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升級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山河枕【第一部】生死赴(上中下卷套書/首刷印簽版)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山河枕【第一部】生死赴(上中下卷套書/首刷印簽版)

  • 作者:墨書白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4-04-10
  • 定價:1080元
  • 優惠價:75折 810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6月15日止
  • 書虫VIP價:810元,贈紅利40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76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外版人氣新書不錯過!
  • 2024高寶暢銷展/套書75折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這條路,千難萬難,刀山火海, 萬人唾駡,白骨成堆,我都陪著你。 ★《長公主》、《長風渡》殿堂級作者 墨書白 經典代表作! ★重生歸來‧將門之女 楚瑜×衛家遺孤‧少年將軍 衛韞 ──妳願我永如少年,我護妳一世周全 ★影視版權已售出,火熱籌備中! ★首刷附:作者印簽扉頁 (上) 白帝谷一戰,七萬大軍葬送,衛家滿門戰死, 只有最小的公子衛韞從屍山血海中歸來。 上一輩子,楚瑜於大婚前執意與顧楚生私奔, 最終卻落得一世苦痛,魂斷異鄉。 再睜眼,她重生歸來,選擇嫁入衛家, 哪怕知道自己與夫婿只有拜堂那短暫的一面之緣, 隨即衛家滿門男丁戰死,只留下最年幼的公子衛韞, 而衛韞,將獨自撐起衛家,成為權傾朝野的「活閻羅」鎮北王。 上一世,她耽溺於情愛,從未對風雨飄搖的家國與滿門忠義的衛家做過什麼。 這一世,她要撐衛家門楣、守大楚棟梁, 她要護著衛家這些忠烈英雄,不墜風骨。 衛韞本以為,在華京等著他的,會是滿庭寥落,會是刑罪加身。 卻沒想到,他的嫂嫂楚瑜, 站在衛家大門前,白衣如雪,笑容明媚, 她溫柔地扶起他,扶起衛家倒落的脊梁, 從此,哪怕前路艱險,他衛韞,都有她相陪。 (中) 為什麼這蒼天不公至斯 為什麼這世間薄涼至此 為何英雄埋骨無人問,偏留鼠狼雲錦衣? 北狄戰事未止,大楚無將,只剩下衛家僅存的公子。 可禍害衛家滿門的真相尚未水落石出, 衛韞稱病不出,暗中運籌,這時,他發現了一個人──顧楚生。 楚瑜仍難忘懷前世與顧楚生的糾纏,難道這一世,她也難以逃離? 隨著一步步探查,白帝谷一戰的真相逐漸顯露。 隨之而來的,是皇帝的聖旨──扣押楚衛女眷,逼迫楚瑜帶軍守鳳陵城。 前世,楚瑜的兄長便是戰死於鳳陵城, 這一世,楚瑜會重蹈兄長的覆轍嗎? (下) 「一個國家有蠅營狗苟之輩,有爭權奪利之人, 然而也要有人願意棲牲,才能維持一國盛世。 若這人一定要在我等之中選擇。」 