,他十二歲的寶貝女兒裘依絲不會從那扇門走出來。這一點他十分確信。以前,當他哄她上床睡覺時,她會對著他笑得一臉天真爛漫,這種事情以後再也不會有了;當她一睡著,他就躡手躡腳關掉床頭櫃上的彩色檯燈,這種事情以後再也不會有了;而半夜她時而驚恐的叫聲會將他自夢中喚醒,這種事情以後都不會再有了。

  這股確定性猛然襲來,像是劇烈的追撞才有的瞬間衝擊力道。

  當他想站起來時,身體拂逆他的意志,仍眷戀地留在搖搖晃晃的塑膠椅子上。倘若他的雙腿就這樣摔斷了的話,也絲毫不足為奇。倘若他能砰地倒下,然後直接躺在候診間裡嚴重磨損的鑲木地板上就好了,最好就躺在那個身材粗壯、患有牛皮癬的家庭主婦和放置舊畫報的小桌子中間。但是,他並沒有就這樣昏倒,他沒有得到這種寬恕。相反地,他的意識非常清醒。

  *診治病人的先後順序不是依其到達的時間,而是緊急程度。*

  免疫過敏專科醫生診療室的白門外層包裹著皮革,掛在上頭的指示牌在他眼前變得一片模糊。

  格羅克醫生是他們全家人是朋友,也是裘依絲的「第二十二號醫生」。維克托.拉倫茲有一長串的名單,之前已遭淘汰的二十一名醫生都沒能找出什麽來。

  一無所知。

  一號醫生是位急診醫師,他在耶誕節第二天來到天鵝島區的家族莊園。就在整整十一個月前。起初他們以為,裘依絲只是因為過節的乳酪火鍋大餐而引起腸胃不適。頭一晚她吐了好幾次,然後開始拉肚子。妻子伊莎先通知了私人診所的急診中心,維克托把裘依絲裹在精緻的麻紗睡衣裡,抱她下樓到起居室。直到今天,只要回想起那一幕,他仍能感受到裘依絲纖細的胳膊。她一隻手摟著他的脖子,像在尋求幫助;另一隻緊緊抱著她最心愛的布偶藍貓。就在家屬嚴厲目光的注視下,醫生聽診了小女孩柔窄的胸腔,給她打了點滴,補充電解水,採取順勢療法開了藥。

  「小小的腸胃感染,趕上這一波的流行。不用擔心!沒事的。」急診醫師離開的時候這麽說。沒事的。那個男人說謊。

  維克托就站在格羅克醫生的看診室前。他想要打開那扇白色厚重的門,卻連把手也按不下去。一開始他還在想,過去幾個小時的緊繃與壓力讓他筋疲力盡。然後他才恍然大悟,門是鎖上的。有人從裡面把門給鎖住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突然轉過身來,感覺四周環境彷彿「手翻書」的動畫般,眼前所有景象都與時間分離錯開,然後又猛然一下子全部衝進他的腦袋瓜,包括診所牆上的愛爾蘭風景照、窗臺上蒙上灰塵的橡膠樹、坐在椅子上患有牛皮癬的女人。拉倫茲再次使勁地扯了扯門把,然後拖著身軀穿過候診室的過道。走廊上依然是人滿為患,漫長的等待讓人絕望,彷彿格羅克是全柏林唯一的醫生似的。

  維克托慢慢往前走向櫃檯。一個滿臉都是發紅膿腫青春痘的青少年正要領取處方箋,維克托粗暴地把他擠到一邊,立刻開口與門診助理說話。幾次的看診下來他已經認識瑪麗亞了,不過半個小時前他帶著裘依絲走進診所時,瑪麗亞還沒坐在那裡。他很慶幸,顯然她的代班人是去休息或者分派到其他任務。瑪麗亞二十歲出頭,看上去就像略微壯碩穩重的女子足球隊守門員。她也有一個小女兒,因此洛倫茨心想,她一定會幫助他的。

  「我得趕緊進去找她!」洛倫茨扯開了嗓門,儘管他並無意說得這麼大聲。

  「喔,你好,洛倫茨醫生,很高興見到你。」瑪麗亞立刻認出這位精神科名醫。就算他許久沒有出現在這家診所,但是從電視螢幕或雜誌中仍然可以看見他那張輪廓鮮明的臉。洛倫茨醫生經常上脫口秀節目,很受大眾歡迎。不光是因為他擁有俊美的外貌、優雅的談吐,他還能將複雜糾結的精神問題,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解釋給外行人聽。不過他今天開口說的話卻教人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得馬上去找我女兒!」

