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其他翻譯文學
父親的解放日記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父親的解放日記

  • 作者:鄭智我(정지아)
  • 出版社:寂寞
  • 出版日期:2023-10-01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9折 332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5月29日止
  • 書虫VIP價:332元,贈紅利16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1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外版暢銷必買75折起!

內容簡介

父後三日,告別之後,我才看見從未真正認識的爸爸…… 所有的來不及與懊悔,竟都溫柔的被接住了。 「讀到這本書真的很幸福!」 讓韓國書市沸騰、口碑爆棚的淚笑深情大作 各大書店、超過20個城市選為「年度之書」 一個月狂賣10萬本,橫掃多項文學獎 博客來選書推薦 文在寅(南韓前總統)、車仁表(演員)、 崔末順(政大台文所教授)、蔡詩萍(作家、台北市文化局局長)、 劉梓潔(作家)、蔣亞妮(作家)、王增勇(政大社工所所長)──感動推薦 ☆★☆ 臺灣版獨家收錄:解放心語作者序+親筆簽名印刷扉頁 ☆★☆ 父親是我的宇宙,但那樣的存在、那個肉體,我以後再也看不到了。 現在這個瞬間還活生生地占領著時間和空間一個位置的肉體, 明天就會化為幾撮塵埃…… 高鵝異的名字很有愛,是出自當年加入游擊隊的父母曾活動過的地點。只是,父親高尚旭在二十年牢獄生涯結束後,竟然決定返鄉務農,讓一家三口的日子非常艱難。但信念堅定、個性純良的父親,秉持出手助人的老派作風,讓他就算一再受挫、遭背叛,也從不對人性失望──換來的是,女兒無比失望,畢竟誰想一直過苦日子? 沒想到有一天,父親竟不小心撞上電線杆,就這樣意外死去。懊惱不已的女兒無奈地守喪,舉辦告別式,一一接待弔唁者,也在這三天慢慢拼湊出父親多面多樣的人生,進而發現父親對家、對國、對友、對人類與世界,竟是懷抱熱愛、深情,又帶著傻氣的真心。 而當她自問該讓父親安葬何處時,這最遠又最近的關係,竟走向了…… 以詼諧的文體剖析理念相悖的時代悲劇,作家用理解與和解的力量加以梳理,令人讚嘆。──文在寅,南韓前總統 在河流般漂流的時間裡,創作者拾起一艘名為「父親」的船,安放在記憶的框架上。一個人的尊貴是因他為人所紀念。──車仁表,演員 ★ Yes24網路書店年度之書、阿拉丁網路書店年度十大好書、教保文庫年度暢銷書 ★ 韓國年度熱賣30萬本、沸騰書市的話題之書 ★ 總統、議員、演員、主播等各界名人盛讚,口碑爆棚的淚笑小說 ★ 橫掃多項文學獎、攻占通路年度榜單,榮獲20多個縣市選為年度之書 ◎熱淚好評 .在忙碌的日子裡,意外讀到這本好看的《父親的解放日記》,意外的驚喜。對子女,父母都有似乎熟悉,實則不然的兩面性,有時,唯當揮手告別之後,子女方有重新認識父母的機會。也許為時已晚,但愛卻更為透明、真切。我喜歡這本書。──蔡詩萍,作家、台北市文化局長 .游擊隊、共產黨、解放者、失智症等等名詞之下,這本書的核心始終是一句「父親」,當父親一職隱藏在各種身分底下,該如何成為與定義?鄭智我以帶著歷史性的回溯之眼,看向自己父親的各個層面。從死亡開啟的旅程,抵達的終點處,卻不見得擁有答案,有時人們只不過是為了更靠近、為了和解,所以出發。──蔣亞妮,作家 .以詼諧的文體剖析理念相悖的時代悲劇,作家用理解與和解的力量加以梳理,令人讚歎。──文在寅,韓國前總統 .在河流般漂流的時間裡,創作者拾起一艘名為「父親」的船,安放在記憶的框架上。一個人的尊貴是因他為人所紀念。──車仁表,演員 .不曉得多久沒有看小說看到哭了,也好久沒有投入地一口氣看完整本書了。──金美月,小說家 .在火車上邊哭邊笑著讀,好怕給人看到啊。讀著讀著就哽咽起來,不時又大笑出聲,雖然悲傷,但非常有趣。講述的是真摯而沉重的主題,卻不會讓人感到負擔。──柳時敏,韓國知名作家,前國會議員 .仔細觀察在父親的葬禮上遇到的錯綜複雜的故事,會發現那些人物既不紅也不藍,只不過是耕耘自己人生的「人」而已。──朴惠珍,主播 .寫得真好,一字一句有如嚼勁十足的糯米糕,勾勒出父親在生活中一個個不同的樣貌。讀到這本書真的很幸福,過程中充滿眼淚和笑聲。看到時代奔騰流淌的波濤洶湧中那個威武不屈的身影,認識這些離我們很近,卻不知其內心的父親們,讓我由衷興起感恩:謝謝你們努力生活。──韓國讀者 .故事發生在殯儀館,那是死者的軼事和活人的悔改交織在一起的空間。無論短暫還是漫長,離開的人在這個世界上都留下了生命的印記。剩下的人會回想他,會感到遺憾抱歉,也會感激他,並回想起在一起的時間。由於對死者的悼念和回顧,葬禮不是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一個起點…… ──韓國讀者 ◎淚眼金句 .父親是革命家,是游擊隊隊員,但在此之前,他不僅是兒子、兄弟、男人、戀人,也是母親的丈夫、我的父親、某人的朋友或鄰居。不只是千手觀音菩薩才有千面千手,人也有千張面孔。我看過父親的幾張臉孔?比起我一生所認識那張面孔,在葬禮上,我似乎認識了父親更多的面孔。 .奇怪的是,父親的遺照卻讓我想起那些令我深深懷念的親密回憶。也是直到此刻,父親去世之後,他才不是游擊隊員,而是我的父親,小時候那個曾經無比親近的父親似乎復活了。我想,死亡不是結束,人生就是經由死亡,在某些人的記憶中復活。因此,和解或寬恕也是有可能的。 .我其實從沒想過自己是什麼樣的女兒,或者應該成為什麼樣的女兒,我一直只糾結在自己是誰的女兒這一點。為了擺脫身為游擊隊員的女兒這一泥淖,我一生都在掙扎,現在也並無不同。游擊隊員的女兒這說法要能成立,前提是父母得是游擊隊員。可是,正如子女對父母會有所期待一樣,父母也會對子女抱有期待。但是我連想都沒想過這點,只顧著反抗爭辯游擊隊員女兒這個枷鎖太過沉重。但是希望他能聽到這些爭辯的父親已經過世了,對我而言,爭辯的機會也於焉消失。這個事實讓我心痛,痛到我第一次哭出聲來。不是為父親哭,而是為我自己哭。 ◎各界選書 .教保文庫小說家評選年度書籍第三名 .每日經濟與yes24年度之書 .全南大學年度之書 .羅州市年度之書 .益山市年度之書 .清州市年度之書 .鎮川郡年度之書 .始興市年度之書 .平澤市年度之書 .首爾市城北區年度之書 .龍仁市年度之書 .東海市年度之書 .陰城郡年度之書 .光陽市年度之書 .抱川市年度之書 .全羅南道年度之書 .清州市民讀書運動代表之書 .水原市「市民一起讀』票讀年度之書 .全羅南道立圖書館年度之書 .仁川市北區圖書館入選