楚瑜平靜開口,抬眼看著衛韞:「願始於楚瑜。」 鳳陵城到底有什麼,竟引來北狄十萬主力軍包圍! 城內無糧,楚瑜僅有兩萬兵馬,皇帝擺明了是要她來送死! 皇帝要用楚瑜的命,逼衛韞出兵! 鳳陵山兩萬兵卒,戰至只剩五百人,而山下,還有幾萬北狄兵。 楚瑜已經不知自己揮砍了多少次,全身浸在血泊之中, 她在為大楚、為衛韞,換得一條生路, 而她堅信,那衛家的少年,終會駕馬而來,迎她回家── 華京中,衛韞運籌已久,他將手刃血仇。 可當長刀揮下後,他才知道,白帝谷的真相並非如此, 北狄與大楚背後,是一盤更大的棋局。

目錄

(上) 第一章 重活一世 第二章 鎮國侯府 第三章 顧楚生 第四章 劇變 第五章 衛家女眷 第六章 衛家兒郎 第七章 門庭冷 第八章 籌謀 第九章 滿門英烈 第十章 忠魂埋骨 第十一章 心疼 (中) 第十二章 楚家 第十三章 年少幻夢 第十四章 往事前塵 第十五章 顧楚生 第十六章 一醉如夢 第十七章 道盡前世 第十八章 故人 第十九章 真相 第二十章 鳳陵城 (下) 第二十一章 鳳陵城之役 第二十二章 北狄王庭 第二十三章 大漠孤煙 第二十四章 錯謬 第二十五章 半晌貪歡 第二十六章 燈火闌珊 第二十七章 永如少年 第二十八章 江山為聘 第二十九章 長公主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重活一世 九月秋雨微寒,庭院內傳來雨聲淅淅瀝瀝,混雜著誦佛之聲落入耳中,讓楚瑜神智有些恍惚,昏昏欲睡。 她身上帶著涼意,膝下有如針刺一般疼,似乎是跪了許久。外面是熟悉又遙遠的吵鬧聲。 「她馬上要出嫁了,這樣跪著,跪壞了怎麼辦?」 「我聽不得你說這些道理不道理,我就且問她如今半步邁出將軍府未曾?既然沒有,有什麼好罰?」 「如今打也打過,罵也罵過,你們到底是要如何?」女人聲音裡帶了哭腔:「非要逼死阿瑜,才肯作罷嗎!」 是誰? 楚瑜思緒有些渙散,她抬起頭來,面前是神色慈悲的觀音菩薩,香火繚繞而上,讓菩薩的面目有了幾分模糊。 這尊玉雕菩薩像讓楚瑜心裡有些詫異,因為這尊菩薩像在她祖母去世之時,就隨著作為陪葬葬下了。 而她祖母去世至今,已近十年。 若說玉雕菩薩像讓她吃驚,那神智逐漸回歸後,聽見外面的聲音,楚瑜就更覺得詫異了。 那聲音,分明是她四年前過世的母親! 這是哪裡? 她心中驚詫,逐漸想起神志不清前的最後一刻。 那應該是冬天,她躺在厚重的被子裡,周邊是劣質的炭爐燃燒後產生的黑煙。 有人捲簾進來,帶著一個不到八歲的孩子。她身著水藍色蜀錦裁製的長裙,外籠羽鶴大氅,圓潤的珍珠耳墜垂在她耳側,隨著她的動作輕輕起伏。她已經年近三十,卻仍舊帶著少女獨有的那份天真明媚,與躺在病床上的她截然不同。 她與面前女子是一前一後同時出生的,然而面前的人尚還容貌如初,她卻已似暮年滄桑。她的雙手粗糙滿是傷痕,面上因長期憂愁細紋橫生,一雙眼全是死寂絕望,分毫不見當年將軍府大小姐那份颯爽英姿。 那女子上前,恭恭敬敬朝她行禮,一如在將軍府中一般:「姐姐。」 楚瑜已沒有力氣,她遲鈍地將目光挪向那女子身邊的孩子,靜靜看著他。 那孩子看見楚瑜,沒有分毫親近,反而退了一步,有些害怕的模樣。 楚瑜呼吸遲了些,那女子察覺她的情緒起伏,推了推那孩子,同孩子道:「顏青,叫夫人。」 孩子上前來,恭恭敬敬叫了聲,大夫人。 