  那個被他擠到一旁的青少年感覺到這個男人有點不對勁,本能地往旁邊讓了一步。瑪麗亞也很困惑,但她仍努力自持,不讓臉上經過訓練的刻板微笑消失不見。

  「很抱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洛倫茨醫生。」她說道,緊張地用手捏了一下左邊的眉毛。通常那個地方戴著一個穿環,當她激動的時候就會不自覺地拉一下。不過因為她的老闆格羅克醫生非常保守,所以只要診所裡面一有病患,她就得將那個銀環取下來。

  「裘依絲今天有預約嗎?」

  洛倫茨張開嘴巴,本想要給她一個很不客氣的回答,但他克制住自己,又闔上了嘴巴。裘依絲今天當然有預約,是伊莎打電話約診,由他開車帶裘依絲過來的。就像往常一樣。

  「免疫過敏專科醫生是做什麽的,爸爸?」裘依絲在車子裡還這樣問他:「是研究天氣的嗎?」

  「不是的,小老鼠。那是氣象學家。」他透過後視鏡觀察她,渴望撫摸她金色的秀髮。在他眼中,她的身體日漸孱羸,弱不禁風,就像一個畫在日本綿紙上的天使。

  「免疫過敏專科醫生照顧那些不能接觸某些特定物質的人,他們一旦接觸到那些東西就會生病。」

  「像我這樣?」

  「也許是的。」他當時這麽說。*但願是這樣*,他當時也這麽想。要真是這樣,那至少有個診斷了,可以算是個起頭。裘依絲的病有著無法解釋的症狀,全家人都受到這些症狀的影響。裘依絲已經有半年沒去上學了。在大多數情況下,抽搐來得毫無徵兆,無規則可循,她不可能長時間坐在教室裡。也因為這樣,伊莎只上半天班,她費心為裘依絲安排私人授課。維克托也關閉了位於黃金路段的診所,好能將每天二十四小時全獻給裘依絲。說得更確切一點,是獻給她的那些醫生。

  可是,儘管在過去幾個星期他們經歷了馬拉松式的尋醫就診,也諮詢過所有的專家權威,依然毫無進展,茫然不知所措。他們全都無法解釋裘依絲為什麽不時地發燒抽搐,為什麽一直有感染,為什麽在深夜流鼻血。有時那些症狀出現的頻率少一點,有時甚至會完全消失,全家人頓時滿懷希望。但是,經過短暫的停歇後,一切又從頭開始了,大多數情況還發作得更厲害。目前為止,那些內科醫生、血液學家和神經病學家只能排除是癌症、愛滋病、肝炎以及他們所知道的傳染病。他們甚至還檢查過裘依絲是否得了瘧疾,結果是陰性。

  「洛倫茨醫生?」

  瑪麗亞的聲音讓洛倫茨彈回現實之中,他才意識到自己很可能瞠目結舌地瞪著門診助理有好一陣子。

  「你把她怎麽了?」他又找到自己的聲音,而他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你這麽說是什麽意思?」

  「裘依絲。你把她怎麽了?」   洛倫茨開始大聲吼叫,正在候診的病人突然停下了交談。大家的目光都落在瑪麗亞身上,遇到這種情形她簡直不知如何是好。當然,身為格羅克醫生的門診助理,應付病人不尋常的行為舉止,通常她還算游刃有餘。畢竟這裡並非什麼要自掏腰包、收費昂貴的私人診所,烏蘭德大街早就不屬於柏林的高尚地區了。附近利岑堡大街上的賣淫者和吸毒者經常湧進診所的候診室。要是一個正在戒除毒癮、骨瘦如柴的男妓對著門診助理大聲吼叫,因為他不想讓醫生治療他的濕疹,只想取得某種藥物以減輕自己的痛楚,那是一點也不會讓人大驚小怪的。