目錄

‧好評推薦  ‧臺灣版獨家序言──悲傷無法支配人生   ‧父親的解放日記  ‧作者的話  ‧譯者後記──空間的交錯、時代的悲劇

序跋

【臺灣版獨家作者序言】悲傷無法支配人生 我的父母是社會主義者。南韓在美國的支援下強行建立僅只統治南韓的政府後,他們兩人高喊著民族統一和階級解放,潛入智異山展開了武裝戰鬥。最後終告失敗,並坐了很長時間的牢,出獄後回到資本主義的南韓社會務農。父母是否曾感到委屈?我認為他們從來沒有覺得委屈,也沒覺得挫折。他們只是做著當下力所能及的事,默默地度過命定的時間而已。 他們未曾讓挫折、憤怒或悲傷支配自己的人生。 這本小說是關於我父親的死亡,亦即關於他徹底放下自己人生的紀錄。雖然是自傳體,但並不是紀實文本,這本小說裡的父親只是我自己詮釋的父親形象。我不知道當時的事實,甚至連自己的事情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被編入虛構的領域,因為記憶並不完整。我幼年時期的父親十分深情,像泰山一樣堅實;在我的青少年時期,坐牢的父親似乎如同被深秋的江霧籠罩一樣,形象十分模糊;我中年時期的父親是在日常生活中,實踐革命精神的奇特老人;罹患癡呆症的年老父親則是失去記憶,但卻固執地面對死亡的真正革命家。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父親的樣貌。 這本小說出版已經超過一年,在流逝的時光中,已過世的父親生命又開始出現變奏。我現在想到的父親不是這本小說裡的父親,那位父親已經被我送回過去。我最近感到好奇的是,在過去某個時期曾經動搖父親內心的悲傷,即便父親並未被這些悲傷吞噬壓抑掉自己的生命。 父親在韓戰時期,曾與採訪智異山游擊隊的義大利女記者經驗過短暫而熾熱的愛情。也許因為短暫,方能交織出更加濃烈的愛情。最後一天,父親把她送到山下。父親以確信自己即將在該處死去的智異山為背景,堅定地站立,久久地注視女人的背影,未曾流下一滴眼淚。父親和女人都知道那將是彼此的最終回憶,在那一瞬間,湧上他們胸口的悲傷又去向何處? 雖說悲傷沒有支配父親的生命,但那並不意味著悲傷的存在被全然抹去。父親努力抹去的某些悲傷最近經常湧上我的心頭,也許我總有一天會用這些悲傷重新編織父親的生命。不知所有的事物是否都會以這種愚蠢的念想展現自我的存在。人生在迷宮中腳步踉蹌,我也不知道邁出一步之後會遇見什麼。我的手、腳經常會被某些事物所羈絆,為求了解其原貌,我總會嘗試織造故事,而這個過程對我來說,就是書寫小說。我想寫一本連細微的悲傷都未曾放下,不會讓任何模糊幽微的存在為之消失的小說。 大部分的臺灣讀者都是第一次接觸我的小說,如果您能夠暫時停留在分裂的大韓民國、停留在韓國南方的小村落、停留在那位雖已模糊消失,但為了不讓悲傷壓倒自己而竭盡全力活下去的男人的生活中,哪怕只有一秒,我也會萬分感謝。