楚瑜瞳孔驟然急縮。 大夫人?什麼大夫人,分明她才是他的母親!分明她才是將他十月懷胎生下來的那個人! 「楚錦……」楚瑜顫抖著聲,她本想脫口罵出,然而觸及自己妹子那從容的模樣,她驟然發現。 謾罵並沒有作用。 此時此刻,她早已失去了手中的劍、心中的劍,她想要這個孩子喚一聲母親,需得面前這個妹妹許肯。 她懇求地看著楚錦,楚錦明瞭她的意思,卻是笑了笑,假裝不知,上前掖了掖她的被子,溫柔道:「楚生一會兒就來,姐姐不必掛念。」 楚瑜知曉楚錦是不會讓她聽到顧顏青那聲母親了,她一把抓住她,死死盯著她。 楚錦靜靜打量著她,許久後,緩緩笑了。 她揮了揮手,讓人將顧顏青送了下去,隨後低頭瞧著楚瑜的眼睛。 「姐姐看上去,似乎不行了呢?」 楚瑜說不出話,楚錦說的是實話。 她不行了,她的身子早就敗了,她多次和顧楚生請求,想回到華京,想看看自己的父親——這輩子,唯一對她好的男人。 然而顧楚生均將她的要求駁回,如今她不久於人世,顧楚生終於回到乾陽來,說帶她回華京。 可是她回不去了,她註定要死在異鄉。 楚錦瞧著她,神色慢慢冷漠。 「恨嗎?」 她平淡開口,楚瑜用眼神盯著她,給予了回覆。 怎麼會不恨? 她本天之驕子,卻一步一步落到了今日的地步,怎麼不恨? 「可是,妳憑什麼恨呢?」楚錦溫和道:「我有何處對不起妳嗎,姐姐?」 這話讓楚瑜愣了愣,楚錦抬起手,如同年少時一般,溫柔地覆在楚瑜手上。 「每一條路,都是姐姐選的。阿錦從來聽姐姐的話,不是嗎?」 「是姐姐要與顧楚生私奔,阿錦幫了姐姐。」 「是姐姐要為顧楚生掙軍功上戰場敗了身子,與他人無干。」 「是姐姐一廂情願要嫁給顧楚生,沒人逼姐姐,不是嗎?」 是啊,是她要嫁給顧楚生。 當年顧楚生和楚錦訂了娃娃親,可她卻喜歡上了顧楚生。那時候顧家蒙難,顧楚生受牽連被貶至邊境,楚錦來朝她哭訴怕去邊境吃苦,她見妹妹對顧楚生無意,於是要求自己嫁給顧楚生,楚錦代替她,嫁給鎮國侯府的世子衛珺。 那時所有人都覺得她瘋了,用一門頂好的親事換一個誰見著都不敢碰的落魄公子。疼愛她的父親自然不會允許,而顧楚生本也對她無意,沒答應。 沒有人支持她這份感情,是她自己想盡辦法跟著顧楚生去乾陽,是顧楚生被她這份情誼感動,感恩於她危難時不離不棄,所以才娶了她。 顧楚生本也非池中物,她陪著顧楚生在邊境,度過了最艱難的六年,為他生下孩子。而他步步高升,回到了華京,一路官至內閣首輔。 如果只是如此,那也算段佳話。 可問題就在於,顧楚生心裡始終記掛著楚錦,而楚錦代替她嫁過去的鎮國侯府在她剛嫁過去時就滿門戰死沙場,只剩下一個十四歲的衛韞獨撐高門,那時候楚錦不願為了衛煬守寡,於是從衛家拿了休書,恢復獨身。 顧楚生遇到楚錦,兩人舊情複燃,重修於好,這時候楚瑜哪裡忍得? 在楚錦進門之後,她大吵大鬧,她因嫉妒失了分寸,一點一點消磨顧楚生的情誼,最終被顧楚生以侍奉母親的名義,送到乾陽。 在乾陽一待六年,直到她死去,滿打滿算,她陪伴顧楚生十二年。 楚錦問得是啊。 她為什麼要恨呢? 顧楚生不要她,當年就說清楚了,是她強求;顧楚生想要楚錦,是她仗著自己曾經犧牲,就逼著他們二人分開。 他們或許有錯,但千錯萬錯,錯在她楚瑜不該執迷不悟,不該喜歡那個不喜歡的人。 風雪越大,外面傳來男人急促而穩重的步聲。他向來如此,喜怒不形於色,你也瞧不出他心裡到底想著什麼。 