  可是今天的情況截然不同。因為維克托醫生並沒有穿著髒兮兮的訓練服,也不是爛了窟窿的T恤;他腳上蹬的不是撐大的邋遢運動鞋,臉上也沒有擠滿迸裂化膿的丘疹。完全相反。事實上,「優雅」這個概念就是為他而存在的:頎長挺拔的身材、寬大厚實的肩膀、廣而方正的額頭、有稜有角的下巴。他在柏林出生並長大成人,但絕大多數人都以為他來自漢薩同盟的城市。如果有一點斑白的鬢角和古典的鼻子更能增添韻味;儘管他近來蓄長了柚木般的棕色鬈髮,鼻子也不夠筆直─一次帆船事故留下的痛苦回憶,這些都無損於他的整體形象:懂得處世之道的男人。

  維克托.洛倫茨當時四十三歲。別人很難猜出他的年齡,但是人們看得出來,他肯定隨身攜帶繡著名字縮寫的亞麻手絹,口袋裡絕對不會有叮噹響的零錢。他的皮膚有些慘白,因為他加班過多。也正因為如此,瑪麗亞才會覺得棘手。沒有人想像得到,一位擁有博士頭銜、穿著量身訂作價值兩千兩百歐元西裝、兢兢業業的精神科醫生會在公共場所大喊大叫。而且他的嗓音響亮又刺耳,說著一些令人費解的話,同時還激動地比劃著手勢。正因為如此,瑪麗亞實在不知道該怎麽辦。

  「維克托?」

  洛倫茨轉身朝向低沉聲音的來源。格羅克醫生聽見了吵鬧聲,停下正在進行的診療。這個削瘦的老醫生有著淺棕色的頭髮和深陷的眼窩,看起來憂心忡忡。

  「這裡怎麽了?」

  「裘依絲在哪兒?」維克托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對著他大聲吼叫。格羅克被自己的朋友嚇得倒抽一口氣。他認識這家人將近十年了,從來沒有見過洛倫茨這副模樣。

  「維克托?到我的房間去……」

  洛倫茨根本沒有在聽他說話,目光從老醫生的肩膀上掠過,掃視他的後方。當他看到診療室的門正好開啟一條縫時,毫不猶豫地衝了過去。他用右腳踹開門,飛速闖了進去,踉踉蹌蹌地撞上一輛放置儀器和藥品的手推車。那個牛皮癬女人上半身一絲不掛躺在診療躺椅上,她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忘記遮掩自己裸露的胸部。

  「維克托,你是怎麽了?」格羅克醫生追在後面喊道,洛倫茨旋即跑出了診療室,穿過他身邊奔回走廊。

  「裘依絲?」

  他往過道後方跑去,撞開每一扇門。

  「裘依絲,妳在哪裡?」他驚恐地大叫著。

  「我的天啊,維克托!」

  年邁的過敏專科醫生使盡全力緊跟在他後面,但是維克托無視於他的存在,恐懼讓他失去了理智。

  「這裡面是什麽?」他打不開候診室左邊的最後一道門,急迫地大喊問道。

  「去污劑。裡面只有去污劑。這是我們的儲藏室。」

  「打開!」維克托像瘋子一樣使勁搖動門的把手。

  「你聽我說啊……」

  「打-開-!」

  格羅克醫生突然抓住洛倫茨的兩隻胳膊,並將他緊緊扣住。

  「安靜一下,維克托!你聽我說。你的女兒不可能在那裡面。清潔工今天上午把鑰匙拿走了,她明天上午才會再來。」

  洛倫茨沉重地呼吸著,雖然他聽見了這些話,卻沒有聽懂其中的意思。

  「讓我們一起了解是怎麼回事。」格羅克醫生鬆開了洛倫茨,一隻手攬著他的肩膀。

  「你最後看到裘依絲是在什麽時候?」

  「半個小時前,就在這間候診室裡,」維克托聽到自己這麽說:「她進去找你了。」

  老醫生憂慮地搖了搖頭,轉向跟在他們後面的瑪麗亞。

  「我沒有看到裘依絲,」她對自己的老闆說:「她今天並沒有約診。」

  胡說,拉倫茲在腦海裡大吼著,並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伊莎打電話約好看診時間的啊。瑪麗亞當然不可能看到我女兒。當時坐在櫃檯的是代班。一個男的。他說,我們應該先找位子坐下。裘依絲當時是那麽虛弱,非常疲憊。我先把她安頓在候診室裡,然後就到外面去幫她拿一杯水。等我回來的時候,她就……」