內文試閱

父親死了。頭撞到電線杆上死了。一輩子板著臉孔過日子的父親竟是以這種方式,結束他始終一貫真摯的生命。 這不是愚人節笑話。即使是愚人節,我們家也不是那種會開玩笑或耍幽默的家庭。幽默?那在我們家是一種禁忌。但也並非完全沒有幽默,在任誰看來都是幽默、也必須幽默的瞬間,我父母卻像革命前夕的革命分子一樣嚴肅認真,惹得眾人發笑。所以與其說我們家幽默,不如說是他們以面對革命的態度,進行真摯且嚴肅的行為或生活,呈現出一種幽默。無論如何,就是很搞笑。好比以下這種情況: 那是在我讀高中的某個寒假。 過去身為社會主義游擊隊的父親高尚旭在結束了近二十年的牢獄生活後,沒有前往資本主義的中心—首爾,而是選擇住到沒公車、沒電的故鄉。與資本主義為敵,堅決信奉社會主義的人竟然選擇到沒嘗過資本主義滋味的窮鄉僻壤過活,這點無疑是很搞笑。但在獨裁政權的統治之下,社會主義者又還能去哪呢?年近花甲的父親自此搖身一變成了新手農夫。身為社會主義者,父親曾有過一段相當輝煌的日子,但是農夫卻做得一塌糊塗,還真不愧是社會主義者,意識型態絕對超前,行動卻不盡然。父親經常閱讀《新農民》雜誌,根據裡面提供的資訊播種、鋤草、施肥。母親把父親的這種耕作方式命名為「照書種田」。 「《新農民》說什麼時候鋤草,你才鋤草,那時草都不知道多高了。唉唷,你管《新農民》寫什麼,該拔草的時候就得拔,哪有人靠文字來種田的?」 無論母親怎麼嘮叨,父親對文字的信念也絲毫沒有動搖。正是因為篤信文字,父親才會在讀了《共產黨宣言》後,成了社會主義者。 「你繼續看書吧!專家就只會紙上談兵。」 母親咂舌抱怨,在父親掛著老花眼鏡,埋首於《新農民》或各種務農書籍時,獨自扛著鋤頭去下田。 有母親幫忙,情況會好一點,否則堅持照書耕種的父親,總是以失敗告終。那年冬天,他們也因為耕種失敗,只能靠著剝剩的、蟲咬過的栗子來熬過漫長的冬天。在高山的黑影籠罩巴掌大的小村莊時,我那位只重視思想的內涵,對其他事物沒半點耐心的父親,在栗子剝到一半時,就嚷著他屁股坐到發疼,跑出門喝酒去,最後還帶了個女人回來。 山村冬日冷風寒,日子寂寥難耐,煩膩生厭至極的我,不禁懷疑,難道父親有了外遇?我要有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了?懷著看精采連續劇的心情,想著二媽身有萬貫家產,日後我就能多分一些的心情,我稍稍打開房門偷看。嘖嘖嘖,那女人頭頂著籮筐,論姿色、身材或裝扮,根本不夠格當二媽,也絕不是我母親的對手。典型的平民百姓模樣,完全引不起我一絲興趣。我對身為社會主義者的父親由衷感到失望,並在冷風吹襲中打了個寒顫後,立刻把門關上。 大膽的父親用母親從沒聽過的溫柔聲音引那女人進內屋。父親年近花甲第一次置產,買下的這間鄉下房子只有兩個小房間。因此他們在內屋的對話就像在我耳邊竊竊私語一般,全都聽得一清二楚。 「她來這裡賣籮筐,錯過了下山的時間。這麼寒冷的冬天,她要上哪裡去睡覺?我看她在堂山樹下冷到抽鼻子,就跟她說來我們家睡吧。好啦,妳快去準備點飯菜什麼的。」 「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怎麼敢要溫暖的房間,讓我睡牛棚吧,就麻煩你們一個晚上了。」 雖然姿色不怎麼樣,但那女人的聲音像是剛做好的糯米飯一樣溫潤。管他是社會主義者還是什麼,但凡是男人,在溫柔的雌性面前,似乎都會被融化得軟酥酥的。我豎起耳朵,偷聽內屋裡的對話,同時在腦細胞上銘刻了現在想來也是極其現實的結論—人類的本性比社會主義更加強大。換句話說,種豆不一定得豆。雖然我是父親的親骨肉,又接受他的教育,但我偏偏就是個現實主義者,儘管我怎麼也洗刷不掉「社會主義游擊隊隊員女兒」這個身分。 「什麼牛棚?