片刻後,男人打起簾子進來。 他身著紫色繡蟒官服,頭戴金冠,看上去消瘦許多,一貫俊雅的眉目帶了幾分凌厲的味道。 他站在門口,止住步子,風雪夾雜灌入,吹得楚瑜一口血悶在胸口。 她驟然發現,十二年,再如何深情厚誼,似乎都已經放下。 她看著這個男人,發現自己早已不愛了,她的愛情早就消磨在時光裡,只是放不下執著。 她不是愛他,她只是不甘心。 想通了這一點,她突然如此後悔這十二年。 十二年前她不該踏出那一步,不該追著這個薄情人遠赴他鄉,不該以為自己能用熱血心腸,捂熱這塊冰冷的石頭。 她緩慢笑開,好似尚在十二年前,她還是將軍府英姿颯爽的嫡長女,手握長槍,神色傲然。 「顧楚生,」她喘息著,輕聲開口:「若得再生,願能與君,再無糾葛!」 顧楚生瞳孔驟然急縮,楚瑜說完這一句,一口血急促噴出,楚錦驚叫,顧楚生急忙上前,將人一把攬進懷裡。 他雙手微微顫抖,沙啞出聲:「阿瑜……」 若得再生…… 楚瑜腦子裡迴盪著最後死前的心願,恍然間明白了什麼。巨大的狂喜湧入心中,她猛地站起身。 旁邊正在誦經的楚老太君被她嚇了一跳,見她踉蹌著扶門而出,衝到大門前,盯著正在爭執的楚大將軍夫婦。 楚夫人謝韻正由楚錦攙扶著,與楚建昌爭執,楚建昌已瀕臨暴怒邊緣,控制著自己情緒道:「鎮國侯府何等人家,容妳想嫁誰就嫁誰?顧楚生那種文弱書生,與衛世子有和可比?莫要說衛世子,便就是衛家那只有十四歲的衛七郎,都比顧楚生強!別說要折了鎮國侯府的顏面,哪怕沒有這層關係,我也絕不會讓我女兒嫁給他!」 「我不管你要讓阿瑜如何,我只知道她如今被你打了還在裡面跪著!」 謝韻紅著眼:「這是我女兒,其他我不管,我就要她平平安安的,今日若跪出事來,你能還我一個女兒?」 「她自幼學武,妳太小看她。」楚建昌皺起眉頭:「她皮厚著呢。」 「楚建昌!」謝韻提高了聲音:「你還記不記得她只是個女兒家!」 「所以我沒上軍棍啊。」 楚建昌脫口而出,謝韻氣得抬起手來,臉色漲紅,正要將巴掌揮下,就聽得楚瑜急促又欣喜的呼喚聲:「爹、娘!」 那聲音不似平日那樣,包含了太多。彷彿旅人跋涉千里,歷經紅塵滄桑。 兩人微微一愣,扭過頭去,便看見楚瑜急促地奔了過來,猛地撲進楚建昌懷裡。 「爹……」 溫暖驟然而來,楚瑜幾乎要痛哭出聲。 還活著,大家都還活著。一切都還沒有發生,她的人生,完全可以重新來過。 楚瑜突如其來的撒嬌嚇了楚建昌一大跳,他第一個反應是覺著自己這個孩子是不是跪壞了? 畢竟楚瑜自幼跟著他習武長大,和一般的姑娘家有些不同,從來沒這麼哭哭啼啼扭扭捏捏的。 她喜歡顧楚生,就什麼好的都給他。顧家為謀反的秦王說話獲罪,所有人躲都躲不及,她卻能在自己即將出嫁前給顧楚生送錢送信,還要跟著他私奔到邊境。 這個膽子,是大得沒邊了。 不過好在這件事被她的貼身丫鬟告訴了楚建昌,在楚瑜準備逃跑的前一刻將她攔了下來,才沒讓她犯下大錯。 想到這裡,楚建昌又板起臉來,冷著聲道:「想清楚沒?還沒想清楚,就繼續去跪著。」 「想清楚了!」 楚瑜知道楚建昌問的是什麼事。 她捋了捋記憶,現在應該是她十五歲。 十五歲的九月,她由皇上賜婚,嫁給鎮國侯府世子衛珺。婚事定了下來,三媒六娉,眼看著就要成親了。結果也是這時候,謀反了半年的秦王終於被擒入獄,而顧楚生的父親曾受恩於秦王妃,便為秦王家眷說了幾句好話,引得聖怒。