  「我們沒有代班的,」格羅克打斷了朋友的話,並說:「我們這裡只有女性職員。」

  維克托無助地盯著格羅克的臉,試圖理解剛剛傳入耳中的話。

  「我今天既沒有幫裘依絲看診,她也沒有到我的診間來。」

  拉倫茲覺得醫生的話正在對抗一個非常急迫、嚴重刺激著神經的聲音。他突然聽到在一定距離之外冒出一道聲音,而且是越來越響亮。

  「你們想要我怎麼樣?」他困惑地怒吼:「她明明走進了診療室。你們還叫了她的啊。我就站在她旁邊,聽到櫃檯的男子喚了她的名字。她今天要獨自接受看診。她還徵求我的同意。你們知道嗎,她才剛滿十二歲,不久前才開始鎖上衛浴間的門。當我回到候診室的時候,我當然以為她已經在裡面了。」

  維克托張開嘴巴,突然意識到自己並沒有真的說出這一番話。他的理智在運轉,但是他顯然沒有能力表達自己的想法。他無助地四下張望,感覺這世界就像慢動作的影片一樣。那個刺激神經的聲音越來越急促了,幾乎掩蓋過四周的噪音。他感覺,所有人都在諄諄勸導著他,包括瑪麗亞、格羅克醫生,甚至還有幾個來就診的病人。

  「我已經一年沒有看到裘依絲了。」這是格羅克最後說的話,維克托正好還能清楚聽到這一句。他突然一下子全明白了。頃刻之間,他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情。可怕的真相瞬間乍現,非常短暫,就像一個寤寐之間、睡醒之前的夢境。而這個真相又以同樣的速度溜走了。須臾片刻中,他理解了所有的事情。裘依絲的病。她在過去幾個月到底為何而受苦。他突然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她遭遇到了什麽。當他明白她現在也很可能就在他身後朝他走來的時候,他禁不住一陣哽咽。他們會找到他的。早晚會的。這一點他是知道的。然而,這種令人恐懼的認清真相也是來去匆匆,一去不復返,就像匯入河流的一滴小水滴。

  維克托用雙手捶打太陽穴。那陣急迫、折磨人的聲音已經逼近到他身邊了,教人無法承受。那聲響就像一個飽受苦難可憐人的嗚咽,不帶半點人性,痛徹心扉。許久,等到他再度闔上了嘴,那聲音才終於止息。

作者資料

瑟巴斯提昂.費策克(Sebastian Fitzek)

一九七一年生於柏林,德國驚悚小說天王,被譽為德國的史蒂芬.金,曾多次獲得德國驚悚類最佳圖書讀者獎,二○一六年更獲頒歐洲驚悚文學獎。 第一本小說《治療》就一鳴驚人,榮登德國亞馬遜、《明鏡週刊》、《明星週刊》等暢銷排行榜冠軍,並獲得德語區最具權威性的驚悚小說獎項「克勞澤獎」(Friedrich-Glauser-Preis)提名;小說《記憶碎片》則被《星期天泰晤士報》(Sunday Times)票選為「過去五年最佳犯罪小說」。費策克至今發表了十三本暢銷鉅作,全球銷售總數逾六百萬冊,翻譯授權超過二十七種語系,成為少數能打進英美等驚悚小說發源地的德國當代作家。 費策克現居柏林,筆下的故事也多半發生在此,他大學時期研讀法律和獸醫,後獲得專利法博士,曾在多家德國電台擔任主編和專案總監。他熱愛打鼓和打網球,已婚,育有三名小孩,同時也是早產兒童協會的贊助人和德國兒童食品協會大使。 在費策克的作品中,曾多次觸及虐待兒童的議題,作為三個孩子的父親,這樣的劇情特別令他震撼,不只是因為「寫出了自己靈魂深處的恐懼」,也更能觸動讀者的心。他認為自己所有的作品都是家庭故事,因為「邪惡和良善往往源於非常類似的家庭」,費策克較不喜歡描寫露骨的暴力場面,善於刻劃讓受害者身心皆受折磨的心理因素,「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經常面臨難以解釋的暴行,而我試著在作品中,去了解這些暴力,探究其動機和成因」。 費策克個人官網:http://www.sebastianfitzek.de/

基本資料

作者:瑟巴斯提昂.費策克(Sebastian Fitzek)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iFiction 出版日期:2008-02-06 ISBN:9789866662102 城邦書號:BL5013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