我家有兩間房,就當這裡是自己家一樣,好好休息吧。老婆妳在幹什麼呢?還不趕快去準備飯菜?」 父親的呵斥以低沉的呼痛聲收尾,可能是母親偷偷捏了父親的大腿。父親絲毫不會看老婆眼色,竟要讓陌生人品嘗家中柿餅的味道。那可是知道我愛吃柿餅的母親忍著腰疼,不穿線,一個個親手放到架上,每天不厭其煩、反覆翻面數十次曬乾的柿餅。母親甚至生怕柿餅淋到一滴雨,只要眼看快下雨,就拋下田裡的活,一口氣跑回家,小心翼翼地收回柿餅。因此,聽到這番話的母親當然會毫不猶豫地捏了父親的大腿。 「你跟我過來一下。」 很快地,他們倆來到我的房間。 「飯菜我可以準備,但讓她去別的地方睡覺吧。我們家哪有多餘的房間?山下大哥家不是有很多空房嗎?」 因為怕那女人聽到,母親在父親耳邊低聲悄悄說。 身為革命分子的父親在高度警覺方面有著傳奇紀錄,他曾靠著近乎神奇的敏感度在國防軍包圍之前逃出祕密基地,進而挽救了谷城郡的黨員。只不過在沒有國防軍或警察包圍的情況下,他竟半點警覺之心都沒,渾不知母親在他耳邊低聲細語代表什麼,反倒像是身上起了雞皮疙瘩似的搓著耳朵大聲回應: 「我們家怎麼沒有房間?讓她跟孩子一起睡不就行了?」 「哎喲,你那麼大聲幹麼?都給人家聽到了。一個不明底細、不知道在哪裡睡過的女人,怎麼能跟孩子一起睡?萬一讓孩子染上跳蚤怎麼辦?」 母親每星期都要用湯匙把廚房天花板上的煙灰刮掉才滿意,簡直是到了有潔癖的地步,因此以不知陌生女人身上是否有跳蚤為理由,想要說服父親,但父親嚴正俯視著她,說:「妳在智異山拚命是為了居家清潔嗎?難道不是為了人民?現在來的那個人就是妳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守護的人民啊,是人民!」 父親的眼神真摯懇切、悲壯非常,若有人在那一刻用相機拍他,肯定會以為他是目睹了處決現場的獨立運動人士,或剛剛幫遭屠殺的同志收屍的革命家。就在我差點要笑出來時,母親竟然為之屈服,默默退出了房間。對於當年只有十七歲的我而言,不論是非要讓女攤販睡一晚,而把「人民」扯進來的父親,還是聽到那句話後,不但立刻屈服,甚至深感慚愧抱歉而臉紅的母親,都比當時我正在讀的卡繆《異鄉人》更加陌生。 因為腰痛,平時只會準備大醬湯和泡菜的母親,那一天連放在碗櫃裡的新盤子都動員了,用盡了最大努力為「人民」準備了最好的飲食和被褥。 爸爸的「人民」那天晚上留下跳蚤給我,還偷走了掛在柱子上的五十顆大蒜。接下來的一個月,我一邊抓癢一邊左罵那個「人民」、右怪革命家父親,偶爾還發出咯咯笑聲。消失的五十顆大蒜簡直是對我父母真摯心意的徹底背叛,偏偏當事人跟我想的不一樣,他們非但不認為那是背叛,反倒起了憐憫之心,想著那人生活是有多苦,竟然連大蒜都要偷。他們不但不憤慨,甚至更加嚮往新世界,希望能讓「人民」不必偷五十顆大蒜也不會餓肚子。可是,誰敢說那個女販子不是用那五十顆大蒜去換香粉,把一張滿是雀斑的臉塗個雪白,以此欺騙有錢老頭呢?但是我那心思單純的社會主義者父母,是連做夢也不會想到這種可能,他們是不知人心險惡的土包子。 回想起來,自父親結束監獄生活回到現實世界後,他們的人生就一直如此。我父親不只在政治思想上忠於社會主義,他根本無時無刻都是社會主義者。如我所說,做為一個新手農夫,父親對務農毫無半點耐心,反倒像是在草屋進進出出的老鼠一樣,每天工作到一半都會回家喝杯燒酒,讀幾行報紙後才再次下田。每次回到家,父親都沾了一身野生植物的種子、灰塵和泥土。母親在父親進院子那一瞬間,就會衝出來叨念:「拍拍衣服」「脫掉襪子」「洗洗手腳」。父親才不理母親的嘮叨,而是像不拘小節的社會主義者那樣,淡然地隨便拍兩下褲子,然後毫無顧忌地進了房間。「欸,對狗說話,牠都能懂。拍拍衣服、洗個手究竟有多難?