顧楚生的父親被砍頭,而剛剛步入朝堂的顧楚生也受到牽連,被貶至邊境,從翰林學士變成了九品縣令。 她得知此事心中焦急,恰巧楚錦來同她哭訴,不願陪著顧楚生去邊境受苦,於是姐妹兩一合計,讓楚瑜先跟著顧楚生私奔,等楚瑜跑了,楚家沒辦法,只能讓楚錦頂上,嫁到鎮國侯府去。 楚錦也是嫡女,只是不是嫡長女,與一貫舞刀弄棒的楚瑜不同,她跟著謝韻自幼學詩作賦,加上容貌昳麗,是華京大半公子日思夜想的正妻人選,將楚錦嫁過去,以衛家和楚家的關係,衛家大概不會說什麼。 兩人算計得好,於是讓小廝先給顧楚生報了信,讓顧楚生離開那天在城門外等著。眼見著就要到時間了,結果爬牆的時候被楚建昌逮了個正著。 當年她被抓了之後,跪了一晚上,是楚錦說動了謝韻將她帶回房間,然後偷偷放跑了她,她才有機會快馬加鞭一路追上已經走了的顧楚生。 而這一次,楚瑜是絕不會再跑了,於是她果斷同楚建昌道:「我不跑了,我好好等著嫁給衛世子!」 楚建昌狐疑地看了楚瑜一眼,不明白楚瑜怎麼突然就轉變了心思,琢磨著她是不是想欺哄他。 然而自家女兒向來是個直腸子,騙誰都不騙自家人,想了想,看著楚瑜明亮的眼和蒼白的臉色,楚建昌也覺得心疼,便擺了擺手道:「罷了罷了,先去休息吧。後日妳就要成親了,別再動什麼歪腦筋。反正那顧楚生也已經走了,妳啊,就死了這條心吧。」 「嗯。」楚瑜點了點頭,旁邊楚錦過來攙扶住她,楚瑜微微一顫,下意識想收回手,卻還是克制住自己,沒有動作。 楚建昌看楚瑜低頭,以為她是難過,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衛世子比顧楚生強,妳見了就知道了。感情都是相處之後才有的,妳別抗拒,爹不會害妳。」 「我知道。」 楚瑜點頭,這一次真心實意。 衛世子衛珺,以及整個衛家,都是保家衛國的錚錚男兒,哪裡是玩弄權術的顧楚生能比得上的? 她也想和衛珺培養感情,但估計是沒機會的。 楚瑜想到衛家的命運,有了那麼幾分惋惜。 見楚瑜沒什麼精神,楚建昌擺了擺手,讓謝韻和楚錦扶著她回去了。 謝韻一路都在說著勸阻的話,讓她死了對顧楚生的心思,為人父母,總希望自己女兒過得好些。楚瑜沒說話,就靜靜聽著。 這位母親雖然後來做了些荒唐事,偏袒楚錦一些,但也是真心對她的。 只是手心手背的肉,總有些厚、有些薄。 她沉默著,由楚錦扶著她到了臥房。下人伺候她梳洗之後,她躺到床上,準備睡覺。 這一日發生的事情太多,她要蓄養精銳,然後規劃一下,以後的路怎麼走。 她以前一直以為,自己的路,只要追隨顧楚生就可以了。如今驟然有了嶄新的選擇,她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合眼沒有片刻,她便聽見楚錦的聲音。 楚錦端著藥走進來,摒退了下人,隨後來到楚瑜面前。她放下藥碗,坐到床邊,溫和道:「姐姐。」 楚錦慢慢睜開眼,看見楚瑜的擔憂的神色:「姐姐,妳還好嗎?」 那樣神色不似作偽,楚瑜心神一恍,忍不住思索,或許十五歲的楚錦,對於她這個姐姐,還是有著那麼幾分溫情的。 見楚瑜不答話,楚錦靠近她,小聲道:「姐姐,顧大哥讓人帶了話來,說他等著您。」 聽到這話,楚瑜猛地抬頭,不可思議地看著楚錦。 顧楚生等著她? 不可能。 當年的顧楚生,根本不在意她,收了書信後,甚至提前了半天,快馬加鞭離開了華京,又怎麼會等她? 是哪裡出了差錯? 