每次都要讓我操心,我內臟都要氣到炸出來了,真是活不下去了。」 母親踩小碎步跟在父親身後,伸手一一清理他身上掉下來的雜草、種籽和灰塵。父親泰然自若地看著這景象,只在母親的嘮叨超過限度時,唰的打開報紙大聲喝道: 「搞了半天,原來妳不是社會主義者啊。」 抖衣服、洗洗手,到底是怎麼會跟社會主義扯上關係?我實在無話可說,只好放下正在讀的尼采,注視著父親。 「社會主義的本質是什麼?」父親問道。 毫無心機的母親聽到自己知道答案的問題,連忙不懂裝懂地回答: 「當然是唯物論啊!」 「是嗎?妳那顆腦袋長在那裡有什麼用?想想看,人類可不是靠上帝一句『造幾個人吧』這種無聊話,就從天上掉下來的。人類是從灰塵中開始的。妳掃掉的、破口大罵的,不正是我們人類的起源嗎?社會主義者在日常生活中,就應該秉持唯物論者的理念過日子。」 起源?小學畢業的父親口中說出這種高級詞彙讓我聽了啞然失笑。也許是覺得從灰塵扯到唯物論有些過分,母親這次並未直接屈服,而是轉過身,用父親聽不到的音量抗議說:「哎喲,這話倒很會說,你琢磨怎麼說這些話的時間,就可以把衣服抖一抖了。」 連褲襠上一粒灰塵都認為是人類起源,不可隨便撣掉的社會主義者父親終於要回歸到那個起源了。他的頭撞到電線杆上,真不愧是我父親,連生命最後一程也這麼幽默。當然,在把頭撞上電線杆的那個瞬間,他一定是不信電線杆就擋在前方。他肯定是真摯地一步一步踏著人民積累起來的步伐,邁向改變人類歷史之路。只不過剛巧在那裡,有這麼根電線杆立著,如此漫不經心卻偏偏就是在那裡。真是混蛋。 ★ 我看了看遺照中的父親。 「遺照中」,這三個字喚起了不能再次見到他的真實感。我暫時沉浸在對父親的感念之中,但是遺照中的父親卻一如既往地用堅定的眼神凝視虛空,讓我在感念之餘頓生羞愧。每當我來到父親面前,總是會帶著這種心情。跟我同齡的女孩會把漂亮的衣服、裙子、化妝品、髮型當作稀鬆平常的話題掛在嘴邊,並從中感受到幸福。可是我一想到父親,就會覺得這些想法真是太令人寒心和羞愧了。跟父親就只有統一和革命、人類的進步好談,在他面前似乎不能提起其他的事,而且這情況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怪不得我感到有些委屈,於是回瞪遺照裡的父親。父親那神情彷彿在若無其事地說:「那是妳自己的事,我又沒說什麼。」遺照中,父親的左眼直視前方,右眼卻朝四十五度右側看去。 父親是斜視,所以很難判斷他到底在看什麼。好像什麼都沒有在看,又好像連背面都能看透。大部分的人和我一樣,對於父親斜視的目光感到不舒服。但是當然,成為斜視並不是父親的錯。 父親在一九四八年初,因為散發主張五.十選舉*無效的傳單而遭逮捕。警察在父親的生殖器上綁上電線,進行電擊拷問。結果除了斜視之外,電擊還留下其他後遺症。從那天以後,父親變成無法生育的人。儘管如此,父親還是說: 「拷問中最輕鬆的就是電擊,因為很快就暈過去了。」 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我問他:「那麼哪一種拷問最痛苦?」 「蓋上濕透的毛毯,用棍子一直打,但是不到會暈過去的程度,那可真是要命啊!而且身上還不會有淤血。」 父親回答時,讓人看不出他是目光直視前方還是看往右側四十五度。那時的父親雖然像平時一樣面無表情,但不知為何,他顯得有些興奮。我直到四十多歲才理解,原來痛苦的記憶還可以滿懷興奮地娓娓道來。痛苦和悲傷都已過去,無法再次承受的、遭到電擊拷問的那一天在父親的記憶中,成了他年輕歲月最燦爛的瞬間。 由於電擊拷問,父親的精子失去活力,醫院也宣告他不會有兒女。有一天,父親在集市酒館中,見到了在智異山死去的同志的哥哥,那人是一名韓醫,在敘舊問候中,父親吐露自己不會有孩子的事,結果那名韓醫給父親煎了一帖藥,令人無法置信的是父親吃了藥之後,我竟然就出生了。從那天開始,那位姓崔的韓醫就成了我們家族的名醫。或許他是真正的名醫也未可知,畢竟折磨我三年多的經痛,他只用一帖藥就完全根絕。 高中一年級時,我從父親那裡聽到我出生的祕密。他還說什麼正因為好不容易才有了妳,所以是極其寶貝的孩子,但他實際的意圖可能是想規勸不愛讀書的我吧。只是我覺得自己像是不被這個世界所接納。十七歲的我相信,就如同夏娃被蛇纏住,吃了善惡果後,人類的痛苦才由此開始,父親也是被崔醫師給纏住,吃了韓藥,我的痛苦也就此開始。當時我在邑內*的路口見過崔大叔,他年逾花甲,眼睛也差,後來不知是不是吃了他自己調的藥,視力竟然比我還好。他遠遠就看到我,還滿臉笑容地加快腳步向我走來。我根本不想看到把我召喚到這個世界的罪魁禍首,於是加快腳步走進小巷。 後來我才知道,崔大叔只有一個弟弟,因為母親走得早,他一手帶大的弟弟就像親兒子一般。那個弟弟在父親身邊中彈身亡,臨死前要父親代替自己好好活下去,把這個遺言轉告給崔大叔的人也是我父親。從那天以後,父親就代替了他死去的弟弟。因此,要是那個弟弟還活著,我就會是他疼愛有加、不時發點零用錢的侄女。我當時故意不理會崔大叔,直到長大了才覺得過意不去。但那時崔大叔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也許人總在不知不覺間,帶給別人永遠無法彌補的心靈創傷,他不會是唯一一個。人類就是如此愚昧,我的父親也不例外。 一九八二年五月十五日,在外地上學的我因為那天是週末,就回家一趟。吃晚飯的時候,電視正在播放韓國小姊選美比賽。父親和我很快就吃完,胃不好的母親每吃一口就會數著嚼一百下。父親對黑白畫面中年輕、漂亮的女人毫不在意,只就著昏暗的日光燈專心看報紙。數著數吃飯的母親似乎很羨慕電視螢幕中的女人。 「哎呀,我們家鵝異也可以去參加這個比賽啊。」 鵝異是我的名字,好像小狗的名字一樣。這名字是取自於父親曾經活動過的白鵝山的「鵝」、母親曾活動過的智異山的「異」。拜這名字所賜,我經歷了無數的風風雨雨(事實上,父親主要活動的地方不在白鵝山,是白雲山。之所以選白鵝山是因為,白雲山的「白」或「雲」都不適合作為女孩的名字,所以無論我本人有多支持男女平等,卻因為生在半封建時代,終究難逃父權陰影,甚至還體現了半封建的思維。)不管是在學校還是跑政府機關辦事,只要提到我的名字高鵝異,大家都會說:「哎呀,名字真好聽,容貌也……」在看了我一眼之後,就略過不說了。我的肩膀十分厚實,擁有似乎能扳倒牛的壯碩體魄,很符合革命鬥士熱血兒女的身分,但實在難以跟「鵝異」如此女性化的名字聯想在一起。如果是常見的京淑或惠淑這種名字,就不必承受對方驚慌和侮辱的瞬間。多虧了想要紀念自己青春歲月的父母,我活著就不得不忍受這些。 總之,我把母親希望我參加韓國小姊選美的話當作耳邊風,畢竟我年紀再怎麼小,也沒有傻到那種程度。偏偏看報紙的父親大聲咂舌說道: 「嘖!妳這是在哄騙孩子嗎?」 這話激發了我的好奇心。我相當冷靜,知道自己並不漂亮。父母從小也沒給我買過什麼顏色鮮豔的衣服,他們相信只要有一件衣服替換就夠了。父親從監獄出來後,接收了首爾親戚們扔掉不要的衣服,所以連工作時也只有襯衫和西裝褲可穿。他身穿褪色發黃白襯衫撿栗子的模樣,我至今仍是歷歷在目。 雖然沒有刻意模仿父母,但是看著他們模樣長大的我也差不多一個樣。這也意味著我對外貌毫不在意,但是聽父親那麼一說,我突然對自己的外貌好奇起來,於是問父親:「那我的外貌算是什麼等級呢?」 父親像電視螢幕中的評審委員一樣,不知道應該先看哪裡,於是用冷靜的眼神慢慢地、帶點緊張地打量我,彷彿我真的參加了韓國小姊選美一樣。然後他咂著舌頭把視線轉向報紙。 「嘖!應該是丙上吧。」