她盯著楚錦,思索片刻後,便明白過來。 顧楚生是不可能說這樣的話的,而楚錦希望她離開,好騰出鎮國侯府世子妃的位置給她,所以她故意說這樣的話,給楚瑜希望,讓楚瑜趕緊離開。 上輩子她沒這樣說,是因為上輩子的楚瑜不需要楚錦給她希望,就選擇頭也不回的離開。 可這輩子她卻明確和楚建昌表示,她要嫁到衛府去。 楚瑜想笑,自己這個妹妹,果然從來都是以自己的利益為先。 然而她忍住到了唇邊的笑意,板起臉來,皺著眉頭道:「這樣的話,妳莫要同我再說了。」 「姐姐?」楚錦有些詫異,眼中閃過一絲慌亂。楚瑜平淡道:「我想明白了,我與鎮國侯府乃聖上御賜的婚,我若逃婚,哪怕衛家看在楚家面子上不說、聖上不說,但這畢竟是欺君枉法,而衛家心中也會積怨。」 後來楚家的敗落,與此不無關係。 衛家雖然在不久後滿門青年戰死沙場,卻留下了一個殺神衛韞。 那少年十四歲就縱橫沙場,十六歲滅北狄為父兄報仇。 後來的朝廷,幾乎是文顧武衛的天下,衛韞這個人睚眥必報,恩怨分明。當年對他好的人,他湧泉相報,而對他壞的人,他也不會放過分毫。 楚家李代桃僵讓楚錦嫁給衛珺、楚錦落井下石離開衛家,走時還與衛老太君起了齷齪,氣得老人家大病一場,這些事衛韞都一一記著,在平步青雲後,報復在楚建昌身上。 如果不是顧楚生對楚家還照拂一二,楚建昌又豈能安安穩穩告老還鄉? 想起衛韞的手段,楚錦忍不住有些膽寒。她用左手壓住自己的右手,抬眼看向楚錦,滿眼憂慮道:「妹妹,我們不能為了自己的幸福,置家族不顧。」 楚錦被楚瑜說得梗了梗,憋了半天,強笑著道:「姐姐說得是。阿錦只是想想,這是賠上姐姐一輩子的事,用姐姐的幸福換家族,阿錦覺得心疼。若能以身代姐姐受苦,阿錦覺著,再好不過。」 去衛家受苦? 誰不知道現在的衛家正得聖寵,如日中天,衛家自開國以來世代忠烈,乃三公四候之高門,家教雅正,家中子弟個個生得芝蘭玉樹,那衛世子就算不是最優秀的一個,也絕對不會讓楚錦吃虧。 算起來這門親事,還是楚家高攀。 楚錦為了說服她,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來。

作者資料

墨書白

晉江超級積分作者,晉江文學城2019年年度最具影響力作者,著有《山河枕》、《長風渡》、《長公主》、《假貴族》等十部長篇小說暢銷作品。 文筆細膩,注重構建文字畫面感,多關注於個人成長與世界的平衡相處等議題,擅長以小人物寫大情懷。 自創作以來,連續三年入選晉江年度盤點,作品常登晉江收入金榜及各大榜單前列。 人氣作品《山河枕》、《長風渡》收藏數均超過二十萬,收入在晉江首頁金榜記錄保持前二十,分別售出影視版權、簡體版權、泰文版權、有聲小說版權、廣播劇版權等。 著有:《長公主》(高寶書版)、《圍堵男友少年時》(出版名:《圍堵可愛的他》)、《假貴族》(出版名:《燦爛的她》)、《琢玉》、《山河枕》、《長風渡》等暢銷書。

基本資料

作者:墨書白 出版社:高寶 書系:漫時光 出版日期:2024-04-10 ISBN:9780020240563 城邦書號:A52A12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9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