作者資料

鄭智我(정지아)

願我能寫出像是米飯一樣可以讓人藉以活下去的小說。 願我能像是農民一樣流下誠懇的汗水。 1965年出生於全羅南道求禮郡,中央大學文藝創作系博士班畢業。 父親早年是鐵路工人,南韓政府獨立後,加入游擊隊對抗當局。韓戰過後,父親又因地下活動遭逮捕,經長期囚禁後因病獲釋,卻又在作者小學四年級時,再度遭逮捕,雖然後來獲得特赦,但父親信念堅定,至死都不曾改變。 作者直在父親二度被抓,才體認到父親是一名「共產黨員」,從極度抗拒,不願承認父母的身分,到慢慢接受,並開始述說父母的故事。進入中央大學學習創意寫作後,她決心把父母的故事寫成書,雖然後來出版《游擊隊的女兒》(빨치산의 딸,書名暫譯)讓她聲名大噪,卻因違反《國家保安法》而列為禁書,甚至讓她一度遭到當局通緝。 沉潛一段時日後,她再度交出精采作品,不僅廣受讀者好評,還屢屢獲獎:金裕貞文學獎、沈熏文學獎首獎、李孝石文學獎、吳永壽文學獎、樂山金廷漢文學獎、韓戊淑文學獎、老斤里和平文學獎、5.18文學獎等。 作者自2015年搬回家鄉求禮,居住至今。

基本資料

作者:鄭智我(정지아) 譯者:盧鴻金 出版社:寂寞 書系:Soul 出版日期:2023-10-01 ISBN:9786269754120 城邦書號:A175008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